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杷棠谈颐亲撸腿ソ瘀喂愠〕阅歉鍪裁淳拦!
    “我?”载那俩小贱人?文静眼睛鼓了鼓,也没法,只能认栽,血缘关系高于一切谁让那是奶奶,是自己爹的亲妈。
    她一路沉默着开车出去,后排那俩人叽叽咕咕说什么红包喜钱一概不搭理,就当耳聋了没听见。
    当林丹丹挺肚子秀恩爱、秀自己快要当妈妈,暗暗讽刺文静还没着落时,文静差点火山爆发直接蹦出一句“谁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他爹究竟是谁”。
    这句话在她嘴边打了三五个转儿,正打算说出来,恰好此时已经驶近菌汤锅看见了那大招牌。
    灌了一肚子气的文静这才意识到一件事,她方才是想要回家拿衣服的,而且,之前还跟印小青约了来吃汤锅哪!
    算算时间,他差不多也该到了。
    刚一想到印小青,正停车的文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你到了?我这刚到在下面停车,哎,刚才回家遇到点事儿,真是一言难尽,”文静磨磨蹭蹭铺垫了点开场白,等顾文翔和林丹丹手挽手走远之后,她才赶紧对未婚夫实话实说,“我奶奶来了,要在家里住,被林丹丹和顾文翔撺掇过来的,这会儿就准备在菌汤锅吃饭。对对,他俩也在。怎么办啊?哎,之前也没讲过咱俩订婚,今晚我肯定也没法回去住了。”
    “怎么,她连你是不是夜不归宿也得管着?”印小青暂时还没能get到要点,只哀叹自己的福利被无情剥夺。
    文静长叹着解释道:“被骂不自重倒也无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可我不敢走啊,走了顾文翔就得住进去了!”
    “啊?!这样啊……那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印小青顿时无语。
    在二楼临窗坐着的他一面和文静说话,一面抬步往楼梯口走去,远远地就看见了顾父顾母正搀着一位有点驼背但步伐还算利索的老人走来。
    他赶紧迎了上去,打算假装偶遇去蹭一顿饭吃。
    他俩才刚订婚正甜蜜着,如果只为了瞒着顾氏老家人不想被打搅,却弄得小两口连面都见不了,那也太残忍太不合常理了。
    印小青琢磨着,实在没法的话,该说的也得说。他可不想做什么“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至于顾文翔,好好琢磨一下自然能找到应付他的办法。当然,暴露订婚这事儿时间上可以有那么一个缓冲。
    这人啊,就不能撒谎,一旦开始说第一个谎言,后面要么撕破脸丢个人,要么就得进行一连串后续圆谎活动,譬如已经说了在外地不能回来参加婚礼,那就不能是同时闺女订婚,只能把那时间往后挪挪。
    印小青琢磨着那他此刻和文静的关系应该是,正在谈恋爱?哎哟,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
    片刻后,文静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了印小青洋溢着无限热情的说话声,不是对她而是对爹妈说的。
    “哎,伯父伯母你们也来这儿吃饭呢?静静在吗?真巧了,我正想约她今晚看电影,你们可千万得帮帮忙说点好话——追她可真难,好不容易正式谈恋爱了吧,她还嫌弃我加班多,跟我闹别扭。”一句话的功夫,印小青就把谎话掰好了,对方只需要点头默认。
    常年做生意脑子特灵活的顾建军秒懂,在向羡予还没反应过来时就一把握住了未来女婿的手,应诺道:“哦哦,是小印啊,行行行,来,一起吃饭。静静她大概在停车,待会儿就会过来。”
    说完还指着老太太给做了介绍:“这是静静的奶奶,你也喊奶奶吧。嗯,妈,他是静静的男朋友,一年轻有为的医生。”
    “男朋友?嚯,她退婚后这么快就又找对象啦?哎哟,这长得好就是不缺男人,啧啧。”顾奶奶神情中满满都是不屑与鄙夷。
    这老太太先前被向羡予甩脸子,又被文静嘀咕顶撞,心里还有气,再加上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占了老顾家财产不肯给文翔的)孙女,因此这张口就是拆台的话。
    结合那表情动作,听起来就像是在说文静是破鞋而且还特别不检点。
    印小青感同身受,差点被气笑,或者说,他此刻已经笑了,风轻云淡温文尔雅,却暗含无限嘲讽的笑。
    好在他是从头至尾旁观了文静和贾思真、林丹丹的一番折腾,也亲身领教了顾文翔是多么的恬不知耻,还曾见识过大伯母的无赖撒泼……
    不然,这盆污水还真真得被老太太给文静泼实在了。
    一瞬间,印小青觉得他此刻就像是需要勇斗恶龙的骑士,需要和老巫婆干一架才能成功解救美丽的公主。当然,打架他是不会的,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么,也只能在言语上取得优势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前提是,农村阿婆得听得懂他说的话。
    “退婚的事儿,我知道。退得好,不然我怎么能有机会幸运的和静静在一起呢?”印小青琢磨之后笑着对顾老太太这么说,给足了文静面子。
    说完他又看向落后一步跟着走来的顾文翔和林丹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微微翘起唇,若有所指的淡淡问道:“我知道的事儿还不止这一件呢,你们说,是吧?”
