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匆淮灏愕睦市Α
    “……”印小青无奈埋头轻轻叹气,而后又仰首道,“把腰带扎起来吧,别不小心踩到了衣服边角滚楼梯,而且这也夜深了,腿露着冷。”
    一句以医生立场说出的完全不解风情的话,瞬间将文静深深打击,她垂头丧气的趿拉着拖鞋蹭到印小青身边,戳着对方肩头鼓着腮帮子问:“你就不会说两句好听的吗?”
    印医生默默把头扭到一旁,顿了三五秒后才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低语道:“嗯,挺漂亮。”
    “承蒙夸奖不甚感激!”文静厚颜直接点头微笑接受了表扬。
    而后,她拖过电脑旋转椅坐到了印小青身边,探头瞧未婚夫究竟在看什么——果不其然又是大部头英文,瞧得人头晕。
    “快十二点了还不休息吗?明天你有门诊的吧?”文静轻轻将头搁在了他肩头,没话找话说。
    印小青则淡淡笑着回答:“嗯,就好了,只差半页。明天早上八点半坐诊,不用起太早。”他此刻没戴眼镜,额发有点润湿,显然是方才去洗了脸好让脑子清醒些。
    见未婚夫计划性、自律性如此之强,文静显然没法说什么不好的话,想让他陪自己玩会儿都不好意思开口。
    自己捏手指玩了两分钟后才嬉笑着打岔道:“你们医院怎么看诊这么晚?别的很多医院八点就能看门诊吧?”
    “大概是,领导觉得让孕妇起过早不太人道?”印小青头也不抬的如此回答,一面在书册的空白处写着什么,一面说着自己的理解,“我们医院七点半挂号,八点可做胎监、化验等检查,八点半正好能拿着结果去看门诊,病人能按流程顺序一步步操作不耽误事儿,医生也不用空等。”
    “然而你上午的下班时间就成了中午一点。”文静还记得上次送饭去,他就是看诊到接近一点的。
    印小青停下了笔,看向文静认真解释起来:“那是加号比较多,正号差不多十一点就能看完。以前也没那么患者找我,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简直门庭若市了。不想看那么多人,可遇到有的孕妇哀求着希望加号……总觉得我拒绝了别人就得白跑一趟,于心不忍。”
    “不能看快一点吗?别人什么专家教授肯定更多人找,人家两三分钟就能打发一个呢——有一次我陪外婆看腿就是找的专家,瞟一眼就开单子拍片,排队几小时片子拍好又瞟一眼就让回家去了,我们折腾了整整半天他总共也没花上三分钟吧。”文静鼓着腮帮子用鼻子哼哼了几声。
    “快不了,我如果没把想说的话交代完心里会憋着难受,有时候也只能适当的拒绝加号,熟面孔才加,没见过的只能劝人离开。”印小青说完自己的处理方法,又专门替专家解释了一下。
    “或许,对方是因为经验特别丰富,这才不需要反复观察思量就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也别怪人看得快,有的内容即便是医生详细说患者也听不懂,为了节约时间为更多患者提供机会,也只能少说两句,说到点上就成。”
    “诶,你这话不互相矛盾么,你自己看诊挺‘多嘴多舌’,这又说最好少说两句——哎哟,绕口令似的。”说话的同时,文静抖抖睡衣外袍,裹着双脚慢慢靠向印小青的腿,取暖顺带轻轻磨蹭。
    “看骨科的人和孕妇不一样,不少孕妈妈因为社会角色的变化、妊娠反应和各种压力,以及孕期激素的变化,会产生一些负面的情绪。如果医生态度显得敷衍这岂不是更刺激人,详细的解说能让人觉得心里有谱,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焦虑情绪。”印小青义正辞严说着上述话语,神情近乎于严肃。
    然而,烧乎乎红彤彤的一双耳朵却泄露了他此刻最真实的心境。
    未婚妻一双光洁玉足在自己膝盖之上左蹭右挠的,试问哪个正常男人还能如柳下惠一般坐怀不乱,脸不红心不跳?
