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张诚王-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连记忆也没给这片时光好样子。

  第二十五章 不悔,风吾

  回到“秋阁殿“,一下子就像换了副面孔般的防备了起来。
  给自己倒一杯清茶,下口,凉丝丝的苦涩的很,但终还是咽了下去。
  也无那沉睡的心思,清醒得很。走到窗边,推开,一尺斑斓就晃入了我眼帘。
  这是一片湖,圆形。只有一池水光碌碌的很,月光照在上面又无形皎洁着。这是一片绝好赏月光之地,没有出现任何,哪怕一根杂草来划破它的脸庞,圆润中涟漪着几许清光。
  月像我此刻的心沉静着,无一丝波光荡漾,看得久了都让我觉得静的有些诡异。
  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身影跌倒在地,顺着光看去,地上斑驳一片,那人口中还不时流着残血。走得近了,才赫然发现是凤吾。
  “你居然还没死?”我不无震惊的说道:“看来你命还真是够大”。
  “没想到我也会中你的恶计,你早就串通了‘蛇修灵’的人给我们来了个釜底抽薪”他恶狠狠的说着。说完还不时想向我伸展着手,欲制我于死地,但他已是那么羸弱,连再站起身的力气都已没有。
  这场恶战看来还是耗费了他不少精力。尽管他当初想得好,以为能抽身而退的置“虎修灵”的人于死地,却没想到我早已暗中通过蛇形大印调动了“蛇修灵”的众人对其进行绞杀。
  我连环向他施了一个暗计,从而才得来如今这样的局面。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不把他当一回事地走到他面前的说道:“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吗?只怪你没从根本处将我的身份打探清楚。我怎么可能让你如愿,更何况你是如此不值得信任的人”。
  “你是几时察觉到的?”他似有懊恼的问道。
  “如果说我从一开始就没相信过你呢?说不上察觉的话,那你该明白我一直在堤防你”我绕到他后面,重新将门关上,又轻轻的说道:“你还以为我一直在你的算计中吧!只可惜我却只相信自己,不过说到底你手段倒真是高明的很,又让我学了一招”。
  我不无戏谑的蹲下来,轻拍了他几下脸,又暗用劲的将他的头抬了起来。
  这是一张充满戾气,又无限悔恨的脸。切咬着牙,身子虽弱,但斜撑着的身体像是下一秒就会站起来似的。
  他依旧在面对我时有着他的气势,一直以来让我讨厌的气势。
  它是即便明着虚伪时也会暗渗出来的不当一回事。
  或许在他的心中,也如我不相信别人的高傲着吧!但他的高傲里却不免空落的多,没有几许真情实感,甚至委蛇在里头。
  我承认他的手段是比我高明的多,甚至高出几截,但我是个对感觉那么敏感的人,连一丝丝的细微差别都能清晰明辨出来。
  这是天生赋予我的忧郁气场带来的细致观察和思索。它时时刻刻像是一面悬镜般的想要将一切照个真与透。
  说到底,我还是个重情义的人,才会这么在乎这些关系当中的真真假假。
  我是个能付出同等恩义的人,但很被动,即便是在如今的算计时候,也仍然被动的很。
  “我很想问你个问题,你到底与我父亲有什么深仇大恨?”我轻轻地说着,像追溯着源头的轻缓起了脚步。
  这是根源所在,更是涉及父亲的沉重话题。我不想轻松面对,犹如我依旧对父亲崇敬般的心,凝神了起来。
  他不为所动,像是没听到一样。但我知道,他在害怕中计。
  说到底我在面对他时仍无根无据。尽管如今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彻底摧毁了他,但他仍没必要担下这个重责。一个让我不会放过他的重责。
  我暗浮了一下心思,将手从他的下巴处挪开。起身,走到他身后,立马就给了他一脚。
  他猛喘着粗气的躺倒在地上,我仍不心软的说道:“你看错我了,不承认,你以为我就会放过你吗?”
