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个病,现代医学中还没有确实有效的低风险根治办法,如果不幸是重症患者……”印小青没把最坏的那种具体情况详细描述,说一半就改口道,“总之你先去检查一下吧。”
    目送那患者出门后轮到王婷婷就诊,她前天才去曾燕那看过也没调档过来,印小青只能简单的为她听胎心、测测腹围宫高,再口头询问一下了事。
    陪坐一旁的顾文静赶紧见缝插针询问她没听明白的前一位患者的问题:“如果那一对夫妻的基因都有问题,那结果会怎样?”
    “胎儿也试试验基因,若结果不好只能建议终止妊娠,”印小青有些无奈的回答,“地贫是属于基因问题,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以根治但是贵而风险高且不易配型,如果是长期输血治疗,也不便宜,并且小孩寿命不会很长,成年后再拖一小段时间而已。不治的话,会夭折,甚至在孕后期胎死腹中也有可能。”
    这种情况他并不是第一次遇到,甚至还亲手为病人做过手术,那是一个让人特别痛心的过程,将母体腹中的胎儿活生生破颅后肢解取出……不忍但必须做。
    后面关于手术过程的话印小青压根儿没打算说出口,可顾文静已经开始咂舌,心道这医生果然是特冷静、没趣儿。但是,好像懂好多东西的样子,不明觉厉!
    在回家的路上,顾文静对王娉娉很是感慨了一番学霸对她的感官震撼。王娉娉借此机会旁敲侧击的问:“和你之前相亲对象比起来如何?”
    “那肯定是他各方面都很不错咯。”文静毫不犹豫的回答。
    咦,有戏?!王婷婷来了兴致,笑问:“那,找个他这样的行么?”
    “得了吧,妇产科医生,谁知道他到底行不行啊?”顾文静赶紧摆手摇头,“当朋友还不错。似乎什么都懂的样子,我昨天还短信问他几句英文的翻译呢,嗖嗖的马上回答了,比软件还棒。”
    单纯的朋友么……王婷婷无语凝咽。那就,从朋友做起也行。
    按曾燕的描述,这印医生特别洁身自好,长着一副特别动人的外表却能抵住诱惑拒绝前仆后继的各种不合心意的女性,总归应该比那来者不拒的贾思真好。
    说起贾思真连王婷婷都是一肚子的火儿,明明文静和他在双方父母协商后已经正式退亲了,他还隔三差五就来骚扰,闹得全家都苦不堪言。
    劈腿被分手后,他反倒成了情圣,时不时就冒出来深情款款的秀真心。
    他不仅自己找上门,还搞了场“人民战争”发动身边所有能联系上的中间人当说客。大学同学、健身会所同事、相互认识的客户等等……王婷婷也被骚扰过。
    对此顾文静很是暴躁,恨不得每天都将只能用“恶心”两字形容的贾思真暴打一顿。
    甚至,他还发动了文静最厌恶的顾家表哥、表姐来游说。
    那是文静大伯家的一双儿女,堂姐顾文娟居然被几套美宝莲轻易收买,喜滋滋打了电话来劝说:“不要耍小性子,闹脾气也得适可而止,难得遇到一个有钱又深情的得赶紧抓牢!你都23了,再拖下去老姑娘更没人要。”
    “我的终身幸福就只值几套美宝莲?”顾文静告诉王婷婷她那天当场就怒摔电话,气得晚饭都没胃口吃。
    美宝莲一套也就两百左右吧?这也太廉价了!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23岁能用“都”字形容吗?应该是“才”23吧!
    堂哥顾文翔是个保险推销员,有着一双三寸不烂之舌,成天骚扰比比顾文娟更恶心。
    说曹操曹操到。
    这厢,刚和表姐吐槽了那两姐弟的文静送了王婷婷回家,入夜之后顾文翔就借故拎着一小袋山核桃来登门了,大晚上的摆明了来了就会赖着住下。
    “二叔婶婶不在啊?”顾文翔半眯着一双三角小眼左右打量文静家的陈设,笑嘻嘻的问,“哟,又换大电视了,液晶屏,可贵是吧?”
    “嗯,出去应酬了。”文静没好气的随口回答,心里不断盘算怎么才能把他顺利弄出去。直接扔的话,爸爸知道了会不高兴。
    因长辈都不在家,文翔还没坐上一刻钟就张口露出无耻面目:“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都许了人家了还赖在家里干嘛?赶紧搬了吧,你这卧室看起来真不错,没那些娘们唧唧的东西,我住过来都不用再装修。”
    刚听见这句话时文静有点发懵,疑惑道:“你,为什么要住过来?”凭什么啊?
