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恪D鞘蔽沂芰酥厣耍惕凑娴陌锪宋液艽蟮拿Γ谇橛诶砦叶济环ㄍ拼潜鹑恕!
  “她帮你上厕所了?”林凝憋了半天终于说出来最介意的事。
  “单位派了个小战士照顾我,这种事怎么可能?”林凝的话让萧刚也红了脸,真不知道这丫头脑子里在想什么。
  “你对她真的,真的不是……”林凝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凝儿,我发誓,我真的是感谢她,这种感情和爱情是不一样的,我再傻也分的清楚。如果我喜欢程璐,也不会和你开始的,你说是不是?我不是拿感情来开玩笑的人,我请你相信我。”
  “好吧,我相信你,你去吧!”林凝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只得同意。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萧刚试探的问。
  “算了,她那么喜欢你,看到你带一个女孩去会伤心的,而且你又从没说过你有女朋友了,突然带一个女孩,人家不一定会相信。哎呀!反正相不相信都不好,我不去了。”林凝想想都觉的尴尬。
  “谢谢你,凝儿,我就知道你最善解人意了!我上午先去看你,给你买苹果吃!”
  “我相信你不代表不介意,光买苹果还不够,我还要别的礼物!”林凝必须找个补偿来压制自己心头浓浓的醋意。
  “好,好,没问题,只要你不生气,随你挑!”
  “我要个大熊!最大号的!”
  “你床上放得下吗?”真是个小女孩,萧刚更加坚定了对林凝的定位。
  “那你别管,我会想办法!”
  “好,好,周末就买给你!凝儿,我还要去弄板报,先挂了啊,你晚上早点睡!”
  “走吧,烦死你了!”挂了电话,林凝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萧刚那如释重负的语气让她特别不舒服,这或许就是在乎一个人的感受吧!爱情是自私的,哪怕是过去的事也会让自己耿耿于怀,林凝气自己认识萧刚太晚了,在他最需要别人关心照顾的时候陪伴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
  林凝没有回宿舍,直接去找陈金丽了,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你觉得我做的对吗?”
  “看不出来你家老萧还这么勾人呢!不过你也真大度,放心老萧自己去呀?要我就大大方方的一起去,挎着胳膊在她对面表现我们的恩爱,让她死心!“
  “这样不好,我了解老萧,他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毕竟那女孩在他最需要照顾的时候帮了他。让他自己去处理吧,我相信他!”
  “救不了你了!”陈金丽痛心疾首的摇着头。


十 摊牌

世间的事就是这么不可预见。
  萧刚和程璐坐在火车站外的饭馆里吃饭的时候,林凝就在不远的商场里无聊的逛着街。向毛爷爷发誓,这真的不是林凝故意的安排。上午俩人逛街的时候林凝的衣兜浅,怕丢了钥匙就顺手放到了萧刚兜里,走回宿舍才发现,好在为了方便联系萧刚借了部手机。电话打过去,萧刚已经快到火车站了,也就只能让林凝自己跑一趟了。气的林凝对着萧刚送的大熊撒了半天的气,连陈金丽都看不下去了,赶紧先替林凝收着。
  “想吃点什么?”萧刚一边翻着手里的菜单一边问。
  “这方面你在行,我听你的!”程璐说着倒了杯水放在萧刚面前,“最近身体怎么样?腰还疼吗?”
  “好多了,学校的训练强度不大!”
  “这上了学是不一样,看着精神状态都不一样,气色也好了!”
  “受伤那会儿是我最瘦的,也就一百一十多斤,多亏了有你照顾我,一直也没能好好谢谢你,正好今天有这机会让我表达一下!”萧刚说的是真心话。
  “哪的话,要不是你的鼓励,我这扎针阴影还不知道怎么影响我呢!现在我可是我们医院出了名的业务骨干呢!”菜端上来了,程璐夹了些菜放在了萧刚碗里。
  “这个重庆辣子鸡是凝儿最爱吃的,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现在吃饭了没?在哪等我呢?”看着碗里的菜,萧刚竟然走了神儿。
  “今年过年你有空吗?我想带你去见我父母!”
