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侯爷别着急-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财升!财至!钱来!”苏可扒着门缝使劲朝外喊,喊了一遍无人应,又喊了第二遍。
  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冷哼,“你在念咒吗?”
  苏可转过头去,邵令航正用奇怪的目光打量她。她忽觉一丝尴尬,干笑了两声,“这是我们这里几个手下的名字,图个寓意嘛。往常这顶层都会有拦客的手下守着,今儿不知哪儿逍遥去了。门外的桌子挡得太严实,他们不来,这门估计是开不了了。”
  邵令航不置可否,但神色间已露出了几分认命的感觉。“有醒酒汤没有?或是浓茶。”
  “解酒汤要去厨房拿,浓茶我想想办法。”苏可先应下来,但也为难。
  花魁的屋子她很少来,茶叶收在哪里她真是不知道。可也巧得很,圆桌上的托盘里就有个茶叶罐,打开瞧确是茶叶,只是香味扑鼻。她递过去给邵令航瞧了眼,“这个行么?”
  邵令航闻到那味道就皱了眉,但不解酒的话现在是连路都走不稳了。思虑片刻,愁眉苦脸地扬了扬手,“泡一杯吧,浓些的。”
  幸而桌上的茶壶里是新蓄的水,茶叶很快沏开,只是茶汤红润香气甜腻。苏可端给他,脸上表情有些诡异。
  邵令航问她:“下毒了?”
  苏可苦笑,“那可怎么敢。我只是在看这颜色特别,别是姑娘们日子里喝的那种茶。”
  邵令航端着茶盏的手僵了僵,苏可忙道:“那好歹也是茶。”
  邵令航觉得苏可太敷衍他,伸手将茶盏递到了苏可面前。
  苏可和他始终隔着圆桌站,这也算是自我保护意识使然,觉着和喝醉酒的、又男人气息如此强烈的人还是保持些距离为好。只是她低估了一个男人的身长,那邵令航隔着圆桌递过茶盏,居然已经到了她眼跟前。
  呵呵,这胳膊还没有伸直呢,要是伸直了,一把就能抓住她吧。
  她还是不要和他硬对着干比较好。
  于是苏可接过茶盏喝了口那红药汤,不甜不涩不苦,看着红幽幽的,喝下去却像水一样。她又喝了一口,最后一饮而尽。
  “不是我说的那种茶,公子放心喝吧。”苏可忙给邵令航又重新沏了一杯,因为没味道,所以茶叶便抓了许多,沏出来的茶汤红得似血。“这,这很浓了,公子一口气喝了,不要品咂味道。”
  邵令航眯缝起眼来,“你确定?”
  “公子喝不喝随意的。”苏可在醉香阁游走半年,风浪也算见识了不少。再说宫里九年也不是白待的,所以说话自有分寸。
  不确定的事她不担着,没有根据也不会随便许诺。他要拿她话柄,她自然不肯。
  她将茶盏推到邵令航跟前,自己又走到门边去瞧外面的动静。
  邵令航看着这盏血汤,犹疑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拗过这股劲,端起来一口气喝光了。
  苏可又在那里念咒:“财升!财至!钱来!”
  邵令航听她喊,抬手揉了揉眉心,“取这样的名字管用吗?”
  “管用不管用的,为的是个吉利,兴许财神爷就听见了呢。”苏可无心答着话,眼睛扒着门缝使劲往外瞧,可惜这一层半个人影都没有。苏可重重叹一声,无奈转过身去,只是微微抬眼,却撞进一片深邃的眸光。
  他正盯着她,但脸上瞧不出任何的悲喜。
  苏可想,这个人还算规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坐在那里岿然不动总好过动手动脚。所以话还是得张罗起来,不说话一尴尬,手脚就要活泛了。
  于是苏可便顺着刚才的话说下去,“财神爷要是肯撒下大把钱来,老鸨头一个高兴,对我们这些混饭吃的就管得松些。但凡要是连着几天生意不好,挑错打你个几十板子,她解气了,我们可就遭殃了。”
  邵令航仍旧揉着眉心,过了半晌才恩了一声,算是表示他在听。
  苏可觉得自己有些傻,男人怎么会喜欢听这些事呢,于是搜肠刮肚。但平日里跟姑娘们能说说笑笑的,跟个爷们儿说话就不知聊什么了。想了想,开口问:“公子是京……”
  “你被打过?”
