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盒子上赫然几个大字:二等功奖章。
  “二等功?批了?”林凝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打开看看!”萧刚得意的点点下巴。
  打开盒子,一枚金光闪闪的奖章静静的躺在红丝绒上,“八一”军徽庄严夺目。林凝轻轻的把奖章拿出来,捧在手心里,沉甸甸的压手。
  “你终于拿到了!”林凝声音微微颤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是属于你的!大宝,我给你带上!”萧刚拿过奖章,郑重其事的给林凝带在胸前,然后又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张喜报,打开交到林凝手上。
  林凝轻轻的念:“萧刚同志荣立个人二等功,特此报喜!老公,你终于梦想成真了,真好,我太高兴了!”
  “大宝,这是我们共同的梦想!”萧刚把林凝揽入怀里,继续说,“凝儿,我们现阶段的目标算是实现了,孩子有了,二等功有了,下一步我的努力方向,就是早日随军,让你和孩子在这里有一个正式的身份。”
  “老公,辛苦你了!”林凝故作怜爱的捧着萧刚的大脸,亲了一下。
  “我是男人嘛,应该的!”萧刚站起来,做了两个扩胸运动,说:“好了,你男人我要去跑步了,你继续休息!”
  “啊,我以为你不走了!”
  “不不不,该训练还是要训练,成绩已经是过去了……”
  “切,嘚瑟!”林凝翻了个白眼。
  “我这叫低调!”
  “你先等一下,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林凝赶紧喊住萧刚。
  “我们连拿了集体二等功,晚上聚餐,我给你打点好吃的回来“
  说完萧刚亲了林凝一下推门出去了,脚步轻快地快飞起来了。看着萧刚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林凝也开心的笑出声来。
  “大宝,又上哪疯去了?回来了没有?”电话刚通,萧刚就在那边大喊。多年的射击训练给他的耳朵带来了很大的损害,听力减退的很厉害,老以为别人听不见他说话,所以嗓门越来越高。
  “你低点声不行?我听得见。你怎么知道我出去了?”林凝实在闷得慌,开车去了趟超市。
  “停车场没你车我还能不知道?你快到后操场来,来了就知道了。有好事!快点啊,听见没?”自打二等功下来,萧刚的干劲更足了,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兴高采烈热情满满的,用林凝的话说,不拴上就飞上天了。
  “训练场那么大,我上哪找你?”
  “轮胎房手枪训练场,等着你呢啊!”说完萧刚就挂了电话。
  这还是林凝第一次在训练时间去训练场,真可以用人声鼎沸来形容训练的场面。虽然已经是年末,但各项训练依旧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四百米障碍、抗眩晕旋转、突袭战术,还有很多林凝叫不上名字的。
  远远地通讯员跑过来,说:“嫂子,连长让我来接您一下,参谋长也在!”
  “参谋长认识我?”林凝很好奇。
  “参谋长就是原来的老营长王志峰,刚下命令没多久。”通讯员回答。
  “哦,那我可要好好恭喜一下了!”
  “小林,好久不见了!”一见到林凝,王志峰就热情的伸出手。
  “老连长,我还要恭喜您高升呢!”林凝笑着握手说。
  “这个萧刚,保密工作做的还挺到位,我都不知道你过来。怎么样,身体现在怎么样?几个月了?”
  “还不到两个月,现在没什么反应,就是困!”林凝有点不好意思。
  “有时间去你嫂子那坐坐,让她给你传授点经验。”
  “谢谢老连长!”
  “让你过来一是好久没见你了,二是有人让我好好谢谢你!”王志峰继续卖关子。
  “谁呀?”林凝糊涂了。
  “你刚才是不是开车出去了?是不是在门口遇到两个人,一个穿便装,一个穿军装?”
  “好像是,我也没仔细看!”怀孕傻三年,看来还是有道理的。
  “你还问人家要不要搭车?”王志峰像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说。
  “对,有这么回事,到车站不是还要走一会儿嘛,我看他俩好像挺着急的,就问了一句。怎么了?”林凝更糊涂了。
  “那是政委和主任,在门口等人!和我一说车牌号,我就知道是你。”
  “啊,政委呀?我就说嘛,那个穿军装的衔儿挺高的,应该是有专车的。我当时还挺犹豫要不要问的!参谋长,我是不是又犯二了?”林凝也觉得自己那事做的有些鲁莽。
  “哪有啊,政委和主任好一通夸你,夸你有爱心,夸萧刚没选错人,后来又了解到奥运安保时你的故事,就更感动了,一致让我代表他们,更代表部队表示一下。萧刚!”
