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侯爷别着急-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业乃滴绶苟荚诙苯堑拇蟪坷锍裕刻炻忠桓鋈嗽诳夥康敝担渌顺酝昊乩丛倩坏敝档娜巳コ浴
  “既是这样,那妈妈们去吃吧,今日就由我当值。往后的再挨个轮。”苏可笑意盈盈,推着几个婆子出门。婆子们忙说不敢,但苏可的态度很坚决,一番推让无果,婆子们便结伴而去。
  想要融入她们的圈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硬挤进去也不会有什么好效果,不如顺其自然。她第一天上任,总要给她们适应的工夫,背地里嚼嚼舌头也是能舒缓情绪的嘛。
  苏可想得很开,又因为心情紧张也不饿,于是开始每个屋子细细的逛。
  所有屋子的门锁都给撬坏了,除了摆放大家具的屋子里没怎么动,其他屋的货架都是一个叠着一个倒下的。苏可上前去扶了一下货架,花了大力气也没抬起来分毫。
  推肯定比扶要省力,且货架摆的近,推倒一个就能带累一片。但这连番倒下的货架加上上面摆放的东西,倾倒之势肯定会发出巨大的声响。刘婆子摧毁了一个屋没被发觉,难道连着推了十个屋都没人发觉吗?
  这么疑点重重,不知道三太太在老夫人那里要怎么巧言瞒过去。
  苏可瘪瘪嘴,提着裙子又转了转。
  虽说没吃饭,但脑袋瓜还算好使。这随意的转转,苏可便总结出公中的库房都有哪几类的东西。
  首先是一眼扫过去便能瞧见的各种成匹的绫罗绸缎,织锦、花绫、纱、罗、绢、缂丝、单丝罗不计其数,有苏可叫得出名字的,也有很多根本就没见过的。
  其次是碗盏器皿。那些贵重的都成套摆在小匣子里,然后小匣子再码放在大箱子里,摔碎的没有多少。单看过去,碎掉的里值钱的似乎有几只青花的和汝窑的东西,应是花觚瓷瓶一类。其他有碎有没碎的,都是些灯盏烛台香炉等日用之物。
  再有就是茶叶香料、各类药材、笔墨纸张、蜡烛灯油。
  然后桌围、椅搭、坐褥、毡席、门帘、痰盒、脚踏、手炉脚炉、掸子扫帚、灯笼花扎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
  苏可从来没有管过库房,看着这些东西,头皮便开始发紧。也难怪刘婆子要按照入库时间的先后来找东西,如若不是第一开始就整理好,像她这样半路出家再全部整理,当真是一项大工程。
  好在苏可是个勤快人,有股子迎头而上的劲头。见王宝贵家的带着婆子们吃饭回来,便让她们先将前后院子里摆放的花盆石料等物都移到一边,把院子最大限度的空出来。
  “妈妈们先整理院子,我速速去吃饭,等我回来咱们一起收拾库房。”苏可吩咐好,上前又拉住了王宝贵家的手,“烦妈妈一趟,我不认得大厨房,能不能给我引引路。”
  王宝贵家的见不用干活,自然是肯的,带着苏可去了大厨房。
  后宅的大厨房位于整个侯府的东北角,苏可去时,府里各路人等都吃得差不多走人了,只剩下一堆厨娘们正在吃饭。苏可问王宝贵家的哪个是专给下人们做饭的,王宝贵家的指着一个穿墨绿袄裙的妇人说:“是丁二媳妇。”
  苏可让王宝贵家的将丁二媳妇叫过来,微福了福,“丁嫂子好,我是新来的库房管事,叫我苏可就行了。”
  丁二媳妇忙哦了一声,“就是可儿姑娘吧,刚听她们提起了。”
  苏可挑了下眉,心说真的在背后嘀咕啊。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苏可笑道:“我今日刚来,想请库房的几个妈妈吃顿薄酒,要劳烦嫂子在晚晌给我们做几个菜。就是不知府里的规矩是怎样的,银钱要怎样算?”
  其实苏可这么说完全是因为没钱,否则直接将钱拿过来,让丁二媳妇看着做不是更好。
  奈何没钱。
  丁二媳妇似乎也能明白苏可的意思,转转眼珠问:“不知要请几个人?”
