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张诚王-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由诩矗槐哂质切陌呐吮徊叮淮恚矣淘チ耍钪栈故峭仔耍鸵ス乇铡袄馑蟆笔保惶簧蠼小安灰焯樱灰芪摇薄
  她是如此声嘶力竭,不顾一切,那几个士兵驾着她她依然想往我这边跑,直到自己硬是跑到刀刃下,流血不止,还在眼望着我,对我说道:“快跑,快跑……”。
  她努力拼尽一切力量的对我说着,这一幕此刻是如此惨裂,它让我在情于义之间两难,在生与死之间犹豫,我想过可否让我与她一起共死,但我又是那么的不想让她遗憾,她在最后一刻还在拼死救我,而我却最终如此不爱惜,这于她而言是这么的不值。
  她依然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声音细微的在那近似自言自语的说道:“快跑,快跑……”。
  ‘我没逃出重围,你会如此不得安息吗?’她流血已是很多,但她却一直在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在看着我。
  我是如此的不忍心,但还是在她的期待下,割开了手腕让血流入了“棱梭”,立马光芒大盛,将我与士兵隔绝在了外,但也将我与她隔绝在了外,我往外看着,却看得如此不真实,在最后一刻我都不知道她有没有闭眼,就已将我传送了过来。
  如果说相爱是一种缘分,那也是场劫难,她逃不过我这一劫,在临死前还拼命相护,而我逃不出她这一劫,那我终身也会注定孤独。

  第十章 亲亲吾爱(1)

  “若兰,若兰……”在一阵歇斯底里之后,我醒来了。
  就像做了一个梦般的不相信着这一切,事实上我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我不相信她会离我而去,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人,现已是天人俩隔。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到她,我狂奔着,但又不放弃着,直到奔的累了,才哭着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面对这一切,我终究没法骗自己,我是看着她死去的,她是拼命救我而死去的,这一切我多想这是一个噩梦,至少还有醒来的时候,但同样可怕的是,当醒来时,发现噩梦竟然是真的,而自己却还沉浸在梦里不愿醒来。
  我是如此不愿醒来,我试想着我们还在逃命,我们还在江镇,我们还在桥洞,我们还在……
  甚至我多么希望我们是在抱怨,相互怨恨,也好过此间的阴阳两隔。
  相见已是不能见,相恨已是不能恨,而我却还停留在爱中不得解脱。
  最是人生无意事,终究还是徒劳功。
  我用努力干活填充着那颗空虚的心,此时的我居住在一个山洞内,一到晴天,我就出去劈柴,砍柴,一到雨天,我就躲到洞里,浮生若梦。
  这封信是我在无意中整理衣服时发现的,内容写在一块布上,而且就缝在我的衣服后背内侧。
  是一个晚上,洞内太暗,但我又是那么急迫的想知道这上头到底写了什么,这是我到这里后第一次的深夜外出,平常我都躲在洞里渡过一个个让人孤独寂寞的夜晚,我是如此的想知道,我找了一块没有被树木遮挡的空地,借着月光就看了起来。
  这确实是她写的,很长,但我却不知她是在什么时候写的。她肯定是趁我睡着时,苦熬了几个晚上才写成的,而且能够很清楚的看出字迹的些许不在一个状态。
  “在你说要回来时,我就猜到了会有这个结局,尽管我犹豫了一会,但我还是同意了你的看法,我是如此爱你,不想让你为难,只因我也清楚我们逃不出去,既然这样,那就不如重返故地,兴许还能重燃旧梦,我是这么想着,也确实如此想着,我想你大概也有所感知到,你还记得?你我有几个晚上彻夜难眠时,辗转反侧不小心将你弄醒,你问我,而我却默不作声的样子吗?其实我当时心内悲观着,但我怕你会说我太过绝望,在还没开始时就打击你的信心,我不想成为一个怨妇一样的整日悲观着面对人生,也不想让你觉得我厌烦,但真的让我感到悲观的是我们的关系,我们整日奔逃着,似乎我们之间也越走越远,我越来越不明白你的心思,而你也变得越来越沉默,许多话也不再跟我说,直到必要时才偶尔会搂我一下,说一句‘让我不要担心’,但我怎么能不担心,曾经的那个我认识的爱人一下子陌生了,没错,我慌张的整日不眠,只能回想过往,也只能寄托这次回返故地的逃亡中,再次找回那个记忆中的你我,在还没回来时,我就是试想过,我们应该再一次去一下那个深谷争辩一下,再同乘一轿内试探一下,只因此刻的我也正如之前一样的突然好多事一下子又不确定了,我需要一个过程来证明我的想法,真的需要一个过程。