  “从桐城古镇没将我的魂魄吸食开始就向我算计了吧!以为还道你是好心,却只是正如你说的只不过想染污我的灵魂,让真正的暗黑力量渗杂进来,你才有可能真正摄取我的灵魂。到‘临雀城’放过了我,也只不过是你突然发现:我对你有更大的利用价值而已。
  其实你从第四层楼下来时,就知道我身上有‘棱梭’了。当问起时,却没想到我会那么乖的交了出来,这倒让你意外了起来,以为我可以被你利用,却真如你说的,我也只是‘暗珠明投’,向你存了狡猾心思。
  我一点都没感激你的不杀之恩,却更加深了我对你的忌惮。
  我事事顺着你,乖得很,也肯定让你有过我很好利用的错觉吧!只可惜我懂得‘在你屋檐下,向你低头’的道理。
  你虽大体上默许了我的存在,也一点点的将我纳入你的计划当中。
  可你依然没有改变你的本质,向我暴露了你的杀机。你难道不记得我差点就死在你的‘孔雀羽’下面了吗?
  要不是我及时向你示弱,也一时让你念着了我的利用价值。只怕我也早就如那色彩斑斓的圆珠般被你吸纳进了腹中吧!
  你还真是个狡猾的人。老是想用你的假恩义来混淆你想对我的杀机,却也不想我也只是当做小心翼翼在你的羽翼下谋生存。
  不杀我,假意与我父亲之间的事释怀了,又将我图引到共谋复兴‘雀修灵’的大事上。
  于小面来说,让我有了恻隐之心,将你放到‘叔伯’可被信任的一辈上去。于大面上来讲,正如你窥透我野心般的,让我有了膨胀之感。更何况这是我父亲一直以来负疚的地方。
  至于为什么不自己将‘棱梭’去献给丘奇,选择用我,你也只不过想坐收渔翁之利。好将自己排除在这一事件之外。
  把我推到明处。成了,我也不过是你手中的傀儡。败了,也有了个替罪羔羊。
  只可惜我太聪明,也事事向你留了一手,才让自己真真正正在被你控制下扭转了局面。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调动‘蛇修灵’的人来给你们个反扑吧?哈哈,‘赤练金’虽声名在外,但我才是‘君仙。我才是执掌‘蛇修灵’的君仙啊!”
  说完,还哈哈大笑起来,将一切得意宣泄到了极点。
  看着被我踩在脚下的他,脸扭曲着,变形着,而我也如此。虽相反,却无形中达到了两个极致。
  “蛇修灵”这次的能得以大胜。说到底还真全赖当初“赤练金”的明智而为。
  尽管我被推到了明处,成了“君仙”,但实则有关我的消息却被封锁的严密。这是当初我不知道,而如今渐渐明了的现状。
  她也不是如此不怕风的,只不过她选择了向我遮掩。
  我无力领导“蛇修灵”,这是她知道的。虽一切如今看来像“假象”而已,但她仍为我编织了这片幻境,一个试图让我通向她心里的幻境。
  同时,“蛇修灵”的种族纯洁性也为这种事无巨细的成功铺就了一片温床。
  “恒温”是它的状态。外表如死水般平静,实内里却迸发着活泉,于滋润处给予了一种实实在在的撞击感。
  这是不让舒服者沉溺于舒服有的放矢的清醒,是疲惫身心时的也能注意到的察觉。
  在这片暗黑深处,我时刻清醒着,不让接触者随意就能抓住我的小辫子,我一寸寸的向内缩放着,企图也一寸寸的让它们不被发现。
  我也不是没有怕这个计划会被识破过。毕竟封锁是一时的,一个月的执掌时间是时刻漏水的水滴,它会随时间的流逝,渗透,甚至水流变大。
  “滴滴滴……”像是被关上的小房子。由于空间狭小,嘀嗒起来时那声音有时都能让人心惊。
  更何况这是一个处处遍布阴谋,暗藏潜伏者的世界。
  平静既是表象,也只是暂时的。“破坏”才是内在广为颂之的主旋律。它是鞭炮齐声响中的一季响鞭,虽有让人时时刻刻远离的清醒,但踏不准的的哪一脚就在你面前爆破,炸得一切纷飞。
  它的威力是如此大,是小心堤防下,甚至明白下的惊诧。
  很幸运的是,我做到了,而预想中的一切都没发生。
  “灵蟒群殿”就算飞灰烟灭,由于此刻的成功,胜利也给了我一丝安慰。
  “你说我会怎么对待你的好心呢?”我幽幽地说着。像是没有对象的冲谁说到:“要不,我也给你一次机会,可以被我利用的机会?”说完,脚还不时踩的更用力,脸也俯冲到他面前。