  董妈妈加六个婆子,再算上自己,统共八个人。苏可报了数,丁二媳妇伸出手来给苏可比划了个五。苏可一怔,挤了笑意出来,“好的,那就麻烦丁嫂子给准备一桌,今日库房离不开人,明早我会拿钱过来的。”
  丁二媳妇点头允了。
  苏可却肉疼起来。一桌席面要五百文,真心不贵。可问题是她只有五百文啊。

☆、第012章 各人各有思量

  “其实姑娘不必请这个客的。”吃完饭回去的路上,王宝贵家的同苏可摊牌,“我们几个来库房的时间都不长,在刘婆子手底下光吃闷亏了,所以恨不得姑娘进来将刘婆子挤走。要说请董妈妈,那是三太太那边的人,姑娘就是山珍海味也不能收了她的心。”
  这话乍一听上去让人很受用,好像一颗心全向着苏可。但苏可好歹在宫里行走了九年,还在醉香阁那种全靠嘴皮子过活的地方待了半年,所以王宝贵家的这几句话根本不能打动她。
  背后嚼前任管事的坏话,大忌。
  背后嚼现任顶头管事的坏话,大大忌。
  很多时候,表忠心不一定要用言语,实际行动其实更能深入人心。
  苏可认为讨好她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库房后麻溜利索地干活。现在说这几句漂亮话顶什么用呢?她刚才和丁二媳妇敲定傍晚那顿饭的时候,王宝贵家的怎么不说拦着?
  苏可闷闷地心疼,五百文钱啊,她只有这五百文,还想省着些过完两个月,谁知进府第一天就花光了。不过该花的也必须得花,倘若进府就是打杂的,这钱可以省。舟公子和福瑞家的一谋划,她直接进府就是个小管事,那这钱就万万省不得了。
  “你们体恤我是你们的心意,我请你们吃杯薄酒是我的心意,两不相干。”苏可可会说漂亮话了呢,不过心里肉疼,面上还要掬着笑,好累。
  所以比起精神上的累,苏可更喜欢体力上的累,简单,粗暴,在不用动脑子只需要往外不停搬东西的时候,苏可觉得最放松。
  这一放松就放松了两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里,苏可带着六个婆子将东厢房带耳房的三间大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搬到了院里,按照她之前划分的不同种类,堆在院子的不同地方。然后七个人开始打水清扫,沉积了不知多少年的灰尘呛得人嗓子眼儿直冒烟。
  好容易三间屋子终于通透明亮,天色也不早了。
  苏可让婆子们将院子里所有怕潮的东西按着分类先堆进东厢房,剩余的东西用防水的油布蒙住。王宝贵家的带着两个婆子去厨房提菜,苏可带着一个不怎么说话、名叫岳婆子的去三太太那里寻董妈妈。
  董妈妈听了苏可的来意,半点推辞也没有,跟着一道回了库房小院。
  收拾出来的东厢房里,八个人围在一张八仙桌上,十荤四素外带一坛子陈酿,大家吃得都挺开心的。
  至少面子上都过得去。
  只有苏可,一边敬着酒一边暗暗盘算。这一桌的东西,有鸡有鱼还有酒,绝对不止五百文。丁二媳妇可是跟她明码标价的,明日若想多要,她是掏空了也没有的。
  钱,钱,钱,她都快钻钱眼儿里了。
  苏可晃晃头,告诉自己别再想了,好好吃完这一顿,后面几天还有的累。扯着这么多关系进的府,头桩差事必须办得漂亮才行。
  一顿酒吃到了酉末,侯府的规矩是戌初时分落钥,大家看着时辰差不多,赶忙收拾东西。董妈妈挨个屋子上锁,又简单看了下院里被油布蒙住的东西,然后张罗着众人出小院,一道大锁将库房关闭。
  苏可来时拎着的包袱被福瑞家的带走了,此时只能回福家去。
  前院东角门上的婆子倒是认识苏可,快锁门了将苏可放出去。苏可看角门咣当一锁,心里纳闷,都落钥了,那她拿了包袱还怎么回来?不回来,今日她住哪?福家吗?
  结果福瑞家的还真就这么说了。
  “既然是我们的‘外甥女’,又不是主子跟前伺候的,没道理不跟着我们一起住。我下午的时候就给姑娘收拾好了,姑娘别嫌弃就好。”福瑞家的将苏可领到西厢去,里外两间,屋里一应物品都是齐全的。
  苏可要推辞,福瑞家的连忙拿话堵住,“是舟公子吩咐的。”
  苏可被这句话噎得无力还嘴,道了句“麻烦您一家了”,人就蔫了下来。
  福瑞家的以为她是喝醉了酒不舒服,让她赶紧休息,自己就关上门出去了。不多时再来敲门,只听屋里咚的一声,推开门一瞧,苏可直愣愣站在那里,身下的杌子已经给带翻了。
  “姑娘这是怎么了?”