    “哎,反正你们这些公立医院总是患者多医生少,挤死人。”文静瞟了一眼印小青的耳朵尖,窃笑,而后翘着脚灵活的继续向上挪动。
    “是啊,所以分级诊疗制度势在必行——不能是三甲医院门庭若市,社区医院门可罗雀。这人在焦躁时就不太容易控制情绪,有的医闹是见钱眼开刻意为之,有的却只是单纯急上火造成的,”印小青拍了一下文静的腿,想要将其弄下去,却无果,只得继续掰扯,“相对的,医护人员其实也是既忙碌又压力特别大,长时间超负荷运转却又无法得到对等的收益,媒体还时常播报一些□□以吸引关注,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怨气。”
    “所以,还不如去没那么忙甚至病人也大部分都不算危急的私立医院?”文静在玩笑的同时其实也在进一步了解未婚夫的内心世界,静夜谈心,这感觉似乎也不错。
    “轻松钱多?哈哈,这是没错,但要想真正提升自己,还是得在一流的公立医院才行。抱歉,静静,我是有去我爸爸那边的打算,但不是现在,请允许我再待上几年好么?”
    印小青企图用这枯燥无趣甚至严肃的聊天内容忽略文静的刻意逗弄,想方设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无奈,诚实的身体已然起了反应……
    语毕,只见文静潇洒的一挥手,无所谓道:“没事,做你想做的吧,咱目前不差钱。”
    按理,她觉得自己应该听到对方趁热打铁说点什么情话,诸如“辛苦你了”、“将来我一定会想法让你过上好日子”之类。
    哪知印小青却压根没接话,忽然站了起来拉起文静的手就快步往楼上去,因走得太过慌乱,没看完的一页书就这么摊开放在桌面,没按往常的习惯放书签合上再摆放整齐。甚至,他连桌上的台灯都忘记了关。
    他就这么紧紧拉着未婚妻的手边走边说:“太晚了,休息去吧,你看你脚都冰凉了。我明天是八点半上班,你可是七点半有一节瑜伽,睡不好该没精神了。”
    那迈步的速度简直堪比逃跑,哪怕文静力大如壮汉,也只能这么被印小青火速拖到了卧室门口。
    而后,他顿了顿,俯首在心爱的未婚妻额角印下一个轻轻的晚安吻,随即转身准备回自己屋。
    “喂,还差一句话没说呢!”文静唤住印小青,在他茫然而疑惑的愣视中噗呲一笑,用食指挑着他下颚调戏道,“按照早些年海岛那边言情小说的套路,此刻你应该邪魅狂狷的说——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印小青满头黑线看向她,无语至极。
    从没看过言情小说的学霸医生自然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梗,反正听起来特别恶寒。在沉默了三十秒后,按情景动作与字面意思阅读理解后的他,忽然双眼一瞪作势欲扑向文静。
    “呀!”她惊叫一声立刻转身进屋,还没忘顺手带上房门。
    只负责玩火不带灭火的顽皮鬼,哎。印小青下一瞬便站直了身子,摇着头淡淡笑道:“晚安,明早我送你去上班。”
    如此,两人隔着一堵薄墙各一夜好眠——和喜欢的人待在同一空间,哪怕什么都不干,空气中似乎也弥漫着香甜浪漫的气息,让人不由陶醉。
    次日一早,待文静起床时她发现印小青已经早早就待在了厨房里,牛奶麦片、全麦土司与单面煎蛋,这种西式早餐对他来说不在话下,分分钟就能弄好上桌。
    “好吃!”文静嚼着外脆内软的煎蛋辛福的吧唧吧唧嘴,冲印小青竖起了大拇指。
    在夸赞的同时,文静略有点汗颜,她之前还说自己比较闲愿意承担较多的家务活儿,没想到从昨晚开始干活的都是对方,哎,不愧是爱收拾讲卫生的勤劳处…女座呢!
    余下的一周时间里,文静和印医生过家家似的相亲相爱和平共处,尽管她时常抢着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却大部分时间都被对方刻意照顾。
    她就这么每天都喜滋滋的过着甜(lan)如蜜(zhu)的生活,好心情一直持续到这一日傍晚时回娘家拿厚衣服时。
    打开门越过玄关,当文静看到沙发上坐的几位不请自来的访客后,她瞬间就沉了脸预感到苦逼的日子即将来临。

  ☆、第57章 所谓好事多磨

在文静家灯光明亮客厅的正中央,乳白底色红抽象画的布艺沙发上,坐着一对身着红色系喜庆衣服正卿卿我我的小夫妻。
    颜色倒是挺搭调,可惜人恶心得文静恨不得冲过去拎着后颈丢出门。
    “哟,妹妹回来啦?”顾文翔见着文静进门立即笑容满面的扭头望过来。
    寒暄话还没说热乎,他下一句就直奔主题而去:“哎,瞧瞧你上周办的破事儿,是太久没回老家不晓得规矩了吧?哥哥我可告诉你,在咱们白莲村姊妹给兄弟封结婚红包现如今就没有低于万儿八千的!你才给五百二,好意思么?”
