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侯爷别着急-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苡腥烁
  她们好好的如意算盘,没曾想苏可竟然“不领情”。
  莹姨娘喊了个丫头进来,“去把算盘取来,再让岑妈妈拿个账本。”
  丫头得了差事很快去办,眨眼功夫,蓝皮账本在四太太手里托着,一柄珠子锃亮的桃木算盘在莹姨娘小臂上架着。两个人一个念一个打,满屋都是算盘珠来回敲撞在一起的声音。
  莹姨娘的算盘打得非常好,莹白细润的指头在红桃木的算盘上翻飞,柔韧、灵活,就像是在演奏一架乐器。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的旋律随着越来越快的弹奏,魔音绕耳,蚀骨*,紧紧箍住了聆听者的心。
  苏可看得呆了。
  古筝、琵琶、弦琴、笛箫,通通抵不过一个算盘在她心中的诱/惑。她想学的东西很多,但此时此刻,算盘令她着迷。
  两页账目念完,四太太顿了一瞬,怏怏地道:“共一万一千零四十两。”
  莹姨娘低头看看算盘,缓步走到苏可身边示意她瞧,“正是一万一千零四十两。”她颇具深意地看着苏可,见苏可微微撑大眼眸,不禁露出得意之色,“看来姑娘明白了。没错,我们太太的心里有柄看不见的算盘,账目念完,数目便能算出来。这本事并不很难,却需要熟练地掌握珠算要领。”
  她说完,转身将算盘放下,将炕沿上那本包着帕子的口诀按在了苏可的掌心里。“怎样,姑娘要不要收下这份礼物呢?”

☆、第023章 月沉不敌星朗

  在辞了四房所谓的好意之后,苏可趁午饭时间去过四房的事便不胫而走。到底是路上被人撞见了,还是四房故意将这件事泄露出去,苏可得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总之平静无波的生活开始变得暗潮汹涌。
  福瑞家的在得知这件事后,面色惶恐地嘱咐她,千万不要和四房扯上关系。尤想起上次吃铜炉火锅时的一番言论,明里暗里地试探她跟四太太的关系。
  苏可哭笑不得,“我前儿才第二次见到四太太,和她能有什么关系。和舟公子争执,不过论事不论人。妈妈怎么担心成这样。况且四太太也不是什么蛇蝇蚊蚁需要避之不及。我管着库房,就需和各处打交道,给她送个东西过去再正常不过。”
  话虽这样说,但福瑞家的觉得苏可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有心还想和她掰扯掰扯,却被福瑞拦下。
  福瑞看向苏可,声音透着一股子沉稳,“姑娘做事自有道理,我们不妄加论断。只是姑娘要拎清其中关系,姑娘既然身份特殊,权衡各方利弊就要做到不偏不倚。侯爷今日还说起此事,务必让我带话给姑娘,来日方长,不必急一时之快,各方稳妥才为上策。”
  “侯爷找过您了?”苏可心中惴惴,距离上次的不欢而散也有好些日子了。他不来,之前许给她的宏图就像卡在嗓子眼儿的鱼刺,到底是取出来还是咽下去,她束手无策,只能僵着脖子等着。
  可倘若侯爷发了话,那就是天籁了。
  福瑞看出苏可眼中的期待,故意顿了顿才徐徐开口,“侯爷说了,吵架拌嘴在所难免,但不要误了府里的事才是正经。”
  苏可脸上红了红,她和舟公子拿着别人家的事争得面红耳赤的,人家知道了,回了这么句说不上讽刺也不太像调侃的话过来,其深意真是不敢想象。
  吵架拌嘴……
  “我知道了。”苏可不知该轻松还是该紧张,囫囵吞了饭就回屋去了。
  只是之后几天,苏可仍旧觉得日子不太平。先是听说厨房买办被查出捞亏空,私做假账,被四太太告到老夫人那里去了。然后眼瞅着四房的杨姨娘要生了,四太太找人打长命锁,竟打回来一对栩栩如生的寸大小算盘的坠子。老夫人知道后,直接赏给杨姨娘一个缠金项圈。
  苏可纳闷之际,又听说四太太的娘兄托人送了些土特产来,其中便有一个紫檀木做框梁,红木做盘珠的梯形算盘。据说长得和普通算盘不一样,能加加减减同时做好几处账。
  这一而再再而三,苏可为四太太的锲而不舍感到由衷的佩服。
  她自己也纳罕起来,是那日在她们面前对算盘展露出了太大的兴趣,才让她们层出不求的用法子来提点她吗?
