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侯爷别着急-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卸纸拧V皇悄阍似茫阋沧愎淮厦鳎环汛祷抑湍昧嗣纷泳苹乩础!
  苏可吸了口气,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感觉实在憋屈,口口声声说她聪明,还不是被牵着走。
  她胸口闷闷地堵着,强行地冷静下来,眸子突然锋利地看过去,“为什么要气老夫人?”
  许妈妈哼的笑了一声,“我在帮姑娘啊。侯爷对老夫人敬重有加,可是又放不下姑娘。他左右为难不知取舍,有了这一笔,姑娘在侯爷的心里不就份量更重了么。”
  苏可气得攥了拳头,“别拿我扯幌子,有没有梅子酒,侯爷对老夫人都是极为看重的。所以你的目的不是我,是老夫人。旁人拿了这酒回来,只怕就是一个死。而我去拿,有侯爷在就万无一失。倘若动了真格的,挑起了侯爷和老夫人的矛盾,就更加称了你的意。”
  说完这些,苏可的脸颊染上些许红晕,心情也激愤起来,“你要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看着老夫人一病不起吗?”
  “她罪有应得。”许妈妈突然狰狞起来。
  苏可也不示弱,“你胆大包天!”
  听了这话,许妈妈咯咯笑了起来,“你要是知道她这么多年都做过什么,你就不会这样说了。苏可,没有你,我们的棋永远差一步。我们正一筹莫展呢,你偏巧就这么出现了。只能说福瑞有这个本事,将侯爷的喜好拿捏得准准的,把你送进府里来,侯爷还真就瞧上了你。我真是要谢谢他有你这么个外甥女。”
  不知怎么,或许是提及的人变多了,事情牵三扯四,苏可的心变得慌乱起来。但渐渐的,当她理清了其中的思路,她反而松了口气。
  戏做得这么足,一步步算计妥帖让她入局,只是因为没有抓住她的把柄。
  只要对方手里没有筹码,她就可以不受控制。
  而且许妈妈未免把她看得太轻了,瞧她说的,“我也看出侯爷的意思了,那是想把你高高捧着,给你挣诰命回来。可你自己也清楚得很,你的身份地位根本配不上侯爷夫人的衔。你想要平妻么?那也要老夫人点头才行。”
  苏可冷笑着没有接话,等着她往下说。
  许妈妈轻叹一声,“你还是不明白。其实老夫人很喜欢你,有你在侯爷身边,顶多少个不知轻重的人。只可惜侯爷把你看得太重了,这份量足以威胁到老夫人在侯爷心里的位置。倘若有一天老夫人说的话在侯爷那里成了可有可无,许多事要你出面才能打动侯爷的心,那是会让老夫人寝食难安的。所以她要把你打发走,给你撑门面,把你嫁得好好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侯爷舍得放你走。实话告诉你,如果老夫人没病下,等过了年,你的婚事就快了。”
  苏可发现自己的身子在抖,有气愤,有懊恼,有不爽快,有不甘心。
  她压着自己的心性一步步走到今天,前路后路想了个通透,才狠下心将心意从封闭的黑暗里拿出来。她不希望成为他的负担,也不希望他为了她做出多大的取舍。他说得信誓旦旦,委屈又难受,她才应下的。让他去想办法,想他为了两个人的前路谋一个两全的可能。
  可到头来,她真的成为了别人拿捏他的软肋。
  “老夫人的身体经不住多少事儿了,你若是肯帮我,没了老夫人的阻碍,凭侯爷的能耐,别说平妻了,诰命也是能给你的。往后你飞黄腾达,整个侯府都可以攥在手里。难道你不想吗?如果不是无双太忠心,白露又不够稳重,你当我们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苏可的声音发着颤,“你不怕我把你的勾当告诉侯爷?”