    一瞬间,顾文翔和林丹丹脸都开始有些泛白发青。
    前者是瞧见印小青就想起对方曾看见他被顾文静暴打,还一串串的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话洗涮人,记忆太丢人,看见对方就难受。
    而林丹丹则是想起了这人是她想假摔讹诈文静的目击证人,更可怕的是,他还是自己建卡医院的医生!
    这医生之间肯定是相互间有来往的,他会不会知道自己曾经打过胎,会不会知道自己预产期时间不对?

  ☆、第59章 有仇报仇

印小青也没多话,问过之后即点到而止。
    一行五人随即要了个包间就座,文静则在楼下给老同学打七八个电话,直至点菜结束汤锅上桌这才姗姗来迟。
    此举自然引来顾老太太不满,张嘴便斥责她“没规矩”、“不像话”、“没家教”……
    文静沉着脸没吭声,顾建军看女儿受委屈心里不好过,急忙赔笑劝说:“妈,别生气,这城里人多车多,静静肯定是找不到停车位才晚来一步。”
    “没错没错,是这样的。我们上来时她就在找地方停车。”顾文翔与林丹丹也跟着点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帮腔。
    威胁后的好处便是,余下来的就餐时间里顾文翔、林丹丹二人看碟下菜分外老实。哪怕顾老太太尖酸刻薄三番两次针对文静,他俩都能东拉西扯的帮忙挡回去。
    文静一开始默默吃着,而后渐渐觉得他俩神色总有那么点不自然,处事态度也显然不合常理。
    “这是咋的?怎么感觉她在讨好你呢?”她借着服务员上菜的时机侧身附耳,如此询问。文翔不想和印小青对视的原因倒挺分明,不外乎就是面子上过不去而已。
    “或许是,心虚?”印医生耸了耸肩,随即他就看见文静露出了讥讽不屑的笑。
    “爸妈,你们还记得我有个叫王思奇的熟人吗?那个和贾思真名字有点像的,”文静忽然提及了一个子虚乌有的熟人,不等爹妈搭白又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那家伙抢劫伤人进去了呢,上半年的事儿了,据说判了二十年!”
    “唷,他这是抢多了还是伤人比较重,二十年可判得不轻。”顾建军显然从没听女儿提过这人,但并不妨碍他做个合格的捧哏者。
    “说是组织了黑社会团伙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总之,这人这辈子算是彻底毁了。”文静一面说着一面侧目瞟向林丹丹,果然见她脸色越发难看。
    顾老太太听到这里哼哼着又开始冷嘲热讽:“说你没家教你还不承认,看看这都交的是什么朋友?!”
