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侯爷别着急-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铣氖背健
  苏可窸窸窣窣爬起身,连着几晚睡不好觉,身子困乏得难受。摸黑到桌上倒了杯水,正要喝,门外不知何时竟站了个人。人影在门扇上投下黑漆漆的轮廓,无论身高还是身型,除了他不可能是别人。
  苏可摒住呼吸,身子也不敢动,怕弄出声响来。然而屋外的人也是没有动作,静静站了会子便离开了。
  院里,福瑞家的再次催促,“快些的,孙妈妈那边已经派人来催了,回去赶紧换了朝服上朝去,这可千万耽误不得……少砚呢,快去看看外面街上有没有人……”
  听不清是谁嘟囔了一句,说话声都小下来,只听到杂乱的脚步声。
  梁瑾承似乎宿醉未醒,不知撞了什么东西,哎呦一声,有些不耐烦地嚷嚷:“我今儿不当值,你先上朝去,我醒醒酒再走。”
  苏可扒着门缝听不到舟公子回了句什么,只知道梁瑾承最后还是走了。
  院里一时又安静下来,苏可醒了就再睡不着,况且今日就要到老夫人那里上值去,一堆事焦头烂额的,睡也是睡不踏实。只是在屋里静坐熬着天亮,脑子晕晕乎乎转着天南海北的事情,乱糟糟一片,有的没的都过了一遍脑子。自己的习性自己了解,苏可知道自己一定漏掉了什么过于重要的东西,所以脑子才时时刻刻提醒她。可偏生她就是记不起来。
  好容易熬到寅正时分,苏可收拾利索,带着曾经整理库房得的二百文赏钱,先去了公中库房。当着四个婆子的面把钱交给董妈妈,言明以前说好的,这钱留着大家一起花销,以后就交给董妈妈照管了。
  董妈妈推辞两句便收下了,伸手不打笑脸人,笑着把苏可送了出去。
  苏可来侯府一个月,月钱还没领到就挪了窝,站在库房外不由多看了两眼,提起精神去了老夫人的撷香居。到了那里,平日里点头之交的丫头媳妇都拉着她说说笑笑,柳五娘也回来了,只是忙着事,让苏可先去老夫人那里见过礼,等会儿再来找她。
  苏可在正屋门前整了整衣装,掀帘子的小姑娘笑眯眯说一切都好,她才抬腿迈了进去。
  屋里一个丫头低声敛气的正回禀事,大丫鬟白露朝她摆摆手,苏可便在门边站住了脚。只听那丫头说道:“侯爷昨儿宿在外面了,五更天的时候和梁太医一道回来的。侯爷匆匆换了朝服上朝去了,梁太医还在荷风斋歇着。”
  上朝……
  苏可在脑中转着这两个字,所有事仿佛榫卯一般对得严丝合缝。她再找不出任何理由来糊弄自己,整个人的精神瞬间倒塌。
  她像失了秤砣一样身子发软像后倒去,守在门口的小丫头眼疾手快拖了她一把,撑着双眼睛不知所措。白露正瞧见这一幕,不知她怎么了,趁着老夫人询问丫头的空当,从暖阁里走出来,拉着苏可去了外面。
  “苏姐姐是哪里不舒服?”
  苏可彻底地慌了,拉着白露的手直剌剌问道:“侯爷长得什么样?”
