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张诚王-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话虽这么说,可听管家婆子说他因是闯进了后院那个宅子后,便莫名其状的死去的,为此,管家婆子还特意嘱咐我们,以后千万不要靠近或进入那个宅子;也不知到底是为何?”
  “虽你我不知是真是假,但既然你我皆为此府奴婢,就该遵守规矩,那灾祸自是不会降落到你我二人头上,你说我说的对否?”她不由转过头去,对另一个丫头说道。
  “对,还是明儿姐姐说得对,那我们以后还真该谨慎一点做事才行呢?”丫头转头向那叫明儿的丫头笑了笑说道。
  忽然明儿伸出一小指头便向那丫头头上敲去:“那你以后可该小声点说话才行啊,不然哪天忽然便惨死在哪个角落”
  “对对对,明儿姐姐说得对”那丫头也不禁的放低了声音,似是要放低自己,减少那过多可能带来注意的因素,亦或是想能在这个混世中能苟且得以安生,竟以压走了她们本该有的单纯与快乐,整日浸染在这一片需要小心谨慎,认真做事,上眉下撇的生活中,不禁自己也变的死气了,在听了她们的话之后,我不自禁的悲哀着。
  想想,那赵福的死,我此刻心内也是有几多感慨:赵福怎么会死呢?出现在后院的人明明是我,为何却变成他去充当替死鬼?难道那隐藏于幕后的人并不想杀死我,借杀赵福的名义来达到警告我的目的吗?或许是的,对他而言,那已如卑躬屈膝,形同蚂蚱的仆人只是如同一条养肥,压榨完后,便可任意宰割的,甚至连一条狗都不如的人吧!那上天给这世间带来了一条条生灵,却容不得他们似人一样的活着,弯腰行事或许已似他们的天性一般,注定要老死相伴!
  “啊!上天,这是为何,你创造生灵,却又如此对待生灵”
  心内压抑不住的悲情,似已压将不过,它已要漫出瓶颈,喷薄而出。
  于是,我迈开大步,向外奔去,不顾一切,而那凶恶的世间此刻变得却像恶魔一般,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张牙咧嘴,不时向我伸出那已早是浸染了一层层鲜血的锯齿,向我扑来,欲要将我吞并,于是,脚下也不由得加快,直到迈到这片仙境。
  “你怎么了?”女子好奇的问道。
  “啊!”略感缓过神来,注视着她,看着她那稍感疑惑的脸,我知她定是看了我很久,见我站在那里,听了她的那句话之后,似进入了入定状态的一样,为避免这种尴尬气氛继续蔓延开去,我缓缓转过头去,不再看她,远远地望着那天边云卷云舒的景象,似有感于人生变幻无常,路途命运多舛一样的感慨说道:“是啊!像你说的,人真的被这个世界禁锢了,他以不懂得生机了,是吗?”
  她似有感觉出我此刻的变化,但又似乎不相信我那发自内心深处的感慨,认为我此刻只是心情低落或是那来自贵族子弟心中那固有的一种空虚感罢了,于是她说道:“你徒有的只是贵族子弟的空虚罢了,又怎能体会这折磨人的世界”
  听着她那略有嘲讽的话语,眼睛不自禁的闭了起来,但心内充盈的却满是不愤。
  但这一切终究得面对,不管我是闭眼,还是躲避,它还是以生生有的姿态在我眼前上演,在我脑海中留下了印迹。
  我不禁感慨的说道:“多谢姑娘提醒,让我再次重新看待了这个世界,但也想向姑娘抱歉的说一句:对不起,你又让我重新想起这么多不快与不幸”
  “嗯,你这话,倒是怨我喽?”女子恼有微词的说道。
  “当然该怨你,明明当前好好的感觉,此刻全被你破坏了,怎么能不怨你呢?”虽明知这是不可为而为之的事,但还是想真诚如白的面对她,不管深山是否有虎,还是向虎山行了。
  “既然如此,那倒是我有对不住公子的地方了,那倒请公子此刻就离去吧,”摆了一摆手,做出一副不留人的表情。
  “但,更重要的是,应该感谢你,感谢在我失意时,能遇到你这么一个与我心意相投的人”
  了了一句,没有经过我过多思考,却似乎引起了她几多意外。
  眼睛似有深意的望了望我之后,脸上不觉浮起一抹笑意,很淡,但却很真,能如深泉活水般有滋润人心的力量。
  “公子这话倒说得意外,先是一个怨,后是一个感谢,倒让我几多不受用,该惑了。”不愿错过我此刻脸上的任何表情,她竟定定的望了我许久。
  终于,她的目光转移开了,好大一阵不自在的我,既没有恼意,也没有喜悦,徒有尴尬。
  忍不住抖了一下身子,激灵了一下自己,才说道:“遇到姑娘,是我此刻感觉到的意外之喜,听得姑娘一席话,是我感觉到的意外之痛,不知姑娘可否接受在下此番的微词?”
