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如虎如鹰如蛟龙三栖鏖战显神通
  笑傲沙场兵中王我们是中国特种兵
  ------《特种兵之歌》
  看着特种兵方阵完成检阅,孙胜利走进后屋,里面的那个人已经等了他很久了。
  孙胜利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个黑色的背包,然后走到那人面前,说:“李部长,我们走吧!”
  李郑源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朴素军装的小伙子,心中感慨万千,许多感激的话涌上心头,却说不出来,只是轻轻的说:“要穿军装吗?”
  “我想穿着它出发,它会给我和我们的任务带来好运的!”孙胜利说:“我一会儿换下来的时候,麻烦您帮我保管,等我回来的时候再给我!”
  “好!”对于将要出征的英雄,李郑源当然会满足他的一切要求,何况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孙胜利最后又看了一眼前面,从退伍回来到这个汽修小厂步入正轨,他付出的努力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只要祖国需要,他可以毅然决然的放弃,这是他,一个曾经的特战队员对祖国庄严的承诺!

六十八 转业

阳阳生病,林凝连着几天都没有上班,工作积压了很多,在医院的时候就是电话不断,所以一上班林凝就被各种各样的大事小情所包围,咖啡放凉了都没有时间喝。职场妈妈就是这样,在孩子生病的时候感觉分身乏术,更何况是身为军嫂的职场妈妈。
  早上出门的时候,林凝已经很小心的收拾了,但还是被阳阳发现了。阳阳三岁了,他什么都明白,他知道妈妈什么时候上班,所以就早早的醒着,等着妈妈。看着阳阳哭的红彤彤的小脸,林凝的心都快碎了,她不忍心孩子这么哭,她知道生病中的孩子最需要的就是妈妈的陪伴,可是不行,还有一大堆的工作等着她处理,拿了那份钱,就要对公司负责,这点林凝懂。狠心的把孩子交给母亲,林凝飞快的出了门,不敢犹豫。
  “亲爱的,陪我下楼取个快递呗?”林凝回到座位的时候看到屏幕上即时消息在闪,是宋丹琳,虽然比林凝小很多,但兴趣相同,所以两人玩的很好。
  “好啊,顺便去趟超市!”林凝飞快的答复。
  “这几天你没来,我都自己去超市!”宋丹琳一边挑东西一边说,工作压力大,大家都喜欢忙里偷闲的来超市转转,买点小零食吃。
  “我这几天快累死了,带孩子看病可比上班累多了!”
  “昨天你们那个系统不更新了,好多东西找不到,一堆人找你呢!还有你不来,和你有关的流程都卡住了,今天早上给你忙坏了吧?”大公司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是所在流程的一个环节,一个人的拖延就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应,耽搁不得。
  “可不,你给我发及时消息的时候我刚从研发那边回来,之前有个操作没执行进去,又要找原因,折腾了半天。”林凝现在满脑子都是程序、结点。
  “你老公没回来?”宋丹琳问。
  “刚比赛回来,要总结!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林凝无奈的说。
  “我是真佩服你!要我可受不了!”宋丹琳是九零后,对于林凝的婚姻,实在是无法理解。
  “不过我马上就熬出头了!”
  “哦,怎么说?”
  “昨天我老公给我打电话说,明年要转业了!”
  “真的,那太好了,回来让你家老萧好好弥补你!”宋丹琳打心眼里替林凝高兴。
  “丹琳,我发现人啊,真是挺矛盾的!特别累的时候我挺希望他转业的,这家里得有个男人;可昨天一听他说要转业,我这心里还挺难受的,老萧都当了十七年兵了,这一下子要离开,连我都有点难过!”林凝说的是心里话,和萧刚认识十年了,进进出出特大也十年了,那个大院,那里青春无悔的氛围,那里可爱的战士们,林凝由衷的喜欢,连林凝都会这样的不舍,更何况是在这里生活战斗了十几年的萧刚!
