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张诚王-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是我这次行动没有摆于明处的真正目的。
  欧阳靖真是个太过狡猾的人。
  他不习惯于从实处看实,他专从偏处着手来逻辑自己的认识。
  正是基于他这一点,才故意没将他安排在出征人员名单中。
  “是的”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他会跟上去呢?”他显然在向我诘问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派他出征。
  “利。欧阳靖虽有狡猾心思,但也逃不过逐利本质。出征‘狐修灵’只为逐大利而去。他欧阳靖为了让‘狼修灵’在未来的三家纷争中能保留更多的优质力量,他不得不先将自己先推向前方,以求能多护住一方势力。毕竟于明处‘狐修灵’尽显颓势,可依旧不好对付,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踏平,却没想到我正想给他个有去无回”。
  我向丘奇解释了一番,却不免又在心上暗叹‘欧阳靖对狼修灵倒还真是忠心,只可惜他的忠心用错了地方,碍了我的眼,必须得铲除’。
  “那岂不是被他控制了大局?前方发生什么不都由他做了主吗?”丘奇不无担忧的说道。
  “表面上虽是这样,但不给他点甜头,怎么叫他灭亡呢?不要忘了我们才是这起事件的主导者,任他欧阳靖有通天本事,也难逃这层金蚕大网”。
  计谋自是在自己胸中生起后,那股雄心壮志就没再低落过了。
  我对这一切是如此自信满满,却不免引来了丘奇的一阵怒火。
  他右手一张,一收。就将我吸了过去。手掐着我脖子的说道:“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不要忘了你也不过是我掌中的一只蚂蚁而已”。
  他很少向我发怒。这次却是真的让他着怒了。
  上次的如果说还是把小火的话,只因那还在谈判阶段,多少还有点希冀在里头,而这一次的大火,却发生在计划行动过后,我仍旧的不细明说。
  他心里着了慌,但我仍不免要留这张底牌。
  我从与他们合作开始,就认清了。没有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我选择让他们向我留一手不去细究,那我也得各自为他们留一招打死也绝不会说出口。
  只因这是我的价值所在。而我存在的价值又只有自己的一张口才可信。
  “还没看到结果出来,何必发怒呢?我是一只蚱蜢不还在你手上吗?”。
  虽然说的艰难,手却开始攀爬上了他的手,一根根的将其扒开。终至脱手,才又向他说道:“我保证结果如你所愿,只不过现在不能向你透露,你该明白我什么意思”。
  “保命”这个词不用说,太过明白才有了想要有所行动的作为。我不想明说,“命”是一条贱命,“求保”未免难听。
  我从始至终都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从向他投诚开始,我就没打算让这股气的声势有所下降。它是吹不灭,又煽不大的火,唯独只一个“稳”在维持着。
  我喘了几声,静自又向他走近了几分看着他,眼里却没一丝恐惧的说道:“我虽不可信,但给予你的承诺还是会给你的,也不枉费你对我之前的一番信任”。
  这是我只能,也没得再多对他能说的了。
  他眼低垂了下来,还不时浮动了几下。他在沉思着。
  说到底他还是对我存了一丝仁慈。尽管他是个狠心肠,但在明白我仍对他有所保留后,依然没斩断后路的向我痛下杀手就可见了。
  我虽对他有这一招杀招没对他明言,但再怎样的杀招又怎及得上我此刻真真正正我在他手里的命呢?