  “怎么样?”我咬着牙说道。
  “你以为我会那么蠢到会相信你的话吗?”他拼命想扭转着头,但无奈还是挣脱不了。
  “也是,像你这么聪明的人又怎么会被我所用呢?”说完,恶狠狠的就拔出一把刀向他手掌扎去。
  血沿着他颤抖的手流淌出来,狠咬着的牙依然没发出一声惨叫。‘他还倒真有骨气的’。
  “看来,太轻了,也难怪,像师傅这么厉害的人又怎么会接受这么轻的礼物呢?所谓‘能耐大者,人尽捧之’。如今我这么需要你,当给你一份大礼才对,你说是不是?”说完,眼都不眨的撇嘴拿起刀就向他腿上扎去。
  我足足用了十分的力,刀贯穿大腿而出,白花花的刀光也由于鲜血的沾染而失了光彩,一点点滴落的血珠像是在流逝一个光耀的早晨般的,瞬间就烈日高照,烤得人难受起来。可惜我处在春天,春风微拂吹走了那片烦奈劲。
  征服感由弱转胜,在他的倔强坚韧下,时时达不到高点,也没过那爽快劲的不休了。
  从头彻尾第一次这么残忍,像“鬼罗刹”般的想要真真正正的索一个人的命。
  所谓对待“残酷之人当用残酷之法”。此刻我才算是明白清楚了。不是我不够狠,只不过还没达到他们的忍耐极限。
  “师傅,对于我送给你的礼物,还满意吗?”说完,一把把刀抽了出来,还不时在他身上擦净着。
  白光依旧浮现了出来,只可惜映上了我狰狞的面孔。那是一个让我如此陌生的面孔,像是突然吓了一跳的,手不觉抖了一下,险些将刀掉落在地。急忙一转才又将刀锋面对自己,也渐渐让自己的心像刀锋一样锐利起来。
  “这多没意思啊,徒儿有心向师傅送贺礼,师傅也不应一声,难不成是嫌礼还不够大?”眼乜斜着他,只见他一脸丧气样,似认命般的不再挣扎,喘着的一口粗气也暗暗的,但却深得很,一瞬瞬的,呼吸都有了时间的长度。但这片“长度”里吸入的量是如此少,到底也没个够的,接着又深深地来了一口。
  脚从他脸上放下来,侧俯下身子向他靠近。手抚上他的脸庞,不由的又说道:“你说你多可惜啊!可我如若不这么做,怕也难逃你的魔爪。既然如今我胜了,何不卖我个面子,像我当初在你面前低首听命着一样,顺势而为,也少了这许多不必要的过程,是吧?师傅”。
  我轻轻地说着,软软的腔调像是要说到他心里去一样。
  “硬”我是试过了,这会来一下“软”,倒看他吃不吃了。
  “师傅”我是最后一次叫他了,于这一声中暗暗的想要给自己,也给他一个了断。
  平静下来不少的,也仰躺在了他旁边。“这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还不说的话,那我可真要送你的秘密和你一起入黄泉了”。侧转过身,眼睛明亮的向他眨了几下。
  越是到了后面,我反倒变得纯良无害了。实心里却藏了更大的决心,不想再在他身上白花这么多时间了。
  “我没想害你”他终于开口了,却说了一句让我不明白,也让我诧异的话。
  我猛起个身,像被泼了盆冷水的激冽了一阵。
  掀起他的衣服就将他提了起来,很生气的冲他说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会中你的计吗?你也太小看我了。见我不吃你硬的那一套,就来软的了吧!可笑,我这一身本事可都是向你学的,你可别错估了你的能力”。
  一松,他的身躯又结结实实的震倒在地上。
  “我不后悔”他仍旧莫名其妙的说着。
  “我还后悔呢,还给了你这么多机会,让你来向我说这么多废话”说完,恶狠狠的优势一刀向他腹中扎去。绝不想再给他机会的来了一下狠的,欲结束这场探知。
  “原本,我就没料想你会活着回来,有些事此刻听与不听都没了必要”。
  我仍旧不给他机会的又向他心口扎去。用力一按,进去,又用力一拔,出来。他已停止呼吸的躺在那里了。
  到死都没有闭眼,但他那两句不知情由的话还是一寸寸的满上了我的心迹,烙下了一个铁印。
  ‘难道还有什么错过的细节没被我发现吗?’
