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张诚王-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摇N沂悄敲春ε挛一崾Э兀彩悄敲纯志宕亮艘桓隹缀蠡峤佣脑倮创烈桓鍪降幕崛梦曳胖鹪诳罩校詈笙舻粑业钠螅野采奶稍诘厣希员呷从幸痪呤濉
  我是多么害怕,在我做出这么多努力之后仍会时这个结果,到时我会多么懊悔,早已知几分又何必当初的去试她一下,毕竟沉默总好过永远不会再说话。
  ‘该拿什么去拯救她?我该怎么做才会让她死灰一样的意志重新复燃起来?’。
  不强求吗?还是强求了也不会得呢?我渐渐放弱了气劲,让自己越来越自然的落下,我的下降速度是明显要快于她的,当我经过她旁边时,一种自责感涌上心头,本想放下的手还是不自禁的一把将她拉过,我紧紧地抱着她,就这么下降就好。

  第十六章 温柔的力量

  被我抱在怀中的她,是清醒的,她明显有点抗拒的想离开我的怀抱,眼睛也有点不太信任的瞧着我,我拥抱着她,更深的拥抱着她,嘴里也说着:“难道你不喜欢我的怀抱吗?”
  我明白在这种时候的这种话,多好会让听者有点觉得儿戏和不相信,就连我自己说出口时也不免有点惊讶刚才说了句什么,但它确是连同拥抱后的自然话语,绝没再多绕一个弯就说出来的话。
  “你一定觉得我是可怜你,才会这么做”我故意挑明的对她说,也使得她刚才偏向一边的头转而正视我起来。
  她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我,我也没在躲闪地看着她,我想给她点解释,但同时也不想她真的在用听解释的心情在看着我,我希望她卸下心防,很安静,轻松的听着我对她的心声。
  她的头依然高傲的抬着,身体像是个很自然形成的抛物线般从脚到头,像时刻要离我更远而去的延伸线。这一次,我多想把她拉回来,手慢慢由她的腰间升到她的头部,也慢慢加大气力的像是让她柔顺下来的将她按伏在我胸口,她是有多不习惯我这样的举动?我的力加大她相应的像是要加更大力的想远离,她是有多不习惯匍匐在我胸口的姿势?老是骚动着,不想做个小女人的样子。
  我想给她安一个“小女人”的名号,并不是诋毁她之前一直在我面前充当“大女人”的形象,这都是她,但她应该学会必要时的示弱。尽管她爱我,但之前却一直都没有让我感受到,她在对待所爱之人时也如“君临天下”式的不是霸气就是强迫。可生性不好这口的我,多想她是书中描写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柔性女子。
  我想与她和平相处,也希望与她和平相处,不是所谓的针锋相对,互相刺痛。我们还没到需要吵架来提升生活乐趣的那一步,也没到需要拌一拌嘴提醒彼此存在的年纪。我想要的是:你美好,而我懂得,就好。
  “我到此刻都不明白这是不是爱?对你,如果谈不上爱的话,我想我在给你一个依靠吧!必要时的,伤心时的一个你可以相信和依靠的肩膀。我知道你是相信我的,但你的相信带着点心狠,常常让我不能理解,甚至反抗,你是一个与若兰如此相差甚大的存在,时时刻刻冲击着我对女人的想象。在我眼中,有你的刚强,有你的魅惑,也有你的软弱,但你的软弱是如此少,以致我不敢靠近,也致使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或许压根就不需要我的帮助。我承认,我在力量上帮不到你,但我是男人,我可以试图去理解你,不光我会从男人的角度去开解你,实在我也是感同身受,你知道?当你站在那自己折磨自己,甚至是用我犯下的错误在折磨你自己的时候,我心里是有多难过,多想替你承担吗?但我做不到,我毕竟不是你,毕竟我没法像你对蛇修灵一样,我只能空着急,只能坐立不安,你有多沉稳,我就有多焦虑,我怕你因此失掉你的本色,也怕你因此之后萎靡不振,在困难还没真正压过来时,你就已经倒下,这多不像你的作风,毕竟在我身上曾看到过你那么顽强而没有放弃的一面,而现在你却用事实站在另一面告诉我:‘你败了’,这多不像你,甚至连我都不觉有点为你动心可怜你起来了,可你需要的是我的怜悯吗?