  那是虚的,也有得转换的余地。
  是计划就会有漏洞,也可施行可供替补的方案去弥补。而我的命是实的,只有一次,来不得假,更做不得虚。
  他如果要掐断的话,再怎么说我也无能为力。
  原来,他对我留了善意。一时心暖,放下不少心防地走到他深厚细声的说道:“说到做到”。
  “其实我还有一事不明?不知你可有闲心为我解惑”他对我有了丝善意,但我谨慎的知道。他是个吝啬的人,他别是在言语上吝啬的很。他虽冷静,少言语,而言语正是了解他们的窗口。
  “说”
  “不知你可否知道‘触角令’?”这是一个一直悬浮在我脑海中的疑问。
  凤吾开了个头,而我却想来收这个尾,但有趣的是,丘奇成为了这中间的串线人。
  之所以会选他,在于24年前是他统治了这“风丘灵国”,这24年“风丘灵国”依旧在他的掌控下。这时间不短,一直得以延续,全赖他的胸中丘壑。
  “‘触角令’在你身上?”他不回反问道。说完还不免回过头来望着我。
  他眼里没有凤吾一样的闪烁不定,乱动心思,始终冷静如斯。
  “你还没有告诉我它的用处呢?”我不想承认但也不否认。可实际上,却已是默认了。
  这是迟早的事。当我向他有意问起,并想试图去打探的时候,就不言自明了。
  我终究在他明前要比在凤吾面前老实得多。也于他给我的一丝善意里坦诚了不少。
  当他相携着我离开后,我又踏在了“映春楼”的阶梯上。
  我站在他后面,跟着他进了那“映春楼”。“楼主”依旧笑脸出来相迎,但我的心思却与上一次有了明显的变化。
  这一来二去的,个中缘由也大概有了个了解。
  这“映春楼”估计是这“风丘灵国”统治范围内的一个情报机构。
  也从与丘奇的一些支言片语的交谈中,了解到了这“映春楼”原本确是家“青楼”,24年前被摧毁后,里面收集到的情报早就被“棱梭”封存了起来。
  重修后的“映春楼”改由了“狼修灵”来掌管,却没再沿袭之前的风气,改为了一家酒楼。
  酒楼虽较青楼在收集情报多少方面差点,但实则比青楼收集来的情报实在些。这里毕竟主要承载的是“交情”。
  “闲聊”,甚至有目的的“畅聊”才是它的主要用处。
  它不像青楼掺了调笑,染了风花雪月。
  床边虽最易探消息,可当这一历来已久,人人都知道的道理真要去实施探查渐渐明了,甚至说得上精明的人们时,谁还会真向一个陌生女子去吐露真信息呢!
  青楼虽一直仍然是一个信息搜集地,但当大体最终将消息去统计时,才发现“真假”早已是混在了一起。有些真道说者,不免也有了些假道说者。真假混行,有的凭据但不由得需去多实践。
  而酒楼是个相熟之人的相聚之地,更大程度上道说消息的人会花更多耐心去解释,去透析。
  如果也更多一丝想要去隐瞒的话,不免话就得说得更多。
  青楼更大程度上不具备这种属性。它是小消息的流散地,它不像酒楼里的交谈会来那么多商量和解释。
  正因为它短小才流言易飞,也正因为易飞才更容易虚假。
  酒楼里交谈的语言是长的,有的一番推导,才有得了一番逻辑可言。也正于此它的语言才脱离了消息的本质,让人们更容易探清话语的真假。
  由此可见,“狼修灵”懂得将其易地而处,就已是比“雀修灵”高明了不少。更何况酒楼远比青楼那种地方少去了是非。
  第四层都道是个秘密。不上去不知道,一上去才知道,这第四层原原本本压根就全是秘密。
  莹莹闪闪的亮光晶莹一片,碎碎的像一点点星光般恍若进入了满天星河。
  一点皎亮代表一个秘密。那细细思来,这像银河系闪着碎光的局面,岂不是有心寻找也是找不到。一时来了一阵头痛。
  这是新旧消息汇集后的局面,不时还会有一点点的亮光从地面上升腾起来,重新流入这片银河海中,一闪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消息虽多,看似掌握了足够多的情报,但却因为于24年前被“棱梭”封印了起来。这24年来消息只进不出,也是让“狼修灵”不得办法。
  更是没了“触角令”,也很难调出自己真正想要的信息。
  这是从修建它时就修改不了的机制。没有这两样法器的加持,开封。这些消息将永远停滞在这片时间海中,直到终将有一天收集到的信息足够多,由于它自身内部已容不下那些消息幻化成的亮光,这些消息才会慢慢逃逸,为世人所用。
  但这个过程得很长久。此刻看看那到处飘飞的星光就足够让人绝望了。
  正因为空间还足够大,它们才会飘动的这么活跃。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世界,美丽得让人绝望的世界。
  星光一点点的汇聚,过了一会,便已呈银河般运转了起来,中间空落了一片区域,也一时让我好奇了起来的向丘奇问道:“你看,那是什么?”手指了指那中间凹陷下去的一块。
  “它们感觉到了‘棱梭’的存在开始汇聚了”他说着,手却伸向了胸口将‘棱梭’取了出来。
  “只有站上第四层它们才会感觉到吗?”我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莫名的问题向他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他讶异了一句。
  “也就随口一问,突然想知道,它们对‘棱梭’的感应会有多敏锐呢?”
