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辖籼统鲋浇砝锤粒馐比巳褐胁怕叫炱鹆嗽尢旧8詹磐拼盎羌父鋈嗽谝慌砸槁郏骸罢飧缑钦婀幻偷模 
  人群中有人说:“哥们,当兵的吧!看着就像!”
  “多亏你了,要不我们今天要受罪了!”林凝旁边一个阿姨感激的说。
  此时此刻,林凝才真正理解,为什么每当灾难发生的时候,人们看到橄榄绿的身影心里踏实的感觉,一股自豪之情油然而生!黄欣蕾的话带来困扰也随之烟消云散了!既然自己选择了萧刚使命的自豪感,那也就必须承担与之相伴的孤独,这就是军嫂光荣的负担吧!


十五 委屈

林凝被人骂了,而且骂得很惨!
  骂人的是一个老太太,起因是孙子吃了大夫开的药,又输了液,回家后不但咳嗽没好还发起了烧。孩子病情加重,这可是比天塌下来还严重的大事,脾气火爆的老太太立刻蹿了,带着孩子就来医院理论,抄方子的是林凝,所以就不可避免的被捎上了。
  什么叫庸医、笨蛋,什么叫没水平、没文化,老太太口才很好,骂了十几分钟都不带重样的,引得门口围了一大堆人围观,最后还是医务处的人赶来才驱散了人群。
  “阿姨,有事情咱慢慢说,您别激动!”来调解的医生一边劝一边示意林凝去倒水。
  “我不管别的,反正今天你们医院要给我一个说法,看是你们医生不负责任还是实习的学生水平差,我就奇怪了,怎么吃着药还能烧起来,这要把我孙子治坏了,你们赔得起吗?”老太太的情绪依旧很激动。
  “阿姨,我们检查过许医生的诊疗记录以及处方,都没有问题。这个疾病发展是有过程的,药物起作用也是需要时间的,期间发生反复也是很正常的。而且这个发烧也是人体的自卫机制,也不见得就是坏事。像您家孩子的这种情况我们还是要注意观察病情的后续发展,不要过度惊慌。”
  听了医生的话,老太太把水杯放在一边,说:“我们就是普通老百姓,听不懂你那些大道理,你就说今天这事怎么处理吧?”
  “这样,我安排您家孩子今晚住在观察室,我们有医生会按时过去巡视,有问题我们及时处理,您看行吗?”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就是看着你们是大医院才来的,还出这样的事,真倒霉!哎,那个学生,你看你那处方开的,我没上过几年学都比你写的好看,什么素质?还大学生呢!你就是个文盲!”
  老太太忿忿不平的带着孩子离开了,医务处的人和许医生交代完,走过来对林凝说:“患者家属的情绪你要理解,你也肯定有不足的地方,以后还是要加强学习的,今天的事我们就不向学校反映了,你协助许老师写一份情况说明今天交上来!”
  林凝很委屈,从小到大,她从来没被人这样劈头盖脸的骂过,她甚至不明白这件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即便是老太太最后说自己的字有问题也不过是为她的蛮横无理找个台阶下,明显的胡搅蛮缠,难道医务处的人看不出来吗?无奈自己还要在这里实习下去,最后的实习鉴定还要医院来做,撕破脸不好,所以也只有点头应允,极力的控制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整个事情处理完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外面下着大雨,林凝没有心情吃饭,一个人孤零零的坐车回宿舍。由于下雨,公交车上人很少,盯着车窗上自己的影子,林凝心里憋屈极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擦都擦不干。她现在有一肚子的委屈要倾诉,却不知道应该打给谁。告诉父母显然不合适,他们要知道自己受了委屈肯定要难过的,自己的妈又是个装不住事的人,一激动坐火车来都是有可能的。而那个许诺为自己遮风挡雨的萧刚自打暑假一别就没了消息,连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就更别提打电话了。考虑再三,林凝拨通了黄欣蕾的电话。
  黄欣蕾还在公司加班,被电话里林凝的哭声吓了一跳,问了半天也不回话,所以干脆等着那边发泄完了再问。
  听着那边哭声减弱,黄欣蕾赶紧问:“怎么了凝子,谁欺负你了?”听林凝抽抽搭搭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黄欣蕾长长的出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你还希望我有多倒霉!就差被打一顿了!”
