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媳妇儿,你怎么睡这了?”萧刚急忙下床,凑到林凝身边,推醒她说。
  “你这不废话吗?你把地儿都占完了!”林凝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推醒。
  “哎呀,你不会推我啊!”萧刚边说边试图拉林凝起来。
  “我怕你一脚把我踹下来!等会等会,脖子动不了了!”林凝叫着。
  “凝儿,我抱你!”萧刚说着摇摇晃晃的把林凝打横抱起来,然后放到床上。
  “你小心别摔了我!”林凝小声叫着,“还是床上舒服呀!”林凝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几点了?”她问。
  “四点多了!”萧刚看了一眼手表,然后摘下来放在了桌子上,“有水吗凝儿?”
  “桌子上,给你倒好了!”林凝裹紧了被子。
  “媳妇儿,不好意思,让你受苦了!”喝着林凝提前准备好的凉白开,萧刚心里很过意不去。
  “真念着我的好就别喝那么多!还说胡话,吓死我了!”林凝不满的说。
  “我说胡话了?我说什么了?”萧刚不相信的问。
  “你喊程护士了!”林凝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逗萧刚。
  “嘿,我看不收拾你,你不知道谁是你老公吧!”说着萧刚伸手过来挠林凝的痒。
  这是林凝最怕的,赶紧笑着求饶:“哈哈,别闹了,半夜三更的,哈哈,我把人都喊起来了啊!哈哈,我错了,老公,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谅你也不敢了!”萧刚得意的收了手。
  “我睡床上,你睡哪儿?”林凝又问。
  “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看着!”说着萧刚把椅子揽在床旁把床加宽,然后躺在林凝外面,“好了,挤吗?”
  “挤!”林凝实话实说。
  “挤着不冷!”萧刚丝毫不受打击,抱紧林凝,“凝儿,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好吗?”林凝的手脚都凉凉的,萧刚心里很过意不去。
  “算了,我没那么娇气!睡觉吧,好困!”林凝迷糊的说。
  “好,我抱着你睡!”萧刚搂着林凝说。
  早上闹钟响了,今天是周日,按规定不用出早操,但萧刚被借调到机关参谋部参加年底考核的组织管理工作,今天他要和参谋长去远郊勘察场地。看着身边的林凝,萧刚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林凝就醒了。
  “你没睡啊?”萧刚笑着问。
  “每次你走我都知道!”林凝坏坏的笑着,“今天不是不用出操吗?”
  “我陪参谋长去看场地!你今天干嘛?晚上走吗?”萧刚问。
  “和珊珊约好了陪她逛街!还要送她回来,看时间吧,早就回家,不早就再住一晚上!”林凝打了个哈欠。
  “那你就再睡会儿,昨晚没睡好,一会儿去老郭家吃饭吧,我没时间管你了!”萧刚一边说话一边穿衣服,“对了,你把钥匙留给我吧,我应该比你早回来!”
  “啊,那你要回不来怎么办,我出去逛街不拿其他东西的,再说姗姗还带了些东西放在这!”
  “我去的地方不远,应该问题不大,这样我中午还有地方歇一会儿!和老郭待着我怕又聊起来没完!正好中午还能给你打开水!”
  “那你一定要在我回来之前回来啊!”林凝有点不愿意,但还是把钥匙给了萧刚,又嘱咐了一遍。
  “昨天老萧喝多了吗?”姗姗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问。
  “回去就吐了,一滩烂泥一样,把我折腾了个半死!”
  “不会吧,我看昨天走的时候还可以啊,还把志新弄好了走的,我心里还想呢,这人还挺省心的!”
  “他呀,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吐死也要死在家里!你都不知道,昨天晚上我睡的椅子!床上都没我地儿!“说到这林凝一脸的委屈。
  “这样啊,早知道就让老萧和志新在这睡,我去你那挤挤了!林凝,不好意思啊!”姗姗一脸的抱歉。
  林凝觉得没什么,赶紧说:“没事,老郭这个时候我们陪他是应该的。后来老萧酒醒了我俩一块挤着睡得!不说这个了,你想去哪玩?”
  姗姗不假思索地说:“你知道哪有批发箱包的吗?结实一点的,要走了,东西还不少,我得想办法装好!到时候好办托运!”
