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回到宿舍,林凝挑了两包陈金丽喜欢口味的饼干送了过去,一见面,陈金丽就大喊:“这么晚才回来,我还以为雪太大你今天不回来了呢!”
  “我下午就到了,去了趟陆院!”
  “去那干吗?那边城乡结合部,泥特别多,可难走了!你该不会是约会去了吧?”
  “老萧让我去拿东西,这不给你拿了两袋,我那还有,想吃再去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林凝已经管萧刚叫老萧了,很是亲切。
  “我去看看他都给你买啥好东西了……老天,你这饼干开会呀!这老萧,也太下本了吧!”陈金丽也跟着林凝一起叫老萧,“哟,你这热水袋刚坏两天电热宝就送来了,忒体贴了吧!林凝,你用了什么法术把老萧迷得这么五迷三道的?教教我,好让冬青对我也好一点!”
  “我们也跟着沾光呢,每次信一来,我们就有瓜子吃!”专门负责取信的宿舍老五在一旁起哄说。“见过谈恋爱的,没见过这么实惠的。这人靠谱,我们大家都举双手赞成!”
  “一群吃货,东西都堵不住你嘴呀!”林凝佯装生气的拍了老五一下,“金丽,我还没吃饭,陪我出去吃点东西去!”
  经过门诊楼,陈金丽问林凝:“这有电话,不给萧刚回个电话报平安吗?”
  “不了,周日晚上要开会,这会儿肯定不在!”林凝很肯定的说。
  “可以呀,作息表都掌握了了,你进入状态挺快呢!”
  “没办法,不弄清楚老跑冤枉路,老萧还老被战友笑话,而且一个宿舍七八个人就用这一部电话,我占了线找不到人不说,别人的女朋友就打不进来了,大家都不容易,体谅一下吧!所以现在除非老萧呼我,一般没事我不主动给他打电话。”
  “行,开始有个军嫂样了!没看错你!”陈金丽夸奖道。
  “我也是不喜欢那种找不到人失落的感觉!”林凝心里想,“对了,明天下午没课,陪我逛街去吧?”
  “你要买衣服?”陈金丽问。
  “给老萧买!”
  “什么状况?你俩现在干嘛呢?比着奉献呢!一见钟情的爆发力也太大了!”陈金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前几天打电话的时候,他宿舍的战友和我开玩笑,问我是不是穿他衣服了,说在他的黑夹克上发现了一根长头发,我才知道,老萧见面时穿的衣服是别人的。”林凝赶紧解释。
  “不会吧,他对自己这么抠呀!”
  “那倒也不是,他说特种大队管得特别严,基本上没什么机会可以外出,在北京四五年了,除了老兵退伍那年去了趟故宫,哪都没去过。后来慢慢习惯了就觉得待在军营里最舒服,所以一般没事从不离开学校,休息的时候就和战友打打球甩甩牌聊聊天,要便装也没什么用,仅有的一两件也压箱底了,懒得翻,要用的时候就借一件穿。上次见面他本来就挺排斥的,也没上心,就穿了别人的衣服,也不知怎么沾上我头发了,他战友还以为我俩咋的了,被笑话了半天!”
  “这叫无心插柳柳成荫!老实交代,你俩后来干嘛去了?铁证如山你还想狡辩!”陈金丽刨根问底。
  “别闹了你,肯定是冬天干燥有静电呗,跟着瞎起哄!所以我想着给他买件便装,老用别人的也不好!况且这段时间他对我挺好的,吃饭买东西,肯定也花了不少钱,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买件衣服我心里也平衡一点!”认识没多久,林凝不希望欠萧刚太多。
  “你们呀,是两个有心人凑到一块了!真让人羡慕!那你知道买多大号的吗?”
  “我看老萧和你表哥身材差不太多,所以找你当参谋呀!”
  “好,谁让我是红娘呢!可说好了,你俩要真成了得让老萧请我吃饭啊!”