  算盘她是很想学,但不一定非要通过她们。反而搭上她们,往后就真的撇不清了。
  但苏可将学算盘的事在饭桌上提了一提,结果一顿饭又惹得难以下咽起来。
  福瑞家的痛心疾首地看着她,“我的姑娘唉,放着什么不学,怎么就瞧上了算盘。大家小姐就该吟诗作对琴棋书画,从哪里论也没有拨算盘这一说。咱虽然不是大家小姐,好歹进了侯府,身份上就比那小家小户的女子高出一等来。姑娘好学,我们都替姑娘高兴,可姑娘成天拖着个算盘,那像话吗?不说舟公子不喜欢,就是府里的老夫人也顶看不上四太太身上的商贾之气。”
  言下之意是,侯府里两位身份最贵重的人都不喜欢,你就别学了。
  苏可被噎得够呛,要说老夫人不喜欢,她理解,也明白士农工商在这些公侯夫人心目中的地位。她和老夫人好歹也有些交情,老夫人既然这么不喜欢,她顶风上确实没好处。
  但舟公子——又一个他不喜欢,她就不能做的道理。
  苏可没再做过多的纠缠,福瑞两口子的三言两句足以表明态度,她也知道从他们身上,她是不可能接触到算盘了。退而求其次,她多问了句府里的西席先生教不教算术,换来福瑞一双惊恐的眼睛。
  如此,她只得暂歇了这份心。
  然而暗潮汹涌总有浪起波澜的时候,在接连感受了好几日董妈妈的无名邪火之后,苏可意识到,董妈妈是在故意针对她。而且越是恭敬小心,越是挑剔,她自认皮糙肉厚扛得住摔打,却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日,王宝贵家的将苏可拽到偏僻角落,捏着个嗓子安慰她,“姑娘别理她,如今府里谁不知道姑娘办事认真仔细,待人又宽和。虽是福大管家的外甥女,在府里却一点架子都没有,比那刘婆子不知强多少倍。以前仗着亲家之间的脸面,她对刘婆子向来包容,府里的人都颇有怨言。如今姑娘做得这样好,可不是白白打了她的脸么,她自然要针对姑娘。
  “姑娘不要怕她,上有老夫人那样看待姑娘,身后又有福大管家给姑娘撑腰,她能对姑娘做什么。也就这三言两语的招式,姑娘是不稀罕和她较真的,否则姑娘动动手指头就将她赶走了,还有她如今逞威风的时候……”
  这胡言乱语,愈发没有边际的胡话,让苏可的后背瞬时生出了一层冷汗。
  难怪董妈妈要发怒,这饭碗就要端到别人手上了,若是位置互换一下,指不定她比董妈妈做得还过分。苏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气结地看着王宝贵家的,“妈妈,这话是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要将董妈妈赶下台了?”
  王宝贵家的忙心领神会地摆摆手,“姑娘什么都没说,全是我们粗妇嘴里胡唚。”话虽这样说,脸上的笑容却肆意张扬,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
  苏可不由升腾起一股怒意,“妈妈,因你年岁大,我敬你一声妈妈,可你也不能随意揣测,就将大帽子扣到我头上来。我何时起的这个心思,我自己竟不知,让你如此一说,我却还百口莫辩了。”
  苏可厉了一双眼睛,因为从未露出过这样严肃又带着火气的面孔,王宝贵家的一时还有些怔愣不及。她自觉马屁拍得很好,苏可不该不接受。
  “我可是一片真心为姑娘的呀,再说我只是私下里和姑娘掏掏心窝子,对外可是什么都没有说过。”
  苏可失笑,“没说?没说怎么外面风言风语的,连董妈妈都知道了?”
