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而且,她发现印小青看的东西明显和自己学生时代的英文阅读材料不是一个档次的,很多单词都特别长,句子也很长。
    “诶,头好晕……”文静揉揉眼无奈叹息,果然不愧是学霸呢,如此专注连自己站在他身后都视若无睹。
    连约会都会请求暂停说“给我半小时看一份资料”,这还是热恋呢!吊炸天了。
    等印小青工作完毕,两人携手去金鑫广场觅食时,文静忍不住问道:“我说,刚那东西是你规定给自己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吧?就不能等吃了饭送我回家之后你再去看?”
    “嗯,不是不行,但是,”印小青顿了顿,用极小的声音在文静耳边回答,“但是舍不得太早放你回家,可玩太晚就没精力再看书。所以就——你在我身边既不耽误学习又觉得挺舒心。”
    “原来如此,嗯,这解释……”文静也学着印小青拖长了尾音吊足了胃口,之后才朗声道,“这解释真好听,原谅你了!”
    这学霸的情话,务实而动人,听得人心里暖暖的却丝毫不觉得缥缈虚幻。
    文静暗戳戳的觉得很高兴,因而连小青反对她吃挺馋的韩国烧烤都觉得可以忍受,两人简简单单吃了中餐后就去王府井一楼的各个金店看首饰。
    然而东西虽多很满意的却少,文静希望既时尚又有寓意,挑花眼之后好不容易选了一对龙凤造型金耳坠。
    龙凤呈祥么,挺好。印小青也觉得不错,订婚五金已经搞定五分之一,进度还算不错。
    离开商店后两人携手溜达着回了金色港湾小区。没回家,而是去了印家的那套两居室屋子。
    “你看看需不需要再简单装修一下,有的家具需要添置有的要替换,我们得列个清单出来。”印小青一面开门一面这么说着。
    那是一套曾经用来出租的旧宅,尽管已经打扫得很是卫生整洁,但明眼一看就能发现里面陈设、电器都相对精简,确实需要购置一番。
    这屋子同顾印两家一样都是跃层的,只是面积较小。楼下是厨房、卫生间和客厅、饭厅、阳台,楼上则是两间卧室,一大一小。
    “这小卧室只有单人床,而且放不下大衣橱,这间我住吧,”印小青在说话的同时又推开了另外一间房的木门给文静看,“这边有独立卫生间,你住比较方便。嗯,床需要换。”
    至少,小卧室的床必须换,不然……印小青相当怀疑自己肯定会睡不着觉。
    “嗯,换了也行,”文静点了点头,用一种神棍语气说道,“我有一种预感,咱俩可能会在这里住挺长时间,得弄舒心一点。”
    她觉着印小青应该就是自己的孩子他爸了,趁着自己年轻,事业也还没什么起色,结婚后或许得快一点要个小孩,那么为了身体着想最近五六年都甭想住新房,只能购房后慢慢装修,好好的敞气儿。
    当然,这一番盘算显得太猴急,文静没直接跟印小青说。
    但她的意思对方显然心知肚明,小青马上掏出手机在记事本上嗖嗖的按了起来,一面记录一面嘀咕:“墙面得米分刷一下,床和沙发换新的,洗衣机、电视机另买……”
    在他自言自语的同时,文静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从包里翻出来一看不由露出的嫌弃兼犹豫的神色:“是我堂兄顾文翔,好烦,肯定是想问他婚礼我到底去不去。”
    接还是不接呢?都揍过他还跟大伯母撕破脸了,他居然还能厚颜打来电话,这是想钱想疯了吧?
    文静在犹豫中又忽然吐了吐舌头笑起来:“哎,真想告诉顾文翔他和贾思真一样成了绿帽侠,哈哈哈!”

  ☆、第46章 男神失联了

最终,文静接起电话却没张嘴就开启嘲讽模式,喜当爹这种事情必须验dna才能说得清,她不想惹得一身骚。
    “祝你们永(biao)结(zi)同(pei)心(gou)、百(tian)年(chang)好(di)合(jiu)。”文静对电话那端催问是否能按时参加婚礼的顾文翔,表达了真挚的问候与祝福。
    同时表示自己没法去“县城最棒的酒楼”参加婚礼,因为她六号有了别的安排。
    “有什么安排能比你哥的终身大事还重要?咱俩什么关系,你怎么可以不来呢?”文翔在这重要关头对之前的冲突选择性遗忘,以关系密切亲昵的哥哥自居,脸皮之厚令人发指。
    “……真来不了。”文静挣扎了一下,忍住爆料自己当日要订婚的消息。她同顾建军一样的想法,正式结婚之前都不打算告诉白莲村的老家人,省得被骚扰。
    文翔目的没达到,再次试图说服文静:“你和林丹丹还是闺蜜呢,我和她结婚你都腾不出时间?”