    “你嫁出去了我得帮你照顾二叔啊!”顾文翔回答得理所当然异常顺口,得意洋洋地告诉文静,“奶奶说了,让我过继给二叔以后给他养老摔盆。”
    “有我和我妈在干你屁事!”顾文静顿时被堂兄的无耻言论劈了个外焦内嫩……这可真是,要点碧莲好么?!
    顾文翔依旧是觉得自己真理在握,帮文静答疑解惑:“你嫁出去了就不再是咱老顾家的人,婶婶也是外姓的,二叔将来当然得靠我了。”
    “顺便继承我爸的财产再偷渡给你亲爹妈是吧?”文静蹭蹭的火冒三丈高,再顾不上她爹说的要给亲戚面子的谆谆教导,跳脚就开始怒吼,“给我滚!”
    ……
    晚九点,下班回家的印小青步行在小区里黄澄澄的路灯下,忽然间一大坨东西从身侧楼道内翻滚而出,差点把他撞个踉跄。
    紧接着,他白天刚见到的姑娘又出现在了眼前,白皙长腿飞踢而出,一脚踹上先前那道黑影,使其发出“嗷嗷”惨叫。
    印小青为了不让自己被连坐跌倒,赶紧扶了一把被揍的仁兄,同时抬眼对文静无奈请求:“文雅点,行么?君子动口不动手。”
    此话说罢,他立刻遭到了顾文静杀气腾腾的瞪视。

  ☆、第13章 约吧

望着多管闲事的印医生顾文静差点又将时下流行的八字箴言后半句脱口而出——关你屁事。
    转念一想,当初自己差点被林丹丹赖上也多亏这家伙仗义执言伸手相助,这世上好人不多了还是别泼他冷水吧。
    最终,文静收回怒瞪的视线,笑着回答:“跟我堂哥闹着玩呢,没事儿。”
    说话同时,她那穿着桃红色绚丽人字拖的光洁瘦脚还不忘往顾文翔趾尖狠狠碾了又碾。
    灿烂笑容伴着堂兄的嚎叫使得印医生彻底无语,几乎每次都遇见顾文静施暴也是醉了。
    他心想,这姑娘肯定不知道先前在医院“偶遇”是变相的相亲,不然她此刻多半不会在自己面前完全展露最真实的一面。
    在印小青的沉默中,他怀里扶抱的瘦弱男子顾文翔终于摆脱脚趾碾压,自己挣扎着站直。
    而后,他顶着一头鸡窝似的乱发冲文静怒骂:“连长辈都敢打,泼妇!说不过我就动手简直没教养,你瞧连路人都看不下去。”
    “堂兄,不算长辈。”路人印小青在一旁低声纠错,却压根儿没人关注。
    两兄妹跟斗鸡似的怒视对方,自顾自继续着他俩之前的争执。
    “你有教养?大言不惭跑来想抢我家财产还能有教养?”顾文静受不了他那假惺惺的样子,讥讽道,“我爸还活得好好就在盘算他遗产,你这教养可真好。”
    顾文翔昂首挺胸义正严词反驳:“这是财产的事儿么?我说的明明就是你个丫头片子没资格继承咱老顾家的一切。传儿不传女,这是老祖宗几千年来的规矩!”
    “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早破四旧了好不好,别跟我提那一套。按继承法我家的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有父有母的还想过继给我爸,做梦!”文静不甘示弱高声冲他喷了回去。
    “讲科学那也是男的才能继承顾家基因,”理科生顾文翔不跟文静讲他完全没理的法律,扯到遗传学上去辩驳道,“男的染色体是xy,女的是xx,只有代代相传的儿子和儿子的儿子才能把那个y的基因永久保留。你们女人那个xx天知道是遗传谁的基因。”
    这段话一说出口,顾文静立刻卡壳。
    他的话听起来,似乎也很有道理?总觉得有哪点不对,可她一时间却想不出该怎么反驳,早知道当初念书时生物课就不该睡觉啊!