  没错,你是那种不达目的不会轻易放手的人,像对我一样,停靠在你身边的我,你尚且都没征服,哪能经不起挫折而去放弃整个蛇修灵?”
  战胜破灭的是希望,曾几何时我对希望是多么不信,至少在我身上,希望从来都没起到过什么作用,它没让我与父亲同赴死,也没让张府躲过那一场大火,更是没成全我与若兰,对经历过如此多的希望破灭后的我来说,我该多不信希望才对,它只会是无能者面对强者时的无能为力,它只能是偶然间想要错落成必然的奢望,它是骄傲者当初不切实际的自以为是,只有当狠狠甩一个巴掌过来时,才知希望是如此可笑,而我却还在希望那份渺茫。
  我是希望的不屑者,以致很长一段心灰意冷的时间里,我不敢离地,甚至只能匍匐在地的生活,本想一辈子也不可能重拾希望,更不可能把希望当武器的去帮助别人。但我现在却不得不尝试用了。
  可得与不可得都通向希望,它是目标者与盲目者“圣地”,它更是与“奢望”很难分辨的同胞兄弟,道路的选择已属不易,更何况把握“希望”与“奢望”的距离。
  此刻,我以身试险的以“希望”之名作为她的诱饵,想诱生出她对生活的希望,重新燃起她的斗志,但我的手段却不免有点卑鄙,我卑鄙的让她以为只要重回自己我就有可能接受她的爱,我卑鄙的把她对我的爱绑架在了生活的希望上,却多到想一步如果我仍不接受她的爱,是否会给她带来更深的伤害?
  谎话要一个又一个去圆的,难道我要一个又一个去圆吗还是以为走一步算一步,走到一定程度路就直了,兴许不用自己说明,她已看清,又或许我真的会爱上她呢?
  这一切都不可说,难言自是有它的必要,不是我不想豪爽,如果不会伤害任何人,我也多想豪爽一把的把心中的酸楚倒出来,在这里生活的不如意我大可走。可路在那,腿却没法不听大脑,行动不得。
  沉醉,本是一个多么美妙的词,沉醉,也本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面,但沉醉的美好在于双方,而我清醒着。
  我明白我在干嘛,我在编制一个谎言,美丽的谎言。尽管背后是空无,编织它时也身怀恐惧,但仍不遗余力的想去尽善尽美,不让它有一丝漏洞。我不像她,她能去放手抵挡“风”的阻力,而我不敢,也阻挡不起,哪怕一丝一毫来自“风”的压力,这都会让我害怕,害怕它会吹枯拉朽的将漏洞一寸寸的拉到一眼就明,一碰就碎。
  痛苦的事情经历的多了,反倒没让我变得不再畏惧痛苦,而是更害怕它会夺走我身边的光亮。我抓紧着,不放着,只因真的已所剩无几了,我不想到头来真的只剩下自己和一大片记忆来了此一生。
  可又能维持多久呢?不得而知。
  “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从什么时候关注到我的?”我调整了下身子,让自己更能清楚的正视她,“为什么又对我这么上心?”
  这是一只让我疑惑的问题,我与她之前素未相识,但却莫名其妙的纠葛了这么久,是爱是恨,总是种情感,但向前探索,却又苦无出路,以致让我经常想不明。这一次我想一探究竟。
  她缩了缩头,眼睛也不自觉的移开了来自我的注视,并借着手的撑劲,从我身上起来了,这也让我很尴尬的又很自觉的将手缩了回来,也连忙跟着站起来,整理起自己的衣服,但眼却不忘瞟着她,心内想着‘怎么了?’