  “你啊,可真是好媳妇,逛街都是替老郭着想。那就阜成门天意吧,离咱们还算近,还有别的东西可以逛!”林凝想了想说。
  “你熟,听你的!先吃饭吧!”姗姗很开心,这次终于不用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了,真好。
  “对了,你下午还回来吗?”停了一下姗姗又问。
  “回来呀,我没拿东西,还有你带的那么多好吃的!时间早我就回家,不早了就明天早点走直接去上班!”
  “那太好了,快吃吧,一会儿凉了!”姗姗给林凝剥了个鸡蛋放在碗里,“在大城市上班工作压力大,要多增加营养!你们也准备要孩子了吧!”
  “上班一年多了,终于可以明目张胆要了!你们呢?”姗姗和郭志新结婚还要更早,却一直迟迟没有消息,林凝也不好意思先问,见姗姗提起来才敢问。
  “我们这一年见一次面的,挺困难的。而且别看他们天天生龙活虎的训练,一个个壮的跟牛似的,其实身体并不好,一身的伤,我这也发愁呢!”想到郭志新的风湿和时常犯的腰痛,姗姗就心疼。
  “可不是吗,我也听其他嫂子说过,特大的人想要孩子可不容易呢!他们太劳累了!我不知道老郭有没有和你说过,萧刚的腰受过很重的伤,也不确定会不会影响!再加上我例假还不准,这下难上加难!”
  “你俩啊,真是一对,我没话说了!”姗姗看着林凝笑起来,这笑里饱含着太多的内容。
  “你俩就好了,老郭转业找工作这段时间,你俩正好专心造小人!还有老公在身边伺候,多美啊!”林凝一脸的羡慕。
  “希望吧,等有了好消息,告诉你啊!”姗姗也是一脸的憧憬,“不过你们也要抓紧,有了就要,孩子这事,有时真计划不来!”
  “知道了!”林凝觉得人活在世上就是为解决困难来的,一拨又一拨,没有喘息的机会。
  

四十八 三脚

  北方的冬天雾多且难以消退,经常一下就是一天。林凝站在窗外看着越来越浓重的雾色运着气。中午通电话的时候萧刚说今天任务重,可能要下午才能往回走,又说领导在身边不方便老接电话,叫林凝回来后到珊珊家多等一会儿,今天就不要回家了。
  “林凝,没事,你就在这吃晚饭,萧刚什么时候回来你什么时候走!”见林凝不高兴,姗姗在一旁劝着。话音刚落,郭志新回来了,见气氛不对,赶紧问:“怎么了?”
  “老萧走的时候把钥匙拿走了,现在雾又这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林凝这生气呢!”
  “本来就是嘛,我都说了把钥匙给我,就是怕他有什么事回不来,偏不听,非要自己拿,做不到还老要承诺!”林凝越说火越大。
  “老萧是舍不得你走,这都看不出来!”郭志新赶紧打岔,这么多年他也知道林凝的脾气,大度的时候什么都明白,但真要是脾气上来钻起牛角尖,那也是油盐不进的主儿。
  听郭志新给萧刚说好话,林凝更生气了,说:“你就别替你好兄弟开脱了,这次的事就是他错了。”
  “是是是,我知道你肯定受委屈了,等他回来我给你教训他!林凝,营长找我们去家里吃饭,王志峰,你认识的,一起去吧!”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老萧没准儿一会儿就回来了!姗姗,我明天一早就走了,郭志新要没时间陪你就给我打电话!”可以听得出来林凝话语间有很大的怨气。
  “回去好好和老萧说,他也挺不容易的,别吵架,听见没?”姗姗嘱咐着。见林凝出了门,姗姗又跟郭志新说:“林凝也够不容易的,昨天晚上睡了一宿椅子,现在还进不去门,你说老萧也真是……”
  “你说林凝昨天晚上睡的椅子?老萧怎么不管呀,又吵架了?”
  “喝多了,自己都管不了了!就那么一个小单人床,林凝就拼椅子睡的,快天亮才睡的床,今天又陪我逛了一天街,现在又搞成这样,脾气能好才怪呢!”
  “完了,老萧今天晚上铁定挨收拾!这次年底的考核领导特别重视,这阵他没少挨领导呲得,这下又把林凝惹了!老萧这是啥命呀!”想到下面可能爆发的战争,郭志新不禁担心起来,“老婆,咱俩今天可得做好劝架的准备啊,闹大了大家都不好看!”
