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大兵小妻-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性事件,何况在这个纯男性的世界里,女人本来就是稀有物种。萧刚所在的七连在三楼,从一楼到三楼林凝不知道有多少人喊她嫂子,和她打招呼,弄得她应接不暇,紧张的直冒汗,满眼的迷彩服、黑色的防爆背心让她感觉仿佛掉进了丛林,透不过气来。好不容易进了屋,林凝长长的出了口气。
  萧刚是排长,按规定住在班里,刚一坐下就有一个小战士端了杯水过来,还叫了声嫂子。小战士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听见林凝说谢谢的时候,稚嫩的脸上也露出了羞涩的笑容,转身跑开了。
  “其实他们比我还害羞!”林凝暗暗觉得好笑。
  “萧排,这是哪位呀?还不快给介绍一下!”门开了,孙胜利大跨步的迈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两个大石榴。听班里的战士说萧排带了个美女来队里,扔下手里的牌就跑过来了。
  “你来的正好,我要去开会,你陪你嫂子聊会天!林凝,这是孙胜利,我当班长时带的兵,现在的一班长,“特大三剑客”老三,有事就找他,跟他不用客气!”
  “我知道了,是妮妮吧!老班长说梦话老叫你呢!嫂子好!”孙胜利一听林凝的名字就大叫起来,啪的敬了个礼,把萧刚和林凝都闹了个大红脸。萧刚故作生气的锤了孙胜利一下走了。
  “嫂子坐,我给你剥个石榴,可好吃了!”孙胜利说着搬了个马扎在林凝对面坐了下来。
  “不用客气!原来你就是”特大三剑客”啊,我今天可算见齐了!”
  孙胜利大喇喇的晃晃脑袋:“就是萧排和郭排他俩逗呢,觉得‘二’不好听,就把我拽进来,我可没他俩那么猛!”
  “萧刚很厉害吗?”林凝正好趁此机会了解一下部队里的萧刚。
  “那是,萧排新兵第二年就当副班长,管老兵呢,这没两把刷子可不行!在部队里,尤其是特种部队,是靠实力说话的地方,大家只服强者!”看着孙胜利一脸崇拜的样子,林凝心里也很骄傲,“萧排给我当班长的时候,大家都服他,对我们也好,包括现在他当了排长,也处处替我们考虑,这从战士提拔上来的干部就这点好,明白我们战士的想法!”
  “这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去的意思吧!”林凝不懂政治,更不明白带兵,只是单纯的觉得,如果自己是战士,也一定会喜欢这样的带兵人。
  “你们这可真逗,放假了大家都不出去,全在楼里待着!”林凝对刚才楼里的欢腾景象还是心有余悸。
  “我们这放假比平时忙,要24小时战备值班,只有像组织拔河、篮球比赛之类的户外活动的时候才出去!”
  “战备?什么意思?”林凝问。
  “看来我们萧排的保密工作做得还真是到位,说白了就是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你没发现所有人都是全副武装的嘛!多来几次你就知道了!”说着孙胜利把剥好的石榴递给林凝。
  “谢谢啊!那你现在陪我聊天,会不会耽误你正事啊?”林凝问。
  “没事,我们是战备,放假该休息还是要休息,是紧张着休息。你来的时候战士们都在活动室看电视,我正打勾鸡呢!”正说着门开了,一个小战士走了进来:“孙班长,大队让连里上报今天的值班情况,连长让我找你!”
  “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转过头孙胜利抱歉的对林凝说:“嫂
  子,不好意思我过去一下,你先坐着!”
  “没事,你忙吧!”林凝笑着说。
  孙胜利离开后,林凝才有机会仔细观察一下宿舍。平整的床单、刀砍斧剁般的豆腐块被子,连牙刷的摆放都在一条水平线上,所有的一切都透着条例条令的味道,此时林凝感觉自己才开始真正走进了萧刚的生活。正入神,门又开了,郭志新全副武装的走了进来,在这里除了萧刚外郭志新是林凝最熟的人了,所以林凝很高兴。
  “小林,好久不见呀!我听人说老萧带了个女孩进来就知道是你过来了,特意过来看看你!”对于这些朝夕相处的战友来说,任何一个人的家属来队,都像自己的亲人来一样的高兴。
  “我进队的事是不是家喻户晓了?”林凝有点尴尬。
  “不是也差不多了,本来老萧在大队就是个名人!来,你过来看,前面就是你刚才过来走的那条路,是不是看的特清楚?老萧这小子一肚子鬼心眼,低调的大肆宣传了一下!”
