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当着女朋友的面认怂这简直太不够男人,印小青脑子一抽立刻抬头挺胸一番大义凛然模样挡在在了文静前面。
    “你们想干嘛?”他眉头紧锁如此询问。就差义正言辞说一句:你们有什么冲我来,别为难我家人。
    “想干嘛?想教训你!黑心肝的庸医!”来者其中一位黄肤瘦妇人,大概身份应当是产妇婆子妈的那位,跳脚指着印小青鼻尖就怒吼起来。
    印小青和文静此刻站的位置是在一个大厅里,左边是住院部,右侧是手术区,包括待产室、催产室等,此时还有不少家属等在门口闲聊,听见大妈的怒吼众人纷纷看了过来。
    “我问心无愧。”印小青如此回答,期望的是掷地有声气势十足。
    奈何他斯文惯了,对方嗓门太大完全把这句话压了过去,众人都只听到了一句嘶吼:“大家来看看啊,就这臭不要脸的流氓医生,下午想看俺媳妇屁股被俺儿子打了,晚上他就打击报复切俺媳妇生子袋!”
    “是子宫,切了子宫!”白胖硕壮儿子在一旁更正自己老妈的说辞。
    瘦大妈从善如流连哭带骂冲印小青嚎道:“唉,我可怜的媳妇诶……你这是没得罪阎王得罪了小鬼才遭了这么大的罪啊!这缺了生子,哦不,子,子宫你就不是完整女人了,以后可怎么办诶?!都怪这该死的黑心肝医生,流氓!”
    “有我在他稀罕看谁啊?!你嘴巴放干净点!”文静瞪向那个大妈突然有一种见到大伯母万慧如的即视感,只不过后者黑胖前者瘦而黄而已,都是泼妇兼职医闹。
    穿着合身冲锋衣脚踏长靴的文静,因高挑的身材而显得潇洒帅气,模样又是天生丽质,那句话显而易见有很强的说服力,顿时吼得大妈气势一弱。
    而印小青则一时间深深无奈兼愤怒,听了对方的这串联想,他终于能明白为什么会有“没给助产士红包产妇被缝了□□然而只是缝痔疮”这种冤假错案的诞生。
    “下午查房查看她的情况,那是我职责范围内的事,给她做内检的一开始也是女医生,我并没有上手,最后一次由我检查,是因为那位女医生提出怀疑患者先兆子宫破裂但并不确定,需要我进一步确认。之后手术切除子宫那是为了止血救命,患者子宫破裂大出血,血小板严重低于正常范围14万~40万/μl,全身的血都已经换两遍了,根本止不住。你打人事儿确实生气但也没打算被狗咬了还去反咬狗一口,至于手术我没乱来胡来,问心无愧。”他在义正言辞中语气却有些无力的快速说出这串话。
    既说给患者家属听,也说给围观群众听,到底有没有人肯信,则不在印小青的考虑范围内。
    他确实没料到,万宸宸那事儿才刚刚烟消云散,这又起风云。一设想自己可能会在新闻中被描述成报复患者的妇产科变态眼镜男,印小青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是他家属那你当然帮他说话了,他看我女人又切她子宫那是事实吧?你这种没点妇德的贱女人滚一边去,男人说话没女人插嘴的份儿!”患者丈夫圆目怒张。
    怒喝中,此人食指直戳向印小青面门,唾沫几乎快喷到了文静脸上。
    文静伸手一拉印小青就让他挪边上去,脱离了那男人挥拳可致的区域。
    同时,她反唇相讥吆喝道:“你妈刚不是还骂人吗?她不是女人用什么生的你?!你有眼睛看得见我男人这张脸长什么样吧?就凭这堪比医学界吴彦祖的模样能缺了女人?他要看你老婆那肯定是出于医学目的,你这种愚昧无知没见过世面的劣等男人该滚一边多读点书去!”
