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恢趾芪O盏牟缓侠矸椒ā!
    这句话说罢两个女人都傻了眼,可以说他不亏是医生么,看问题的角度果然与众不同。
    “我,我哪有想堕胎……你看错了。”林丹丹惊魂未定捧着小腹抿了抿嘴唇,神色躲闪的如此辩驳道。
    顾文静则松开小贱人的手,跳脚扬声请求:“不对啊,重点应该是她在陷害我吧?医生,你可是目击证人,万一有个什么可一定要帮我噢!”
    “那边有监控,角度挺合适,应该看得到你究竟推没推人,”印小青对顾文静说罢又看向林丹丹,摇着头又绕回了之前的话题,“滚楼梯必然流产,流产大出血必然需切除子宫,会造成将来永远不能生育的惨剧,你是不是想以此为代价让某些人不得不作出一些违背真实心意的事情?然而……”
    “啊?”林丹丹被印医生看得头皮有些发麻,她先前突发奇想确实有流产后让文静出于愧疚与压力帮忙逼一下贾思真这原因,但她完全没预计后果可能会如此惨烈,下意识的提起一口气等他的下半截话。
    “然而这种事情,是电视剧里演的。现实中很可能并非如此。”印小青忽然来了个大转折。
    之后,他又跟唐僧似的开始继续念叨:“这楼梯只有四阶并且每一阶都很矮,摔下去的体位、撞击的位置,还有你本人的身体状况都有可能导致不同的结局。有可能只是身体软组织挫伤;有可能腹痛出血需卧床静养胎儿基本无恙;有可能流产但急救措施得当对身体影响不大;也可能大出血——救不回来。生命诚可贵,陷害需谨慎。若确实想害人,请别在医院大门口,尊重一下‘妇幼保健院’这个充满爱和感动的场所,行吗?”
    说话的同时,印小青凝视着林丹丹的双眼,凭借自己的海拔优势居高临下压迫性的俯视她,一直等到她稀里糊涂点了头承认害人以及不在医院再次害人,他这才满意的收回视线。
    而后,印医生冲顾文静腼腆浅笑,抬右臂挥手微微摇了摇再次事了拂衣去,留下两个被念晕乎的女人相顾无言。
    短暂的沉默之后,顾文静突然从背包最外侧摸出手机,举起来冲林丹丹扬了扬:“刚才的对话我都录下来了,看在你是孕妇的份上饶你一次,咱们就此绝交了啊,以后不准再骚扰我,以及我家人,否则后果你懂的。”
    说完她转身就走,去停车场取了车踏上回家路。
    顾文静现在是看见林丹丹那温柔可亲的虚伪模样就神烦,恨不得用鞋后跟捶过去,可出于人道主义立场她干不出殴打老弱病残孕的事儿,只能一走了之。
    至于录音么,纯粹是诳林丹丹的,她虽然不怯小三可也不想家里人被恶心,能威胁解决就顺口威胁了,人证与假物证齐全就不怕对方再闹什么幺蛾子。
    车行在路上没五分钟,即将路过一个公交站台时顾文静眼尖的发现前方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浅驼色衬衣,深咖啡西裤,配上同色系的皮鞋和单肩休闲挎包……一身帅气打扮的印医生正头戴耳机站在车站一侧的路灯下听着什么。
    橙黄色的光淡淡洒在他身上,配上那没什么表情的俊脸营造出一种遗世而独立的感觉,刹那间便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看着这油画似的场景,顾文静鬼使神差的就右转方向盘靠了过去,落下副驾驶车窗探身很自来熟的询问道:“印医生,去哪儿啊?要搭便车么?”
    “……”印小青听见招呼后快速抬起眼帘与她对视,但神情明显有些发愣,他还从没遇到过患者开车来搭讪这种情况,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正想摇头拒绝却见顾文静直接打开了车门催促道:“快上,快上!后面公交车撵来了。”
    这情形,似乎不容迟疑?

  ☆、第7章 顺风车里相识相知

从皮鞋挎包要和衣裤配套这点就可以看出印小青这人是个细节控,通常做任何事情都会周密思量。
    可此刻被顾文静提高嗓门一催促,他下意识就迈腿坐进了对方的亮红色高尔夫,关车门扣安全带,动作一气呵成,总共没花上五秒钟时间。
    “我住在金色港湾,顺路吗?”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印医生也就不再矜持,顺口报出了自己家住址。
    那是个绿化和周边配套都很不错,在本地算是有点名气的老小区,距离此处也就三站路,他觉得顾文静应该听说过。
    “金色港湾啊……金鑫广场后面,金柳河旁边?”顾文静顿了顿,又忽然开口问道,“哪个区?几栋几单元几号来着?”
