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烦躁透了,脾气也大了很多,像个炮仗!
  这已经是今天林凝第六次给萧刚打电话了,前五次的答复都是不在。人不在可电话通了也是要收费的,一次三毛,五次一块五,想着自己卡上十几块钱的余额浪费在这毫无意义的找人上,林凝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直往脑门上冲。
  第六次电话通了,听到萧刚那边轻松的问候声,林凝爆发了:“好什么好,我不好!你怎么回事?我一天打八遍电话你都不在,不想接我电话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躲着我!”
  萧刚被喊蒙了:“我干嘛躲着你,听战友说你打了好几次电话就往回跑,一刻都没敢耽误!”
  听着萧刚的解释,林凝觉得他就是不负责任的敷衍自己,大声地喊:“你为什么老是不在,我打个电话容易吗?”
  “凝儿,我马上要考试了,不能24小时守在电话旁边吧!我知道你不容易,封闭了心情不好……”
  “我有什么不容易的,我就是吃饱了撑的闲的,热脸贴冷屁股!”
  “你怎么说话那么难听呢?别无理取闹啊!”萧刚觉得林凝的火实在发的莫名其妙。
  “我无理取闹,你有没有替我想过,打一个电话不在,打两个电话不在,打五六个电话还不在,我又没有千里眼,我知道你在那边干嘛?我又不是你贴心的程护士!”
  “林凝,有事说事,你别冤枉我,我对你什么样你自己不知道?更别扯不相干的人。”
  “你对我什么样?我天天厚着脸皮给你打电话,你坐享其成的你还委屈了!那你去找不让你受委屈的不相干的人吧!”说完林凝挂断了电话,赌气的把手机摔在床上。电话的另一边萧刚握着电话听着那边“嘟嘟嘟”的声音,生气的锤了一下床头,想了一下还是把电话又拨了过去,林凝都没容响第二声就挂断了,反复两次,萧刚的脾气也上来了,把电话一放转身出了门。
  等了好一会儿没有电话再打过来,林凝生气的把手机塞在枕头下面,提起暖壶去打开水。一出门碰上老六迎面过来,手里提了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面花花绿绿的都是吃的,还有西红柿和黄瓜,看着老六幸福的表情,林凝心里更难受了,打了个招呼离开了。下楼的时候又看见了何卫和他的女朋友,他谈恋爱了,是班里一个暗恋他好久的女孩,听说两个人感情很好,整天双进双出的。说心里话,林凝现在最看不了的就是这个,看着别人成双入对的,在这个非常时期互相关爱,可自己别说得到关爱了,连最起码的聊天都受限,穷的连吵架都吵不起。她真的好羡慕!羡慕!嫉妒!恨!
  看着何卫他们的背影,林凝不禁陷入了沉思,连陈金丽站在她背后都没反应过来,“看什么呢?这么入神!”陈金丽拍了林凝一下。
  “没事,眯眼了!”林凝借着揉眼的机会擦了一下眼泪。
  “怎么了,哭了?受什么委屈了和我说!”
  “我和老萧吵架了!”
  “为什么呀?你俩那么恩爱,怎么可能!”
  “其实我俩别扭了好一阵了,今天爆发了!你也知道,咱们现在封闭,买东西特别不方便,买张手机卡多难,我打个电话不在,打个电话不在,一张五十块钱的卡用不了几天,我有多少钱经得起这么折腾。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每个月的补助都买了电话卡了!萧刚一点都不理解我,还说我无理取闹不理解他。”
  “怎么每次都是你给他打电话?你就不能十天半个月不理他?”陈金丽一语击中要害。
  “那……我……”林凝无言以对了。是啊,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给萧刚打电话?如果非要个理由,那就是爱,是不忍。她不忍因为听不到她的声音而让萧刚分心,影响工作学习,可电话过去找不到人,林凝又认为是不是自己过高的估计了自己在萧刚心里的位置,难免胡思乱想,不自信,这或许就是自己爆发的理由吧!可萧刚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见林凝不说话,陈金丽笑了:“别不承认了,你在乎他!没事,先冷他两天,等他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好好聊聊吧,现在非常时期大家心情都不好,互相体谅吧!你俩够不容易的了,别给自己添堵了。”
  “我总觉得萧刚最近有什么心事,和他说话老是欲言又止的,弄得我俩都不高兴!”