  “是吗?”我一番话后,只见姑娘愣住了,也不再望我,也不像是在想什么,我心下不禁一凉想:怎么会这样,怎么姑娘都没有什么想法呢?还是我说的太白了,还是太假了。
  “姑娘,姑娘……”望着她那副愣着的样子,她似有皱眉,不知何故。
  眉一松,眼才望着我说:“你该走了,我也该回去了”
  似乎真的有拒绝之意了,没有多说,就以是此番明证了。
  姑娘没有回头,只见越走越快了,更应该说是飞才对。
  她就这么飞也似的走了,而我竟还涂有幻想着:什么时候又能和她相见。

  第二章 有道是初见(1)

  拨了拨眼前刺眼的光芒,想要将恼我意的阳光驱散开去,仍然继续填充着我未饱的睡意,和那未完成的梦。
  见左一撇,右一撇都徒劳无功之后,索性向右一侧,翻身而睡,虽似有大概意识:但关键时刻了额,姑娘刚才说喜欢我了,眼见着我已向她靠近,那梦幻的一刻,即将到来,怎么能因这几缕阳光刺我的眼,而错过呢?
  这是我不愿的,尽管虽此刻仍有不适,但还是尽力挺过吧!
  想着想着,脸上也不觉着上了色彩,并热了起来,由淡红渐渐入内,程度慢慢的也不由得加深了。
  姑娘深情地望着我,眼低垂着,时不时偷偷的泛着眼波,眼睛流转着,瞧一瞧我,那女郎见情郎时的小儿女情态,活现了。
  ‘我是她的情郎’我不由想道。
  不由着,笑意更浓,嘴角弯曲的弧度变大了不少,想想,生生的此刻吞下两个鸡蛋都够用了。
  就算有人此刻真有意为之,大概我也不会恼的,眼角那流动的波痕,也会驱散我此刻的不快吧!
  见她仍低垂着,眼神依旧饱含深情,眼睛不时的偷偷看我,嘴角依旧挂着笑意,这该是她喜欢我的明证了吧!
  我不由气鼓鼓的,壮大了胆,向她伸过手去,轻轻地搂着她的腰,心内喜悦之情大盛,手也由原先的仅能徒手摸着她的衣服,到渐渐能感觉到她的体温。
  那衣衫下的身体,也是不由得抖了一下,愣愣的望着她那依旧的神情,和不曾反抗的双手,想想:她果真是喜欢我的。
  想再继续抚摸下去时,可忽然……那身体却好似有了反抗之意,她竟慢慢走开了,见此情景,我一下心,竟紧紧抓着那衣服,竟是不放开了,也似有不放她走的意思了。
  嘴里也喃喃的说道:“姑娘,这就要走了吗?”
  说着,抓着衣服的手更紧了,真应了那句‘你休想走了’
  可似乎她依然没有为我停留,想走的身体,硬是要我又使了把劲,才拉住她。
  可她却突然说道:“超儿,超儿,醒醒”
  ‘她是在叫我吗?’我想着‘可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呢?莫非她真的喜欢我到宁愿放下女子的矜持去打听一个陌生男子的姓名,哈哈……人生得有此痴情女子,夫复何求?’
  于是,手上又放足了一把劲,竟是不放了。
  “超儿,超儿,你怎么了,你倒是放开为娘啊!”她焦急的说道。
  ‘嗯,唯娘,她的名字吗?好听,可又怎么感觉这么奇怪?’
  虽说不愿意睁开眼睛,但还是勉强着微睁开了一下眼。
  不开还好,一开,不由就是一愣,‘唯娘原来是为娘啊!’
  立马有想钻洞的心了。
  ‘那原先,此番种种岂不是被瞧了个一清二楚!’