  “不会吧,看不出来林凝这么厉害啊!”姗姗认为郭志新小题大做了。
  “林凝不是厉害,是作!”见姗姗要张嘴反驳,郭志新赶紧说:“林凝无非也是想让萧刚多重视一下自己,萧刚呢也是想尽量的多照顾一下林凝,大家都不容易!反正咱俩做好准备吧,一个没睡好,一个工作压力大,都属于易激惹人群!”
  “你还挺有经验的,看来没少干劝架的事啊!”姗姗逗郭志新。
  “他俩真是我看着过来的,林凝年龄小,又是80后,有时候难免脾气大一点,用北方话说就是作,萧刚呢,在部队呆久了好面子,平时忍忍没问题,但林凝一生气起来不管不顾的,一旦触及到了他的面子问题,那就是很难服软的。他俩呀,就是一对欢喜冤家,好的时候大家都羡慕,闹的时候也是愁死人。说实话,像林凝这样个性太鲜明的人相处起来还是需要方式方法的,老萧就是太一根筋。”
  “你都快成专家了!”听郭志新头头是道的分析,姗姗乐了。“不过话说回来,哪有夫妻不打架的,咱俩不也那样吗?”
  “林凝哪有你善解人意呢!好了,不说了,我们走吧!一会儿记着给林凝打电话问问情况!”说完,郭志新带着姗姗吃饭去了。
  林凝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到机关宿舍,门锁着,萧刚还是没有回来,电话打过去竟然关机了,看来萧刚真的是存心要挑战自己的底线了,林凝觉得自己要抓狂了,这次是纯为帮萧刚过来的,睡不好觉不说,现在都无家可归了,想走都走不了。有一句话说得好,冲动是魔鬼!林凝越想越生气,实在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咚、咚、咚”,狠狠的踢了门三脚。空空的楼道里,回声很大,现在是晚饭时间,林凝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自己做这么狂野的事,但此时此刻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只想发泄,发泄自己内心的委屈与不满,她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走到这一步,本来是可以避免矛盾的,一个难得的相聚的日子,可现在,一切都变了,团聚的甜蜜感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满腔的愤怒。当然,如果自己踢门的事传到萧刚耳朵里,他的自尊心一定会大受伤害,而后爆发一场战争,结果当然是两败俱伤。林凝不想吵架,可事情已然到了这个地步,子弹已经顶上了膛,随时可能擦枪走火。
  大约半个小时后,萧刚带着一身寒气跑了进来,手里提着个袋子。看到林凝坐在地上,他赶紧伸手去拉:“地上又脏又冷的,坐那干嘛?”
  林凝冷冷的回答:“你给我搬个沙发来我肯定不坐地上!”然后她躲开萧刚的手自己站起来,
  “我刚才手机没电了,反正也快回来了就没找电话跟你说一声!”萧刚边说边低头开门,突然看到了门上赫然三个大脚印,问:“你踢的?”
  “闲的没事踢着玩!”林凝的话明显在拱火,
  “林凝,你这就不像话了!雾大高速封路,我电话里已经给你道歉了,也解释了,你这样不是存心让我下不来台吗?”萧刚的反应在林凝意料之中。
  “说完了吗?我告诉你,我本来是想踹开门拿东西走的,可惜我劲儿太小!要不还用在这和你废话?”林凝夺过萧刚手里的钥匙,开门进了屋。
  “林凝,你生气发火我都可以理解你,毕竟今天的事我有责任在先。但你现在做这件事,大庭广众之下踹门,你考虑过后果吗?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好歹在特大也小十年了,认识我的人不少,进进出出都叫个‘老萧’,你现在让人家怎么看我,看我娶了个泼妇回来吗?让人家看我笑话吗?你就是这么理解支持我工作的吗?”
  “别老拿理解支持说事!今天是我不支持你工作吗,是我不理解你吗?刚开始我就说钥匙我拿着,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是你自己硬要充好汉,硬要逞能,是你自己做不到还要瞎承诺,怪的着我吗?看笑话也是你自己造成的!”林凝言语间怨气十足,丝毫不示弱。
  “是,我逞能,我自不量力,我他妈就不该有那些照顾你的想法!”