  他停顿了一会的说道:“一公里范围内”。说完将“棱梭”向中间抛去。突然就像产生了一股巨大吸力般的,让我也有了丝站不稳,手搭紧了他,而心里却浮起了不少心思的浅说了一句:“原来如此”。
  我说的是如此小声,耳尖的他还是听到了得问道:“什么‘原来如此’”。
  我慌了一下,但不一会后又定了定神说道:“没什么,突然感叹了一句原来是这么开封这第四层被封存的消息的”。
  也不待他反应,从身上摸出“触角令”的向他说道:“该怎么用?”
  他接过“触角令”待那旋转的银河渐渐散开,才升腾起“触角令”的说道:“烈焰冰晶”。
  “触角令”旋转了一阵,一些星星点点的光亮一簇簇的向前聚集而来,终至“触角令”收回,一页薄纸才显现了出来。
  拿在手里,激动不已,但又觉得不可思议。
  ‘居然烈焰冰晶的藏匿地点就暗藏在这页纸中’。它是如此薄,却隐藏了这么巨大的秘密。
  之所以这次会这么信任丘奇,不光他给了我一丝温暖,也在于我们之前谈判过一次,才暗中得知原来他也想找那‘烈焰冰晶’。他虽未与我说明原由,但此刻道相同又为什么不尝试相谋一次呢?不管他暗藏何居心。
  我没想让他真正信任,但很奇妙的是,反而在不信任中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统一。

  第二十四章 大好时光(2)

  我没必要再为花那么大心思去苦恼什么,他也没必要为相不相信我而左右为难。我们可以各怀心思,却一致做了一样的事情。
  时间真不是易等的事物。兜兜转转这么久,三个月的约定已悄悄地不知几时已过去了。
  “自私”再一次体现到了我的身上,我顾上了自己挣扎求生,却真是忘了我还身担拯救“蛇修灵”的重责。
  不知“灵蟒群殿”是否已真的飞灰烟灭,世上再无了一个叫“蛇修灵”的地方,也不知“赤练金”此刻是否也在等待中面临死灰一样的颓败。
  说到底都是自己无能,在不知不觉中错失了时间,俨然当再看到这张记载有“烈焰冰晶”的薄纸时,心里也暗沉了一下。
  终是晚了一步。尽管我没奢望要它来得巧,但也不希望它来的这么不是时候啊!
  它像怎么推也推不开的窗,等终于推开时,才发现原来墙也倒了,那我又出现干什么呢?就像此刻处在这里面对这张纸一样,我拿着它,眼看着它又有什么用呢?
  一切都已飞灰,想要拯救也没了法子。
  我有负重托,当明晃晃的眼前突然生梦般的浮现“赤练金”的眸子时,连抬头平视的勇气都没了。
  大概我真的很难改变自己的本□□!即便伪装得再好,我心依旧软弱。
  从懵懂到心机深沉。浮华的永远只是外在,内里还是那么扎我眼的流着红血。我没想过回归,更是在还没达到目的前的不屑回头。
  生活依旧是个“贱模样”,没地位,没本事的贱模样。
  我从来就不是生活的幸运者,上天只有捉弄我的份。想得得不到,想留留不住,我们这种人怎么可能顺其自然,对生活服服帖帖。
  它是一滩温水,容易让我麻木,但不知几时又会惊起一个巨浪将我拍死在水边。
  那太不是我应该生活的生存状态了,对别人如果说是生活的话,我想我应该是生存才对。
  事与愿违是我前24年的代名词。深刻到不去折腾一下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太舒坦了。我要折腾自己,更要折腾一下生活,一浪高过一浪才是属于我该有的状态。
  已然如此,那又何必真的再去放在心上呢?“蛇修灵”的因时覆灭,或许正给了我一个机会,不要去面对它被铲除时的惨状。
  此刻的飞灰烟灭,一切都随时间纷飞,却实实在在的留下了保存了下来的实力。
  那分散于各地的“蛇修灵”子弟以天下为巢,势也要以收天下为巢。我想这才是我要做的。
  覆灭只为更好的开始。
  一点点消散的荧光拉伸了我的思维,于薄纸上的一行字将目标明确在了我面前。
  “月时明兮今兮时”。
  难道这就是那答案?辛苦得来却依然拗口的答案?
