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先初步筛查,如果数值不正常还得进一步再做葡萄糖耐量检查,也是喝葡萄糖水,不过服用前、服用后一小时以及服用后两小时都得抽血。
    运气好一次过关,运气不好就……
    所谓墨菲定律就是,某事可能会出岔子就一定会出问题。文静的糖筛果然结果堪忧,小青让她歇两日再去抽血。
    “不是吧?还来?!”她掰指头一算,总共得抽血四次——宝宝心里苦!
    更惨的是糖耐也没过关,确诊妊娠糖尿病!得,刚能敞开了吃又得被逼节食咯!
    “为什么我那么瘦,怀孕前还有马甲线也会得这病?”文静在印医生办公室里捏着检查报告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和胖瘦没关系。严格说起来,(你)爸就是二型糖尿病,倒有可能是遗传因素。”小青说话的同时脱了白大褂,牵起文静的手往食堂走去。
    “到点儿吃饭去。顺便找营养科的拿两页饮食注意事项给你讲讲。”譬如每天只能吃巴掌心大小一片肉,米饭不超过三两之类。
    他可以想象之前每天啃两大鸡腿或猪蹄的吃货老婆,一定会强烈抗议,然而必须反抗无效,严格按医嘱操作。
    文静听完果然拍桌子敲了碗:“青椒、莲花白都不可以啊?天啦噜,那岂不是以后我只能看你吃咯?虐~待啊这是,活生生的酷刑!”
    看着她皱成苦瓜一般的小脸,小青哭笑不得道:“少吃多餐而已,升糖指数高的东西忌嘴又不是绝食。嗯,你那好友带来的点心千万别吃了。”
    “无糖点心也不可以?舒冰说是用什么木糖醇、阿巴斯甜做的,不是白砂糖。知味斋的招牌礼盒诶,很贵哒。”
    “是阿斯巴甜,甜味剂。姑且不论这东西究竟有没有危害,只从升糖指数来说,制作点心的原材料精细面米分就不可以吃。”印小青一票否决了文静想要满足口腹之欲的强烈需求。
    并且他还会心一击道:“总之为身体着想忌嘴吧,少吃多餐,吃健康食品。并不是贵的就是好的,多出来的钱是顾客缴的智商税而已。”
    “……”在小青的毒嘴之下,文静彻底投降,从此开始了吃不饱、吃不好的孕期生涯。
    在缇丽雅会所里听别的孕妇说她们家亲爱哒给烧排骨啦,烤猪排啦,墨鱼炖鸡啦,慕斯蛋糕吃了好几个啦……诸如此类,真是羡慕嫉妒恨,别人是吃好喝好她却隔三差五的半夜饿得辗转反侧。
    小青见文静实在可怜,又悄悄找了舒冰帮忙,请她严格按照健康食谱给做了玉米面窝窝头、少油少盐的杂粮饼以及完全不含糖的全麦面包,他则旁观揣摩学习,以期回家给老婆改善伙食。
    如此这般等到22周做大排畸,见宝宝没任何问题,印医生暗暗松了一小口气,终于顺顺利利陪文静熬到了孕期过半。
    顾爹听说五个月时比较容易看清宝宝性别,原本还想让小青偷偷找熟人瞅一眼,好给宝宝准备衣服玩具,小夫妻俩却都希望最后再一刻揭秘,坚决不肯提前看。
    他只得无奈作罢,然后风风火火的购置了不少黄、绿、蓝等中性色的各种玩意儿。
    受其影响,文静也提前切换到了“买买买”模式,新生儿衣服、包被、婴儿床、婴儿床、安全椅等通通一股脑弄回家囤上。
    用购物来消磨光阴,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眨眼就到了孕32周时,又做了一次b超。
    胎儿一切正常,胎位是头位右枕前,挺适合顺产,仿佛一切都向着良好而光明的未来迈进。
    “难怪我最近总想上厕所啊,原来是宝宝脑袋向下压住了。”文静说话间突然觉得肚子一顶,伸手一摸,果然是左上腹又鼓出了一个硬硬的小包。
    据说那是宝宝的小脚丫,在小青解释之前她还以为是宝宝的脑袋。
    她傻呵呵笑着竖起食指戳了戳,宝宝缩了缩腿,随即又更用力的踹了过来,两人就这么一来一往玩了几个回合。
    直到小青阻止让她别玩了晚上早点睡,文静这才不再调戏宝宝,裹着被子往床上一躺闭目养神。
    小青洗漱完毕正准备关灯时,却又听文静后知后觉的嘀咕道:“胎位合适就是说我可以顺产咯?”
    “你希望顺?”小青脚步一顿。
    文静理所当然的回答:“当然是顺产好吧,剖的有疤以后不好穿比基尼。”
    “横切位置靠下,一般不会有影响,”小青伸手在文静下腹部比划了一下,位置倒也能叫人接受,他又继续解释道,“能不能顺得看条件,不一定会称心合意。胎位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唔,首先,得让我测一下骨盆,临近预产期时还得看有没有入盆、脐带绕颈几周之类。”
    两人都是极具行动力的性子,说完就打算立刻测一下骨盆的出口横径,这是最简单的一种测量,可以不使用器械就只用手来比划估算数据。
    文静就这么穿着睡裙平躺在床,而后由小青扶着双腿弯曲,双手抱膝仰卧。小青则伸出一拳估算她坐骨结节内侧的距离。
    “……”量完文静就看见小青面色平静的说,“没到8cm,差一点儿。”
    “啥意思?不行啊?”文静一头雾水。
    “也不一定,8。5以上是没问题,你这种么需要综合来看。后天胎监的时候我再给你测测别的数据,家里没条件。”话虽这么说,小青根据以往经验却觉得多半顺不了,只是希望老婆睡个好觉才给她点希望。
    “哦,好吧,那就再量呗。”文静撇撇嘴没多说什么。
    心里却有些抓狂:怎么可能呢?明明本姑娘臀部大小适中,又圆又挺,分明是“好生养”的样子,凭什么不能自己生?!

