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要养家糊口维持文静现有的消费水准……靠他三块钱挂号费、八块钱一次的手术费显然不够。
    “之前……这么考虑。意思是指你现在改主意了?”印院长满心期待的追问。
    “我还在考虑中。”印小青没直接回答是与不是,只推说明天去拉斐尔看看再议。
    至于老爸要的所谓投资可行性报告,印小青默默摸出手机,翻开自己收藏的一页城市新闻递给了他。
    “哦,这样。那你自己好好斟酌吧,我相信你的眼光。”看着《最美健身教练勇救落水儿童》这样的新闻标题,印院长没再多说什么。
    眼瞅着夜间谈话即将结束,印小青想想了还是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爸,你准备什么时候退休?”
    印院长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板着脸反问:“你觉得我看起来很老了?
    “那倒没有,只是我在想,等我婚后搬走你还继续忙工作的话——妈妈会不会很寂寞?”
    如果不搬走,他简直没法想象自己妈和儿媳妇会如何相处。
    严格说起来青霞人不坏,可就是那嘴特别啰嗦又爱指手画脚,和儿子老公相处倒没什么问题,怕就怕她跟文静起争执。
    “到时候再说吧。”印院长觉得这问题可稍后再议,车到山前必有路。
    父子俩正说着话,忽然间印小青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第32章 妇产医院来争执

来电者是许一鸣,印小青正打算晚点找他问点儿事,见状顺势结束了和老爸的交谈,一面接电话一面往自己卧室走去。

    他俩关系够铁,因此对方忽略了寒暄,开头第一句话就直奔主题:“姜美玲你还记得吧?她刚才找我要你联系方式,我说搞丢了没有。那女的好像对你旧情复燃了,死缠烂打的追问。”

    “唔,我正想给你电话看和她还有没有联系,知不知道她近况,顺便提醒一下别让她找来,幸好你反应快。”印小青语气中带着些许庆幸。

    “你要问别的同学我或许不知道,姜美玲跟我一个大学么,虽然她是全日我是成教院。而且姜家是做房产生意的,和我那摊子有那么点交集。”许一鸣说着便简单介绍了姜美玲的状况。

    这姑娘家境不错,中学时代心气儿就挺高,念书必须排名前几位,男友也一定得是最帅最好的,因此就看上了年纪成绩、外貌双第一印小青。

    姜美玲倒追印同学大半年终于成功,交往一段时间后觉得他无趣又分了手。大学时她又轰轰烈烈搞了一次类似的事儿,和学生会主席有过那么一段,可那男的是贫家子弟门不当户不对,或许是消费观念不合抑或家里反对,总之是没成。

    据许一鸣所知,毕业后姜美玲在家族企业工作,明面上没有正式男友。她学的是工商管理但在企业经营上并没见有特别能耐,反倒是有个大她两岁的亲哥哥在业内口碑不错。

    她哥哥今年五月二十日订婚了,嫂子也是富家千金而且一看就是个精明能干的,估计明年就会正式嫁入姜家。姜美玲最近社交活动频繁,而且已经有人辗转问到黄金单身汉许一鸣这儿来探口风。

    许一鸣直截了当的猜测道:“或许,她是想在他哥正式成家立业掌权之前赶紧嫁出去,有爸爸宠着嫁妆能多点,等那嫂子管家后恐怕就捞不到多少好处了。你怎么也突然想起她来了?”

    “谁乐意想她,”印小青语气有些无奈的说,“我今天在一个餐馆遇了而已,说是在相亲。她比我大一岁,也有27快28岁了,大概家里也在催吧。”

    “相亲?这对姜美玲来说不够高大上呐!那她是无意中发现你依旧帅得掉渣,盘算做生不如做熟?”许一鸣乐呵呵开着玩笑,又忽然若有所思道,“不对啊,按姜美玲那吃穿用都得最好的大小姐脾气,她乐意去相亲的餐馆——怎么能遇到你?”