    “五贰零我爱你,多吉利的数字,这可是妹妹我冥思苦想才琢磨出的数字,怎么会不好意思呢?我正得意着呢!”文静面上也带着笑,讥讽的笑,利嘴不饶人的把话头还回去。
    笑话,给你钱都不错了,跑堂妹家里来嫌弃红包没给足,你好意思啊?
    “静静,你怎么能这样和哥哥说话!”猛然一句怒喝,吓得文静立刻圆睁了眼倒退一大步。
    妈蛋,怎么是奶奶的声音?!她居然也来了!
    背对文静坐着,被沙发靠背挡住了整个身形的顾奶奶倏地起身,举起拐杖冲文静怒骂道:“翔翔哪说错了?听丹丹说你每月工资高得吓人,怎么能这么小家子气,亲哥哥结婚都不把红包封厚一点!”
    “他是我亲哥吗?堂哥不是亲哥,要同父同母才叫亲,谢谢啊。”文静言辞一点没客气。
    对这种当年一不做二不休就打算冻死自己人,文静觉得她没法把对方当做值得尊敬的长辈。
    说罢之后,文静又看向坐在另一端的自己爹妈,发现他们脸色都有些凝重,并且显然不是准备冲自己发火说不够尊老爱幼。
    也对,上次为自己婴儿时挨冻这事儿都差点闹到断绝父子关系了,今日老太婆居然还能厚颜跑来指手画脚。
    这脸皮之厚,真是值得膜拜学习。
    “奶奶您别生气,静静跟我是多年好友了,我特了解她,您孙女儿这人就是嘴硬心软,先前一准是和我们开玩笑呢,事后肯定会再送礼找补的。”坐在一旁的林丹丹眼瞅着大家越说越僵,赶紧出言缓和气氛。
    她挺着大肚子微微欠身拉住顾奶奶不让她过于激动,还特意提醒她,嚷嚷声音太大会吓到宝宝。
    找补你妈个哔——文静一句需要消音的脏话差点脱口而出,却被向羡予及时按住,引到这里座位上去端坐。
    和人吵架太跌份,何必呢,后面死活不掏钱他们还能硬抢不成?
    何况,那人是孕妇,看那样子月份还不小,若随便说两句她便捧腹佯装气得肚子疼又该怎么办?这可是咱自己家,一旦被讹诈了难道还能舍弃不住躲出去?
    有的人呐刁着呢,正经善良人家可惹不起。
    文静闻弦歌而知雅意,秒懂向羡予的意思,默默咽下了骂人的话,并且完全不搭理狠狠坑了自己的林丹丹,只看向顾文翔问:“你们这会儿过来是准备做什么?”
    “送奶奶啊,”顾文翔相当厚颜的指了指顾奶奶,以及堆在墙角的一堆行李包、铺盖卷儿、塑料盆等物,解释道,“丹丹爸妈都还没退休,忙着呢,家里没谁能照顾她,让人挺不放心的,奶奶说出把力想亲自照顾孙媳妇,于是就高高兴兴进城来了。”
    “然后?”管她是兴高采烈进城还是啼哭被缚进城,这和晚饭时间坐到我家喝茶,有必然联系?
    “我们这不是还没买房么,我和丹丹还住在她娘家的,一套三而已,还有一件是书房没地方搁床。奶奶想照顾她可没地方歇脚啊!思来想去的,就决定打搅一下二叔和婶婶了,这里距离丹丹家不远,走路都能去,很方便。”
    这话,顾文翔是看着顾建军和向羡予说的,在这临近黄昏时老娘风尘仆仆从乡下进城,孝子贤孙绝不可能做出把她再送回去的丑事。
    何况,路也难走,眼瞅着天都快黑了,就算想送也没法子。
    “真是,太不要脸!”文静在心里默默吐槽。
    她和林丹丹一个在街东头,一个住街西尾,确实是近,不近也成不了同一片区同一中学的同学。
    然而如今住得近也成了被打搅的原罪。
    她需要怎样的照顾呢?奶奶做好一日三餐林丹丹送过去吗?她本就住自己家的,有必要送饭?或者是希望白天奶奶过去陪着?又不是三岁小孩有必要?哦,差点忘了,孕妇呢,那可是国宝级的保护对象,确实需要一个保姆费全陪。
    想到这里文静下意识的侧目看向林丹丹的肚子,据印小青猜测她这会儿差不多快到七个月了,确实挺大。
    或者说,她整个人的变化那简直可以用沧海桑田来形容。
    bobo头变成了lob长波波,光洁的瓜子儿脸上如今长满了痘,眼角连鱼尾纹都清晰可见,看着像是瞬间“成熟”了不少。
    身材也大变样,脸圆了腰没了起码胖了不止三十斤,浑身洋溢着胖乎乎的母性光辉。
    文静悄悄在想,若是印小青此刻在这里,他一定会板着脸慎重提醒这小贱人务必控制好体重吧?