  “到!”旁边一直听热闹的的萧刚一个立正。
  “陪你媳妇儿打手枪!”
  “是!”说着萧刚转身对林凝说:“媳妇儿,让我给当你教练,你烧高香了!”
  “真的可以吗?”林凝很兴奋,虽然做军嫂好多年了,但从没想过可以打枪,突然机会来了,都不敢相信。
  “子弹不多,你要珍惜啊!另外萧刚可是枪械专家,手枪、步枪、狙击样样精通!我有事先走了!”
  “谢谢参谋长,参谋长再见!”林凝开心的挥挥手。
  王志峰又叮嘱萧刚:“好好教,注意安全啊!”
  “是!”目送王志峰离开,萧刚问林凝:“媳妇儿,你打过枪吗?”
  “高中军训的时候打过步枪,五发子弹,全上靶了!”林凝兴致勃勃的边看通讯员给自己上子弹边说。
  “那你成绩不错啊!”萧刚对林凝有些刮目相看了。
  “都上了别人的靶!”林凝说话大喘气。
  “教你不会砸了我的金字招牌吧!”萧刚有些后悔了。“我先给你戴耳塞,别把小宝震坏了!”
  “小宝在我肚子里,又不在耳朵里!”
  “这是基础防护,你懂不懂!我现在是教练,听我的,废话那么多!”
  萧刚两口子是大队出了名的爱打嘴仗,通讯员和旁边的几个战士一边听一边乐。
  “连长,打几米的?”通讯员问。
  “你们嫂子是二把刀,打最近的吧!”萧刚说。
  “好了,双手持枪,两腿分开,中心下移。还有啊,一旦打开保险,枪口必须冲上,坚决不允许乱比划……”萧刚很快进入状态,一本正经的,搞得气氛紧张的林凝也不敢乱开玩笑了。
  五发子弹打完,萧刚一边看一边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对林凝说:“媳妇儿,你肯定剃光头了!”
  林凝不信,可跑到靶前一看,果真什么都没有。
  “你的力量不足,后坐力会让每次射击时枪口上扬乱晃,所以你瞄准靶心是一定会跑弹的。你下次试着把枪口下压看看!”专家就是专家,萧刚说起来头头是道,林凝听得也是心服口服。
  按照萧刚说的,林凝再一次瞄准击发,五发子弹全部上靶,林凝得意的看了一眼背后的萧刚,萧刚竖起了大拇哥。
  

五十八 凶险

妇产科有一种病,叫习惯性流产,林凝知道,如果这次这个孩子再保不住,自己就离得这个病不远了。已经两周了,除了上厕所,林凝所有的时间都躺在床上,困了就睡一会儿,醒过来就看看书,听听收音机。虽然林凝妈绞尽脑汁的给女儿做好吃的,可长时间不活动,早孕反应,再加上保胎药对胃的刺激,林凝无论吃什么都味如嚼蜡,提不起兴趣。
  “凝儿,中午想吃啥?”林凝妈问。
  “不早上刚吃过吗?”林凝郁闷的把《我的团长我的团》扔在一边,现在林凝选书就选这种大部头,可以多消磨些时光。
  “多少吃一点,按顿来,再说你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不吃吗?”林凝妈苦口婆心的劝,她知道女儿天天躺在床上滋味不好受,可为了孩子,当妈的什么苦都得吃。两周前的那次出血几乎让自己魂飞魄散了,刚从部队回来没几天就出这么大的问题,这样下去自己的心脏怎么受得了。
  “妈,您包那豇豆馅儿包子不是还有吗?那个就成!”林凝现在看什么都难受,就是那豇豆馅儿的包子还算对口,放点醋,能吃五六个。
  “连着吃好几天了,换一个吧!要不我上饭馆给你炒个菜,外面的菜味道浓,刺激你一下?”林凝妈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看着妈妈一脸的期盼,林凝心里很难受。自打自己出状况,林凝妈的心就一直悬着,没白天没黑夜的盯着女儿,父亲要上班,萧刚在部队,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自己又这么不省心,每每想到这,林凝的心里就充满了愧疚。
  “行,那您就要个木须肉盖饭吧,原来我上学的时候最爱吃这个了!”林凝装出很有食欲的样子。
  “好,你等着啊!”林凝妈兴高采烈的出门了,不怕要求高,就怕没要求。
  热气腾腾的木须肉盖饭上了桌,林凝盯着半天没动。这味道和记忆里不一样,怎么一股哈喇味,林凝不禁皱起了眉头。
  “没事,吃开就好了,我闻着挺香的!”林凝妈在一旁鼓励着。
  “我马上吃,您忙去吧!”林凝不想让母亲再忙活了。
  “行,那有事喊我啊!”