  “这我倒不担心,那老太太肯定追不上你!”
  “你这个坏人,还指望你安慰一下呢!挂了!”林凝觉得黄欣蕾开玩笑真不会挑时候,很不高兴。
  “好了,不开玩笑了!其实你现在遇到这种事也不见得就是坏事,社会和学校不一样,是很残酷和现实的,吃亏受委屈也是很正常的。既然医院已经决定不向学校通报这件事就说明这件事情你是没有错的,他们也知道你是委屈的,这样就够了,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争论出个是非曲直的,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慢慢的你经历的多了就会明白的,等你明白了你也就真正长大了!”林凝刚走入社会,还需要历练,这方面黄欣蕾比她有经验。
  “欣蕾,你是不是也经常受委屈呀?听着这么无奈!”
  “这是我们长大要付出的代价,谁都躲不掉!”
  “唉,真不想长大!过了十一我也要开始找工作了,师哥师姐们反映的情况,就业前景不妙呀!”想到毕业找工作,林凝更郁闷了。
  “你应该也会来北京吧,你家都在这定居了,男朋友也在这,没得选呀!对了,你的英雄呢?”
  “别提他了,我被遗弃了!”萧刚这个名字是林凝最不愿意提起的。
  “啊!他移情别恋了?”
  “不知道,归队的当天晚上打过一个报平安的电话,说是要外出集训,然后整个人就失踪了,到现在一个多月,一点消息都没有。”林凝做梦也想不到萧刚一旦回到部队整个人就失踪了,相比现在,非典时期的分离简直算不得什么。
  “不会吧!你也没找找?”
  “我能找谁呀?我们家从我这辈往上倒三辈,都没有一个当兵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我妈说的知根知底有多重要。没办法,只能一天一天的等。”
  “小军嫂的苦日子开始了吧!当初义无反顾的!”黄欣蕾虽然这么说,心里也是替林凝难受。
  “就当我没找男朋友吧!好了,不说我了,你怎么样?有什么苦水给我倒倒!”林凝心情好了一点,才想起应该关心黄欣蕾一下。
  “还不是老样子,上班下班,干活吃饭。”
  “你还没找男朋友?”林凝又提起了老话题。
  “工作都忙不完,哪有时间谈恋爱啊!我现在还在加班呢!我最大的梦想不是找男朋友而是买间自己的房子,哪怕只是小小的一间。你是不知道租房子有多麻烦,随时可能通知你涨价,不接受就搬家。唉,北漂族的悲哀!”
  黄欣蕾租住的地方林凝是去过的,一间细长形的房子除了床和行李就放不下什么了,用黄欣蕾的话说就是进屋就上床,下床就出门。做饭洗澡上厕所都是公用的,赶上大家都回来就只能排队。所以林凝知道黄欣蕾最大的梦想就是在北京能有一间不用出去上厕所的房子。相比起她的烦恼,自己的事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欣蕾,明年我就过去了,咱俩就可以经常见面了,我陪你聊天,给你宽心!”
  “好,大小姐,你就先别担心我了。赶紧回去吧,吃点东西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了!”
  回到宿舍,其他人都已经睡了,林凝随便塞了两口饼干就躺下了,却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乱乱的。打开手机,除了刚才和黄欣蕾的通话记录什么都没有,萧刚依然没有消息。
  “又一天过去了,你究竟去哪了?怎么就忍心一点消息都不给我呢!”这样想着,林凝的泪水又滑落了下来,沾湿了枕巾。
  吃早饭的时候,陈金丽看见林凝的眼睛肿肿的,情绪也不高,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林凝知道她脾气耿直好打不平,本来不想说的,但经不住陈金丽一直问,就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怎么这样?本来就不关你的事,有什么可向学校汇报的,太不讲道理了。林凝,也就是你脾气好,要是我,我肯定要理论一下!”陈金丽的反应在意料中。
  “金丽,我们总还是要跟着老师实习的,弄僵了不好!”