  苏可煞白着一张脸,拼命摇头,“晚上吃酒有些过了,不碍事的。妈妈过来是为了……”
  福瑞家的不疑有他,将手里端着的汤碗往苏可跟前一推,“是醒酒汤,喝了好睡觉的。”
  苏可接过来咕咚咕咚就喝,福瑞家的看她乖顺模样,嘴角的笑意就浓了起来,“还有件事要跟姑娘说,晚晌姑娘在库房里请几个婆子吃的酒席,是侯爷安排的,只道是给姑娘接风洗尘。姑娘记着些,明日就不用去给厨房拿钱了。”
  “还惊动了侯爷,真是过意不去。”苏可的声音很生硬,笑容也勉强。
  福瑞家的只当她累了,也不再说什么,这回是真的走了。
  苏可坐在杌子上,逞强的心一落下来,鼻子突然酸酸的。她刚刚是真的害怕,一瞬的揪心,呼吸都窒住了。
  害怕什么呢?
  害怕这整件事情都是阴谋,她想了许多虑了许多,其实都是白算计,兴许舟公子就是想将她圈养起来。如果刚刚推门进来的是舟公子,她能逃哪里去呢?她的推脱挣扎可否有用?
  苏可抬手抹了把眼泪,咬着嘴唇坐了半晌,长长呼了口气,转身睡去了。
  那边福瑞家的端着空碗去了前院,福瑞正说着四爷的事情,见自家婆娘来了,便住了嘴。上座的邵令航转着拇指上白玉扳指,抬眼问:“她喝了?”
  福瑞家的回:“喝了,不过看样子还是挺难受的。”
  邵令航哼了一声,“厨房也是实在,见了银子就给好酒。那陈酿喝下去当然要醉。”
  福瑞家的心里纳罕,人家厨房还不是见侯爷的奶娘亲自去厨房吱声才不敢怠慢,换做旁人,那陈酿是轻易能开封的?
  “行了,我也回了。”邵令航起身便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回身望了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福瑞家的心里打鼓,“侯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福瑞也揣摩不透,“觉着一万两打了水漂不痛快,所以过后想着法再把人弄回来?”
  “那直接明说不得了,还费这周章?”福瑞家的摇头,也不知其所以然,只道:“在老夫人那里时吓得我后背一层冷汗,谁曾想可儿和老夫人还有贵妃有这等交情。真是人不可貌相。”
  福瑞却笑了,“怎么不可貌相?那模样仔细去瞧,府里三太太四太太都比不过。你道宫里贵妃为什么肯将她放出来?还不是怕她入了皇帝的眼今后抢了风头。我跟你说,往后小心伺候着,侯爷肯挂心留意,把人往咱身边放,这心里头就揣着了。现在是侯爷自己挖坑自己跳,非整出个‘舟公子’出来,回头绷不住了,迟早得夜里过来。”
  “这要是出了事……”福瑞家的有些慌。
  “出什么事?出了事也是侯爷的。真整出一男半女来,府里就热闹了。如今我这个管家是被架空了的,三房四房不抽手,我在府里行走都艰难。这位姑奶奶也算是咱们的贵人了,通天不能,却能通侯爷的心坎儿。”福瑞顿了顿,“不过眼下这境况……侯爷也太沉稳了些。看来要适时敲敲边鼓才行。”
  两口子一言一语盘算着,苏可全然不知,在房里呼呼大睡。
  之后的三天,苏可生生累脱了一层皮,腿走肿了不说,嗓子都哑了。
  三天的时间里,苏可带着六个婆子将库房所有的东西分门别类的归置在一起。一边造册,一边摆放。虽是个大工程,整理好后却非常有成就感。
  现如今每一处的东西都分出了上中下三个等级,若是来领东西,按来人和所需用处,只管往相同等级的东西里去找。这样既节省了时间,又避免了她因为进府时间短不知道东西来龙去脉的缺点。
  第五天早上,苏可带着自己整理好的名册亲自呈给了三太太,“这是库里现有东西的全部盘点,太太可以让董妈妈拿去对账,对不上的,那些损坏损毁的东西我都留着呢,太太可以随时派人去清点。”
  本是交待五天,苏可却用四天将库房收拾出来了。
  三太太没料着她能这么快,震惊之余除了压下满心的疑惑,面上也是止不住的赞赏,甚至去老夫人那里请安时还特意夸了夸。老夫人很给面子,着人赏了两匹尺头和一吊钱给苏可。