  “我们回去吧!”她没回答我的问话,而是硬硬的说了一句,也不待我的回应就率先走了起来。
  难道这一切都这么假?假到她都不愿意浪费半丝唇舌来争辩一下,就不了了之。刚才还苦心孤诣,旨在守护的“大网”,原来不管自己怎么编织的完美,对她而言,也如透明似的,只是她不想戳破。“沉醉”也并没如我想的是那么长久地存在,当我清醒着时,我却不知她已几时也清醒了过来。在不互相的相处中,“沉醉”在时间的漫长流逝里,不免有些显得可笑。
  拙劣的演技迷惑的只是自己,旁观者却如隔岸观火般的洞若明晰,更何况是对她这么一个精明的人。
  她没给我一个嘴巴就已是对我的最大回应,而我却还想要更多,也以为自己在为她制造着更多。
  “真的就没法子了吗?”我顺势转移着话题,用更紧要的难题来填充刚才的难堪,但似也问到了要紧处的使她停了下来。
  “也不是没了法子”她回过头来定定的看了我一会,随后又转过头去,“但却难如登天”。
  我不知我哪来的勇气,一听有法子立马就冲到她面前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难如登天呢?”兴许正是不知所以才这么无畏。也是,此刻还有什么比“有法子”更中听的呢?即便真的是难如登天,不试试就被“天”给难住了,想想也是不甘心吧!更何况这偌大的蛇修灵还等待着被拯救。身板虽小但气度很大的就应了下来“让我们一起试一试吧!”说完,不自禁的还用手在她肩上按了一下,看似是征求她的同意,实则也为自己在壮胆。
  她依旧没回应我,振臂一挥已飞临而上。但第二天就对“蛇修灵”进行了重要部署,尽管没征得我的同意,但事事还是很有规矩的以我的名义向下发布了指令。“思玄妙”三方忌羽史各领一队人马,已暗地远离了赤练界土,分批去往东,西,北三面,混入各方势力范围内,等待召唤,而“奇忌羽”一支则负责三方信息往来。苍莽山虽看似实力已空,实则已作最后一搏了。“赤练金”以“忌天鉴”法器引蛇神腹中的灵气倒灌而出,迅即喷出的灵气盈满了苍莽山,将来自太阳的光线阻挡在了这层黑云之外,一眼已是黑夜,虽使得太阳光线照不进来,可延缓“受难日”的来临期限,却也只剩三月有余,一旦失败,灵气就会枯竭,苍莽山也将见光就会灰飞烟灭。
  这是多么大的决心才会这么不顾一切,明知前路凶险万分。
  我记得我问过她,但她也只冷冷的回了我一句:“自杀总比他杀好”。
  同样是面对死的结局,“自杀”确实比“他杀”好。至少自己有选择自己死的方式,这尽管不光荣,但至少保全了尊严。蛇修灵是一个如此重视血统,也自诩是女娲氏传人的修灵族,女娲虽已不在,做不出“补天”的壮举,但也不能输了被灭族的厄运。等待屠宰对蛇修灵来说是种耻辱,如今的逆天之举也权当做飞灰之前的捍卫尊严。
  我同她是在灵气完全盈满苍莽山,彻底黑透天际飞出来的,迎着那一线越来越小的亮光,横穿而过,就像突然收紧的黑闸将过去关闭了起来,迎接我们的是光明一样的让我们送了口气。
  临于苍穹俯视苍莽山,只见像一个黑球一样将其封得密不透实,那于正中发着亮光的“忌天鉴”源源不断的倒流着来自蛇神腹中的灵气,但流入圆球内的灵气就像“泥牛入海”般的并没让这层黑暗更黑,反倒使得圆球周围的气流流转的越来越快,它不迅即,相反是温柔的,没有卷起狂风巨浪,只有妄想想进入里面的人才能真正领略它的威力,像刀片飞旋着的黑云,层层叠叠着,且无规律可循,一旦切中就会像切萝卜一样的横切过去,不管你是什么物体,这就是它“温柔的力量”。

  第十七章 只在此山中(1)

  但这又何尝不是来自她的力量呢?此刻“软弱”浮于表面,而“刚强”留给了自己,鲜少有人能触碰到,事实上面对她喜欢的人,也时常会用一层纱隔着,以免被窥的太透,“刚强”会碎,小小的身子会撑不起那沉重的负担,“刚强”时尚属不易,更何况“软弱”。
  这是这么多年来的责任使然,到现在来说,更是一种习惯使然,即使得到别人的提醒,隔个三秒又会展现出来,没法改变,“深刻”是这种自然反应的标识,就像我刚一搭上她的肩膀,她会很自然的愣住,然后调整一下身子,让搭着身子的手很自然的滑落下去,在借以一句“有事吗?”来掩饰自己的不确信,要直到我第二次将手搭在她肩上时,才相信我对她的好心:可以慢点,不必那么心急。