  白露觉得好笑,“苏姐姐怎么问起侯爷了?是得到什么风声了?”她和无双一样,对老夫人的盘算都知根知底,不由就想打趣,“侯爷可是长得仪表堂堂,气度非凡的。斜长的眉,黑黑的眼,鼻梁高高的,嘴唇……”
  “侯爷有没有一块羊脂白玉的无事牌?”对白露这样笼统的描述,苏可失了耐性,直接截住了话,“栓绳的顶端是梅花攒心的绑结,下面缀着捻金线的大红穗子。”
  白露一怔,止住话头后倒是答得爽快,“有啊,那还是侯爷出征前,宫里贵妃娘娘赏的,图吉利,希望侯爷能平安无事的回来。侯爷是一直戴着的,不过从南边回来后不知怎的,光秃秃挂着,穗子竟不知哪去了。老夫人还提过,让我们每个人都打了不同花样的络子穗子让侯爷选,侯爷看都不看。就是现在,这撷香居里的丫头们没事还都打络子玩儿呢。”她朝苏可凑近一些,声音压得低,露出一副亲昵的样子来,“姐姐既调到撷香居来,也要练习着打打穗子,指不定就挂到那玉佩下头去了呢。”
  苏可觉得头重脚轻,手脚冰凉,失了血色的脸露出憔悴的模样来,所有的精神劲都没有了。
  白露瞧她这样,颇有些担心地问她,“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了?屋里老夫人还等着姐姐进去呢,这煞白的脸可不行。”她扬手招了门口的小丫头过来,说了位置,让小丫头将她匣子里的胭脂膏子拿过来。
  苏可要拦,小丫头蹿得倒是快。她舔了下干干的嘴唇,对白露硬挤出一个笑容来,“我昨儿睡得有些晚,早上起来也没吃东西,这会儿有点慌神。白露姑娘先进去,我也略松松气儿,等会那小丫头来了,我收拾下就进屋。还要劳烦白露姑娘帮我在老夫人那里搪塞一下。”
  “好说。”白露自有自己的盘算,该交代的底也露得差不多了,转身进了屋。
  苏可挪了几步拐到抄手游廊,四下里张望了几眼,见没人,身子靠着廊柱便坐下来。天已经很凉了,拐角蓄着的风带着刺骨的寒意往四肢里钻,苏可绷紧的身子打了个冷颤,感觉身体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
  她不明白,想不透,不能理解。
  他何故要诓骗她,还用尽各种手段,联合着身边所有的人一起来诓骗她。如果他不想泄露自己的身份,早在秦淮的时候就大可不必管她,怎么还费尽心思把她送进侯府?纸包不住火,身份早晚要败露,那时如何相见和相处?
  苏可焦头烂额,杂乱的心思让她脑中一团乱麻,根本想不出什么所以然。
  她晃了晃脑袋,勉强呼吸了几大口气,逼着自己镇定下来。他是宣平侯,是昭毅将军,是宫里贵妃娘娘的同胞弟弟,前些日子还刚升了左军都督。这样的他,和他昨日说过的话,一丝一毫都挨不上边。他是什么人,而她又是什么人。云泥之别,为何要纠缠在一起。还许给她宏图,将侯府交给她料理……
  是说着玩唬她的,还是真心的?
  这雕梁画栋的庭院,精心修剪过的花墙,纤尘不染的青石甬路,那望不到头的天和摸不着的云,一切都是牢笼的模样,他却将其伪装成了温暖的花房。做了这么许多,昨天却信誓旦旦说会放她走。
  是真,是假?
  苏可贴着廊柱萎顿地坐着,去拿胭脂的小丫头紧赶着回来,还抱了个碗大的铜镜过来,一脸认真的让苏可赶紧捯饬。苏可看着镜中的自己,没气色的脸,深陷的眼窝,一点华彩都没有。她曾经还自比是砧板上的活鱼,现下和死鱼也没多大区别了。
  “姐姐怎么了,来老夫人这里当差是多高兴的事儿啊,怎么还难受起来。老夫人最善待下人了,在这里待一两年,分出去当个管事,都是有脸面的。我这样不在跟前伺候的,都常听老夫人提起姐姐,说姐姐是从宫里出来的,和我们这些人就是不一样。姐姐来了,往后只有步步高升的,现在就应该打扮得精精神神进去给老夫人请安才是。”
  活了二十三年,临危时刻却让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指点迷津,苏可笑得愈发苦涩。
  她很想说,你们来这都是长脸的,她来这里却是让人宰的。老夫人打的什么主意她又不是不知道,可曾经的盘算里,舟公子不是侯爷,两者可以掣肘。如今俩人并一人,她兴致勃勃地来了,岂不正合了他的意。
  牢笼永远是牢笼,装点得再漂亮也掩不了本质。
  可苏可望着铜镜中自己的眼睛,不由扪心自问,倘若这一切已是人生的谷底,所有的现状都不可能再有任何改变,她要怎样?就这样萎靡地颓废下去吗?
  这不是她。
  苏可咬了咬牙关,曾经多少风浪都闯过来了,眼下的沟沟坎坎算得了什么。她放纵地呼吸了几口大气,取了些胭脂拍在脸颊和嘴唇上,虽然还是一脸憔悴,可放手一搏的勇气让她的眼睛亮如星辰。
  所有的坏结局都摆在了眼前,不会更糟了,所以跌到谷底后,每爬一步都是向上的。
  她可以的,她要尽力试着去改变她糟糕的命运。
  苏可重新进了正屋,恭恭敬敬给老夫人请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会退缩。
  老夫人笑得温和,埋暗纹的紫红对襟褙子衬得气色极好。她上下打量着苏可,看她齐整的眉眼,纤细的身条,脸上的神色却慢慢暗了下去。

☆、第37章

  老夫人歪在西稍间的黑漆万字不断头的罗汉床上,身边除了无双白露几个贴身服侍的,其他人都慢慢退了出去。苏可站在大红牡丹的地毯上,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等候着老夫人发话。这山雨欲来的气氛让人不由心生惴惴。
  老夫人接了无双端过去的茶盏,略抿了两口,抬眼看着苏可,“苏司言是几月的生辰,今年周岁多少?”
