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侯爷别着急-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样的感情,有哪里让他放不下舍不掉。他自己不也说么,她是他的软肋,被人拿捏住了就会成为死穴。起小的兄弟又怎样,为了自己的利益,也能拿着这根软肋来逼迫他。他明明该恨她才对,却又这样哽咽地来唤她。
  ——若我真是鬼,你也不怕吗?
  苏可从门后一步步走出来。为了便于在后花园里行走,她在小院特意简单缝制了一件黑色的罩衫。泼墨的长发散着未梳,夜色下瞧见她很难。就算真被人瞧见了,拢过长发也能扮一扮鬼。
  她这样走出门后的黑暗,缓步靠近,脚步声不轻不重。
  邵令航的脊背忽然僵直了,听着身后的声响,他的眼眶骤然发酸,呼了口气,也不回身,沙哑地问道:“可儿,是你吗?”
  苏可嗯了一声,已经行至他身后,挨得这样近,才发现他瘦了许多,袍子在身上松松垮垮的。
  她一时觉得心疼,伸手便环住了他的腰,脸靠在他宽阔的后背上,温热的酒气瞬间冲进鼻子。真的是恍如当初,温度、气息、轮廓,每一样都勾起那段相识。
  她为他奉上红汤,点了他的情火,然后一步步纠缠至今。
  “邵令航——”她头一次连名带姓这样叫他,脸埋在他的背上,声音温吞,“你回身看看我。”
  “可儿,你是不是怨我?如果我早些给了你名分,宫里就算有人害你,也会掂量你的身份。如今你尸骨未寒,不是我不知入土为安,只是你再等等,待一切了结了,你的丧事我会好好操办。我得让你以侯爷夫人的名分入殓,生前没能让你风光,至少死后让你名正言顺进入侯府的宗祠。”
  苏可叹了口气,手臂渐渐收紧,“邵令航,你是傻的么,若我死了,身体也这样温热么?”
  似乎终于察觉出什么不对,邵令航低头看着腰间白皙的手腕,抬手覆上去,虽有些冷,可是细细抚摸,也不是一个鬼该有的温度。
  他霎时反应过来,抓着那腕子转过身来,看见她的那刻,人还愣愣的。
  “我只是怕被府里的人瞧见才装扮成这样,头发也没梳,但是你仔细瞧……”苏可带着一些羞怯,说话间扬起脸来,想让他仔细看清楚。可是看清他的脸,以及他脸颊上淌下来的眼泪,她没说完的话就消散在唇齿间了。
  他的面容真衬得上面容枯槁四个字了。
  “你怎么这副样子?”苏可看着他瘦削的脸,手轻轻拂上去,突然难掩伤心,声音都抖起来。
  邵令航抓住脸边的那只手,哽咽道:“可儿,是你吗?你,没死?”
  苏可忙不迭点头,这一晃动,眼眶里蓄着的泪刷地滑下来,“我没死,我好好的,只是出了事耽搁住。我一抽身就急忙回来了。”她吸了吸鼻子,试着攒出一丝笑意,“你担心了吧,都怪我……”
  话音才落,邵令航便用力一拽,将她死死按进了怀里。
  “可儿,可儿……”他一遍遍喊着她,她一遍遍应着他。别的话都是多余的,只有得到她的回应,一切才变得真实。恍惚间又觉得是梦,抓着她的肩膀分开彼此,认真看着她的眉眼,拂开她的长发,看她清澈的眸子,白皙的脸庞,摸一摸,细腻且带着温热。
  她活着,她活着,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
  水绮亭是个闸亭,位置居于整个后花园的中后段,四面环水。
  夏天时所有的门扇敞开,微风阵阵,是个消夏的好地方。入了秋,这里渐渐不再有人过来,但盛夏时分摆放的家具还在。南边一张红木雕云纹嵌理石的三围罗汉床,左右两侧的下首皆是四张高背太师椅,中间夹着红漆万字不断头的茶几。
  邵令航并不急于想知道苏可这十来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比起中间的坎坷,眼下他只看重结果。
  揽着她到罗汉床上坐下,他什么也不问,只是将脸埋进她的发间,轻轻缓口气,顿时有种这时间是向老天偷来的感觉。
  他这样温情满满,苏可却有些受不住了。
  “你别这样箍着我。”苏可在他怀里推了推,“你压着我头发了。”
  邵令航抬起头看她,目光中有些埋怨,微皱着头,将她的头发仔细顺了顺,然后全部拨到一边,脸再次埋进了她颈间。颈间有香,有微微跳动的脉搏,有细腻温润的质感。他的鼻尖凑上去嗅了一下,像一只小兽,伸出舌头舔了舔。
  苏可的头皮顿时发了麻,一把推开他,撑着一双染着水晕的杏眼,习惯性的要苛责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用手捂着刚才被舔到的地方,颇有些不自然地说:“你老实些,我有话要跟你说的。”
  邵令航好脾气地看着她,目光温柔,颇有些宠溺地说:“好,你说你的。”
  苏可瞧他这模样,抬手在他脑门拍了一下,“几日不见,你倒染了这股子纨绔劲儿在身上。是不是瞧着我死了,终于不用端着架子装样了?是不是这几日还流连烟花地去了?”