  见此,‘索性还是不睁开的好’。
  于是,我假装就是一个翻身,侧身向另一边,就这么睡着了。
  静等着,看,母亲有何举动,再说。
  母亲见我翻身而过,以为我马上就会醒了,可过了片刻,还是见我没有所动,心内也不由一阵焦急,颤着音说:“超儿,你怎么了,你倒是醒醒啊,不要吓坏为娘了”。
  ‘我也想醒啊,可你不走,那尴尬的处境我又怎么应付?’此刻心慌的我,不禁将母亲那原本是关怀之举,也蒙上了我的主观色彩认为她的举动是那么的没有必要,和让我此刻有很大的不安感。
  “超儿,你怎么了?”听着母亲那关怀至极的话,不忍之心又从我心内上泛,‘不管了,还是先将她支走再说吧!’
  于是,我动了动身子,支吾支吾了一两句,不怎么想让她听懂的话后,才略感吃力的说道:“娘,我渴了”。
  “什么,超儿,你说什么?”母亲将我翻过来,摸了摸头后说道。
  我又不得不再次重新说了一次:“娘,我渴了”。
  “好,我这就去倒”果然,此刻我的话是最灵的。
  只见母亲一骨碌的走到桌旁,拿起壶就往杯子里倒,可……可怜的是,壶里叮叮铃铃的滴了几滴之后,似是断流了。
  壶倒是举了好一会,也没见动静,倒是母亲,却急的团团转。
  见果真没有了,才似有气愤的将壶,向前一推,不稳的壶身,溜溜转转的,竟打起了圈圈,滑到桌边险些从桌上跌落下去,可壶似乎能听懂我此刻心内的想法一样,竟停在桌边,不动了,倒是惊得我,吓了一跳。
  母亲端着杯子,走到眼前,怀有抱歉的说道:“我这就给你倒去,你等一下啊。”看了一会我,见我点了一下头后,才走开了。
  而我也不禁的由原先的,不想尴尬的事情发生,没来由的,就这么经受了一次母爱的洗礼,直感觉当时的做法是多么的愚蠢与不堪。
  心下,不由升起一阵内疚之感。
  直拉着被子,就往头上罩去,愿它将我罩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以更好的来掩饰我此刻的心慌。
  在被子里窜了几阵之后,只感觉怪闷的,索性,掀背而起,整理好衣冠,直往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想‘等会,母亲回来,见我不在,该着急了’
  可又想‘等会,怎么解释呢?难不成又装病来糊弄她?……那可不成’
  年轻气盛的我在久思之后,还是没有收起性子,就这么给走了,将之前的所忧抛诸脑后,只为能暂时缓和一下此刻不安的自己,借外头的风光无限,车马涌动来填塞这颗忧虑的心。
  绕了好几个圈子,才好不容易从墙头翻了出来,‘总算没有被人发现’。
  才放下心中一口气。
  跳下墙头,脚不由得一蹬,甩了甩发麻的腿脚,直想‘真是好日子过多了,这么一点高的墙,都能颤的脚痛,空长了一身好皮囊’连自己都觉得有点浪费占着这张家大公子的位子和家财,天天过得是一天胜似一天,身子却是一天不如一天。
  猛地一阵激灵,灰心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直说不该。
  略有沮丧的我,但最后还是高傲的抬起了头,想着自己还是不虚的念头,就这么兴致高昂的逃避了那不堪的自己。
  也就这么不无目的的沿着自家的后墙走着,直觉走了没多久,就热闹了起来,小贩们劲头冲的叫嗷着,虽有点亢奋,但却多了一些挑衅。
  原来是马路正对面都摆着卖胭脂水粉的,小贩为了吸引顾客,选择了这种以喊叫的方式来推销商品,但适得其反的是,原先还各自只顾着叫各自的,一会就成了对喊,看谁的叫声更有穿透力,谁就能叫来更多的顾客,正所谓是“一浪高过一浪”,震得我是一阵耳鸣,那就更别说顾客了,谁要与他俩走得近,那还不遭得殃了,可想而知,竟是一个顾客也没有,反倒是路过此处的人都不自觉的绕开了。
  惹的一个胆大的壮妇,突然一阵怒吼:“叫什么叫,回家叫去”猛眼一射,顿时惊住了众人,当然也不缺我,斜眼一瞟,暗叹‘真是有勇气的汉子’。
