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知道了,晚安老公!”心愿达成,林凝安心的闭上眼睛。
  黑暗里,萧刚却久久没有入睡,他没有说实话,至少没有完全说实话,大队长确实是没有让他参加阅兵方阵,但给他安排了一个更重要的任务:独自带领六连进驻装备方阵阅兵村,负责安全防务。他不敢告诉林凝,他只能在这陪护两天,紧接着就要去打前战了,之后就是长达半年的分离。林凝的预产期是八月,也就是说,孩子出生的时候,萧刚很可能是无法陪伴的,这太残忍了,更何况林凝还在住院,他说不出口。
  接下来的两天,萧刚竭尽所能的照顾林凝,他只有两天的时间,必须好好珍惜,否则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弥补自己的愧疚。而世界上最无法控制的就是时间的流逝,两天很快过去了,萧刚要归队了,林凝泪水涟涟的看着他收拾东西,恣意的表达心中的不舍,宣泄内心的脆弱。可军令如山,萧刚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因为他害怕,害怕看见林凝满脸的泪水,更害怕让林凝看见自己,满脸的泪水……
  

六十 鸿雁

凝儿,大宝:
  很久没见面了,你好吗?小宝好吗?最后一次见你的时候是三个多月,现在已经快八个月了,真的好想你,好想摸摸你的肚子,再听一次小宝在你肚子里砰砰的心跳声。不瞒你说,那次当我听见小宝的心跳声时,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那股激动劲儿真的无法言表。
  凝儿,收到我的信你一定很奇怪,每天打电话,干吗还写信?但这感觉毕竟不一样。你也知道,我的手机上交了,在公共电话亭,排队的人很多,我好歹也是连长,有些话说出来很不好意思的,不如写下来,你还能留个念想,可以时常拿出来看看。
  凝儿,我现在每天的工作很规律,虽然很累,但是充实且非常有意义。装备方阵有很多机密的武器,这些都是很重要的秘密,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国庆阅兵前保证这些秘密不被泄露出去,并且保护它们的安全。很抱歉凝儿,职责所在,我不能说很多,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看到这些大家伙,可以真实的感受到,我们的祖国强大了,我们的国防强大了,作为中国军人,我们很骄傲,有我们在,你们可以放心了!
  凝儿,对不起,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你,我做不到陪伴你左右,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其实不能在你身边照顾你,我心里是非常非常难受的,因为你是我的唯一,我发誓爱你疼你一辈子的人。但是,我是军人,是以服从为第一的军人,所以还是要请你原谅我,理解我!我嘴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稍稍弥补一些对你的伤害,所以我摘录了一篇阅兵村通讯社采访我的文章,当然里面也提到了你,就让这些文字来替我倾诉吧
  嫂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家庭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嫂子生病住院的时候他不在,甚至连个电话都打不了。可是我可以坚定的告诉你,每次值勤巡逻,夜巡查哨他都在;每次天气恶劣,情况危险的时候他都在;每当我们最寂寞最孤独,坚持不住的时候他都在,每次组织需要,国家需要,任务需要的时候他都在。我想这些“都在”和那些“不在”比起来,你们肯定会认为这是值得。作为一名军人他是最优秀的!做为一个丈夫、父亲,或许他是不合格的,但是作为一片绿叶他肯定是最鲜最艳的那一片。
  他严肃却不失温柔,刚强中却透露着柔情。当一些人伴着音乐的节奏轻歌漫舞的时候;风餐露宿的你却无怨无悔的与寂寞和孤独为伴。当人们乘烛夜游把酒欢歌时,全副武装的你正在巡逻车内与试图破坏和谐稳定的恐怖份子做较量。连长,我相信,属于你的小家会支持你,你还未出生的孩子会理解你;基层连队的带兵人,一个干着绿叶的事业的军人。你并没有正步走过天安门,嫂子也未能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你的身影,你并没有像花朵一样吸引着观众的眼球,可是你却干了一片绿叶的事业,保卫了阅兵安全稳定,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凝儿,我最亲爱的妻子,虽然我不在你的身边,但我的心永远和你在一起……
  天气越来越热了,你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自己一定要注意,多喝水,多吃水果,每天的胎教也要坚持做。之前你提到特别爱吃樱桃和西瓜,喜欢就吃,别心疼钱。前几天和兄弟部队一个营长聊天的时候,他说他老婆怀孕的时候也是超爱吃西瓜,结果孩子生出来皮肤特别好,水嫩水嫩的,哎呀,听得我这心里直痒痒!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当爹的兵聚在一起就是讨论孩子,见不着,说说也开心。他老婆就是怀孕特别不顺,也保胎来着,现在大胖小子可好呢,所以你也不要太紧张,我们的基因这么好,孩子没问题的。
  对了,凝儿,昨天电话里你说我每天给你打电话连小宝都养成习惯了,打电话时他会乖乖的不动,是吗?小宝也知道那是爸爸在说话,是不是?那以后你就多用免提,这样小宝也能知道那是爸爸的声音,要不等生出来该不认得我了。
  凝儿,我不能多写了,马上要去巡逻了。连里有战士提干,需要提前归队,我会让他把信带过去,再给你买点水果,随信附上一张照片,让你看看我变成什么样了。还有,大宝,能给我一张你的大肚肚照片吗?我好想看,他们会托人捎过来的,拜托了,我保证不让别人看到!