  “告诉侯爷?那你是想嫁给那个国子监的穷监生,或是嫁给府里新聘来的西席?”许妈妈的眼中透着讥讽的笑意,“你的心高着呢,你不会愿意的。而且你就算真的告诉了侯爷,我手里有足够的筹码,苏可,我是有足够把握才敢把你拽进来的。你以为我为什么让你去小院?拔出萝卜带出泥,到时候扯出什么事情来,你就是罪魁祸首。”
  看着苏可的脸由红变得惨白,许妈妈凑了身子过来,“田太姨娘当初,是生过孩子的。孩子怎么死的,为了谁死的,我想侯爷不会愿意知道。”
  ……
  苏可几乎是夺门而逃,她急需要寒冷的空气让她冷静下来。四处已经落了钥,她跑得晕头转向,跌跌撞撞去了二门。
  守门的婆子倒是认识苏可,可是看她情形,心里起鼓,不敢给她开门。
  苏可在衣襟里仔细翻找,自她回了撷香居,邵令航给过她一块腰牌。真出了事,打着他的名号可以出入侯府内外。养在外院的护院也可以随意调遣。
  她慌慌张张翻找了半天,拿给婆子看,嘶吼着让她开门。
  婆子不敢再拦,取了钥匙给她开门。
  苏可一路这么张扬着,最后撞上了荷风斋的大门。她死命拍着们,院里传来声响,因为她应了声,月婵闻讯而来,惊讶着不知她怎么了。
  “侯爷呢?”
  “侯爷在前面的花厅跟梁太医喝酒呢。”
  苏可转头就跑,身后一群人提着灯笼追上来。声响闹得大,邵令航从花厅里走出来,刚要让少砚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廊庑下跑过来一个人影,只瞧见翻飞的裙角,下一刻就撞进了他的怀里。
  “苏可?”
  苏可的眼泪止不住地浸湿在邵令航的袍子上,她死命蹭了蹭,仰起头看他,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因着她的缘故,就要把他推到悬崖边上去吗?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邵令航的声音慌乱起来,抬手抹去苏可乱了线的泪珠子,脸上焦急万分,“说话啊,到底怎么了?你不要这样吓我。”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苏可哆嗦着嘴唇,将脸埋进了邵令航怀里,“救救老夫人吧……”

☆、70。070 我愿披荆斩棘

  苏可的话没头没尾,倘若老夫人真的出了事,来报信的也不会是苏可。邵令航看着她,那眼角眉梢还带着没掩饰下去的慌乱,泪痕明显,脸色苍白,一路跌跌撞撞跑来,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的气息低沉喑哑,“老夫人对你做了什么?”
  苏可摇摇头,许妈妈欲说还休的话语在她过于灵光的脑袋里汇成一个惊天的秘密。这秘密太过震慑人心,她慌了,明白身体里缺少了一根支撑她的柱子,她才这么不管不顾的跑过来。可是看见他的那一刻,苏可退缩了。
  就像许妈妈说的,她们的棋局缺少了一颗至关重要的棋子。是她闯进来,促成了这场棋的反转。
  她不是罪魁祸首,却是无形中的帮凶。她和邵令航的身上都有太多漏洞,旁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路铺好了,这些漏洞就成了他们的软肋。人家拿捏得当,如今已然控制了局面。她的慌乱称了人家的意,她去寻支撑,便是拖了他下水。
  苏可垂下头,愤恨自己的莽撞,牙齿咬在嘴唇上,一丝钝重的疼痛过后,嘴里蔓延开一股腥甜。
  她不该过来的。太傻了,太蠢了。
  “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邵令航被苏可的举动吓得气息不稳,他弯下身子看苏可皱在一起的脸,气得无法,抬手掐住她的下巴,用力一扣,将苏可紧咬的嘴唇分开了。
  “你是来折磨我的么?恩?你摆出这副样子来给我胸口上插刀吗?”
  他一说完,看见她渐红的眼眶,手臂一揽将她圈入怀中。
  “怎么了这是?你慌成这样,不像平日里的你。咱们的心意明明都说通了的,出了事,你来找我,我很高兴。但你别又往后退。多大的事,咱们一起面对。就算是我也摆平不了,好歹让我护你周全。你忘了吗,咱们说好的,你可以远走天涯,你可以丢开放下。这是你要的后路,只要你想,我不拦着。但真到这个地步了吗?”
  苏可的脸埋在他怀里,有浓浓的酒香,有他惯用的熏香,被温热的身体蒸腾着,一点点渗入她的皮肤。她感受到后背那只大手隔着衣裳轻抚她的背,一下一下妥帖地梳理着她的不安。
  她挣脱开一点,仰起头瞧他,一字一字地说:“我想留下来。”
  想了想,似乎有哪里不对,抿了下唇又补充道:“我是说留在侯府里。”
  邵令航有些怔愣,看着苏可一脸认真模样,嘴角扯了一下,随即将她的头扣向自己的怀里,“你让我手足无措了都。”
  苏可渐渐平静下来,觉着抱得也够久了些,扯着他的衣裳要分开。
  邵令航低头瞧她,很是认真地看她眉眼,这回倒不问发生了什么事,换了个套路,“我瞅着你应该有话要对我说。”
  苏可点点头,“我得和你谈谈。”
  恢复了一些精神的苏可,拢了拢耳边的头发,视线一偏,看到正屋门口站着的梁瑾承。他站得不远,身型被屋里的光亮投射出一股冷意,好像站了许久,脸上表情寡淡。
  之前有一段日子没见,人间蒸发了似的,邵令航不提,苏可也不问。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生活里。直到老夫人病下,梁瑾承才再次出现,人比之前瘦了许多,还留起了胡子。之前风流倜傥的形象瞬间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不知怎的,苏可只觉得他老了。
  “亲热完了就进屋吧,还闲病得不够多是怎的?”