  “上了贼船彻底下不来了!”林凝暗暗的想。
  “老萧人呢?”郭志新没看见萧刚,就问林凝。
  “开会去了。你不开会吗?”
  “我跟他不是一个营的,上午开过了!我们这过节也没什么好玩的,委屈你了啊!”
  “没事,对了,姗姗过节没过来看你呀?”姗姗是郭志新的老婆,俩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特别好,年初刚领了证,由于部队训练忙,还没来的及举办婚礼!
  “年底我就休假了,十一火车票不好买,就不让她折腾了。再说我们过节战备,频繁的拉动,来了我也没时间陪她,女孩子在队里一个人待着好多不方便,也孤单!我当班长的时候姗姗来过一次,就不愿意再来了。”
  “不方便?”看着郭志新欲言又止的样子,林凝也没好意思问。这时郭志新的手台突然响了,尖锐的声音吓了林凝一跳。
  “郭排,郭排,收到请回答!”
  “请讲!”
  “请速归队!”
  “收到!”郭志新接过林凝递过来的钢盔,说:“刚说着事情就来了,我先走了,晚上请你吃饭!”
  宿舍里又剩下林凝一个人了,楼道里的说话声和脚步声一直不断,但再没有人进来过,林凝觉得很孤单,姗姗大概就是因为这个不愿意来探亲吧!大约半个小时后,林凝知道了比孤单更严重的问题:上厕所!
  “老萧,赶紧,我要去厕所!”萧刚终于回来了,林凝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如释重负。
  “啊,我忘了提醒你先上厕所了!你等着,我去看看厕所有没有人!”说着萧刚就往外走。
  “你等会,你去哪看?”林凝一把抓住萧刚的胳膊。
  “楼里厕所呀,我们这没女厕所,你只能克服一下了!”
  “不会吧,我还得让全连的人知道我要上厕所?我今天丢人可丢到家了!”林凝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早知道是这样,打死她都不会喝一口水的。


十八 探亲(中)

晚饭时间还没到,就已经有三拨人邀请林凝吃饭了。郭志新、孙胜利各有各的理由,最后还是连长王志峰的理由最充分:其一,自己的排长家属来队,他这个连长岂有不请的道理;其二,自己的家属也来队了,可以照应一下。地点当然安排在炊事班,可以让弟妹尝尝特种部队的伙食。
  各连队的炊事班都在一起,不熟悉的人一定会走错,这也就造成了在以后的十年里,林凝基本上次次进错炊事班,成了萧刚常拿来说的笑话。
  林凝到的时候正好赶上饭前唱歌,这是部队的老传统,以前军训的时候林凝她们也唱,但老被批评软趴趴的没劲,今天一听可算是见识到原汁原味的了。部队唱歌音律还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有气势,要有压倒对方的勇气和魄力,一个连队有没有战斗力,唱歌就能看出来。听着振聋发聩的吼声,林凝仿佛看到所有人涨红的脸和青筋暴起的脖子。
  炊事班的宿舍不大,放上一张圆桌就没有什么空地了,所以吃饭的人也不多,除了萧刚林凝、连长两口子,还有两个排长和孙胜利,郭志新以前也是七连的兵,就算是回娘家了,几个人把小小的宿舍挤得满满的。过节连队会餐,菜品比平时要丰富一些,因为是战备期间,所以没有酒,都是饮料。
  王志峰率先站了起来,举起杯子,指导员去学习了,身为连队主官,他必须讲两句:“开始之前,我先讲两句啊!首先欢迎弟妹来队,和我们一起过节,我们这过节很忙,照顾不上还要你多多理解!有什么事就找你嫂子。”听连长先提到自己,嫂子也在一旁看着自己笑,林凝有点不好意思,这种场面她还真有些不适应,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第二呢,今年咱们连的驻训搞得非常好,无论是成绩还是精神面貌,都得到了大队首长的一致认可,今天这顿饭也是感谢各位排长、班长对我和指导员工作的支持。我敢打包票,今年的先进连队,还是我们的。志新,你回去问问老冯,年初和我打的赌还算不算,要服软提前说!”
