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张诚王-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嫜Α薄
  “你未免想的简单”。
  我明白他在有心打击着我,但也知他在思量它的可行性。
  “行不行,那就要考验我们是否精诚合作了?”我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即便是夜谈,只要具体方案可行,依然能成真”。
  我自信着,只因计划在我心。我虽有心将框架给他,却终的依赖我来赋予它灵魂。
  这不是踢皮球,我踢给了他,让他有了机会可以不再将球踢回来,而是个溜溜球,抛出去,终究拉回的线还在我手上。我依旧掌握主动权,这不再是简单地信任可言,而是种“依赖”。
  只因双方都有存在的合理性,我需要借着他的权利,而他则仰仗我的具体实施方案。
  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他一拍两散的机会。不光我承担不起那个机会的后果,也在向心中真正的目的在前行着。
  我终究会与他对抗,我从一开始就得先开始培植势力,但这势力来不得快,它只能暗自生长,在还未真正破土时只能深埋于土中,但后劲得足,到现实中时,那就是我来的了强势却来不得实权。
  所以我也只有心向他谋了个虚职,一个不那么让人忌惮但也不让我有失门面的虚职。
  “玄忌羽”虽排于“思玄妙奇”第二的忌羽史。但正如“玄”一样的,只是掌握“玄学”星象观测,及有关礼法的制定。它是一个真正排除于权力之外的职位,但又享受尊崇的职位。
  只因在这一方妖异世界。“观天”来不得实际,却起着警示作用。他们也是会怕的。
  人聚集多会成为江湖,妖聚集多了也会成为一个江湖。当更是有着各方“修灵族”的存在时,俨然成了一个天下纷争的态势。分想着合,尽管合不一定想着分,但仍得面对分的可能状况。
  此时,我在试图暗唆着让他合着,实则何尝不是在算计着让他分呢?“合”是一个整体,却不免显的混乱。“分”是一种状态,却不免显的团结。
  我有心趁势而起,终不免要打破这种团结,给它一片混乱。终不免打破这种状态,企图谋求一个整体。但它是新的,俨然来不得旧,同时那新的又会呈现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不得而知了。
  唯一可知的是:不能停止,只能前行。

  第二十二章 不信任着相信

  我刚走出“大明殿”,转过一个拐角,就见到凤吾已向我走来。显然他已在此等候多时,这也一时让我有了点意外。
  我们只有合作的关系,如果说还与他有更深的情谊的话,也仅限那句有心攀附的一声“哥”了。但那是轻浮下的有心话语。
  自从与他扯下面具后,俨然再相处时,已是不能这么叫了,也来不得假意的耍宝,一切都像回归到了最最当初,甚至不认识时候的样子,表情肃穆,也无什么言语,画面变得沉重起来。
  我脸苍白着,拖着略显沉重的脚步走到他身边,停了下来,也似他般静候了一会后才向他说道:“一切顺利”。
  我想这是他等在这的原因。这个计划他等了这么久,设计了这么久,不见到我安然无恙的出来,心里应该不会有底吧?
  我不知道他原来是什么样子的。但我认识他以来,他却一直在用他的镇定自若影响着我。
  如果说我今天“老谋深算”的一面,由我很大的天赋的话,我更宁愿说来自他的细心指点。他像一个能“点石成金”的人般。可惜他点的不是金,他用他心中的腹黑一下子就点醒了我,将我领上了这条康庄大道。
  我走得顺了,不免在反证着他不知走了多少弯路。
  没有人会天生这么擅长腹黑,会懂阴谋诡计。只是因为在诡计中被阴谋多了,才自然而通了。
  或许他是无师自通,却不免有着多少辛酸的过往。所幸在阴谋中他生存了下来,并用阴谋武装了自己,制胜着未来。也一并将我带出了苦难的深渊。
  我应该感谢他才对。如果说此时的现状拉不回我叫他“哥”的时候,我向他是能当得起一声“师傅”的。
  但这一声“师傅”注定只能藏在我的心中,落不到嘴上。他有他的野心,我也有我的野心,终不免合作一尽也得一拍两散,决战于江湖。
  这是我们都不可能放手的前提,也是合作之中或许唯一还能有一点的肃穆时光。尽管此刻相安无事,却不免在这片肃穆中埋下了一颗雷。即便不去引爆,我都能预感到它的声响将会很大,它在未来将会炸毁我与他之间的一切。
  其实,我也不是没想过,为什么他会选择我作为那个最适合充当刽子手的人?