    被女友当面赞扬甚至保护的印小青在这被“仇敌”瞪视的紧要关头,竟觉得有些微窘而甜蜜。
    “麻痹的,你他妈欠揍啊?!”男人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被骂之后瞬间放弃了“罪魁祸首”印小青,挥拳就冲文静扑了过来。
    “啊——!”文静佯装惊恐大叫,同时火速侧身躲避。
    在那男人冲过来时她闪身挪步,瞬间移动似的绕到了对方身后,手肘顺势轻轻往他后腰一推,那人就直接扑向了后方的电梯墙,撞得“砰”一声巨响。
    早在食堂时文静就想知道是谁打了印小青,瞧着那男人看哪儿都觉得不顺眼,早就想把那一拳还回去。
    只是先前眼角余光发现有人在拍视频,顾虑到不能率先动手处于舆论劣势,这才忍着没揍人,如今却是“他自己扑过来然而脚滑跌倒”,嗯,善哉善哉。
    住院区门口站着一位防止偷盗小孩的守门保安,因职责所在他不方便过来帮忙,此刻他正通过对讲机汇报情况,呼唤支援。
    从他那角度恰好能看见文静的那一个漂亮的肘击,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自己儿子被撞,妈爸自然心急火燎的扑上来想跟文静拼命,印小青赶紧拉住女友的手进行战略性撤退。
    哪怕撞墙那位失去行动力了那也是三比一,不跑不行。嗯,没错是三比一,印医生数学不差并非漏算自己,而是,他确实不擅长打架斗殴,战斗力约等于零。
    在逃跑的同时,印小青内心是有些小忧伤的。
    尽管确实问心无愧,但他也在想,如果一开始做手术的就是别的更有经验的医生,患者会不会有别的选择?能不能幸运的保留子宫?设想一下另一种可能,他或多或少觉得有些内疚自责,如果自己技术更娴熟或许不会有悲剧的发生。
    这无关患者丈夫的所谓“子宫没了就不是真正女人”这种谬论,而是,如果能保留这器官,或许能多给患者一些自信,以及给她重新选择未来的更多机会。
    然而,这一切都已成空……
    按说,如此重大紧要的手术,确实不该由他一个小小主治全权处理。事实上印小青确实有在第一时间汇报上级,可偏偏今天医院紧急情况挺多。
    有不同组的老师在同一时间遇到前置胎盘大出血的患者,忙得分不开身;也有排着一串等手术的患者只能抽空过来看看情况;分管院长一开始确认同意了印小青的手术建议,但也没空一直守着这台手术;正休假的科主任紧急应招而来,却被中秋节大塞车堵在路上,赶到医院时印小青这边已经尘埃落定。
    至于从旁协助的住院医等人……他们干活儿都是听的印小青指挥,助手不应当负连带责任,总而言之,印小青觉得这事儿基本就得自己一个人扛。
    压力可想而知的——山大。无关金钱,而是心境。
    与之同时,被印小青牵着跑的文静内心则是澎湃无比。
    或许,看武侠小说长大的姑娘内心会有一个和心爱的人携手亡命天涯的浪子梦,跑着被人追感觉很刺激、很酷,双手紧握的感觉很温暖很可靠。
    咳咳,好吧,文静必须得承认,这个遇到老头大妈也只能逃跑的高个医生在这方面一点都不算可靠。
    她甚至有的淡淡的忧伤,万一将来遇到拿刀又练过长跑的医闹他该怎么办呢?总不可能束手就擒吧?
    “以后,有空跟我一起锻炼吧,可以学学擒拿或者自由搏击之类的。”在大厅绕了三圈又往楼梯间逃跑的途中,文静几乎是呼吸频率正常的这么提议。
    印小青则喘着粗气回答:“好,呼,好的。”他却在想,体力不对等,这在将来的婚姻生活中确实是个大问题,是该好好锻炼了。
    后面患者家属跟疯狗似的追撵,文静眼见印小青呼吸开始急促变乱,考虑到他做手术累了几小时才刚吃了晚饭,不太适合剧烈运动……
    想要英雄救美的文静立刻开始琢磨怎么不太暴力的解决对方。
    要强行武力撂倒三、四个普通人,其中还有俩老弱,这也不是不行,虽然需要费点功夫。
    然而,要不要在新上任的男友面前暴露自己的揍人能力,这却是个大问题。
    文静此刻已然忘记,她早就当着印小青的面拳打贾思真,脚踢顾文翔,现在才来琢磨怎么维系淑女形象根本于事无补。
    情急之中,文静忽然意识到两人跑的路恰好是消防通道,旁边隔一段路就放着一对干米分灭火器。
    她灵机一动,顺手就拎起了其中一个大红罐子,扭头便喝道:“看招——排山倒海腾云驾雾亢龙无悔!”