  我们在赶了一天路之后,于天黑之前,顺利找到了个山洞,免去了可能被“雨淋”的隐患。这样的天气倒不怕“风吹”,暖春时节就算在户外休息也觉着清凉,但我偏生就是个不喜下雨的人,正逢这天天气又有了些转凉,恐会下雨,才一见着这个山洞,就向她建议在这露宿一宿,不要再赶路了,我只生了一摊火,徒当照明,搬过一块大的石头放在她面前示意她坐下,然后才又去找了块石头放在她对面,也坐了下来。
  当一个人需渡过漫长黑夜时,我会去想很多过往来打发时间,但此刻两人,坐在那倒图显得气氛有点怪了,更何况是一个与自己或亲近又不亲近的人在一起,当不得爱人,做不得亲密的事,说不得贴己的话,也当不得陌生人,闲坐在一块能聊着互相不知道的话题,然后愉快入睡,做个好梦,她与我之间有太多的熟悉但又有太多的陌生,想知道又不敢触碰,我想我们两个都是如此,才让现在显得这么尴尬。
  在经过了这许许多多的事情后,她似乎也背上了更重的责任般的鲜少在我面前放肆了,心事重重的,有时都觉得安静得有点过分了,但这份安静对我而言又是那么的明白,这份明白中有太多一样的经历在里面,因而也任由它在我们之间继续发酵,但其实我在等待她发出馨香的时刻。
  “快乐”以前是那么容易,于她,于我,但自从伤悲开始浸透进入身体后,连“快乐一点”都稍显得困难了。
  火一点点的小了,我连忙起个身,捡起几个枯树枝,并将它们折断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火堆上,看着那一点点燃上来的火焰,突然像是在欣赏一段精彩表演的入了神,直到火焰大到有点烧脸的时候,才缓过神来,摸了摸发烫的脸,重新又坐到那块石头上。
  “我们这次是要去?”我打破沉默地问道。
  赶了近一天的路程,事实上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条路上奔腾,又要往何处,这一天她都急得很,频频让我到嘴的话都被那飞快的身影给咽了回去,直到现在,实在觉得气氛有点僵才又问了出来,我眼神移了过来,看着她。
  她也一样显得很冷静,眼看着我,没有躲闪,说道:“去传说中的‘神秘之境’寻那‘烈焰冰晶’”。
  “神秘之境?”我好奇的问着。
  显然她也不甚明了,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大致是在东方,古书《冷月》中也只记载了大概位置”。
  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东方这么大,到哪去找,是陆地还是海洋也未可知?甚至连些许能得知地点的征兆都没有,选择来寻找,依据的不是线索,而只能是机缘了。
  但这个词又参杂了这么多神秘元素在里面,只因一切都说不准,兴许这三个月里都会徒劳无功,又兴许明天就可以找到。唯独却只有“急不得”,一急,那机缘也像怕遇上害死病般的躲了起来,遍寻不着。倒不是老天天生就爱与人作对,而是任何事物似乎都有一个“亲厚度”在,“机缘”也爱那些“欢喜人”,讨厌那些“愁眉脸”,“机缘”只喜欢锦上添花,不喜欢雪中送炭,更不喜欢苦水倒得自己一身,还得换一副脸孔去晒太阳。
  这似乎是歪理,但总归有个“理”字在!也就离那所谓的道理近了不少,说不准还真是邻居!只是我们平常想弯了而已。
  想虽是这么想,但表达时不免就得内敛不少了,毕竟我也不想纯成“道理人”,我们只爱听故事,最好还能深入浅出,简单易懂。
  可我不是个会讲故事的高手,因而人缘还真一般,特别是当面对一个和自己有着不清不楚关系,此刻正处在尴尬之中的女人时,更是如此。许多到嘴的话也打不破横亘在我与她之间的无言气柱,偏又不想绕个弯。
  沉默了一会,好大一阵不自在后,才下定决心今天一定得戳破这层窗户纸,要不然接下来的三个月还得这般相处,着实难受。于是,我率先开了口:“你上次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问完一会后,才把低着看地的头抬起对望上了她,她显然早就在望着我了,当我一碰上她的眼神时,依然平静无波的在想什么。