    一提起林丹丹文静就来火了,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她和贾思真搅和上我才退的亲,这事儿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我知道,她都告诉我了,”文翔语气中充满了感动,“丹丹是个好女孩,她怕我俩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才忍辱负重和贾思真虚与委蛇希望宝宝有个阔气的爹。她太傻了,这事儿一开始就该跟我讲,该跟你通通气儿,不然还可以你和贾思真继续结婚,她假装当外室,拿那孙子的钱养我的儿子。”
    “……原来是这样,呵呵,”文静干笑两声后回答,“反正不管她是不是好女孩都不再是我闺蜜了,以后她的事儿和我没关系。你结婚红包我会找人带过来,我忙着呢,再见。”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这样居然也行?文静和旁听的印小青相顾而无言,大眼瞪小眼——原来这众所周知的丑事儿是这么圆过去的!
    正所谓“卑劣是卑劣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贱人的思维方式真是距离他俩太遥远,让人觉得太震撼。
    还没等两人回过神来交换感想,文静忽然又收到了文翔发来的□□号,以及一行体贴中透露无限贪婪之意的备注:“别找人带钱,钱多了揣着在路上不安全,直接转款吧。建行:6xxxxxxxxxx。”
    “放心,我会给你转一个吉利的数字。”文静回复之后以一种生无可恋的表情看向印小青,无奈叹息:“这就是我堂哥,亲的。让你见笑了。”
    “没事儿,谁家没俩仨糟心亲戚。”印小青轻轻摇头,对此毫不在意,甚至还意趣盎然的问她准备给多少。
    “520或者250咯,反正不能过千便宜他。”文静冷哼一声按了关机键,谢绝骚扰。
    常言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并没有),两三小时光阴就这么在闲聊中甜甜蜜蜜的过去了。赶在午夜前,印小青送了文静回家,并约定次日七点他下班后再去仁和春天百货继续看首饰,至于家用电器可以等墙刷好了再网购。
    京东、苏宁都可以,方便又快捷,甚至,有的家具也可以在淘宝旗舰店购买。唯有首饰,得戴在身上看效果。
    次日午后,天公不作美飘起了小雨,到黄昏时雨势越来越大,文静驱车去医院的路上挡风玻璃被豆大的雨点砸得啪啪作响,连雨刮器似乎都有点不中用了。
    等到了医院门口刚好七点,这是和印小青约好的见面时间,可文静透过朦朦胧胧的雨幕张望了一下,却没在大堂门口看见男友的身影——按说,他那身高应该很显眼才对。
    拨打小青的电话,那端却无人接听,文静琢磨着他应该是有什么事儿耽误了,便发了一条短信:“我到了,在院门口等着你。”
    这正值吃晚饭的功夫还下大雨,不可能有交警跑来贴条,她想着肯定耽误不了多长时间,也就乱停乱放。
    谁之,这一等就是四五十分钟,眼睁睁看着窗外原本就灰蒙蒙的天色转而变成擦黑。文静独自一人默默坐在车中,耳畔只有哗啦啦的雨声,以及肚腹处传来的咕噜声。
    可真是,饥寒交迫了诶,文静不由苦笑,心头无比烦闷——等待期间她给印小青打过好几个电话,可通通无人接听。
    她还从没被人如此忽悠过,很发火一走了之可转念又琢磨,印小青不是这种没个交代就闹失踪的人,再考虑到他那职业,大概是在救死扶伤咯?