    其实,文静这是习惯了动手不动口,还没体会到吵架的真谛应当是只说对自己有利的东西,根本不需要去管对方讲了什么。
    旁听了好一阵的印小青从双方对话中瞬间提取精华,猜出了他们争论的核心。
    看着面相不善的顾文翔和一时间有点发懵的文静,他忍不住又想说点什么。
    “你的意思是,y染色体基因的传承可追溯,而x染色体的基因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不能作为依据,因此女孩子也不应该有继承权,是吧?”
    “对的对的。”顾文翔以为印小青是在支持自己,连连点头,笑容满面投去了“哥们你真懂”的热情视线。
    他就着楼道灯光仔细一看,这路人白衬衣灰西裤、黑框眼镜,一副知识分子模样。外表看着就老靠谱了,何况说话也慢条斯理挺沉稳,一准能帮上忙。
    顾文静却立刻猜出来堂哥的说法肯定有什么问题被印小青察觉了,医生大哥这是准备用学识去进行碾压,她赶紧闭嘴充当壁花老老实实做了旁观者。
    “这观点,偷换了基因和染色体两个不同的概念。”果不其然印小青张口就是一计重击。
    “啥?”顾文翔顿时傻眼。
    没等他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印小青的一大串解释就脱口而出:“简单来说,染色体是细胞内具有遗传性质物质形成的聚合体,也就是基因的载体。人一共有二十三对染色体,其中二十二对为常染色体,只有第二十三对是决定性别的性染色体,也就是你说的xy。y只是四十六条染色体的其中一条,而且还是较短的一条。据本世纪初的研究表明人大约拥有二万四千个基因,现代分子遗传学认为当代社会男子y染色体上的基因不足八十个,单纯从数学角度来计算,它只占了人类基因总数的百分之零点三。听懂了吗?”
    印医生才是真正习惯用数据说话的纯理科生而且是硕士研究生,一串话还未说罢就足以让顾文翔彻底晕菜,被询问后他条件反射似的摇了头。
    “我的意思是,你不能用百分之零点三指代父辈的所有遗传因素,”印小青推了推眼镜框,在列举事实依据后又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y染色体的主要功能只是确定雄性性状,其余决定性格、外貌等因素的基因则来自父母双方的剩余染色体。综上所述,所谓父系传宗接代习俗并不具备生物学意义。”
    “说得好!”他话音刚落,顾文静就噗嗤笑着开始鼓掌叫好。驳得人哑口无言的感觉真是爽,光听都觉得好棒。
    印小青矜持的微微一笑,看向顾文翔,语调中带着一种施舍的意味询问:“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在印小青看来,以y染色体上的基因可以更明确的追溯遗传信息来作为歧视女性的依据,算是一种扭曲的大男子主义观念,他不赞同,因此说话也没客气。
    如果对方还有话要说,他不介意再从历史、社会学等角度阐述一番自己的理解。
    遗憾的是顾文翔没给印医生这个机会。
    当他发现二对一形势不妙,这俩人不但认识还一个有脑子一个有拳头,自己反攻无望只好撂下几句狠话迅速遁了。
    剩下一对得胜的孤男寡女相视而笑,笑完后却是一阵沉默。
    两人都在想接下来的话题,而后异口同声开了口。
    “印医生你吃饭了吗?要不我请你吃饭去吧。”
    “天色不早了,那我就回——”印小青话没说完立刻改了口,“好。我刚做了台手术下来,正巧饿了。”
    “……”要不要这么从善如流?文静默然。
    帮了自己两次不请客也说不过去,她如此一想还是立刻冲停车坪方向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既然晚上八点过还没吃饭,那还是开车出去快一点。
    好在文静撵堂兄出门的时候顺手拎了包,钥匙钱袋都有带不用再回去拿。
    走在取车路上,顾文静随口问道:“印医生,你做一台手术多少钱呢?”
    印小青实在不想回答,又不得不实话实说:“八块。”
    “……才八块啊?”顾文静再次默然,这也太少了吧,吃碗面都只能是素的。
    印医生面上没什么表情,内心则略有些窘窘迫,随即详细的进行了补充说明:“手术津贴比较少,嗯,我月薪也不高四千样子。不过年终会有一笔科室奖金,如果效益好也还凑合。”
    “哦,那就好。不然可真是拿卖面米分的钱操卖□□的心。”顾文静出于礼节回了这么句话。
    心头却在琢磨,我又没查你户口,干嘛还解释一下薪水到底有多少。
    说话间两人就走到了车旁,文静开门便打算进驾驶室。
    “等一等。”印小青忽然拦住了她。

  ☆、第14章 七夕宴

顾文静一头雾水被喊住,只见对方目光向下直视自己脚部,蹙眉提议由他来开车。
    “你这是拖鞋,不安全。”印小青如此说道。交通法规中曾有过不得穿拖鞋开车的规定,他是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我怎么知道你驾驶技术如何?唯老婆与爱车不外借。”顾文静无奈失笑,一面调侃他一面从后备箱里取出了一双灰蓝色布鞋。穿高跟鞋开车才是真危险,她车里常备有薄底布鞋做替换。
    两人坐定往小区外驶去的同时,文静开始询问印医生想吃点什么。
    “客随主便。”印小青客客气气的回答。
    随便这可是世上最难买的一道菜,文静不死心继续追问:“那有什么忌口的啊?比如我不吃葱,你呢?”