  “你照顾我,就这么照顾我的?我来了三天了,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独守空房;第二天你喝的酩酊大醉,我睡在椅子上;今天你又把钥匙拿走,让我无家可归,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不要,我一个人过的好得很!”林凝越说越委屈,越说气越大,最后已然泣不成声。
  见林凝泪流满面的样子,萧刚的心软了,说:“林凝,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受了很多的委屈,好听话我不会说,我只想告诉你,我一直在努力想让你不那么委屈,或许是这种想法太强烈了,导致我许下了不能兑现的承诺,你要怪我我无话可说!但我请你成熟一点,像这种人尽皆知的‘作’事最好少做,伤害我,同时也是伤害你自己。我还要去参谋部做沙盘,袋子里是给你带的吃的,别等我了,自己先睡!”说完,萧刚转身出门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想象中的“世界大战”就这样结束了,因为还有工作,萧刚没有时间大吼大叫,温柔的狠狠捅了林凝一刀,这是最让林凝无奈的。如果非要说萧刚有错,那就只能怪他,太想把事情做完美,太想面面俱到了,但身为军人的他,很多事情是主宰不了的。其实林凝自己也有错,当了四年的军嫂了,她还没有学会用一颗平静的,甚至是无欲无求的心态来面对萧刚的承诺,想得多就会在乎的多,越在乎就会越伤心,会失控,捧着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林凝的眼睛又一次模糊了,其实他们心里都是有对方的……
  忙完工作,萧刚回来了。推开门,林凝已经睡着了,写字台上的灯还开着。洗漱完毕,萧刚把椅子拼在床边,轻轻的上了床。尽管他已经尽量放轻动作,但无奈床太小,林凝还是醒了过来。
  “你回来了?”林凝揉了揉眼睛问。
  “还是把你吵醒了!”萧刚边说着边躺了下来,顺手习惯性的把林凝抱在怀里!刚吵过架,林凝试图挣脱,但无奈床太小了,又能躲到哪里去呢?萧刚似乎看出了林凝的心思,说:“床小有床小的好处!”
  “刚吵完架就这样,你不尴尬呀!”林凝不再挣扎,瞪着眼睛问。
  “互相不理才尴尬呢,这正好创造条件!好了,凝儿,我们都不生气了好吗?好不容易见面,真的没意思!难道你想就这样走啊?”萧刚先低了头。
  “我要是真生气早走了,哪还管东西不东西的,我就是觉得本来可以避免的事弄得大家都不高兴!”过了气头林凝也平静下来了。
  “行了,不提了,今天的事赖我,好吧!你也算出气了,把门踢得山响,敢在特大踢门的家属,你是第一个,开天辟地!”
  “本来就是你的错!不过这么快就已经有人知道了?”林凝开始觉得事情闹大了。
  “唉!不说了,反正我比以前更出名了!媳妇儿,算我求你了,你以后别再干这种事了行吗?关起门来你怎么收拾我都行,在外面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看着萧刚一脸郁闷的样子,林凝笑了起来:“知道我这样就少招我,反正我不怕出名!”
  “这种名还是少出的好!”说完萧刚坏坏的笑起来,“好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造小人了,凝儿?”
  “我可没说原谅你啊!”
  “那就不是你说了算了,别浪费时间,造小人喽!”萧刚一个起身关了灯……
  “小心你明天有黑眼圈了!”黑暗中林凝吃吃地笑着说。
  “擦点粉儿!”萧刚在林凝面前开玩笑永远是肆无忌惮,形象尽失!

四十九 告别

早操时间,萧刚正跟着队伍跑圈,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他一下,回头一看是郭志新,立刻心领神会走到一旁的双杠边。
“昨天没打架吧?”郭志新担心了一宿,姗姗打电话时只感觉林凝的情绪很低落,再多问也不肯说,而萧刚电话关机。
“没有,林凝那人你也知道,简单直接,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已经没事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萧刚不想再提。
“没事就好,这次林凝过来纯粹是帮我和姗姗的忙,要是你俩闹得不愉快,我们多不好意思,没事就好!”郭志新松了口气,又问:“林凝呢?”
“上班走了!”萧刚一边练着拳一边说。
“这大冷天的,不容易啊,老萧,你媳妇儿也不容易!以后我不在,不能给你俩劝架了,你多担待点她,男人嘛!”