  ☆、第80异章 胎动异常了

隔日文静就去了小青医院,让他仔仔细细做了个测量,甚至还包括窘死人的戳菊花内检。
    再三确认各种数据之后,小青最终不得不得出了一个遗憾的结论:“顺产条件不理想,建议剖宫产。”
    “世道不公,命运多舛。”最近正看古装剧的文静苦脸拽文。
    小青叹息一声,竭尽所能的安慰道:“话不能这么说,临产时遇到各种各样问题很正常,甚至也有各种条件都挺合适,可宝宝就是不入盆,最后不得不剖的。”
    然而劝老半天也没有什么卵用,文静依旧伐开心。
    孕妇偶尔情绪低落甚至阴阳怪气也挺正常,特别是孕晚期胎儿变大上顶胃、下压迫膀胱之后,吃不好睡不香,还遇到不顺心的事,发发小脾气也能理解。
    小青很能体谅文静的失落与不爽,越发温柔体贴,好在文静是个心里不藏事儿的爽直性格,哪怕伐开心也顶多一两天就雨过天晴,坦然接受了不能顺产的事实。
    日子就这么平顺的继续按部就班过了下去,根据宝宝的发育情况,两人商量在第四十周做手术,预订了单间病房,收拾好待产包,就等着最后瓜熟蒂落时。
    到了第三十七周,文静肚子跟吹气球似的火速变大,之前完全不见踪影的妊娠纹也跟雨后春笋似的冒了出来。
    看着那一条条棕褐色的裂状纹路,文静既惊讶又崩溃:“我每天都有抹妊娠纹防护霜啊,怎么都快生了还突然长起来?”
    “早跟你说了妊娠纹要长的擦什么都没用,不长的不抹药也不会长。妊娠期皮肤拉伸造成的,表面抹东西也就起个润肤作用。”小青很想无情嘲笑文静,又怕她发火,只能退一步委婉解释。
    “会不会越长越厉害?生完了会好吗?你不会嫌弃吧?”文静撒娇似的问着,得了一大通诸如“就差两周了,不会厉害到哪儿去,慢慢会变浅消失的,我见的多了你这种浅浅的蛮好,完全没问题”之类的安慰话。
    “诶,能变没就好。”文静放下心后又说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她开始长纹后隐约觉得下腹两侧有点点发痒,从昨天开始忽然变得瘙痒难耐。
    “起初还以为是秋老虎天太热,长了痱子,仔细看看又似乎没有疹子。”在小青夜读自习结束之后,文静赶紧让他瞧自己肚子。。
    “怎么才跟我说呢?妊娠纹能跟这种问题相比?真是轻重不分。”小青笑着点了文静额头,先查看了皮肤状况,又听胎心。
    最后问她今天的胎动情况:“早上和中午定时测的胎动正常的吧?”
    “诶,这个……”文静顿了顿,然后犹豫道,“应该是正常的。”
    “什么叫应该?正常就是正常,不正常就是不正常,记录表在哪?我看看你怎么数的。”小青看文静那吞吞吐吐的样子立刻皱了眉。
    随后又听她说中午数着数着就睡着了,时间没数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每天固定时间数三次,记录一小时中的胎动数,这要求很难吗?晚上八点的那次呢?这会儿都九点了,赶紧躺下我给你数,数完了再睡!”说到最后他甚至使用了命令的语气。
    “哦。”文静见小青发火,赶紧灰溜溜埋头应了。
    突然觉得老公现在这张严肃认真脸,又有了刚认识时那种瞪谁谁腿软的凌厉感觉叻,叫人心里毛毛的,下意识就会听命行事。
    等小青数完胎动,得知数目和从前一样都是九次,没特别变化,他也依旧没给个好脸。
    而是特严肃的拉着文静的手,苦口婆心劝道:“我再重申一次,数胎动真的很重要。这不是你用胎心仪简简单单花一分钟时间听一下能替代的,否则有这能节约时间又不算贵的东西为什么产科医生们都不推荐,还每人都发记录表?如果有突然遇到胎动减弱变少,或者反过来剧烈而频繁,这种时候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不止文静如此,小青也经常遇到看门诊的孕妈妈用胎心仪代替数数,七零八落的做记录。甚至还有胡乱填写记录单的,纯属拿自己和宝宝的生命开玩笑。