  “王连,您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您自己去吧,我可不招我们连长!综合成绩就差两分,我们连长烦着呢!”郭志新提起这事也挺郁闷,就差两分,真是不服。
  “好了好了,吃饭吧,一会凉了!”连长嫂子感觉丈夫又开始挑事了,赶紧往回拉,“边吃边说,小林,你别客气啊!”
  “谢谢嫂子,我自己来!”见嫂子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林凝赶紧站起来客气。
  “坐,坐,别客气啊!做咱特种兵的家属就要放得开,该吃吃该喝喝,该唱唱该跳跳,大大方方的,小林,你以后多来就习惯了。”王志峰是个粗人,说话直接不绕弯子,这番言论惹得大家一通偷笑,想想连长嫂子开朗大方的辣妹子性格确实符合连长的“四该”理论。
  “想吃什么我给你夹!”萧刚一边给林凝夹着菜一边问。
  “萧刚,你小子这提干提的值啊!军官当上了,老婆也有了,一箭双雕啊!”王志峰看萧刚细心的照顾林凝,禁不住说:“不过你保密工作做的还真好,我们都不知道,还跟着瞎着急,我还和你嫂子说给你介绍个对象呢,差点帮倒忙!哎,忘了问了,你俩咋认识的?”
  “英雄救美!”还没等萧刚回答,郭志新抢过话:“连长,萧刚和林凝的故事可以写小说了,那可真是梦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啊!传奇着呢!”
  “你这还拽上文了,快说,要不别想再来七连蹭饭了!”
  听郭志新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王志峰冲着萧刚点了点头:“萧刚,这么好的老婆可得看好了!”
  “放心吧,连长,林凝觉悟高着呢!咱们驻训几个月,我们没联系她都没生我气,特理解我!”萧刚时刻不忘了给林凝戴高帽。
  “所以让你看好了,人家理解你是人家女孩好,你不能放松警惕,好女孩谁都想要,想当初我追你嫂子的时候,那也是打败了很多追求者才突围出来的……”
  王志峰刚开始讲自己的光荣历史,就被老婆打断了:“萧刚没问题,你看这吃饭夹菜的,照顾的多好。你什么时候给我夹过菜呀?都不够你自己吃的!”嫂子和萧刚是四川老乡,在一旁帮着萧刚说话。
  “谢谢嫂子!”萧刚开心的说。
  “是呀连长,你是不知道萧刚对林凝有多上心!”郭志新又在揭萧刚的老底。“小林,记不记得你们非典解禁后你去学校给我们送东西,我和萧刚半天才过来。我们都快走到门口了,萧刚这家伙拔腿就往回跑,给我吓一跳,一问,人家说:‘天气预报有雨,怕林凝没带伞,回去拿伞去!’”
  “行啊萧刚,看不出来,你还这么细心呢!是我的兵!小林,好男人,要珍惜啊!我们当兵的对老婆那是绝对的好,掏心掏肺的好,这一点我敢打包票!”
  “是呀嫂子,你是不知道,萧排晚上睡觉都叫你名字呢!要不我今天一听到你名字那么熟呢!”孙胜利也在一边忙着给萧刚加分。
  听着周围的人说着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看着萧刚冲孙胜利故作生气的表情,林凝被深深的打动了,在萧刚刚毅的外表下隐藏着那么细腻的内心,她知道萧刚爱自己,但她不知道他爱的那么彻底那么失态。
  “小林,你不知道我和萧刚还有保证书呢吧!”郭志新突然说。
  “我知道,你俩真无聊!”一听郭志新提起这个,林凝觉得更不好意思了。
  “什么保证书?”嫂子很好奇。
  “小林,这我可要批评你了,这可不是无聊,是老萧对你的一片真心呀!”说着,郭志新捅捅萧刚,“你没给小林看过!”
  “本来今天要给她看的,一直没找到机会!”说着萧刚从内兜里掏出一张叠的方方正正的纸,郭志新接过来开始大声地念:
  保证书
  萧刚保证和林凝组成家庭,领证为据;郭志新见证,必须在萧刚和林凝的婚礼上支付红包一千元;如果做不到,萧刚必须支付郭志新一千元。
  保证人:萧刚、郭志新;
  时间:2003年6月10日
  郭志新念完,嫂子说话:“太感人了吧!小林,找到萧刚可真是有福气呀!”
