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顾不上周围的其他观众,微薄的唇上下一翻就心急火燎的冲那位笑容亲切的中年女医生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然而,他却没得到明确的回答,医生翻来覆去依旧是说些血糖可能超高、排卵着床提前等老生常谈。
    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阴影拉下脸求真相的贾思真正烦躁着,忽然间听见旁边有个没穿白大褂的高个男人正举着电话沉声讲话:“孕早期偏大好几周?你确定她月经周期是规律的二十八天不是四五十天?末次时间没错?”
    意识到对方透露的信息恰好是自己急需的,贾思真完全顾不上再搭理那位专家,赶紧侧耳倾听起来。
    “哦,中后期还好,早期超过三周多少有点小问题。是哥们儿才实话跟你讲,受精卵着床也就七到十天立刻可以验出来,也可能发现怀孕了马上找接盘侠。当然这只是猜测不排除意外情况,十六周后可以通过羊水验dna,对,不用生出来就可以。我要进电梯挂了,详细的晚点面谈。”
    印小青抛下这段话就进了电梯,把假装聊天的手机道具扔进裤兜,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直到他转身面对电梯出口,贾思真才发现这穿着白衬衣、黑西裤帮了自己大忙的眼镜男就是之前被顾文静拖来和他对质的妇科医生。
    既然是医生,那可信度很高吧?贾思真一时间呆愣当场,琢磨着对方是巧合讲了这番话还是故意说给自己听,踌躇着没跟进去。
    因而他并没有看到电梯关门后那位女专家立刻冲说话者摇头道:“小印你这是故意的吧?有些话可不能随便说。”
    印小青点点头没有吭声,唇角微翘露出了一抹有些难为情的尴尬浅笑,临床上这种事情有各种可能,他故意抛出最恶心人的一种,被训也是理所当然。
    反倒是站旁边的护士妹子帮忙解释起来:“李主任你是没看到刚才的闹剧,那男的陪着来检查的孕妇不是他老婆是小三,还是挖朋友墙角的小三,两个都不要脸!印老师这算是正义感强烈见义勇为啦。”
    被人用倾慕语气当面赞扬的印小青微窘,只是他冷面惯了仅仅耳朵微红脸上依旧没太多表情,同时沉声道:“下次不会了,抱歉。”
    他只是借调去妇科,过不了多久还得回来继续在李主任手下工作。给科主任拆台这种事情印小青还是第一次做,当然不会再有下一次。
    好在李主任人不错不会小心眼记仇,刚才出言提醒也只是怕他口无遮拦造成医患纠纷,有个合理解释她也就把此事放下不在提及。
    这厢,贾思真左思右想回忆着林丹丹的生理期周期却无果。
    本来也不是同居关系哪能搞得清楚,亲密接触倒有那么好些次,但频率高跨时不长,算来算去似乎能符合眼镜医生说的查出来再故意找人接盘?
    然而,也可能真是营养太好才偏大?
    他满腹纠结着驱车来到了位于城西滨河花园旁的锦绣半岛别墅,夏日的黄昏行在郁郁葱葱林荫道上,周围气温仿佛清凉了少许,然而哪怕车内开着空调贾思真额角依旧密布细汗。
    远远地他就瞧见爹妈住的那套三层小楼中亮着橙黄灯光,心中不由一惊,猜测顾文静是不是已经到了正在找二老告状。

  ☆、第4章 会所去上班

贾思真赶紧倒车入库,想赶回去用他此刻正红肿成猪头的脸刷爹妈好感与心痛感,让顾文静没法告状成功。
    正打算进屋时,却收到了对方发来的一条分手微信:“我们完了,滚吧你,再也不见!”
    就这么干脆利落的一句话,再没别的修饰语。打电话去没人接,显然是已经拉黑。
    吹了?那是真吹了,或者……婚事到底还要不要挽回?贾思真愣在车库门口不顾花斑蚊子的轰炸思索着这个深奥问题。
    他和顾文静之间并没有任何矛盾,今天之前关系都很融洽,关键只在于如何选择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哎,一个高挑率真,一个娇小温柔;家境好些的脾气也略大,小家碧玉那位则特别贤惠;前者日久生情,后者某种意义上也是日久生情……
    想到此处贾思真啃着大拇指指甲又开始纠结绿帽疑云,而后顾不上晚饭猛然一跺脚冲进汽车。
    他神色毅然抿着唇,紧捏方向盘奔向他刚为林丹丹租的高档公寓,不把这事儿搞清楚今晚怎么能睡得着?