    提起这事儿小青就有点气不顺,也不想想,一小时胎动观察的是一个动态过程,胎心仪测的仅仅是当前一分钟的胎儿心跳情况,这两者能一样吗?等听到胎心不正常,说不定已经晚了。
    在喷发的印火山跟前,文静顿时矮了一个头,老老实实接受了教育,然后关灯就寝。
    然而她却老半天睡不着,因为肚子太痒总忍不住想挠。
    小青这才惊觉自己真是气糊涂了,竟然忘了最开始其实文静问的是瘙痒问题。
    他赶紧翻身起床取来了炉甘石洗剂给文静涂肚皮止痒:“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明天去做个检查确认一下,如果是普通的皮肤紧绷生长造成的痒,擦炉甘石就好。”
    于是次日文静又被小青拎去了医院,抽血检查排除急性肝内胆汁淤积症。
    万幸,检查结果一切正常,除了瘙痒依旧。对此小青也无可奈何,就两办法,擦药加忍,说是生了就会好。
    “怀孕真是比万里长征还麻烦!怎么就没怀双胞胎呢,一儿一女一次解决就不用考虑二胎问题了。”回家路上文静如此感慨。
    “不想生就只要这一个,”正开车的小青笑着揉了一把她的齐耳短发,“一个就够了。”
    “不论男女?”重男轻女这问题是文静一辈子的阴影。
    “嗯,都好。不过……”小青卖了个关子又玩笑道,“严格来说我更喜欢闺女,以后有女孩就富养,想学钢琴学钢琴,想学舞蹈就学舞蹈。男孩子跟你练练搏击操就好吧,万一成绩不行就送去蓝翔技校或新东方学厨。”
    文静先是噗嗤一笑,又琢磨道:“有你的学霸基因不至于成绩不好吧。和我的综合一下,顶多不那么……拔尖儿?”
    “遗传可做不了加减乘除,看运气。”印小青暗暗在想,希望运气好点。
    宝宝身高、外貌肯定没问题,要能遗传自己智商、文静的性格,乐观开朗学霸那是最佳搭配,反过来可能有点糟。
    吹毛求疵的学渣?这画面太美简直不能想。
    ……
    在两人满怀期待与各种猜测中,日子眨眼便到了393周。
    这日小青下了夜班回家,囫囵吃饭之后补了个下午觉,四点过起床下楼一看,文静正侧躺沙发上,举着手机用软件记胎动数。
    瞧见文静那皱眉模样,小青心里忽然揪了一下——这点儿并不是每日固定的计数时间,她那么懒不会平白无故多测几次。
    听到脚步声后,文静抬了头语气很是犹豫的开了口:“半个小时多了,没怎么动,才两次。一点数的时候是六次,比平时少了两次。刚刚数之前我还吃了点巧克力,都没用。”
    “频率低了那程度呢?”小青快步走了过去扶文静起身,而后靠坐到她身侧,单手隔着薄薄的t恤放到了那鼓起的肚腹上。
    “弱弱的,没平时有力。”她话音刚落却又忽然感觉到宝宝在很卖力的蹦跶,挺欣喜的笑道:“动了动了,哎,终于等到了。”
    小青却没吭声,手依旧搁在她肚子上默默观察着宝宝的动静。
    约莫二十分钟后他一面开抽屉取病例,一面迅速而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对老婆说道:“马上跟我去医院做个胎监,虽然没感觉有什么问题,但总要确认一下才能放心,反正也不远。”
    “哦,好吧。”在这种专业问题上文静从善如流。
    她只以为小青是为保险起见让她去医院,其实,凭借经验他已经能察觉到老婆的胎动肯定是有明显异常,虽然不一定是真的有问题,但几率太小……去医院急诊是必须的。
    在开车等红灯时,他再次抚摸着文静的腹部,发现胎动依然频繁而强烈,顿时心急如焚——很像是急性胎儿窘迫。
    此刻的文静却一无所觉,还慢悠悠给爹妈发短信:“小青说我可能要生,我们先去医院了,让老爸帮忙拿待产包。”