  “你呀,就是软弱!我今天调休,和你一起去,我倒要看看那老太太有多厉害,老师要是再不替你说话我帮你!”
  “金丽,你真是个大姐大!”林凝笑了。


十六 动力

“全体集合!”
  随着七连值班排长萧刚的一声令下,战士们很快就全副武装的在营房外集合整队完毕了。
  “连长同志,特战七连五公里武装越野考核集合完毕,应到85人,实到85人,请指示!”
  “稍息!”
  “是!”
  连长王志峰是萧刚当战士时的排长,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当他知道大队安排萧刚来七连任实习排长的时候,高兴的几天没睡好觉,睡都着了都能乐出声来。萧刚是自己的老部下,经过两年的军校学习,现在可以说是既有专业知识,又有军事素质,干劲十足,把自己的兵交给这样的人,王志峰一百个放心。当然萧刚也没有让自己的老排长失望,两个月的野外集训,年轻的排长带着战士们嗷嗷的训练,嗷嗷的唱歌,嗷嗷的喊口号,全连的士气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提升。
  “同志们,今天我们要进行五公里武装越野的考核,这也是我们此次野外集训的最后一个科目。经过了两个月的艰苦训练,同志们的体力消耗都很大,很疲惫,但我希望大家继续发扬“拖不垮、打不烂、越战越勇”的特战精神,给我们的集训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
  “五排长!”王志峰喊。
  “到!”萧刚应声出列。
  “带领大家背一遍咱们的《特战雄风》!”
  “是!”萧刚小步跑到队伍前,用洪亮的嗓音喊:“特战雄风,预备,起!”
  “特种精神特种魂,无所畏惧冲在前;战无不胜斗志昂,所向披靡震敌胆;精武强能谋打赢,不惧艰险迎挑战;英雄辈出美名扬,能征善战傲苍穹。”震耳欲聋的吼声响彻训练场。
  一班长孙胜利是萧刚当班长时带的兵,郭志新口中的“特大三剑客”中的一员,和萧刚关系极好,做准备活动的时候,他跑到萧刚身边悄悄地说:“萧排,昨天晚上我听见你说梦话了!”
  看着孙胜利神神秘秘的样子,萧刚脸一红,说:“谁?我说梦话?你累糊涂了吧!”
  “哪有!我听的清清楚楚的,什么什么妮妮的,什么情况?”
  “去去,有劲一会儿用在跑步上,稀里糊涂的!”萧刚紧着把孙胜利往一边推。
  “有事,你肯定有事!咱们这么多年的战友你可不该瞒着我!要不我和连长一起和你谈谈心?”
  “你今天跑赢了我,我就告诉你!”
  “嘿,这可是你说的。等着!”
  两个月了,这么长的时间萧刚没有给林凝打过一个电话,连发条短信问候一下都没有。当然他是有充分理由的,山里没有信号,超负荷的训练根本没有外出的时间,可这些没有经历过特种兵训练的林凝是不是都能理解,萧刚没有把握。从认识开始他一直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关心照顾着林凝,考虑林凝的感受,现在突然做出这么残忍、不近人情的事,萧刚真的不知道林凝还会不会选择和自己在一起。他真的不想带给林凝伤害,希望可以好好和她相处,让他们的爱情可以开花结果。可是身为军人,他身不由己,部队的规章制度、条例条令约束着自己的行为,注定了他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样去恋爱。自己是军人,责无旁贷,但林凝不是,她只是个普通的社会人,如果不是认识了自己,是不可能经历这样虐心的爱情的。每每想到这些,萧刚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昨晚他确实梦到林凝了,他在后面一直不停的喊凝儿凝儿,可她就是不回头,只留给他一个冷冷的背影,越走越远。萧刚用力的摇摇头,想把所有的杂念都甩出去,要考核了,他必须做到专心致志,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要带领的是一个团队,大家都在看着他。身为新排长,他明白“打铁先得自身硬”的道理。
  三天后,萧刚随大部队回到驻地,收拾停当后便到公共电话亭去给林凝打电话。打电话的战友很多,他特意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好歹也是干部,必须要注意影响。电话接通的一刹那,萧刚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紧张的不得了。
  “喂,你好!”林凝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
  “凝儿,我是萧刚!我回来了!”刚听到萧刚的名字,林凝有些恍惚,两个多月了,这个消失了两个多月的人终于出现了。林凝觉得自己应该痛哭流涕,大声的申诉自己这些天来的委屈和不满,可此时此刻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浑身像被抽了筋一样瘫软无力。
  “你终于出现了!这些天你去哪了?”平静了一下,林凝问。
  “我去集训了,山里信号不好,又没有机会外出,所以没法联系!你别怪我,林凝。请你一定要理解我,好吗?”