    印小青犹豫了两三秒,而后一口气报上一串不吃类型:“不吃路边摊、不吃洋快餐、不吃过于辛辣或煎炸太厉害的,具体食物不挑。”
    “……哦。”这是不挑啊?简直太挑了好不好!
    如此一来,岂不是路灯烧烤买买提羊肉串钵钵鸡芝士披萨薯条小米锅巴夫妻肺片麻辣小龙虾香辣蟹水煮牛肉剁椒鱼头等等通通不能吃?
    文静从后视镜瞟了一眼印小青那光洁无痘的脸,心道不愧是医生,真是饮食健康至令人发指,难怪皮肤那么好。
    这就是所谓的有失必有得?然而和这种人共进晚餐简直是吃货的噩梦!自认吃遍本市的顾文静一时间居然有点犹豫不知道究竟该带他去哪儿。
    符合中老年养身达人口味的店不是没有,问题是她自己不爱吃,停在小区大门口稍作琢磨后,文静问道:“日料?法式西餐?”这两者都崇尚健康饮食。
    尽管印小青晚上并不太想吃肉,但他最终在爱国主义情操的驱使下二选一挑了法式西餐——位于金鑫广场的普罗旺斯。
    这店名简单粗暴就差没叫埃菲尔铁塔,环境和菜品却相当对得起它的价位,还曾以“本市最值得去的十大浪漫约会地”之一荣登报纸娱乐版头条。
    对此,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印小青一无所知。
    他首先是对店内桃心烛光中优雅至甜腻的氛围有点适应不良,入座时双眼微微一瞟就看见这对在喂饭,那对在磨腿……为什么都成双成对?
    其次则是看着菜单的价目表有些咋舌,估摸着一顿饭能花掉他本月至少八分之一的薪水,不过偶尔一次倒也吃得起。
    是的,印小青没打算真让文静请客,毕竟已经发现自己对这姑娘有那么点好感,再吃她一顿实在是不够男人。
    何况,这次他请了,对方为还礼还能有理由再约不是,有来有往一顿复一顿自然而然就能熟识,能借机仔细考察有没有必要追求试试。
    在点餐后等待上菜的间隙,印小青借故去洗手间顺腿结了账,又翻出手机日历一看,这才发现今天是七夕,曾经的乞巧节如今的情人节。
    难怪店内都是情侣。印小青工作忙从来没注意过这种节日,也不曾和谁一起度过。在弄明白日子之后再看周遭一对对散发着浓郁荷尔蒙气息的男女,他顿时也有些心跳加速。
    继而又觉得有些好笑,他和顾文静大概这些约会的情侣间颜值最高又最另类的组合。
    女方不施米分黛穿着白t恤、棉运动短裤加人字拖,完全不修边幅;男的正经严肃看起来像要去参加学术讨论会而非约会。
    好在他俩都是不怎么在意他人视线的性格,穿戴和旁人不一样倒也无所谓。
    然而等开始用餐时,他俩则同时都觉得对方有点与众不同。
    印小青发现顾文静岂止不吃葱,她连洋葱都不吃。
    文静则觉得印小青吃牛排的方法特别另类。
    先横竖各两刀把边角不整齐部分切来吃掉,牛排顿时成为完美的矩形,他再以每次切1。5㎝见方一口一小块肉的方式进食。
    数据精准得仿佛每一块肉都是同样大小的正方形。
    看他一本正经默默切肉的模样,文静差点笑出声来,可以说不愧是刚下手术台的医生么?
    当文静正在悄悄感慨印小青动作好玩时,他也忍不住询问到道:“大蒜和韭菜你吃么?”