    “哎,这不是那王思奇他有个女朋友么,听说怀孕了呢,可惜却见不着亲爹只能找个后爹咯——我看到嫂子肚子就想起来了。”文静脸上带笑,嘴里却丝毫没客气。
    她本来不欲和林丹丹过多纠缠,也有想看戏看狗咬狗的意思,因此之前瞒下了那顶绿帽的事儿没跟顾文翔说。
    如今,文静看到奶奶被林丹丹忽悠来自己家折腾,一肚子火儿没处泄,就想立刻报复回去。
    她是个直性子的人,有冤有仇绝对当场就想报,受不了磨磨唧唧忍过夜回家哭的作风。因此,文静方才赶着辗转找人打听了林丹丹孩子真正爹的名字,打算即便没证据也要狠狠恐吓对手,最好是吓得她投降为了不被继续打击报复赶紧把老太太弄回去。
    不得不说,她和印小青不愧是未婚夫妻,连对贱人出手的方法都一模一样。
    而且,文静毕竟和林丹丹当了多年朋友,知道这厮是个欺软怕硬的窝里横,小心机有、大智慧无,要真杠上了本就理亏的她一准会退缩。
    “诶,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呸呸呸,简直不吉利!”对此一无所知的顾文翔在夹菜的同时摆着手,说着文静的不是,心里却完全没把这旁人的“故事”当一回事儿,丝毫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其中的配角。
    而在故事中米分墨登场的林丹丹听了文静语焉不详话,只觉得秋天里待空调房脑门都起了薄汗。
    这世上,果然是没什么绝对的秘密,她以为即便文静隐约能猜出自己孩子生父可能不是文翔,那也不可能知道究竟是谁,谁曾想,居然连名字都爆了出来……那,这秘密还能瞒人?恐怕早就人尽皆知了。
    正这么想着,林丹丹忽然觉得下腹出现了一波针扎似的抽痛,这痛来得特别突兀,没有任何征兆,以至于她双手猛地抽搐了一下。
    随着“哐当”一声响,林丹丹手中的筷子顺着她凸鼓的肚腹滚落在地。
    坐在她斜对面的文静和印小青同时看了过来。
    出于妇产科医生的职业习惯,印小青微皱眉头开了口:“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
    文静则立刻瞪了眼在心里连呼“卧槽”——这家伙,该不会是要生了吧?!

  ☆、第60章 受伤了

“腹痛……下腹,像来例假。”林丹丹在听到印小青的询问后立刻做了准确回答。
    此时此刻,对方在她眼里再不是讨人厌文静的男朋友,而是她的救命稻草,毕竟是省妇幼的医生哪怕是男的,那也能帮上忙!
    “频率多少?多长时间痛一次?放松,别紧张。”印小青直接起身快步走到了林丹丹身边,在说话的同时把手表放在她眼前示意记数。
    至于疼痛的程度,只看林丹丹那难看到极点的脸色以及额头的冷汗,印小青就知道这腹痛挺厉害,根本就无需再询问。
    因林丹丹有讹人的前科,文静一开始还在琢磨这人是真痛还是假痛,见她脸色实在是难看并且印小青也神色严肃,这才确信她是真不舒服。
    一时间,文静也有些紧张。她确实看不惯林丹丹,心里一股气堵着一直就没舒坦,可也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威胁闹出什么大事儿来,实在是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而已也能逼得她紧张至此。
    从前文静一直以为按现今的医学发展程度、医生技术、医疗条件,那女人生孩子不外乎就是痛一痛,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那日雨夜遇到印小青讲诉那产妇大出血的事儿,她才知道哪怕是在大城市一流医院生孩子,同样也是在鬼门关上走一遭。
    如果林丹丹有个什么万一,文静觉得她会内疚。厌恶归厌恶,可并不是这人做了小三抢了她前未婚夫就活该去死。
    她曾经想过林丹丹迟早要遭报应,但文静设想的报应内容,无外乎是被抛弃、年老色衰没人要之类,道德败坏活该受罪和赔一条人命那是两回事,说到底,哪怕她嘴硬手也快,但骨子里依旧是个善良姑娘。
    在默默的等待中,直至文静觉得自己心跳都快奔上高速公路之后,这才等来林丹丹的回答。
    “大概,五分钟一次?似乎不痛了。”在疼痛的间隙她觉得舒服挺多,说话利索了,脸色也渐渐不再铁青发白。
    见林丹丹情况有好转,旁观的众人跟着松了一口气。
    谁知还没等上两分钟又听得她一声叫唤:“啊——又痛了!”
    这一声唤,惊得文静嘴角一抽,文翔扑到了林丹丹脚边紧紧握住她的手满脸焦急,顾建军则心里有些不舒坦,怕在自己请客时大哥家的媳妇出事,那他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坐在餐桌另一端的顾妈妈也有些紧张的站起身,顾奶奶则开始“阿弥陀佛、菩萨保佑”的反复絮叨。
    全场此刻就属印小青最冷静,因为平日里早就见惯不惊。
    在确定林丹丹的腹痛每次都持续十五秒以上,较为剧烈,且频率约莫为十分钟两次之后,他指了指对方那圆滚滚的腹部,问:“我能摸一摸吗?”