    嗯,同时还得祭出他的六字箴言“管住嘴,迈动腿”。
    正当文静自己一个人偷着乐时,她忽然听到自己那斯斯文文轻易不拒绝人的妈妈开了口:“可我家也没多余房间,别看这屋子大,可每间房也不小,总的卧室数也就那么三间。”
    不,是四间,楼下还有一间保姆房,小是小点可毕竟还能住。顾建军无声的张了张嘴想要这么反驳,可抬眼看见文静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这闺女可是已经订婚没在家里住了,如果收留自己老妈,那这瞒着的事儿一准会被戳穿。
    所谓母子没有隔夜仇,就在这转瞬间看到自己老态龙钟的妈,顾建军已然淡忘了自己老婆女儿受过的委屈,想要收留自己老妈。
    他甚至在埋怨大哥的冷情,坐长途车一路颠簸跑来照顾文翔媳妇的人居然不是身强力壮的万慧如,而是自己年过七十满头白发佝偻了腰的老妈妈。
    “大嫂没来?”顾建军想到这茬便直接问了,压根儿没管这事儿是不是周瑜打黄盖,两厢情愿。
    “她还得看摊子赚家用,”顾奶奶很是善解人意的如此解释,还补充说明道,“老大家的懂啥啊,笨手笨脚也就脑袋瓜稍微管用点,当初她怀崽不也是我亲手照料的?”
    说完她又瞧着向羡予哼了一声,道:“你不也一样,我炖的鸡汤总归是吃过几口的吧?”
    “对鸡汤,你不说我都快忘了,那几顿文翱啃了不要的鸡骨头给我熬的汤,哈哈哈。”一向斯文优雅的向羡予想起这事儿笑得都快流出眼泪来,心酸得无以言表。
    这就是当年她的月子餐,如今老太太却急吼吼的跑来打算正儿八经的去伺候媳妇,两厢对比真觉痛楚,万幸文静长得健康又漂亮,才没让她悔不当初——不该顾虑什么颜面和孝道委屈自己,苛待女儿。
    “那年头缺衣少粮的,有骨头给你吃都不错了!”顾奶奶理直气壮的如此回答,“生了个闺女难道还想天天吃红鸡蛋?有口喝的都算对得起你了。”
    听到老婆的指责抱怨,老妈的无所谓态度,夹心饼干顾建军顿觉头晕头疼。
    他对爹妈也有怨气,可谁叫那是他自己的亲身父母呢?他总觉得儿不能嫌母丑,也甭挑剔他们对自己和子女的爱不够。
    愚孝的人就是如此木讷,不被逼到没法活的份上就不知反抗,当初他为文静被冻的事儿大闹一场便觉得已经够了,毕竟孩子没事顺利长大了不是。
    如今顾建军气是还有些不顺,可从内心深处的感情来看,他依旧拒绝不了父母的各种力所能及的要求。譬如,今日的借住。
    可又顾虑到向羡予的情绪,很是左右为难。
    然而,很快的,顾建军也不需要再琢磨究竟要不要把保姆房的事儿说出来了。
    因为从前曾经数次登门做客林丹丹显然对此很有研究,直接摸着腹部指着角落里的一道小门笑道:“那不是有个空房间吗?奶奶要不嫌弃可以住的吧?”
    她话音未落文静就怒目而视,心道,这小贱人是生来故意克我的吧?!如果奶奶来住,我岂不是也得搬回来?
    这才刚订婚,刚和小青关系渐入佳境呢!怎么能又搬回家来?!可不搬又不行。
    一来订婚的事儿是瞒着老家人的,因为不想被利用;而来,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卧室空出来了,谁知道老太婆会不会想要自己金孙搬来鸠占鹊巢啊!住一起正方便她照顾孙媳妇不是。
    哎呦真是太烦人!文静这么一试想都差点抓狂。

  ☆、第58章 力挺未婚妻

林丹丹一说有房间,老太太就乐呵了,赶紧指挥顾文翔把自己的衣物被褥等物拎进去。
    嘴里还骂骂咧咧道:“还说没房间,这不是有吗?就是嫌弃我老太婆不想给我住吧?老二家的你这人真是刻薄,噢你是城里人就嫌弃俺乡下的?你看丹丹不一样城里长大的,跟老婆子我可亲了!”