  王宝贵家的忽生警觉,连忙撇清,“那都是外面的人说的,传到董管事的耳朵里,可不是我说的。我日日在姑娘手底下干活,从来没到董管事身边凑乎过。”
  有没有凑近过,苏可不知道。她只知道言语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凑近,风吹一吹,就能将意思带到。王宝贵家的或许真的不是第一个传谣言的人,但在这库房,只怕她没少嘀咕。哪怕她只是摆个脸子递个眼神,落在董妈妈眼睛里都是火上浇油。
  “既是这样,那传话就和妈妈没什么干系了。”苏可心中微定,嘴角攒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来,“不过我从前可是丁点那个念头都没有的,经妈妈一指点,我就通透了。苏可在这里谢过妈妈了。”
  人情世故这东西都是跟着阅历长起来的,王宝贵家的比苏可大出许多岁,即便为人一般,嘴又很碎,但该有的心眼还是有的。苏可这么一说,她就明白被苏可诓了。
  王宝贵家的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央求道:“姑娘啊,我向来蠢笨,说话不知好歹,姑娘千万别往心里去。”
  苏可只笑,“这怎么说的,妈妈好心指点我,我怎能不往心里去。感激还来不及呢。”
  这是跟她杠上了。王宝贵家的咬咬牙,见软的不行,便搜刮来不知哪里的勇气,绷起脸来看着苏可,“姑娘别赖我,姑娘的心思天知地知,你知我不知。我全从外头听来的,过嘴随口一说,可不敢调唆姑娘。姑娘变着法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我可不依,真闹起来,我是有能耐一推二六五的,姑娘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苏可听了这话不由好笑,王宝贵家的来这么一出,正所谓是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她捕风捉影拿着苏可的事往外说,就可以。苏可如今反将她一军,她就一鼓作气地撕破脸皮了。
  她陈了陈,语调骤然平静下来,“妈妈,你说我既得老夫人喜欢,身后又有舅舅撑腰,我若是把你带去三太太那里,说你调唆我挤掉董妈妈上位,三太太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王宝贵家的瞪了瞪眼,“三太太明察秋毫,会,会还老奴清白。”说话已经有些不利索。
  苏可哦了一声,“那可能是我没有说清楚让妈妈误会了。我想问妈妈的是,三太太是想得罪你呢,还是得罪我呢?”
  这么一说,王宝贵家的吸了口气,眼睛登时瞪得滚圆。额头上冷汗涔涔,张嘴欲言,却又说不出话来。
  “我给妈妈十天时间,或是辞了这工,或是换到别处,妈妈自己找门路吧,咱们互相都别伤了体面。”苏可冷声,“十天后可就由不得妈妈了。”
  王宝贵家的拼尽了最后一丝挣扎,身子一软,跌坐在苏可脚边。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公中库房在内宅的东南角,与外院隔着一排倒座和一条二门甬道。另一侧临街,但这条后街属侯府所有,十几个连在一起的宅子住的都是侯府里有些脸面的管事。后街顶头第一间的两进大宅,正是福瑞家。
  苏可和王宝贵家的本是在库房后罩房的一处旮旯里说话,若这个时候两人都直接回到前院去,王宝贵家的失魂落魄的样子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苏可不想打眼,也没再要求她,自己从后角门出,打算绕一圈从库房正门回。
  不过这多事之秋,随便绕一绕也是容易出事的。
  比如挨着东路的抄手游廊上竟然瞧见了熟悉的身影。
  舟公子?!苏可一惊,连人带身躲进了游廊旁边的一处假山里。
  “……”苏可对自己很无语。
  其实,那个人并不一定就是舟公子的。
  刚才匆匆一瞥,只囫囵扫见一个高颀的身型,穿靛青袍子束玉带,脸却根本没有看清。瞧着方向,应该是去正房老夫人那里。等闲之辈不可能出入侯府的内宅,但府里还有三爷四爷,甚至侯爷。这几个人苏可都没有见过,他们的高矮胖瘦就更不能得知。
  所以和舟公子身量相当是极有可能的。为什么就一定会是舟公子呢?
  也不过是十来日没见过他而已,竟然随便一个身影都认作是他。还躲起来……
  苏可觉得自己没劲透了。
  在假山里磨了一会儿,再出去的时候,游廊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苏可快步回了库房小院,刚进门就被董妈妈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你们一个个长眼睛干什么使的,大活人去了哪不知道?”