  怯怯缩缩的往旁边一条路斜走开了,气弱的我,倒真是被霸妇的气场给轰住了,怕与她擦肩,就这么被“临幸”了,走后,直感自己庆幸。悻悻的我走过一片民居,没见过,不熟悉,接着又走过一片树林,长得高的他们是我远不如的,渺小的我只能低巴着头与小树攀比着那莫须有的且无需比较的“高度”,不免有些小肚鸡肠,强装豁达的我,大步的迈开了步子,索索兴兴地坚强的甩下了这片树林,却不想老天还真给了我一片舒心之地。
  柳暗既是花明也,大方的是。
  它还竟然是一大片花海,各色品种都有,除了少量认识的,大概绝大部分也只有它认识我的份了,正沉溺在这大群亮色中时,心下也不由地想到:
  ‘这是哪啊这寸土寸金的京师重地,怎会有人在这种这么一大山花,难不成我入了皇家园林,可这怎么这么好进呢?’心头不由得又否定了此时的这个想法,直想这可能是哪个有钱的主的私家花园吧,就此心安理得的游荡起来,虽没有蜜蜂那么勤劳的亲密着每一朵花,但也还是大概的了解了一下这片花海大致占了多大亩地,大概有多少品种,其中珍稀的花种还不少,虽然叫不出它们的名字,但总感觉在哪一本书上见过,有那么一点印象,这还多亏了我那老爹的功劳,要不是他拿出了吼人的功夫,兴许此刻的我还更白痴呢?虽然总是对我一副凶样,也导致了我对他的不友善,但现在想想,也亏得他,自己现在也勉勉强强算得上一个文化人,些许不堪莫名的就涌上心头。
  不自禁的,眼睛就算是愣住了,自己也不由的慢慢蹲下了身子,到后来,索性坐在了地上,甚至干脆的,将自己真正舒心在这片绿草地中,躺在这一块天然的“绿毯子”上,伸直着自己的手脚,尽量争取着每一寸舒坦,那妙不可言的感觉,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但唯一不适的是,自己每翻动一下身子,脖梗处总会传来一阵瘙痒感,像是有一双温柔的手就这么轻轻地掠过,但又没做过多的留恋,想抓却抓不住,倒是活泼顽皮的它一瞬的又弹了起来,好像不愿让我压弯它的脊梁一样,晃动了几下之后,就在我眼前停住了,它以斜眼的姿势面对着我,耷拉着的劲须像极了一抹微微下垂的嘴弧,似是诉说着不高兴。
  见此的我,不来由的一阵愁涌上心头,但也带了几分火气,大手一点的顺势将它压的更弯了,但它却回报性的给了我张得更大下拉的嘴弧,报以更强烈的怨恨。
  见无趣的我,皱了两皱眉,心道:‘这不讨人喜欢的熊孩子,直扰乱我心情’。
  索性生出了退意,不由得站了起来,但眼睛还是不自禁的被这大片花海吸引着,此时的我正以‘大人不计小人过’的高傲姿态,一边览着“美色”,一边舒展着自己,就以这种痴迷的状态后退着。
  可没想到,一不留神,骄傲的自己在无情的堤墙边就这么绊了一脚,精彩的后倒式狠狠地摔疼了我的脊梁骨,更可悲的是,那飞扬的马蹄险些将我踩成一滩烂泥,要不是我震天的一呼,吓着了马,再加上那灵敏的车夫及时转了方向,那……

  第二章 有道是初见(2)

  真的是好险,心下正自暗庆幸着,却不想那车夫一阵狂飙:“你不想活了,嫌躺着舒服?”
  虽然依旧疼着,可再是好脾气的人也有震怒的时候吧!
  想我摔得这么惨,还险些被他的马踩死不说,居然口气还这么大骂人,心狂的我也不甘的说道:“你长这么大眼,这么大的一个人在地上,你真瞎啊,可没见你驾车撞树”口虽冰冷的回复着他,但却做出了一副轻松模样,索性就这么躺在地上开始伸展手臂,活动筋骨起来了,不动还好,一动一阵剧痛传来,咧兹着嘴硬撑着,一时起不来了,气弱的我苦恼着这惨人的遭遇,及这么多年来的好吃懒做,看来上天还真是有一报还一报啊!
  躺在地上的我斜眼撇了撇那驾依旧停在那里没有在动的马车,却只见那车夫似是愣了一愣,兴许他还在想‘一个大男人躺在地上还学上撒泼了吧!’
  随他想去,可现实的是,这了无人烟的地方,等会,我怎么拖着这沉重的身体回去啊?暗叹不幸的同时,心里也在盘算着‘怎样才能让那车夫载我一程呢?’