  “这可实在是冤枉我了,自得了你的消息,我连侯府都没有出去过。”邵令航揉了揉脑门,也不气,仍旧伸手来够她。手放在她腰际,盈盈一握的腰肢软得像条蛇。他一边说着,一边真着张开手掐住她的腰。
  盈盈一握,瘦的没什么了。
  他这时才迟来的生出担忧来,脸上的温柔尽数散去,沉声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敬王拿了你的衣裳和怀表来,有人证有物证,所有的事都对得上号,我才相信你死了。可是,你怎么……你这些日子在哪里?”
  苏可目光一沉,心里百转千回,又想着不要为没有确定的事胡言乱语,所以迎着他的目光轻声问:“邵令航,因为我的死,敬王让你做什么?”
  许多事,一环扣着一环,单拎出来哪样都不成文。可是一个字点醒梦中人,像是钥匙插进了锁眼儿里,咔嚓一声,所有的事情都对上了号。
  “敬王?是敬王!”他寒声,机敏的脑子很快勾勒出事情的部分样貌,不由吸了口气,“他对你做了什么?”
  苏可摇摇头,“他并未对我多做什么,只是将我藏起来,用我的‘死’来扰乱你。”
  她停顿了下,抓着他的手臂倾身上前,声音低如蚊讷,“他要做什么?御极?”
  邵令航将敬王如何拿来她的遗物,如何引他去见那个太监,如何带着尸骨来邀他相助,又如何许给他想要的,一件件都说给苏可。随着心潮的冷静,环环相扣的推波助澜让他不由生出一股寒意。他说起他如何去求自己的舅舅唐卓如,如何将事情相托给禁军首领江海飞。
  原来这一切都是敬王算计好的。
  “京师的驻军有六成人都曾是我的手下,五城兵马司的薛钰,皇宫禁军的江海飞。我们三个人集结在一起,紫禁城就不再是皇宫,而是牢笼。剩下一个司礼监和东厂,虽然势力庞大,但所有人手不及我们十分之一。笼络不来可以成为死敌,新皇登基,司礼监定是要清洗一通的。”
  苏可看不出邵令航脸上的表情,到底是被人利用的愤懑多一些,还是对整个预谋的惊讶多一些。她歪着头凑上去看着他的眼睛,不由自主握住了他宽厚的手掌。
  “我从十王府出来,多亏了杜小姐的胡闹,后来敬王找到杜府来,又是杜三爷帮着我逃脱的。他曾和我说,敬王御极,胜算有五成,如果杜府不插手,那么胜算会变成七成。剩下三成,一成在太子,一成在皇帝,一成在老天。”苏可握了握邵令航的手,“敬王的预谋势在必行,回不了头了。”
  邵令航反手将苏可的手掌攥于掌中,轻轻晃了下头,“没有我,他自己的胜算到不了五成。”
  “可他不会放弃你的。今日是我,明日或许就是侯府,后日或许就是宫里的贵妃——”提起贵妃,苏可的心猛然一抽。谁都不是完全的好人,谁也都不是彻底的坏人。大是大非面前,苏可告诫自己要分清主次。可是洛芙是她挥之不去的心结,对于贵妃,她做不到放下,可贵妃毕竟是邵令航的姐姐。
  姐姐……
  “怎么了?”邵令航捧着她的脸扬起来,“脸色怎么突然就不好了?我知道你担心,但你也知道敬王势在必行,所以我们根本不能逃避。既然逃避不了,可儿,那我就迎上去。敬王御极并不是坏事,只是罪在逼宫,罪在逆反。我身处这样的位置,许多事注定逃脱不了。你不必自责内疚,就算我们从来不认识,到了今日,敬王也有能力来要挟我。所以,苏可——”
  他突然坐直了身板,握紧了她的手,神色郑重,“苏可,我会想办法将你送走。只有你是安全的,我才能放心去做别的事。成了,我带着八抬大轿去接你回来。败了,我们毫无瓜葛,你不必受任何的牵连。”
  事到如此,他仍旧惦记她的安危。苏可喉头发紧,胸口疼得窒息。是不是那句远走天涯成了他的心魔?在他心里,她的离开是最后的退路。她是逃离的那个,是躲起来坐享其成的那个。
  不不,她不是那样的人。
  当初的话只是为了冷却他对于她过于炙热的感情,而现在,她和他在同一条船上。中间隔着无数的人,她可能来不及走到他身边,船就已经沉了。可走到这一步,生死与共成了这份感情里最大的考验。她怕吗?