    且不论贾思真、林丹丹是如何纠缠。这一日,顾文静是差点失眠。
    她冲出医院后急匆匆奔回车里,狠捶了几下方向盘后翻开手机通讯录想要找朋友倾诉,目光在几个至交好友名字上徘徊良久,却迟迟没法按下通话键。
    想到“朋友”二字顾文静心里就有些发堵,那两人搅合在一起对她而言无异于同时在胸口插了两把刀。
    贾思真是顾文静的初恋,她一度认为对方是个单纯大男孩,没有通常富二代好色又花心的恶习是个努力工作积极上进的好青年,事实证明她自己才够纯(蠢)。
    林丹丹则是她的高中同学,虽说够不上亲昵闺蜜的程度,可也足足相识八年,时常一起吃喝玩乐。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或许对女汉子而言修复伤痛无须太长时间,她理智上也知道不能因为林丹丹而去质疑何为友情,可在这一刻,她真的没法和任何别的朋友联系。
    亲戚里倒也有年龄相近关系也不错的表姐妹,可俩姐姐一个忙一个刚怀孕都不方便打搅。至于妹妹,那小妮子正在热恋何必让她也跟着堵心。
    最终,顾文静谁都没联系,独自一人在车里坐到华灯初上,又去家附近的商业广场逛上一圈,待心情平复才磨磨蹭蹭回了家。
    做水果生意的顾爸爸这几日在外地进货,家里只有妈妈向羡予,顾文静原以为一贯早睡的她应该已经洗漱了躺卧室看电视,没想到居然跨过玄关就看见妈妈端坐沙发上正等着自己。
    总归是有什么事儿才会守在客厅等,顾文静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衰到极致了,虽然放缓了脚步可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见女儿进门,穿着驼色真丝睡裙的向羡予就眼眉弯弯露出了慈爱的笑。
    而后,向妈妈马上冲文静招招手,指着桌上的青花瓷碗说:“静静回来啦,来喝碗绿豆汤。和小贾玩去了?最近热,当心中暑。”
    “唔。”顾文静含含糊糊的应了,赶紧端碗挡住脸堵住嘴,避免继续和妈妈讨论去哪儿玩这种后续话题。
    她喝着甜汤舌尖却仿佛萦绕着淡淡苦味,心里不断琢磨到底要不要现在就告诉妈妈自己婚事已经吹了,或者等爸爸回来了再说?大男人心理承受力或许强些。
    小口小口抿着绿豆汤,一直拖到放下空碗她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正迟疑着,却见妈妈献宝似的拿出了一册八开水彩本翻开给她看,里面是二十几页相当精致的彩色图稿。
    “这是给你设计的结婚请帖,我去批发市场和淘宝上看了看觉得都不满意,想着请人设计还不如我自己做就随便画了几幅,你看看行么?”向羡予是在大学里教艺术史和中国画的教授,设计虽不是她的专长但闲暇时也有所涉猎。
    向妈妈在说话的同时,将画册一页页的翻给女儿看,又用有些不太确定的语气商量道:“这些都是草图,如果愿意让我做可以选一选再说说你的想法。手绘或者电脑软件设计都行,电脑的可以找学生照着画。”
    看着那一页页中式、西式不一,即有水墨淡彩又有浓烈油画,或含蓄内敛或热情奔放的不同风格设计稿,顾文静整个人都惊呆了——距离她订酒店才一周时间,妈妈就已经默默画了这么一大叠!
    一直坚信眼泪是最没用武器的顾文静,此时此刻终于抑制不住澎湃的情绪,泪水盈满眼框渐渐模糊了视线。
    被拳拳爱子之心紧紧包裹的她鼻翼酸涩无比,微微张了张嘴却怎么也没法说出“婚礼吹了,不结婚了”之类的话,因舍不得让妈妈失望难过,此刻能做的唯有闭嘴而已。
    见到顾文静这反应,向羡予有些无措,连声询问:“你这孩子,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感动的。妈妈,你真好!”她一头扎进妈妈怀里感慨道,“行,怎么不行,你可是知名画家,我简直太荣幸了……谢谢妈妈!”