  苏可敛气答道:“五月的生日,周岁算满二十三了。”话音中没有任何的情绪,对于这样老大不小的岁数,回避是回避不了的,但也没必要伤春悲秋。十六七岁是花骨朵的年纪,她也不是没有过。年岁一年年翻过去,花骨朵总要开的。她开花的时候在宫里也是正当年,现在开得荼蘼了,颜色褪了也没了花香,但花落结果,正是她心智成熟的时候。
  她再次福了福身,声音轻柔地说:“临出宫前就已经不是司言了,老夫人不要这样称呼我,叫我苏可就是亲厚了。”
  老夫人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倒是顺着这个话茬说了下去,“司言做得好好的,怎么就愿意出宫呢?家里有个在宫里当女官的孩子,你老子娘在村里也硬气。别就是因为你擅自辞了差事,所以才容不下你?”
  苏可抬了抬眉眼,老夫人面容娴静,看不出什么悲喜来。可对比曾经看到她就满脸的笑意,眼下这份平静就显得有些疏离了。
  她想起前后被送到庄子上的两个婆子,觉得问题大约就出在这儿。
  若还要揪细,那就是和梁太医之间的关系了。
  “遣人的旨意下来,宫里娘娘问过我的去留,我心里明白,司言虽好,可错过这次机会,下回不知还能不能出宫。深宫待了九年,每一天都是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家里穷苦,也比宫里好。只是家里实在艰难,两个哥哥都已经娶妻生子,一大家子人守着那几亩薄田,收成不好的时候,都是靠我攒下的月银度日。冷不丁没了薪饷,我又要吃住在家里,自然就容易生嫌隙。实在不想毁了家里的安宁,没办法才攀了舅舅这份亲。家里知道了,也都对舅舅感恩戴德的。”
  老夫人沉吟一声,点了点头,“你这样做是对的,嫌隙存得多了,往后就要酿成大悲大怒,早早离开了才成念想。”说着,身子歪到了另一侧的迎枕上,“侯府家大业大,容得下你,往后就在府里踏实待着吧,有我做主,没人敢撵你走。”
  苏可笑着谢恩,但心里到底欢快不起来,知道这“踏实待着”便是留人了。长工的契签在这里,虽不能做主她的生死,却能做主她的安排。这不亚于一个醉香阁对女子的约束,好像这世道上的条条框框,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能束着她,就更不要提道德和礼法了。
  皇宫是牢笼,侯府是牢笼,醉香阁也是牢笼,连她自己的家对她来说都是牢笼。她突然想笑,好像这天下所有去处都和她对着干一般。
  其实不然,只因她的心不在当处,便处处都是牢笼。
  她没有退身步可以走了,往前路途迷茫,好歹是条路。侯府是龙潭虎穴,可又不止她一条鱼。大家都能生存,为什么她不能。
  苏可心中几番明灭,思量清楚了,就定下心来。
  不过老夫人却面露忧色,“昨儿瑾承带着那婆子来我这里,说你受了欺负。我从小看着他长大,他父母去得早,在我这里,我拿他当亲生儿子对待。他要处置了那婆子,我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但到底还是闹得大了些。你来府里才一个月,若是你亲自来找我,这件事兴许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可他这一闹,你在府里可就成了众矢之的。”
  苏可知道老夫人会在意这件事,忙垂下头来,“以前在宫里,宫女们有个头疼脑热都忍着,只有梁太医愿意医治我们,一来二去便相熟起来,可也不过是点头之交。出宫后,我在四条胡同那里摆过一阵馄饨摊子,梁太医来吃过几回,这交情才续着。前儿我崴了脚,侯爷请了太医来给我瞧脚,没曾想正是梁太医。我舅母也怪道这因缘际会呢。”
  将福瑞家的搬出来,意在掩饰她和梁太医之间的关系。尽管相熟,相处的时候也是有长辈在身边的,没有乱了规矩。至于私底下这乱糟糟的关系,就算老夫人真的叫福瑞家的进来说话,福瑞家的也肯定会帮忙瞒着。所以苏可并不担心。
  她苦笑一下,继续说道:“昨儿为了库房裁人的事情,张材家的和我起了些争执。她失手扇下来,恰好我这几日睡得不好,脸有些肿,这印子就明显了些。梁太医看不过去闹僵起来,我没拦住,才闹到老夫人这里。扰了老夫人的安宁,我也有错。望老夫人不要怪罪。”