  “我不理解又能怎么样?”
  “林凝,我知道你有情绪,你发泄出来,我不怪你。虽然我的职业决定了我无法经常陪在你身边,甚至连告诉你我在哪都做不到,但我的心里时刻都有你,这两个月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过你,我想你,想你没有我的消息会不会着急,会不会哭,会不会已经恨死我了,我这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有时我都怪我自己,既然做不到像普通人那样谈恋爱,为什么要招惹你,为什么要把你拉进来!可我也是人,我也有爱人和被爱的权利……”
  “萧刚,你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
  “我也不知道我说什么,我都乱了!反正,林凝,不要和我分手,我不想和你分手!”
  “傻瓜!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分手了,你训练训傻了!”
  “我就知道你最通情达理了,我们家凝儿天生就是当军嫂的料!”听林凝这么说,萧刚心里轻松了很多,揣着好多天的包袱终于放下了。“这段时间你过得好吗?实习顺利吗?”
  “就那样吧,中间有段小插曲,不过没事,都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你怎么样,感觉状态很好嘛!”
  “没来得及告诉你,这次集训我们连总成绩第一名,我带的排一个个人总成绩第一,四个单项第一,本人,在干部里,两个单项第一,总成绩第三!”
  “看不出来你还这么厉害呢!”
  “林凝,只要有你,我会一直往前冲的,我一定会为你赢得一枚专属于你的军功章!”
  “好啊!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林凝,我一会儿要去开会,不能多说了,有时间我再给你打,自己照顾好自己!”
  挂断电话,林凝半天没缓过劲儿来,突然的消失,又毫无预兆的出现,萧刚的行踪就像风一样捉摸不定,不到五分钟的电话感觉像做了一场梦。
  “难道除了等待就没有别的办法吗?难道这就是我的军嫂生活吗?”林凝苦笑了一下,那片橄榄绿很吸引人,你可以无限的崇敬他,赞美他,但走进去是需要极大勇气的,至于坚持,那就是甚之的勇气和坚强了。她深深知道,选择了萧刚绿色的荣耀,她就必须承担起一份沉重的责任和深深的思念。
  晚上熄灯后,萧刚趴在床上打着手电筒给林凝写信:
  “凝儿,今天又听到你的声音了,真的很激动,竟然有些语无伦次,别笑话我啊!
  过去的这两个多月,我知道自己做得很不好,伤了你的心,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段日子你过的不开心,甚至很痛苦,这就是身为军人的另一半所要付出和牺牲的吧!在需要他的时候,在想找他述说的时候,却无法联系,无法依靠!用一个人的思念,换来万人的幸福团圆!请原谅我,我心爱的凝儿,只因为我是军人,是一名特战队员!来到特种大队的第一天我就在日记里写下了我的誓言:我是雄鹰就应该搏击长空,我是猛虎就应该傲啸林泉,我是军人就要顶天立地,脚踏烽烟放飞和平。
  没有认识你之前,我只是一名在特种事业上奉献青春,在军营中拼搏的他乡游子;现在有了你,你的柔情加固了我的坚强,你的关爱坚定了我的信念。凝儿,为了你,我会继续努力的,就像今天在电话里我说过的:我一定会为你赢得一枚专属于你的军功章!我一定会向你证明,你的一切付出和牺牲都是值得的!