    “你这孩子,客气什么,反正暑假我闲着也无聊随便弄弄而已,”向妈妈轻轻抚着女儿的肩背,语调温柔唇边带了一抹浅笑,少顷又试探性的问道,“那,你改天和小贾商量一下宾客人数,看是纯手绘还是印刷。”
    顾文静身上微微一僵,顿了顿才答道:“好。这些图我都很喜欢,还要仔细看看再和你讲到底选哪个……那,我拿上楼去咯。”
    说完她便拎着包,夹着画册三步并两步头也不回的往跃层卧室走去,压根儿不敢和妈妈双目对视。
    她怕被妈妈那欣喜又期待的目光看着,更怕自己憋不住马上说出今天的遭遇。
    然而,就算顾文静什么也没说,向羡予望着女儿近乎溃逃的背影也隐约察觉了端倪。她本就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何况做母亲的总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儿女的变化。
    在向妈妈记忆中她的静静最后一次落泪还是在没考上心仪的初中时,向来乐观开朗的乖女儿今天从情绪到行为都很反常。
    顾文静也清楚自己多半骗不过去,可只要没被面对面喊住询问也能暂时拖一拖,或许能熬到几日后妈妈没那么兴奋高兴了再慢慢告之真相,免得落差太大刺激人。
    或者,干脆先不说,马上找一个能在年底和自己结婚的优质男,然后再带到爹妈面前去?这主意不错,但似乎成功率蛮低……
    她怀抱画册躺床上辗转反侧了好一阵,左右盘算,脑子里唯一清醒的念头只有一个——贾思真这人不能要了,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想着想着文静便四仰八叉的熟睡了,直到清晨热辣辣的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洒在她脸上,顾文静的思绪才从暴打兼踩死渣男的美梦中被拉回现实。
    倒霉催的现实——她得到健身会所上班了,而那会所的大老板是贾思真他爸。
    “啧!”顾文静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床,摸出枕边的手机就想立刻给行政主管发辞职短信,信息编辑到一半她却迟疑了。
    从小爹妈就教文静做事儿得有始有终,贾思真是得罪了她可客户并没有,今天还有两个预约是很早之前就确定的,不好放人鸽子。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想到有可能遇到贾思真,他还很可能哭天抢地的诉说自己的情非得已以及被揍的委屈,顾文静就觉得有点郁闷。
    转念又一琢磨,贾家开的健身会所不止一个,贾思真并不是那店的店长而是四处巡店的副总,他或许不会上赶着再来挨揍。
    顾文静对着窗外灿烂朝阳做着深呼吸,握拳比划了一个加油的姿势给自己打气:“去吧,谁怕谁啊!”
    天生丽质的她无须浓妆艳抹,三五分钟拾掇好了一头长发,遵医嘱穿上纯棉的波西米亚风中长裙,带上妈妈准备的爱心早饭就朝气勃勃奔赴预想中的战场。

  ☆、第5章 无耻三的求助

没想到,会所里居然一片风平浪静。
    顾文静和贾思真撕了的事儿没一个人知道,大家都还当她是小老板娘,进门就遇到一阵同往常相同的热情中略带讨好的寒暄。
    她略一想就明白了,贾思真肯定是不好意思跟人说他劈腿被揍,脸肿着不敢出门哪儿都没去,所以还没小道消息传开。哼,懦弱,敢做不敢当这会儿当起缩头乌龟了。
    “早啊,早上好。”顾文静一面挥手冲前台等人笑着打招呼,一面快步穿过豪华敞亮的大堂,直奔人事主管办公室递辞职信。
    “这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辞职?”人事主管先是一脸诧异,而后又恍然大悟露出‘我都懂’的微笑,“噢对的,需要筹备婚礼了。那我马上通知店长和财务,你先把今天的工作完成明天就结算,行吗?”