  “没什么怪罪不怪罪的。”老夫人面色缓了缓,“她一个粗使婆子出手伤人,确也该惩治。我不过是怜惜你初来乍到,本是兢兢业业的人,却要被说仗势欺人,没的受这些闲气。只是你来我这边也是瑾承嚷着嗓门自作主张的,所以我想,你还是避避风头的好。”
  苏可摸不清老夫人的意思,只得应着,“既是为我好,我全听老夫人的安排。”
  “后花园水绮亭边上有个积旧的库房,原先是堆放园子里各处楼阁不用的笨重家具。后来但凡有拿不定主意不知取舍的东西就堆到那里去,长年累月的,那屋子都快要堆不下了。”老夫人带着几分倚仗的意味看向苏可,“都说你整理库房拿手,你就去帮着收拾收拾。如今天愈发冷了,后花园人也去得少,你正好借此避避风头。”
  苏可没有推辞的理由,有活干还能避风头,其实没什么比这更好的了。而且事出突然,真留她在老夫人身边,撞上侯爷来请安,她还真不知要露出什么模样来应对他。
  并且话说回来,他是侯爷,又知她在府里的动向,如果他真要隐瞒,昨儿就该谋划,而不是跑到福家拉着梁太医喝酒。
  只怕她到老夫人这里来的事,也少不了他的掺和。
  所以避避风头真是再好不过。苏可福身应了下来,打算即刻便去上工。老夫人拦了拦,让她先去柳五娘那里应个卯,熟悉下撷香居的起做,等日头打起来有了温度再到后花园去。
  苏可领命出去,只是时候卡得不好,正撞上三太太四太太前后脚来给老夫人请安。
  三太太仍旧打扮得光鲜亮丽,牡丹头上插着金步摇,簇新的丁香色缎面褙子,举手投足间雍容华贵。四太太也仍旧是寻常打扮,半新不旧的衣裳,全身只一两件首饰,只是气色很好,站在三太太旁边,凭着俏丽姿容,也丝毫不逊色于三太太。
  苏可站在廊庑下给她们见礼,“见过三太太,四太太。”
  三太太忙抬手托了苏可一把,“听说你调到老夫人这里来了,我知道得晚了,横竖没来得及抢人。我可是舍不得你走的,好容易来了个做事麻利有条不紊的能干人,库房我就可以放心了。谁想这才一个月,姑娘就撇下我走了,白让我空欢喜一场。”
  对这过分的热情,苏可只是淡淡地笑,“三太太抬爱了,我不过是被东风吹上了枝桠,要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早晚要跌下来的。我在公中库房学了许多,都亏三太太提携,靠董妈妈教导,我现在虽调到了老夫人这里,三太太的恩情也不敢忘。”
  “瞧姑娘说的,什么恩情不恩情的,把差事办好了,给老夫人多分担分担,就是你我的心了。”三太太打得好圆场,笑眯眯望着她,张口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四太太在一旁打断了。
  四太太挑眼看向一边,嘴角微撇,一副瞧不上的样子,“这东风来得可真是时候。”
  她这么一说,苏可登时心中一动。
  是啊,有梁太医这万花丛中过的风流公子一插手,老夫人心中的盘算就要仔细掂量掂量了。万一她和梁太医之间有些瓜葛,还怎么把她送到侯爷身边去。明面上不能折了梁太医的面子,可将她调过来却分派了别的差事,足以说明老夫人在考验她,权衡她。如果她把握得住,可能老夫人的盘算就要另外想辙了。
  苏可向四太太投去几分感激的目光,因为三太太还在旁边,苏可也没有表现太多。屈膝给她们二人福了福,转身去寻柳五娘。
  柳五娘听苏可说要去整理后花园的那个积旧库房,牙缝不由一酸,“都是梁太医闹的。”语气说不出是惋惜,还是生气。
  苏可没有表态,只拉着柳五娘询问库房的事。
  柳五娘将库房的起做时辰简单交代了一遍,因为只有公中库房一半大小,且平日里也没有支领东西一说,所以是个十足十的闲职。柳五娘自己也说,她是仗着夫家的脸面才求了这份差事,以前根本没有这个缺,都是老夫人身边的许妈妈拿着钥匙,有要用的才现开库房拿东西。
  她这意思是想说,连柳五娘自己都是这撷香居里可有可无的人,多加一个苏可根本是没必要的。老夫人既然肯将她调过来,梁太医是一方面,只怕还是会有别的打算。
  苏可只当没听懂,见日头已经打起来,拿了钥匙自己先去积旧库房看看情况。
  而在另一边,刚刚散朝的邵令航揉着太阳穴朝宫门走,眼瞅着敬王见到他就加快了脚步躲走,他就没有追上去。横竖洛芙的事和他不相干,梁瑾承若是能查出所以然来,他旁听几耳朵就是了。
  只是才拐上长街,迎面竟瞧见梁瑾承换了官服,带着拎药箱的小太监正往这边走。
  “你今天不是不当值吗,怎么还进宫来了。”邵令航疑惑地回头看了眼方向,不由上前一步,“贵妃娘娘抱恙?”