第81章 上台手术
 等文静放下手机又说宝宝安静下来了,小青立刻指指仪表台上出门时顺手搁上前的胎心仪,吩咐道:“你测一下胎心,给我报个数。”

    找胎心文静是熟练工,她很快就测出了当前数据,语带迟疑的说:“一百一十,诶,比以前少了点儿。”

    以往都是一百四左右,最高不过一百五十五,最低不下一百二十五,这会儿连仪器显示数据都变了颜色作警告提醒。

    惯常胆大又性子毛糙的文静此刻也察觉出了问题,有些小紧张的扭头看向邻座专业人士。

    小青在听了胎心数后双手就猛然攥紧了方向盘,见文静望过来后他立刻温柔的安抚道:“别怕啊,一百一还算好,有我在呢,不会有事的。你放松,不要紧张,愉悦的心情对宝宝更好。”

    说完他就立刻把副驾驶的座椅背放了下去,让文静以左侧卧的姿势半躺,又轻轻按揉她肚腹,希望以调整胎儿姿势的方式改善胎儿窘迫的状态。

    等做完这一切后恰好绿灯亮起,小青在继续前行了三五分钟后的又让文静测了一次胎心,这一次得到的数据是一百零二。

    小青心一沉,立刻从裤兜摸出手机递过去,让文静翻开电话簿拨“科室”电话,下一瞬还没等电话拨通,他就一转方向盘直接拐上了公交车专用通道。

    却见小青拨了电话急匆匆道:“我是印小青,宝宝状况不太好,胎动减半,胎心一百零二,对,胎儿窘迫,赶紧来人帮一下……嗯,马上就到急诊楼了。”

    板上钉钉的急性胎儿窘迫,胎心持续下降中。到了这种时候他也没法再顾虑文静的情绪,求的只是能在最短时间内赶到医院实施紧急剖宫手术,赶在胎儿缺氧窒息之前赶紧弄出来。

    路□□警看到小青这违章变道又违章使用移动电话的嚣张样子,立刻举手示意他靠边停车。

    小青完全没搭理这要求,只扔了手机冲对方比划示意了一下文静的腹部。

    交警大哥非常上道,见状骑摩托靠过来简单询问后,立刻去了车前帮忙鸣笛开路。

    文静先是茫然看着小青一番举动,直到听着“呜呜”警笛声才彻底懵逼,难以置信的问道:“这,这情况很不好?'综'我的哥哥大人!”

    妈蛋,辛辛苦苦揣了这球九个月,只差临门一脚了怎么能出问题!

    老娘是职业健身教练啊,打小四肢发达身体倍儿棒,老公还是妇产科医生呢,一流公立医院的学霸精英!天天晚上都给做产检,就这样还会出问题?!怎么可能呢?!

    文静情绪顿时有些失控,眼圈一红用命令语气冲小青叮嘱道:“你得保证让宝宝好好的!如果,如果遇到保大人还是小孩的问题——”