  “那是一定的!”林凝笑着答应着。


八 独处

周四上午到内科实习,林凝被安排在病房书写大病历。所谓大病历,就是诊疗计划中的全部记录和总结,这是所有医学生必须要学习和掌握的。当过医生的人都知道,这大病历的要求是最高的,不仅要求内容全面完整,而且书写工整,字迹清晰无涂改。林凝第一次接触大病历还是在县医院见习的时候,深刻的体会过这项任务的艰辛,曾经创下过一个夜班浪费二十六张病例纸完成一份大病历的壮举,得到内科主任的中肯评价:“不经夸,一夸就错!”所以这次林凝格外的小心,排除一切杂念,等完成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回到宿舍林凝在呼机上看到了萧刚的留言:我下午出公差,顺便过去看你,两点医院门口见!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三周,这段时间,他们基本上每天都打电话,一周两封信,林凝已经习惯了在固定的时间和萧刚聊天,看萧刚写给自己的信直到铭记每一个标点的位置,他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验证了萧刚的那句话:军人的爱情,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生相依。
  萧刚还是穿着上次那件黑色的夹克,手里提着一袋子苹果,远远的看见林凝就跑了过来:“临时接到通知,来不及准备,就给你买了袋苹果,刚好吃到周日我们见面!”
  “很好啊,我最爱吃苹果了,老萧,看来我今年冬天不用自己买苹果了!”林凝看着萧刚手里的苹果兴奋地说。
  “没问题,我保证你每天都有苹果吃!对了,电热宝好用吗?”
  “在里面!”林凝拍拍胸口,“特别好,戴上围巾真看不出来。”
  见林凝很满意萧刚就放心了,说:“我只有两个小时,我们去哪?”
  “你先等会儿,我也有东西给你!”林凝递给萧刚一个纸袋,“给你买了件衣服,咱们去门诊楼,你去试一下!”
  萧刚呆住了,他没想到林凝会给自己准备衣服,自打十八岁当兵离开家,就再没有人给自己买过衣服,除了母亲,林凝是第一个给自己买衣服的女人。
  “这是活里活面的,春秋的时候单穿,冬天加上棉里,一衣多穿。我觉得还行,你觉得呢?不合适我们现在去换,我买的时候说好了!”林凝一边替萧刚整理衣服一边说,唠唠叨叨的像个小女人。
  萧刚看着林凝给自己试衣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经过几年残酷的特种兵训练,萧刚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完全控制情绪,不轻易的表露出自己的喜怒哀乐,冷静淡定是他的代名词,即便是在自己受伤卧床的日子里,他依然可以做到镇静自若。可现在面对林凝,他分明感受到心中不可遏制的激荡,如果说刚开始他对林凝的关心是出自最初的美好印象和自己的一贯热心,那现在他是心甘情愿的为这个女孩付出自己的一切,只为换来她幸福开心的展颜一笑。他真想给她一个最最深情的拥抱,告诉她:“军中男儿虽无金钱,虽无浪漫,可一片爱的赤诚之心,你可慢慢体会。”
  “很合适,不用换了!我们走走吧!想去哪?”
  林凝想了想说:“马路对面的超市有寄存箱,先把苹果放那儿,然后我们就往陆院方向遛吧,时间差不多了你就坐车回去,我自己回来就行,这样不耽误事。”林凝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凡事为萧刚考虑了。
  “那怎么行,本来是来陪你的,还让你自己回来?”萧刚认为让林凝自己回来特别不合适。
  “没事,总共也没多远!”
  “对了,差点忘了!”萧刚从换下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递给林凝。
  “什么呀?”林凝轻轻的打开,笑了起来,是自己的那只耳钉。
  “终于物归原主了!”见林凝戴上,萧刚乐了,又问:“今天又只带一只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林凝笑着回答,“我们走吧!”
  过马路的时候,萧刚顺势拉住了林凝的手,虽然隔着手套,他心中还是过电般的悸动了一下。林凝没有挣脱,乖乖的任由他拉着。
  “林凝,周六我们队有人过生日,队长特批了晚上十点前归队就行,一起吃晚饭吧,然后散散步!这样算上周日,我们能见两次面呢!”
  “又是很多人一起吗?”虽然林凝不讨厌和萧刚战友一起吃饭,但毕竟谈恋爱还属于个人活动,一帮人在一起总觉得别扭。
  “不,就我们俩!”
  “那晚上没车了,你怎么回去?”
  “郭志新有老乡在这边,可以送我,都说好了,你放心吧!”
  “老让你请我吃饭,多不好意思!”