  好了,就到这吧,再见凝儿,再见小宝,有我守护着你们,你们好好睡吧!
  爱你的老公:萧刚
  “嫂子,您有什么东西需要带给连长的吗?我们连后天还有人要进村!”李春雷马上要去提干学习了,顺便给嫂子带信。
  “你时间紧吗?可能要等一会儿!”林凝问。
  “没问题,我今天晚上到大队就行!”
  “那好,你等我一会儿,我准备一下!谢谢你啊!”很久没见萧刚了,今天看到李春雷带来的信和照片,林凝很开心,心里也是万分的感激。
  “嫂子太客气了,您付出这么多,我们为您做点事是应该的!而且大家都挺想您的,特别想知道您现在好不好,派我做代表呢!”
  “我挺好的,现在很稳定了。等有了好消息一定先告诉你们!那这样,你先坐着!”说完林凝回屋准备去了。
  几天后,林凝的信和照片就送到了萧刚手上,萧刚立刻回屋关上门,紧张激动地手都有些发抖。
  老公:
  收到你的信我真的很意外,但更多地是开心。好像自从毕业我们就很少通信了。现代的通讯手段是很发达,联系也越来越便利,但感情似乎不那么深了,还是写信更让人闻到幸福的气息。
  实话实说,我的孕期过的确实不快乐,因为身边没有你。浴室里的毛巾是两条,它们是一对;洗手台上的牙具是两套,它们是一对;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都是成双配对的;只有活蹦乱跳的我,却是孤单的。我感觉自己被遗弃了,尽管这不是你愿意的。
  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出去遛弯,迎面走过了一对夫妻,老婆的肚子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她老公在旁边一直拉着她的手,呵护备至!目光对视的一瞬间,我看到他俩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流浪狗,孤苦伶仃的,大着肚子一个人。人都说当军嫂伟大,可我不能在胸前挂个牌子,写着我是军嫂吧!真的是所有的眼泪,所有的痛苦,一个人背,一个人默默地承受,尽管父母给了我最大的关爱,但夫妻之情是替代不了的。
  你就像是天上的太阳,我是总在期盼阳光普照的生灵!我时刻盼望着阳光从万里无云的天空中倾下,沐浴在我的身上!可不幸的是,乌云就像江南的梅雨季节长久霸占着天空,让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说这些我不是要控诉你,因为我知道你也不想,你也不容易。看你的照片,又黑又瘦的,眼睛里都是疲惫,所以我也不忍心怪你。但人总是需要发泄的,坏情绪总是需要宣泄的,欣蕾不在,我没有可以说心里话的人,所以只能委屈你做我的垃圾桶了。
  你的信来的很及时,大家写给你的文章也很感人,我会时常把它拿出来看的,在我脆弱的时候,在我需要支持的时候,在我想你的时候。但更多地时候,我会听谭晶的《妻子》,在我特别特别想哭的时候……
  其实我不想说太多让你安心工作的话,因为我知道多年的军旅生活,已经塑造了你隐忍、顾全大局的军人品格,且这种品格已经深入了你的骨髓血液,你可以做到!所以我只想对你说,在你能爱我的时候,好好爱我,不要给我们留遗憾!