  见这架势,三太太在人后不免对董妈妈说:“福瑞在侯府当了二十年管家,从来没有荐过人,如今不知哪冒出来的外甥女,干活能耐,和宫里有交情,还很得老夫人的喜欢。这个人必须要小心。刘婆子的事太过蹊跷,咱们虽然顺水推舟,但也没有捞太多油水。而且我总觉得那日她来的凑巧,我前脚说府里不缺人,后脚刘婆子就给供出来了。”
  董妈妈也这么觉得,随即很是附和,“太太放心,她好歹也算我的手下,动不得她,给个小鞋穿穿还是能够的。”
  “别太明显。请佛容易送佛难,老夫人将她放到我身边来,绝对是有用意的。盯紧她。”
  这边主仆二人嘀嘀咕咕,苏可仍旧不知情,还为自己早早完成任务而感到兴奋。
  到了晚上,苏可拿着老夫人赏赐下来的尺头送去给福瑞家的,言明是借花献佛,算是吃住在这里的回礼。福瑞家的不收,但架不住苏可死缠烂打,东西就留下了。苏可松了口气,正所谓拿人家手软,她知道这些东西人家根本看不上眼,但自己送了,心里就生出许多的心安来。
  大抵送礼者图的都是这个心安。
  苏可回屋后便卸了钗环准备睡觉,犹听得门扇被拍了两下,还以为是福瑞家的,起身便去开门。不过这门一开,苏可的脸就颓败成死灰了。
  “舟公子?!”

☆、第013章 明月半倚深秋

  邵令航负手立在门外,神情坦荡地看着她,“天冷风大,有热茶没有?”
  苏可把着门扇未动分毫,但心里很明白自己在做无谓的抵抗。
  他是谁?双手用力能将隔着门扇的条案桌劈个粉碎,同他在床上挣扎半宿,只落个自己浑身酸痛伤痕累累。以他的能耐,此刻将她提起来扔到一边也使得,还能彬彬有礼站在这里和她对视,十足给她面子。
  苏可笑得苦,侧开身将他让了进来。
  这就识趣了,难道他来瞧她还要被拒之门外吗?邵令航想揶揄她几句,但看她僵硬的动作,没血色的脸,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个人呐。把他当成什么人了。
  “我刚才和侯爷在外书房议事,想着既然来了,就到你这里来瞧瞧。”邵令航稳稳扎扎坐在圆桌前的杌子上,“这几日还适应吗?”
  苏可置若未闻,站在门边犹豫着要不要关门。这是在福家呢,关上门孤男寡女的传出事情来,她自己不说怎样,给福家可是抹黑啊。要是不关,他刚才还说天冷风大,再说圆桌正对着门,算是风口了,要是着了凉……
  冻死他吧,惹了风寒就不会再来了。苏可最后下了决心。
  谁知刚一转身,眼前撞过来一个身影。伸长的手臂自她耳边掠过,擦过几缕发丝,带来一股凛冽的气息,然后咣当关上了门扇。
  “我这几日身上不爽利,吹风着了凉就不好了。”他低头睨她,好整以暇地追随她躲闪的目光,嘴角犹有笑意,“刚才侯爷同我提起,说你进府后能力出众,办事认真,很得老夫人和三太太的喜欢,夸我推荐的人很好。我来也是顺道转达一下侯爷的意思。”
  苏可小心翼翼看他,倒是正经模样,只是这靠得未免太近,反失了话中几分真。
  “既是仗着这些脸面进的府,总不能给侯爷丢脸。”她干巴巴回应,门缝里吹来的丝丝缕缕的风正扑在脊梁上,让人直打颤,好像是故意给这份紧张平添缘由。
  邵令航见她这惊弓之鸟的样子便想笑,因为他知道她在顾忌什么。可她瞧上去聪明伶俐,这种事上就是不开窍,枉她在醉香阁混得风生水起。
  男人么,若动了念头,料理个女人不过是力气上的事。他上一次失了分寸,因酒,因茶,因她,少一样都凑不成春/宵。如今知她心志,他自不会勉强她。但若是她有心改变想法,他也不是不能……
  邵令航轻咳一声,抽身躲开了这门边潜在的诱/惑,回身落座,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苏可自然松下口气来,猛一抬眼,忽发觉这场景似曾相识,醉香阁那晚也是这样的。这便让苏可瞬间又惊起千万分小心,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得靠说话来分散注意。于是便哽了哽喉咙故作镇定地说了一句“公子,我现在是侯爷的人吧”。
  邵令航身子一僵,握着茶碗的手没注意力道,听得啪一声,茶碗还在,只是裂了四五道缝,温突突的水沿着手指流下来。
  他并未察觉,只顾困惑问她,“就是为了这个才不肯上前来?”