    说得我好像什么都选最差的一样……再者,遇到她我也不想的啊!印小青无奈至极的解释:“我有女友了,今天是第一次约会。”

    “诶,约会!被姜美玲搅合了?”许一鸣对她了解颇多,对此事不抱任何美好的想象,她看上的不论人或物,得不到也不会乐意见别人得到。

    “还好。我女友不是小心眼儿。”印小青语气中带着浅浅的笑,他欣赏文静的直率爽朗,和姜美玲比起来更显得心灵美,唔,脸也美。

    许一鸣顿时震惊了:“你行啊,动作这么快!李舒正说想给你介绍个人,还见么?哦,好,那回头我去推掉。姜美玲那我是不会去说你情况,但说不准她会不会找别的人打听。”

    “恩,她脾气我也知道,既然已经找上你那肯定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我会做好心理准备。”印小青告诉许一鸣同时也这么告诫自己,姜美玲得防着。

    电话那端许一鸣则满腔感慨:“其实我一直纳闷你当初怎么把她看上了,没觉得漂亮还心眼儿特别多,偏偏又势利得很明显,感觉像大愚若智只能哄哄二傻子。”

    二傻子印小青黑沉着脸回答:“因为,年少无知。”

    “我呸,高中了还年少,还无知?”许一鸣完全不信这句话,这世上不能什么事儿都用年纪小不懂事搞定。所谓早恋,已经恋上了就甭嫌早。

    “我那时候没满十六岁,未成年。”印小青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清白。随后又邀约许一鸣得空一起吃饭见见他女友,讲完就挂了电话,洗漱后准备再看看书。

    然而,在内心深处,其实印小青是含着血泪赞同许一鸣那“二傻子”称谓的。

    或许是因为童年时父母忙于工作很少给予他充满爱意的回应,印小青发现自己在寻觅配偶过程中,特别偏爱那种热情主动、朝气蓬勃的女孩。

    因为,这种女孩会让他觉得摆一个在家,屋内就不会安安静静冷冷清清得似乎没有人味儿。

    姜美玲当初表现于外在的确实就是这种率真性格,文静也同样如此,唯一的不同则是现在的印小青更会看人,基本能确定后者表里如一。

    沐浴后正擦着头发的他一想到文静,赶紧摸出手机给她发了短信,简短交代了自己先前在干嘛,而后约定明天去缇丽雅找她共进午餐。

    “如果愿意的话,晚餐时还想带你见个老同学——既然已经确认恋爱关系,那就可以正式介绍给亲友了,对吧?”印小青短信里这么说着。

    “见你哥们儿?行,没问题!”文静大大方方的答应了下来。

    她本来还盘算要带印小青去见见自己闺密,先瞧他朋友也挺好,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看印小青的好兄弟都什么样的也能更好的判断自己眼光如何。

    几句话功夫快速敲定明天的两顿饭哪儿吃之后,文静挂上电话喜滋滋在床上滚了两圈儿。

    要正式介绍给朋友不就说明他对自己听满意,基本准备奔着结婚去的么,当浮一大白!

    与之同时,把次日一天的行程都安排完毕后,印小青终于得闲坐在了书桌前,翻开《威廉姆斯妇科学》最新版继续挑灯夜读……

    翌日晨,尽管印小青很想去看看文静怎样给人上那什么普拉提瘦身课程,可他只能信守承诺跟着老爸去了拉斐尔妇产医院。

    印院长入股的几个医院尽管都是私立高级女子医院,但也做了一个产品细分,有专攻人流妇科病的,有专攻产后月子中心以及养生修复的,当然也必须得有拉斐尔这种产检生育一条龙服务医院。

    印小青还是第一次到老爸现在工作的医院来参观,第一印象还不错。

    首先是室内装修温馨雅致,人比公立医院少很多,没那种菜市场一样闹哄哄的感觉。

    其次,印小青为方便起见也穿了一件白大褂陪同老爸各处巡视,衣服一拎在手他就忍不住默默感慨,衫子白而挺刮像电视剧里的,比自己医院好太多!不愧是财大气粗私立医院。

    以上,都是从处…女座立场出发得出的结论。

    若是只以医生立场来看……在两小时的参观之后,印小青觉得拉斐尔从医生资质、设备、病房环境等各方面和公立医院对比,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明显不足之处。

    不像他之前想象的那样“私立医院都是骗钱的,没什么大不了”。

    正想当印小青觉得感观还不错时,他忽然在印院长的办公桌上看见了几个妇产医院的宣传广告册,不由伸手拿起来细看。

    “这是样册,你得空也可以看看内容有没有明显错漏。”印院长如此介绍。

    “这不就是错的,”印小青指着其中一册的封面广告语蹙眉道,“无痛人流安全可靠不伤身,轻轻松松三分钟。学生证还打折!做完立即可上课——这不骗人吗?!”