    “嗯。”印小青回答了前面一个问题之后再听她一连串的询问顿时闭了嘴,神情莫测的看向那张靓丽侧脸。
    搭个顺风车而已,需要说得如此清楚?不是他想的那样吧?追求者常年能遇到,第二次见面就脸不红心不跳问具体住址的这还是第一个。
    “怎么不说话啊?”此时恰好遇到红灯,顾文静半晌没得到回答有些奇怪的扭头一看,立刻将印医生的诡异神情全收入眼中。
    她愣了愣然后猛然拔高了声线:“啊——我没有想要夜袭,真的!我家住在b区嘛,想问问你进去了会不会也顺路。”
    “……”没有这么想为什么第一反应是把那动词吼出来?
    车内又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中,印小青犹豫片刻后方低声回答:“b区12栋。”
    “哈,果然顺路,我在隔壁10栋,”顾文静先是得意一笑,恍然大悟状惊讶道,“啊!我就说小青这名字很耳熟,你当初高考是678分吧?只比市理科状元少三分对不对?”
    “678是没错,高考状元我没关注。”印小青记得他当年是提前填志愿,考完就去旅游了,没看新闻。
    “你妈妈是护士长吗?”顾文静颇有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嗯,曾经是。”印小青点点头,而后觉得此刻的对话已经往一个很诡异的方向奔流而去不复返。
    原以为顾文静只是个倒霉又可怜的患者,哪怕第二次见面顺手帮忙还搭了她的车,也只能算陌生人。可她却知道自己的高考分数和母亲职业……这是,打哪儿听来的?
    “那就对了,肯定是你!小青这名字太奇葩了很少见。”顾文静兴致勃勃的回忆起了往事。
    那阵子印小青的妈妈跳广场舞的时候天天跟人念,她家小青如果没感冒肯定得是状元,他不仅成绩好还又高又帅,比现在这个满脸痘的上镜多了,只差三分而已真可惜。
    她当初还在想为什么叫小青的姐姐会用又高又帅这种词形容,不该是‘我女儿可漂亮了’吗?
    顾文静的这串话还没听完,印小青脸就唰一下开始火辣辣的发烫。名字被洗涮倒也习惯了,可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老妈在外面会如此高调的替自己宣传。
    还没等他想出回答的话,顾文静又忽然叹气道:“嗬,你这就是典型的‘邻居家小孩’——自从搬到金色港湾我就一直活在你的阴影里,从初一开始,足足十年!”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想想都够悲剧。
    “呃,那真是对不起了。我妈闲着没事就喜欢攀比,其实她也经常说我不如这家儿子能赚钱不如那家女儿贴心。”印小青举例道歉态度相当诚恳,让文静很是满意。
    然而,他紧接着顺口又问了一句:“那你最后高考多少分?”
    ……顾文静沉默三秒后目视前方,讪讪开口:“这个么,和你的分数类似啦。”
    这明显底气不足的模样让印小青顿时秒懂,顾虑到女孩子面皮薄,他赶紧挪开了视线没再询问具体数字。
    可顾文静却破罐子破摔似的直接回答:“你的一半,334。”
    听到这个少得可怜的数字,印小青望向窗外一晃而过的各种霓虹灯,远目。半晌后他才轻声低语:“一半,应该是339。”
    “不好意思啊,我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顾文静鼓着腮帮子翻了个大白眼。有必要指出这种计算错误嘛吗?不就是个粗略估计的概数嘛!学霸的世界她不懂,好心塞。
    说到考试分数,心塞的顾文静马上又联想到了高考志愿、所学专业和现在的工作,忽然扑哧一笑,问道:“我说,学霸大哥诶,听说你当年是高分进的一流医学院本硕连读,现在怎么跑妇产科去了。不该是那种听起来就高大上的脑外科、胸外科什么的吗?”
    因为,职业不分贵贱;因为这是我的兴趣爱好……印小青一瞬间很想如此实话实说,又忽然觉得在普通人眼里爱好研究妇科疾病什么的似乎会有点变态?