  “啊?”萧刚被吓了一跳,回到了现实。
  程璐看了一眼萧刚,继续说:“这么久以来,我的心思你知道,你的顾虑我也了解。现在你提干了,毕业后也是军官,就不会违反部队的条例条令了。而且,我已经请人向军区作训部推荐你了,你毕业后就可以去机关工作,那里离我医院很近,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萧刚越听越不对劲,赶紧拦住,说:“程护士,你稍等!我从没说过希望去机关工作!”
  “你受过那么重的伤,继续留在特种大队对你的身体没有好处,去军区作训部工作,既能发挥你的特长,训练强度又不那么大,我觉得很合适!”
  “特大培养了我,给了我发挥自己价值的空间,又送我来学习深造,我怎么可能不回去。再说那里还有我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战友,我舍不得离开!”
  “那我就申请调到特大卫生队去!”
  “程护士,你在原单位干得很好啊,为什么走呢?”萧刚觉得自己的糊涂快装不下去了,假的发指。
  “萧刚,你的演技太拙劣了,我们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
  “程护士,我想你可能误会了!”
  “我哪里误会了,我们从认识到现在,彼此是有好感的,不是吗?你之所以没有表达,不就是因为我是干部你是兵吗?可现在你提干了,也是军官了,我们之间没有障碍!”
  “程护士,对不起,我想我真的有必要解释一下,不能让你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如果我真的是因为级别问题,提干通知来的那一天我为什么不告诉你,向你表白呢?其实你对我的感情也是一样的,我在你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帮了你,让你觉得我是最好的人,其实我这人有很多毛病的,相处久了你就……”
  “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程璐听不下去了。
  “是!”说着,萧刚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夹,打开了递给程璐。
  钱夹的照片格里,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女孩子在温柔的对着她笑,长长的头发安静的披在肩头。
  “部队的?”程璐问。
  “地方的!”
  “别人介绍的?”
  “算是吧!”其实萧刚心里想的是天上掉下来的。
  程璐看看照片看看萧刚,不相信的问:“那她怎么没来?她的出现不是对我最好的拒绝吗?”
  “她怕你难堪,,更不想伤害你。如果不是你今天把话说开,我也不会给你看相片的!”
  “那你怎么旁敲侧击的让我知道?”
  “一会儿我付账的时候我会当着你面拿钱包,会故意让你看见的!”看着程璐脸庞滑落的泪水,萧刚立即递过去一张面巾纸。
  “程璐,我们之间真的只是战友间的感谢之情。真正的爱情是没有借口没有理由,义无反顾的想要和对方在一起,明白对方在想什么,然后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心甘情愿的让对方幸福快乐,而自己会比对方还幸福快乐的情感。所以你生命中的那个人,真的不是我!”
  “她对你好吗?”
  “好!”
  “这么直接?”
  “看见我的外套了吗?就是她送我的!”
  “怎么是卡其色的?冬装选这个颜色的可不多。”
  “我们通信的时候我无意中提到喜欢白色、浅色系,她记住了。”
  “就这么简单?”
  “而且她会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勇敢的和我站在一起。”
  看着萧刚一脸幸福的讲述和林凝的种种,程璐终于明白了自己在萧刚心里的位置了,该结束了。或许自己早就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把程璐送上火车,萧刚立刻赶去见林凝,看见林凝撅着嘴一脸愤恨的表情,萧刚开心的笑了:“说,你这个小魔女,是不是故意安排的,查我的岗!”
  “想的美,谁愿意管你!我钥匙呢?给我!我要回宿舍了。”林凝死盯着萧刚的眼睛说。
  “反正也出来了,再陪我待会吧!”
  “我还没吃饭呢!”林凝不高兴的撒娇。
  “走,想吃什么随便点!”萧刚拉起林凝就走。
  “说明白了?”林凝一边捞着馄饨里的香菜叶吃一边问。
  “嗯!本来想付钱的时候故意让程璐看见我钱夹里你的照片的,但她说要安排我去见家长,把我吓坏了,不说清楚不行了。这样也好,长痛不如短痛,不能一直这么耽误人家不是?”
  “是啊!那她是不是很难过?”林凝也觉得伤害程璐了。
  “感情的事不能强求,谁让我只对你有感觉呢?”