  ☆、第50章 静夜思

在说话的同时,文静火速拔掉保险销压下把手,刹那间,一股白色的雾状米分末直扑医闹者面门而去,如遮天蔽日的尘霾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印小青听见女友喊什么“排山倒海”觉得很是好笑,忽而又闻正对面传来患者家属“哎呀呀”的连串叫声,赶紧伸手按了按她的腕部。
    同时出言提醒文静:“低一点,别对着眼睛。”
    那东西虽说对人体没什么大危害,可近距离喷的话,也可能伤到□□。虽说是为逃脱追打自卫,可也得尽量避免伤人。
    “哈,这就是所谓的医者仁心吗?对这种人还讲什么客气啊,你退一步他就能进一丈。”文静嘴里这么不屑的嘀咕,手却让喷嘴依照印小青的提醒下移,往对方腰腹部喷射。
    顾虑到或许还有人在摄像,印小青也开启了一瓶灭火器接着制造烟雾,同时俯身在文静耳边轻轻的说:“我是怕弄伤人了你被纠缠。闹我一个也就够了。”
    他呼出的温热气息随着说话声扑向文静耳尖,□□中让人觉得心暖暖的。
    她仰头看了一眼印小青,在茫茫白雾的遮掩下,瞧着男友那完美无瑕的侧影,文静忽然间色胆腾升,脚尖一垫就把嘟着的红唇往他脸上凑了过去……
    印小青被她这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短暂的愣神之后,瞬间从耳尖红到了脖子根,而后,羞于直率表露自己情绪的他也终于在犹豫之中埋下头,采用正确姿势传达了爱意。
    值得纪念的初次,就在这朦朦胧胧的仙云(误)中,被追打的紧张氛围中,在保安和警察的姗姗来迟中……浪漫又刺激的画上了终止符。
    一行人被带到了会议室由110巡警进行调解,面对这种愚昧无知又刻意想通过这种事情捞一笔的“恶霸”,印小青自然是磨破嘴都没有蛋用。
    好在科室的李主任吃过饭后去而复返,用她那并不高大却很是可靠的身躯,相当耿直的挡在了自己下属身前。
    她明确表示印小青并没有违规做错任何事,切去患者子宫是经过多方探讨,并且自己也同意的一个无奈而必须完成的决定。
    如果患者家属无法接受这事实,可以申请医疗事故鉴定,希望他们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问题,而不是私下向医生泄愤。
    “行勒,告就告,谁怕谁啊!看我不告得你倾家荡产!我老婆子宫不会让你白切!”患者丈夫猛拍桌子高声叫嚣着。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时,那位产妇的父亲刚好从外地赶到医院,听闻这场闹剧后,趁着女儿和外孙都已沉沉入睡的空闲功夫,让老婆守着他俩,自己急匆匆来到了会议室。
    这位很明事理的老丈,伸手就把入门处隔着折叠椅子抡起来冲不要脸的女婿砸了过去。
    同时怒道:“我傻闺女儿才不会让你白害了还拿她讹钱!”
    想起自己女儿从恋爱开始干的事儿,他就忍不住要抹一把辛酸泪。
    中产家庭富养长大的她从没吃过大苦头,没为钱操过一分心,以至于年过二十了还天真得觉得有情没钱饮水就能饱,爱上了自己一无所有就外形还不错的同班同学,觉得他对自己好。
    有多好呢?譬如拎包、系鞋带、打饭、拎水之类小事通通全包,与之相对的则是从来没送过她任何礼物,包括头绳都没见到一根。
    老丈那时候就觉得这男孩到自己家拜访时眼神不正,穷而不思进取,并不乐意让这个外地人做自己女婿,可架不住闺女就是喜欢,哪怕说要断绝父女关系她都不肯分手。
    而后,便是奉子成婚。
    也不知女儿她是傻得不知道有避孕套、紧急避孕药,还是被男方诓骗得就想为他生个孩子。
    当老夫妻站在那个穷山坳里用编织袋、黄泥和篾条等物搭建的“新房”跟前时,那真是忍不住心酸得老泪横流。
    一开始的悲剧似乎已经注定了此刻的不幸,当老汉一面唾骂婚后不工作让自己大肚子老婆赚钱的女婿,一面倾诉自己女儿的各种遭遇时,在座的众人都有些心戚戚然。
    懒散、沉迷游戏、酗酒、家暴……这样的人,当然干得出为了省钱不让老婆按时产检、生产时让她必须顺不能剖这种事情。
    “这种男人不离婚止损还打算留着过国庆吗?”文静实在忍不住开口说了这句话,没想到却得到了老丈的热情相应。