    当然亲咯,人家想找你孙子当冤大头,这娃还没生下来办出生证上户口,她在观察期内当然得好好表现。
    文静在一旁默默吐槽,而后扭头就看见自己爹妈正落后一步拉拉扯扯嘀嘀咕咕。
    不用听都知道,一准是妈妈心里还膈应不希望奶奶住进来,想让爸爸去给她酒店开个房,老爸却要她忍忍说那毕竟是生他养他的老娘。
    向羡予确实是心里特别不舒坦,好不容易熬出头脱离了老家那个吃人的圈子,没想到婆母还借机又追到城里来了。
    照顾孙媳妇是假,想要赖在这里不走才是真吧?
    可以预见她这一住进来肯定会成天的指手画脚甚至指桑骂槐,天天游说要收养顾文翔,要把家产留给老顾家的男孙而不是文静这种赔钱货。若是静静按上周那样搬出去和小印一起住,没准两三天后她的卧室就成文翔两口子的了!
    不得不说向羡予和文静不愧是母女,没两分钟两人就想到了一块儿去。她想要阻止婆母的入侵未果,再这么左右一思量,脸色顿时难看成了锅底色。
    顾奶奶瞧在眼中,顿生恨意,前脚还在笑眯眯和林丹丹说话的她扭头又骂骂咧咧道:“哎哟你还做脸做色给我看!老二家的你也不管管——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不孝啊,不孝!”
    “哪点值得孝顺了?就因为生了我爸?你不慈我不孝两清呗。”文静双手插在裤兜中站在一旁嘀嘀咕咕。
    她没敢高声说,怕爸爸不喜欢怕他伤心,不过那声音也不算太小,在场长耳朵的年轻人都能听见,也就只有顾奶奶耳背听不分明。
    可老太太即便听不清也看得懂脸色,知道孙女儿没说好话,跺脚又准备骂人,林丹丹赶紧戳了戳顾文翔的后腰,轻声撒娇道:“亲爱的,宝宝饿了。”
    笑话,她故意撺掇老太太过来就是想给文静家添堵的,万一运气好说不定老人家还能说动顾文静她爹给文翔点家产。万一入住第一天就撕破脸了大吵一架一拍两散,那还有什么好戏可以看?有什么好处可拿?
    “哦,对对,这都快七点了,该吃晚饭了!”文翔看了看手机时间,又赶忙抬头看向顾建军,恬着脸笑问,“大伯,你看这奶奶也安顿好了,咱是不是该去吃饭了?丹丹她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补,饿得快,一天得吃好多顿,这到点没吃上会饿得心里难受。”
    在他看来把奶奶的东西往大伯家房子里一扔就算是安顿好了,剩下的活儿自有人去做,他们小夫妻赶紧蹭一顿晚饭即可功成身退。
    正摸着床准备铺自己床单的顾奶奶连忙从屋里蹦出来,指着向羡予的鼻子急切地问:“对对对,老二家的,你做晚饭了吗?可别饿着我大孙子。”
    林丹丹半掩着唇咯咯轻笑:“奶奶,怎么是孙子呢,文翔才是大孙子,我这肚子里的是曾孙,顾家的头一个。他啊,一准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吃货,你看都把我折腾得这么胖了还成天觉得饿。”
    “哎,能吃是福啊,白胖的才好!”顾奶奶一脸慈爱的拉起林丹丹的手,反客为主往餐厅走,同时还左右张望询问饭菜在哪儿。
    见向羡予没准备晚饭她橘皮似的老脸皱得更厉害了,用鄙夷乃至于指责的语气抱怨:“老二家的你怎么还这么懒?连饭都不给我儿子做。你看看,害我们曾孙子都没得吃。”
    “吃吃吃,吃死了该多好?撑不死你!”文静默默侧脸又瞪向了始作俑者林丹丹。
    “嗯,我们这不是才从外地回来么,没来得及做。那今天就——出去吃吧,给奶奶洗尘,顺带恭喜一下文翔夫妻,他俩的喜酒咱们不是在外地没去成么,补上补上。”一家之主顾建军叹了口气,表态做了结案陈词。
    他们没去参加文翔婚礼一直用的是在外地做生意办事赶不回来为借口,如今没做饭用上居然一点也不违和。
    六个人出去吃饭,林丹丹挺着肚子显然是不乐意走路的,必须开车,顾建军左右一看指着文静道:“静静,你把车开上载文翔他俩,奶奶跟我们走,就去金鑫广场吃那个什么菌汤锅。”
    “我?”载那俩小贱人?文静眼睛鼓了鼓,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