  我的信写的有些失落,你也别难过,我发泄出去就好了!给你一张我的孕照,希望你喜欢!
  好了,我们都好好照顾自己,各自保重吧!
  虽然有怨言,但依然爱你的老婆:林凝
  2009年6月16日
  信看完了,萧刚捧着林凝的照片久久的看着,那身影像一具雕像,岿然不动,不知不觉,泪流满面!突然他打开门,喊:“通讯员!”
  “到!”
  “你马上去广播站给我找个歌!”
  “什么歌,连长?”
  “谭晶的,《妻子》!”
  “是点歌吗?连长!”
  “也点,如果能拷回来更好!”
  “是!”通讯员出去了。
  晚饭后的音乐时间,萧刚一个人坐在桌子前默默地听……
  这些年的不容易,我怎能告诉你;
  有过多少叹息,也有多少挺立;
  长夜的那串泪滴,我怎能留给你;
  有过多少憔悴,也有多少美丽;
  真正的男儿,你选择了军旅;
  痴心的女儿,我才苦苦相依;
  世上有那样多的人,离不开你;
  我骄傲,我是军人的妻;
  ------《妻子》
 

六十一 早产

半夜,林凝被疼醒了,一看表,才三点多钟。白天刚做过36周的孕检,除了分泌物有些增加外,一切还都是正常的。因为胎儿脐绕颈,还和主任说好下次产检的时候谈是否剖腹产的事,突然间肚子疼起来,林凝觉得不是好事。
  “妈!妈!”林凝又大喊起来,几次出意外都发生在夜里,林凝妈都快坐下病了,经常在夜里感觉听到女儿喊自己。
  “又怎么了?”发现是真的,林凝妈连忙起床问。
  “妈,我肚子疼,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而且越来越厉害!”林凝的脸煞白,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疼的。其实她特别不想在夜里折腾,可实在忍不了了。
  “老天,不会是要生了吧!才三十六周!”林凝妈赶紧叫醒丈夫,“老林,凝儿肚子疼,咱得上医院!”
  “凝儿疼的厉害,这没法坐出租车吧,再说这三更半夜的,上哪找车去?”林凝爸也有些慌乱,毕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打120,快!”林凝妈说,此时林凝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已经起不来了。
  “120占线!”林凝爸举着电话大声说。
  “爸,打999,一样的!”林凝长出着气说。
  “你好,999吗?我家里有产妇,肚子疼得厉害,麻烦快来!三十六周!”林凝爸飞快的说着,挂了电话,对林凝说:“凝儿,别紧张,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别害怕啊!”又对林凝妈说:“你赶紧去准备钱啊,估计要住院!”
  “对对!我马上去!”林凝妈似乎吓傻了,才想起来准备钱。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来了,两名医生抬着担架进了门,其中一个对林凝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阵一阵疼,但间隔时间越来越短了!”林凝极力控制着自己。
  “哟,她还是军嫂呢?”医生无意中看到了墙上那张婚纱照,对同伴说,“你放松,我俩把你放到担架上!”说完他又招呼自己的同事:“来,你抬脚,我托着肩膀,叔叔,你稍微扶一下腰,我数123,来!”急救医生很有经验,林凝被平平稳稳的送上了担架,上电梯,下楼,林凝听见爸爸在紧张的招呼妈妈:“关门,赶紧关门!”
  救护车上,林凝抓着妈妈的手,身体随着车厢晃动,她不太敢看妈妈的眼睛,因为那里满是泪水,其实妈妈比自己还害怕,还脆弱。
  “凝儿,肚子疼的厉害吗?”林凝妈问。
  “这阵过去了,不疼了!妈,我是不是要生了?”林凝不安的问。
  “不知道,才三十六周,医生一直都说孩子小。如果能保咱们就再努力多保几天!有爸妈在,你不害怕,啊!”听着妈妈的话,林凝把头扭向一边。因为家里人手少,父亲连工作都辞了;父母的这个年龄,本来应该是享儿女福的时候,可因为自己,还要跟着担惊受怕,自己实在是不孝。
  担架直接抬进了妇产科的病房,值班医生检查完,对林凝说:“你宫口已经开一指了,不能再保了,准备进产房生吧!”