  “林凝,别看你比我大,但你还没我成熟呢,太感情用事!你们家老萧现在离开部队是对的,迟早要走的,趁着还不老!你看你们军也随了,父母年龄大了,孩子也需要爸爸陪,这个时候转业,势在必行啊!”宋丹琳说得对,林凝不得不承认。
  “我也是替他可惜,也担心,三十五了,别说远的,像他这样的年龄,在咱们公司,最次也是主管级了。可他还得重新适应社会,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在部队干的风生水起,到了社会失落一蹶不振的例子我也不是没听过!”想到未来,林凝有一点迷茫。
  “你们家老萧是谁啊?强人啊!我是特种兵不就是演的你老公嘛!你放心吧,没问题的!”看着宋丹琳信心满满的样子,林凝笑了,年轻就是好,什么也不怕,敢拼敢打是最大的资本。
  “你现在不追着看美剧,改看特种兵了?”年轻时尚一直是宋丹琳的标签,现在突然提到了军旅剧,让林凝很吃惊。
  “身边有你这个军嫂,耳濡目染了!不过还真挺逗的,他们真这样吗?”自打开始看《我是特种兵》,宋丹琳也是对这个群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好多事情我也是看电视才知道的!比如我现在才知道以前萧刚他们说的‘特殊训练’,可能就是被俘训练,但究竟事实是什么样,我到现在也不清楚,我们家老萧那张嘴,严着呢!”
  “那你俩平时都聊啥呀?”宋丹琳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
  “聊感情啊!我的工作他听不懂,他的工作他不能说,所以我俩纯聊感情!”见宋丹琳很感兴趣,林凝不禁问:“你怎么了?难道想步我的后尘?这么多年给他们当红娘,这么多年我还从没成功过呢!你帮我打破一下?”
  “没有,我就是好奇!你和老萧的感情很难复制了!走吧,上楼了!”宋丹琳很爽快的拒绝了。
  晚上七点,林凝还在处理工作,这些天欠下的债实在太多了。电话响了,是萧刚。
  “媳妇儿,吃饭了没?”还是老规矩,先问吃。
  “没,加班呢!”林凝郁闷的说。
  “你真辛苦,老公好心疼啊!”萧刚在电话那边发嗲。
  “你旁边没人吧,贱气浪荡的!”林凝对萧刚已经了如指掌。
  “媳妇儿,你真聪明!”
  “老夫老妻了,我还不知道你!肯定又有什么事求我!说,没工夫和你绕弯子!”林凝说着手里的活并没有停。
  “马上十一了,我肯定回不去,你带着孩子过来呗!”萧刚讨好的说。自打有了阳阳,林凝来部队的时间越来越少,孩子不适应,来了就生病,孩子受罪大人难受。
  “病刚好一点,去了再病了怎么办?”林凝不想自找苦吃。“我现在在教导队,不用参加备战,你们过来我能好好陪陪你们,我都找好地方了,过来吧,我想你和儿子了!我晚上带儿子,不让你累!”萧刚许诺着。
  “我带着孩子没法开车!”林凝继续找理由。
  “我找人接你们!”
  “我懒得收拾,大包小包的!”这是林凝最后的杀手锏。
  “你就带你和孩子的衣服就行,去年大队评‘幸福家庭’,发的被子还在我这呢,不用你带!吃饭去食堂!还有什么困难,说!”萧刚的准备很充足,无懈可击。
  “那说好了,你晚上带阳阳!”林凝没词了。
  “欧了!媳妇儿,我要转业了,这应该是最后一个十一在大队过了,我想你陪我一起!”萧刚终于说了实话。
  “你想好了?舍得离开?”林凝问。
  “舍不得!但特大是一个强者生存的地方,我不想混日子!今年比武赢了,也算是给我的军旅生涯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
  “说实话,我很担心,担心你适应不了社会!”
  “适应肯定需要时间,但我不怕,你以前不是也说,吃的了特种兵的苦的男人,什么都不怕吗?现在就是考验我的时候,只要有你和儿子的支持,我什么也不怕!”萧刚信誓旦旦的说。
  “还不止这个,你没听说吗?转业的这一年是军人离婚率最高的一年,很多军婚都折在这!”其实这才是林凝最担心的。虽然结婚八年了,但真正在一起也没几天,他们的婚姻还没有实质的磨合,包括萧刚和自己的父母的相处,这些都是要面对的问题。
  “媳妇儿,你别害怕!这些问题迟早都要来的,只要我们做好了心理准备,不逃避,都会解决的!这些年我欠你太多了,该我好好弥补你了!”萧刚诚恳的说。
  “好吧,我带儿子过去,陪你站好最后一班岗!”林凝答应了。
  

六十九 平静

  一下车阳阳就被等在门口的文书高宇接走了,林凝独自一人上了教导队的楼。没有集训任务的时候,教导队里人很少,相比以前在连里的热闹这里清净了很多。
  林凝有点不满意,进门就埋怨道:“你说你,以前过节战备你忙,开会,不出来接我就算了,现在没事也让我自己进来!”