  我不甚明了,丘奇似也陷入了一阵恍惚。
  原来,不是得到就能放松了,它从来就是一场接一场的赛跑,只有时刻不懈,整装待发的人才有可能真正停下。
  生活中的休息点从来都很少,只有到终点站才能真正长舒一口气。
  “可有想到些什么?”我见他皱了下眉的问道。
  “明月当空?”他浅说了几字就停了下来,没再继续。但这些又是那么明了,无一点用处。
  这不是那么容易想到的,见无奈才从他手中夺过那张薄纸,然后撕掉的说道:“走吧,凉风清月或许会给我们带来点思绪”。也不管他的,招手将“触角令”纳入怀中,就向下走去。
  凉风清月真是夜半时分行走的好景致。
  清凉的风习习掠过脸庞,身躯,像拂过时的柔手。向后拉的衣摆隐隐中给人带来了一种气势。
  谁说只有内心强大就够了,那真是腐人之见。人毕竟是个以视觉为导向的动物,内蕴固然重要,可外在的感觉也不可少。
  而气势也是双向的。向外拉伸着的衣摆,无形之中让我也有了种紧绷感,那飞扬而起的发丝也有了一种豪迈的气势。这是由外向内的一个增强,虽强凛冽但也渗透有用。
  清月,其实我已很少有这份闲心去静静观赏过了。
  只顾向前,连抬头张望都少了。
  我不是个拔高的人,但却速进。“欲恐琼楼玉宇”也没什么不好,但抬头张望的厉害,不顾前方地面上的坎坷,未免在生活中还摔得不够痛。
  我毕竟是个痛过的人,心再野,心再大,也渐渐懂得了虚缓些的道理。
  我没那么急着回去,真的开始散步起来了,但我没想到他也没那么心急着回去的在后跟了上前。他终是快我一步,不一会就并肩了。
  说到底“临雀城”,我还真是没实实在在的逛过一遍。
  生存和闲情本就相悖,当更何况自己心内悲苦时,生活得一切都不免窄了。它是一网繁重的纱,缠的自己生紧,使自己局促在那一亩三分地内伸缩不得。
  原来,“四方斋”旁边还有一栋“七星楼”,包子铺不远处还有包子铺,远远近近的,不有心去看,还真就被几个上心的蒙蔽了心。
  “你也有过困苦的时候吗”伤心之景一时勾起伤心之意。可也不知他也是个易伤心之人?但冒昧一句又方想到问得过了。一语“走吧”连脚也不觉提速了起来。
  ‘我还是太过容易安逸了,一季凉风,一弯清月,一片旧景,就能让自己心安不少’。可我却忘了,站在身边的人连相信都谈不上,更何况信任。
  漂浮于沉沦中的人,太不想心安反倒容易心安了。
  这是我的错,是我因旧景伤错怀的错。本应该心空静着才对,还是被旧景伤情砸了个实实在在。
  这是黑暗中行走的人不该有的情怀,是谋逆权变不该被易察的心思。
  走过“雀门街”,想过滤器一样的重新将自己的记忆与心情筛了个干净。依旧走在我身后的他,也没接话,似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这是我与他不曾有过的气氛。也显然不适合存在于我们之间。我们只有合作的关系,当也只因有“商量”与“设计”的心思。“堤防”是我们才该有的,“彼此堤防”也才是不想被设计时应该设下的心防。
  小城终有小城的好。一切都不会那么漫无目的,一切也都不会有那膨胀想去到处走遍的心思。
  它精而美,给每个人的心都设了限,使得迈出去的步子都有了入目的风景。它给人的是一片沉静心思,入眼的也是赏心悦目。
  小城最易发现人,也最易关注到人。它是于烦杂心思处的静下心来,是有故事也不会被喧嚣带来烦厌之意的恬静。
  尽管或许人人都有故事,但被关注到的缺少了。
  闲心于慢是不适合大城的。“临雀城”建的小,像“雀”般不喜欢群居,零零落落着,也高傲的分散着。
  因居住距离的稀疏,不紧密,这里生活的人也较别处清淡了不少。很多人熟而不络,视而不语,微颔首示意已算是作了礼数。