  “我女儿孩子脐绕颈,能自己生吗?”还没等林凝说话,林凝妈先抢过话说。
  “现在看各项指标都是合格的,B超显示也是一圈,应该问题不大,像这种情况,你先自己生,我们会给你上胎心监护,随时观察。”医生说。
  “医生,我昨天第一次做胎心监护的时候,孩子就不怎么动,重复做了两次才合格。我孩子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林凝问。
  “可能是时间的问题,这样,我给你做上,你先进产房,有什么情况我们会及时处理,好吗?”医生的态度很坚决,林凝也不再坚持了。
  “妈,我进去了!”林凝说。
  “凝儿,要带手机进去吗?”林凝妈问。
  “不用了,反正也不知道电话,用不上!”林凝的话深深刺痛了林凝妈的心,都到了这个时候,却连萧刚的人都找不到,女儿心里是怎样的苦啊!
  待产室里有两张床,只有林凝一个人,静悄悄的。过了一会儿,护士拿了胎心监护的设备过来给林凝带好就离开了。林凝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耳边是机器工作的轰鸣声,只有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加剧的疼痛陪伴着她。身边什么都没有,林凝开始默数,计算疼痛间隔的时间,然后在疼痛来临的时候做深呼吸以缓解。由于是早产,林凝甚至还没来得及上产妇课程就上了战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护士来了,看了一眼胎心监护的单子,跑去找医生:“杨医生,林凝的胎心监护很不理想,孩子基本不动!”
  “给她吸上氧吧!”
  “知道了!”
  早上六点,萧刚像往常一样带着六连的战士们晨练。突然胸口一阵针刺般的疼痛袭来,让他不得不停下来,大口的喘气。
  “连长,您没事吧?”旁边的战士问。
  “没事,你们先跑,我可能岔气了!”萧刚边说边走到一边坐下来休息。“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一阵阵心慌!”萧刚觉得自己的心砰砰跳的厉害,莫名的紧张,看到不远处就是公共电话,他跑了过去。家里电话没人接,一定是出事了,萧刚立刻拨通了林凝的电话。
  “妈,林凝怎么了?你们怎么不在家?”听到那边岳母的声音,萧刚慌了。
  “萧刚,林凝早产了,现在进产房了!”林凝妈听到萧刚的声音,浑身像抽了筋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带着哭腔说。
  “妈,您别着急,慢慢说!”萧刚不想让岳母着急。
  “萧刚啊,我是爸爸,你妈没事,她胆小!”林凝爸接过电话继续说:“凝儿进产房已经两个多小时,具体情况我们现在也不清楚,还要等!”
  “爸,您能让林凝听电话吗?”萧刚心急如焚。
  “好,我试一下,你先挂电话,一会儿让林凝给你回!”林凝爸看到旁边的护士,走过去说:“护士您好,您能帮忙把手机带给林凝吗?待产的那个,谢谢您啊!”
  没容电话响第二声,萧刚一把抓了起来:“大宝,是你吗?”
  “嗯,是!”听见萧刚的声音,林凝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大宝,你别哭,你别怕,有我在呢!”萧刚也不知道怎么说,“大宝,现在疼的厉害吗?”
  “嗯!”林凝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哭着嗯。
  “大宝,老公在这呢!你要坚强,小宝没事,肯定没事,你加油啊!”萧刚用力的握着听筒。
  “嗯!”
  “你别光嗯啊,大宝,你说话啊!”
  “你怎么知道我进产房了?”
  “先不说这个了,大宝,你加油啊!我陪着你!”萧刚也不知道想让林凝说什么,其实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都快生了,还打什么电话!”护士走过来说。
  “老公,我要挂了,应该快生了,有消息了我让爸告诉你,好吗?”又一轮疼痛来袭,林凝坚持着说。
  “好,我这就去找领导要手机,你坚持住啊!一定要坚强啊!”挂上电话,萧刚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划破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向参谋长办公室跑去。
  “报告!”