  苏可的话被邵令航截断,顿了顿,倒是没想到他还能接着她刚才的话聊下去。于是忙回:“我算机灵些的,来了到现在还没有挨过板子。”
  邵令航隔着手指看她,虚晃的身影在眼前层层叠叠,她分明距离他很远,三步,或是五步,可她的脸却清晰又深刻地映在眼前。并没有刻意逢迎的笑容,眼睛也清澈透亮,只是在表明一件事,并为此有些小小的炫耀。
  他觉得更醉了,闭上眼呼吸了几个来回,只觉得胸膛里开始烧起一把火。他勾了勾嘴角,无话找话,“那确是机灵。听说你们进来都要先打再饿?”
  苏可笑了,“进门的姑娘才那样,我不是姑娘。”
  邵令航很是愣了一记,揉着眉心的手也放下了,一双开始迷离的眼睛强撑了撑,打量起她。
  身量匀称,腰肢纤细,刚才试着要从门缝伸出手去推桌子,所以广袖撸上去一半,现在半坠着,露出盈盈皓腕和一小截白皙的小臂。
  ——不是姑娘?还是男子不成?
  苏可瞧他打量,忙变了颜色:“我不是接客的姑娘,我只是这里的领家。”
  邵令航虽然醉了,但是不傻。从他进屋到现在,她始终和他保持距离,说话谨慎小心,处处提防着他。仔细回想,她似乎从一开始就在表明她的身份。她又怎会不是个姑娘呢?
  果然是军营里待得时间长了,随便句话就往断袖上面想。
  他忽然发笑,粗重的呼吸从鼻子里喷出来,感觉热浪扑面。
  有些情绪在慢慢滋长。
  “我来不为找姑娘。”他直言,仿佛在给自己下咒。
  他这酒似乎是醒不了了,但门一旦开了,他会即刻放她走。
  苏可却想偏了,来青楼不为找姑娘,那是来找相公的?
  确实也来过几次这样的客人,但醉香阁并没有相公,所以都没有接待。如今这么位相貌堂堂瞧着就能出手不凡的客人也提这个,看来世道风气在变。回头要跟钰娘商议一下,不如招几个相公来,有钱生意干嘛不做呢?
  她这一琢磨,再瞧他时脸上就多了几分探究。
  这完全是职业习惯使然,打算仔细研究下喜欢相公的客人到底有什么特征。
  但邵令航即刻便明白她误会了,有些赌气地回道:“我不是断袖。”
  苏可瞧他那据理力争的样子,直说就好了,何必这样动气。
  莫非是总被误会?一个身量颀长肩背庭阔的堂堂老爷们儿总被认为是断袖,这到底是怎么个场面啊。如此一想,竟然咯咯笑出了声。但明知不该这样取笑,却怎么也收不住了,仿佛吃醉了酒,越笑越兴奋起来。
  邵令航看她笑成这个样子,很恼,恼得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着一股劲。胸口腾腾地跳动着,喉结耸动了两下,愈发觉得干渴。
  他朝桌上的茶盏看过去,茶底血一样的颜色,充满着诱/惑。
  突然间,他灵台一惊。
  而桌上是两个茶盏。
  他朝她看去,她已笑得两颊酡红,双手插在腰上更显盈腰一握。这样的腰身,男人一只手便能掐住吧。邵令航撑着膝盖的手紧紧攥住了袍子。
  “你叫什么?”