  幸好,我终于鼓足了勇气之后给了我们一次机会,在河边沉思的那一次,我是故意那么做的,我想给我们一次机会,我需要在回到京城时就明证这一切,我不想那儿成为我梦破的地方,毕竟在那我还是能想起很多美好的过往,你依旧只想给我一个拥抱就算了,我知道你也在挣扎,你试图挑逗着我,那一刻我承认我差点就又屈服了,只因你太熟悉我的弱点了,再大的事只要你的亲吻我就会情不自禁的先放下,但你可知,当时我下的决心是多大吗?我对自己说,这一次再不成功,我就会离开你,真的,我真的打算离开你了,我不能忍受我们的爱一点点的消退,在这场逃亡中一点点的被消磨掉,与其这样,那我宁愿离开,让自己残存那一丝幻想。
  虽说我不知我会到哪里去,但我想我会在远处跟着你,却再也不会与你相见吧!
  我抱着这么大的决心和你说了我们的事,我畅快了,而你却哭了,你知道你的一切都能牵动我,更何况是那个那么深爱你的我。
  我很庆幸你说了你的忧虑,这是作为一个女人不曾想到过的,这也让我更明白了你。
  一切真的很快,抛下心事后的我,一下子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了,快的都想让我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我知道我又回复到了那个只要与你在一起就会多话的人,甚至比之前更调皮了。
  我们真的说了很多话,甚至连路边的野花野草都说了个遍,你是那么宠溺的看着我,有时连我自己都会替你抱怨的想道:‘我是不是太唠叨了?’
  是的,我太唠叨了,但我还是继续了这项没完没了的诉说,只因我知道,我们到了京城之后,就真的没多少机会能像现在这样了,我企图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说完以后几十年的话,这就是作为一个女人的敏感和不依不饶,我想你是不明白的,但还是感谢了你的包容。
  不知,你可否也有感知到,在那几天中作为幸福女人我的忧虑,我依旧睡不着,而且我也试图劝着你要你早点睡觉,我想我那几天,你肯定认为我是怪的,大概现在你应该明白了,没错,这封信就是在那几天写成的,我是如此胆怯的每次从你身边爬起,生怕将你弄醒,被你发现,为了让这件事更小心,我常常都会走远一点,因此,中途我也不知你可否醒来发觉我不在过,但好在你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不管知不知道都没将我戳破。让我保留了一点自以为是的权利。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预感,我们到了京城过不了多久就会陷入危机,而且是史无前例的危机,但我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害怕着,同时我又踟蹰着,你知道我有多想对你说吗?但我又知我是这么的没有根据,我不能向你表述为这是女人的直觉,也不能向你表述我右眼皮这些天一直都在跳个不停会有大灾发生,然后劝你离开。

  第十章 亲亲吾爱(2)

  我终究没有对你明言,或许我怕我在你眼里会从之前精神压抑的女人又变成了个神经兮兮的女人,这会让我难过,真的。
  明天就要到京城了,我想这是我们最后一个快乐的日子,不要怪我这么想着,只因这种感觉真的太强烈,由不得我不这么想,甚至记录下来。
  在这几天,除了忧虑之外,我真的过得很开心,这都是你给我的,是你,让我的爱有了对象,也是你,让我的爱有了回报,你是如此珍惜我,尽管我们有过不快,心墙,痛苦,但这一切都最终化作成了我们幸福路上的点点亮光,让这段感情显得如此弥足珍贵。
  我时常想,如果让我再作一次选择我会不会跟你走,对于这个问题我真的想了很久。
  ‘我不会’这是我给你的回答。
  逃离已是不易,爱情更显艰难。
  理性做出的判断,永远都能这么直面问题的帮我做出选择。
  但同时我要遗憾说的是,我是这么一个感性的人,当真的让你站在我面前,重新对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又怎么可能不跟你走呢!