    印小青越说声调越高,最后几乎是用谴责的目光看向了他老爸。

    三分钟就好可能吗?哪样人流手术不需要术后观察?无痛的观察时间还应当更长!

    哪种手术能绝对安全?大出血、宫颈损伤、麻醉意外甚至子宫穿孔,这不都是风险——人流又不是套子避孕,去他妈的零风险!

    做完就上课,至少一周的修养进补不需要吗?万一有学生人流之后就去上体育课出事了谁负责?

    以上这一段内容印小青没说出口。印院长是老资历老专家不可能不知道夸张的广告语中暗含了不少不合理内容,可他偏偏视而不见。

    或许,他早已被钱蒙住了双眼乃至心眼。

    沉默了短暂的几秒钟,印小青没等到老爸的任何解释或者说表态,他木着脸几乎用尽力气扯开了身上笔挺而潇洒的白大褂,打算摔门而去。

    “小青!”印院长伸手一把拖住了他,急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拗,有话好好说。”

    “还能说什么?”他微仰着头反问。

  ☆、第33章 单纯的女青年

被儿子瞪视的印院长很是无语的解释那只是广告册,广告语肯定会使用稍微夸张一点的形容词,为了这么一页东西和自己亲爸发火是不是过分了点?
    “稍微夸张?”印小青听到老爸用的形容词立刻冷笑,“这不是广告就是欺骗。”
    所谓无痛不就是麻醉而已,换个好听的称呼骗骗人,手术过程中无痛,其他时候该怎么痛还得怎么痛。
    所谓三分钟就是正式清宫时刮出或吸出胎囊的那一时刻,完整手术时间怎么也得有十几分钟吧?加上术前检查、术后观察三小时总得有,无痛使用了麻药为安全起见其实应该观察更长时间,以便及时发现并发症。
    印小青看不惯的是宣传册上用轻描淡写甚至像商场大促销的语气来形容人工流产手术,对生命没有丝毫的尊重,也绝口不提手术风险。
    给人造成一种人流可以替代避孕的错觉——这只能是一种补救措施好么!
    他伸出食指,重重敲着桌面广告册上的“凭学生证可打七折”黑色粗体字。
    摇头叹息道:“我国每年有上千万次人工流产手术,其中半数是再次流产,人流四次以上不孕几率可高达百分之九十。这些话,大概从来没人告诉那些风华正茂的学生们。”
    或许也从来不会有人告诉那些知识面不够广的年轻女孩,人流手术后在建立正常月经周期前需避免再次怀孕,并且术后若忽略护理和休养很可能对将来的再次受孕造成影响。
    譬如炎症感染造成的宫腔粘连可能导致不孕,多次药流或人流刮宫过重造成子宫内膜薄也可能导致不孕……
    “可你说的这些东西并不是医院的责任。”印院长不得不开口为自己说点什么。
    印小青直视父亲的双眼,用非常严肃认真的语气阐述自己的看法:“对,这不是医院的责任,也和施术医生无关。出事了导致终生遗憾可以怪老师没教、爹妈没讲、自己看书不够多。可爸爸,作为医院的股东之一,作为一个行医几十年的知名妇产科专家,你同意这种东西面世不觉得亏心吗?”
    “我……”印院长苦笑了一下,想要打断印小青的话,“你听我解释好吧?”
    他却在提问后根本没等老爸回答,滔滔不绝的继续说了下去:“这属于经营者价值观有问题吧?为了追求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利润就抛开了道德底线。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的誓言里明确写有拒绝堕胎,我不反对医学范畴不得以的人工流产手术,但也鄙视这种鼓励人流的行径。”
    面对坚持以人为本原则不动摇的印小青,印院长很有些无奈,他骄傲于把儿子教导得如此优秀,也无奈于对方的固执。
    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好好给只一门心思做学术、搞技术的儿子讲一讲医院的经营理念,心态类似贾思真父母告知他家里生意实际状况——儿子长大了该更有担当的开阔眼界。
    “我不亏心,”印院长做了一个深呼吸后继续说道,“世间万物都有两面性,你不能因为看到这个宣传册就否定了我和其他股东的人品,否认了医院各位同仁的所有付出。我们医院有最新的仪器、最好的医生、最贴心的服务,可以保证保护患者隐私,用上学生证后的价格却只比一些黑诊所贵不到20%,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这回反过来轮到印小青暂时无法吭声。