    “好。”顾文静露齿一笑,并没否认对方的猜测,当然也没承认,随他怎么想。
    这社会干什么都得讲关系,小老板的未婚妻和普通职员的待遇绝对不一样。正常情况下辞职至少得提前一个通知,就算通知了薪水被东扣一点西扣一点也很常见,还不如趁着贾思真闭门养脸的功夫假装关系尚好,亏什么也不能亏了钱。
    辞职的事情一搞定顾文静就去更衣室换了一套健身服,橘色的运动背心配深灰纯棉哈伦五分裤。
    没穿惯常喜欢的紧身弹力瑜伽套装顾文静略有些不习惯,不过为了身体着想,她打算听那冷脸医生的话在炎症彻底治愈之前都只穿宽松款。
    穿过走廊,文静走进了铺着实木地板的瑜伽室,这房间并不大,但巨幅墙面镜与正对露台郁郁葱葱植物的落地窗使其显得格外宽敞明亮。
    赤脚步入其中,在瑜伽垫上做了几个活动筋骨的热身动作,调整好呼吸节奏,缓缓劈腿、下腰……嗅着盆栽散发的淡淡清香,她仿佛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不多久,三位高矮不一的风韵少妇陆续走了进来,这就是文静接下来一小时需面对的客户——小班教学,修身减脂普拉提。
    顾文静暂时没提这是她的最后一课,短暂的寒暄之后就开始了正式指导:“今天我们教一个新动作,v形悬体。我先示范一次喔,仰卧于瑜伽垫上,两脚缓缓抬离地面,脚趾下压脚跟绷紧,双臂……”
    在讲说的同时文静完美的将动作分解演示了一遍,修长的双腿绷得笔直,动作刚柔并济游刃有余,连呼吸都不曾乱上一瞬。
    她毕业于体院,运动训练专业素质一流,大三就开始在这里兼职做教练,教学水平也是有目共睹。
    当她提及辞职后三位客户都面露不舍,然而尽管消息突兀但她们确实在文静的指导下减少了赘肉,因此也没不满投诉。
    甚至,当文静结束教学淋浴之后去了会所内的小咖啡厅吃早餐时,其中一位客户还笑眯眯的跟了过来,要上一杯牛奶一块全麦面包后在她对面款款坐下。
    “顾老师这是准备另谋高就还是?”李舒直截了当如此询问,早在这个普拉提小班之前她就已经跟着文静练了三个月,交情尚可,因此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因为私事不想在这里干了,先休息几天再说吧,”文静随意解释之后又隐隐觉得李舒这么问是有点什么内涵,她又笑着补充道,“我也是突然想到辞职的,所以还没去找下家。”
    闻言,李舒眼眉一弯饶有兴致的说:“嘿,那可真巧了,南门金鑫广场那儿有一家女子休闲会所筹备开业中,正缺金牌健身私教。顾老师如果有兴趣去工作我可以代为引荐。”
    李舒其实是奔着挖角来的,就算她不辞职也得说这事儿。
    文静听后心中顿时一喜——瞌睡来了正好有人送枕头。
    金鑫广场那儿快开张的会所,不就是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个“缇丽雅”嘛,瞧门面挺上档次,招聘广告上写的薪资条件也不错,她还记了电话号码准备改日去应聘试试。
    咦,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情场失意赌场(并不是)得意?
    健身教练不可能像工薪族一样固定时间办公八小时,顾文静每天最多接待四批客户总共四、五小时时间还是早中晚错开的,住家距离太远都没法随时回去休息,特别不方便。
    她家就住在南边上下班路上太费时间,“缇丽雅”的位置正合其心意。
    然而就算满意顾文静也没直接答应李舒,只一副好奇模样询问:“噢?这是李姐家拓展的新项目?”
    她不想露出急切想工作的情绪,因为顾爸爸曾经说过商业谈判最忌讳露底。
    “哪里,我只是小股东而已。”李舒显然也深谙此道,哪怕她恨不得文静明天就去“缇丽雅”工作,也没就那问题进行追问。只顺着她的话闲聊了几句,约定隔日下午去金鑫广场内的咖啡厅详谈。
    待李舒走后顾文静去会所外面的王府井逛了几大圈消磨时间,终于分别送走了午后和黄昏时的两批客户,顺利渡过这难熬的一日。
    她神色轻松的一面听着歌特金属乐队onthornsilay的《orama》专辑,一面驱车回家。途中路过妇幼保健院时忽然想起昨天只顾着揍人忘了取药,赶紧往右急转进了医院停车场。
    还没等文静下车,她放在仪表台上面的手机就开始高音喇叭吼叫着使劲蹦哒。一瞟屏幕,上面显示的名字居然是林丹丹!
    顾文静抓起手机挂了电话就想立刻给她拖黑,谁知设置还没搞定顾文静的□□、微信、短信陆续收到了同一句话:“不听电话就去你家找你。”
    嗬,威胁呐?!文静气得一翻白眼——多年朋友就这点儿不好,认识家长找得到住址,存心想恶心人的时候电话拉黑都没用。
    “说重点。”顾文静无奈接通了手机,同时锁上车门往医院一楼药房走去。
    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似水,还带着无助的哭腔:“静静,求你帮帮我,可怜可怜我吧!贾思真他,他要和我分手了。”
    “跟我有关系吗?还指望我怜香惜玉帮你撮合?做梦!”