  在这一场艰难的爱恋中,没什么对错,只有你我。
  我很庆幸让我遇到了你,让我体验到了绝无仅有的爱恋。
  此刻,我在书写着这封信,但我又是如此不愿落笔,就像我们一样不会有落幕的一天。
  我知道当你发现这封信时,会不会真如我预料的,我已是惨遭不测,如果是这样,我真的希望你不要难受,只因那样只会加重我的难过而矣。如果上天眷恋,成全我们,我相信我也就不会让你看到这封信了,只因我会用我实实在在的行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更加爱你。
  我没求过你什么,只希望你以后能开心,就算没有我的日子。
  亲亲吾爱
  3月27日
  ”
  前几天,她还在我身边,还在为我写着这封信,而如今却只能让我个人伤悲,身边无爱。
  我捧着那件衣服,眼里淌着泪,脸不时的磨蹭着这件衣服,就像她时不时的会抚摸我一样。
  这件衣服是她在到京城的头一天晚上给我换上的,我还记得她跟我说:“这件衣服有点破旧了,让我给你补补吧”,当时我没多大注意,她到底给我补了块什么布料在上面,我只是一味盯着她,不时的想着‘真是找了个好媳妇’的开心着,却不想她心正在滴血的一针一线的将自己的命运缝补给了我。
  她是如此小心,只要我走近前一点,就立马停下来,注视着我说道:“不要打搅我,快回去睡觉”,我当时以为她只想一心一意的替我缝好衣服,因而也没再打扰。
  衣服也是她替我穿上的,她一反常态的说道:“让我看看缝补的怎么样?”之后也是她替我脱下来的,我一度也很奇怪过,问她:“今天怎么对我这么殷勤?”,只因我以前确实没享受过这种待遇,虽说她对我很好,但还是让我保留了自理能力。
  “你想的倒美,我只不过想从你身上索取到更多而已,明天早上你帮我穿”。我记得她是这么对我说的,事实上我确实那天晚上也给予了她更多,当然也向她索取了更多,我们欢度了那个夜晚。
  但第二天,并没有想象中要我帮她穿衣服,她起得很早,一直静坐在那,看我要起来,立马拿过衣服又像昨天晚上的给我穿上了,我是如此惬意的接受了她对我的服务,她也似乎没向我抱怨为什么我没起早替她服务。
  这一切我都是这么欣然的接受着,尽管有过一丝怀疑,但最终还是自圆其说了,但世上哪会有这么多自圆其说呢?我一这么认为,事情已向另一个方向发展,到最后就算我试图想抓都已是抓不住了。
  我看着这件衣服,同时又反复的看了几遍那封信,直到看到眼睛发酸才将它拿开,之后就一直靠着那棵树一动不动了。
  今夜,星光灿烂,而我却悲伤成流。
  痛到深处时,反倒麻木了,也无心观四周,亦无了心思忆苦思。
  梦,一梦之境,那索性就做一场梦吧!
  我和她相识以来近1月有余,时间虽短,却以好似历尽苍生,我依然记得我当时是那么震惊于她的容貌与气质,说不上一见倾心,但也算是相见难忘,这一次我选择了没再继续下去,我威慑于她的武功和清冷,我带着侥幸逃脱的心理离开了那片深谷,虽时有回头张望,但还是抱着算了的心情离开了。
  ‘那么凛冽的女子,还是不碰的好’。
  我出现在了那山花地间,途经了那条大马路,没再遇见她,但我却真的迷路了,在寻找了一天的落魄无果之后,才被家里派出的仆从找到,我彻底回到了过去的自己中,没再有她的影子。
  我是如此无忧,如此快乐,时不时与三五好友相聚成趣,也变得越来越会舒坦自己,不再为儿女情愁而伤怀了。
  我承认,当再一次在朝堂上见到她时,我依然震惊了,但绝不是伤心,而是疑惑,而她也没必要为了躲我而可以装病的坐在那儿观望了全局。
  她目睹了那场劫难,但也不再为谁悲伤,我与父亲同赴死,也圆了自己心中的一个遗憾,到临死前也没再张望她,她也因震惊失措逃回了后宫,从此只在记忆中留下那个在深谷中落荒而逃的身影,一世无忧,一生宠爱。
  我虽死,但不再有遗憾,至少保全了她。
  我没想到到头来我会和她一样选择不会开始,而这一切又都是自己开的头,也是自己断的尾。
  一切回归当初该有多好,就不会有此刻这般模样。
  万事相随相生,动一步已是万步。
  但情深缘浅的我们,还是跨过了那一步,也不自觉地落入了这场相生相爱,爱恨别离的漩涡中。
  偶然,与必然相互参杂,实已早是上天注定,也早已是容不得做事后的这么多理性考量。
  我情愿之,我相信她也是,唯爱一生已是不易,就算飞蛾扑火,也算情有可原吧!