    “意味着我们确实是在尽可能保证患者的安全。医院管不了谁会不会意外怀孕,也管不了她们是否了解相关知识,但我能凭良心承诺在同等条件下选择天使集团旗下医院的患者,不会受到人为的二次伤害。”印院长这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让印小青一时间无言以对。
    “你觉得这广告是在鼓励堕胎?不,我认为这只是在帮患者做出正确的选择,避免掉入黑诊所陷阱。至于你说的那些欺骗,在术前签同意书时都会一条条的给患者详细讲解,你啊,看问题不能矫枉过正。”
    最后,印院长以这段话做了“结案陈词”,随即他又一股脑给印小青灌输了不少和私立医院经营相关的信息,把儿子说得晕头转后才给送出了门。
    此刻,文静也差不多快下班了,短短两小时内三观被打破又重建的印小青脑子很乱,时间也不够,没功夫再继续和老爸讨论,只能稀里糊涂的往缇丽雅赶去。
    文静工作的是女子养生会所,原则上不接待男客。
    但这世上免不了会有一些乐意作陪等待自己妻子/女友/情人健身完毕的好男人,因此缇丽雅也专门划出了一个等候室,男士们在其中可以抽烟、喝茶、看看报。
    印小青早就向文静打听过可以在什么地方等她,因此一进缇丽雅他就直奔大门右侧的休息区而去。
    刚走到一半儿他忽然听见后面有人正在唤自己:“小印!印小青!”
    扭头一看,竟然是许一鸣曾引荐的缇丽雅老板李舒,她很是热情的快速走过来和印医生大了招呼。
    而后,李舒好奇的询问道:“你这是特意过来陪谁啊?”
    “我女友顾文静,你这儿的健身教练。”印小青老老实实的如此回答。
    因为他突然想起许一鸣昨晚提到的李舒给他找了个相亲对象的事儿,与其等他传话还不如自己先说了。
    李舒一听立刻笑了:“顾文静?哎呦真是好巧,我正说想介绍你俩认识呢!”
    她笑容中带着比初见那一日更多的殷勤意味,顿时让印小青有些疑惑。
    转而李舒就给他解了惑:“没想到令尊是本市妇产科医学泰斗啊!我那天回去问了我公公,他说印院长是天使集团旗下所有医院的名誉院长,同时也是拉斐尔的业务院长,是个很值得尊敬的人!”
    当然,还有个重点则是,她公公说他自己也是天使集团的股东,但只是其中所占份儿最小的,印院长则居中。
    若以此来衡量资产,他少说也得有个三五千万。没想到独生公子如此低调朴实。李舒心里盘算不断,看在钱的份上自然不会再当印小青是普普通通小医生。
    而刚和父亲争执一通的印小青此刻听到李舒的赞扬,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思绪中,压根儿不想花功夫搭理李舒时。
    恰好文静授课完毕简单梳洗后走了过来,解救了不想做这种枯燥无趣人际交往的印小青。
    两人就在缇丽雅附近随便找了个菌汤锅馆子用午饭,一面吃着一面闲聊。
    很快的,文静就察觉到了印小青情绪有些低落。她虽然性格大大咧咧可偏偏有个心思细腻的老妈,在这种时刻常常第六感爆棚,能很快体会到对方的心情。
    “和我爸闹矛盾了,我希望他以人为本,他却首先考虑医院的利润。在我看来生命的价值必须高于利益,但我爸希望在其中找到平衡点。”
    说话间印小青就递了一分宣传册给文静看。
    “哟,这广告,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最可恶的就是还可以学生证打折。”文静拿着宣传册草草一看,顿时很是赞同印小青的观点。
    “是哎!刚入大学的懵懂青年男女,在血气方刚又充满好奇心的年纪很容易跨越雷池,而中小学时的生理卫生课通常不会详细介绍和造人有关的知识。”
    “哈,念书时我们的生理卫生课全拿来自习语数外了!”文静摇着头回答。
    “是啊,学生们什么都不懂自然会勇于尝试而忽略保护女性,一旦怀孕又会被无痛、轻松、安全这种字眼吸引,选择人流后不注意休息,甚至在很近的时间内再次受孕,反复打胎——这些行为会对身体造成很难修复的伤害。”
    ……我还是没经验的单纯女青年么,在我跟前说这些真的可以嘛?
    文静一面倾听印小青发牢骚,一面看着自己面前摆着的红红白白西红柿蘑菇汤,顿时胃口尽失。
    看来,和这么一个废寝忘食的医生交往,还真是个挑战呢!
    文静默默握爪,期待挑战来得更猛烈一些!