    眼瞅着时间往晚八点直奔而去,雨势不见小,可路上行人却渐渐减少。
    急性子的文静再也坐不住了,从后排取了伞就推门下车,而后一脚踩在了泥泞的水洼中。
    这雨真大,刚过来时还好好的,一小时而已就积水了……碰巧姨妈提前附体的文静顿时无比庆幸自己今日穿了双有防水台的高跟鞋,也就脚踝稍微湿了一点点。
    岂料,没走上两步她就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因为风大这雨居然是飘忽着的,打伞也就只能完全遮住肩膀以上而已,腰以下几乎等于直接淋雨。
    文静冒雨快步冲向自己最熟悉的门诊楼,谁知那里已经大门紧闭,只竖了一个牌子让去隔壁急诊处,她走了好几分钟才从急诊通道进到医院,浑身湿淋淋的四处张望,然后径直走向分诊台的导医处。
    “请问,你认识印小青印主治医师吗?我跟他约了见面但找不着他人,电话也打不通。”文静客客气气的如此询问。
    “认识,但我不太清楚他值班时间,如果你确定他在医院,这个点儿的话,应该是在住院部吧?那边八点就开门禁系统了,不刷卡进不去,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妇产科的小护士微微一笑,产科男神谁不认识啊?
    说完她正准备给文静电话,却有120救护车推来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孕妇。
    小护士立刻将没什么要紧事儿的文静抛之脑后,开始给那患者家属填单子,引导他们办手续。
    文静在一旁看了三两分钟,确信没人会有功夫再搭理自己,只得自己琢磨下一步该去哪儿。
    被雨水淋湿的运动休闲长裤紧贴在她小腿上,难受得很,小腹似乎也开始微微作痛。
    文静悄悄伸手摸了摸裤子裆部,发现也有点润湿,差点以为是姨妈侧漏,瞬间惊得心跳上一百……
    再一看手指,干干净净没有异色她才松了一口气,而后觉得有点小失落——太狼狈了!
    简直是流年不利忘了刷锦鲤。她今天分明是难得的梳妆打扮了一番想“美美哒”去约会,谁知衣服湿了,妆容大概也毁了。
    更气的是,八点过肚子都快饿扁了男盆友还没任何消息!
    这家伙到底死哪儿去了?

  ☆、第47章 紧急剖宫

47
    文静稍作犹豫后再次冲进了凉飕飕的雨幕中,直奔医院斜对面的百货公司而去。
    她不可能在大姨妈期间一直穿着湿衣服,即便是此刻立即开车转身回家,那也得一路又冷又饿的,还不如马上买身干净的换上。
    凭着健身教练非同一般的腿力,文静在询问商场门口的保安后火速窜到了一家户外用品店,从头到脚换上了一套防风防水的衣裤鞋帽。
    “哎哟,终于暖和了。”穿上全套衣服后文静长叹一声,看都没看镜子中的自己是否青春美丽就径直走到开票台。
    她把换下的湿衣拎在手里,对柜姐笑道:“开票吧,我就不脱了,麻烦帮忙把这些旧的包起来。嗯,再剪剪标签。”
    原本正百无聊赖刷手机,以为今天瓢泼大雨不可能还有生意上门的柜姐立刻堆出了灿烂无比的笑,高声答道:“好嘞!您这是还要出门啊?”
    “嗯,雨太大了,去哪儿都没法。”文静随便应付了两句就离开了商场,又快步返回妇幼保健院。
    从急诊分诊台值班护士那要到了住院部电话号码后,文静撑着伞一面往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医院食堂走,一面拨通了电话。
    果然如之前的猜测那样,她得到了“印老师正在做一台手术”的回答。
    饥肠辘辘的文静无奈叹息着进了食堂,看着菜单直截了当的对收银大姐说:“蛋炒饭来一份,然后,红糖醪糟蛋、滑菇娃娃菜、葱爆牛里脊、乌鱼豆腐汤,后面三样晚点再下锅。”
    “美女,这是月子餐,家属吃的水煮牛肉、锅巴肉片之类的在背面。”那位中年大姐忍不住如此提醒。
    “我看到了,就要这个。”饿狠了的人为了防止胃疼还是吃软一点淡一点的月子餐更妥当。文静说完之后就付钱入座,随即又给小青发去一条短信,说自己在医院食堂等他。
    随后文静就这么顶着收银大姐的诡异目光,就着那碗红糖水囫囵吞枣似的咽下炒饭,这才觉得身上真正暖和了,当然,小腹依旧在隐隐作痛。
    晚上十点半,双腿如灌铅一般很是疲累的印小青终于离开了手术台,在更衣室翻出手机一看,居然有十五个未接来电!
    短信显示内容也从“我在医院门口(^3^)”到“我淋湿了,在斜对门购物买衣服π_π”而后变成“我回了,在医院食堂←_←”。语气一次比一次凝重。
    “我忙完了,马上过来。”印小青如此回复,随后赶紧换下血淋淋的脏衣。
    当他冒着细雨往食堂赶去的同时,心中很是忐忑的琢磨开了。
    待会儿,文静会希望我跪键盘还是主板?她会不会已经生气走了?会不会反悔不想再订婚?
