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而后,他俩心造不宣的双目对视浅笑,继而窘迫中又带有无限期待的携手上楼。
    在走到自己那间卧室门口时,文静已然心跳如擂鼓,刹那间脑海中盘算的年头竟然是:楼上两间房,就她这间是双人床,印小青肯定得跟着进来,只能跟着进来,那,那我该怎么办呢?
    她在紧张之余急中生智,学着才看的小说中的情节,双手一垂,任由肩臂上搭着的奶白色镂花针织长披肩往地板上缓缓滑落,而后手臂微抬,细长手指直奔印小青领口黑圆纽扣而去。
    书上写的,男女主角在卧室门口就开始把衣物饰品一件件的往地上扔,而后无牵无绊的温热顺滑的……坦诚相待,步入夜的怀抱。
    事与愿违的是,当文静哆嗦着手指尖差一点就解开印小青的第二颗纽扣时,忽然被他抓住了手。
    “我,我去漱口、洗脸。”每天餐后睡前必须漱口不然根本就没法合眼的印医生,说完这句话便落荒而逃。
    “……”文静默默无语瞪视着未婚夫的背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进击的她顿时像霜打的茄子——焉了。
    简直日了狗了,你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啊?!
    文静气得跺脚,呆愣了半晌后只得也跟着去洗漱——那什么的时候总不好他干干净净自己却带着黑胡椒味儿吧?
    少顷,等印小青从卫生间再次倒转回来时,文静已经裹着浅蓝色的薄被子躺在了床上,还冲他顽皮的眨眼。
    在昏黄的小夜灯映照下,一只玉臂从被窝中慢慢伸出来,伴随轻笑食指勾了勾,她就这么魅惑万千的侧脸调侃道:“来嘛,英雄。”
    她以为印小青会热情似火的扑过来,或者潇洒帅气的走过来,或者扭扭捏捏的挪过来……
    谁曾想,他居然走两步一弯腰的依次拾起文静扔在地上的披肩、睡衣、内衣、发圈,走到床脚停下,折衣服!
    一面折衣服还一面婆婆妈妈的嘀咕:“衣物不要随便扔地上,要叠起来放好,随时收拾着房间才不会乱。”
    看印小青那磨磨蹭蹭的龟毛样子文静差点呕得冒火,然而见他一脸认真,却能感受到这一番举动绝非逃避而是本性使然。
    ……真不愧是,处…女座。
    文静欲哭无泪,无言以对。
    这个小插曲完全破坏了她之前努力营造的浪漫氛围,坏处是激动而期盼的心情也随着漱口叠衣服悄悄溜走,好处是,哭笑不得的呕气之后,自己似乎不太紧张了。
    叠好衣服搁在五斗橱上的印小青一抬头便看见文静鼓着腮帮瞪向自己,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说尽好话后才得以近身。
    紧接着,两人心慌意乱又手忙脚乱的开始演绎下一幕,序曲。
    印小青不愧是面冷心热细致温柔的优秀青年医生,在最初三五分钟的窘迫紧张之后,他很快便调整好呼吸的频率,掌握了节奏。
    滋润、托举、拓展、探查的动作相当娴熟,与妇检类似,几乎就只差一双无菌手套。
    在接触到冷冰冰液体的一瞬间,文静下意识的缩了缩腿,呲牙发出了“啧”一声轻唤。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疼?”印小青立即停止了动作,关切询问。
    “……没,没有啦,”文静有些尴尬的吐舌一笑,“我就只是,觉得好像有点东西进去的感觉,嗯,也不疼,条件反射随便叫一声而已。”
    因对方脖子以下都埋在了被窝里,她看不见究竟是在干嘛,回答之后见印小青垂眼轻笑,她还挺乐呵的继续问道:“这就,进去了?不会吧?没什么特别感觉啊!”
    难道是我天赋异禀?哎,太宽松会不会让人觉得不够舒服?要不我缩缩肌肉群?文静立刻天马行空似的胡思乱想起来。
    “hehe,怎么可能(这么细!埋汰我呢?!),两根指头罢了,”印小青这回是真的笑了,“查探一下关键点的位置、厚薄、弹性而已——怕待会儿伤到你。”
    “啊!手指?伸进去那不是……用指头弄破了?那怎么可以啊,我辛辛苦苦保留了二十几年纯洁的灵魂≥﹏≤!那那床单上毛巾也忘了铺一张,可别弄脏棉絮了。”文静一脸崩溃表情,她还以为对方只是在边缘转悠一下而已。
    相对的,印小青也是满头黑线,无语垂询:“你以为那什么膜是怎么一回事?像酸奶盖子吸管一戳就破裂,然后明显出血继而浸湿床单?”