    考虑到此刻是孤男寡女共处一个私密空间,他赶紧打消了说实话的念头,选了一个自认为严肃认真又妥当的理由:“因为,我爸就是妇产科医生,嗯,专家。”
    “继承他的遗志?”顾文静瞬间脑补了一幕幕感人至深的画面。
    “咳、咳。”印小青抽了一口气抬手放在唇边清了清嗓子,无奈道,“他还活着,谢谢。”
    “啊……抱歉。”顾文静马上道歉,然而车内气氛依旧瞬间变得很是尴尬,她赶紧绞尽脑汁想换个妥当的话题。
    印小青也是同样的想法,可他除了专业知识外兴趣好不够广泛,一时间实在找不出什么小姑娘喜欢的谈话内容,苦思而徒劳无获。
    好在顾文静想到了一个挺奇怪的事儿可以找学霸来讨论。
    “印医生我想问问,滚那几级楼梯还是有风险的是吧?那刚才她为什么要这样故意陷害我?”她一面问一面想——正常逻辑应该是好好保护宝宝才好奉子成婚嘛。
    林丹丹长得也不算美若天仙,贾思真大概是她唯一能抓得着的乐意娶妻的富二代,可毕竟门不当户不对,没了孩子增加砝码不更得分手?
    这问题问得好,印医生差点无奈长叹,他发现自己依旧无法正常顺利进行回答。
    譬如说答:因为我多嘴,暗示了她姘头、你前男友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有待考证。看样子不用考证了,肯定不是你前男友的,那么你们准备复合按计划步入婚礼殿堂吗?
    印小青很怀疑这么一串话说出口又将迎来一阵无言的尴尬。
    稍作思索后他回答道:“这个,谁知道呢?有的孕妇情绪不稳定,也可能一时冲动做出不太合乎常理的事情。”
    “哦。”文静根据医生这句话想了想,自己给出了答案——林丹丹平时确实多愁善感情绪比较极端,贾思真不要她了拖着自己一起发疯也有可能。
    “……”印华青心道这姑娘虽然揍人手很快可心地还算善良,都差点被陷害了还没往最无下限的那种可能去猜。
    他甚至在想要不要问问,如果那个第三者孩子没了,她会不会考虑跟那个男的和好?
    若是顾文静回答“会考虑”那他就更不用多嘴讲自己干了什么,据说婚姻问题通常都是劝和不劝分。那男的想来也得到教训了——路边的野花容易采可说不定有剧毒。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不需要犹豫了,因为汽车已经驶入金色港湾小区,没两分钟就停在了12栋与10栋之间的停车坪内。
    当印小青道谢准备下车时,顾文静率先拿出了手机笑着问他:“交换个手机号或者微信号呗,咱们已经算是朋友了吧?”
    与之同时,不远处花丛边有个摸黑还戴着大口罩的男人手捧一束黄玫瑰跟着这辆火红色的车追了过来,然后眼睁睁看着印华青与顾文静结伴而出并亲切交谈。
    这两人怎么会认识?!口罩男几欲奔溃……不是我不明白,只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第8章 渣男上门求复合

最终,顾文静暂时不想让妈妈知道她被劈腿的这一小小愿望没能达成,因为贾思真差点闹腾得人尽皆知。
    他不顾自己那张青紫发肿脸跑来道歉,希望挽回恋情以及婚姻,捧着花傻等一小时后意外当场“捉奸”。
    出发之前喝了一点小酒壮胆的贾思真既震惊又愤怒,大声指责文静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而后他抑制不住委屈的情绪吵起来,一不小心就闹得让楼上的向羡予也听见了,赶紧奔下楼劝和。
    俗话说“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印小青在确定贾思真没携带任何违禁品,且武力值不敌顾文静后就在朦胧月光中趁着夜色悄然远遁。
    因而顾家妈妈以及看热闹的邻居都没瞧见这所谓的“奸夫”。
    向羡予眼中看到的只是女儿的未婚夫口罩耷拉在嘴边,露出半张惨不忍睹的脸,同时赤红双目挥舞着一束凌乱残败的黄玫瑰,在一股股微熏的酒气中癫狂状撒泼。
    他时而痛哭忏悔不该劈腿,特别是不该和女友的闺蜜搅合;时而又痛骂文静为什么一天都等不了就找来另一个男人气他。
    按渣的三观不正逻辑,就算是我出轨在前,你也不该转身就去找了新男友。
    “我哪有找新人?你看人在哪儿呢?你这是急性酒精中毒引起意识障碍产生了幻觉!”顾文静斩钉截铁的用这句话结束了贾思真的絮叨,让他本就混乱的思绪更为迷糊。
    她这是用上了印小青教的话,不和脑子不清醒的人在这容易越描越黑的问题上多做纠缠,拧着他耳朵就往楼上家里拖,免得待在院子里连老妈一块儿丢人现眼。
    进了家门顾文静把贾思真扔玄关地砖上扭头就去洗手间接凉水,先泼上一盆让他冷静冷静,而后再拖去客厅搁地板上慢慢说话。
    对于女儿这种粗暴的举动向羡予原本很是不赞同,她蹙眉正准备阻止,却见坐在地上的贾思真突然翻身起来冲文静九十度鞠躬。
    然后,他抬右臂竖三指发誓道:“林丹丹肚子里的孩子真不是我的,否则我家就死一户口本。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吧!”