    说到此处她瞬间卡了壳,虽然舍不得宝宝,可如果自己死了他/她就会有后妈,有了后妈就可能有后爹……

    “别胡思乱想!还没那么糟。”小青赶紧打断了文静天马行空的假设,姑且不论现代医学情况下根本不会出现这种两难选择,此时也还根本谈不上生死抉择。

    眨眼就能到医院,胎心一百零点还在可控范围内,若是降到五六十,那才是真的不敢想。

    两分钟后,在交警的帮助下小青驾车飞驰一般冲到了急诊楼外,护士和护工已经推着急救担架车等在了门口。

    不等众人七手八脚搀扶,身手矫捷暂时还没腿软的文静,自发很配合的蹦上了担架车,被风驰电掣般推向手术室,期间护士量了她血压、心跳,小青又测了一次胎心,数据是九十八。

    “手术室准备好了吗?再通知新生儿科准备抢救箱,以防万一。”小青语速明显比平日更快,一面交代,一面握着文静的手脚步不停飞速赶路,同时不忘给予她温柔低语安抚。

    少顷,担架车撞开了手术室的门,小青立即和麻醉师老师做简短交代:“急性胎儿窘迫,产妇饱胃、妊娠糖尿病,血压、脉搏正常,先局麻直接取胎儿……”

    “ok。”麻醉老师表示已了解情况,话不多说,直接开始准备药品、器具。

    随即文静过床消毒,巡回护士外周静脉穿刺点滴,小青则同时洗手、消毒、准备上台。这是他和文静一开始就商量好的,由自己做手术,亲手迎接宝宝的降临,尽管今天并非他值班也没改初衷,同事自然也理解这种做法,更何况此刻能做主刀的老师手上都有活儿,没人和他争抢。

    谁料正当小青站在了手术台前,准备进行操作时,他却赫然发觉自己此时此刻竟然紧张得心动过速,同时双手还有些微颤。

    “……印老师?”站在旁边做一助的主治医师见印小青突然停下了动作,顿时也开始额头冒汗。

    在此人看来,印老师几个月前就升了主任,论职称、论经验、论心理素质,那都比自己高了一大截,万一他上不了台岂不是得自己上?如此紧急的情况,又是同事家属,如果有个什么意外情况……

    待小青抬眼望过来时,主治医师眼中写满了惊惧,无声倾诉道:“哎呦妈,怎么这么衰,总不可能让二助顶上。可可可,可这种情况我没本事做主刀啊!”

    见同事下意识的往后挪了小半步,不用说话小青已明白了他的意思,讲真,其实他也不放心把老婆和自己宝宝交到对方手里——哪怕自己站一旁做“监工”。

    他用力闭上双眼,握拳做了一个深呼气,两秒钟后再睁开眼时就已恢复了镇定……

第82章 大结局

 调整好情绪之后,印小青立即确认胎儿位置,切皮、切开子宫、娩出胎儿,整套动作“快、准、稳”一气呵成,耗时不到两分钟。

    果然如小青之前所料,是脐带打结导致的急性胎儿窘迫,好在送医及时,娩出时宝宝躯干皮肤粉红仅仅手脚末端呈青紫色,且肉眼可见胸腔起伏。

    几乎在一瞬间,小青就已判断出宝宝顶多是轻度窒息,稍后进行呼吸道清理、吸氧等措施后肯定会很快好转。

    他心中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下来,随即便轻松愉悦的对气管插管进行了全麻的文静进行常规处理。

    手术的前半程文静完全是清醒的,她甚至能明显感觉到刀子划开肚皮的些许钝痛,以及小青按压自己肚皮掏宝宝的轻柔举动,若非麻醉师一开始就要求了不要讲话,她肯定会高呼一声“轻点儿”。

    没多久她即便想说话也没法了,因为麻醉师给她嘴里插了东西,随后又听小青笑盈盈说了句:“宝宝没事了,你睡一觉吧,醒了就能看他。”

    话音一落,文静就觉得自己眼皮沉甸甸的,迷迷糊糊想睡……就睡了。

    似乎只是打了个小盹儿,再睁眼时她发觉自己依旧躺在手术室,耳畔传来哇哇的婴儿啼哭声,以及一道爽利含笑的女中音:“印老师,宝宝apgar评分7、9、10。三点四公斤,恭喜啊,健康活泼的胖小子。”

    那个阿普加是嘛玩意儿,文静完全不懂,但“健康活泼”四个字哪怕此刻脑子还有点晕乎也很容易理解,她立刻满心欢喜的动了动手指尖儿,想要看宝宝。

    “醒了,大功告成,去观察室吧,”紧接着就是麻醉师在取管的同时调侃轻笑,“诶,印老师,你得请客呀。”

    “谢谢,谢谢大家,改天一定请吃饭。”小青一面笑答,一面抱起宝宝贴到文静面颊让她亲吻。

    “……好黑独家占有之亿万豪宠。”好红,还有点皱,不过万幸是个健康宝宝。这一瞬间文静完全没感觉到自己母爱爆棚,只有万里长征终于走到底的淡淡喜悦与舒心。

    “长大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