  ‘难道我错了?’
  ‘怎么会?’
  一瞬间连闪三个念头,但也一一还是被我击碎。
  ‘我如今只相信自己,莫要被他骗了,他的心思远不是我能猜的’。
  扔掉刀把,走到桌边,端起一杯清茶,浅尝了起来,一恍神,茶水沿杯子流了我一身,扫兴的将茶杯放在桌上,眼睛又瞄到了那具离自己不远的尸身上。
  不远不近的距离,一下子又好像拉伸出了什么般的。说不清,道不明。
  重新来到他的身边,蹲下,手抚过他的眼睑替他合上双眼,也算是对他最后一丝恩情了。
  死,原来这么快。冰冷,原来也会来得这么快。
  手摸着他的眼睑,一阵凉意就透上了我手心。像是脱了一层铠甲般的,软软绵绵,一切都是那么触手可及。
  这是我真真正正的第一次感受他的皮肤,没有温度,却又透着种熟悉的感觉。
  “父亲死时也是这种感觉吗?”这没来由的一问瞬间将我抽身到了那片宫殿,那一水鲜红前。
  地上躺倒一片,屠戮刚结束没多久,而尸身却已是堆积如山。
  一样的姿势,一样的鲜红,一样的衣服,当入目时都似有了恍惚的错觉。或是或不是的在其中翻找着,唯独却没找到那张熟悉的脸。
  触手可及冰冷的尸身,扯动着我那不放弃的神经,但摇摇是何期。父亲又在哪里?
  终究还是没找到,带着一种伤怀的眼神又重新将视线投放到了眼前这具实实在在的尸身上。
  他与我的父亲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却能牵引出父亲许多过往般的让我凝神了起来。
  ‘他与父亲当初是怎样的存在?之间又有怎样的纠葛呢?’
  风吹而过,一切也都随风而逝了。
  或许不必执著于知道也是种幸福。
  风继续吹,吹动着的窗子都带来了“扑扑扑……”的声响,一纱帷幔像是一下子就卷起了我的寂寞般的,心空落了。
  这间房子终究还是大了,连纱幔都成了主角。
  走到窗边,将窗子轻轻关上,不由的将自己也斜倚在了墙壁上。那真是一种坚实的感觉。只可惜我却忘记了它这么久。
  以前尽管存在着,却老觉得自己感受不到。当醒转过来发现早就没有时,也就这种感觉。心踏实的感觉。
  突然有点想念过往了,很多。
  当更是帷幔褪下,迎面霎时浮现刚被我杀了的凤吾时,那种很想倒退的心愿立马就加速了起来,不得停息的加速了起来。
  它有着马不停蹄的样子,坐着一点都不舒服。“哐当”一个高荡就将我抛了起来。它是如此一往无前,带着种拼命的架势。我想即便面临悬崖时,它也会冒险一试,看能不能跃过去吧!
  可我知道这注定是不可能成功的。只因我的心太沉,当了它的累赘,势必要拉上它为我陪葬。
  我开始着手处理凤吾那具尸体,一夜的静置,血流了不少,却反倒重了的让我有了种难以移动的感觉。
  一行行的血印被拖着向前,跟随着我,像延伸出来的手也要将我拉入那片血滩之中,让我尝尝这究竟是什么滋味。
  没做多想。“噗通”一声就将他掷入了那片湖中。晕轮没有多久就消散了,湖面依旧回复到了它那平静的样子,像什么都没发生的,美丽着。
  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呢?被拖得到处都是的的血痕如漾开的一朵鲜红的花恐怖着我。
  急忙又收拾了一阵,才又彻彻底底的回复到昨天的样子,疲惫的身躯不经多想的倒在床上。
  结束了一段“旅程”,又该开启另一段了。

  第二十六章 自取灭亡(1)

  丘奇今天兴致真高,“大明殿”上气氛也开朗的多了。
  寥寥无几的“大明殿”上,显示了这次计划的彻底成功。“狐修灵”被灭,而“狼修灵”“雀修灵”众人也没再回来。如今他真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今都赏你”他冲我悻悻的说了一句。
  ‘恐怕我想要的,你可给不起‘我心里瞬间暗浮过一个心思。转口却说道:“真的什么都可以?”渐渐与他相处的多了,也开始慢慢摸清了点他的脾气。
  他虽是个不好讲话的人,可往往也都言出必行。但得称心,需得你去估他的心思,你自个儿才不会铩羽而归。
  此刻,他是真心实意在向我说着。这我能感觉的出来。
  毕竟,我是这起事件的大功臣,或大或小,不同方面都有得一番被赏的资格。
  但我也明白,于这起事件之后。我可以被利用的价值也就低了。在面对他时无形之中得抓更多的王牌在手中才行。这是一寸寸增长的打算。
  危险恍若本能的开始进入了我的意识当中。
  永远没有绝对的安全,只有自己给自己的安全。
  “本来也没这个心思的,突闻君仙这么一说,倒有一事相求了”我没说要请求他答应的话,但眼神却诚恳多了的像是征询了起来。
  “有什么就说吧”。
  看来,他真的是特别高兴,没多一秒的就回了我,而且还饱含热情。这是真真正正的头一次。
  我估计“热情”往往对他而言也是陌生的吧!太不常有了,才让此刻的我有了惊讶的感觉。
  ‘他心思真这么愉快,面对我的要求也真的这么愉快?’