  我心伤悲,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不悔自知。
  只愿:亲亲吾爱!

  第十一章 阶下囚

  当我再次试图睁开眼时,眼睛已是生疼的厉害,能很明显的感觉到眼睛已是肿了起来,而且眼神晃悠悠的看不识周围事物,在一阵心急与紧闭了一段时间后,才略有好点的回过神来,也才一点点的将自己所处环境左右看了一圈,打量了一下。
  这是个牢笼,而且是一个很大的牢笼,我的周围到处都是人,我不知他们在我昏迷时是否对我做过什么,我只知自己一动立马就像拆筋动骨般的生疼,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我,打量着我,尽是一片睥睨之态,不得而知的我也只能作视而不见的在那躺着,静候命运的安排。
  细细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一间独立的关押室,只在上面有一个出口,里面包括自己在内关押了大概20来个人的样子,有少数几个被铁链固定锁住外,其他人则相对来说自由得多,可能以免恣意生事吧!尽管他们被锁住了,但个个还是很不好惹的样子,一些闲散的人也分成几波围在他们周围,互相不搭理着,徒惹的我这个新来的在里面顿觉多余和不自在,而且奇怪的是,我还被锁住了,好像又来了一个想占地为王的人一样,立马成了大家的眼中钉,或许觊觎我的不明实力才不敢动我,倒也是让我冒了一身冷汗。
  尽管自身没多少实力,但已经被摆在那了,也自是不能被小瞧了,虚张声势还是会做的。我靠着墙,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就给静候着了。实则心内却害怕得紧,不知他们会不会真上前来来挑衅。
  不知他们平时是怎么相处的,但自从我静候之后,反正就很一本正经的安静了下去,没有再言语,有时倒弄得我莫名其妙,不知所云了,也索性真就这么休息起来。
  当浮在半空中,并有一股强力将铁索震断后,我才被震醒,并于不解中从早已打开的洞口飘了出去,一出来,牢门立马又关了,而我则被两个黑衣蒙面人驾着就给掳走了。
  还来不及缓过神来,就已经被扔进了一个澡池中,全身浸得一身湿,我在挣扎了几下站稳后,很是狼狈的才让自己慢慢适应,水温真的很舒服,于上则浮了不知名的各式花瓣,空气中也弥漫着很重的香草气味,暗红的房内布置,给了人一种很是不舒服的感觉,时不时的从远处传来的一层层的波状意识流,也让自己一步步的渐渐模糊了意识,直感觉自己晕沉沉的,而脑海中也不由自主的会浮现一个像水蛇一样的女子扭动着身姿在向你慢慢靠近,一切尽是那么旖旎而又不真实,但又是那么让人沉醉。
  直到一声“男人”,有一只手从背后搭在我肩上时我才似感觉到一股强有力力量稳住了我,让我回过了神,我忍不住回头一瞧,才发现是一个极娇媚的姑娘在那,只见她伏在地上,手搭着我的肩,眼神含情,嘴里也不是吐着舌头在那看着我,而另一只手则不时搔首弄姿着。
  我显是被吓着了,在看了一眼后,就急忙向后退去,由于这本是一处天然温泉,形状很是不规则,一个猛的向后一退,立马就感觉到自己已向后翻去,但很意外的却是倒入了一块温香软玉之中,她用她的臂膀支撑住了我,还不时在我耳边极具挑逗的说道:“小心”。
  我不知是她舔了一下我的耳朵,还是有被水灌到的缘故,立马浑身一个激冽,老大不自在了。
  她的速度实在太快,在我还没完全倒下之时,就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无边的恐惧也不由的席了过来,太想摆脱这种感觉的我,虽靠在她身上,脚下却又是一个蹬力,企图向另一边游去。
  快要上岸的我,正暗自庆幸着,忽的脚上被一只手一带立马又被拉了回去,撞在了她身上,在水中挣扎了一会,刚浮出头来,她已是正面微笑的在那看着我,伸开双臂已将我抱入她怀中,嘴上还不时在我耳边说着:“男人,你是逃不出去的”,末了还不自禁的用眼神直勾勾的看了我一眼。
  她一只手搭着我,试图稳住着我,另一只手则时不时的在拨弄我散乱的头发和清洗着我本就脏乱的脸,我仔细的看了看她,素未平生,因而对于她的奇怪举动也是莫名一阵,但最终还是向她讶异的问道:“姑娘,我们认识吗?”