  苏可脸上有些红,见梁瑾承转身进了屋,不由疑惑地问道:“还有谁病了?”
  邵令航抬步往回走,“文洐夜里背书着了凉,身上有些发热。”
  邵文洐是三爷的二儿子,今年十二岁,跟着他哥哥邵文淇都在谨才书院读书。临近过年休了馆,好不容易回家,三爷却聘了西席在家里,一天都没让他们歇着。
  才多大的孩子,熬出病来也是迟早的事。
  因着老夫人不见好,许多消息到邵令航这里就打住了,撷香居里没有透露过多的风声。苏可也是这会儿才想起来三太太这两天确实不怎么侍奉老夫人左右了。原是二少爷着了凉。
  苏可应了一声,跟着邵令航身后亦步亦趋。临到门口,邵令航脚步一停,忽又说道:“四哥的那个姨娘,这两日怕是要生了。留心些消息,若是有什么事闹起来,想着先瞒住老夫人。
  提到了生孩子,苏可的心狠狠一揪。
  屋里,梁瑾承正接过小厮递过来的大毛斗篷,一边系带子一边抬眼看他们,“既是有话说,我就先回去了。”
  邵令航没拦他,苏可这么慌张跑来,问什么也不说,好容易要谈谈,有梁瑾承在这里,确是有些不方便。
  谁知苏可却出声拦下了,“明儿早不要给老夫人请脉吗?住在侯府,明日也省着来回奔波。反正京中各处都沐休了,梁大人也不用去御药房当值不是吗。”
  梁瑾承系带子的手一顿,本该掏出来的绳带打成了一个死结。
  他朝邵令航看过去,后者站在苏可旁边,脸色有些晦暗,但还是轻轻点了下头,“是啊,天色不早了,你又不用当值,家里这么多人病着,你横竖在我这里住几日好了。”
  梁瑾承的目光锁在苏可脸上,那双哭得有些肿的眼睛直剌剌看着他,不闪躲,也不眨眼,似乎在传递一种讯息。
  他吐口气,说道:“好吧,那我还住那间客房去。”
  说完裹着斗篷就走了。
  苏可的目光随着梁瑾承的离去而稍稍偏转,她看不出梁瑾承到底有没有看懂她的眼神。
  “前脚还说留在我身边,后脚就跟别人眉来眼去了,你这跟我唱哪出?”
  听邵令航这么酸溜溜的,苏可登时剜他一眼。邵令航撇撇嘴,其实也没放在心上,随口一说,说完就过去了。
  屋里本就没留人,梁瑾承走了后,两个守门的小厮将门扇关好,偌大的待客的外书房前厅里只剩下苏可和邵令航两个人。桌上还有饭菜,没喝完的酒在酒盏里映着光。邵令航将苏可拉到西稍间去,灯光稍暗,两人肩并肩挨着坐在大炕上,气氛倒诡异起来。
  “你想和我说什么?”邵令航说着话,手里不老实,握着苏可的手把玩起手指。
  苏可有些痒,抽了抽没抽回来,索性只得依他。
  “老夫人的事,我想了想……”苏可起了头,邵令航闻言正经起来,应了一声,偏头认真看着她。苏可舔舔咬破的嘴唇,将话接了下去。
  “为什么老夫人要一直往你身边送人呢?明知道你不喜欢,也不想要,送去了还要被送回来,每回都闹得不是很开心,却一直孜孜不倦地动着念头?你有没有想过,人或许根本不是老夫人想送过去的?有些人将□□好的丫头带在身边,去博老夫人的眼。老夫人知道你肯定看不上,这才放心大胆地送过去,只等着你送回来打脸。”
  邵令航脸色难看,似乎有些不相信。
  苏可认真道:“老夫人那里备着一套你日用的东西,都是贵妃娘娘让司礼监各处精心采买了来的。说句暨越的话,或许皇上使的都未必有你精贵。为了你晚上过来用的饭,小厨房天不亮就起来收拾预备。还有你四季的衣裳,单我瞧着,你就没有穿过重样的袍子。你这些习性都是老夫人惯给你的,她能不知道你的喜好,你的要求,会巴巴送一个人牙子手里买来的丫头到你那里,拉低你的品质?”