    在反复的担忧之中,他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进了食堂,恰好看见文静蜷缩身子捂着腹部坐在空荡荡没一个顾客的厅里。
    一缕半干的发丝在她有些发白的脸颊随意垂着,看起来既憔悴又可怜,流露出难得一见的脆弱神色。
    “你怎么了?”印小青有些心疼的询问出声,却听见女友与自己同时开了口。
    文静看着他脸颊至嘴角处的一坨乌青,立即起了身,而后相当不解的问:“怎么被揍了?!出医疗事故了?”
    “没,这是中午的事儿了,查房遇到患者家属不太理解我这种男医生,不想让我做那种需要脱一只裤腿,伸手摸摸的内检。”印小青回答之后又追问文静她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感觉无精打采的。
    “哎呦,那你可是无妄之灾!我么,例假痛经咯,哎,边吃边说吧,你肯定饿了。”文静说完就给印小青递上她从消毒柜里取来的碗筷,恰好这时食堂师傅也做好了剩下的两菜,热气腾腾的端上来。
    印小青确实是饿得厉害,闻言立即迅速却又不失文雅的刨着饭菜,同时还抽空对文静说:“痛经厉害的话,需要吃止痛片。”
    “我还好啦,大概是之前淋了雨着凉才觉得反应有点大,我都喝掉一碗红糖醪糟暖身了,咱们还是来聊聊你为什么放我鸽子,害我冷风里吹,暴雨里游荡。”
    “诶,抱歉。”还以为已经靠被揍了的惨样蒙混过关印小青无奈一叹,其实他很想说红糖什么的大概只有个心理安慰作用,类似于安慰剂。
    不过,识时务一点还是先老实交代迟到的原因吧,省得惹女友发火。
    印小青赶紧回答道:“之前快下班时,一个希望顺产的孕妇在催产时突然发现胎心监护异常,从一百三降到九十以下。准备为患者施行急诊剖宫产手术时才得知她是瘢痕子宫,之前做过子宫肌瘤剔除手术,内检结合她心率下降、呼吸急促、导出血尿以及自述的下腹疼痛判断,疑似先兆子宫破裂症状。”
    文静再次不明觉厉,随即还发现印小青眼眉间中出现了少见的激动神色,不由猜测——这是因为手术出了问题?
    看着男友双手微微发颤,不知是饿的累的抑或情绪失控?她见状忍住了自己插话的冲动,静静的聆听下。
    “因为瘢痕子宫会做术前评估很可能要求她剖宫产,但她男人希望她顺产,一来对孩子好,二来可以省钱。唉,这么重要的事情却没事先告知,若是事先了解那肯定得控制宫缩素用量、严密监察产程,可这瞒着……不就出问题了么。怎么能想当然的觉得之前没生过这事儿就不重要?”
    听众文静做了个职业捧哏的,接茬提问:“这事儿,很重要?”
    “其实,在临床上,较大子宫肌瘤剔除术后妊娠导致的子宫破裂,比剖宫产史后再次妊娠的更多。”印小青越说火越大,得文静提醒着才会继续吃饭。
    稍后剖宫产手术过程中果然出现了大出血,并且无法凝血。
    希望患者家属签署同意切除子宫的告知书,还遭到了拒绝!
    想起当时这事儿哪怕沉稳如冰山的印小青都觉得一阵后怕,以及愤怒——怎么能忽略人命只想要那生育器官?!
    “不经过同意直接切行么?”文静有些疑惑的问。
    印小青摇了摇头道:“不行的,哪怕是为了救命,切了至少赔二十万,而且,这还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怕被闹被告。切了之后究竟是不是特别管用,如果不切是不是真的救不活——这个是有理都说不清的事儿。”
    “呀,那,后面怎么办的,救回来了吗?”

  ☆、第48章 捂一下

显然,那患者已经转危为安,如果没救回来,印小青恐怕也没胃口坐这儿吃饭。
    见小青点头,文静赶紧追问:“那切没切子宫啊?”