  她在愣了一会后,才又算正眼直视我眼睛的说道:“不认识,但男人,我喜欢你”她哈哈一笑,不禁的又将我向她怀里更拉近了几分,头还时不时的在我颈窝处蹭着,而我在推搡了一阵后,也由慌张慢慢转为了愤怒,猛用力的向后一推,虽将她推开了,但我反而却没再想逃走了。
  “可是我不喜欢你”我坚定地说着,本想很明确的让她清醒一下,却不想,她拂手一翻一股掌力向我急冲而来,立马将我向远处推去,在撞到石头上后才又停了下来,尽管我口吐着鲜血,身体乏力,但她却已不知几时的到了我身边,用手将我的头抬了起来,眼神冷冷的望着我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然后,一个猛的用力,将我向后甩了出去,我一寸寸的向下沉潜,一口口的水也猛的灌入我的口中和鼻中,越是想要挣扎越是难受,只能默默忍受着,向下沉潜的我,意识也慢慢变得模糊,虽有不舍但也高兴,眼睛睁着好似突然一下子在这一池摇曳着的水波中看到了那个记忆中的影子,嘴角也不自觉的浮起了笑容,眼睛也慢慢的闭了起来。
  我在一寸寸的与这个世界远离,但又何尝不是在与若兰一寸寸的靠近呢?
  我静候着我人生的最后一刻到来,无忧无喜,但突然一股大力又猛的将我吸了上去,在还没睁开眼时,衣领已是被她揪住。
  “你可有想明白?”
  我不用睁眼都能明白她是个什么意思,但我还是选择了睁眼来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尽管我被水已是呛的不行,在于她之前的一番较量中,此刻的我已是狼狈不堪,身心俱伤,但回应她的依然只能是那句“对不起”。
  我静闭着眼,等待着她的第三轮攻击,却不想来得是如此温柔,她亲吻着我,一件件的将我的衣服脱了下来,我于一阵紧急中醒悟过来,想挣脱却已被立刻点上了好几个穴道,动弹不得,只能接受着,我虽紧闭着牙门,但她却反倒更加不依不饶的想要征服着我,在一阵只守不攻的状况下,她那像蛇吐着信子的舌头已滑了进来,已与我的交缠在了一起。
  我承认她真的很厉害,她有本事能让人□□,在与她的欢愉中,有那么一会我差点就忘记了我此刻是被动的被强迫的,当这一股信念一被自己察觉到后也更是加深了自己的罪恶感,心内那个身影好像一下子变得轻飘飘了,像是要飞走似的,想抓都抓不住,甚至伸出去的手也不自觉地有了那么一丝犹豫,捉摸不定了。
  我不相信我们的爱变淡了,但我此刻却像身在下首一样,对若兰有了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负罪感将我与她拉远,但也更加重了心上的那种伤悲。
  她靠在我身上,时不时的还会抚摸着我的脸,我不得动弹也只能任由她的作为,只好默默闭上眼睛的我,泪也只能向深处流去,苦涩的我还是不由得一阵抽搐。
  ‘这是当初没有选择一死了之,而今应受的屈辱吗?’
  “在想什么?”她没有了之前的强硬反倒温柔的说道。
  我怎么作声?这个女人像个魔鬼一样玷污了我心中那美好的一大片,不得主动的自己,显然说什么做什么也是没多大用处,索性图个安静,什么都不回答。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相信吗?”她将枕在我肩上的头抬了起来,侧俯着身子,我知她是在看我,但至于她什么表情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