  ☆、第34章 神秘的访客

两人用过午饭后稍作休息,文静在印小青的陪同下又返回缇丽雅去教一节拉丁健身操。
    这是将桑巴、恰恰等拉丁舞动作融合到有氧健身操中的一种时尚运动方式,不少都市白领、贵妇挺喜欢这种热情奔放又极具观赏性的减肥操。
    “练好了能有助于学习真正的拉丁舞,没事儿时穿着流苏短裙在男友、老公面前跳一段,特有范儿。”文静在和印小青一起进入大堂时,得意洋洋的如此介绍自己的工作。
    “可惜我看不到。”印小青有些遗憾的看着不远处竖着的“男士止步”金属牌。
    “诶,下次有机会可以在家里跳给你看嘛。真正的拉丁舞我也跳得不错哦,战斗有氧也好看。”其实文静想说自己还会钢管舞。
    然而,她琢磨见印小青五次有四次他都是商务衬衣、西裤加黑框眼镜这种古板打扮,或许会觉得钢管舞是不能见人的不好的东西?还是循序渐进慢慢展露自己喜好吧。
    “好,有机会我一定得看看。”印医生满腹垂涎目送女友离去,看着那窈窕摇曳的背影他心中充满期待,当然脸上依旧绷着没什么表情更没流哈喇子。
    在文静上班的这一百多分钟空闲时段里,刚和老爸起了争执的印小青自然没回拉斐尔去继续冷战。
    他就待在缇丽雅休息区刷了会儿手机,进医学论坛溜了一圈儿,然后写了一篇关于人流的科普小文投稿到丁香医生公共微信,顺便也在朋友圈和微博发表。
    尽管人脉不广科普写了似乎也没什卵用,但印小青觉得自己至少心里好过点,颇有些尽人事听天命的意味。
    等文静结束教学后两人先吃点零食看了场内容可以忽略不计的电影,甜甜蜜蜜按部就班完成这项情侣约会必备活动后,正好和刚下班的许一鸣一起吃晚饭。
    头一次见印小青的铁哥们文静并没有任何忐忑情绪,大大方方赴宴,甚至连衣服也没刻意去换一套更上档次的。
    她就穿着一身马蹄袖、阔腿裤纯棉中国风布衣,黑底配上红红绿绿的大花站在白衬衣印小青旁边看起来却格外和谐。
    三人在一家环境优雅的中餐馆要了个包间,边吃边聊。没多久文静就惊讶于如此一本正经的印小青他最好的朋友许一鸣却是个偶尔会爆粗口的自来熟。
    “你俩是怎么成好友的呢?感觉差别很大呀!”文静忍不住直截了当的问。且不提年龄相差了几岁,一个是医科学霸,一个自称暴发户学渣,感觉特别不搭,性格似乎也南辕北辙很不相同。
    “不是有研究表明性格爱好互补和相仿两情况都容易成朋友或伴侣吗?咱俩和小青都属于互补。”许一鸣说完还搭着印小青的肩头问他一个特窘的问题——之前一直不交女友是不是想过和自己好基友一辈子。
    印小青摇头失笑:“怎么可能,别开这种玩笑。”
    文静却在同时回答:“那我就左拥右抱两个都收了!”
    许一鸣拍案而笑,指着文静对好友说:“嘿,看看,这就叫默契,开玩笑得这么回复才对味儿。”
    或许是因为文静和许一鸣两人都是外向性格也都够学渣,深恶痛绝的说起念书来特别有共同语言,以至于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熟络得像认识很久的朋友。
    许一鸣甚至乐呵呵的直接邀请文静下次抛弃印小青和他一起去吃海鲜烧烤。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