  “这不显得你能力强吗?”萧刚头也不抬的说。
  “你这忙活啥呢?”林凝好奇的凑到萧刚跟前,“喔,你改行当木匠了?”看着摊了一桌子的形状各异的绿片片林凝更糊涂了,她拿起一块问:“这什么东西?”
  “给我弄乱了,我编着号呢!”萧刚赶紧把林凝把玩着的东西拿过来放好,说:“你这军嫂当得不合格啊,这都不认识,亏你老公还是神枪手!这是打靶的靶盘,看,这边上还有个弹孔呢!”
  “那你这是干嘛?”林凝还是不明白。
  “我觉得这些用过的靶盘,扔了挺可惜,所以废物利用,用它们做我们部队的车,颜色正好,都不用染色!”萧刚一脸的得意,“这是第二辆,我给你看看第一辆!”说完萧刚从柜子里小心翼翼的捧出一辆已经做好的猛士越野车。
  从车身到底盘,从保险杠到后视镜,连轮胎都被精细的刻上了花纹,看着眼前这辆做工精细的车,林凝惊呆了。萧刚经常给她做东西,他的手巧林凝是知道的,但如此细致、真实的还原林凝没有想到,没有细致的观察和安静的内心,是不可能完成这项工作的。
  “老萧,你太厉害了吧,简直是艺术品!干脆我辞职开个网店,你做我卖好了!”林凝赞不绝口。
  “好啊,五百块钱一辆!”萧刚很痛快的开了个天价。
  “五百?那肯定没生意!”林凝泄了气。
  “喜欢的就不觉得贵,这可是纯手工,开玩笑了!有人买我还舍不得卖呢!哎,现在这辆是我专门给你做的,你拿去摆在你办公桌上,车牌号我都想好了:‘XL1314’,绝对正点!”
  “我桌上摆着你那弹壳做的心已经够扎眼了,丹琳天天说我晒幸福呢!再放上这个,太高调了!”林凝摇着头拒绝。
  “那有什么?就这么说定了,你走之前我一定做好!”
  “那不有辆现成的吗?”林凝不解地问。
  “那是给儿子的!”萧刚回答的很干脆。
  “有了儿子就没我了!”林凝故意酸酸的说。
  看着萧刚全情投入的样子,林凝的心里很不平静。窗外时不时传来的口号声提醒着他们,外面的世界依然如同往昔一样的风起云涌,而小屋里,只有自己和萧刚,静静的。每年这个时候应该是萧刚最忙的时候,战备、拉动、开会,忙的脚不沾地。林凝很矛盾,萧刚忙的时候林凝埋怨他没时间陪自己,可今天他终于可以安静地坐在旁边休息的时候,林凝心里反而充满了失落感,相信萧刚也是一样,但他实在是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过硬的心理素质让他可以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滴水不漏,但十年的感情,林凝确定自己是了解萧刚的,在他平静神情下一定隐藏的是不甘与落寞,他一定也在追忆着自己当年在特大叱咤风云的日子,尽管那时很苦很累。
  “你真的想好转业了?”林凝问。
  “你已经问了很多遍了!你还不了解我吗?一旦做了决定就不会改变!”萧刚的话不温不火,依旧不抬头的忙活自己的事。
  “大队批了?”
  “还没到时候,不过我已经和大队长说了!”
  “他同意了?”
  “没有,他说要考虑!但我相信,他会同意的!”
  “说实话,我看你现在这样,心里挺难受的,其实你心里也不好受,对不对?”林凝问。
  “教导队和作战连队肩负的任务不一样,我只要把我的工作完成好了,其他的没有必要想,想也没有用!”
  “转业准备去哪?公安局吗?”