  “脸皮厚!你这样子哪还像解放军叔叔?”
  “在我爱的人面前,我就是这个样子,舒服!”
  这是萧刚第一次当着林凝的面说“爱”,俩个人都愣住了,虽然彼此心知肚明,但说得如此露骨,如此直白,还是让林凝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萧刚伸手握住了林凝的手:“凝儿,不怕你笑话,我每次跑五公里的时候都会把你的照片放在身上,这样感觉就有使不完的劲儿。我真的陷进去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疯狂,完全不像以前的自己。前两天郭志新笑话我说:‘小林再好你也不能这样呀?’但我真的控制不住,特别想你的时候就给你写信,写一些放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的肉麻的话。凝儿,做军嫂不容易,我不愿意你吃苦,但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你,给你幸福!凝儿,我爱你!”
  林凝惊呆了,在她心中,萧刚一直是沉着、冷静、少言寡语的样子,这么热烈的表达是她没想到的,她不知道自己在萧刚心中占据着那么重要的位置,缘分就这样奇妙的降临了,在不经意间!
  和往常一样,林凝要先送萧刚离开,这已经成了他们之间固有的模式。公交车来了,萧刚很自然的摸了摸林凝的头发:“回去路上小心,到了给我今天这个手机号打个骚扰就行,我晚上开会!”
  “我知道,我也去借个手机给你发短信!放心吧!”
  看着林凝依依不舍的样子,萧刚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被融化了,可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又时刻提醒他要遵守纪律,让他不得不硬起心肠离开。一瞬间他做了一个出乎林凝更包括他自己意料的举动,在林凝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转身跳上了车。
  这就是我们的初吻吗?来的这样突然,林凝愣住了。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感情铺垫,就这样发生了,怎么会这样?和自己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坐在公交车上,林凝插上耳机,一个好听的女声缓缓的滑进耳朵:
  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
  婚礼的仪式就在连队的食堂,
  红红的喜字高挂在墙上,
  炮弹壳儿做的花瓶里,
  散发着幽幽野花儿香;
  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
  军嫂的名字从此落在我身上,
  弹壳做的戒指闪烁着金光,
  你抱歉的笑着,
  把它戴在我的手上。
  ------《今天我成为你的新娘》


十一 拉练

萧刚轻轻的把搭在自己身上的腿挪开,换了个姿势。野战生存进入了第三天,肚子里除了六点时咽下的那点压缩饼干和一壶凉水,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提供热量的东西了。萧刚借着月光看看手表,凌晨三点,周围战友们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诉说着这些天来他们经历的每一个挑战每一个极限。
  10天的时间,总行军580公里,徒步388公里,期间穿插迂回、奔袭作战、营救行动、野战生存训练,同时还要完成十几个科目的演练与考核。虽然这场毕业综合演练对于萧刚和他的学员战友们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更是一次磨练,但所有人都希望可以把自己两年来学习积累的东西展现出来,因此大家都很期待,暗暗较着劲。萧刚现在还清晰的记得誓师大会上那铿锵有力的誓言:挑战极限,战胜自我!
  谁英雄谁好汉,拉练途中比比看!顶着三月料峭的春风,萧刚和他的战友们出发了。一身迷彩、一顶钢盔、全副武装,火红的旗帜映着他们年轻朝气的面庞,激昂的歌声唱出他们无悔的青春:
  风平浪静的日子,
  你不会认识我,
  我的绿军装是最普通的颜色;
  花好月圆的时刻,
  你不会留心我,
  我的红帽徽在远方默默闪烁;
  你不认识我,
  我也不寂寞,
  你不熟悉我,
  我也还是我,
  假如一天风雨来,
  风雨中会显出我军人的本色!
