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张诚王-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暴食”,远倒没有了吸食过后的满足感,手不断挥舞着的我,变换各种姿势企图阻挠那来自四面八方向身体内涌入的气流,挣扎了许久后,似乎也在接近吸引能达到的极限时,上头忽然下坠一物的敲打在我头上,瞬间的也将这四周不平稳乱窜的气息平稳了下来,砸痛的我,与那血管膨胀难受相比显然是不值得一提的,但也同时很恰巧的让我转移了注意力,看着那在自己眼前的画卷,很熟悉但同时心中也觉得很疑惑。
  ‘那画怎么又出现了?不是不见了吗?’
  心中疑惑着,但同时也似有警觉地向四周看了看,见确实无人后,才将它拾起,看着那已松开的丝线,本想又将它重新系上的我,又适时停留了一会的将它打开了,那画慢慢展开,但却已不再是空白的白纸,而且很奇怪的只见上头,既不是什么人物也不是什么景物的画着一个我不熟悉的东西,从没见过,自然也不知它该叫什么,说它简单,实则又不简单,两个反向四棱锥叠在一起,说大不大,但也不小,占据近70%画面的图像,于现实而言或许不大,但于画面来说却显得大得有点突兀,画面四周没有其他任何辅助性的助笔来添色或修饰些什么,盯着那图案好一会,也莫名的发现它似乎会转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就转动一个面,而且呈现出来的感觉也很明显得能让人感觉到呈现出来的特质完全不一样,但具体是什么又一时半会说不出,或许只有当你盯着它认真看才能很清楚的感觉出来吧!
  姑且各面之间存在不同,那上下两个棱锥呈现出来的则更不相同了,转动着不同方向的两个棱锥,似乎交错着时间,空间,更不用说人生了!
  直到看着它转了个来回后,才又重新将它卷起,纳入怀中。
  刚收到怀中,就惊讶似的听到一声:“超儿”。
  一闻声立马回头看时,只见父亲站在不远处,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一时被惊着的我,没有立刻回答,却只见他一步步的向我走来,等站在我面前时,也没什么话语似的向我伸出一只手,似乎在等我有什么东西该给他似的,不明白的我不禁好奇问道:“什么?”
  “那幅画,刚才的一切景象我都看见了”不容我质疑的又给补了一句。
  有点装傻的我说着:“我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但同时在他那眼神的紧盯下,还是由由的伸向了怀中,将那画拿了出来,看了一会的,才缓缓的将那幅画递了上去。
  看着它一点点离我而去,被父亲解开丝带的又重新打开,尽管面对的是画的背面,但却忽然好似看穿那张纸般的看到了那双渴望的眼神,那是一双不曾被我看见过的一双眼,记忆中的那双眼,有过太多的威严,也有过少许慈爱,但却从未见过这般慕及一个东西时渴红了的双眼,直到走到他身边,他才又变了一个脸色的转过身望着我,并将那画卷重新卷起,收入自己怀中的说:“我们走吧”。
  依旧如故的不多一言,简单的命令着,指挥着,没有一丝问候与安慰,走过我身旁,走远也不曾回头,我瞟了一眼那个渐渐走远的身影,没有跟上去,反倒坐了下来,眼望远方,直到看得眼睛都有点无神了,方放情的躺了下去,却同时很震惊的正眼对上站在一旁正俯身往下瞧的父亲,一时不好意思的撑起身子,愣了一会后,才说道:“你怎么又回来了?”心中尽管期待着他能说出些什么暖人的话,这或许也是我一直期待着的吧!但以往却都以失望告终,本该心死,了无期待的,反倒此刻心中的那一份愿景更深了,不容置喙,一时倔劲上来什么都不管了。
  “你为什么不跟我离开?”没有拉我,也没责备的就这么淡淡的问着。
  “爹,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会有种跟你越来越陌生的感觉”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倒反问了他一句。
  或许是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而且大胆的问!又或许是看着长大的乖巧的孩子突然有一天在他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反诘他的缘故吧!等了很久,他依旧沉默未言。