  苏可被这怒气冲冲的问话弹了一脑崩的感觉,笑意顿时止住,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小心觑着他神色,以为他想找她的麻烦。可他的脸并不严肃阴冷,而且许是被她笑得臊了,脸庞竟浮起红意。
  酒喝成这样都没怎么上脸,被她笑两声却红了脸,真是个怪人。
  “我叫苏可,可以的可。其实我真正的名字叫四丫,但嬷嬷觉得难听,因我老是说‘我可以的我可以的’,就给改了这个字。”苏可的脸再次浮起笑容,不觉得哪里可笑,但是笑容止不住。她也觉得自己很奇怪,强忍了忍,打算道个歉,上前来给他的茶盏蓄水。
  “我唐突了,公子别介意。瞧公子这脸色是上头了,果然这茶也不怎么管用。”
  邵令航因她的靠近,身子猛地向后仰了一些。
  她的笑容多了,话也多了,还敢凑上前来了。
  邵令航看着推过来的茶盏,红色的茶汤,不远处便是莹白的手腕,再扫过去,腰肢微折,倾着身子在给她自己的茶盏斟水,耳上坠的红玛瑙珠子一荡一荡。
  乱了他的眼。
  “别喝了,这并不是茶。”
  苏可咦了一声,疑惑地朝他看去。他并不回答,只是望着她,眉梢眼角里全是显而易见的情/动。冰雪聪明的人,刹那间便明白过来。
  “去那边坐着,别在我眼前晃。”他闭上眼,声音喑哑。
  苏可慌了,双脚发软,只得弯身去拉旁边的杌子。可她有些站不稳,手掌胡乱撑着桌子,不成想就按翻了她自己的那杯茶,红色的茶汤烫了她的手,她猛地一抽,人便失去了平衡。往后栽过去的时候,邵令航上前捞住了她。
  捞在了她的腰上。
  她回头看他,脸庞烧得通红,眼睛却满是惊恐。
  她看出了他的忍耐,看出了他目光中的试探,那一瞬间,她下意识地朝他摇头。
  他却慢慢将手臂收紧。

☆、第004章 你诓言我谎语

  苏可知道,男人总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上一刻还在言明自己是正人君子仰慕姑娘芳名前来一叙,下一刻就能解了袍带发乎情动乎手。
  在醉香阁待了小半年,这样的事见得太多太多,可她还是掉以轻心了。
  苏可还知道,男人如果顺从了欲/望,那么心火燎原只在须臾。她傻之又傻的将一碗红汤奉给他,没曾想竟助他十里春风翻起熊熊大火,直烧得两人身无寸缕。更可悲的是,那红汤她也喝了,喝得头晕脑胀手脚无力,螳臂当车的不自量力成了欲拒还迎,正好为这场熊熊大火淋一瓢滚烫的热油。
  好了,烈焰如海,翻腾不休。
  苏可在巨浪中浮沉,身体像一块泡发的木板,似乎随时都能被一分为二。那种钝重的疼在虚无的忍耐中变得麻木了,丝丝缕缕的敏感攀附在骨肉上,放大,再放大,四肢百骸都像被针扎了一下。许多颤动的光影从眼前掠过,像蜻蜓的翅膀,带来湿润的气息。
  瑟缩的身体终于迎来温柔以待,滚烫的胸膛压覆下来,沙哑的声线在她耳边喘息。她约莫听出几个字,结合此时此景,其大意便不难想象了。
  他似乎在说:“我明日赎你出去。”
  苏可苦笑一声,她想这个她也知道的,是青楼里最信不得的一句话。多少涉世未深的姑娘因为这句话翘首企盼,寻死觅活自哀自怜,最后都被伤透了心。
  她向来不是一个会将命运投注在男人身上的女子,这几个字像羽毛拂过心坎,只带来一丝丝痒意,却打动不了她的心。
  她只是不无悲哀的想,她日日将姑娘往火坑里推,今日也终于轮到她自己被拽进火坑了。可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等时候到了,无论有没有准备,她都得接着。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身体再次被闯入的瞬间,她一口咬在了那人的手臂上……
  夜半,苏可突然醒来。
  身上黏腻全是汗渍,长发缠在脖颈间难受得要命。她想将头发拢一拢,胳膊却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随即那种抽筋剥骨的疼痛开始勾起全身的记忆。
  唉,她已经……
  她不想再去回想,久在河边湿了鞋,事情变成如此,后悔已是来不及了。身上千百般痛,心里几万重苦,挨着吧咽下吧,不然还能怎样。
  苏可只给自己留了追悔莫及的须臾功夫,闭上眼再睁开,她还是那个敢闯敢冲的女子。
  “又哭了。”
  温热的手指拂过她的眼角,邵令航趴在身边,声音慵懒低沉,漆黑的眼眸紧紧盯着她,“一向哭都不出声吗?”
  苏可确实流了两滴泪,但仅仅是因为太长时间瞪着床顶板,眼睛发酸而已,可不是为了什么悲伤难过。她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肯搭理他,眼眶却持续地发酸,滚下一颗颗泪珠来。
  邵令航就这样看着她,半晌,剔透的心终于明白,“胳膊抬不起来?”