  ------《军人本色》
  北方山里的春天来得很晚,入了夜就更觉得冷的扎骨头。昨天登岛作战的时候为了抢救落水的装备,萧刚的衣服弄湿了,没有替换的毛衣,他现在只穿了薄薄的两层,好在大家挤在一起,可以互相取暖。可糟糕的是放在内兜里的林凝的照片湿了,即便是用体温暖干,还是变得皱皱巴巴的,面目模糊。萧刚很难过,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支撑他完成这场综合演练的精神支柱的重要部分,特别累的时候看一看林凝的笑脸,就觉得特别开心,心里有了盼头。可现在,只能靠想象了。
  一想到林凝,萧刚心里就充满了愧疚。寒假一回来就特别忙,要毕业了,除了专业课的考试,还要准备综合演练和毕业阅兵,队里领导很重视,所以把每天的计划都做的满满的,连每周的外出都变成了三周一次。出发的前几天,林凝专门坐车过来看萧刚,顺便送点护膝鞋垫什么的。本想着都到了学校门口,见一面也耽误不了几分钟,没成想队里临时安排队列训练,林凝在大门口等到末班车快开了也没等到萧刚出来,无奈只得把东西放在门卫室走了。萧刚出来拿东西的时候,卫兵无奈的对他说:“等了你两个小时,这大冷天的,咱这连个躲风的地方都没有,不容易呀!”
  “嘟嘟嘟嘟……”,一阵急速的集合哨响把萧刚拉回到现实中,本能的反应让他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迅速整理好自己的随身物品,背好背囊,拿好枪。都是老兵,又是原部队的精英,很快,一个标准的集合队形就站好了,所有人都一扫刚才的疲惫,精神的像打足了气的皮球。
  “同志们,演练进入第七天,行程过半了,大家十分辛苦,但整个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革命军人一不怕苦二不怕难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让学院领导非常满意,你们是一批合格的学员,优秀的军官,我们为你们感到骄傲。下面的任务会更加艰苦,同志们有没有信心完成?”
  “有!”依旧是高亢的呐喊。“
  “好!前方是海拔一千五百六十米的青玉山,上级领导要求我们在早上八点前翻过山头,对06高地发起攻击,务必在九点前拿下06高地。山陡路滑,任务艰巨,同志们,有没有信心完成?”
  “坚决完成任务!”激情依旧。
  “好,我等你们胜利的好消息!出发!”
  青玉山虽然海拔不是很高,但要翻过主峰必须要先过几个矮一些的山头,在山里七拐八拐的距离就远了,爬到主峰半山腰的时候,学员们已经筋疲力尽了。萧刚和郭志新在队伍的中游,可以控制行军的节奏。除了背着自己48斤的背囊和武器外,两人还帮体力不支的战友背着武器,体力消耗非常大。
  “老萧,怎么样?还挺的住吗?”郭志新问。
  “这也叫个事?再给我来个40火箭筒都没问题!”萧刚一向是煮熟的鸭子嘴硬。
  “就吹吧你,我听你喘气都不匀了!说实话会死呀!”郭志新对萧刚的秉性了如指掌。
  “那是你累的幻听了!你顶不住了吧!”萧刚立刻反击。
  “是呀,我是顶不住了,因为我比你背的多多了!”
  “现在没有称,要不我非得称称咱俩谁背的沉!”
  “不服?一会执行任务的时候比比,最后不拉稀的才是英雄!”郭志新又下了战书。
  “比就比,赢了怎么算?”
  “我包里还有一根火腿肠……”
  “成交!”萧刚很痛快的应了战。
  经过短暂的休整,总攻开始了。在猛烈的炮火中,学员们呐喊着向06高地发起了进攻,萧刚和郭志新两人一马当先,互不相让。不远的山头上,队长和学院政委正举着望远镜观察。
  “那两个学员的精神面貌很好嘛!有冲劲!”政委的评价很高。
  “他俩都是特种大队送来的,打来的第一天就比,谁都不服谁!”
  “不服输的劲头我喜欢,打仗拼的是什么?就是劲头,这是战斗力的体现!不过悠着点,后面还有科目呢,别拉了胯!”
  “是!”队长干脆的回应着,自己的学生得了夸奖,很有面子啊!
  战斗结束了,几天的野战生存也随着结束了,学员们在空地上支起了一个一个的野战锅开始做饭,几天来这是大家第一次吃上热气腾腾的食物,所以情绪都很高涨。政委在队长的陪同下逐一检查各班的伙食,当走到萧刚郭志新所在班时,被每人饭盒里的火腿肠吸引了。
  “有热饭吃为什么还吃火腿肠?”