  “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陪你吃吃饭,你们伙食不好,权当给你打牙祭了!我的目标就是把你养的胖胖的。”
  走了一会儿,路边是前一阵林凝和陈金丽看电影的地方,林凝指着大幅的海报说:“老萧,我和金丽去看《冲出亚马逊》了,就是那个!我特好奇,里面演的是真的吗?”
  “我听说过这个电影,还没机会看,没有发言权!”萧刚在凡是和部队有关的话题上一向是惜字如金。
  林凝有很多疑问想求证,继续问:“你们训练的时候真的是在泥里连滚带爬的拿大水管子冲吗?”
  萧刚为难的说:“林凝,我很喜欢你,也愿意和你坦诚相见,但作为军人,并不是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和你分享的,尤其是部队方面,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说实话作为我们部队的家属,还不如有些军事爱好者了解自己的丈夫,当然这指的是军事方面。不该听的不要听,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这是对一个军嫂最起码的要求。”
  “哦,知道了!”林凝有一些难堪,萧刚从来没有这么严肃的和自己说过话,这或许才是萧刚作为军人真正的表现吧!
  萧刚也觉得自己过于严肃了,说:“对不起,我的话有点重,你不了解部队,这不怪你!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何况在人们眼中特种兵又是很神秘的一个兵种。其实我们没有什么神秘的,无非就是训练强度更大,要求更高罢了。”
  “那你会不会很危险,我上次看见你胳膊上有好几条伤疤,是训练受的伤吗?”
  “爬障碍的时候铁丝挂得,好几年前的事了!”萧刚不以为然的说。“这在我们那儿根本不算什么,这点苦都吃不了还当什么特种兵!”
  “你眉心的那道伤也是铁丝刮得吗?离眼睛好近!”
  “那个是砸缸的时候碎片划的,硬气功是我们的必练科目。”
  林凝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他的语气虽然平静,但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发自内心的自信与豪迈,她深深的被这种特质吸引了,不能自拔。前几天和金丽聊天的时候,她们曾经探讨过军人的婚姻。林凝认为选择和军人在一起的女孩不外乎三类:一类是军人世家,耳濡目染的;一类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一类是超级崇拜,纯粹爱慕的;而自己应该是第三类。在不同人的心里,萧刚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勇敢的特战队员、优秀的提干学员、孝顺的儿子、真诚的朋友,但在林凝心里,萧刚更像是一棵大树,正直、高大、无私、平和,值得一生托付,自己此生一定要找一个这样的人做丈夫。
  前面是一家音像店,萧刚提议逛逛,暖和一会儿。一进门,萧刚就带着林凝直奔民歌区,认真的挑选起来。林凝不知道萧刚要找什么,也没有多问,只是跟在后面看着。
  “我给你选《军营民谣》,有时间听听!”萧刚一边挑一边说。
  “哎,这首《军中绿花》大学军训的时候教官教过我们呢,当时刚离开家到外地上大学,这首歌把我们全体女生都唱哭了。”林凝拿起一盘磁带看着。
  “你们那届军训苦不苦?”萧刚心中一直有一个遗憾,没有赶上给林凝军训,那一定是很不错的感觉。
  “还可以,不算太苦,教官对我们很好,发的水不喝都留给我们,训练成绩不好的时候还替我们背黑锅。他退伍的时候还回来看我们呢,可惜我回家了没赶上。”
  “那你是没遇上我,一定让你天天哭!”萧刚的话里带着明显的醋意。
  “所以让你训男生队!羡慕嫉妒恨!”林凝小声说,萧刚没有听到。
  “就这盘吧,除了《军营绿花》和《我的老班长》,其他的我都没听过。”林凝提议。
  “好,没问题。对了,林凝,想起个事,以后再写信的时候就不要写你的地址和名字了,我战友老拿我开玩笑,在一个城市见面那么方便,每天都打电话,还写那么多信,说咱俩干柴烈火呢!”总被战友笑话,萧刚也觉得不好意思,那么大岁数了这么不矜持。
  “哦,知道了!我说怎么我一打电话他们就笑呢!”