  尽管他布局了这么久,却一直都没有行动。其实他一直都在等一个契机。
  如果说是事件的话,那也可以说是一个人。
  当他得知我是张玄的儿子,并手里握有“棱梭”时,就注定了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了。
  丘奇本就是个不易轻信于人的人,自然也少有东西能真正引起他的兴趣。
  尽管他们都执着于权利,却都内敛深沉。没有一个大的时机,都不会轻易行动。“棱梭”虽消失了24年,却依然不失为一方至宝,依然能用它搅起朝政风云。如果说还有什么人更有资格捧着它登上“大明殿”的话,试问还有谁比得上我—张玄的儿子。亲自捧上去更值得信任呢?
  我是凤吾放出去的箭。尽管钝了一下箭头,需向丘奇表示着亲厚,却终不免要完成他射人的目的。
  我得时常在他们二人中来往,甚至被拉锯。如果说我对丘奇还有点主动的话,那在他面前我却多少没了什么把握。只因我是他手里的箭,箭手可是他,就算有心在箭身上写下他的名字,也不免要陪他玉石俱焚。可我不想死啊!那可不是我如今走上“大明殿”的原因。
  自然,我得另寻他法,以让自己将来在面对他时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此刻我像一条被拔牙的狗。我想我应该是还没长牙。
  是狗,终不得还是要对主人亲厚些。这样才能有好果子吃。
  他等着他的消息,何妨不能看做他在等我。也好让我这条狗假意高兴一下,向他示着好。
  一时明白自己的处境,立马沉甸甸的心紧了起来,又终是松了下去。我得轻松不能紧张,不然一切都不会自然。
  良好的语言如果说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润滑剂的话,那肢体间的接触又是什么呢?
  是亲密,是关系的更进一步。
  语言终究隔着一道气海,存在着距离。它让一切都隔着种理性的感觉,而接触是感性的,是有体温在的,甚至会出现酥麻的。
  尽管心里在浮思冥想着,却依然在向前走着。但终不免伤势严重及自己的有心设计,还是倒了下来。单脚跪在地上,却怎么使劲都起不来。
  他眼见了这一切,走上前来,向我伸出了一只手。我借着这股力才站了起来,摇晃了几下,不免更撑住了他才站稳。
  “没事吧?”他关心的说了一句。
  但我反手就给了他一拳。那一拳很弱,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也徒当给他个花架子。才很弱弱的说道:“你去试试”。
  不言而明,我在向他抱怨着,却实在向他邀着功。
  “抱怨”总体上虽说不是个好词,却有它的亲缘性。它是我们绝大部分只有在与己相关才会发出的情绪,它天生就带有对象和感情。
  我有意与他拉近着距离,但这一次却与之前的一次却已是有了大相大相径庭的区别。这一次是真中藏假,而不是假中藏假。
  我见他似是有了点相信,才又说道:“没事,休息几天就好”,说完,又挣脱了他继续向前走去。感情不多不少,留下的余韵却意味深长。
  这两天,我还真就待在自己的“秋阁殿”中好好休养了几天。这是一个大殿,空荡荡的,也像极了这“风丘灵国”,只给人一种冷清清的感觉。少人自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则透着种诡异。但时也说不上来,只因我素来也不喜与人交往,更不想往来。
  期间,凤吾来过一次,给我送了瓶药,还助我疗了阵伤。
  他依旧是那副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情,测不得他意,我也徒当接受了。
  毕竟早一日好总比晚一日好来得自在,而且计划也不能因为我的负伤而拖延。
  如果说我的负伤会耽误计划,那倒也不是。也正因为我的受伤,阻碍了我的正式受封。这里头才有的意思了,这场戏本就有心引起“狼修灵”的窥忌。