  “小宝,这可是好吃的,咱俩努力把它吃光,好不好?你给妈妈加油!”林凝默念着,举起了筷子。第一口咽下,有一些反胃,还好下去了,没什么问题。第二口的时候,林凝觉得自己的胃里像是有一只手,猛地向上推了一下,整个胃像是翻了个跟头,紧接着小肚子像转筋一样疼了一下,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林凝感觉一股热流涌出。
  “妈,妈!快来!”
  林凝妈刚回厨房就听见林凝的尖叫,吓坏了,跑过来一看,殷虹的鲜血已经浸湿了衣裤,连床单上都是。
  “这,这,这是怎么了?不刚刚还好好的吗?”林凝妈焦急地问。
  “我就干呕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
  “肚子疼不疼?”
  “不疼!”
  “我给你换衣服,马上上医院!”收拾停当,林凝妈又跑去给丈夫打电话:“老林,凝儿又出血了,你赶紧找个车我们上医院!”
  按照林凝妈的想法,保胎保了这么久,还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要到城里的大医院才行,所以汽车一路开进了城。司机是林凝爸单位的同事,不停的和林凝父母聊着天宽心,林凝不想说话,只有她知道情况很糟糕,逐渐不抱什么希望了。
  到了医大附属医院,医生看着B超单皱着眉头说:“你出血太厉害了,必须马上住院。可我们医院现在已经没有床位了,你赶紧换一家吧!”
  “我还能保住孩子吗?”林凝试探着问。
  “这不好说,虽然胎心现在没有问题,但一直这么大量的出血肯定不行。而且你现在的情况,别说孩子,你自己都可能会受影响。你还是赶紧找医院住院吧!”医生看到林凝费力的从检查床上坐起来,裤子上、单子上都是血,一边拿纸来帮她擦,一边喊:“林凝家属!”
  “在这!”林凝妈应声进来了。
  “你女儿要马上住院,但我们医院没床位了,你们赶紧去别的医院吧!”医生吩咐着。
  “大夫,求求您救救我女儿吧,她现在出血这么厉害,万一路上……”林凝妈恳求着。
  “阿姨,真的是安排不下了,要有我能让您走吗?您赶快吧,别耽误了!”医生也是一脸的为难。
  “我女儿是军嫂,丈夫管不上,您就不……”林凝妈继续说着。
  “妈,您说这干嘛?人家大夫也不是不想帮我们。我们走吧!谢谢您,大夫!”林凝拦着妈妈不要再说下去。
  路上堵车,林凝开始给几家大医院打电话,询问床位的情况,得到的答复如出一辙,都是没有!
  正在这时,一名交警示意靠边停车。
  “请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本!”交警的言语职业干练。
  “给您!警察同志,麻烦您快点,我车上有孕妇,流产大出血!”司机叔叔一边掏本一边焦急的说。
  “不早说,你车今天限号,急晕了吧!去哪家医院,我给你开路!”说着交警把本还给司机,跨上了自己的摩托车。
  “妈,我们还是回家附近的那家医院吧,你们照顾我也方便!”林凝放弃了去大医院的想法,开始劝说母亲。
  “只能这样了,走吧!”林凝妈也只得无奈的接受现实,折腾了一大圈,还得回去,此时距离开始出血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这个孩子还能不能保住,所有人心里都没底。
  “凝儿,要不要给萧刚打电话?”林凝妈问。
  “他们今天要开阅兵选拔会,应该还没结束!”林凝盯着窗外说。
  “阅兵,阅什么兵?”林凝妈追问。
  “对啊,今年建国60周年了!”林凝爸突然说,“特种部队要参加阅兵吗?”