  “我听陈明磊说他们马上要毕业阅兵了,又要考试,忙的不得了,估计老萧也是压力大吧!他不说也是怕你着急!”
  听好姐妹这么说,林凝心里舒服了一些:“金丽,你怎么这么会劝人呀,你真善解人意!”
  陈金丽无奈的笑笑说:“咱俩现在是同病相怜,冬青他们学校也封闭了,我俩也好久没见了,也是老吵架。其实我更不适应,你和老萧以前就经常不见面,我俩可是基本上天天都见面的。都是非典闹得!人都是这样,劝别人能耐的不行,到自己头上就不行了!好了,别说烦心事了,我那酱油泡的蒜苔可以吃了,我给你拿点,配馒头超好吃。”
  “正好我那还有两个西红柿,给你带过去!”提到好吃的,林凝也来了兴致。
  正聊着,老五远远的跑过来:“班里买了一车西瓜,你俩快去挑,晚了就没有好的了!”
  “男朋友不在身边,就自己照顾自己,走,金丽,挑瓜去!”林凝拉着陈金丽下了楼。


十三 非典(下)

凝儿:
  你好!不知道今晚提笔给你写点什么,说些什么。
  当我接到你电话的时候,心里是特别的开心和高兴的。每次都是你给我打电话,我应该知足了,也很幸福的。可能已经被惯坏了,不懂得真正体会你的不容易,让你今天生这么大的气。今晚是我值班,时间到12:30,所以考虑了许久,也控制不住自己就提笔给你写信,把自己心里的话告诉你,让你明白我这个“无情无义”不开窍的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有时候我感觉我们之间是那么的近,彼此的心靠的那么近,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相互之间的那种幸福的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但有的时候又是相隔那么遥远,不知怎么的就让你生气,心情不好。我一直在想,也许是自己在说话做事方面太差劲了,说了不该说的话,又不会控制自己的脾气。
  现在我的头就好像被砖头猛地拍打了一下似的,痛痛的、懵懵的、乱乱的,没有正常的思绪,乱七八糟的。我应该清醒的好好反省自己一下,你是不是应该不给我写信,不给我打电话,这才能让我知道什么是痛,什么是珍惜,什么才是真正的相思之苦。乱了乱了,这一切的思想毫无头绪,真是胡思乱想。
  这可恨的“非典”把我的计划全部打乱了,我们的学习计划、考试计划、离校时间全部调整了。我心里也非常的烦乱,特别的难受,到给你打电话,不,是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不知道说什么,怕说的不好也会影响到你的心情,会让你有不必要的想法,让你不开心,所以就找不到感觉,好像冷淡你似的。其实我心里是非常想向你倾诉我的烦闷的,但我知道平时自由惯了的你们一下子被封闭起来心情一定是不好的,我不想加重你的烦恼。凝儿,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苦心呢?
  从封闭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我们也两个多月没有见面了。这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让我感觉我们好像有半年、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没有见面似的。我想你的心一刻也不能平静,担心你的滋味无法用言语形容,让我的心里毛毛的、酸酸的。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思念,心里像被抽空了,窒息般的痛。凝儿,这段时间,每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会给你画画,到现在已经画了六张了,我会随信给你发过去,让你看看我的真心。凝儿,我是一块木头,一块傻瓜木头,但是有一点我不呆板不傻瓜,就是我懂得想你爱你。
  今天你挂我电话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你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把我对你的感情否定掉,把我精心呵护、真心投入、诚心对待的爱给枪毙掉,我心好痛、好冷、好无助,好失落!至于程璐,我一开始就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就是普通战友关系,她怎么想我控制不了,但我的心一直是很明确的。我们相处了几个月,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会不了解,玩弄感情的事我做不出来。如果我喜欢她,想和她在一起,就不会去招惹别人,也不会有我和你现在的感情。凝儿,你生我气,骂我,打我,我都可以理解,但请不要否定我对你专一的感情。
  说着说着又说乱了,我快换岗了,就先写到这吧,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再主动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主动给你打电话,不管怎样,我爱你的心永远不变,好好照顾自己,期待你的回信。
  肉麻一下,你笑一下我的心就跳一下,你不停的笑我的心就不停的跳,所以你要不停的笑,我才不会因为你而死掉!