  王宝贵家的一向是六个婆子里最爱吱声的,但刚才被苏可唬得没了心神,这会儿整个人都是蔫的。但董妈妈问话也不能不回,只能有气无力地说:“刚见姑娘从后角门出去了,可能是有什么事。”
  “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攀高枝儿去了。”董妈妈嚷道。
  苏可这两日被董妈妈阴阳怪气的腔调折磨得很是精神不济,这听出来是在说自己,也一点办法没有。她挤出一副笑模样走了过去,“中午的时候吃得些许多了,胃胀得难受,就出去溜达了一圈。忘了跟妈妈说一声,是我的不对,望妈妈原谅。”
  董妈妈喜欢苏可在众人面前做低伏小,也不正眼瞧她,冷哼道:“三太太那里派人来问库里的皮子,此时正在老夫人那里呢,你去回明白了,说话机灵一些。”
  苏可点头应下,没有多问。
  很多事,她想告诉你的,不用你问,她不想告诉你的,你问了她也不会说实话。
  苏可掂量出这里面或许是有什么事,但此刻没工夫和董妈妈解释流言之事,硬着头皮去了撷香居。好在早上刚清点了皮子,什么动物的什么花色的,她都还记得。三太太当着老夫人的面要给她什么难题,兵来将挡吧。
  但是老夫人那里静得出奇,廊庑下站着不少人,除了老夫人和三太太的人,竟然还有四太太的人。剩下几个眉清目秀的,苏可就不认得了。
  老夫人跟前一个叫白露的大丫头站得最靠近门边,瞧见苏可沿着游廊走过来,忙摆手,又指了指屋里,意思是屋里有人在说话,不要打扰。苏可自然会意,悄声过去立在了三太太的丫头旁边。
  刚站定,屋里就传来了老夫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你是要气死我!”
  随即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说道:“孩儿不孝,惹母亲生气了。”
  苏可听到这个声音,只觉耳朵嗡的一声耳鸣,周遭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她有些慌,又觉得是自己听错了。刚才将人认错了,这会子定也是将声音认错了。否则这几下里对上号,舟公子难道还是老夫人的儿子不成?
  那是三爷?四爷?还是……
  苏可怔怔地,心里产生恐怖的念头,怎么都挥之不去。她下意识向前探了些身,想要更清晰地听一听屋里那声音,但有人突然从后面推了她一把。
  苏可站在廊庑的最边上,脚边就是三级台阶。推搡的这一把力气不大不小,却让她整个身子失去了平衡。脚顺势要踏出去支撑,可惜没有落脚处,一脚踩空,眼睁睁看着视线里的事物都开始倾斜,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摔下去的时候,身后有人大喊了一声:“可儿姑娘……”
  这一声,屋里屋外的人都听见了。

☆、第024章 她是他的女人

  继“你是我的女人”后,邵令航在昨晚又悟出了第二个道理。
  其实这十来日很忙,后宫风向不定,前朝流言纷纷。贵妃派身边的太监来传话,嘱咐他务必谨慎小心,不要强出头。倘若皇上召见,能避就避,来日方长。
  邵令航自然明白贵妃的意思,只是皇上步步试探,一味避让并不能消除皇上的猜忌。几次下来,邵令航破釜沉舟,直言表明了立场。
  “九皇子还小,以后还需太子的庇佑。太子少师这个职,虽是虚职,也不免群臣议论,更会让太子顾忌。北境之战一打四年,臣离家也有七年之久,如今臣赋闲在家便是尽孝之时。与此,正好韬光养晦,待有战事,臣鞠躬尽瘁。”
  此话或许真的打动了皇上,权衡再三之后,皇上收回了正二品太子少师的职,给了他从一品左军都督府同知一职。
  虚职升为统兵。瞧着似乎是放下了戒心。
  同僚闻讯都前来恭贺,外院酒席接连几日都没有断过。邵令航觥筹交错之际,猛然发现这几日似乎都没怎么瞧见侯府的大总管。这肯定不是偶然,但细想也能明白福瑞是在故意躲着他。
  这就有趣了。
  福瑞是他的人,他不在家的这些年,手中的实权几乎都被架空。如今他留在京中供职,正是福瑞翻身的好时机,没有任何道理要躲着他。那唯一让福瑞忌惮的,应该就是他塞过去的那位“姑奶奶”了。
  “近几日应酬抽不开身,也没有过去,她怎样了?”好容易闲下来的邵令航找了福瑞过去说话,也不拐弯抹角,直剌剌地问道。
  福瑞心知躲不过去了,但也不能全说实话,只得真真假假应付着。“脾气还是倔得很,每天从府里下了值回来,除了吃饭时张张嘴,话都不肯多说一句。先头几天人很憔悴,前两天突然来了兴致,下厨炒了两个菜给我们,说了些琐碎的事情。但过后还是老样子,躲在屋里不怎么出来。”
  “炒了两个菜?”邵令航抬了抬眼,“什么菜?”