  从他们被遣出“大明殿”,我于丘奇的私下相处,再从我迁到这本是“玄忌羽”居住的“秋阁殿”就已经开始并慢慢发酵了。
  时间来不得长,但也不能短,须得一两天。这把“猜忌”的火焰才能烧到旺。
  这是从一开始就势必会处在他们暗中打探下的结果,但也正因为暗探所以才有了模糊,而我们打的正是它的主意。我们要以这把“有名之火”来烧他们那把“无名之火”,还打算把他们烧个精光。
  我们平静着,像那保持优雅的天鹅般的在水底下使劲划拉着,唯恐不能把这池水搅的更浑,以好让我们更能浑水摸鱼。
  水太清了,容易印出自己的摸样,也太容易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水一混,不光模糊了他们的视线,也模糊了他们视线范围内同伴的身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机可趁,一一铲除,而依然能够不动声色。
  “猜忌”终究不是“明证”,上不得台面,但却会产生怒火。
  这是即便不用“明证”也能感受到的,而且“猜忌”是接二连三的,不是一个方块,而是圆球,滚起来方便得很,一溜烟就不见了影。
  同时,“怒火”是双向的,它终得先烧着自己才能烧着别人。
  对待这种“猜忌”与“怒火”,我们唯一可做,也应该做的就是:镇定。
  显然,凤吾就比我深谙此道。他为我疗完伤之后,并没立即离开,反而坐在了桌子边,端起一杯茶静品了起来。躺在床上的我,一时好奇问道:“还不走?”。
  “太早了”,手扇了扇那袅袅茶香后又瞟了我一眼,见我还在困惑才又说道:“还没到密谋完的时间”。
  他大有深意地说着,一时也让我茅塞顿开。原来这也是个局!
  明为我来疗伤,但暗中窥觊的人又哪会这么去想呢?我此刻就像个焦点般,周围有了无数双眼睛盯着我,以我为轴,只要与我有点私下空间的人都会被当做我的同伙。
  他也没有心去撇清,估计从他踏入这“秋阁殿”时已是想得很清楚了。
  我毕竟势单力薄,他们虽有了“猜忌”之心,却也没把我当太大一回事。此时凤吾的加入,将自己置身于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不免就得多打量,认证开始谋划了。
  它代表了我不只是一个人在作战,我背后有个团队,是有一个有能力与他们匹敌的团队在支持着我,不免就得忌惮这股势力了。更何况此刻我们还将丘奇拉入了我们的阵营。
  时间一秒秒的在流走。我见无趣,心想‘既然大家想的都是我们在密谋,那何不说点什么呢?’。
  于是侧转过身,头偏向他这一边的说道:“我心里一直存着个疑,不知能不能从你这里得到答案?”。
  “还有什么不明的地方吗?”他反问了一句。
  我知他指的是什么,但我存心问的是另一件事,才又说道:“那‘映春楼’的第四层里究竟有什么秘密?我很想知道”。
  我一直对这好奇着,说完还不免撑起了身子,靠着床打算倾心听他一道。
  当初的不得而上,如今的与他沆瀣一气,有些事开不得口,言不得明。此刻也似有了理由一探究竟。
  当然说与不说都有他的立场和打算。这依然不能改变我与他的关系,我也更不会因此而与他心生隔阂。
  正如我藏有秘密不愿让他知道一样,他也可以向我有所保留,只不过那个秘密许多人心里有数,我也只不过就此一问而已。
  他沉了口气,就着一口茶咽了一口,才说道:“一个让人声色犬马的地方罢了”。他说得很轻松,似完全信任我般的说了出来,但也因为这才让我心生了疑惑。我不回话着,也当听了,似相信着。但他是何其敏感的人,一有异样就让他感觉了出来的说道:“你不信?”。
  我隔着纱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没有,只是我突然也对那个声色犬马的地方感了兴趣,几时要不也带我去一趟吧!”说着说着,突然也激动起来了。
  我毕竟是个年轻小伙子就得在他面前表现出对女色的稍许兴奋才对,太过冷静未免让他查出异样。