    “那肯定不是。”印小青见文静连连点头,一时间有些犹豫他这接下来该继续科普还是继续那什么,良宵一刻值千金呐!
    紧接着,他立刻鸡汁的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是不是生理卫生课没认真学,根本就不知道人的各个器官的名称形状和功能?”印小青如此询问,果然看见文静点头。
    在这年月大河蟹背景下,能有真正的生理卫生课才见了鬼了。
    “那我给你讲讲吧。”印小青脸上挂着期待的笑往前靠了靠,几乎以俯卧撑的姿态与文静更亲昵的贴近了距离。
    而后,印医生从被褥之中摸索着,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慢条斯理往该去的方位引导。
    “这是什么你知道的,现在处于沉睡后逐渐清醒的状态……你这个也有学术的称谓……它就像一块薄橡皮,有弹力,并且通常情况下,它并不会完全覆盖在入口处,而是留有一定的余地,并非你以为的那样完全不能碰触,有的橡皮开口较大并且厚薄适中弹性较好,经过适当的滋润可以很轻松的顺利拉伸,只要动作不那么粗鲁,不出血也是很有可能的,即便是出血也不可能弄湿被褥好么?”
    在轻柔抚摸的同时,印小青一面耐心讲解一面“不怀好意”拉着文静进行羞羞答答的实践操作。窗外夜色正浓,雨声淅沥,树叶的沙沙沙声似乎完全遮掩了室内两人的呢喃低语,制造出一处让人莫名心安又极易全身心投入的静谧空间。
    情之所至,即便是印医生这种惯常很是冷静的人,一时间也不由心跳加速挥汗如雨……
    如此这般,并无经验的两人顺利共赴巫山,在“感悟生命大和谐”这一课题中进入到了中级阶段,得到了前期甜蜜的收获。
    在温柔试探与学术至学究的叩门而入后,接下来便需要高歌一曲“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了吧……

  ☆、第67章 领证加驱赶大姨妈

因印小青苦苦专研妇产科医学技术很多年,加之原本就心细且面冷而温柔,因此即便他是个初哥那什么技术也相当娴熟。
    不知不觉间就叫文静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如坠云端……
    半晌之后,忽见印小青停下了动作,在小夜灯浅浅的光线中文静见他一副餍足模样,不由问道:“结束了?为什么没有一股热浪的感觉?”小~黄~书上都这么写的啦。
    “呃?……”小青默默无言,这问题的答案他真不知道。他相当自律又有洁癖少有那什么的时候,更何况也不可能自攻自受不是,怎么可能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感觉。
    在文静的疑惑中,印小青喘着气缓缓起身后,还没等他想出恰当说辞,又听她朗声惊呼道:“哎哟妈呀,像戳破的流沙包,我的床单啊啊啊!”
    “……我洗。”印小青在递出一叠抽纸的同时哭笑不得赶紧包揽了这活计。
    “那倒不用。有洗衣机,我也很闲,”文静很是善解人意,随即却又委屈的控诉,“你没穿袜子!我都忘了。”
    此袜子当然并非是字面意思,然而印小青秒懂,轻轻抚着未婚妻的额发笑道:“我明天值夜班,后天就能去民政局。如果有了,留下就好。”
    “可是,没做优生优育孕前准备啊!不是得提前吃叶酸什么的么?孕前体检也没做。”文静满腹牢骚,面露苦恼神色。
    说话间,她见小青似乎有些疲惫的模样,赶紧往旁边挪了挪,让他就在自己身边躺下休息。
    “你去洗澡吧,我换一换床单。这湿漉漉的样子怎么睡?”说话间印小青就打开了卧室顶灯,室内顿时一片敞亮,女汉子难得一次流露出的旖旎风情被亮堂堂的灯光通通驱散殆尽。
    “……”裹着被子的文静此时此刻内心是崩溃的,表情是凝重的。
    按照程序,那啥后不该亲昵甜蜜的相拥而眠直至天亮,而后先睁眼的那位数对方眼睫毛顺便再偷吻之类的吗?撵我速度起来换床单是什么鬼!