  否则死撑成这样,怎么还不抬手将眼泪拭去。不过这确实怨他了,她之前扑腾得太厉害,他没想用蛮力钳制她,只是当时昏了头,抓住她的腕子抵在一边——应该是在那时弄伤了她。
  “是的,否则早扇了你几千耳光。”
  “应该的。”邵令航半支起身,脸庞移到她正上方,直视她的眼睛,“是我的错。”
  她的第一次,他想要为她考量,但是控制不住。
  苏可望进他的眸子里,漆黑的瞳孔是一汪黑泉。她伸手进去捞一捞,捞出四分真诚五分愧疚,还差了一分,她眯起眼睛来仔细打捞,不得其果。后来瞥见了他缓慢勾起的唇角,她才终于参透,那差了的一分竟然是得意。
  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吧。
  苏可瞬间怒发冲冠,但邵令航已在她变脸之前翻身下榻,随便拾起一件衣裳裹住下身,绕到屏风后面去了。她的视线随之扫了一眼,见他□□在外的肩背线条硬朗,只是偶有几道明显的抓痕。
  想到昨日才刚修剪的指甲,苏可冷哼一声。
  咎由自取。
  但苏可小小的张狂没有坚持多久,邵令航从屏风后走出来,手中拿着一块浸湿的巾帕。他径自坐到床边来,锦被只掀开一点,大片春/光便覆了满眼。
  苏可大惊失色地吸了口气,瞪着眼乞求,“让我自己来。”
  邵令航的耳梢有非常明显的红,他似乎意识到了,脸上颇有几分尴尬。看苏可坚决,他也就没有继续,将巾帕塞在她手中,转身便又回了屏风后。澡桶里的水已经凉透了,好在盛夏,并不冷得彻骨,却足以冷静心神。
  邵令航想都没想,直接跳进去淹没了头顶。
  苏可在他沐浴的这段时间里,强撑着身子擦拭了身体。遍布全身的红痕让她很是羞愤,在他身下捏玩揉搓的难堪让她将嘴唇咬得发白。但她很清醒——
  现在可不是自怨自怜的时候,她还有事求他。
  苏可爬下床榻,发现里外衣裳大多都已撕坏,实在没有办法,只得从花魁的衣柜中挑了件最不花哨的衣裳穿。邵令航披了衣裳出来时,她已经穿戴整齐,煞白着一张脸坐在妆台边挽头发。胳膊抬不起来,每用一下力都是遭罪。
  邵令航的脸暗了暗,“你的动作倒是快。”
  苏可通过铜镜看着他,视线相交的一刻,破釜沉舟的勇气让她转过身跪了下去,“求公子不要将此事声张,从这门出去,你我二人漠视而过,只当从未有过交集。望公子成全。”
  邵令航的脸瞬间蒙上一层冰霜,“漠视而过?”
  苏可点头,“我不是这里挂牌的姑娘,只是领家,帮着老鸨钰娘管事。我虽没有卖身契在这里,但踏进这个门再想出去就没那么容易了。钰娘如果知道我接了客,必会让我卖身。她的法子我知道,我就算铁骨铮铮,也不敢保证我不会屈服。如果公子答应帮我保密,从这门出去,我还是领家,小心过活独善其身。而公子不过借这屋睡了一觉,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公子若是答应,便是我的再生爹娘了。”
  她真心真意将自己的处境告诉他,虽然两个人有了那层关系,但苏可觉着他和旁的客人有些许不同。她赌一赌她的眼光,不指望他是正人君子,好歹看在她如实相告的份儿上,帮一帮她。
  邵令航沉默,束冠的发已经凌乱,几缕发丝打湿贴在脖颈上,让人烦躁。
  “你想继续留在这里?”他觉得难以置信。
  苏可脸色微变,露出几分苦意,“我是一年前宫里遣出的宫女,家里呆不下才出来谋生路的。来这里之前,天不怕地不怕,龙潭虎穴也敢闯。可来了才知道,有些地方哪怕只站进来一只脚,再想退出去就比登天还要难了。钰娘其实对我不薄,来这里半年,她从未逼我接客。我从记牌到领家,帮她料理了许多琐碎,成了她的左膀右臂。她不会放我走,最能留住我的无疑是让我彻底变成醉香阁的人。所以我不能让她知道我接了客,倘若有机会,我会不惜一切努力离开这里。眼下这生死关头,苏可只望公子能够禁言。”
  她俯身下去磕了头,但是腰不给力,头重重磕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邵令航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咯咯的声音听上去恕K叩酱查奖咦拢成醭粒舾右醭粒捌鹄此祷啊!
  苏可伏在地上,转头觑了他一眼,没曾想正对上视线。她连忙收回目光,又是一番呲牙咧嘴,好歹直起身,抓着妆台前的杌子坐了上去,脸色又惨白了几分。
  邵令航垂声:“赎你需要多少银两?”