  想你爱你念你的萧刚
  2003年6月7日
  林凝是含着眼泪看完萧刚的来信的,一股愧疚之情涌上心头。自打认识萧刚以来,每次吵完架林凝都觉得自己是无理取闹,越吵越觉得自己没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担心萧刚带着情绪训练容易出危险,这种感觉这次尤甚,所以赶紧给萧刚打电话。
  “萧刚,你怎么在宿舍?没去上自习吗?”听见电话那边萧刚的声音,林凝很奇怪。
  “哦,我在宿舍有点事,一会就走!”萧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你怎么了?生病了?”
  “没事,你别胡思乱想!”
  “老萧昨天训练把脚崴了,骨折了!小林,你不过来慰问一下?”一个声音在一旁大声的喊着。
  “赶紧上自习去,别在这添乱!”萧刚赶紧冲战友挥挥手,“真的没事,就是扭了一下,没有骨折,你别听他瞎说!”
  林凝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哽咽了半天,说:“都怪我和你吵架,让你休息不好分心了。”
  “是我自己不小心,你真的别多想!对了,我昨天给你打电话手机怎么关机了?”
  “我手机没钱了,邮票也没了,弹尽粮绝了。今天班里统一采购的时候才续上!”
  “林凝,我知道你非常不容易,我不在你身边没法照顾你,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但说句实在话,以后我们肯定是聚少离多,你必须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美满的结果。当然,我也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照顾你。”
  “别说了,萧刚,我都知道,但你要给我时间。毕竟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孩,看到别的女孩被男友呵护我也会羡慕,会嫉妒,所以你一定给我坚持下去的理由。”
  “好啊!那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昨天我和郭志新签了一个保证书!”
  “什么保证书?”
  “等着,我去拿,念给你听:
  保证书
  萧刚保证和林凝组成家庭,领证为据;郭志新见证,必须在萧刚和林凝的婚礼上支付红包一千元;如果做不到,萧刚必须支付郭志新一千元。
  保证人:萧刚、郭志新;
  时间:2003年6月10日
  喂,林凝,你怎么不说话?”见林凝没有反应,萧刚赶紧问。
  “你俩真讨厌,拿我打赌!”
  “这是我的决心,是我一定要完成的事,我们共同努力,好不好?”
  “好!”林凝含着热泪答应着。
  晚上,林凝躲在帘子里翻看萧刚画给自己的漫画,禁不住乐出声来,宿舍老六疑惑的问老五:“老四中邪了?笑什么呢?”
  “老萧又来信了!”老五笑着说,“可惜出不去,没有瓜子吃!”


十四 上门

借着毕业归队的两天空闲,萧刚和林凝约好去拜访一下林凝的父母。拜见未来的老丈人丈母娘可是件大事,第一印象很重要,两人都非常重视,仅仅为穿什么衣服就发生了分歧。林凝的意思是穿军装,既精神又正式,绝对的加分项;可萧刚的意思是如果去外面吃饭穿军装有太多不方便,不如便装自在,争论的结果是上面T恤下面军裤的混搭,既表明了身份又不会觉得太不方便。
  林凝的父亲是工程师,典型的知识分子,话不多,但在家庭的决定性问题上说了算;母亲退休前是小学老师,职业习惯导致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对于林凝和萧刚谈恋爱,家里不是没有看法的。中国人的婚姻讲究门当户对、知根知底,这两点他俩的感情似乎都不沾边。林凝的父母很开通,更何况自己当年也是苦出身,没有什么门第高低的问题,但知根知底就实在没办法回避了。林凝妈刚知道女儿认识了一个特种兵的时候好几宿都没睡着觉,就这么一个闺女,本想着大学毕业以后在自己和老伴儿的朋友圈里给琢磨一个,心里也踏实,可闺女自力更生谈了一个,还是从来没听说过的特种兵,这想了解都无从入手!当妈的心都是为儿女,所以那阵林凝妈没少和丈夫唠叨这事。
  林凝爸的心挺宽,反过来安慰她:“先处着看,部队出来的,又是提干的,人品应该没有问题,我闺女的眼光我相信!”
  “你倒是挺想得开,你闺女都找了特务了都不着急……”林凝妈可没有老伴儿那么想得开。
  “什么呀,什么特务,人家是特种兵,两回事!”