    “是的,必须离婚!印医生你放心,我们不会告你,我马上就让女儿和他离婚,离婚了他也没法告你。这哺乳期离婚孙子肯定得判给我们家,他什么也别想得到!”老汉满面泪痕的握住印小青的手,一再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还劝他快回家休息。
    再然后,这医疗事故闹腾眼瞅着就即将发展为夫妻两家的对峙。
    文静一开始觉得老汉势单力薄还不愿离开,想帮衬帮衬,可没多久女方的三姑六婆就都赶来了医院,毕竟是本地人,怎么可能比外乡的亲家还少帮手。
    印小青和文静这才携手离去。被这么一闹,他俩直到凌晨才回家,错过了中秋赏月。好吧,反正下雨也没月亮可观赏,只是没能和家人一起啃月饼略有点小遗憾。
    梳洗后躺在床上的文静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之前被闹腾的一幕幕甚至包括万宸宸那回的记忆都被她反复拎出来回顾,她终于正视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这就是医生的日常生存状态——忙碌甚至危险。不是因为工作环境高危,而是不理智的疯狂患者家属可能想吃人喝血敲骨髓。
    如果,她下定决心要继续和印小青走下去,那就必须面对这问题。
    他可能经常值班或者急诊回不了家,他可能一不小心就惹上官司,这回能遇到通情达理的患者爹,下回还不一定如此好运。
    甚至,他还可能一不小心就被砍上几刀,从此自己就成了寡妇儿子也没了爹……呃,这个似乎考虑得太遥远,还是先琢磨琢磨要不要继续走下去?

  ☆、第51章 百莲好荷

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文静像是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似的思索着一个严肃的问题——从事医生这职业的男人到底适不适合嫁。
    忽然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她从床头柜上摸索一番拿到手里一看,是印小青发来的晚安短信。
    除了道晚安和对今晚没能陪她逛街致歉之外,这位新上任的男友还以妇科医生角度洋洋洒洒写了一大段话。
    科学阐述了例假期间的各种注意事项和痛经的解决办法,还着重提醒她刚刚治愈炎症,一定要在这特殊时期更讲卫生勤换内衣与卫生棉,保护好身体。
    看到那一大篇东西,哭笑不得的文静深深体会到了有一种感动既萌又窘。
    对于在较富裕家庭长大的女孩,其实最能打动她们的并非各种奢侈品。首饰、衣服、坤包平日里跟爹妈撒娇就能得到,并不稀罕,反倒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关切之意更能叫人动容。
    这或许就是印小青之前那位患者栽在没车没房没钱三无男人手里的原因。
    文静默默将那短信看了三五遍,而后回复道:“好,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别看书太久。晚安么么哒。”说完还习惯性的在末尾添了一个飞吻表情。
    在相处了那么一小段时间后,文静已深知按印小青的习惯,他每天至少看五页书或同等长度的文件资料,即便是今天被患者家属闹这么晚也不会破例,唯有压缩睡眠时间而已。
    如此一想,她条件反射似的就开始心疼对方,究竟要不要继续恋爱订婚这问题,一瞬间就被抛之脑后——总之,既来之则安之,顺其自然咯。
    次日,雨过天晴,艳艳高照。
    文静休假没去上班,生物钟却让她按往常的时间早起,伸伸手腿感觉并没有任何不适的她,索性出门迎着初秋的暖日慢跑了两圈,在买了早点返家时刚好遇到印小青出门上班。
    他一如往常穿着白衬衣黑西裤,手肘处搭着一件深灰色薄外套,昂首挺胸闲庭信步,恍若身处某地高端研讨会。
    “真是,赏心悦目呐。”文静遥遥看去如此自言自语。
    殊不知,逆光慢跑的她在印小青眼里也像是自带光环似的耀眼,看得他怦然心动。
    “要么?豆浆、油条。”走近之后文静满面堆着爽朗的笑,举着油腻腻的油条塑料袋就想往男友手里塞。
    “不不不,不需要!我已经吃过了。”印小青面色一变,差点一跳三丈高的后退躲逃。
