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张诚王-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是个老手,他懂得怎么转危为安,怎么化被动为主动。
  他更是一个死手,于一言“怕难服众”中,将我的问题一尽挑明,还让众人能站在信服的角度。
  他的语言带着种行动,我不得不证明自己的行动。
  此刻,我像成了个靶子般,有了可以被挑衅的可能。
  尽管今天看似是我的主场,但隐隐的气势中,还是让我真正明白了:我或许高估了丘奇的存在,也太低估了欧阳靖了。
  从一开始他显然就没打算将这事上心。或许在他而言,这压根就不可能让它成真。
  他虽低于丘奇,却依稀有种自己当家做主的架势。即便面对丘奇的询问,他压根都不愿起身作为下属去回禀,只稍做回头就已算做了敬意。
  我虽耳闻知悉过一点,但此刻真实见着时,才算心里真正有了底。那就是欧阳靖明里敢张着胆,而丘奇明里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他俨然成了“风丘灵国”的第二个君仙。或许从实里说,他的话压根就比丘奇要管用得多。
  这毕竟是“狼修灵”的统治区域,他一人未免孤掌难鸣。
  难怪当初面对我的提议时才会那么犹豫,亟需再三确认后才敢真正动手。
  既然话挑到我这个当事人身上了。我也只得出来,像是突然被点到的小将满怀欣喜的走上前回禀道:“小人确不敢当,但若论一处本事却是比得上你的”。
  我饶有兴趣地说着。说完还不时将手指向了欧阳靖。停滞了几秒,见欧阳靖有几丝震怒要开口了,才又将手指移到旁边,冲着丘奇说道:“君仙,你说是吗?”
  丘奇没回我的话,但我想他是明白的。
  只见他脸上浮上一笑,一时让整个“大明殿”有了一股奇怪的气氛上涌了起来。
  “狼修灵”一众也敢怒不敢言着。
  我想他们浅思了一会之后或许也明白了吧!
  要不然欧阳靖怎么此刻会露出如此怪异的表情。
  我确实有一样比他们强得多。那就是“忠心”,对君仙的“忠心”。
  起码相较于他们回禀君仙时,我会俯首作揖着,不敢放肆着,心中放着君仙着,不敢这么明目张胆挑战这种尊卑秩序。这即便是嚣张者也不敢明言道出来公开反驳的。
  因而他们只能吃了哑巴亏。
  我渐渐退回去,并不想让自己总是处在这个明眼的位置上,让他们来攻伐。
  尽管我明白这一开始,甚至到最后结束都会围绕我这个话题在讨论。那就更不能时刻站在那么显眼的地方,让自己连心虚和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我得以弱制强。对付他们这些本就强势的人,我不服点软,装点怯的话,未免以强对强,最后只剩下武力。
  这是我的短板,也是他们时刻想激发的地方,以好让我去以卵击石。
  “玄忌羽如今不知下落,重置玄忌羽,未免有伤玄忌羽的功劳”妙忌羽骆辉找着空出来补了一句,一时也引来了不少附和。
  玄忌羽虽一时不在,却想着立马换下来。这不管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像一下子将君仙置于不仁不义的境地。
  这句话很狠。因为它来的是那么的忠厚,却不免反向伤着了君仙。
  如果说要找个替死鬼,或始作俑者的话,那我显然是当仁不让。一切都因我而起,在此处也只有我一个外人般的硬想挤进去,抢占一席之地。
  句句没挨到我,但句句瞄的又都是我。
  我腹背受敌着。到最后,连些许紧张都着上了刺激的色彩。但它只能向内,不得露于外表。
  我如此弱小,我该怕他们才对。但想戳一戳他们锐气的心,不免也盛了起来。
  这一切有了许多意料之外,但总归还在意料之中。因而当争锋起来还算游刃有余的说道:“玄忌羽本就掌握法度制定,这么多天的不曾出现,莫不是修改法度去了?”