  不怕的。
  苏可倾身上前,双臂一环,紧紧抱住他的脖颈。
  “邵令航,我会走,但我不会离你太远。我还有我的事要做,外面的风雨我无能为力,你自己去扛,但你身后的支撑,我去替你修补巩固。敬王那里是瞒不住的,你去和他摊牌,至少让他的人不要再盯着我。”
  她的脸贴在他耳边,呼吸喷在耳廓后颈。邵令航的脊背阵阵酥麻,听着她说的话,心里充盈的感动让他骤然崩溃。
  他将她从肩头扯下来,捧住她的脸亲吻在她的唇上,只是一下,然后呼吸抵着呼吸,声音带有哽咽,“可儿,你不必为我做什么,你好好活着,就是对我最好的支撑。”
  挨得这样近,苏可都看不清他的脸。她浅浅笑着,轻蹭他的脸,“你太小看我了。如果我不能做些什么,我不会让自己走在你的身侧。从我们认识那天起,我就是这样的人,你知道的,你明白的。”
  知道吗?明白吗?
  邵令航找不到答案,他捧起她的脸,似乎想从她染着春水的眼眸里寻到什么。可那春水激起波澜,扯着他的心,拽着他的魂,让他沉溺在这春水里,找不到任何出路。
  他将唇印在她的唇上,起先只是轻柔的浅啄,随后满涨的潮汐,瞬间将他覆顶。
  他的手臂揽着她纤细的腰肢,用力一提,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苏可退无可退,整个人被按压在床板上。呼吸被夺走,心跳被夺走。她张一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被夺走唇舌。她的脑子很空,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逐渐加重的吻上。好容易空气再次被吸入肺中,那湿润的唇舌又移向了她的颈项。
  “邵令航。”她唤他,手臂被他压着,丝丝麻麻的疼。
  邵令航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抬起头来。粗重的呼吸像热浪一样喷在她的脸上,喉头一阵阵吞咽,极力忍耐地看着她,等着她往下说。
  苏可望进他的眼睛里,须臾的功夫仿佛被拉成了地老天荒。
  她浅浅一笑,柔声说:“你压着我头发了……”

☆、81。081 良辰美景苦短

  苏可发现自己真的很搞不懂邵令航的所思所想。
  说他克制,可是呼吸像灶上翻滚的热水,扑在脸上又潮又烫。每一次她想要闪躲,他都愈发靠近,用手掌箍住她的脸,用唇舌卷走她所有的呼吸和注意。每一次的吻都在加深,舌头描绘了唇形,又来丈量她的牙齿。她只是想轻巧的避开,牙关却轻而易举被开启。当舌头碰到舌头,那便是另一番天地了。她退,他进,退无可退逼入死路,他就得了逞,在狭小的空间里搅起惊涛骇浪。
  和之前的吻都不同,他是带着侵略的目的,一寸寸攻城略地。
  可说他着急么,他的全部精神似乎都放在唇舌上。唯一的不同是他的手。当确定她已经不会躲闪他的吻,他的手就开始在她的身上游移。隔着黑色的罩衫和棉衣,她不太理解他能摸到什么实在的感觉。但他仍旧在她的腰线处流连忘返,将她的胳膊推上去,然后在她就快要窒息的时候,将唇舌转战到她的颈间。
  仅此而已,这漫长的像是黑夜永远不会过去似的慢慢消磨,让苏可一败涂地。
  “可儿……”
  苏可含混地应了一声。
  邵令航支起身,用沙哑的音色问她:“为什么不推开我?可儿,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苏可抬起眉眼,在昏暗的光线下,邵令航的五官并不清晰,可是线条显得深邃。她抬起手指,轻轻扫过他的眉峰和眼角,然后顺着脸庞滑下来,旁经唇角,不敢沾染其春~色,最终落在他的下巴上。
  一定是来之前特意刮过的,看上去很平整,但指腹摸过去却有粗糙的质感。
  她将手臂搭在他的脖子上,目光坦诚,望着他闪烁的眸子,轻声说:“你要做什么,我很清楚。你以前老说我是你的,从前我否认,但现在我确实是你的。所以,你反而不敢了么?”