  马上就是十一了,也许我们能见面,也许我能回家,也许……只能你一个人孤单的度过。不管怎样,我只想告诉你:如果我没来,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信写完了,又到了查岗的时间,萧刚翻身下了床,穿好衣服,带上帽子,拿起手电筒出了门。军人就是这样,片刻的儿女私情过后,他们还是要把这份感情深埋起来,全情投入到工作和训练中,为了大家的安宁,成千上万的军人舍弃了小家的团圆,无私的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年华。
  我是一个战士在遥远的边关驻守
  远离了喧闹的城市离开了父母的依赖
  我是一个战士不曾有太多心事
  站岗放哨就是我今夜唯一的任务
  战士战士战士一个小小的勇士
  战士战士战士捍卫者你的幸福
  我是一个战士可以为人民出生入死
  我是一个战士盼望着战争永远结束
  ------《战士》


十七 探亲(上)

林凝下车的时候,萧刚正在门口心急火燎的张望。这是林凝第一次来大队探亲,不亲自接一下实在说不过去,可营里临时通知三点开会,所有干部必须参加,只有不到半个小时了。远远的看见林凝提着个大包走过来,萧刚长长的出了口气,可算是赶上了!
  看着萧刚站在门口冲自己挥手却没有过来帮自己拿包的意思,林凝有点不高兴,“平时电话里甜言蜜语的,现在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包里全是按昨天他电话里的要求给战士们准备的好吃的,死沉死沉的。走近了,林凝才发现地上有一条黄色的警戒线,而萧刚就刚好站在里面。
  “战备期间,没有大队领导签字的外出证明我不能走出这条线,你别生气啊!”怕林凝误会,萧刚接过她手里的包,连忙解释道。
  “这么大规矩!”看着门两侧防暴岗亭里荷枪实弹、面无表情的卫兵,林凝紧张的心里敲起了小鼓。这是她第一次进军营,起点还挺高,第一次就是进特种部队的军营,会面对什么,她心里没底。看看身边的萧刚,也和以前的他不一样:头上戴着钢盔,身上的迷彩服比以前在军校时的颜色要深很多,黑色的防暴背心,黑色的防暴靴,身上还七七八八的挂了很多林凝叫不上名字的东西,像个机器人。后来林凝才知道那叫猎人迷彩,是特种部队专用的。
  “林凝,身份证带了吗?”萧刚问。
  “哦,带了,等我给你拿!”
  “小赵,这是我家属,来队探亲的!”萧刚一边把身份证递给警卫室的值班班长,一边说,可以看出他们很熟。
  “排长,嫂子晚上走吗?”听见对方叫自己嫂子,林凝吓了一跳,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萧刚被她的表情逗乐了,林凝的反应让他很开心,这下板上钉钉,彻底跑不掉了。
  “明天一早走!”
  “那身份证先放我这,明早走的时候记着拿就行了!”
  “好的,谢谢啊!”
  “不客气,排长再见,嫂子再见!”值班班长给萧刚和林凝敬了个礼,林凝很紧张,不知该怎么应对。
  互相敬礼后,萧刚带着一脸尴尬的林凝走进了大门。
  “小赵新兵的时候我是他班长!”萧刚介绍到。
  “他干嘛叫我嫂子?”
  “部队里管家属都叫嫂子!”
  “我觉得把我都叫老了!哎,不对,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看见萧刚一脸的坏笑,林凝才反应过来。
  “这是传统,你就入乡随俗吧!”萧刚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大院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是在马路边上整齐的停着很多奇奇怪怪的军车,发动机轰隆隆的工作,车上却没有人,林凝头一次见,很新鲜,忍不住慢下脚步。
  “林凝,咱得快点走,我马上要去开会!”萧刚在一旁提醒着。
  拐过弯,前面就是宿舍区了,林凝突然感觉萧刚的表情略微有些紧张,刻意的拉开了和自己的距离。
  “你离我那么远干嘛?”林凝不解的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两分钟后,林凝终于明白萧刚为什么要刻意的拉开和她的距离了。别看院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人都在楼里,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可以清楚的看到马路上发生的一切,跟在舞台上表演没什么区别。萧刚是特大的老人儿,知道他的人多,关心他终身大事的人也多,这突然间带了个女孩进队,可是个轰动性事件,何况在这个纯男性的世界里,女人本来就是稀有物种。萧刚所在的七连在三楼,从一楼到三楼林凝不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