    印小青还以为她在纠结体检和叶酸的事儿,一面殷勤的帮文静披睡袍,一面不厌其烦解说道:“你应聘缇丽雅的时候不是做过很多项检查吗?似乎之前也做过婚检,几个月而已结果还有效。你这又是长期坚持锻炼的职业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至于叶酸,营养充足饮食健康的都市人一般来说是不缺的,现在开始吃或者得知怀孕后吃都行。”
    见他在解说的同时,当真弯腰铺床单,文静背转身露出了一个惨不忍睹的表情——果然是洁癖直男癌!睡都睡了还有闲工夫搞卫生,不该趁热打铁好好温存嘛?难怪长得这么帅却一直没女友,简直了!
    文静长长一叹,抄着手进了主卧卫生间沐浴,花洒下淋热水的同时她顺便做了几个深蹲,还原地蹦跶了一小会儿。
    心道:千万别这么快就奉子成婚,工作那边还在等我回去呢,不满23岁就火速闪婚、闪孕、闪当妈……这简直无法想象。
    她希望别有小蝌蚪去找妈妈,至少得等自己真正结婚且办了酒席之后,再将这问题提上议事日程,因而人为的想要阻止一下。
    至于紧急避孕药,听说那东西伤身,而且不少人吃了依然会怀孕,这万一不小心怀上了还得去纠结孩子到底能不能要……文静哪怕只想想都觉得头大,因此她并没有打算尝试,甚至,也没去向印医生求证这一串“听说”的真实性、可靠性。
    文静认为,和自己期望相反的是,印小青看起来似乎是希望立刻要一个宝宝,或许是因为他年纪不小了的缘故。因此她不想说出来让他困恼。
    不然,像印小青这种心思细腻处_女座、记忆力一流的医务工作者,真会不小心忘记“穿袜子”?总觉得不大可能。
    她正悄悄躲厕所干“坏事”,忽然听见印小青在外面敲门,吓得文静脚下一滑差点跌倒。
    “你家之前是不是养了一只狗?”印小青忽然想起了这问题,虽然定亲后压根儿就没在顾家见着那狗,但他此刻也忍不住问了文静。
    “有啊。被外公外婆抢啦,他们说自己寂寞狗狗又很乖很亲人,前阵子带过去了。”文静一面冲洗一面回答,满脸无语。
    “它喜欢到外面玩吗?譬如和野猫?它打过弓形虫疫苗吗?你有没有得过弓形虫?送狗走之后检测过吗?”
    “喜欢啊,每天都要出门两次!”文静想到自己家的大笨狗,忽然就在洗手间里面捂嘴而笑,“它呀,经常被野猫揍,白瞎了那大块头,看起来很可怜呢——可惜这后面不能天天见咯。”
    至于弓形虫嘛,那是嘛玩意儿?文静简单清洗后出门来往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床单上一躺,准备就寝。
    当她正欲和同样沐浴更衣后的印小青,在被窝里手牵手、头碰头再说点什么情话时,却听他很煞风景的又开了口。
    “弓形虫是一种寄生虫,主要存在于猫粪便里,孕妇若是在孕后感染的话……很可能导致流产、早产、畸胎,总之,这个有必要检查一下。”
    “大晚上的,换个好听点的话题行不?”文静彻底无语的如此要求。
    印小青见未婚妻语气不好,赶紧从善如流换了话题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纱照?中式的西式的?活泼、性~感、保守、雅致?或者别的?咱们琢磨一下是找大的影楼或者特色工作室,或则干脆只找摄影师和化妆师?”
    在说话的同时,他还灵机一动轻轻挠挠文静的手心,空气中似乎都凝固着暧昧气息。
    “嗯,这个我得好好想想!一辈子就一次必须高端大气上档次,必须挑个好的。”文静这么说着。
    稍后,两人在无任何风波的清新和谐氛围中,领了结婚证,正式成为了夫妻。
    为这可喜可贺的事儿,印小青还终于破戒,在文静的要求下一同尝试了烧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实在是太好,他居然吃得美滋滋乐呵呵的!
    紧接着,在余下的几天里,文静当真付诸于实践开始认真挑选影楼。
    然而,还没等看得眼花缭乱的文静选出最心仪的合作单位,她忽然留意到一件事儿。
    自己一向准时的大姨妈已经迟到了两天!