  我想我还是会让他愉快的。我没向他要求什么的,只说了一句:“派我去向虎君仙白焰回禀情况吧”。
  我想逃离,有机会的逃离。此刻在他身边,对于毫无利用价值的我而言,太危险了。
  这起事件是由我策划,并由我主导的,我想揽这个活。不仅在于我能胜任,也在于我想给自己再创造一个能被他利用的价值。
  说来辛酸,但“有价值”能被利用,又是多么的安全啊!
  我等了很久,他都没有回声。
  ‘看来,他是料到我的心思了’我不由得想着。
  紧张不安一时爬满了我的心,像结了一张网的让我闷的很。
  ‘我制住了丘奇,怎么就没多到想几步去制住丘奇呢?看来,小蝼蚁想要翻身也不可能一步登天啊!’我暗沉着心,想要他答应着。
  此刻是如此难熬,多想他给一句话也好过这般的沉默。
  “已经有人去回禀了”他没多说一字的回道。
  “那我们开始商量怎么掀翻‘虎修灵’的事宜吧?”见一条路被堵又连忙开辟一条的说道。
  “还早呢”。
  好与不好,似乎都没了说的必要。只在于他还不想动。我的着急都没了存在的意义。
  “难道就没有其他想要的东西吗?”他反问道。
  ‘还有什么是自己想要的?除了说不出口的外。突然之间发现脑袋空空一片,既没个具象的东西,也没个抽象的事物。
  在这条路上行的久了,盯着一个方向久了,都忽略,甚至忘记自己还要什么了。
  “专心”不免都有了种失落的感觉。
  想要得到一样东西,原来,我迫使自己已经放弃了这么多东西。
  “没有”这是忠于心的答案,也是不作奢望的向他的回答。
  也只能如此。
  相处久了,没有变得亲密,反倒生疏了。原本还能在他面前大胆飞扬,大放厥词,如今好像只剩下无言于尴尬。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那我先退下了”我头低得很,没敢看他。
  而腿却开始退了起来。刚转身,就听到他说道:“站住”。我不由的停下脚步,等了一会,既没转身也没多言,或许是见无奈,才又说了一句:“走吧!”
  ‘他比凤吾更不好对付’,刚一退出“大明殿”,心头就浮现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念头。
  凤吾还有得一番琢磨可言,而他,则摸不透了。
  他常居“七霞殿”,很少有见到他的时候,言语交谈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可玩心思最忌讳这种毫无什么接触的状况了。
  推测,猜疑虽来的虚,总是来于一些实际的观察。
  它是地面上的一汪水,面积小却也足以让你推测到下面的暗涌。可一滴水,凭空中的一滴水,我又怎能看见汪洋一片呢?
  我做不到,没有办法的做不到。
  他真是一个古怪的人,除了几次的正式见面之后,压根就没再看到过他。算来与他相处最久的一次,也就是在“临雀城”中寻“烈焰冰晶”的那一次了吧!
  他探不到底,既不在人前晃悠,也不多话。“神秘”是专属于他的代名词。头痛的是,即便有心去找也时常寻他不到。
  “七霞殿”建于孔雀山。朝南,光可耀世。居上,无限韶光尽收眼底。山间植有一片“七霞林”,烂漫弥情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