  “还不知道,从前年开始要考试了,然后要投简历,像你们毕业找工作一样,双向选择!”一想到要考试,萧刚的脑袋也大,三十五岁了,再拾起书本上学,也不容易,自己本来就是个大老粗。
  “这么麻烦?你命真苦!”林凝也不禁为萧刚捏了把汗。
  “所以啊,你可要帮我,你是大学生,本科生啊!”在萧刚眼里,本科生就已经是个相当不错的学历了,“对了,你还得帮我做简历,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唉!我上辈子真是欠你了!”林凝还想说话,突然楼里阳阳的笑声由远及近,“你儿子回来了!”林凝赶紧站起来开门。
  “爸爸,我在外面看见你照片了!”阳阳一跑进来就扎到萧刚怀里,高兴地让爸爸抱。一个月没见到儿子了,萧刚兴奋地把阳阳抛起来又接住,这是阳阳最喜欢的游戏。
  “什么照片?不是我俩那结婚照吧!”林凝狐疑的问跟在后面的文书高宇。
  “嫂子,你还不知道吧!队长今年带队参加‘蓝盾-2012特种国际狙击手比赛,包揽一、二名,17个项目14个第一,上了大队的宣传栏,队长现在可是狙击金牌教练呢!”高宇一脸崇拜的说。
  “爸爸,我也要打枪!”阳阳腻在萧刚身上说。
  “你也要打枪啊!你现在还没枪高呢!”萧刚开心的逗着儿子。
  “我长大了,我都已经上幼儿园小班了!我还是班里的运动小明星呢!是吧,妈妈?”阳阳骄傲的问林凝。
  应该是继承了爸爸优秀的运动天赋,阳阳虽然是早产,但身体素质很好,走路跑步都风风火火的,是班里的运动健将,这让林凝很欣慰,也算了了她的一桩心事。
  “嫂子,你们家儿子真逗!在院里走了一圈,看见谁都敬礼,还老用左手敬,把大家都乐坏了!”高宇笑着向林凝报告。
  “爸爸,你还有军帽吗?在这出去必须要戴帽子!”阳阳又开始磨萧刚,而萧刚对儿子的要求,一般情况都是有求必应的,没办法,在他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孩子很多,反倒是林凝要严厉很多。
  “爸爸帽子大,你戴不了!”林凝说。
  “没事,我给他改改!”说着萧刚把阳阳放下,起身开始找东西。
  “你看,儿子最大,说什么听什么!”林凝故作生气的向高宇抱怨。
  正忙活着开饭号响了,萧刚冲高宇说:“你先去吃吧,我带你嫂子和孩子过去!顺便给你嫂子显摆显摆!”
  去炊事班的路上,阳阳带着爸爸改好的军帽开心的跑在前面,遇到人就敬礼,非常引人注目。以前萧刚出名是因为过硬的军事素质,现在出名是因为儿子。
  “你儿子,真嘚瑟!”林凝看着阳阳疯跑的样子,苦笑着对萧刚说。
  “挺好的,多可爱!这才是我儿子呢!”萧刚一面给经过的战士回礼一边说,“媳妇儿,谢谢你啊,给了我这一切!”
  “哎呀,你这一玩深沉我还不适应了呢!”林凝很不习惯萧刚突然这么客气,故意逗他。
  “我说的是心里话,我在特大15年,你陪了我10年,现在要走了,又有儿子陪我,不亏了!”萧刚说着轻轻握了一下林凝的手,很快又松开了,追上阳阳,一下子抗在肩头。
  看着萧刚大踏步的走在前面,听着阳阳骑在萧刚肩头发出的兴奋的笑声,林凝觉得自己幸福极了,这才是一家三口该有的生活,是自己长久以来一直期盼的。虽然未来一定还有很多的挑战在等着他们,有很多的困难要克服,但只要一家人心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可怕的,幸福一定会时刻伴随着他们的小家。
  

七十 冤家

  “报告!”
  “进来!”听到大队长的命令,萧刚昂首挺胸的走进大队长办公室,然后笔直的站在办公桌前。
  “你的转业报告,我批了!”大队长盯着萧刚的眼睛,“虽然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
  “是,我明白!”萧刚大声回答。
  “别自作多情,我可不是舍不得你!”大队长是萧刚当班长时的老连长,当年就是他去野战部队把萧刚挑选进特种大队的。十几年的时间,他们有着深厚的感情,要签下这份报告,他也是考虑了很长时间。一方面他明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就像一个金字塔,越往上走人就越少,萧刚很优秀,但像他一样优秀的人在特大,不胜枚举,以萧刚的年龄和实力,坚持到今天已实属不易,是到了该为自己的未来考虑的时候了;可另一方面,面对日益复杂的反恐形势,特种部队肩上的任务越来越重,对于狙击战术的要求也日益提高,萧刚是这方面的专家,失去他,无意是部队的损失。
  “报告大队长,我明白!”萧刚还是那句话。
  “你来特大十五年了,感谢的话我不多说,你也都知道,现在,大队党委已经批准了你的转业要求,但最后还有一项任务希望你能去完成,给你的军旅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是,保证完成任务!”