  “为什么要将家里的下人都辞走?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为什么在家里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的存在?你到底还瞒着我或者说母亲有多少事?“从小就讨厌他这种少言寡语,即使面对至亲也好像了无交代的样子,小时候还时不时的会问,企图他能多说一句话的给我解答着,但慢慢的一路成长过来,才渐渐明白,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不愿与人分享,也不愿与家人诉说些什么,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一切,也自然独断着一切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偶尔出来看看,可我却多想,他要是时常能活在我们之中,偶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那该有多好啊!梦想似乎总是被用来破碎的,在一路了无生色的日子里渐渐冷却了心意,也陌生了彼此,从此在相安无事的日子里就这么过着。可今天,在满怀疑惑的问他中,他又选择性沉默的回应我,一时突然所有的不满像是绝了堤的洪水般迸流了出来,似是要与他对抗到底。
  声声疑问,或者说带着责备的问话,我不知有多深的触动到他,但他却一反常态的回了我一句“好,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一时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我想要的回答吗?可为什么当听到时却又反倒有了一丝犹豫?没有所谓的欣喜,反倒是过往的一幕幕像串联成珠似的过了一遍,凄凄惨惨,似是新照片生了灰,旧照片模糊不清般的记不太清了,徒留少许不多的欢乐时光,或许也正是由于忧伤的日子多了,反倒与常人对记忆深刻的点有了不同,痛苦往往能让人印象深刻,而欢乐却对我来说,弥足珍贵,永远难忘。此刻的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但注定会是我终身难忘的时刻。
  心怀满足的我,一时情难自控的就一猛转身的扑入了父亲怀中,眼睛不禁泛上了湿意,就这么抱着,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只是这么抱着,或许也才明白在他的潜移默化下,事实上我也渐渐变成了像他一样不善表达的人,只懂默默给予,不会多说什么。
  慢慢的从他怀中脱离,虽早已被风吹干的泪眼,看不太出有哭过的痕迹,但怔怔的略显呆滞的神情却是事无巨细的将一切都表现了出来。
  转过身的父亲,没有面对我,眼望前方似乎过往的一切正渐渐的似蜚短流长般的又一次涌入了他的头脑,才慢慢的说:“你刚才已看过那副画了,画中的器物叫‘棱梭’,一切故事都来源于它,”也不知何时,父亲又一次拿出了那幅画,但这一次没打开,双手各呈一角的奉于胸前,忽似有光芒升起,一个实物的“棱梭”从那幅画中跃然而出。

  第五章 父亲那些事(1)

  我原叫张玄,这是你不知道的名字,我自小天赋异禀在还未成年时就已修成高深武功,前途一片大好,在满是人才辈出的“风丘灵国”也算是拔尖的,因而自小便很是不可一世,盛气凌人,但往往仗着技高一筹的能耐,将一片不满声愣是压制的不得发作,自是得罪了不少人,成了不少同门师兄弟的眼中钉,但重武技的“风丘灵国”,君仙与羽上及各方忌羽史们谁又在乎这些呢?当然没谁在乎,更何况当时的“风丘灵国”是处于那么紧张的急需人才的时候,这也就更是助长了我的嚣张气焰,和同门子弟间的阋墙不满。
  “风丘灵国”在这一片妖灵之地虽着一“国”字,实也只是个“修灵族”,本是“雀修灵”的前身,这是一个古老的修灵族,源自“凤修灵”,常说“凤凰涅槃,得以重生”,但很多人却不知道涅槃失败后的后果,凤凰不成孔雀为之,在我们这一代,虽认清了我们不可能再重新做回凤凰了,但骄傲本就是我们的天性啊!我们血液里本就流着来自“凤”的血,虽为“雀”却仍然有着“凤”的雄心壮志,“雀修灵”这是个多不起眼的名字啊!像是时刻烙印在我们身上不忍细看的耻辱,即使冒着被耻笑的风险,先代君仙依然着了一“凤”字,更是着一“国”字将野心暴露无遗,这是如此的明目张胆,一时引起了各方“修灵族”的震怒,也使得“雀修灵”到了孤立无援的处境,强大是如此迫在眉睫的事。