  既不反讽也不责问,只单单这么一说,问题就出来了。如果说丘奇在有心罢斥玄忌羽,莫不说是玄忌羽自身早就已经不遵循法度,恐已是难以胜任了。
  更何况“修改法度”这样的大事,岂容他一人就能决定和重修的。他的擅自行动实已是不将君仙放在眼里,也没再试图与“狼修灵”中同族有心商量了。
  我给他安上了大不敬的名头,也成功的在他同族中点燃了一把暗火。
  但我也知道,他们这次是蓄势而来,我一言二语的也未必击的倒他们,他们对我的有意较量心中自是有打算,因而当争鸣了一阵后又镇定了下来。
  但我仍不放过的继续说道:“玄忌羽掌法度修订,观天测异变,如今下落不明,可天不我待,法不渡人,也是该修修新法了”。
  “法”不是个新词,但于此刻却需要一套新法去匡扶“狼修灵”的统治。“旧法”未免诟病庇护了太多人……以致让“法”总凌于人之下,发挥不到它的作用,让它既浮不上心也表不在明。
  如果说这只是不待时机,向玄忌羽在个人发难的话,那我更是借着这个“法”在向“狼修灵”众人在诘问。
  当然这只能是暗问,只能隐晦,来不得激烈。它是六月里的飞雪,总的寒冷但不免还得来阵暖风吹嘘一下。它更是个奇谭,难的让人探到实处,只能逞逞口头上的英雄。
  如果要努力实现着,也只得拼尽全力的把纬度向更高处推去。什么时候夏天也能落飞雪呢?
  只有异于常纬度极高的地方才有可能。但未免就无形之中不得不为这险峻形势制造着更加恶劣的条件才行。
  我制造了一把冷风,也为自己迎来了他们反扑的一把冷风。
  不消片刻,妙忌羽骆辉就出来说道:“法即理,理即天,这么多年都施行如常,你的话未免儿戏“。
  我是个外来者,不明白“狼修灵“的法度,但我却真是有心要扯这根神经,甚至扯痛这根神经。要他们明白于权力之外,不要忘了他们本就是被征服者。
  他们如今能享有这一切,只是当初“君仙“的宽度。
  如果说利用占更大程度的话,那他们也该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被释放的权利要求的是他们限制自己,而不是被权力带来的欲望扩张。
  妖不是人,但仍同人一样有着自己的“贪嗔痴念”,甚至比人还来的更厉害。
  “虎修灵“当初的所为。如果一切都有在意料之中,但活的事物总不免有意料之外,他会抗争,甚至到足以抗衡的时候,势必会反抗。
  “如今天下局势已然大变,正是调整时局,谋求大变的最好时候“我眼界开着,但心界却不免窄着。
  我在为他们描摹着美好的未来图景,却隐晦的施行着我的计划。
  谋大变终得先谋小变,要不然也只能以谋大变之名达到最终定大局的目的。
  “如今‘蛇修灵’已然落魄,不足为惧,单留下个‘狐修灵’也成不了大事”。我有意挑起战端,也有意扭转着话锋,以图让这片大局掩盖住刚才的小局,用共同的大的作为来抵消刚才我对他们的触犯。
  他们在明面上终究与我们不是敌人,尽管刚才有口角,但相对于此刻摆在他们面前的“狐修灵”与“蛇修灵”而言,我话题的一转,一下子就将我们拉到了一起,没有再为“玄忌羽”的事在争辩。
  “自己人”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它不是陌生人突然的变熟了,而是前不久我们或许还是站在不同立场,不同阵营的双方,此刻成了能抛弃前嫌共同谋一事的同伙。
  或许这个“自己人”打了一双引号,但多少还是能体会到来自对方的好意。
  我不想只给他们是来抢占权利的投机者的印象,而是可以为他们出谋划策,真正有实用的合伙者。
  如果这对他们来说更好听的话,那也未尝不可。
  “大明殿”内冷静着,显然我刚才的话对他们影响很大,也多少消除掉了不少“狼修灵”众人对我的敌意。
  “思忌羽”章建率先就出来接过我的话说道:“‘狐修灵’可不好对付,狡兔尚有三窟,更何况狡猾的‘狐修灵’”。尽管话中有不少烟火气,但明显的比之前客气多了。
  “恰恰错了,‘狐修灵’虽狡猾,但更大程度实际上利用的是人们的狐疑。疑能生惑,但实则却虚,在表面好似占尽了优势,却也在反面证明着他们不能硬敌啊!如果说势均力敌,他们勉强说得上智取的话,那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这种所谓的智取还是未免小儿科,来不得真了”。
  如今“蛇修灵”破败,独留下了一个“狐修灵”再怎么样,也是在‘虎,狼,雀’三族夹击下很难生存的。
  这层纱本就薄,更是在短期“蛇修灵”的落魄后为其蒙上了一层纱。虽是两层,使得其呈现在如今的局势中让人看得云里雾里,但拨开云雾才发现其实也不过如此。
  在这样的大情势下,不趁势对“狐修灵”来个痛打落水狗的话,未免错失时机。
  疑,尽管是个虚词,可终究是个实词啊!