  苏可没想过他过这么说,偏头去瞧他认真的脸,心中忽然感慨。
  难怪那么多姑娘会陷进这句话中,当她也设身处地站在这个角度,这话确实动听。青楼里的姑娘,哪个不盼着出去,可真能让她们出去的,又有几个人。掏不出银两的自不必说,掏得出银两的又何必来吃老鸨的天价,用这银两完全可以买来好几个黄花大闺女。
  苏可不信这句话,明知是假话,但听着却觉得受用。
  你既诓言,我便谎语吧。
  “我没有卖身契在这里,也不知我到底能值多少钱。钰娘向来会抬价,左不过两三百两的胡说。”苏可笑出几分自嘲,“不过钰娘喜欢银元宝,公子要赎我,定不要准备银票,要白花花五十两一个的官银大元宝。倘若她还想漫天要价,那公子就把银元宝左扔一个右扔一个,钰娘定会让跟班手下去捡,那我就可以趁乱逃跑了。”说完还笑出声来,“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邵令航不知她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她笑得荒凉,单薄的身子因为晃动又抽痛起来,一边皱眉一边笑,眼角又现出泪花来。但她即刻止住,咬着嘴唇坐在那不言语。
  他问:“这里的花魁,多少两?”
  她不知所谓,只答:“见花魁一面十两,留宿便要百两,赎身的价码那更是没了标准。我记得听钰娘说过,十年前秦淮花魁倩娘的赎身价足足八千两。但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仙姿玉色倾国倾城,她的价码过了十年也没有人能超过她。”
  “你想试试吗?”邵令航说得认真。
  “想啊,名动秦淮谁不想。”苏可答得“认真”,说完却觉得自己傻得可笑。
  诓言谎语不为真心,说着什么趣呢。
  犹自一想,便扯了嘴角说道:“同公子说笑呢,公子别当真。我不需要公子来赎,公子只需将我撇开,便是帮了我。”
  邵令航没同她争执,裹了衣裳走到门口去。酒醒了,热火也散了,身上轻快,拳头攥紧似乎能生出无穷的力气来。他推了推被顶住的门,忽然一阵发力,门扇摇摇欲坠,外面的条案桌已裂成了几块。
  他回身看她:“趁还没来人,你走吧。”
  苏可见他如此,知他是同意了她的说辞,自然高兴。只是走过来看着这狼藉一片,嘴角不自觉抽了抽。
  如此力道,难怪她身上淤痕遍布。幸而他醉了酒,否则拆腹噬骨也不过眨眼之间呐。
  苏可吸了口气,同他匆匆告别而去。
  而邵令航守着这烂摊子坐到天光大亮,回去后换了身衣裳,命人拿着银票去了钱庄。

☆、第005章 言出绝对必行

  曹兴和是应天府尹的长公子,和邵令航是打小长起来的,在京城里也算有一号。八年前曹老爷升任,京城里没有人管着他了,胡作非为惹了不少官司。曹老爷见这样不行,捐了个小官把他弄来南直隶看着。
  邵令航此次来南直隶是为祭祖,曹兴和见他来自然要做东道,招呼了一帮至交,风风火火带着邵令航来了秦淮河畔。
  人自然要给他备下的,只是邵令航十分的抵触。
  曹兴和便一个劲儿给他灌酒,灌得他八分醉,起哄架秧子将他推进了厢房。怕他推诿,还搬了条案桌抵着门口,心想这回总该成事了,老大不小的人老是不沾腥可不行,身体受不了的。
  他这厢把人关了,转头就进了另一个姑娘的屋,巫山*好不快活。早上有些起不来,正和姑娘腻歪,外面突然吵吵闹闹的。姑娘出去打听了一下,回来霎着俩眼同他讲:“昨天跟爷来的那个公子,带了一大箱银子来赎人。”
  曹兴和听毕,抬手拍了下脑门,“糟了,忘了这祖宗的脾气了。”
  姑娘伺候曹兴和穿衣,很是好奇地问是什么脾气,曹兴和斜着嘴角哼笑,“这个祖宗,凡是他的东西,别人休想再碰一下。我也是忘了,只想着让他沾沾腥,谁曾想他竟然还要赎人。京里要是知道他赎个青楼粉头回去,事情可大发了,闹到我爹面前,我也吃不了兜着走。”越说心里越是打鼓,曹兴和大手一挥,一边系腰带一边往外走。
  四楼的走廊上倒是没什么人,但是下了三楼二楼,瞧新鲜的人就多了,连男带女扒着栏杆,话里话外说着这位爷的阔气。
  曹兴和是越往下走心越凉,等到了楼下,瞧见那满满一箱子的银元宝,脸立马变了颜色,“令航,你这是要干吗?”
  明知故问。
  邵令航端起钰娘奉上来的茶,隔着袅袅热气看着曹兴和,冷冷道:“赎人。”
  曹兴和拉过圈椅在邵令航身边坐了,苦着脸同他掰扯,“令航,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