  平时由于同门子弟忌于君仙对我的宠爱,只好忍气吞声,不得发作,暗暗在心里藏着对我的怨恨,但不是说他们退,我就会退的,我反退为进的继续欺凌着同门,甚至将范围更是广大的推广到了新入门弟子身上,一入门就得受到我的欺凌,这在我看来权当是练手,增长应敌经验,而且也是用这样的由头堵住了想要发作的羽上,被欺凌的同门虽说表面上不能有什么作为,但实则在私底下暗中团结了起来,只等有讨伐我的一天,但当时正处备战期待,恩宠中的我又哪曾想到呢?终有一天要偿还自己种下的恶果。
  兴许也正是“狼修灵”的攻伐,将这一步提前了,从没下山历练过的我,心高气傲,不可一世,没有尝到过失败与打击的滋味,因而当君仙都还在为“狼修灵”的进攻还暗下头疼时,我却以为能力挽狂澜,平定大局的向君仙领了这个任务,初时,准备的是那么充分,同时也体现了尽管没经过多少历练的我确实还是有大智慧的,第一道防守,我排了一个“九诛阵”虽说没“诛仙阵”那般有足够大的威力去诛仙,但对于,突围而上的“狼修灵”确也是不小的挑战,自己作为守阵人也是信心满满,以为一举定能将“狼修灵”歼灭,第二道则像防守一样的布了一个剑阵—“垂云剑阵”,它极其讲究彼此之间的配合默契,第三层?没有第三层,这对我而言是一个多么极具自信但又多么自负的抉择,但我就是这么做了,而且在我看来,对于这个小小的“狼修灵”这两层已堪堪足矣,不足为惧。
  初时,确实如此,那显得有点不自量力的“狼修灵”在我操控的“九诛阵”下皆数败下阵来,连第一层都没有突围而过,可当暗自庆幸时,如黑云般的倾轧之势又席卷而来,拔地而起的几个黑衣人向我急射而来,试图突破我这个阵眼,只要攻下我这个施阵者,那“九诛阵”威力自是会下降不少,虽说我平素傲是傲了点,但实力却也是明摆在那的,在多名黑衣人的围攻下,我依然固守住了“九诛阵”,虽说没在更多的派人上来去支援我,但也恰是用这种你伤不到我,我伤不到你的状况,似僵局的战况在消耗着我,我明知这样不可久战,但一时也只能硬撑,实在坚持不下时才唤出了剑阵,那一个个垂天而降的“灵国”弟子似天兵神将的组成了“垂云剑阵”,威力自是不必说,但也似将我排除在外的一并列入到了对付的行列中,此刻我突然才感知到,原来这些同门子弟竟要将我像奸杀攻伐者一样的给奸杀掉,也趁着这个由头到时在谎报一个应战而死的名安给我,实则达到排除异己的目的。
  虽说此刻已很清楚自己所处的处境,但也只能拼力而战,思量了一下形势之后,才左右都不管的,破釜沉舟式的自己给破了这“九诛阵”,为保一命,迅速脱离出战局,向后山飞去。
  躲是躲过了一劫,但当再次回来时,受了重创的“风丘灵国”却依然屹立不倒,同门弟子一起诬陷我,君仙及羽上也一齐向我问责,自是辩驳不过,原想逃将出去,却到头来才知道自己早已是进入了一个“猎捕”圈套,空凭自己一身高强武功,但也难敌四手,及羽上的全力发难。
  于“垂云洞”受苦受难中,我才渐渐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侍宠生娇,恣事凌人,这一切都是摧毁我的暗器,也才真正明白所谓“一朝得势,权倾天下”,一时衰败,则立马就痛打落水狗的道理了,但这一切都是不曾有人教过的,盛时,在下者奉承还来不及,怨恨只藏于心中,在上者权当能更好利用做他想,先稳住再说,可当成弃子时,谁又愿拾起?此刻,沦为弃子的我自负于人但同时也不免自负于己了。
  本无机会再逃出来的我,也在“垂云洞”中渐渐接受了自己将要被囚禁终身的命运,但“狼修灵”集合“羊修灵”的再一次猛攻,打破了刚稳定下来不久的“凤丘灵国”,“灵国”如临大敌,在还未迎战,内部早已乱作一团。猛攻之日,那更是兵败如山倒的,迅速被攻破了防线,杀将上来的“狼修灵”得以报了之前伤亡惨重的颓败局势,“羊修灵”也趁势席卷,瞬间就将“灵国”来了个彻底大翻身,本无可能被放出来的我,被杀红了眼的“狼修灵”弟子当成了企图杀戮的对象,但他们过低的预判倒也给了我得以逃出来的机会,逃出来的我没有立即逃走,或许多少对这还有几分眷恋的缘故吧!我返身而上,抄小路的又进了这个自己修习了二十年的“风丘灵国”,入目但却早已没有了旧日光景,遍布的尸身,猩红一片,早已让我眼花,也不愿去分辨到底是“灵国”弟子还是“狼修灵”或“羊修灵”的弟子了。双方都损失惨重,内院惊呼着的嚎叫声与杀伐声,表明了杀戮已拓展到了内院,外院只是个开始而已。
  飞临而过,却很冷静和意外的没有加入战局,这一切都似早已与我没了关系,直到“凤来阁”才停了下来,或许我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会上来,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飞到这里,但飞到时,才又很自然的想起了,为什么会飞到“凤来阁”来了?