  他显然没打算告诉我那个秘密。哪怕再迟钝的人也应该明白“秘密”与“青楼”该是多有冲突才对。
  “青楼”是有颜色的,肉色是它的主色调,同时它是有声音的,烦杂是它的主音调,甜言蜜语是它的辅助音,甚至不用闻,脂粉气都能香飘几里。就算是隐蔽,终是公开的。绝不可能会与“秘密”挂钩。
  可我是个识趣的人,问不出答案,自然没了必要再去问询。但面皮还是得生色,像“青楼”一样不时还得有几分颜色,几许声音,几丝气味来掩饰这个“秘密”。
  “你真的和你爹很不一样”我没有看他,而他却突然这么说了起来:“在我印象中,你爹一直都是嚣张跋扈的。不懂得迁就,也不懂的谅解。但我得承认他确实天资聪颖,让我也望尘莫及。即便不将他当做对手,也会形成这种局势。而你太敏感了,这点和你爹很不像”。
  “或许吧”。
  可谁又与谁会是一样的呢?我不仅没遗传来父亲的天赋,也没学到他的不可一世,但无情的宿命却还是将我与他拉到了一起,变得战战兢兢。
  回顾过往,也于一句“不一样”中赫然发现,不知不觉中与父亲走上了一条轨迹相似的道路。
  我没有他的开端,我是原本与他分叉相走的,却最终殊途同归了。
  这是凤吾在此之后,不了解的父亲,也似乎成了不愿道说的我。只因有太多相似之处,有些道说突然之间也像成了禁忌般不愿诉说。我没法将他当自己人,也在于有些伤只适合自己去舔就好。
  “殊途同归”真是一个奇妙的词,参杂了不少奇妙的缘分。
  我与父亲同出一室,性格大相径庭。但命运多舛,却终不免走上一样的道路。
  如果说有高兴的成分在的话,多少会心酸,只因这条路是这么的迫不得已,也是让父亲与我们越拉越远,甚至最后也逃不过命运的碾压。
  我真的会没有害怕吗?可害怕又能怎么样。
  它是一种生命的奇妙。踏着时也似乎尘封着历史的记忆,而记忆对我又是全新的。
  既想走入这片历史,沉沦。在此能感受到父亲的感觉,又想走出这片历史,有点自己的人生新历史。
  尽管我此刻在前行着,却不免带着一丝逃避的心情。它时弱时强,飘忽不定,也随人物,事件有增有减。
  “你似乎不信任我”他无缘由但也有缘由的说道。
  怀疑是双面的,他亮了牌,不免我也该亮牌才对:“谈不上,只不过我们总得多思量几分,有什么明言就现在说吧!”我静候着。
  其实我早该猜到他另有目的才对,他不会这么好心让我忆起过往,也没那个闲心来讲我的父亲。
  “我记得你父亲手中有个‘触角令’”,他停了,没再继续下去,但意思却很明确了。说完,还放下茶杯走了过来。
  一阵危险的气味一下子就扑面而来,但我仍面不改色地说道:“我没听过”。
  父亲并没告诉我这“触角令”在这一方世界还有什么用,在没摸到它的要害之前,显然我没那么幼稚到问一句就得老实的回答。
  “你未免回答的太快了,我还没说要不要呢?”他冷言冷语着,似一把烧的安静的火,但徐徐清风还是将那丝燃意烧到了我面前。
  我心内不禁一凛,还是说道:“你也未免想得太多,我回答得快以为我在心虚,回答的慢以为我在思量‘怎么小心应付你’,那可得你教我,何谓才是时候?”。
  我有心打他的脸却还是不免有点正经的应答着。从一开始我就明白他不是个善茬,也最忌与他拐弯抹角。可单刀直入,又最终谋他不过,反刺了我。
  所以到头来还就只能与他拐弯抹角了。像我总有漏洞被他抓住,那何不顺着这个漏洞反行逆失。或许才是对付他的办法。
  我一直都在摸索。只因他太过强大,而我还在他的有心指点下,跳不出他的五指山。
  有时这种感觉浮上心头,真的很可怕。
  我终不可与他明来。尽管会与他有针锋,但还是得玩笑。“玩笑”不单纯,它虽跳动着些许戏谑的成分,但不免带有几丝冷意在里面。这也是值得玩味的地方。
  虽大体与他亲厚,却不免总想跳出这种亲厚给他浇一盆冷水。而且“玩笑”还得视语气而定。说得好了,讨喜,说的重了,不免自讨没趣。
  显然,我是说的好的。我语气高昂着,连看向他脸上都不禁浮上了笑容。
  这似乎是这么没有来由,但又恰到好处。对付他的冷言冷语,还有什么比开心的玩笑更能缓解危机的呢?