  福瑞忙回忆那日苏可说要学算盘时炒的两个菜,“一个爆炒肝尖,一个五福全素。”说完,笑意挂了满脸,“倒都是侯爷爱吃的菜,不过炒得一般,可能还是手生。”
  邵令航其实并不挑食,只是遇到爱吃的才就多吃两口。说起爆炒肝尖和五福全素,他没什么尤为的印象,不讨厌就是了。她要做这两个菜,也不知是谁告诉她的。
  倒是有这个心。
  “这几日不得闲,等闲下来再去尝尝她的手艺。”邵令航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即便心思已动,可一想起她倔强的眉眼,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还是要多抻抻她的性子。
  福瑞有些失望,即便瞎编了这么多,也仍是没打动人。他施施然离去,邵令航的心情却意外松快了不少,睡觉前还要了碗甜粒闯浴
  但来送甜粒难就饭罄底挪蛔撸眯那榫拖靡桓啥涣恕
  “老夫人让奴婢伺候侯爷。”丫头在桌案旁边侍立着,身量匀称,唇红齿白。脸颊略微有些红,烛台的光在睫毛上投下两道细密的阴影,扑闪扑闪。好一副楚楚可怜不胜娇羞的模样。
  邵令航看在眼里,心里却半点兴致都提不起来,甚至还有些厌恶。
  这样的胭脂俗粉也配上他的床?
  他确实有独占的毛病,小时候娇惯了些,病根就落下了。不过十岁那年,因一个玉雕玲珑球,他父亲可是下狠手教训过他一回。自那之后,他渐渐形成了自己的做派——不配沾手的不沾,不可能得到的东西不觊觎,已经属于他的东西也不随便抛弃。
  所以后来人人都觉得他的毛病收敛了,其实不然,他反而变本加厉了。
  他轻易不再去索取,可一旦索取了,就是入了他的眼,得到后这辈子便是他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抢,他可以捏碎毁掉,也不会拱手让人。
  所以这种胭脂俗粉,他真是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多余。
  母亲怎会想到送这样的人来。邵令航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碗盏扔到桌案上,“拿着东西出去。”
  丫头有些没听清,隔着桌案的身子稍稍前倾了些。但看到邵令航阴沉的脸,后脊突然凉飕飕的,“侯爷说什么?”
  “出去。”
  “老夫人让奴婢伺候侯爷。”
  邵令航抬眼看了丫头一眼,那不卑不亢的样子让他恼火。就因为他有独占的毛病,身边凑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似乎只要爬上床,就认定他不会放开手了似的。真是笑话。他能让她们近身也算他没本事。
  “事不过三,你还不走,别怪我不客气。”邵令航说完起身朝内室走,不再理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谁知丫头竟还不气馁,“奴婢伺候侯爷更衣。”下一刻手就覆上了他衣领的盘扣。
  邵令航最后的好脾气也消耗殆尽,抓着她的腕子反手一扭,只听“哎呦”一声惊呼,他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提溜着扔到了屋外去。
  丫头自己没站稳摔在了地上,眼泪汪汪看着门槛内的身影,抽噎道:“侯爷,我的腕子,腕子可能脱臼了。”
  “去找孙妈妈。”邵令航说完,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脱臼?这点力道就脱臼了?骗鬼。
  邵令航嫌弃地撇撇嘴,走到内室准备休息,却发现屏风后竟然还放好了澡桶。果然是有备而来。他站着陈了陈,脱了衣裳泡进澡桶里。水已经凉了。天气转冷,这样的水温让人不适。不似七月在秦淮时,冷水也不觉得怎地。
  七月,秦淮,苏可。
  邵令航半睁着眼睛,忽想起一对莹白的皓腕来。纤细,嫩白,他的手可以同时抓住两只腕子,让她动弹不得……
  果然是副硬骨头,那样挣扎也没见她脱臼。
  邵令航眯了眯眼,刚才那晚甜粒怀粤娇诰桶芰宋缚冢窒碌故怯行┒觥U飧鍪焙蛩Ω没姑凰盟プ爬б馊コ戳礁霾耍闼闶浅头0伞
  这么想着,邵令航就站起了身。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一阵风,吹在湿漉漉的身体上,让人忍不住打冷颤。
  这个冷颤,让出/浴的邵令航突然头脑一惊。
  他什么时候喜欢吃爆炒肝尖了?肝尖不就是猪的肝吗?他曾见过一次新鲜的猪肝,就因为那恶心的颜色,他丢掉了所有红褐色的衣裳。他身边伺候的人都知道。那她又是从哪里知道他喜欢这个菜,还特意去学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