  “报告首长,这是战利品!”郭志新一五一十的把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萧刚在一旁补充。
  “谁赢了?”政委饶有兴趣的问。
  “报告首长,郭志新赢了,他比我先到!”萧刚实话实说。
  “不,首长,是萧刚赢了,他击中目标比我多!”
  “好,一个勇敢,一个细致,各有千秋,都是好兵!”见两人公平竞争的同时又能够看到对方的优点很是赞赏,“怎么人人都有,不就你俩比吗?”
  “见者有份嘛!我们班是一个战斗小组,离了谁都不行!”郭志新在一旁开心的说。
  “说得好,抓紧时间吃饭,一会儿还有任务!”
  “是!”
  目送政委离开,萧刚转回头看郭志新:“这次打了个平手,后面还有机会!”
  “随时奉陪!”说完,俩人重重的击了一下掌。


十二 非典(上)

吃完午饭,宿舍的八个女孩都回来了,收音机里正在播报J市的“非典”疫情通报,大家都放下了手里的事情,专注的听着。依旧没有好消息,疫情依然严重,没有治愈病例,反而又多了几例确诊和疑似病例,非典的阴云越来越重的笼罩在大家的心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看不到希望。
  经历过2003年那场疫情灾难的人们不会忘记,仿佛是一夜之间,大半个中国变成了一个大病房,“非典”病毒像旋风一样席卷了每个角落,人们的脸都被挡在厚厚的口罩后面,每日激增的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刺激着脆弱的神经,一场应对“非典”的人民战争,打响了。
  “知道吗?高教区那边有好几所大学都封闭了,据小道消息,咱们这也快了!”宿舍老二先打破了沉默。
  “我们在医院里,怎么封闭呀?”有人问。
  “具体方案还不知道,不过可能性很大!现在形势挺紧张的,没看咱们都停课了嘛!”
  “照这种趋势下去,什么时候放暑假都不好说!八月份就要实习了,取消暑假就惨了!”女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心情都浮躁的犹如窗外六月燥热的天气。
  萧刚的学校已经封闭快两个月了,他们也两个多月没见面了,烦躁之余林凝开始嘲笑自己当初不愿意两个人距离过近追求自由空间的论调是多么的幼稚可笑,没有爱,距离只是借口。
  这时,老六床头的暖气管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这是她和男友的联络暗号,俩人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床都挨着暖气管,所以从搬进来的第一天就这样联系。
  “看来男生那边有消息了,我去看看!”说完老六穿上鞋子出门了,
  不一会就火烧屁股似的跑了回来,“确切消息,咱们明天开始封闭,大家有什么需要的赶紧去买,要不就麻烦了!”
  老六一嗓子把大家都招呼起来了,忙着检查自己的东西,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其他宿舍的同学听见的也都忙活起来。是呀,这一封闭不知道要多久,医院的超市又靠近门诊,,隔在封闭区外的可能性很大,不提前准备不行呀。
  老五跑过来对林凝说:“老四,你要给老萧写信,别忘了买稿纸和邮票!”
  “对哦,差点忘了,还要多买几张充值卡,我得列个单子!”说着林凝忙不迭的去找纸笔。为了方便联系,寒假回来的时候林凝带了部手机,是父亲淘汰下来的旧款,没想到现在派上了大用场。
  封闭方案最终下来了,借着宿舍和教室把着医院西北角的方位,东到澡堂,南到食堂,学生们被封闭在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长方区域里,没有特别的允许不能离开,每周生活老师会安排班委会的同学去超市集体大购物一次。封闭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2003年手机还属于买得起养不起的奢侈品,通讯公司也没有那么多眼花缭乱的优惠措施,每次电话一接通林凝都仿佛听见话费从耳边滑走的声音。除了给萧刚打电话还要和在北京的父母联系,北京的疫情比J市还要严重,所以林凝的电话卡总是用的很快,封闭了出不去,这种捉襟见肘、不得不算计到秒的窘境让林凝烦躁透了,脾气也大了很多,像个炮仗!
  这已经是今天林凝第六次给萧刚打电话了,前五次的答复都是不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