  邵令航没有被她的话撼动,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感觉很微妙,硬要形容,仿佛是死刑犯临行前给的一顿饱饭。
  “可儿,这不是你的实话。”
  苏可撇了下嘴角,声音有些低沉,“邵令航,我不知道下一次要何时才能见到你。”
  是了,这才是她真正心中所想。
  邵令航将她的手抓下来,放在嘴边轻咬,“会有的,绝对会有下一次。等熬过了这段日子,往后我们还要长长久久在一起。”
  今日怎知明日事呢。但苏可信了他的话,比起之前许过的海誓山盟,这简单的一句话却更能打动她的心。
  她推着他的肩膀坐起身来,很是认真地看着他,“好,我们来日方长,你说过的话,你要记得。”
  邵令航有些回不过神,愣愣看着她起身,然后说得那样坦率而且自然。
  苏可道:“我需要一笔钱,之前杜三爷借了我一百两,我想了想,还是还给他比较好。之后我还有别的打算,但总归我的事也是你的事,是不是。”
  是不是?当然是。
  邵令航发着傻,应着她的话点头,语气显得生硬,“需要多少?”
  苏可想了想,有些为难,挑着眉看他,“一千两?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大约够了。我若有富余,再还给你就是了。”
  一千两对于邵令航来说并不多,他脑中已经规划好,要给她换成小面额的银票,再准备一些零散银子备她使用。只是她用这些钱来干什么呢?她的脾气,倘若不肯说,问了也是白搭。如今两人走到这步田地,她放手去做些别的事,远离他身边的纷争是最好的。他不该拦着。
  “好,钱不是问题。我回去就拿给你。”
  苏可对他的大方勾了勾嘴角,“既是这样,现在有没有。别了你,我就直接出府去了。除了敬王和杜家那里,对旁的人还是宣称我死了吧,这样我做起事来反而方便一些。”
  邵令航跪坐在罗汉床上,脸上表情变换不迭,嘴角微抽,一时竟不知要如何做。
  她这是在赶他吗?
  苏可扬起脸来瞧他,“怎么,刚许给我就反悔了?还不快去?”
  那目光中的狡黠一闪而过,邵令航怔愣了一瞬,随即便明白到了苏可言行中对他的些许捉弄。他瞬间朝她扑了过去,像一只饿狠的狼,恨不得即刻将嘴下的猎物拆吃入腹。
  之前的克制成了过眼云烟,复又浓烈起来的情感随着不断撕扯的衣裳和加重的吻,将身体蒸腾出前所未有的燥热。
  他的吻开始在她裸~露出来的身体上游走,正月里天寒地冻,他揽着她的衣襟,既贪恋地亲吻着,又生怕她冻着。
  其实裸~露在外的皮肤一点都没有觉得冷,他的吻是火折子,点在哪里,哪里就烧起来。
  苏可觉得很热,这次和上次不同,虽然都是这桩事,也是同一个人,但上次满是恐惧和挣扎,一切的感官都由红汤而起。可是这一次她很清醒,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愿意为眼前这个人浓烈的感情而展露自己。
  她去扯他的衣裳,夏制的衣裳单薄,去解他盘扣的时候,手指隔着布料已能感受到他胸口的起伏,和滚烫胸膛传来的温度。
  邵令航的心火被她颤抖的手撩拨得更加难耐,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扯,盘扣尽数崩断。他又去扯腰带,衣裳在转瞬间迅速的一件件褪去,露出宽厚的肩背和结实的胸膛。
  他已赤~裸相见,迎上她的目光,发现她并没有闪躲。白皙的手指滑过他肩窝处的伤疤,勾起脊背一阵阵的颤栗。
  他再也控制不住,挺身而入,眼前闪过一片白光。
  “可儿……可儿……”他不停地亲吻她的额角,她的眉间,她紧闭的眼睛。
  苏可喘息地应着,手扣住他手臂上的肌肉,在最一开始的酸痛过后,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口。
  这方天地是她同他一起构建起来的,今日不知明日事,春宵苦短,她在这片黑暗中将自己全心全意地交托给他。
  ……
  这桩事似乎总是要搭配大汗淋漓才显得应景,明明是天寒地冻的天气,苏可出了一身的汗。