    “……”向羡予努力张了张嘴,最终什么话也没能说出口,只得默默站在角落旁观。
    就这么短短一句话就让她觉得自己如在梦中。林丹丹是女儿的老同学她见过,斯文秀气看起来规规矩矩的,而贾思真这孩子她和老顾也考察了不止一年,都觉得他是个值得女儿托付终身的人,没想到,婚期临近时都能这样。
    “出轨就是出轨,进没去进去,播种成功与不成功还能区别对待?”顾文静此刻也有些情绪冲动难以抑制,这句话脱口而出甚至忘了妈妈正在旁观。
    顿时向羡予又被刺激了,手捂胸口双眼直发愣——原来,她的乖女儿除了举止粗暴还会爆粗口。那,贾思真的脸该不会也是……那画面太美顾妈妈简直不敢去想象。
    在她震惊的同时,这端贾思真已经检讨到了他是酒后乱性才不小心做了错事。
    “哈?这种烂大街的借口你也说得出来,”顾文静完全不相信他的辩驳,讥讽道,“大三那年你酒壮人胆跟我表白,我拒绝之后咱俩拉勾勾,你还记得拉勾的内容吗?就你那灌两瓶啤酒都会醉倒的酒量还能酒后乱性?压不死她!”
    ……
    最终,这场争执以贾思真想不起那重要的拉勾内容,被文静撵出顾家并立誓他还会再回来为句号。
    同时,向羡予也不得不正视女儿婚事告吹以及自己对她的淑女教育彻底宣告失败这一现实。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她该怎么安慰女儿,如何跟出差在外的丈夫解释,还有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嘴碎的邻居们。
    在向羡予的纠结中,发泄一通的文静反倒彻底原地满血复活,积极投入到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敲定新工作的日程中去。
    四五天时间一晃而过,期间贾思真选了个黄历提示宜嫁娶的日子又再次登门,可惜文静不在,顾妈妈也没吭声装家里没人给糊弄了过去。
    他无功而返只得驱车离开,去停车坪时恰好与下了夜班回家的印小青错开,幸运的没碰面,不然之前的谎言一准穿帮。
    对此一无所知的印医生吃过午饭睡饱一觉起床,又像往常那样翻开了英文原版专业书开始研读。
    没多久,一位深棕色短卷发的白胖中年妇人推门进了书房,借着将手中水果碟放桌上的机会好好打量了一下儿子究竟在干嘛。
    然后,她瞧着那厚厚的完全看不懂的外文书深深叹息,恨铁不成钢的抱怨:“人家大小伙子闲了都会出去找小姑娘,或者上网聊天用手机什么摇一摇,你怎么就天天跟书玩不闲腻?”
    “……”印小青顿了五秒钟没吭声,而后伸手啪的按下电脑电源开关,再放置书签慢慢合上他的《威廉姆斯产科学》。
    “我这就上网聊天去,好吧?”他一面敷衍的说着一面打开了丁香园专业医学论坛,开始浏览帖子。
    “我说的重点是上网么?是小姑娘!”青霞瞟了一眼帖子内容一看满屏的医学术语就气不打一处来,咬牙猛拍了印小青后脑勺。
    他被敲得一咧嘴,扭头皱眉道:“这是脑袋不是西瓜,当心拍坏。”
    “这是不开窍的榆木脑袋,该打!”青霞戳着儿子的脑门一面八卦一面抱怨,“隔壁十栋有个比你小好几岁的姑娘,人家俩男的抢,其中一个还被打破头满脸血呢,你长得也不错啊,怎么行情这么差?”
    ……这描述,仿佛有点似曾相识?