  “我现在在学校里相对不那么忙,等以后回了部队训练任务一多,就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写信了,我这也算是把工作提前了。”萧刚一边把磁带放进林凝的随身听里一边说,“其实我挺不放心你边走路边听歌的,分心!”想起上次碰到小偷的事萧刚心里也有点担心,说了林凝好几次就是不听,习惯了改不掉,只能想着找机会教林凝几招应急。
  归队的时候到了,在林凝的一再坚持下,萧刚才同意先走。站在月台上萧刚把自己的手套脱下来给林凝带上:“你的手套太薄了,这副是我最小号的,虽然不好看,但暖和,你的我留作纪念!回去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晚上我在宿舍做东西,一直都在!”
  车来了,萧刚帮林凝整了整围巾:“我走了!周六等我呼你!”
  穿过车来车往的马路林凝向对面的车站走去,她不知道车上的萧刚一直看她平安走过马路才转过头找座位坐下。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昏黄的路灯下林凝挽着萧刚的胳膊慢慢的走,影子拉的很长。
  “今天我的速度不快吧!”萧刚突然问。
  “你怎么知道我嫌你走路快?”林凝很奇怪。
  “总共和你走了三次路,前两次你都气喘吁吁的,我估算了一下,心跳大概八九十了,今天没听到,所以这个速度应该是可以的!”萧刚自信地说。
  “你可以去算卦了!”林凝故意逗萧刚。
  “我是狙击手,最棒的狙击手!”萧刚语气里透着骄傲,“以前老听战友说,和女朋友逛街总会把对方累的够呛!没办法,在部队习惯了,不会慢慢走路!”
  “你很少有这个时间还在外面和女孩闲逛的时候吧?”林凝话里有话,萧刚知道她实际上是想知道自己有没有谈过恋爱。
  “不瞒你说,自打我十八岁进了部队,就从来没有晚上独自一个人在外面过,更别说和女孩了!”萧刚停了下来,拉着林凝的手,说:“凝儿,不管你相不相信,你是我的初恋!”
  萧刚和林凝深情地对望着,纷飞的雪花在他们周围弥散,落在发间,落在肩头,落在林凝的心形耳钉上,更落在彼此的心头,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林凝是个浪漫的女孩,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和心爱的人相拥相伴、倾心交谈的场景,今天,她的梦想实现了。
  “凝儿,你可以接受我吗?接受我的一切,优点和缺点!接受我的身不由己!”萧刚轻轻地问。
  “我已经告诉雪花了,你问她吧!”林凝笑着挣脱萧刚的手,跑的远远地。
  “她说可以!”萧刚兴奋的追了过去,一下把林凝举上肩头,吓得林凝尖叫着搂紧了萧刚的脖子……


九 旧情

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我的老班长你还会不会想起我
  好久没有收到你的信我时常还会想念你
  你说你喜欢听我弹吉他唱着我们军营的歌
  我的老班长我一直记得你的话
  我的老班长谢谢你给了我坚强
  天黑我已不会再害怕再苦也不会掉眼泪
  我已经练成真正的男子汉如今也当上了班长啦
  ------《我的老班长》
  当校园广播里开始频繁的播放《我的老班长》时,熟悉军营的人就知道,一年一度的退伍又开始了。虽然军校不像军营会有大批的战士离开,但是一样的离愁别绪还是笼罩在大家的心头,毕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所有的军人都要面对的现实。
  萧刚这几天很忙,学院举行退伍主题的板报大赛,这是他的强项,所以基本上占用了他所有的空闲时间,连吃饭都是战友帮忙送过来的,趁着回宿舍拿资料的机会,萧刚才喝了口水。刚走出楼道,就听后面有人喊:“老萧,佳人来电!今天提前了啊!”
  “边儿待着去,瞎起哄!林凝,吃饭了吗?”萧刚想都没想就直呼林凝的名字。
  “萧刚,我是程璐!”
  “程护士!”萧刚迟疑了一下,说:“你怎么有我电话的?真的是好久没联系了。”
  “想查你电话还不容易吗?又不是什么军事秘密!”一年多没联系,程璐还是一贯的利索劲十足,“我要送医院退伍的战士回原籍,周日的火车路过J市想去看看你,有时间吗?”