    首先,他确实是已经吃过了早餐;其次,他绝没有在大马路上边走边吃的坏习惯;最后,即便非得要吃点什么,他也发自内心的无法接受呲牙吃得满嘴油这种可怕形象。
    “哈哈哈,好吧好吧,慢走不送,”文静笑过之后不再逗轻微洁癖的印医生,伸出大拇指和小手指在脸侧比划了一个打手机的动作,“下班给我电话,今天继续看首饰哦。”
    “好。今天去市中心看看。”印小青点点头,挥手给文静道再见。
    ……
    黄昏后,两人并没有按原计划去市中心的金店购物,因为文静接到了金鑫广场一金店柜姐的电话。
    对方说是新到了一款莲花项链、手镯、戒指三件套,货就三套特别好看又紧俏,因为感觉他俩是诚心订购结婚用品,所以一到货就通知文静有空就去看看。
    去了店里一看,这款首饰确实挺符合他俩希望的既有寓意又时尚的需求,以莲花为设计主题的一套黄金首饰,按谐音预示着百年(莲)好(荷),造型雅致制作精致,看着精美而韵味十足。
    很少戴首饰文静试戴之后简直舍不得取下,印小青见女友确实喜欢,立刻掏钱付账。
    这舍得为自己女人付账的男人,其实在婚恋市场上特别紧俏,文静如此一想,终于放下了对未来的自我怀疑,打算认认真真的和印小青恋爱、订婚甚至结婚。
    回到小区后,文静依依不舍的将首饰交还给印小青,等着订婚时他亲手给自己戴上。
    随后两人悄悄背着家长拎上小马扎和月饼去天台赏月——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么,今天赏月正好合适。
    在朦胧月色下,两人畅谈人生,憧憬未来,随便卿卿我我一番。
    末了,文静在回家后依旧难掩激动之情,忍不住半夜三更给好友“小酥饼”发去了订婚酒席的邀请。
    很快文静就收到了同样是夜猫子的舒冰的回复:“订婚小礼服是什么样的?怎么没找我陪你一起去选购呢?”
    “诶?吃个便饭而已还需要穿礼服?根本就没准备礼服啊!哎哟,麻烦死了!”文静顿时觉得自己头好晕。
    心想,不能穿和贾思真订婚的那件吧?感觉,有点晦气……

  ☆、第52章 文静的馈赠

托通情达理的患者及其爹妈的福,印小青遭遇的医闹事件并没弄得沸沸扬扬,只在小范围内被热议了那么几天就烟消云散,甚至还不及万宸宸事件影响力大。
    因而,文静和印医生的生活并没受到打扰,能照常出门溜达购物。
    没两日,文静就不得不放弃一次约会,和舒冰一起去逛商场采购小礼服。这决定是好友小饼子强迫她做的,直到已经两腿迈入女装店,她还在念叨觉得没必要梳妆打扮搞如此隆重,反正等结婚的时候肯定要好好打扮,这回完全可以从简。
    “姐姐诶,人家日本女人不化妆出门等于没穿衣服,我也没说让你天天描眉抹米分,可至少在吃订婚酒这种人生大事时得收拾得好看点吧?”舒冰拉着文静穿梭于商场女装馆,在左顾右盼看有没有合适的小礼服的同时嘴里不停的数落她。
    文静断章取义无所谓的摆摆手:“我眉毛很浓不需要画啦。而且,像我这种清水出芙蓉,天然来雕饰的女人根本不需要收拾就已经很好看了,何必不给别人活路呢?”
    听罢,脸略微圆了那么一点,腰稍微多了那么两寸的舒冰恨不得喷她一脸漱口水:“这难道只是一对眉毛的事儿?你家那位我见了两次本尊,你俩合照也看了有五六次吧?他几乎每回都是穿着正装衬衣西裤——直接能去参加医学研讨会那种。我承认你脸和身材时还不错,然而……你是打算穿着八十块包邮的纯棉淘宝爆款沙滩裙站印小青旁边拍订婚照吗?”
    “……”文静垂下头,默默看了看自己身上八十九块打折纯棉运动长裤,弱弱地支吾了一句,“那,那不是小青他让我穿纯棉的衣裤嘛。其实我这个也是名牌——户外运动品店的。”
    “那也不至于订婚都不拾掇一下,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啊!你从前能一逛大半天的给贾思真买名牌衣裤鞋袜,如今怎么就抽不出空给自己选礼服裙?”舒冰几乎是恨铁不成钢的戳着文静的脑门。
    “唉,我是真没空,这才刚把五金选齐了,还要买家用电器家具啦,”文静掰起手指头数给闺蜜听自己近期被印小青排得密密扎扎的行程,又叹着气摇头道,“而且,小礼服是一次性的投入,总觉得买了不划算。”
    上一次订婚那裙子是她妈妈给买的,上万的价格,就穿过一次便只能雪藏衣柜永远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