    哎呦我去,这不说的就是那顾文静和我么?正吃着葡萄的印小青略一琢磨差点没把葡萄籽呛气管里去,事实被扭曲成这样也太夸张了!
    瞧着惯常喜怒不形于色的儿子咳得满脸通红,青霞顿时面露狐疑神色,严肃道:“怎么,你认识?哎,妈妈告诉你啊,找女友其实也是挑未来老婆,大家闺秀最好,那种特别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可千万不能要。”
    人家乐意要我吗?你想太多!
    ……印小青听罢彻底无语,默默转身又翻开了他的英文书。

  ☆、第9章 催婚后的觉悟

亲妈啰嗦嘴碎又霸道是一件很无奈的事儿,印小青想要专心看书不讨论找女友这问题,青霞却偏偏不如他的愿,一直在旁边絮絮叨叨。
    眨眼间她就从顾文静的八卦说到了隔壁财大毕业的小强,逼问道:“他跟你同年已经让他妈抱孙子了,我儿媳妇人在哪儿呢?”
    “财大男女比例五比一,银行柜台妹子也多,他方便好找。我之前念临床男多女少。”印小青语调没什么起伏的描述着客观事实。
    “那你研究生念妇产科男女比例得有几十比一有吧?况且,医院里护士还少啊?怎么就遇不到一个合适的?”青霞哼了一声,完全不信儿子说的任何一句话。
    “……”印小青目视显示屏面无表情,内心深切悲痛地沉默着——没女友这问题的关键点可不正因为是妇产科么?
    他不想找护士或医生怕两人都忙顾不了家,首先就将身边同学同事给排除。
    印小青父母就是这样的所谓“强强联合”组合,在童年的记忆里他总是被孤单寂寞的情绪萦绕,眼中看见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触手可及的是冷饭剩菜而非长辈温暖的拥抱。
    他不想让自己未来的小孩也过同样的日子。
    可惜如今医患纠纷严重,医生这职业早就被踢出普通姑娘择偶候选名单前几位。
    偏偏他又待在不太被普通人理解的妇产科,若凭他那张脸去找对象是很容易,可一说工作内容就只能“呵呵”了。
    择偶、结婚……难啊!
    若说青梅竹马……这个,有么?印小青对自己的学生时代略作回忆,情书、巧克力倒也常收到,可那种叽叽喳喳的花痴状少女他怎么可能会接受。
    至于邻居,他不爱出门和小区里的人没什么交集。
    并且,根据顾文静的侧面描述,老妈青霞似乎并不算人缘很好,她对自己过多的正面宣传反倒会引起对方的抵触,因而院子中的同龄人也很难遇到愿意嫁到他家的吧?
    之前觉得自己还年轻不用考虑婚姻大事的印小青,被青霞好一阵念叨后左右一思量,也开始觉得有点郁闷。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啰嗦个没完的妈,印小青沉思片刻,点开了师姐曾燕的q…q直截了当的求助:“家里催婚来着,有女孩介绍么?”
    这师姐跟他同一位导师,性子开朗大方曾经做过学院外联部部长,人脉很广,想来能认识不少适龄女青年。
    恰好在本市另一个医院工作的曾燕此时也休假中,她很快就发来了回复:“女的木有,邪魅狂狷年上攻有,要不?”
    “………_…||不用,谢谢!”,印小青无语至极,埋头锤了两下书桌这才继续打字,“我是认真的,不开玩笑。”攻受是什么意思他念中学时候就经受过同学的洗礼,曾燕诳不了。
    “o(n_n)o哦。”曾燕笑了笑几分钟后发来个聊天截图,内容更叫印小青抓狂。
    “26岁,男,高瘦帅,爱干净特注重仪表,年轻有为妇产科主治医师,没谈过恋爱,小伙伴们你们怎么看?”
    “gay?”
    “gay+1”
    “gay+10086”
    ……
    印小青顿时觉得他比窦娥还冤,赶紧解释自己在中学时代是有过女朋友的。
    大学么,本硕连读压力大,认真念书去了没太多心思想这种问题。
    至于毕业后……小医生累成狗哪去找时间谈恋爱,何况毕业就得规培一年半,每月薪水不到两千块奖金一毛没有,紧紧巴巴只够自己吃喝压根没资本交女友。
    如今总算顺利考上了主治医师,在比大多数人更青春的年纪拥有了中级职称,印小青觉得自己总算有了成家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