  不去细细体会,外来人或许还会道冷清,人人生性凉薄,但探得深了,观察得透,才发现于这里真正体会到了一种相安无事的美好。
  倒也不是一时被我静谧下来的心情着了安谧的色彩。只是我之前碰到了困难,被几个不挚之人惑了心思。它是一种连锁反应,心蒙了色不免眼睛看人时也着了彩。
  其实,这也不过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虽清淡少了热闹,却实实在在,活得明明白白。
  静了,不免就走的慢了,而他也不知几时走得这么慢。
  ‘难道也是在细细体验’可以想来‘他在这生活了这么久,估计早就看得比我还透了吧。’
  这样的场景其实最适合相遇了。即便不是有意之人,也该是相熟之人才好。
  争争斗斗,谋思来谋思去,最后也不过谋个安静。细细想来也不过如此。
  但前提又是什么呢?一阵沉重又将我拉回到现实中。
  在有阶级,甚至等级存在的国度里,似乎又只有站得高才能真正图个安静。
  “不得已”不管是向上还是向下都要存在的。“上”时会不得已奋斗,挣扎,算计;“下”时又会不得已被动,无能,颓然。
  我终究尝试过“下”的痛苦,当在面临二选一的抉择时,才没了那么多犹豫不决。
  这是一条还未曾真正向我露出真面目的路。尽管我曾不止一次看到过他的背影,但终因远去而美好了不少。或许正面难看得多。
  多想有个相熟的人与我走完这段充满安心的路。一遍遍的想着,眼睛也不时模糊了不少。
  先是母亲像小时候领着我走了起来,她在前领路,而我在后走着,时不时的还回首微笑一下。右前方走着我的父亲,他依然没变,冷静的多,但我却早已知道他的心是有几多温暖。
  一家人在一起真好。
  眼弯着的眉角,也没来由的挤出了几许清泪。也于向后转的朦胧之中,一张笑脸已向我迎面扑来。“我终于跟上了”她调皮的说了一句。
  她与我并肩走着,而我心里却想‘你真的跟上来了吗?’。走着走着,即便没想清楚也回缓过了神。
  经历依旧有着煞人风景的贱模样。
  朦胧一片的假想也能被在日复一日强健的神经面前做不得虚。不多给我一秒遐想的就破了空。我多想自己糊涂一点,精神迟钝一点,或许能多相信几秒刚才那些画面的存在。
  可生活,斩断过往的生活还是让我精明了。
  哪怕没多来一秒恍惚的精明了。
  人真是做不到像个开关那么随意,总是扯筋带丝的,来得不干不净。
  真的好久没有过用这么轻的心思去想事了。在沉重的日子里也愈发怀恋这种轻快的模样。
  这种状态最适合尽收眼底的明晰。它是一种真切的情致,伴随着可入目,入耳的明丽。原来,看清眼前也是种幸福。
  如流水行云般的身影穿梭往来,似记忆里一卷旧胶片滚动传送。于陌生中也不免着了一丝相似的色彩。
  一阵明媚晃眼而过,似眼里窜出了一团火,一下子就燃到了心上。拨开人群去找时,才发觉是自己眼花了吗?
  “怎么可能是‘赤练金’?”言语的不确信胜过了这种刹那而过的相信。
  ‘真是有许久没见到过她了,不知她最近怎样?’一面挂怀着一面也不无担忧的想到‘她又该是有几多失意呢?她是一个讲事事都会放在心上的人’。
  她活得很累。远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当初那个样子。表面的飞扬实心内隐藏了更大的软弱。
  我随意走着,像时间漂浮中的一个瓶子。一踏入,就像是已流浪了许久般的自然,贴切。
  这真是一个安静的夜晚,酝酿了我这颗空落落的心。
  连记忆也没给这片时光好样子。

  第二十五章 不悔,风吾

  回到“秋阁殿“,一下子就像换了副面孔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