    顾文静说完就挂了电话,觉得这人真是恬不知耻到极致了,如果此刻林丹丹站在她面前说不准又手痒想一巴掌扇过去。
    此时已经站在取药房门口的顾文静放下电话,从包里翻出处方单拿了药,正转身往外走电话又响了起来,来者当然还是林丹丹。
    她继续用堪比配音演员的楚楚动人完美嗓音,演绎着什么叫厚颜无耻:“求求你了,我不能分的!清白的第一次都给了他,孩子也有了,你就当可怜可怜孩子给我一条活路好么?”
    “哈,第一次?”顾文静在惊讶的同时真是觉得滑稽好笑。
    她不由嘴角一翘反问道:“你在开什么玩笑,高二暑假你和篮球队队长出去旅游一周,难道是专门找个清净地方看星星月亮,谈诗词歌赋人生哲学?还有别的,要我一一数出来么?”
    多年朋友这点也挺好,能知道对方的无数把柄。
    林丹丹在顺口编谎言时显然忘记了自己的黑历史早告诉过顾文静,被戳穿后顿时一阵沉默。
    “编啊,继续编,我听着呢。”文静语调中充满了嘲讽,她忽然有些后悔没录音,不然把这段对话送给贾思真够他俩继续狗咬狗一嘴毛。
    “静静!”突然的一声大喊让正准备出医院门的顾文静停下了脚步,她有些纳闷,这声音怎么既从电话里传来,又像是来自身后?
    扭头一看顾文静顿时无语,正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急诊室那端急急走来的米分裙女子不就是林丹丹么。
    与之同时,印小青正从急诊室反方向的楼上手术室走下来,与这俩姑娘刚好站成等边三角,然而她们眼中只有彼此,都忽略了这个长腿路人甲。
    “你怎么在这儿?”两个曾经亲如姐妹如今相互仇视的女人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第6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顾文静说完就发现自己又犯了傻,何必还管林丹丹为什么出现在医院,从昨天逮住现行开始她俩就已经不再是朋友。
    出于人道主义立场她不方便扇孕妇耳光,可也不需要站一起聊天听对方瞎掰扯。
    如此一想,顾文静扭回头转身欲走,林丹丹赶紧追上去拉住了她衣摆,又是一通声泪俱下的哀求。
    内容从她如何爱贾思真到希望孩子不生在单亲家庭等等,可谓是唱念做打戏演足了,内容感天动地,闻者落泪见者伤心——这是不可能的。
    没听几句顾文静就很不耐烦地甩开了林丹丹,冷着脸说:“我和贾思真分手了,他愿不愿意要你不关我的事,懂么?要哭找他去。”
    找他有用我还犯得着拉下脸冲你哭?
    被彻底甩开的林丹丹很是烦躁的跺脚咬牙,瞧着顾文静那迈向医院大楼门口阶梯的背影,她忽然有了个大胆的主意。
    只见林丹丹快走两步又伸手去拉顾文静,同时大声喊道:“求求你原谅我好吗?我不和你抢他了行不啊——!”
    刹那间,伴随惨叫林丹丹做了一个仿佛被推的动作,脚下一滑甩头扭臀侧身,让清风撩起裙摆发丝之后优雅的往台阶下方摔去。
    假摔啊?贱人果然是人品没下限!被刷新了三观的顾文静双目圆瞪赶紧伸手拽她。
    如果林丹丹滚楼梯流产了她岂不是得背黑锅,这万万不可以。
    顾文静好歹也是体院的优秀毕业生,运动神经一流的她火速扣住林丹丹腕部用力往自己胸口方向一拖,倏地将她拽了回来。
    然而因为情急文静用力过猛,几十斤肉猛然撞怀里把她推得踉跄着倒退了两步,正打算屈膝做小弓箭步稳住身形,后背却忽然出现一股热乎乎的力道,就这么被人稳稳扶住了。
    “诶,谢谢了啊。”文静一面致谢一面扭头,定睛一看原来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印医生,真是好巧。
    半扶了她一把的印医生点点头,又越过文静肩膀看向诡计失败满脸不甘的林丹丹,推推眼镜慢条斯理开了口:“你这样子是不对的,不想要腹中胎儿请遵医嘱或药流或人流,用滚楼梯来堕胎是一种很危险的不合理方法。”
    这句话说罢两个女人都傻了眼,可以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