  它正因为有实的东西才会让看的人着了虚的色彩。
  如果说在这场一齐看破局势的行动中,有的只是互相利用的话。不免此刻需要的是团结。眼睛只有看到一处才能真正瞄准目标。
  在过往的斗争中,就是因为各方势力瞄准的方向不一致才让这层“疑”得以加深,生了“惑”。
  生怕其中的另一方势力趁虚而入。因而当面对一个足以消灭“狐修灵”的打好时机时,才这么不敢行动。
  各自为战,不免各有心机。

  第二十三章 剑指“狐修灵”(2)

  说到底心机是“个人的”,来不得整体。它是一种心理和个人意志力的体现,来不得团结。
  团结作为一个整体,呈现的是一种“一”的状态,但实则混乱的是各方势力中各自的诉求。
  “虎,狼,雀”争权夺利多年,各自向前,未免各自心中都有算计。我意欲将他们统一成一个整体,将消灭“狐修灵”作为他们的共同目标,势必要消弭掉他们之间的彼此争斗,将他们团结到“自己人”的状态中去,让他们进入到一个“集体化”的思维状态里来。
  这是对一个整体来说足够意气风发的事。
  胜利是一把旗帜。能看得见的胜利俨然就成了一种兴奋剂!
  看得到的版图扩张不光是野心的肆虐,同时也意味着实力在这场争斗中的消退啊!
  但好在这种消退对于三方势力来说是相互平衡的。因此当面对那扩大的版图时,这种相对性的消退又能干扰多少呢?
  这真是一个诱人的消息,是一块散发着油光的红烧肉。
  我知道他们都想啃。但也正因为都想啃才只能看着流口水。
  这不可能是他们没有想到过的,但各自心中打着小算盘老想在这场行动中占着一点优势。
  “占”是一个行动派。如果说“个人化”的占用能很顺利实现的话,那“多数”性的占用则要艰难得多。
  三方势力往各自方向在拉着,都想占着一点优势,不免就成了一股阻力。阻力是可怕的,是即使在努力向前拉也依然毫无所获的沮丧,是智谋再用得对也只能徒劳的气馁。
  我作为一个外来者,更是一个局外人。我没有那些像他们一样真正渗透在其中的势力。我给他们的只是一个方向和作为一个敲醒者。那就是提醒他们,他们都得向前,每一方都独立捞不到好处,只有在真正的集体范围内才能获得他们的利益。
  从某种局面上虽是种点醒,但此刻我终究不是外人,我在“虎修灵”众人的眼中是与丘奇及凤吾有交涉,更是在他们的意识层1面与他们两人之间是有合作的。
  我的话虽身处事外为他们指明了一条方向,但还是终得在心上掂量一下‘我不会那么有好意的在前几天与丘奇私下相处过后,这么大无畏的不为私利而来’。
  这不是一件容易撇清的事情,当他们更是只将这种相信闷藏于心中时。我更是显得有些没了法。
  我不可能自己没事去做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
  人真是一个会转弯思考的动物,越是想说明什么,其实也越是想宣示些什么。
  这是从很多年前的相信到现在的渐渐明了。它是一种隐性语言,但一旦说得明了,就破了。
  显然,我不会那么蠢的去不打自招。
  其实,为了应付这种状况,在之前我也不是没想过。因此在我退下后没多久,趁他们在那沉思的时候,就只见一个羽史从外庭向“大明殿”内冲了进来,脸上露着急忙的神色,嘴上也哆哆嗦嗦着。显然是跑了好一阵功夫,跪在地上还没缓过气来,“鉴史羽”就向他发问道:“所为何事,这么急慌的失了体统”。
  “君仙,大事不好,失踪数日不见的玄忌羽找到了”他没说完,吊着一口气不敢再往下说了,也于无形之中让我们也吊了一口气。