  ☆、第68章 忐忑不安来验孕

彼时文静正由闺蜜舒冰陪伴着,在中学同学石磊的摄影工作室看客户样册。
    这位蓄着小胡须梳着长款莫西干发型,身穿雅痞西装脑门上刻着“潮人”二字的家伙,其实学的是服装设计,但出于对各色美人发自内心的爱,成了业内小有名气的人像摄影师。
    石磊从前一直玩的商业摄影,后来无意中帮大学同学拍了一次婚纱照,火了,私下订单络绎不绝。
    虽说通常情况下婚纱摄影收益不及前者,但闲暇时做为单身狗的他偶尔也会接点熟人的单子,感受一下对方新婚的甜蜜,借机沾点喜气。
    这不,顾文静和舒冰慕名找上门时他亲自接待了,还兴冲冲开了电脑点出客户的样片给她们看。
    “文静你要拍那我肯定亲自抄刀,绝没二话!呃……你老公,长啥样?”石磊盘算着如果男的丑他就多拍新娘单人照,或者尽量不让新郎露正脸。凭她那堪比专业模特儿的身材相貌,怎么拍都不可能难看咯,等出了成品肯定特能招客户。
    文静就不是个谦虚客气的人,加之和石磊关系不错,不用假惺惺的说奉承话,立马回答道:“我男人,比你高比你帅。”
    “……”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的石磊沉默了三秒,而后拍着胸脯回答,“我是靠实力说话的经济适用男,不靠脸吃饭。”
    “她老公是首都医科大本硕连读毕业,也不用靠脸吃饭,哈哈哈。”舒冰在一旁大笑,把石磊噎得又是一叹。
    “好吧,你俩郎才女貌行吧?来,看看样片儿琢磨一下想要什么风格的婚纱照。”说完石磊就打开了电脑里的文件夹把图片弄成超大图标,让文静自己看。
    “我想要很大气华丽的,嗯,可以动感一点,萌一点。这种全是室内布景坐着不动的看着木楞,”文静在说话的同时,指着一张新娘坐钢琴前,新郎旁观的照片举例说明,又笑了笑,“个人爱好,不是说你拍得不好啊。”
    “知道知道,你从小喜欢运动,不然也不会考到体院去,”石磊不在乎的摆摆手,随后解释道,“这新娘是怀孕了又不想把结婚照拍成孕妇照,要挡小肚子才选了一些特定的构图。”
    这话一说完两人就看见文静呆愣当场还隐约露出了雷劈似的表情,舒冰一拍她肩头,奇怪的询问:“怎么了?”
    “突然想起来,我姨妈迟到了两天。”文静大大咧咧当着男同学的面儿也顺口将这句话讲了出来。
    “哎呦,那可真是……恭(shen)喜(qiang)你(shou)啊!”舒冰是知道文静新婚没几天,这么快就怀孕那可真叫一个神速。心道,那印医生看着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如此牛掰。
    “啊?”不会吧,我又不是那什么“瞪谁谁怀孕”的吉祥物!石磊略有些崩溃,因为样片儿里的新娘也是预约之后才忽然发现怀孕的。
    “那,我先看看到底有没有怀孕吧,如果怀了等问了我老公再决定什么时候拍照,到底怎么拍。”说完她就急匆匆的拎包准备告辞,起身时还满目纠结的看了一眼照片中那端庄坐着的夫妇。
    这会儿天越来越冷了,万一有宝宝就得考虑会不会感冒、会不会太累,说不准也得跟这人一样全是室内坐姿或回眸一笑那种不露肚子的……唉,杯具!
    文静说是不想这么快当妈妈,但此时此刻一想到自己可能怀孕,她从始至终都没盘算过不要他,而是立刻进入了准妈妈状态,第一时间就开始考虑怎样不会伤害宝宝。
    “那我们这是,去买早早孕试纸还是直接去医院验血?哎哟,你别开车了我来吧!”走出位于郊外的摄影工作室往停车处迈步时,忽然跟着一同紧张的舒冰差点没伸手去搀扶文静。
    “得了吧,你这运动神经不协调的,声音都在抖了还能开车?别把我俩一起开池塘里去咯。走,回去先买试纸看看——真是的,我都不紧张你抖什么抖啊?”文静笑着拉起舒冰的手,直接把她塞进了副驾驶位置。
    “哎,这不是想到你一怀孕我就可以当干妈了嘛!高兴得颤抖。”舒冰自幼父母离异受够了冷暴力,对找男人组合家庭没什么期待,但她特别喜欢小孩子,一早就说好了要给文静的宝宝当干妈。
    “行行,老干妈一瓶,跑不了你的。八字还没一撇呢,着什么急?”文静嘴里这么说着,舒冰却发现她在四平八稳开车的同时,那双握住方向盘的手拽得特别紧……
    “静静,我现在带学徒了,挺闲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纱仔细想想描述一下,万一不空了就我帮你找吧,”舒冰憧憬着好友幸福甜蜜的婚礼场景,又自告奋勇道,“发请帖时送的喜饼和婚礼蛋糕、糖果也都不用买,我来做。”
    “好啊,喜饼要龙凤的!蛋糕我想要低糖水果多的,我爸血糖高,外面卖的都很甜。糖果什么样倒无所谓,适合婚礼你方便做就好。”文静不需要和亲姐妹似的闺蜜客气,直接就点了单。
    说完之后想了想,又自己傻了一下,笑道:“万一真有了,说不定就得中式婚礼,蛋糕就做个小小的我们自己私下吃吧。”
    “中式?”舒冰先是愣了愣,而后恍然大悟文静的意思是得穿中式衣裙遮住腹部,她也忍不住笑了,“还说不紧张呢,你看看都未雨绸缪到什么地步了?这快十二月了,你婚礼不是已经订在元旦了吗,一个来月而已,还不会显怀啦。”
    “噢,对哦!”文静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唇,立刻换了话题开始讨论婚纱款式。
    她的各种想法如层出不穷,比如提及自己其实想穿西装让印小青穿婚纱;比如,想要水下婚纱照,海豚当伴娘……诸如此类。
    天马行空的各种盘算让舒冰笑得乐不可支,很是怀疑的问:“印医生,会乐意?”