  “我先声明,萧刚和林凝的婚礼,我要当证婚人,到时郭志新把钱准备好啊!”王志峰最愿意干的事的就是在婚礼上念结婚证。
  “我负责给嫂子拉婚纱!”孙胜利在一旁起哄。
  “咱俩一块,这得好好练练!”旁边一个排长附和着。
  看着保证书上萧刚和郭志新清晰的指印,听着大家煞有其事的讨论婚礼的事,林凝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之前所受的委屈都变得那么微不足道!这就是萧刚给她坚持下去的理由,她爱这个男人,爱他的人,爱他的职业,爱他的团队……
  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了,林凝从没听过这声音,被吓了一跳。
  “快,拉动了!”王志峰第一个站了起来,“赶紧集合!”
  郭志新抓起帽子就往外跑,其他人也紧跟着往外冲,楼道里也充斥着密集紧促的跑步声。
  “你跟着嫂子!”说完萧刚也跑了出去,也就是几秒钟,刚才还是一屋子的人转眼就只剩林凝和连长嫂子两个人了,林凝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人就都走光了。
  “没事,拉动呢!”嫂子看来是见得多了,轻松的给林凝夹菜。
  “嫂子,出事了吗?什么是拉动?”林凝很疑惑。
  “拉动就是不定时的紧急集合,每次过节大队都要搞,训练他们反应能力的!没事的,咱们慢慢吃!”
  “那他们怎么办?还没吃完饭呢!”
  “炊事班会安排的,他们过节一向这样,大家都习惯了。小林,咱们作家属的,什么忙都帮不上,把自己照顾好不给他们添麻烦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了。你刚来,慢慢就体会到了。我家老王的‘四该’原则还是有道理的。对了,晚上你住哪里?”连长嫂子问。
  “不知道,我从来到现在就见了萧刚不到十分钟,还没机会问呢!”
  “那你一会儿问问,要是没地方你就去我那儿!”
  “好啊,谢谢嫂子!”
  “应该的,咱们做军嫂不容易,能帮就帮一把!来,吃菜,他们走了正好,我们踏实吃饭!”
  嫂子的性格开朗直爽,和林凝很谈得来,正好林凝也有些问题向她好好讨教。


十九 探亲(下)

吃完饭,嫂子把林凝送回萧刚宿舍就回去了,林凝一个人在屋里很无聊,拉动还没有结束,楼里除了哨兵,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城里现在一定很热闹吧,过节了,逛街、看电影、吃好东西,好多好玩的事可以做,林凝觉得自己像是与世隔绝了,这里没有喧嚣、没有鼎沸,透过窗户看出去,只有沉静的夜色和满眼的迷彩。
  过了好大一会儿,楼下传来了口号声,由远及近,林凝很开心,终于回来了。整队、讲评、解散的声音,此起彼伏。又过了一会儿,楼道里传来了萧刚布置任务的声音,经过门口,又走了过去。
  “又走了!”林凝有点失望。看看表,已经九点了。
  “凝儿,我回来了!”十分钟后,萧刚开心的推门进来了,“吃饱饭了吗?”
  “吃饱了。你怎么办?”想到萧刚还饿着肚子,林凝的心里很不好受。
  “没事,我那有方便面,你帮我泡好不好?”萧刚语气里有点撒娇的味道,和林凝在一起,他可以脱下坚强的外衣,做一个需要爱人关心的男人,甚至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孩子。
  “好,我给你泡!小着呢你!”林凝嗔怪的说。
  “我去提开水,你等我!”
  战士们很明事理,知道排长和嫂子好久没见了,所以再没有人进来打扰他俩。看着萧刚像个孩子一样西里呼噜的吃面,想想刚才疯跑着集合的场景,林凝有些心酸,想掉泪。
  “怎么了你?”萧刚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赶紧问。
  “没事,看你吃的我都有食欲了!”
  “你要不要吃?”
  “我吃饱了,看你吃就行!”
  “凝儿,我这一直忙也没有时间照顾你,让你受委屈了!”萧刚习惯性的摸了摸林凝的头发。“现在不方便锁门,一会儿让我好好抱抱你!”说完萧刚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你个坏人!对了,我晚上住哪儿?嫂子说要没地方住可以去她那!”
  “那怎么行,连长和嫂子也好久没见了,就一间屋子,你去了连长不得着急上火!放心,我和胜利给你安排好了!”