  经他这么一说,一停顿,即便不听也能明白是个什么意思了。
  “说”丘奇不容他置喙的说道。
  “刚才‘狼修灵’的一众兄弟在万寿山发现‘玄忌羽’的尸身了”。他说完了,一时引来了“大明殿”中人的一阵肃穆。
  但它是如此短暂,立马就引来了一阵怒火。
  “大明殿”中“狼修灵”的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而我在旁观着。
  虽扰乱着,但我也知道这么一点信息恐是糊弄不过欧阳靖的。
  “玄忌羽”已死是一个事实,而且还是“狼修灵”中的一些兄弟亲自找到的。表面上是个铁证,但一切又未免来的太巧。
  更何况还在万寿山找到了他。这“雀修灵”虽已破落,但万寿山在“风丘灵国”依然不失被奉为一座神山,依然在“雀修灵”心中占着很高的地位。
  这一来立马就将“狼修灵”与“雀修灵”卷了进去。
  如果说这是一场图谋许久的阴谋的话,它表面直指“狼修灵”与“雀修灵”,但暗地里却指向了与其无关的“虎修灵”。
  “玄忌羽”一直是个置身事外的人,在同族中不可能会与人结下深仇大恨,而“雀修灵”更是将万寿山奉若神明般的存在,将其作为作案地点,不免有辱圣明。
  更何况“雀修灵”在这一方“风丘灵国”实力也是远不如“狼修灵”的。人才本就凋零,而“玄忌羽”本身实力又不低。
  如果于明面上讲还有的与其一拼的人的话,那也只剩下凤吾了。
  可这计划本就是我与凤吾谋算好的,于今日才让“玄忌羽”暴毙的消息流传出来,也自是早就将自身置于众人的视线范围之内,有了一个不在场的证据。
  因而,当细心再去算时,才赫然发现,唯独只剩下共处着的“虎修灵”一支了。这是如细流会慢慢涌上众人心中的疑虑,但却只能是这么隐含,只因独居于“君仙”神坛上的是“虎修灵”羽上丘奇。
  这当然是众人相信不可能存在外来入侵者情况下的思虑,也是我不有心点破下想要刻意营造的疑云。
  它来的是这么及时,让本就有阋墙的彼此更是又裂了好几分。它虽潜藏于心底,却破坏力惊人,不细细听都能听到“兹兹”断裂的声音。
  但又不能断。这不是我真正想挑起的。
  我不想真的冲突,只是疑惑。
  只有这样当幡然醒悟时他们才会那么感激不尽。他们是一群宁愿反悔,相信怀疑的人。
  如果来的过于澄清,让“虎修灵”完全撇清于这一事情之外的话。他们不免则没了个能怀疑的对象和出口。
  假若将这一对象转嫁给“雀修灵”或其他修灵族,则又不能让他们把这把充满疑云的火闷藏于心口。
  如果不是“虎修灵”作为这么一个怀疑目标,势必会一下子点燃那把火。那把想宣示一下实力,显示一下威风的火。
  这把火它狡猾的很,它不像水一样遇强则强,能化弱为弱。它是一个欺凌者,虽不一定表面媚上,但绝对会欺下。
  这是我和凤吾当初的计划,也是我没向丘奇明言的具体实施策略。因而当我真的将这把火烧到“虎修灵”身上时,他显然也有些坐不住了。
  他用像看背叛者一样的眼光看着我,而我却假意没放在心上,也没看在眼里。
  事实上我也不能去承他的意。毕竟我没强大到演技精湛,也没过低忽视的将“狼修灵”众人当小孩看。
  更别说欧阳靖了。他这个老手,更是个辣手。他眼睛毒的很。表面尽管压着怒火,但实则一直在冷静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势。
  他终究不是个刚入谋变的新手。
  如果说他这一次有被我玩到的话。过往他又何尝不是一直在玩着别人呢?