“行了,指导员,我知道了!”萧刚跳上双杠,做了几个漂亮的杠上动作。
这时孙胜利一路小跑的朝这边赶过来,还没站住就对萧刚说:“萧副连,昨晚上没事吧?嫂子没怎么着你吧?”
看着孙胜利一脸紧张的样子,郭志新纳闷了,不是没事吗?
“老萧,你不是说没事吗?你连兄弟都瞒!”郭志新很不满。
“本来就没事啊,谁瞒你了?胜利,你最近训练量不够是吧,闲的你瞎操心!”萧刚摆出边踢的架势。
“萧副连,我是关心你!”孙胜利边往郭志新身后躲边叫着,但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到底怎么回事,你俩别卖关子了!”郭志新挡在他俩中间。
“郭副连,昨天晚饭有人看见萧副连嫂子在踹门,而且踹了三脚!所以大家都很担心萧副连长的安全,特意让我来看看怎么样了。”孙胜利说着偷眼看着萧刚。
“踹门了?这么严重?”郭志新倒吸了口凉气,赶紧问萧刚:“这是真的?你小子真够沉得住气的!这个林凝,做的也太过分了,有什么事回家说嘛,在外面闹也太不给老爷们儿留面子了!”
“你刚才不还说让我多担待呢?这么快就变了?”萧刚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仿佛这件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哪知道林凝这次这么嚣张呢?”
“他们还给嫂子起了个外号呢!”孙胜利不合时宜的插了句嘴。
“还说!”郭志新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赶紧制止。
“没事,你让他说!我倒很有兴趣知道!”萧刚拦着。
“叫,叫‘林门三脚’!”说完,孙胜利赶紧又躲回郭志新身后。
“哈哈哈,合适,太有才了,我有机会告诉林凝!”萧刚乐的没心没肺。
“老萧,你没事吧,还笑得出来?你不是一向最受不了林凝让你下不来台吗?”郭志新彻底懵了,不知道萧刚在笑什么。
“一直想给林凝起个外号,没想到合适的,胜利,谢谢你啊!”
郭志新怕萧刚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赶紧说:“老萧,林凝这次是有点过分,不过她小孩儿嘛,不成熟,你多教育,别上火啊!”
“老郭,你觉得林凝人怎么样?”萧刚突然问。
“好人,对你没得说,就是脾气有时急些,大些,但谁能没脾气呢?”郭志新的评价很中肯。
“胜利,你觉得你嫂子怎么样?”萧刚又问孙胜利。
“我现在带的围巾都是嫂子给我织的,我还能说什么,绝对的100分嫂子!”
“那不就得了?我最好的兄弟都一致认为我媳妇儿是个好女人,这就是她给我最大的面子,其他不了解情况的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吧,我管不了。而且林凝有什么说什么,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我过的不累!虽然她冲动,有时不给我留面子,但我只要记住她的初衷都是为了我们更好地相处就够了,其他都不重要。鞋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说完萧刚转身冲上跑道。
“郭副连,他说的是实话吗?”孙胜利不解地问郭志新。
“是不是实话他自己知道!就作吧!”郭志新摇着头一脸的无奈。
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林门三脚”的典故很快就传开了,老萧媳妇儿脾气不好也成为很多人对林凝的第一印象。了解林凝的人不免为她打抱不平,可这位当事人却真的如萧刚所想,一点不放在心上,当萧刚打电话告诉她的时候,那边竟然笑的喘不过气来,“二”到极点。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对于那些不实的评价,了解你的人不用你解释,不了解你的人又没有必要解释,一笑而过吧!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终于到了郭志新离队的日子。作为二营的“老人”,营长王志峰特意在荣誉室安排了和军旗告别的仪式,参加的人都是这些年和郭志新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有的是同级,更多地是他这些年来带过的兵,其中大部分已经成长为班长,都是所在连队的骨干精英。大家知道郭志新要走了,都要来送送他。
“今天,我们要在军旗下,举行一个告别仪式!”火红的军旗下,王志峰第一个发言,郭志新站在队列的前面,表情严肃。
“郭志新!”
“到!”
“出列!”
“是!”依然是那么的干净利索。
“郭志新,这是一面火红的军旗,在过去的十年里,你无数次在她面前宣誓过,她更是时刻飘扬在你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