    顾文翔面露难色,他可不想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摸,文静见状哼了一声直言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犹豫,他又不是想故意占便宜。”
    “好好好,听医生的!”文翔一头汗的让出了林丹丹身边的位置,帮她撩开一角让印小青伸右手探进去待了约莫五分钟。
    在探察具体情况的同时,林丹丹若有所思的问:“我前两日觉得分泌物有点多,腰也比较酸,这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清亮的液体分泌物?一阵有,一阵无,多的时候会浸湿内裤?你没去医院检查?”印小青见林丹丹先点头又摇头说没去医院,很是无语。这很有可能是胎膜早破,用试纸一测就能知道是不是羊水,居然能心大的一直没去医院。
    文静一看印小青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在一旁解释道:“他俩办婚礼呢,去不了省妇幼。”
    印小青轻轻上推胎头按压宫底,得知又有液体由□□口流出,让文静帮忙看后得知那分泌物无色无味,他立即站起身道:“还能走吗?去医院吧,现在就去。”
    “怎么了,这是?!”顾奶奶满面焦急的直跺脚,“我的曾孙子没事吧?”
    印小青用比较通俗的语言简短解释道:“是宫缩引起的痛,初步怀疑有胎膜早破后的先兆早产迹象,需要尽快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可能得保胎。”进医院是必须的,他此刻也只能简单问诊,没卫生条件连内检都做不了。
    或者说,就算能做内检看有没有开宫口印小青也不打算揽事儿上身,作为妇产科男医生,他绝不看熟人,免得事后见面尴尬。
    “哎呦这可怎么办!”顾奶奶一面念叨一面瞪向文静,张口就想要骂她乌鸦嘴、丧门星,转念想到她的医生男朋友正在帮忙,这才把一串话给憋了回去。
    与之同时,听了印小青的看诊结论林丹丹立刻想到了当初刚怀孕时几个不同医生说的话。她之前有过四次人流两次药流,几乎每个知道实情的妇产科医生都说这有可能导致流产、早产,让她平时要注意休息、控制情绪,避免引起子宫收缩。
    林丹丹却觉得自己身体还挺结实,刚开始有点提心吊胆,后面一直没事也就渐渐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此刻听印小青一说,顿时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哦,好好,那我想先上个厕所。”林丹丹在被顾文翔扶起来后有些尴尬的如此要求,她这月份大了总是尿频尿急,一紧张更是觉得憋不住。
    “小解?如果是便意那一定忍住了不能乱来,生产的感觉和那个很像。”在林丹丹由文翔扶着去包间洗手间时,印小青如此善意的提醒,尽管这话很囧,但也不得不说。
    他有点担心这林丹丹会一不小心把宝宝生在马桶里,因为据文静所说,她最近几年陆续人流过好几次。
    “人流太多次是不是会很容易早产?”在那两人离开后文静忍不住悄声问着,她和印小青心有灵犀一点通,想到了同样的问题。甚至,她还想起了舒冰说的,林丹丹不敢打胎的原因是有医生说再打胎很可能以后怀不上,这即是说情况很不乐观吧?
    “嗯,手术时宫颈会被扩张导致其内口松弛,再次怀孕之时前羊膜囊楔形入宫颈,导致胎膜受力不均匀,这位置的胎膜受力增加容易破裂,胎膜早破随即又将导致宫内压力降低,诱发宫缩导致早产。”印小青如此回答着,两人正说着悄悄话,忽然间又听得洗手间传来一声惊呼。
    “破,破水了!怎么办啊?”顾文翔跌跌撞撞的跑出来扑到印小青身边,拉着他胳膊满目惊惶。
    听着林丹丹从隔壁传来一声接一声的痛呼,据说是已经滑倒在地起不来了,印小青脸色顿时也难看起来。
    看这情形林丹丹绝对得早产,根本没法保胎,而且整个生产过程会充满风险。
    孕二十八周零几天生出来的孩子心肺发育不健全,能不能活是两可之数,必须得在出生的第一时间由新生儿科急救。
    更何况,多次人流手术还可能损伤子宫内膜,如果导致底蜕膜发育不全,胎盘为了获得更多供血可能扩大其面积延伸至子宫下段,甚至覆盖于子宫颈内口,形成前置胎盘,这种情况下早产很容易导致大出血。
    “这,这该马上送医呢还是打120或者就地接生?”文静一脸茫然的看向印小青。谁知他也是眉头皱着满腹纠结。
    就地接生是绝对不可能的,没那条件,何况这里距离省妇幼也不远并且那也是林丹丹的建卡医院,驱车过去算上出门取车时间也顶多只需半小时。
    他纠结的是喊救护车略有点耽误功夫,可万一在送医的半路上出事儿,他和文静担不起这责任。
    文静见印小青没第一时间吭声,立刻明白了他在计较什么、犹豫什么,自行送医风险太大这浑水可不好趟。
    所谓医者仁心,可再仁义的医生也不是傻子,当初林丹丹什么事儿都没有就敢假摔讹诈人,如今她是被自己又气又吓的早产,若有一丁点儿不好,那印小青即便是善意帮忙也肯定会被纠缠。
    就这犹豫的不到一分钟时间里,站在一旁阿弥陀佛中的顾奶奶心急火燎的冲进洗手间,一眼便看见孙媳妇满脸煞白的侧躺在地上捧腹叫唤、抽泣,隐约还能看见她裤头间已经湿漉漉的有了明显水痕。
    老太太顿时火大,回头就冲文静等人怒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送医院啊!”