    “不吃,你怎么知道的?”文静清楚的记得她没提过这个。
    “猜的,这些东西都属于百合科葱属。”
    “啊,原来如此,我说我怎么讨厌那么多东西,原来是一类的噢!”文静作恍然大悟状。
    两人就忌讳的食物开始说起,慢慢聊入佳境,时间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一小时。
    忽然间,顾文静身后传来了一阵惊呼:“静静,你怎么在这儿?”
    她听到熟悉的声音赶紧回头一看,俩精心打扮的手挽手中年男女顿时跃入眼帘。
    我擦,这句应该我来问才对吧?你们怎么在这儿?!

  ☆、第15章 三堂会审

爹妈谎称要应酬把独生女扔家里让她自己去煮面,他俩却着盛装出来吃七夕情侣大餐,简直醉了。
    文静想要控诉父母的不人道不善良不美好,却发现他俩忽然对印小青投去了审视的视线,而这位见义勇为好青年正起身浅笑等她为双方进行介绍。
    在印小青看来,这两人尽管一个贵妇模样举止优雅打扮得体,一位则肤黑皮糙像是辛勤的劳动人民,两人看似不搭但面容和顾文静都有相似之处,必然是她父母。
    长辈,理所应当礼貌客气对待。
    略作说明后,已经用餐完毕正准备离开的顾家父母硬塞进了小青年的两人桌入座,准备小聊片刻。
    顾建军心里翻腾着自家公主要被另一个小白脸叼走的酸楚感,看向印小青语气不善的询问:“你们这是在约会?”
    他觉得女儿刚退婚就马上找到下一任对象这进度太快,有点不正常,怕她被人骗。俗话说,长得帅的男人不保险啊!
    与之同时,向羡予却笑眯眯地看向印小青,饶有兴致的询问:“原来,你就是隔壁那栋的小印啊?久仰久仰。”
    她心想,这孩子学霸之名如雷贯耳,本身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惜他妈略有点强势,唔,得抽空给闺女提醒一下。
    两个问题实质都有些难以回答,在店内梦幻唯美的橙红灯光中,印小青瞬间烫红了耳尖,好在没人发现。
    “承蒙伯母谬赞。这不是约会,偶遇而已。”
    他这话一出口在顾建军眼里印象分顿时又下跌两个百分点——讲话太书面语,呆气。
    接下来继续闲谈或者说被盘问后,更是让印小青被顾建军狠狠戳上了“想拐带老子女儿”的标签。
    一时间信誉值跌落谷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说是偶遇,但因为堂兄被揍那一段必须略过,他俩没法解释孤男寡女怎么能偶遇到法式西餐厅来。
    说不是约会,可顾家父母出现前印小青正专心致志在给文静布菜,用他那在手术台上锻炼出来的手眼协调能力,快准狠的夹出焗蜗牛肉蘸酱放进她的餐盘。
    这举动看起来有些亲昵,太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又偏偏被二老瞧得分明。
    随后两人又解释这是文静为感谢印小青帮忙而请客,顾爸爸立刻不顾阻拦想帮女儿付账,却被r告知已经“由这位先生结了”。
    “别告诉我你是因为绅士风度才抢先去偷偷付款。”顾建军一脸的怀疑,一会儿觉得这小伙子人还不错不吝啬,一会儿又担心他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肯定是啊,印医生是好人。”文静大大咧咧的根本没往深处想,立刻给印小青发了一张好人卡。
    一时间,印小青窘至无言,在女方父母的注视下如坐针毡草草吃完了这顿莫名其妙得来的“见家长”大餐。
    好在他性子沉稳,感情极少明显流露,哪怕心里羞窘万分,面上却没流露丝毫。就这么顺利糊弄了过去,随即各回各家。
    刚一进家门,印小青又立刻受到他亲妈的热烈欢迎兼详细盘问,尽管工作忙,可分明今天不需要值班,情人节不回家吃饭简直太有问题了。
    然而任凭青霞如何威逼利诱,他都咬紧牙关一个字没透露。
    八字还没一撇,他自己的想法都还没理清,怎么敢说。
    但凡让他妈知道了一星半点的所谓□□,说不准明天顾文静的妈妈就能在跳广场舞时听到她的炫耀。
    与此同时,顾文静回家后也被盘查了一番,好说歹说才解释清楚他俩没任何超越友谊的关系,印小青只是娉娉表姐的熟人。
    向羡予扭头就准备摸手机问侄女印小青风评如何,顾建军则一脸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