  “进来!”看见萧刚一头大汗,参谋长奇怪的问:“天热也不至于这样吧?跑五公里了?”
  “报告参谋长,我想申请使用手机!”
  “哦,为什么?”
  “报告参谋长,我家属早产了,现在在产房,情况不明,我希望组织上可以批准我使用半天手机!等孩子一生出来我就上交!”
  看着萧刚急的发红的眼睛,参谋长考虑了一下,走到桌子前刷刷点点,然后给了萧刚一张条,说:“去领吧!”
  “谢谢参谋长!”萧刚一个标准的军礼,转身跑了。
  

六十二 生死

“有待产的吗?”今天是主任查房,所以一上班就开始询问情况。
  “有一个,这是病例!”值班医生说着把林凝的病例递过去。
  “林凝?”主任一看到名字愣了一下,“不会啊,我昨天刚给她做过产检,没问题啊?走,赶紧过去看看!”主任拿着病历就往待产室走,值班医生在后面紧跟着。
  “主任,您快看看我姑娘,自己生会不会有危险啊?”远远的看见主任过来,林凝妈立刻迎上去,焦灼的问。
  “您别着急,我先进去看一下,有问题一定会及时处理!”
  “林凝,你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呀!”一见到林凝,主任就问。
  “我也不知道,半夜肚子就疼了!”看到主任,林凝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疼痛越来越强烈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要熬多久。
  “怎么没给你保一下啊?”
  “值班医生说宫口已经开了,没法保了!还有,我刚才破水了!”
  “你别紧张,我给你看一下!”主任边说边戴手套,“是破水了,已经开三指了,准备进产房吧,你这还挺快!”
  “主任,我能自己生吗?”
  “可以,我给你接,你放心吧!”可主任的话音刚落,一股黑色的血水涌了出来,瞬间浸透了床单,“快,准备剖宫产,通知手术室麻醉师准备!”主任的声音立即急速起来,并长了个调门。
  “主任,怎么了?”林凝也瞬时紧张起来。
  “你情况不好,必须立刻进行手术,把孩子取出来!”主任说完,转身对身后的医生说:“赶紧通知护士长做准备,你去写通知单,然后和我上手术,要快!”
  待产室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所有的人都忙碌起来,下尿管、带止疼泵,林凝觉得自己身边人头攒动,此刻她的心里乱极了,一切的表现都预示着自己和孩子不好,结果怎样她不敢去想,如果十月怀胎辛苦的结果是一场空,林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承受,萧刚是不是可以承受,家庭是不是可以承受。
  “主任,我求求你,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救活我的孩子!”林凝抓着主任的白大褂使劲的说,有一阵疼痛袭来,让她浑身抽搐的无法控制。
  “林凝,我就是在救你的孩子,你别激动!”
  “主任,如果有什么意外,不要管我,一定保孩子,我请你答应我!”
  “林凝,你俩我都要救!”正说着,旁边的医生开始给林凝讲解手术知情同意书,刚念了两句,主任一把抢过来,递给林凝,说:“别念了,横竖是要做的,赶紧签,别浪费时间!”
  林凝忍着疼,接过纸笔,强烈的疼痛应经让她头晕眼花了,勉强写上自己的名字,又躺了回去,隐约听到旁边有人说:“还得自己签!她家人呢?”
  “她老公没来!”
  “啊,生孩子这么大的事都不来?“
  “别嘀咕了,来,大家一起往手术车上搬,小心头!”主任在一旁指挥着。
  手术车推出了产房,林凝第一眼就看见妈妈的脸,眼泪立即流了出来:“妈,我害怕!”
  “不怕不怕,爸妈都在!萧刚也回来了,就在路上,你出来就能见到他了!”林凝妈的眼圈也红着,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发抖动声音,刚才一听医生说女儿出血不止,吓得腿都软了。
  “你们告诉萧刚了?”
  “他一直打电话问你的情况!领导批他假了,已经上路了!”
 

六十三 温箱

“连长,你安心去照顾嫂子吧,连里有我们呢!”三排长李毅把萧刚送到阅兵村口,帮着拦车。
  “参谋长让我去看看就立刻回来,你们好好地,有事给我打电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