  “凤来阁”无疑就是“招凤而来”的意思,这是当初作为“灵国”弟子时发誓的地方,也是作为“雀修灵”子弟本该就承受的责任和使命,但“凤何来,凤何去”凤一直在哪呢?做了这么多年的梦,恍惚中有了一丝清醒。
  “狼修灵”“羊修灵”杀将上来,除为统一外,也为那“棱梭”而来,我思前想后过才意识到或许“棱梭”就在于此,可具体藏在哪就不得而知了,在经过一番搜查过后,我不禁有些气馁,本想放弃,忽的只见一个身负重伤的人破门而入,正是君仙“长云子”,一见,两人顿时一愣,但我心内却更多的是忐忑,不知君仙会对我做什么,愣在那的两人,我却没企图让这样的时光再做过多的停留,刚想破窗而出,君仙的一声“玄儿”愣是将我拉回必须得面对的现实。
  我也正是在君仙不计前嫌的委托下,拿着“棱梭”并顺利逃出了来自“狼修灵“与”羊修灵“的围捕,护全了“凤丘灵国”的至宝—“棱梭”。

  第五章 父亲那些事(2)

  一切来的变化太大了,一度也让我不相信着,怀揣于胸的“棱梭”像是个烫手山芋一样,都有了种想扔掉它的想法,但后来思量,反正都惹上了,扔掉也没有了必要。况且自己成长于此,得意于此,终也失意于此,虽说早在心中已将自己与那割断的一清二楚,这是当初在“垂云洞”中就想清楚了的,可一面对那旧时慈善,如今命垂的君仙,一时不禁又心软了,接了这个担子,只怪当初错在自己,如今也权当护完这一次算是还清了吧!目的地在西,而初始地却在东,路途遥远及期间的艰辛不必说,不会易容的我也只能将途中所遇到的风霜,及疯长的胡子当做了易容的材料,任其污垢,生长,当到达客栈临镜一照时,才发现连自己都有点不认识自己了,要不是还有那颗熟悉的眼睛在的话!
  开始的三个月,一切都很顺利,也很惊讶的发现似乎没什么人在找自己,一度让自己警惕到不行,但长达三个月的风平浪静,再怎么紧张的人也有了不少懈怠,或许这才是那群人在黑暗来临前故意制造的黎明假象吧!