  萧刚是在“00-刀锋”全军演习的时候认识程璐的,那时他是特战三连一排的一班长,代理一排长职务,负责打前战,主要任务是空降敌后破坏对方的雷达站、油料库以及物资补给站,为大部队的规模打击铺路搭桥,伺机进行“斩首”行动。每年都参加军事演习,尤以今年难度最大。除了这是萧刚第一次身担排长的重任,所带队员经验不足外,还有就是除了一张标注打击目标的地图外,他们没有任何敌方的信息,不论是人员力量还是武器装备,都一无所知,被扔到敌后,一切只能靠自己。在前有阻兵,后有追兵的严重敌情下,每人只带着半斤米、半斤盐和一袋干粮,却要在各种恶劣环境中生存七天七夜,还要完成打击任务。
  空降到敌后已经四天了,萧刚带领的突击小组一行十人,所带的战备物资已经消耗的差不多,原始森林里植被茂密,但要找到吃的东西并不是很容易,为了照顾四名新战士,萧刚把补给集中起来,统一管理,重点发放,然后组织剩下的几名老兵积极寻找一切可以吃的东西,把这几年积累的野战生存本事发挥到了极致。野菜加上盐煮一煮就是家常菜,如果遇到蛇可是再好不过的了,蛇血、蛇胆、蛇肉都是“美味佳肴”。而如果发现了黑蚂蚁,就更是补充体能的大餐了,有近半个拇指大的原始森林黑蚂蚁身上有着丰富的蛋白质,使用方法也超级简单,去了头部,直接下肚。就这样在敌方严密的封锁和频繁的红外侦察下最大程度的保存有生战斗力量,在饥饿劳累的生理极限下完成打击任务,萧刚带领他的队员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萧刚是在突袭敌方指挥部的时候受伤的,连日来的奔波和劳累让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量再接住摔倒的战友,两个人的重量都重重的砸在他一个人的腰上,被送进了演习医院,在这里他遇上了刚刚护校毕业的程璐。
  如果不是长时间的忍饥挨饿,萧刚的血管不会那么干瘪的难扎,它好像一直在和自己捉迷藏,扎左一定跑右,扎右一定跑左,折腾了半天,除了萧刚手上多了几个针眼外,一无所获,把程璐闹了个大红脸,留了一脖子汗。
  程璐难堪的说:“要不换个有经验的护士给你扎吧!我实在不好意思了!”
  “换人你会不会挨批评?”萧刚的话让程璐立刻对眼前的这个兵另眼看待,还挺善解人意的。
  “这是肯定的,没办法,谁让我学艺不精!”
  “反正已经扎过我了,你就拿我练手吧。我皮糙肉厚,没事,你别紧张。”萧刚反过来宽慰程璐。
  别看这个兵外表粗粗拉拉的,可说起话来还挺宽人心的,程璐不自觉放松了下来,手上的动作也利索了很多。往后的日子,俩人熟悉了起来,因为萧刚伤了腰,行动不方便,程璐不自觉的格外关注他,打水送饭,一天要来看个七八次,弄得同病房的战友调侃萧刚的这个伤受的真值,大家都能有机会和漂亮的程护士说说话,饱饱眼福。
  伤养好回到部队后,萧刚很快投入了紧张的训练,中间两人通过几次信,程璐有意无意的也向萧刚倾诉过自己的情感,都让萧刚以对方是干部自己是兵的理由含糊过去了。说不出原因,萧刚也不明白为什么没有感觉,只是知道不可以欺骗程璐,更不能欺骗自己的心。直到萧刚提干进了学校,临行前他也并没有告诉程璐,或许默默地远离是对程璐最好的拒绝吧!
  “你周日几点到?”萧刚问。
  “中午十二点四十,你可以外出是吗?”听萧刚这样说就一定是有戏,程璐很高兴。
  “没问题,我在北出站口等你,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萧刚陷入了沉思,要不要告诉林凝呢!其实这件事是完全可以不让她知道的,毕竟也是俩人认识之前的事,由于老兵退伍学院取消人员外出的理由林凝不会怀疑。但萧刚不想欺骗林凝,一方面自己光明磊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另一方面,萧刚还想利用上午的时间去看看林凝,一周没见了,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所以萧刚给林凝打了个传呼。
  林凝一言不发的听萧刚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讲述了一遍,并没有立刻说话。半天的沉默把萧刚弄慌了,他急忙解释:“凝儿,我和你说实话是代表我的诚意,我是真心和你相处的,所以不想骗你。那时我受了重伤,程璐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于情于理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