  吃完饭,萧刚把林凝带到了楼道把头的一间房间,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储藏室”。
  “不,你让我住储藏室?”林凝被吓了一跳。”
  “媳妇儿,你别着急!”趁林凝不注意,萧刚把称呼都改了。“这就胜利有钥匙,别人不会来,安全。过节来队家属多,房子少,咱就将就着住一晚,别麻烦别人了,委屈一下啊!”说着萧刚打开了门。
  屋里是四张上下铺,整整齐齐的都放着东西,还贴着标签,中间的空间已经支好了一张行军床,枕头被褥齐全,看来都已经安排好了。
  “你是蓄谋已久啊!”林凝不答应也没办法了。
  “想死我了!”萧刚锁上门,转身把林凝紧紧的抱在了怀里,肆无忌惮的亲吻。几个月了,几乎每个夜里他都回忆着怀抱林凝的充实感,亲吻林凝的甜蜜感。今天刚见面的时候,如果不是身上穿着特战服,如果不是在军营,他早就抱了,早就亲了。他是军人,但同时他也是个人,一个有着正常需求的人,他想林凝,发疯了的想,那种膨胀的感觉快把自己撑炸了。
  “媳妇儿,我们结婚吧!”萧刚抱着林凝突然说。
  “我还没毕业呢,还没找工作呢!”林凝被萧刚的提议吓了一跳,试图挣脱出萧刚的怀抱。
  萧刚的胳膊很有力量,但他的语气更有力量:“现在大学生也能结婚!我快疯了,一天到晚就想和你结婚!”
  “结婚了找工作谁要啊?不找工作你养我啊!”
  “养就养,馒头咸菜,管够!”萧刚想得很简单。
  “你这人可真够可以的,就拿馒头咸菜跟我求婚,这么抠我可要想想……”当林凝看到萧刚手里的东西时,愣住了,那是一枚用子弹壳做成的戒指,底部被细致的磨成一个心形,形成了戒面。林凝做梦也没有想到,真的像歌词里唱的那样,萧刚为自己做了一枚金黄的子弹壳戒指,独一无二的!
  “我的优势就是政治合格、意志坚定、责任感强,我以我头上的军徽发誓,我会一辈子爱你,给你幸福,给你安全感!林凝,嫁给我好吗?”
  林凝望着单膝跪地举着戒指的萧刚笑了,眼里都是泪花:“你快起来,让人看见笑话!”
  “哪有人啊!再说了求婚谁敢笑话我?”
  “你好歹也等我毕业呀!”
  “那你就是答应了,不能反悔啊!”萧刚一下子站起来,郑重的把戒指给林凝带上,“套住你,你就跑不了了!”然后萧刚重新把林凝搂进怀里。听着萧刚砰砰的心跳声,林凝感觉自己幸福极了。
  一阵悠扬的号声传来,要熄灯了,萧刚不情愿的松开双臂:“媳妇儿,我要回去了,晚上冷,你盖好被子,早上我来叫你!”
  “真留我一个人啊,我怕那个……”林凝一脸为难的说。
  “傻媳妇儿,这一楼的特种兵,你有啥可怕的?”
  “不是那个怕,我怎么上厕所呀?”
  “我都弄好了,床下有个盆儿!”
  “那谁倒啊?”
  “还能有谁?我呗!”萧刚故作为难的表情把林凝逗得直笑。
  林凝有认床的毛病,换了地方入睡特别困难,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又响了,林凝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心砰砰的乱跳。也就是几秒钟,楼道里又满是急促的跑步声,嗵嗵的,震得地板发颤。
  “又拉动了!”林凝看了一下手机,十二点半。下了床,走到窗边,她不敢拉开窗帘,只是透过缝隙往外看,楼下人头攒动,各连都忙着集合布置任务,然后跑步的跑步,登车的登车,一会儿就都走了,一切又恢复了安静,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本来就睡不着,这一折腾彻底醒了,林凝无奈的回到床上,不能开灯,只得无聊的躺着数羊。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渐渐的模糊了,林凝仿佛看见周公正向自己微笑着招手,嗵嗵的脚步声又响起来了,楼板又开始震起来,林凝懊恼的晃了晃头,把头钻进了被子。
  门开了,萧刚打着手电筒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轻声的问:“媳妇儿,你睡着了吗?”
  林凝一下子坐起来,哭丧着脸说:“你说我睡着了吗?刚要睡着你们跑一圈,刚要睡着你们跑一圈,我还不如和你一块拉动去呢!你还拿个手电跟那儿晃!你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