  “你明白你给我解释一下呀,特种兵是什么呀?”
  “我怎么给你解释的清楚,我给你解释清楚了我就是特务了!你不是天天晚上看《军事报道》和《军事纪实》吗?没学点啥?”
  “不说我还忘了,不和你废话了!”自打知道了萧刚的存在,军事频道就成了林凝妈的首选频道,一直希望从中看出点蛛丝马迹。
  萧刚和林凝进门的时候林凝爸还没有回家,林凝妈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第一顿饭总是要在家吃的。
  打过招呼后,林凝让萧刚把行李和给父母带的东西送到自己的房间,转身进了厨房,开心的抱着母亲的腰:“怎么样,妈?第一印象如何?”
  “你看那胳膊粗的,没欺负过你吧?”林凝妈对萧刚粗壮的肱二头肌印象深刻。
  “说什么呢,妈!”林凝对自己妈的想法很不满,“对我不好我还找他,放心吧,只有我欺负他的份儿!”
  “还行吧,普通人一个,个儿倒是不矮。不过光看外表能看出什么来?这人得处!”林凝妈很谨慎。
  “行,那您慢慢相着!我爸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再有半个小时吧!对了,你说这孩子饭量大,我专门去买了大碗,你看这行吗?”说着林凝妈从碗柜里拿出一只大海碗。
  “妈,您太逗了吧,买这么大碗吓着谁!”林凝着实被吓了一跳
  正说着,萧刚走进厨房:“阿姨,我给您帮忙吧!”
  “不用不用,你是客人,哪能让你下手!凝儿,带小萧去客厅坐!”
  “没事妈,萧刚做饭还挺好吃的,让他试试呗!”林凝也觉得这是让萧刚表现的好机会。
  “你个女孩子都不做饭还好意思让别人做。小萧,我们家凝儿从小娇生惯养的,啥也不会,你不介意啊!”
  “阿姨,林凝很会照顾人的!”萧刚打了个太极,“阿姨,我带了条鱼,本来就是打算做给您和叔叔吃的,我现在就去弄,您和林凝去聊会天!”
  “就是,萧刚老说他做饭好吃,正好今天露一手!”林凝说着推着母亲出去了。
  吃完晚饭,趁着林凝和萧刚出去溜达的时候,林凝妈向老伴儿询问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鱼做的不错,不咸不淡的,你就是太能放盐!”
  “谁问你鱼了,我说人!”
  “你自己不说清楚了,不错,挺踏实的,人也长得挺精神,我觉得可以。”林凝爸说:“我今天和他说话的时候,那孩子抬眼看了我一下,那眼神,挺厉害!”
  “是吗?我倒没注意,不过确实饭量不小,我给他盛了一大碗,全吃了!”林凝妈又说:“那你这是同意了?”
  “我有什么可不同意的?再说了,你姑娘愿意,我不同意有用吗?先处着吧!”
  “你可真省心,我是担心咱闺女啥都不会做,人家会不会介意!我今天问了,那孩子也没正面回答。”
  “那你让人家怎么回答你?不会做学着做呗,以后成了家谁能代替?你能伺候一辈子?”林凝爸觉得老伴儿就是管得太多了。
  “不和你说了,我就是老妈子命,收拾床去了!”
  “晚上怎么睡?”林凝爸问。
  “让小萧睡凝儿屋,凝儿睡客厅吧!不能让人孩子受委屈不是!”
  “你这丈母娘这么快就疼女婿了,那还问同不同意干嘛?”林凝爸笑着和老伴儿开起了玩笑。
  街心公园里,萧刚拉着林凝的手散步。认识半年多了,这是他们头一次这么轻松的相处,不用担心错过归队的时间。
  “阿姨给我准备的碗可真够大的,顶你们三个,我都不好意思吃饭了!”
  “还不是我说你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吃饭闹得!郭志新不也说让我准备大锅大碗嘛!不过也好,说明我妈喜欢你啊!”这次见面让林凝很满意。
  “你父母是挺好的,我一定会像对自己父母那样对他们,凝儿,你就放心吧!”
  看着萧刚认真的表情林凝开心极了:“老萧,你真是块宝!”