  这回,我还真就中招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却压根没料到四周早已是黑云压城了,直到屋子烧将起来,燃到浓烟四起时才将我给熏醒,御剑而上,冲破屋顶,却没料到,上头已是渔网一片,一群群往下直坠的剑客,挥舞剑光,犹如一片密集交错的渔网。
  反应过来的我拔剑而挥,御剑企图逃走,那左右正整装待发的“狼修灵”弟子,立马暗器齐飞,似要把我钉成一个刺猬,我尽管一时顾了过来,但心知自己是逃不出去了,游走于暗器与剑光之中,虽还不至于造成创伤,但滑擦而过的剑气与暗器却已将我身上的皮割到不行,眼见支撑不了多久了,我立马大声一呼从怀中拿出了“棱梭”。
  这一语中的后的效果果然是很大的,虽不在挥剑,施暗器,但也引出了暗藏于人群后的“狼修灵”羽上司徒靖,他没有对我多说废话,伸开了手,尽显威严外,也给了我没得讨价还价的余地,我心知这一上前终是有去无回的命了,不由的手也在“棱梭”上摸索起来,只见手心的血流入画中,不一会还真就飞出了一个像“棱梭”一样的东西,静静的旋转而出,发出的光也似浅水深流般的静赏韶华。
  忽然一股急风席卷而过,我自知司徒靖按捺不住性子试图上前来抢了,司徒靖携一股不容撼动的气劲而来,我知是明躲不过,但也知这东西不能被他抢走。于是,我立马一个转身,硬是用身体承受了这股力,翻飞,落地,不断吐血的我才算是实打实的知道了他这股力究竟有多大,要不是运用了自身的内力去抵挡,只怕此时我早已惨死在现场了,但好在最终还是护住了“棱梭”,被怀揣于胸的“棱梭”一时似乎是流入了不少我的血,立马就生了异变,本是平静的流波一时卷起狂风大作,于上的棱锥四散而开,变成了一个拥有超强吸力的“天洞”般,将紧握它的我给吸了进去。
  被卷入其中的我经历着时间与空间的不断交错,四时四季的不时流转,黑白各映于天的异端景象。
  可当醒来时,周围一切都又变得宁静了,身上的所有伤也莫名好了,收起静置于一旁的“棱梭”,眼观四方,但却毫无熟悉之处,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不常出来走,不熟悉的地方本就不多的缘故。
  可试图想飞起来时,才赫然发现已如普通人一般,驾不得剑了,默然神伤中的我不得其解,但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由不得自己改变的现实。
  也正是在这种状况下,我才明白生活是有多不容易,我经历过挨饿而去和一群乞丐抢东西吃的情况,也经历过没钱住客栈,只能顺便找一个地方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睡去,也经历过在好长一段时间找到一个工作,后又被其他工作者合伙作弄而被赶走过……可以说,在这个世界,此时的我早已没有了之前的骄傲,徒有的尽是生活的伤悲,也在这个世界明白了我不再是那个被捧着的天才,而成了彻彻底底流浪街头的乞丐。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在这个奇奇怪怪的世界,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难生存,也不禁的想走捷径的该怎么去摆脱此刻的自己。
  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偷了一身好衣服,精心的梳洗了一遍,较好的底子和完好的相貌在这一身行头的映衬下,立马就成了一个佳公子!虽说本就是,但此时的我也只能黯然神伤的怀恋一下过往了,却还是得陷入这个目前对我来说不得不为的圈套中去。邂逅,总是来得那么美好,虽说不上“一见钟情”,但在有意并刻意的双层助推下一切也如“一见钟情”般的发展起来了,我的目标正是那“宁国公府”的大小姐。
  要说我当初没有想回去的心,那绝对是假的,几次的割腕流血想催动“棱梭”,但都不见效之后,才算死了心的暗道:这也挺好的!
  走了起来,目的是那么明确,在这种目标下催生出来想改变自身处境的愿望因而来得比之前预想的也要强烈,几次三番设计,愣是在一片反对声中,以“生米煮成熟饭”的姿势进了“宁国公府”成了“宁国公”的女婿,一方面稳住妻子外,另一方面也得了“宁国公”不少欢心,因而也借他之势得以在朝廷平步青云,但好在有实力在那,一时也让人无处话柄,更是在“宁国公”死后,接过了他的公爵位,成了新一任的宁国公,实力一强,腰板一挺,又不做二话的将“宁国公府”改为了“张国公府”,将刚生下来的你宁超改为了张超。
  生活富足,实力强盛之后,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似乎又恢复到了当初那个得意忘形的张玄,但好在及时醒悟,才从打算要有所作为的皇帝手下捡回了一条命,这也更让我明白,不管在那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自己都该懂得收敛,在诺大的家业和上百条人命面前,更是在忽然明白自己原来是那么的爱妻子,自己其实早就陷入了自己设的圈套中,不仅对妻子,更是对儿子有了更多的眷恋和深情,现在的自己也远不是原先两袖清风,天地任我闯的毛头小子,我懂得了更多的责任和担心,我于是投入到了怎样壮大“张国公府”势力的行动中来。
  但这一次,我没有再莽撞,反倒是归于内敛,在私底下暗中进行着,我虽说在朝廷中退了位,但实则影响力遍布朝野,许多朝廷大臣都是经由我手而得以提拔,私底下成立的“触角”系统,搜集信息的能力遍布全国,什么风吹草动皆在我的掌握之中,也正是由于有这么一拨人的存在,也逐渐解开了“棱梭”存在于这个时空的秘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