  “我知道,你要转业了,现在再给你派任务有些不合适,但这个任务大队党委一致认为你是最佳人选,所以,还是希望你牺牲自我,顾全大局!能理解吗?”
  “是,我服从组织安排!”萧刚不知道那是一项什么任务,但可以想象的出,那一定是不寻常的任务,或者是很危险的任务。
  “好了,军务的车在楼下等你!”
  大队的车直接开进了市公安局的门,刚一下车,萧刚就大叫:“老郭,你小子怎么在这呢?”
  “回头咱俩再聊,有人在等我们!”郭志新一反常态的正经,多年的相处萧刚知道一定是有了大事。
  门开了,李郑源坐在办公桌旁翻看着资料,萧刚没有想到是他。
  “来了,坐吧!”李郑源示意萧刚和郭志新坐下,然后递给萧刚一张照片,问:“这个人你还记得吗?”
  萧刚接过照片,一眼就认出,照片上的人是多年前被自己打伤右腿的毒贩:秦鑫!
  “他没被判刑?”萧刚问。
  “这个人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心狠手辣,包括对自己。在羁押期间,他反复破坏自己的腿伤,使伤势持续恶化,从而争取到保外就医的机会,也是由于我们工作的失误,秦鑫从医院逃走了,我们还牺牲了两名干警。”李郑源说这段话的时候充满了愧疚,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是他最不愿意提起的。
  “秦鑫从医院逃走后失踪了两年,直到2009年,我们的侦查员才又发现了他的行踪,他依旧从事着之前贩毒涉黑的老本行,而且更加的凶残。我们的人传回的消息,秦鑫现在每次从事违法活动,都会事先绑架人质,人数不等,这是在为他的撤退留有后路。”
  “秦鑫最近又有行动了?”萧刚问。
  “对,我们得到可靠情报,秦鑫集团从去年开始,有逐渐把触角北移的趋势,最近半年开始频繁的与北部的贩毒集团接触,大有南北勾结的势头。月初传回消息,说本月的十五号,在京西一带,秦鑫计划和北方高层头目会面,商谈下一步的合作计划,同时会有毒品交易!所以我们要利用这次机会,抓住秦鑫!”李郑源说。
  “我们的线人是谁?可靠吗?”萧刚继续问。
  “你认识的!”半天没说话的郭志新递过来一张照片,萧刚惊呆了,是孙胜利,怪不得两年多,就没了他的消息,汽修厂莫名其妙易了主,战友聚会也联系不到他,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个臭小子,瞒的真严实!”萧刚暗暗的运气。
  “公安部要求我们,利用秦鑫南北会面的机会,对国内的这股贩毒势力进行毁灭性打击,全力抓捕秦鑫,必要情况下进行狙杀!上级把这个协同任务交给了特大,大队党委讨论一致认为,你最有这个实力。并且……”李郑源停了一下。
  “并且什么?”
  “你们三个之前是战友,有着良好的默契,又同时参加了几年前拘捕秦天海的行动,对秦鑫比较了解!”李郑源加重了语气。
  “是,保证完成任务”萧刚盯着屏幕上孙胜利的照片上依然是有些坏坏的笑,喃喃自语,“我绝不会让你成为第二个老哥的!”
  开完会,郭志新走到萧刚面前,说:“没想到,我们‘特大三剑客’又在一起了!并肩作战!”
  “并肩作战!”萧刚重重的和郭志新碰了一下拳头。
  “好久没见林凝了,一起吃个饭吧!”郭志新提议说。
  “可以吗?”萧刚没想到出任务前还能去见林凝一面。
  “离我和胜利约定的时间还有九个小时,我也好久没见林凝了!”
  “好啊,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过,只是一顿饭,八点前我们要回来准备!”郭志新提醒着,他是这次行动公安方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