    “他那么忙,肯定都是随便我咯,等我把一切准备妥当直接让他去拍摄现场——想后悔都来不及啦!”文静乐呵呵的这么开着玩笑。
    当然,她也知道不能太过分。婚纱么,估计印小青是绝对不会穿的,水下倒还有那么点可能,譬如来一段人鱼公主coaplay?但如果真怀孕了这创意也得放弃。
    说话间,文静和舒冰两人驱车进了城,在家附近随便找了个连锁药房买早早孕试纸。
    “十八块、十块、八块、五块、两块,要哪种档次的?不同档次还有不同牌子。”店员一张嘴就让文静懵逼了,她从来不知道验孕棒而已居然还有这么多种类。
    “有什么区别啊?哪种最准?”她不假思索的问出了心中最在意的关键点。
    “现在的早早孕试纸都挺准的,价格主要是体现在使用方法上,越贵的越方便。有笔形可以上厕所就直接用的,有需要滴管滴的,也有要自己找杯子接了——”店员话还没说完就被文静打断了。
    “所有的,一样来一个。”她财大气粗的直截了当这么说。店里人来人往很多顾客,对方还叽叽咕咕的详细讲解怎么用,这尺度太大真是不忍直视,不如回家慢慢研究说明书。
    下午四时许,舒冰陪着文静一起回了家,满怀期待的盯着她进厕所,十分钟后却见她蹙眉磨磨蹭蹭的走出来,举着笔形验孕棒对准窗口阳光疑惑道:“饼子,来给我看看这根线到底是还是没啊?”
    舒冰伸脑袋一看,在试纸上显示阴性或阳性的位置只有隐隐约约很浅的一点颜色,她也很是犹豫的回答:“好像有那么一点吧?或许是阳性?是不是时间还没到所以不太清晰?你这才两天没来姨妈呢,可以再等等啦。”
    “……唔,好吧,我耐心等。”文静嘴里这么说着,却没把那用过的验孕棒直接扔垃圾桶,而是小心翼翼搁回盒子里,放到了抽水马桶背面角落。
    弄完洗手之后,她这才对舒冰笑道:“今天小青有几台手术,可能会很晚回家,咱俩先吃饭吧,昨天我煲了蛏子乌鸡汤,还有土豆烧排骨,待会儿饭煮好再炒俩素菜就可以了。”
    “炒菜我在行,我来弄。”对烹饪很有研究的舒冰立刻将话题引到了吃喝上去。她心知文静是想等着老公回来看,便没多嘴——人可是妇产科医生,正好能咨询。
    这一餐,文静心情纠结忐忑吃得如同嚼蜡,哪怕有俩菜都出自专业厨师之手她也食不知味。
    饭后送走了好闺密出门,在既期待又忐忑的等待中,晚上九点过文静终于熬到印小青回家,陪他吃了晚餐。
    随后,当印小青正欲往文静肩头靠一靠,述说自己的疲累求虎摸安慰时,她献宝似的拿来纸盒取出了试纸。
    “呀,这颜色便深点了诶!来来来,快帮我看看这是怀了还是没怀啊?”文静说完便将试纸往印小青眼皮下凑。
    好在他是医生,又带着可能会当爹的无限喜悦之情,不会嫌弃这检验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