  “他也没和我细说,就说要选人参加阅兵方阵!”林凝回答。
  “你今年生孩子呀,他阅兵去了谁照顾你!找这个老公有什么用,年年有事!”林凝妈不满的说,声音很大。
  “妈,您着什么急!他都三十多了,腰又受过伤,特大那么多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轮不上他的。而且昨天他也答应我了,选人的时候尽量往后站。”林凝开始替萧刚说话,说心里话林凝也是自私的,她也不希望萧刚去阅兵,谁都知道,一进了阅兵村,就是将近一年,林凝希望生孩子的时候,萧刚可以陪在自己身边。
  “凝儿,你和萧刚这么久了,你觉得他是服输的个性吗?”林凝爸突然说。
  “这次他会听我的,他答应我了!”林凝很确信。
  “你啊!”林凝爸无奈的摇摇头。
  “从B超上看,孩子的位置已经开始往下走了,但你现在肚子不疼,说明没有宫缩,胎心还在正常范围内,所以现在就看你自己的意愿了,保胎就住产科,流产就住妇科!我给你几分钟时间考虑,要快!”如半年前的情景一样,林凝依旧坐在诊室外的椅子上,耳边回荡着医生的话,该怎么办?保还是不保?保下来孩子会不会有问题?没有人知道!
  “凝儿,四点多了,给萧刚打电话吧,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这个责任不应该你一个人扛!”林凝妈递过手机,说完就离开了。
  “老萧!”刚听见萧刚的声音,林凝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坚强了一个下午,她终于忍不住了。
  萧刚皱着眉头听林凝抽抽搭搭的把事情讲了一遍,问:“大夫说可以保是吗?”
  “是!”
  “胎心没问题?”
  “刚才检查没问题!”
  “那还哭什么?保啊!赶紧办住院去!小宝都没放弃,我们怎么能主动放弃他!保,必须的!”萧刚的语气轻松了一些,但也更坚定。
  “老萧,你能来看看我吗?”犹豫再三,林凝还是说出了自己内心最渴望的想法,“就看我一眼!行吗?”林凝害怕去年的一幕再次重演,她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勇气接受再次流产的打击,在付出了所有的努力之后。
  “媳妇儿,你等我,我马上去请假!豁出去我这身军装不要了,我也要回去!”萧刚不是冲动的人,但这次他无法平静了,林凝付出的太多了,他不能再让她一个人面对。
 

五十九 胎心

产科病房都是生孩子的,只有林凝是保胎的,为了让她更好地休息,也避免受刺激,父母订了个单间。萧刚赶到的时候林凝刚刚睡着。
  “妈,林凝怎么样?”萧刚轻轻问。
  “输上液了,有防止宫缩的,有止血的,还有那瓶,是补充营养的。凝儿从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又流了那么多血,唉!这遭的什么罪啊!”说着林凝妈的眼圈又红了。
  萧刚看着林凝苍白的脸也是心如刀绞,如果可以,他宁愿躺在床上的是自己。
  “妈,您和爸回去休息吧,这有我就行了!”萧刚劝着。
  “那好吧,我们先回去,有事给我们打电话!”想到林凝睡前还在问萧刚什么时候到,林凝妈知道,萧刚的陪伴是抚慰女儿的最好良药。
  “你吃饭了吗?”林凝妈问。
  “我一会儿去买点就行!”
  “我和你爸去吃,给你带点上来,你就别来回跑了!晚上凉,你自己也注意点!”见萧刚还要推脱,林凝妈赶紧说:“好了,我们先去吃饭了!”
  目送林凝父母离开,萧刚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他知道自己这辈子亏欠很多人,欠林凝的,欠自己父母的,也欠林凝父母的。
  萧刚搬了把凳子在林凝床边坐下,轻轻的笼着林凝的手,那手因为长时间的输液已经变得冰冷肿胀,而细细的手腕似乎比上次见时更纤细了。萧刚久久的凝望着林凝的脸,这是一张他记忆里永远生动活泼的青春的脸,即使生气也俏皮的脸,而她的欢颜,是他奋斗的源泉和坚持的方向。可现在,这张脸苍白消瘦,挂着泪痕。萧刚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林凝依旧经受着巨大的精神伤害,面对林凝受到的伤害,自己却无法分担。渐渐地,泪水模糊了萧刚的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林凝醒了过来,看见萧刚趴在自己床头,轻轻用手摸了摸萧刚的头,萧刚一下子坐了起来。
  “大宝,你醒了!”萧刚晃晃脑袋。
  “老公!”林凝刚叫了声老公,眼泪就涌上来了,吓得萧刚赶紧问:“怎么了?哪不舒服?肚子疼吗?”