  “所以呢?”邵令航声音沙哑,“老夫人有不得已的苦衷?”
  苏可摇头,“不,老夫人是看准了你对女人的要求,所以才放心大胆的让那些人在这方面着手。想要毁一个世家纨绔,方法多的是,吃喝嫖赌,随意享乐。与其让她们变着法地动歪脑筋,不如她推出一个门路来,日日念叨着,时时挂在嘴边上,偶尔物色一两个。那些人顺水推舟,便日日在这方面下功夫。”
  邵令航吸了口气,“你说的‘她们’是指……”
  “我不知道。”苏可回答得干脆利落,“这是我看到的,听到的,老夫人一举一动传达给我的。我只能想到这么多,至于‘她们’,这府里人多了去了,真就都盼着你好?你若能呼风唤雨,那还如何分家?”
  没有真凭实据,妄言不能下。可即便不挑明,心里也都清楚。
  这府里是上上下下几百人,可横竖也只有几个派别。
  邵令航的手用力攥起来,捏得苏可手发疼,“你的意思是,老夫人看上去大权独揽,实则早已被架空了。我归家后成了她唯一的希望。”
  这事实看上去残酷,可每一步都是自己走的。老夫人做过什么,只怕只有她心里明白。这么多年过去,水面清澈,水底淤泥,一根棍子搅下去,整池水都会变得污浊。
  苏可动了动僵硬的手指,轻弱无力地在他的手背点了几下,“老侯爷去世后,你先去南边守孝,后来又去北境打仗。大姑奶奶在理国公府如履薄冰,家里能顾上几分?贵妃在宫里,老夫人向来不用家里的事去烦她。那么剩下的呢,郑太姨娘有三爷,三爷自己有官职,又娶了工部侍郎的嫡女。高太姨娘有四爷,四爷就算毫无本事,可他娶了一个富甲一方的巨贾之女。你离家后,她们便不再忌惮老夫人了。现如今你回来了,瞧着老夫人赫赫扬扬,可事实上她早已忧心过重,这次你‘克妻’的事闹出来,正中了她的软肋。这才一病不起的。”
  “软肋?”
  “是,老夫人的软肋。”苏可的眉眼亮了几分,“你回来了,年岁在这里,肯定头一件紧要的事就是为你议亲。凭你的身份地位,京中的世家小姐可以任意挑选。她带着娘家的势力嫁到侯府来,才能成为老夫人的左膀右臂。”
  苏可停顿下来,咬了咬嘴唇,因为疼得厉害,小小抽嘶了一声。
  邵令航低头瞧她,沉沉叹了口气,“我‘克妻’的传言流出来,让老夫人失了盘算,这才一病不起的。你是这个意思吧。”
  苏可点头,“老夫人或许有许多事做得苛刻,做得过火,她也是为自己打算,可更多的,她也是为了你。我想了想,还是——”
  话没说完,苏可感到手上的力气更大了。她的手指已经发麻,猛然间加重了力道,胳膊都开始抖起来。
  “疼……你这是做什么?”
  邵令航哽着喉咙不言语,倒是也知道自己手下力气重,双手将苏可的手掌合在掌心揉搓。
  苏可看他这忧心忡忡的样子,呼了口气,视线放远,凝在多宝阁上一个空着的格子里,黑暗逐渐放大。她敛声道:“我没有有力的娘家,也没有显赫的背景。从宫中出来流落烟花之地,岁数也着实太大了些。可我十年摸爬滚打攒下的经验,还是能帮上老夫人的。我不仅仅只是一个被你垂怜的有那么几分样貌的女子,我有能力,我也有勇气。我不会做得比一个世家千金差,我可以去赢得老夫人的信任。至于剩下的事——”
  苏可收回目光,转头望进邵令航的眼睛里,“你说过你能做到的,我信你,所以我等着你。老夫人那里,你不要莽撞,不要硬碰,老夫人在府里只有你了,所以你必须是她的支撑。”
  邵令航回望着她,目光炽热,呼吸粗重。他觉得心要从胸口里蹦出来,千言万语,他握着苏可的手放到胸口上,觉得这就够了。
  苏可看着叠在一起的手,心里倔强地想着,这就够了,剩下的人和事,她披荆斩棘,自己去办。老话儿不是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正因为她没有身份,没有背景,她就算淹死在这池污水里,也不会给平整的水面带来丁点的波澜。
  她骗了他,也没有骗他。他是谁,又不是谁。
  如果有一天真的真相大白,或许尽力瞒着他的人,会是她自己。
  ……
  “瞧你刚才的意思,你是有话也要和瑾承说?”