  似是想的多了,一时收不住回忆,忆得久了,又无从说起似的,停愣了好一会,依旧无言,我从来就不是个不会发脾气的人,尽管平时温和着,当久想知道的事,依旧得不到答案,着急就会爬上心头,借而心里就会变得很乱,像蚂蚁在爬动般的坐不住。起身的我,扔掉手中的枯枝,大胯步的就来到了她身边,也像当初她对待我般的,就将她的脖子掐在了手中,说道:“以前的你到哪去了?”狠狠地看着她,但我多想她立马一个反身就将我给掐住,然后对我说:“你敢”,我宁愿她那样也好过此刻这般,不会见着她就好像有一个人在时刻提醒我,是我的错,是我让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她的沉默像是无声的在惩罚我一样,与其这样,我宁愿被她折磨,至少那样会让我更熟悉与她的相处,也会让我觉得自己没那么大罪过。
  “你是在惩罚我吗?”我哽咽着向她说着,她没如我预想的反驳,反而在我手里一动不动,我没想过她真会这么平静,‘是料准我不会对她怎样?还是就这么死在我手上对她而言也挺好?’我不甘心着,在手上不由的暗加了把劲,我想试试最终到底是她输还是我赢。
  我太高估我自己了,我终究没她心那么狠,我不敢真把她怎么样,松了手的我,还不待她回过神来,就立马狠甩了自己几个耳光,然后说道:“对不起”,大腿一撒就跑出了山洞。
  天真的很黑了,在不得开心颜的日子,乌云也来凑了个热闹。星光黯淡,像极了此刻我心中的世界,漆黑黑的一片,不知该心向何处,在这片树林中奔走,偶被枯木绊倒,也全没了心思喊痛,直到跑的累了,才在一根树下,背靠着静坐了下来。
  不知坐了多久,当细细密密的雨开始淋湿自身的时候,也全没发现,我说过我是个不喜欢下雨的人,那“淋淋……”的总是会敲打出的声音让心神难静下来,也讨厌那到处湿湿的会让干泥变成湿泥的稀烂状。雨,下雨,更是一种情绪表达,在年少时尤觉得心绪烦乱,更何况如今的自己,在痛苦中睁着的自己,也有时还是会想逃避这种感情,但细细密密的雨丝不像太阳光线可见但很难让人感受到,光线它像极了空气般需要着但常常不被感觉到。雨是实的,当你一踏入雨中,你会实实在在的感觉到被淋湿,那沾湿的衣服会让身体感觉到不舒服,甚至来的厉害了,它还会害你躺一段时间。
  我喜欢水,也爱玩水,它是柔性的,它会随自己的心意而改变,一撩起巴掌水花,它是一巴掌,尽管会细细流逝,但能感觉到它流逝的过程,及水穿过指缝带来的丝丝清凉,就算一个猛扎扑入水中,我也能一个反手振臂而起,手一撩发丝,它就顺势向后退去,不会再往脸上流下来了,但雨不是这样的,它是刚性的,不管自己多么不情愿,它仍会接二连三的一滴追着一滴的掉下来,像“痛打落水狗”般的不留余地,而且它是有宽度的,即使自己有心躲避,也很难不被它击中,虽然它是水的前生,也正因为它“新”,所以才痛。
  那现在滴落在自己身上的是“雨”还是“水”呢?或许正兼而有之,才使得自己愿意被淋湿,也甘愿被击中吧!
  从来没觉得下雨会是件好事情,但似乎总有它的好处没被我发现:还有什么比雨水更能掩饰眼泪的呢?它像是眼泪飘洒在了我心上,又莫名的抚慰了我的心。
  我了无心绪的在那躺了不知多久,但最终还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那个山洞。她依旧坐在那,而我却绕开了她独自坐在了火堆边,这次我把火生得很大,让那个身影也消失在了这丛火焰中,我不知哪会这么冷需要这么大的火来温暖,还是试着想真的烧掉些什么。
  没想再和她说些什么,而她却娓娓道来了:“我从来都不是个习惯于表达的人,在与你认识的这段日子里,我鲜少向你表达过什么,只因我习惯于用行动去做。尽管很生硬,带着让人不舒服的意味,但我想你也应该明白那都只有一个意思:我希望你心上有我。

  第十七章 只在此山中(2)

  我不清楚我是几时注意到你的,或许从一开始见到你,又或许是从看到那被你捧在手心,又被我偶然拾起看到的衣服上的文字开始的吧!那是一个女人的文字,表达的却同样是我渴望的心声。这样的文字我从没收到过,也从没写出过,但当我一见到它时,却莫名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它是远离着我的,但又时刻吸引着我的。我曾真的想着那些文字思索了好几个晚上,为什么?为什么那些弯弯曲曲像蚯蚓的一笔一划会一下子钻入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