    “……她都不能自己走了,是不是得叫救护车让担架来抬?”文静试探性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她本意是想给印小青一个台阶,谁知不吭声还好,一搭话就把焦急中的顾奶奶惹得暴怒了,张嘴便劈头盖脸的骂道:“就是你这丧门星惹的祸!我家好好的孙媳妇非得跟什么做牢的人比!你吃饱了撑的没话说?!”
    这人在激愤时常常不由自主挥手跺脚,手边有什么东西也可能顺手扔出去。这餐馆的洗手间门口,恰恰好放着一小盆绿萝,养在鱼缸似的圆乎乎透明玻璃瓶里,顾奶奶手一扬,那东西就直奔文静脑门而去。
    前脚还在说送林丹丹去医院,后脚她就扔花盆砸人,这动作实在是来得突兀,大家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甚至包括文静也愣了愣神。
    直到花盆砸到眼前时,她才在发呆中由着习武的身体本能躲了躲,可惜反应慢上半拍,不仅当头被泼了一盆水,那玻璃缸子还擦到了脸。
    更倒霉的是,这绿萝玻璃缸上原本就有一处缺角,店家大概是不想浪费钱换新的,只将其躲在绿色植物之后靠墙一面做了遮挡,被扔起来时恰恰好砸在文静眼角。
    刹那间,文静只觉眼前黑了一瞬,而后便觉得左眼有些木木的发麻,视线中也出现了一块黑斑。
    “静静!”伴随一声惊恐中近乎带着凄然之音的喊叫,文静侧目便看见妈妈冲自己扑了过来,原本以为只是被盖了一脸盆栽植物的她这才有些疑惑的抬手一抹眼角。
    湿答答黏糊糊的……她埋头一看,赫然发现自己摸了一手血。

  ☆、第61章 报应

看到女儿受伤向羡予当场就差点飙泪,印小青也是在震惊之后异常心痛,他见面就约莫觉得这老太太像是个泼妇,却没想到她杀伤力如此巨大!
    两人几乎是同时扑到了文静身边,一左一右将她搀扶。
    “静静你闭上眼,有我在别怕。文翔,打120送你老婆去医院,我要带静静去看医生。”印小青这回无需犹豫就立刻将林丹丹那包袱扔了出去。
    文静伤的可是眼睛,不比那要早产的轻松,身为男人居然连自己女人都不能保护,已然该死,如果还犹豫着不把她放在第一位那更说不过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啊啊啊,可丹丹她好像快撑不住的样子……”顾文翔看见印小青搀着文静往包间外走,顿时有些心急,恨不得扑过去拽着把这妇产科医生留下。
    “生孩子没你想的那么快,第一产程从规律宫缩到宫口全开初产妇平均需要11…12小时,哪怕是经产妇也得6小时左右,从这里叫救护车去医院,最慢也能控制在一小时内,来得及。我这会儿没空。”印小青头也不回的这么说。
    虽然也例外情况,有的产妇上个厕所的功夫都能把孩子生出来,但这话此时此刻他绝不会提。
    “走走走,赶紧着。”顾建军也跟在了三人身后,催促着印小青,让他别在耽误时间。
    一想到自己宝贝女儿很可能破相甚至影响视力,顾建军脸色不由铁青,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若不是打人的是自己亲妈,他真是恨不得举起手边椅子锤过去。
    顾老太太见自己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