  苏可抿着嘴角笑,“我只是想问问他有关田太姨娘的病,你去问就太打眼了,不如我撒个谎去问问他,或许田太姨娘还有救。”
  “美人计吗?”
  苏可白他一眼,笑着起身,“是釜底抽薪。”

☆、71。071 这世上没如果

  听到咚咚的两声叩门声,合衣躺在床上的梁瑾承支楞一下坐起了身。
  手一直交叠着枕在脑后,时间长了,麻得胳膊都伸不直。屋外传来苏可很轻的问话,问他睡了没有,他回应了一声,甩了两下胳膊起身去开门。
  拔下门栓的时候,梁瑾承的指尖还有些捏不住,栓棍磕在门上,梆的一声响。
  好歹开了门,苏可的脸被屋里的灯光映出平静的面容,嘴唇上似有血痂,暗黑地看不清楚。她歪了一点头看他,微微带点笑:“已经睡下了?”
  梁瑾承忙摇头,“没有呢。”
  苏可哦了一声,一时没有动作,似乎在想着什么,目光闪闪烁烁。梁瑾承吸了口气,“没料着他会让你过来。”
  苏可闻言笑了两声,“他同意我过来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他要是敢对你怎么样,我帮你教训他。”说着还扬了下拳头。
  梁瑾承噗嗤一声,“就你这小细胳膊?”
  苏可眼皮上挑,“细胳膊怎么了?反正他也不敢还手。”
  梁瑾承觉得嘴里涩涩的,他看得出苏可的情绪已经稳定了,比起刚才的慌乱和无措,现下又是一切风淡云轻的清冷模样,连笑也是藏着三分真感情的。并不刻意的疏离,但也决不靠近。这是本来面目的她,是邵令航让她恢复了正常。
  他哽了下喉咙,“有事?”
  苏可爽直地嗯了一声,“我有事求你。”
  “咱们之间何来求字。”梁瑾承说得干巴巴,自己都觉得无趣,身子一偏,让开一条道来,“进来说吧,夜深了,小心着凉。”
  苏可进屋后,梁瑾承在门前犹豫了下,苏可帮他推上了门,“我私下里有事求你,瞒着侯爷的。他肯让我过来,就绝不会派人看着这里。夜里确实凉,门还是关上吧,不用担心他。”
  邵令航合上门扇,转身时,苏可已经走到迎面的八仙桌,伸手摸了摸桌上的茶壶,小小的啧了一声,“水都凉了,你们刚喝了酒,还是不要喝冷茶了。”她说完,恭顺地坐到主位下首的太师椅上,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抬眼瞧他,“你要一直站着吗?”
  于是就这么在厅堂里坐下来,没有热茶,两人之间也隔着两步的距离,一个在主位上坐着,一个欠着身子坐在下首。这种关系,让梁瑾承心里愈发痛苦。
  “老夫人的病一直没有好转——”苏可压着嗓子说,“我担心是有人在药里动了手脚。”
  梁瑾承身子一僵,“令航让你问的?”
  “没有,侯爷并不知情。”苏可认真地望着他,眼神有些犹豫,“我只是生了些担忧,你的医术了得,又向来照顾着老夫人的身体。按理说休养了这么些日子,理应有所效验,可是老夫人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
  听苏可不像巧言掩饰的样子,梁瑾承松了口气,“老夫人的病就跟前些日子的你差不多,都从心上来。有些事不想开,神仙来了也不管用。加上老夫人本来年纪就大了,自从老侯爷去世后,身体一直不好。现在就需要静养,不能再有烦心事郁结在心里。”
  梁瑾承扫她一眼,“听说早上还为着你生了一场气?”
  苏可撇撇嘴角,“好端端生了场邪火,瞧着总不大对。”
  梁瑾承笑,“多大的事,瞧你这胡想的。依你的意思,有人要害老夫人不成?令航没在家的时候发生这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