  之所以确定是自己的,而不是邵令航,是因为邵令航总是支着身子,他的目光带着七分情~欲三分清醒,一时一刻都在看着她的变化。他的汗沿着脖颈的青筋滑下来,滴在她的胸脯上,晕开一片粉红。
  紧要关头,他抽身而出,空气里有黏腻的青杏味道。
  苏可大口地喘着气,看着小腹和床榻上的痕迹,脸色潮红,望进邵令航的眼睛,张张嘴却并没有说什么出来。
  邵令航俯身从地上捞起自己的中衣帮她擦拭,粘稠并且黏腻,擦得并不干净,可也没有别的选择。他将外袍盖在她身上,这才散了筋骨,搂着她躺下来,呼吸从粗重慢慢变得平缓。
  “你想要我的孩子么?”他在她的耳边轻轻呼气。
  苏可的耳根瞬间红透了,偏过脸去躲开他。
  邵令航弯着嘴角将她的脸又掰过来,虔诚的在她眼皮印下一吻,郑重地说:“可儿,事情了结,我会亲自去接你,孩子总会有,十个八个,只要你想。可是我现在不能让你犯险,你的心思我明白,可你也要清楚一个人带着孩子的辛苦。你不必为我留后,你的生活是你自己的。你我有实,但凭你的样貌你的心性,真正爱慕你的人会接纳你。答应我,倘若我死了,你一定好好活着。该嫁人就嫁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不会的。”
  邵令航皱着眉头看她,苏可迎上他的目光,脸上表情尤为的决绝,“不会的,我不会再遇到肯接纳我的人。我没有清白,没有豆蔻的年华。你或许会为我准备一笔可观的钱财,但只能保证我衣食无忧,而我之后的人生注定平淡清冷。你若是不忍心,觉得愧疚,你就要尽力让自己活着。只有你活着,我才有盼头。十年八年,几十年,我等着你。”
  苏可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脸贴上去,他的身上有酒气有汗味,有自始至终,从一开始遇到他就始终挥散不去的特有的味道。
  “我在男女的情~事上向来冷情,总共就这么些感情,都给了你,就分不了旁人了。我不答应你,但你要答应我,尽力而为。既然躲不开也逃避不了,那么就使出你全部的心力去将事情办好。你不要小看我,我会将自己照顾得很好,不必担心我,只有大局已定,成败各安,我们才有结局。”
  话说到这个地步,再言其他都是虚妄了。
  邵令航觉得自己这样的福气,今生还遇到这样一个女子,真是老天眷顾。
  “好,我答应你。”
  这是最简单的海誓山盟,也是最珍重的盟誓。
  ……
  夜至四更,苏可重新穿戴好,套上黑色的罩衫和邵令航辞别。
  看她双腿发软,邵令航捏着她的腰有些舍不得。搂抱带着缱绻,心里非常想留下她,可也知道现如今的侯府并不是她的安身之所。而且,既然让他去跟敬王摊牌,那么她以自己的死来做掩护,为的就不是敬王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事?你让我尽力而为,可你的事又不告诉我。倘若我了结了事情,你却出了事……”
  “家事。”
  邵令航挑了挑眉,苏可又说了一遍,“家事。”
  她的眸子清澈透亮,还带着几分春意,整张脸都映着一股神采。邵令航低头又吻了吻,有些不甘心,又带着一些期待,小心翼翼问她,“谁的家事?你至于这样操心。”
  有种人叫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可在他怀里缩着,用力捶了下他的肩膀,“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起来,我的事你不要管,横竖是我在意的人。有些事必须料理,搁置着只会越闹越大。”
  她其实还想说,他在外面披荆斩棘,她做不到什么帮衬,但至少不要再让他后院起火。
  她一介女流,既然想和他白头偕老,那就该为他做些什么。况且后宅的事不就应该是女人的事么。她牵扯其中,是别人推着赶着,可也是她自己心甘情愿。
  “照顾好自己,别让我分心。”
  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