  梁瑾承摆手,“不是贵妃娘娘,是和嫔。听说是夜里走了凉,常吐酸水,还有些发热。皇上宣我去给瞧瞧。”他看了眼四周,避着人和邵令航低语,“只怕是宫里要添人了。”
  邵令航本不懂这些,但梁瑾承说得认真,他略一思索也得出了结果。无非是和嫔可能有孕。
  倘若皇上让梁瑾承看顾和嫔这一胎,出于避嫌,贵妃娘娘的胞弟和太医之间就有必要少些来往。
  其实这还正衬了邵令航的心意。
  他露出了然的神色,略点了点头,两人在长街别过。只是没走几步,梁瑾承突然追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问道:“苏可知道你就是宣平侯吗?”
  “还没来得及告诉她。”邵令航有些莫名其妙,“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梁瑾承带了几分愧色,有些难以启齿的又问:“那你可知老夫人把苏可调到身边去了?”
  邵令航吃了一惊,“什么时候的事?”停了停又补问,“她什么时候过去?”
  “只怕现在她人已经在撷香居了吧,还是过去整理库房。不过平日里清闲,大约也会在老夫人跟前伺候。”梁瑾承面露忧色,“你今晚上回去可能要撞见,别说做哥哥的我没有提醒你,还是先想好对策。”
  他没敢说始作俑者就是他自己,当时确实出于报复的心态,看苏可被扇了一巴掌,觉得是邵令航没有将苏可保护好,所有想故意拆穿这件事。只是事后想想,觉得不仁义,而且他和邵令航认识,邵令航瞒了身份,他也是帮凶,在苏可那里实在是讨不到几分便宜。
  昨晚酒过三巡忘了这件事,刚才想起来,唏嘘着赶紧来说这事。算是撂挑子了。
  邵令航一副大难当前的样子,咬着后槽牙哼道:“怎么这样快,也没听孙妈妈提起,这……这如何是好?”
  梁瑾承无奈地耸耸肩,有窃喜有同情,但还是麻溜地带着小太监走了。

☆、38。恢复更新

  在邵令航本来的计划中,苏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知道他的身份,都是有特殊意义的。
  在那个孙妈妈支招并谋划好的计策中,邵令航的种种行迹已让老夫人起了心。苏可被老夫人调去身边,然后意料之中的,在邵令航过去请安的时候,苏可“得知”了邵令航的真实身份。
  她会怎样?吃惊,慌乱,不知所措。但以她强大的内心,上述那些都只会在她的脸上停留须臾的工夫,之后便是刻意的镇定。她不会暴露自己的。可那须臾的慌乱即便逃过了老夫人的眼,也决逃不过无双的眼。只要她慌乱了,目的便达成了一半。
  他要的,就是她对他的在意和挂心。
  在经过了那么多送去又被推回来的丫鬟之后,老夫人不会再随随便便派人过来了。可如果一个留心挂意,另一个也心思悸动,老夫人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这便是他要的板上钉钉。即刻、马上、现在,确定的将她要到身边来。
  至于目的的另一半,他希望她能够体会他的“不得已”。
  他的身份会让他的婚事成为政治博弈中的牺牲品,世家望族之间的联姻是约定俗成的,是多少朝代多少年月奠定下来的门当户对。而即便抛开正妻的这个位置,只要有老夫人在,他的身边人就不是他随便能够做主能够护佑的。
  这步步为营的计策中,他只想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让她得到老夫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