  可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聪明的我倒尽显得愚蠢了,一时没想出好的办法让那刚被我臭骂的车夫能好心的载我一程。
  暗叹:‘不幸’的妈还真是‘更不幸’。
  眼看着车夫就要有驾车就走的架势了,心急如火的我也顾不得其他了,大声就是一呼:“啊哟,有没有好心人来帮我一下?”满怀别扭的叫喊却只换来一记冷光。
  ‘好,算你狠’。
  见这么委屈自己都不能让他动容,于是果断采取了行动,忍着剧痛慢慢的爬将起来,颤微着身体缓缓的挪动着脚步,这么近的距离此刻怎么显得这么远,走了好大一会都还没到,心急的我,大步一跨就想靠近马车。
  但往往心里想的与实际总是会有出入的,大脚一跨的后果是差点摔成一个“狗吃屎”,要不是倒下去的时候手灵活的攀扶住了马车的前驾。
  心中惊的不是一下两下啊!
  猛喘着气的我,头零距离的接触着马车的前驾,直叫幸运。
  可更不幸的却是,后背猛的升起一股冷意,还来不及抬起头,一双大手就映入我眼中,顺手一推,我更是理所当然的又躺到了地上,来不及痛得我,立马狂怒道:“你这人是多没心啊?你刚才没见我走得困难吗?现在又把我推下马车,你难道就不怕把我摔死?”
  一边骂着,一边猛揉着后背,可气人的是,他说道:“这是你找死!”
  “我找死是吧?”气恼的我不禁反问道。
  ‘你狂啊,我这回就找死给你看’。
  气不打一处来的,顺脚一踢马腹,马立刻就狂怒了起来,马蹄向上抬起,惊得我忙往一边滚去生怕就踩上我了。
  可没过多久,马就冷静了下来,我也不禁感慨‘这马车夫还真不是一般人’。
  正想着,忽然眼中只见那车夫跃下马车,脚步沉重的就向我走来。心内不由一慌‘肯定没好事’来不及多想,顾不着剧痛的我就是一阵狂跑,这也让我不禁感慨:这人求生的欲望还真是强啊!
  可对方显然就是练家子,身手矫健不说,还足智过人,不一会就被他抓住了,耷拉着脑袋的我看来只能是任人宰割的样了,可他却没立即动手,拽着我就把我拉到了车前,出乎意料的叫了声“姑娘”。
  “喂,你才姑娘呢?”冷眼一瞪,可他却装作没有看见,正暗恼这家伙不识好胆时,马车内传出了一女声:“让他进来吧”。
  先是一愣,后是听那车夫喊了一声“进去”顺势推了我一把,心慌作一团的我显然是没想过这车内是有人的,更没想过是女的,更更加没想过在我做弄了她一番之后,居然还愿意放我进去。
  ‘难不成想暗杀我’脸不由一绿,手脚也情不自禁的哆嗦了起来,假模假式的故装艰难的爬着车架,慢慢磨蹭着时间,希望有人经过,给我有呼救的机会可过了一会,连自己都有点说不过去了一脸尴尬的回头望了那车夫一眼,依旧是冷眼相加。
  眼见无趣,我才缓缓的转过头来,借力一爬,算是爬上去了,站起身,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心里却在盘算着到底是进还是不进呢?可似乎车夫也是等不及了,见我站在那里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还眼望三方的,一副不老实的样子,于是,大手一推就把我踉跄的给推了进去,幸好那车帘结实,为我的前倾给予了一个缓力,才没让我像狗吃屎一样的趴伏在那女子面前。
  踉跄了几下后站定的我,没经那女子的许可就坐了下去,方缓了一会神,才方知不好,连忙又站了起来。
  “坐吧”那女子没有看我冷冷的说道。
  眼神古怪的瞧了她一会方才又坐了下来,只见她身着一席青衫,和我记忆中的那席青衫很像,但再往上看时,却是另一幅容貌,虽然生得很美,可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也说不上来。
  眼迷糊糊的我正自思索着,可一明眼时,却见那女子盯着我,恍惚着的我瞬间一惊,忙把头移开,语带尴尬的说:“姑娘……我有什么好瞧的吗?”一说完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头不由垂的更低了,暗想‘真是心慌的不是时候’。
  可却听她回道:“那公子,我又有什么好瞧的呢?”依旧直直的看着我。
  “没什么好瞧的,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愣了一会才又不好意思说道:“没别的意思,姑娘不要介意啊……我说的是我没什么好瞧的”。
  补得一句显然也不好,头不由的晃了几晃,心内直骂自己蠢,真是说多错多,最后索性闭嘴什么都不说了。
  任尴尬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