  “看来你果然不知道”嘴虽是这么说,但眼睛却依然盯着我,并没像他说的那样相信着我。
  我依旧如故,假意的说道:“你跟我说说,或许我几时见过”,可一说完才似后悔的又说道:“还是不说的好,反正不得法,徒上了心”。
  烦恼,谁会喜欢呢?没谁会喜欢,就连他这样的人,我估计也不会喜欢吧!我自作主张的替他想着。
  “时候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
  他没表明态度,只简单候了这么一句,却给我留下了不少遐想的空间。
  不知他信又或是不信着?但我想,像他这种老狐狸。估计是不信的,至少也得再等段时间。
  我和他都不是那么会轻易相信人的人。对于有些事情,总得有个怀疑并确认的过程。
  这是不再单纯一味相信的人趟过黑暗后的结果,也是执着于相信太想相信的人的不敢相信。
  说到底,谁不想有个真的能相信的人,只不过是不想被欺骗而已!
  欺骗是那么让人受苦,是那么让一颗美好的心沉沦。是一滴滴滚烫的油滴在心上不仅伤心而且会留疤。
  它是那么丑陋,丑陋到真心想去问候下别人,真心的想微笑一下,轻轻地招一回手都能浮上一句“算了,何必”。
  转身依旧还能让自己沉浸在一片自我保护的氛围中。相安无事的自己走着,也默默的鼓励着让自己强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真的强大到有勇气重新拥抱这一切。
  即便是欺骗亦或是伤害。似乎最终也只有强大才能让人相信人。
  无疑,我如他般也一直沉沦在这样的怪圈中坚硬着自己,也强大着自己。
  不惜一切在挥别着此刻生命中的种种,只为能更向前一步,能爬的更高,能让自己在返头时能拥抱此前自己想要的一切。
  但返头时能看到什么?什么又在等着自己?不得而知。
  可我此刻又真的要停滞在这儿吗?显然我又不想,我不想半途而废,我也不确信前方真就那么悲观。或许会艳阳灿烂,又或许我压根就是个只管前进,只为野心,不顾一切的人!
  生平我第一次矛盾了。它是来的这么毫无来由,但又有着征兆。
  只因凤吾裹挟一份不信任而来,我也以一份不信任的相信着。在努力展现信任的暗涌下不信任很自然的蓬勃发展了。
  迎来送往,送往迎来,几个来回就已成了定局。

  第二十三章 剑指“狐修灵”(1)

  “君仙,这万万不可”思忌羽章建立即反驳说道。
  我的正式受封被提上了日程,“鉴史羽”刚刚宣读完示令,就陆陆续续有“狼修灵”的人出来阻拦。
  丘奇眼见局势难平,但又不得大怒的说道:“欧阳靖,那你倒说说”。
  这是我第一次见着欧阳靖,“风丘灵国”的羽上,也是24年前逼得我父亲不得不使用“棱梭”窜逃到“齐国”的欧阳靖。
  他形象很高大,浑身散发着一股剽悍的味道。一看就知道是个很不好惹的人。
  只见他依旧坐于宝座上没起身,只稍稍偏了个头的对丘奇说道:“我不敢有异,但只怕他难服众”。
  他说的巧妙,既不费吹灰,也不用拨四两,就达到了他的目的。
  他硬是没接那个话茬,却驾轻就熟的将难题扔给了我的能否胜任,及丘奇任用的是否合理上了。
  也于这一句的话锋突现中。我也突然明白,在权力争夺中从来就不容许傻子和天真地存在。即便是各种类型不样的人,也得归于一条小心斟酌的路上去。
  它让人来不得大意,也来不得粗犷,它不可能真的让人展翅于广袤草原上驰骋。它是悬崖边的铁索道时刻充满着惊险。
  “不敢”不代表没有异议,只是迫于压力。倒好似他突然到了被动的地位,让我们有了舆论的压力。
  他是个老手,他懂得怎么转危为安,怎么化被动为主动。
  他更是一个死手,于一言“怕难服众”中,将我的问题一尽挑明,还让众人能站在信服的角度。
  他的语言带着种行动,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