    全神贯注听着这个性命攸关的“故事”,她仿佛已经感觉不到腹痛。
    本来也不是次次都痛经,换了衣服吃饭后就已经好了很多,大概,也有喝了热腾腾乌鱼汤的功劳。
    “切了,必须切除才能止血。”印小青语气中带着些许遗憾。
    子宫有与否虽然不影响女性雌性性激素的分泌,从外表上看不会有任何区别……但这毕竟是剥夺了一个女人再次怀孕的机会和权利。
    “她丈夫又同意了啊?”文静一脸的惊讶,嘀咕道,“刚才你不是说他连买一块黑巧克力给老婆补充体力都舍不得吗?居然会同意!”
    “这是因为……”印小青顿了顿,吃了块鱼肉吊足文静胃口后才继续说道,“产妇的妈妈和丈夫闹了起来,前者当然会觉得自己女儿性命第一,后者么,肯定更看重荷包里的钱。”
    “……呼,那还好。”文静被唬得大气儿都不敢喘。
    “嗯,她妈妈赶回家拿了一份产妇早就写好的授权书,说如遇意外一切由母亲全权做主。”印小青如此回答。
    其实,他在产妇母亲拿来授权书之前就已经心一横给对方做了切除手术,危急时刻根本就没法再等着把文件拿回来。
    在那一瞬间,印小青丝毫没去细想万一授权书是假的怎么办、万一当妈的只是撒谎根本就拿不出这东西怎么办?他唯一琢磨的仅仅是能否顺利止血救回一条人命。
    “看样子这女的也知道自己男人和公婆有点坑。”文静在说话的同时忽然想起了一句特经典的话——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里进的水。
    这女的,说不定不止是进水,还进了沸水。
    印小青却早已见惯不怪。
    更让人觉得冷血的事儿其实还在后面,在当他做完手术后那患者还需在手术室逗留观察至少半小时,而这时男方亲戚包括那位丈夫都已经欢天喜地抱着儿子回病房去了,等候区只剩下产妇的妈妈一面抹眼泪一面扒着门缝守候自己遭了大罪差点没命的闺女儿……
    “哎,哭有毛用啊,换我闺女儿遇到这种事情,我肯定大耳光刮那男的。”文静转瞬就想到了很长远的事情上去,随即抬头又看到了小青脸上刺目的伤痕。
    她不由伸手轻轻一摸,蹙眉冷哼道:“这是谁干的?还在住院么?我帮你打回来!”
    小青顿时哭笑不得的摇头道:“我没事。你这不是在痛经吗?赶紧回家休息吧。唔,再等我一小会儿,我得上去看看那患者,顺便给你找几粒止疼药。”
    文静张口就想说自己已经不怎么疼了,又顿悟不能太汉子得小鸟依人,赶紧改口道:“听说痛经暖暖揉揉就好,要不你给我捂一下?”
    嗯,用手,贴着肌肤,亲昵的,帮个小忙……文静难得有些羞涩的如此琢磨。
    谁知,不解风情的印医生完全没get到她那句话的重点,单单从专业的妇科医生角度答道:“痛经分很多种,排除器质性病变之外,无论什么缘由造成的痛经,最理想的治疗或者说叫缓解方法都是吃止疼药,嗯,也可以吃避孕药。”
    “……”文静深深的沉默了片刻,而后立即换了话茬道,“我陪你去住院部行么?不想一个人呆着。”
    “也行,晚上管理没那么严格。”印小青干脆利落的如此回答,而后就牵起文静的手离开食堂。
    两人刚坐电梯去了门诊楼上的住院区,惦记着女友的止疼药并且惦记患者术后状况的印小青都还没来得及回办公室穿白大褂,两人就被一伙来势汹汹的男女拦在了走廊里。
    领头的分明就是之前那位患者的丈夫。

  ☆、第49章 救美

在医患关系相当紧张的当今社会,若问在医院中即将与来者不善的患者家属短兵相接该怎么办?
    十个医生九个都会回答一个字“跑”,或许这就是很多医院急诊室有前后两道门的原因。
    当印小青看到那两男两女怒气冲冲的向自己疾步走来,其中一人正是下午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了他一拳的产妇蛇精病丈夫。小青的第一反应也是抬腿就想转身往应急出口楼梯间逃跑。
    然而,还没到印小青真正转身,他又忽然意识到,女友文静正跟在自己身侧……
    当着女朋友的面认怂这简直太不够男人,印小青脑子一抽立刻抬头挺胸一番大义凛然模样挡在在了文静前面。
    “你们想干嘛?”他眉头紧锁如此询问。就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