  “没有不舒服,我就是害怕!”林凝哭着说。
  “咱现在在医院住着,药也用上了,你肚子也不疼,还有老公陪着你,没什么可怕的!啊!有老公呢,不怕!”萧刚一边给林凝擦眼泪一边劝。
  “老公,我们的孩子一定可以保住的,对吧?”
  “那当然!”萧刚说着把手轻轻的放在林凝的肚子上,说:“小宝,我是爸爸,我现在给你说啊,为了怀你,你妈妈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你爸爸我,给你把二等功也拿回来了,过两年就能让你和妈妈随军了,好日子就等着你呢。你要想出来和爸爸妈妈过好日子,就给我争气,使劲的往上爬,乖乖的在你妈妈肚子里待着,不许捣蛋!听见了没有?老婆,我和小宝商量好了,没问题!”
  看着萧刚在那自导自演逗自己开心,林凝不禁破涕为笑了,但很快就哎呦了一声,吓得萧刚赶紧问:“又怎么了?”
  “没事!就是躺太久,身上都僵了!”林凝小心的挪了一下。
  “不能翻身吗?”萧刚问。
  “大夫让平躺,哎呦,我的腰啊,快折了!”
  “大宝,让你受苦了!”萧刚小心的把手放在林凝腰下,一边轻轻地揉一边说。
  “也是我自己身体不好,没见过哪个女人怀孕有我这么费劲的。对了老公,你吃饭了吗?”
  “没,爸妈给我送上来了,我想着等你醒了和你一起吃!”
  “你赶紧吃吧,我实在没胃口,护士站那有微波炉!”
  “你一天不吃东西怎么行?”一想到林凝不吃饭萧刚就头大。
  “我这不是输着营养呢嘛,也不饿!你快吃去吧!一会儿我这液也差不多该拔了!”
  “好吧,那我先热饭去!呼叫器我给你放枕头边,有事就摁啊!”
  液输完了,萧刚给林凝捂着手,问护士:“护士您好,我媳妇儿能翻个身吗?”
  “你出血还多吗?”护士问林凝。
  “比下午好点,还是有!”林凝实话实说。
  “那你最好还是别动了,为了孩子,忍忍吧!我一会儿来给你听胎心!”说完护士拿着输液瓶子走了。
  “老公,反正我这是单间,一会儿听胎心的时候你也一起!”林凝相信没有什么是让萧刚感受一下孩子的存在更让他幸福的事了。
  几乎是屏住了呼吸,萧刚和林凝静静的等着,胎心检测仪里传出的一直是杂乱无章的声音,偶尔有些迹象也是转瞬即逝,那个小东西就像是在和大家捉迷藏。
  “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林凝小心翼翼的问。
  “你还属于孕早期,胎心不好找是正常的,你别紧张!”护士安慰林凝。突然,喇叭里传出了有规律的有力的嗵嗵声,“找着了,跑这来了!”护士赶紧示意萧刚。
  “嗵嗵嗵嗵!”这有力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长出了口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这就是希望啊!
  “放心了吧,孩子在你肚子里好好地呢,你要加油哦!”护士笑着鼓励林凝。
  “谢谢您,辛苦您了!”林凝高兴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旁边的萧刚更是激动地不知所措,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小宝的心跳,感知到小宝的存在,生命的奇迹。
  护士走了,林凝突然想起件事,问萧刚:“老公,忘了问你了,下午不是开阅兵选拔会了吗?怎么样?有你吗?”
  看着林凝满怀期待的脸,萧刚笑了,说:“大队长没让我去,你放心吧!”
  “太好了!”林凝高兴极了,但考虑到萧刚的自尊心,马上说:“对不起,老公,我不是那个意思!大队领导不安排你参加阅兵方阵,一定觉得还有更重要的工作给你,你别难过啊!”
  “我不难过,现在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照顾好你们母子!好了,睡觉吧,看你的脸色那么差!”萧刚细心的给林凝掖好被子,亲了一下,然后关上了床头灯,“我就在旁边,有事喊我!”
  “知道了,晚安老公!”心愿达成,林凝安心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