  这也就是高手与低手的区别。高手往往能以当时心境却也还能思别样境界的心思,而且还能不动声色。低手则不免看心情,处当时心境感性的很,他们的言行举止是一面很好的镜子,很难藏拙。
  这是一出大戏,我与丘奇商量过,但仍有出乎他意料的大戏。
  尽管我有意将这把大火烧到“狐修灵”,不免也要像“七伤拳”般的先伤自己人。“虎修灵”再适合不过。
  可这毕竟这是前兆。我得让这重疑云飘走才行。
  这不光得兑现对丘奇的承诺,也得实施自己的计划。
  “‘狐修灵’最擅长的是什么?”我见时候差不多了,才向众人反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来的奇怪,但也是个跳板,它是跳了起来后终得回到地上,承接刚才开始谈的有关“狐修灵”事宜的跳板。
  “男的擅智取,女的擅狐媚”妙忌羽骆辉出来说了一句。
  我真的得暗叹他真是我的一个好帮手。正如他那性急的性子般的,不光承接了我要的那种热度,还提供了他本就不低的智商。
  “没错,如今正是‘狐修灵’相对实力最弱的时候,却也该明白这才是他们进行有力出击的最好时候。试问如今的‘狐修灵’别人不去侵犯他们已算是好事了,可还有谁会想到他们竟然会主动出击呢?这看来是一种自取灭亡的行迹,可也正是他们利用他们智谋的时候啊!以小想要博大,可不是被动挨打,而是快速出击,落实到具体行动当中。还有比挑起你们自以为团结的修灵族内乱更能达到目的的吗?显然没有,以弱想要制强,得先削弱这种强劲势力。显然在这一场未来的争夺中,还有什么比‘虎,狼,雀’三族联合起来更强大的势力吗?”
  没有,不用回答的没有。
  这一切都来自于推测。它当然会有漏洞。
  但剑指三族不免还是得动气。毕竟这不免也有来源,更有可能。
  它是找不到证据下的有点相信,更是在只是“怀疑”虎修灵情况下的增进一点。
  我从始至终都没点破那团“疑云”,却一直在遥指那远隔万里的“狐修灵”。
  “距离”不是个好词,对“狐修灵”来说此刻更是如此。
  有谁会想到“狐修灵”会相隔万里来攻呢?而且在此时来攻呢?
  正如我上面说到的,“智取”不就是在将不可能化为有可能,在一些看似不可能的地方想法子吗?
  如果说这是我漏掉的一点的话,那我更宁愿说这也是我计划中的一步。
  “狼”是一种嗅觉很灵敏,也很聪明的动物。
  尽管他们一半相信着,可也不会全信。
  有一个能得以让他们全信的人。那估计也只怕是他们自己。
  我将浅显易懂的那部分留给了他们自己去明白,而只点破他们可能没想到的地方。虽不全信,可他们心中深思着相信的那一部分又无形的在佐证着我的话。从而使得我的话在此基础上更有了一丝可信度。
  说破不是一件好事,更是对一个有着千千万万年的大地上擅长于争斗的各修灵族来说尤其如此。
  说破不代表真的明了,说不定反倒生了疑惑,只因说道者并不能明了听道者心思到底拐了几个弯,有没有拐到说道者真正想要的结果上去,而听道者又恰恰是习惯于不会放过自己的人。
  他们不相信明了,只相信自己心中的明了。
  因而这更就要求说道者的功力了。这也就是“谋略”真正产生的开始了。
  我虽在这条路上行进不久。
  但生活,来自残酷生活中的一点点辛酸累积了我此刻心中的沉重。
  它来不得轻松,“谋略”真是一个重词。它没有温度,只有重量,时常压得心闷沉沉的。
  这是生活,更是竞争赋予我的本能。
  虽来自后天,却犹如本能般的需一个个具备才行,更是进行的深了,还得“老谋”才成,它是“多次”与“深层思考”的产物,是一个个不眠之后还企图来一个不眠的奢望。
  只因它真的只存在“生”与“死”的区别,没什么所谓“好”与“坏”的等级。
  如果说伴随着权利的掌握,或许也只剩下这种权利的掌控了吧!

  第二十四章 大好时光(1)

  “都走了吗?”丘奇垂手立于“大明殿”上向我问道。
  “走了”。
  “欧阳靖也去了?”丘奇依旧不放心的问道。
  尽管这一次派兵出征“狐修灵”,名单上并没有欧阳靖的名字,但他还是在暗地里跟了上去。
  这是我这次行动没有摆于明处的真正目的。
  欧阳靖真是个太过狡猾的人。
  他不习惯于从实处看实,他专从偏处着手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