  “对了,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个洗手间!”说着萧刚转身离开了。
  几分钟后,只见萧刚倒提着四朵玫瑰花,表情略带尴尬的回来了,林凝看着他的窘态禁不住笑出声来。
  “认识这么久还从没送过你花呢!下午过来的时候看见路边有卖的,幸好还没走!不过没有你最喜欢的白玫瑰了!”
  “我头一次见人倒提着送花呢,你真逗!”
  “不好意思啊!”
  “为什么是四朵?”林凝觉得这个数字很奇怪。
  “四朵代表一生一世!”萧刚在林凝耳边轻声的说。
  “和你们家萧刚吃饭真没情调!”趁着萧刚上厕所的功夫,黄欣蕾对林凝抱怨说。
  “怎么了?”林凝很不解。
  “你看我这一盘子的菜!”黄欣蕾哭笑不得的指着自己的盘子,“还有你的!”
  “萧刚不是觉得咱俩一直说话顾不上夹嘛!他就这样,热情、实诚!”林凝赶紧给萧刚找补。事实也是如此,林凝和黄欣蕾好久没见了,一说话就停不下来,萧刚在一边就忙着照顾,最后搞得两个人盘子里全是菜,垒的高高的。
  “吃火锅嘛,就聊着天,自己涮自己吃,你看你们家萧刚给咱俩盘里摞的,都快赶上电影《九品芝麻官》里那么高了!”说着黄欣蕾自己也笑起来。
  “行了,不让你吃你就高兴了!”林凝也忍不住笑起来,“萧刚就是那脾气,喜欢照顾人,要不一会儿他回来我和他说,别管你了!”
  “你快算了吧,我不知道他是好意啊?”吓得黄欣蕾赶紧摆手,“他人是挺好的,照顾你也是很周到,连筷子都擦好了给你!”
  “何止啊!今天早上我俩吃馄饨,他把勺子在自己的碗里烫过才给我!”早上的那一幕确实让林凝记忆犹新,萧刚的心思细腻的连她这个女人都自叹不如。
  “特感动吧?我也挺感动的!可凝子,我还是那句话,当军嫂不容易!他像今天这样陪着你,悉心照顾你,一年能有几天啊?大部分时间不还是得靠你自己?这才是重点!”
  是呀,萧刚只能在这停留两天,之后又是苦涩的分离,林凝不想去想,耸了耸肩膀说:“先把这两天过好再说!快吃吧,一会儿又垒起来了!”
  “吃完饭你有安排没有?”林凝问黄欣蕾,“一起去看电影?”
  “算了吧,我还是不给你俩当电灯泡了!”黄欣蕾头也不抬的边吃边说。
  “什么电灯泡,说的真难听!”林凝可不认为自己是有异性没同性的人。
  “开玩笑的,不过我真去不了,公司有个计划书周一要,我得回去加班!”想起那份计划书,黄欣蕾的脑袋就疼,就因为它,自己的周末就报销了。
  “哦,那就不和你客气了,回头让老萧给你琢磨一个,别老单着!”
  “你快饶了我吧,两个人都在北京漂着,还老见不着面,我可没你这么好的心理素质!”黄欣蕾很干脆的拒绝了林凝的“好意”。
  两天的时间让林凝安排的满满当当,逛公园、吃饭、看电影,恨不得一分钟当两分钟用,林凝的想法很简单,她想像其他的情侣一样,谈和他们一样的恋爱,给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留一些念想。四十八小时很快过去了,萧刚要归队了。林凝的家在城市的北头,而萧刚的部队在城市的南端,两人商量好林凝把他送到长安街就往回返。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很快,出门的时候还只是阴云密布,刚上城铁倾盆的大雨就从天上倒了下来,看不见窗外的景象。车厢里两个活动窗被狂风吹开了,雨水立刻灌了进来,引起人群中一阵骚动,有几个小青年试图推紧窗户,无奈风雨太大,根本推合不上。站在林凝身旁的萧刚看到这个情景,立刻走过去,三下五除二,两下就把窗口推好了,等人们反应过来,他已经回到林凝身边了。看着萧刚脸上、身上都被雨水淋湿了,林凝赶紧掏出纸巾来给他擦,这时人群中才陆续响起了赞叹声。刚才推窗户那几个人在一旁议论:“这哥们真够猛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