  苏可不明所以,是不是侯爷的人和过不过去有什么关系?不过她眼尖,看见他手中茶碗的裂缝,总觉得他的手下一刻可能就要掐住她的脖子了。这一害怕,下意识就点了下头。
  邵令航的回应是,直接将手中的茶碗捏得更碎,厚实的手掌将碎片一把拍在桌子上,瞳孔里翻起滚滚怒气,“你想多了,我这个人还没有将自己女人拱手送给别人的习惯。”
  送?苏可揪着这个字有些别扭,决心表明立场,“我愿意成为侯爷的人。”
  “你的心气儿倒是大!”邵令航将扣在桌面上的手掌用力一推,茶碗的碎片噼里啪啦甩到地上,几乎是怒吼,“你当侯爷是什么人,需要你投怀送抱。”
  这般羞辱让苏可登时红了脸,一气之下,扯着脖子回问他,“我若半分能耐没有,公子还费尽心思将我送进侯府干什么?”
  邵令航听她话音儿似乎还挺委屈,不由更是恼火,“是你自己不愿意跟我,我为你找份活计,为你铺设一下后面的路,我还有错了不成?是不是我现在即刻将你带回我的宅子你就乐意了?你这个女人……”他攥着拳头,半晌憋出一个词来,“冥顽不灵。”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苏可瞪着一双杏眼,像一个被激怒的小兽,浑身绷紧,似乎随时都能朝他扑过去。
  和他说话怎么就这么费劲。
  “你……”邵令航最见不得她跟他犟,火焰瞬间覆顶,对着门外大喊:“福瑞!”
  福瑞家的早听到了屋里的碎瓷声,一直守在正屋的门里窥这边的动静。邵令航一喊,她即刻便冲了过去。
  “侯……舟公子有什么事吩咐?”
  邵令航拍着桌子站起来,目光扫了眼门边一副死倔模样的苏可,转过头对福瑞家的放话,“去叫一顶小轿来,我连夜将可儿姑娘带回府里去。”
  福瑞家的听他这抬杠的语气,就知道他气得不轻。但这大半夜接进府去,往后脸面还要不要了。
  “舟公子消消气,这大晚上的从哪里叫个轿子来,就是从侯府里借,各处门房也都落了钥,到时候惊动了侯爷和老夫人就不好了。”这么说完全是意有所指,福瑞家的自觉话已经点得很明了,遂放缓了口气,“可儿是个倔脾气,说话有什么不对的冲撞了公子,公子就担待些。”
  福瑞家的认为,侯爷进了苏可的屋子后闹了起来,能也只能是苏可不从。侯爷后面又说要轿子,那估计是苏可想要名分。
  女人嘛,图的也就是这些了。
  她露出一脸理解的表情来,深深望着邵令航。
  邵令航仍旧钻着牛角尖,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挥手道:“既这样,去打水来,我今晚宿在这里了。”
  此话一出,苏可再倔的脾气也软了。他若真宿在这里,往后她要以什么身份自处?
  犹自一想,心里寒凉一片,噗通就跪了下去。
  “给我起来。”邵令航的声音已经沙哑,是气到了顶点的那种怒不可遏,“出宫一年了,这种动不动就跪的臭毛病怎么还没有改掉?起来!”
  他一见不得她犟,二见不得她跪。
  福瑞家的从没见邵令航发过这么大的火,忙弯腰去拉苏可。这一折身,便瞧见了苏可眼眶中即将满溢的泪水,心里不由一软,“别使性子,遇事要解决,跪啊哭啊的都不是办法。快起来,听话,接你过府也是为你好,舟公子忙前忙后打点了不少……”
  听得话锋偏转,邵令航忙出声喝止,“福瑞家的先出去。”
  他并非是这般意思,把人叫进来只是想吓唬吓唬她,全为了挫挫她那股子让人头疼的执拗劲头。
  但福瑞家的有些不解,巴巴叫进来又巴巴被撵出去,脸上表情尴尬得很。但她自然不敢跟邵令航顶撞,低头看了看苏可,叹着气又关门出去了。
  邵令航压着脾气重新坐下来,见苏可还跪着,也不拦了,“你想当侯爷的人?”口气有些鄙夷。
  苏可望着地面,轻轻摇了摇头,“不敢了。”
  “不敢?”邵令航不信她,冷哼一声,“当着我的面说不敢,谁知道一转身是不是又上赶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