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鬼月一定要避开危险地点不干危险事情,最好是晚上别出门……顾建军迷信,从小就这么教文静。
    她虽然胆大不信邪,但未成年时也不曾故意违背父母的叮嘱。
    今天看见几个小孩嬉戏就不由想起了老爸的话,这是七月十二日呢,运气不好遇到水鬼找替身的话……
    文静刚这么一想,随即赫然发现前方当真有一个小孩脚下一滑倒仰落水!
    其余孩子惊哭之后忽然作鸟兽散,刹那间整个河边就只剩下水里一颗沉沉浮浮越飘越远的脑袋,以及默默站在岸边的她。
    要,救人吧?文静身子微微前倾,脚下却僵直着不曾奔出。鬼月啊,游泳技术并不能决定成功几率,运气才最重要吧?
    一瞬间她忽然想到自己是独生女,万一淹死了爸妈不知该有多伤心。
    而且,四周无人死了也白死,见义勇为都没法申请。同理,四周无人不去救那孩子也没谁知道。
    但是,别人不知道我自己心里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在想这些问题的同时文静已经在堤岸上快速奔跑起来,无声的追赶着被冲往下游的落水小孩。
    她是健身教练体力很好;她前阵子天天游泳都得妇科炎症了水性也很好;她学过水下救援;她还学过急救人工呼吸。最重要的是,不去救人她会一辈子良心不安。
    文静略作犹豫便鱼跃入水,她不知道的却是,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小男孩濒死之时力气会大得如此不可思议。
    她明明按照救生须知从背后绕过去伸手托他下颚胸却依旧被手腿缠上,差点双双沉底。
    她不知道在费尽大半气力,好不容易顺利托浮起小男孩后,两人却没法顺利上岸。
    因为人工河堤既陡又干净,没有斜坡也没水草枯枝借力。本地又有习俗七月十三至十五日这三天才祭祖放河灯,她甚至找不到路人能求救。
    她更不知道的是,夏夜河水会如此冰凉,冻得人四肢发僵,牙齿寒战。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日会在顺水飘荡中冷得绝望……

  ☆、第19章 永远不放开你的手

为节省体力,文静无奈只得怀抱小男孩仰面踏水顺着漂浮,同时默默看向岸边期待有人路过。
    或者,她也期盼落水者的同伴回家报信后会有人赶来搜救。前提是,他们没怕得什么都不说试图隐瞒真相。
    然而这两种情况希望都有些渺茫。会不会,直接飘到拦河坝去?如果不远那还有救,河坝通常会有看守人。
    文静靠着毅力和这唯一的希望咬牙坚持,然而怀里的孩子依旧越来越沉,像石头一样拖着她往下坠。更叫人恐惧的是,他已经好久没动弹了,搞不清究竟是人亦或是尸。
    放手自救么?文静犹豫中仰头看着漆黑夜空,觉得它恍若怪兽张着血盆大口要将自己吞吃入腹。
    ……
    “乡下环境比之城里确实好挺多,空气好、月色明。”印小青百无聊赖坐在桃花村的河堤旁仰望夜空,如此心想。
    他身后是几位医生护士在叽叽喳喳聊天看月亮、啃鸡爪。
    他们科室一行人傍晚才刚抵达义诊活动的第一个目的地,今夜印小青原本是不想出门的,可偏偏有几个精力充沛的同事想要去“呼吸没雾霾的清新空气”。
    李主任不放心几位女士结伴出门点名让他作陪,美其名曰“去桃花村四周逛逛找点桃花”。
    上级有令岂敢不从,印小青就这么随大流到了河边,举头望月感慨,低头看水发呆。
    忽然间,盯着水面的他赫然发现前方似乎有两颗脑袋在起起伏伏顺流而下。
    这是,人?印小青倏地起身,取下鼻梁上架着的平光眼镜想要仔细看个究竟。
    同一时间,已经从几人身边飘过的文静也忽然看见了医生们用来照明的那盏应急灯。
    “救命!”文静见求生有望,心脏顿时猛烈的跳动起来。
    大喊之后见有人站起来张望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她立刻夹着小男孩改仰泳为蛙泳想要逆向游过去。
    可惜已经体力不支的她想要逆水而行难如登天,几番努力无果,甚至还被那孩子死沉的份量带得呛水差点下沉起不来。
    一时情急的她甚至没注意到印小青等人站的位置并没有入河台阶,就算游过去了也上不了岸。
    印小青见状赶紧举起应急灯,同身后的几位同事一起挥手示意,高声叫喊道:“前面,往前面去!前面有洗衣台!”
    在灯光映照下,距离不到十米视力都挺不错的两人终于相互看清了对方的脸,一时间双双感慨万千。
    文静是差点激动落泪,在最绝望的关头看到熟人,而且这人还是个男医生!
    首先男的力气大,能拖动她俩。其次,哪怕印小青是妇产科的她都觉得自己有救了,只要能顺利上岸就算呛个半死也能活,医学院念出来的学霸不可能不会急救。
    印小青则是在看清河水里挣扎的狼狈不堪的人是顾文静后,心头猛然一紧。
    他觉得文静抱着的孩子像是没救了,而她本人那披散头发的虚弱模样也和濒死没多大区别。难得动心一次千万别是和电影一样,男女主一说再见、再约就是永别。
    这想法也就在印小青脑海里转了两三秒,随即他扭头就开始朝洗衣台狂奔,一定要赶在文静飘过去之前抵达,一旦错过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此刻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穿衣太讲究,大热天也依旧是衬衣、西裤、皮鞋配整套。这种打扮并不适合在布满石子儿又有黄泥的河堤上奔跑。
    没多久印小青右边的浅口深色小牛皮鞋子就陷在了泥里,用力一拔,起来的只有脚。
    情急之下他干脆把左脚的鞋子也一蹬,开始赤脚飞奔,落在后面的小护士赶紧给拾起来拎着,和另两位医生一起沿路追赶。
    女性的体力、爆发力多半不如男子,最终提前赶到洗衣台的人只有印小青。
    当他快速下了台阶,俯身准备伸手拖拽逐渐靠近的文静时,她也类似回光返照般身体里突然涌出了一股力,猛地举起小孩想要递到印小青手中。
    两人交错的那一瞬间,印小青憋住一口气,猛然用力右手抱住小孩,左手使出吃奶的劲儿死死扣住了文静的手腕。
    他怕一放手人就没了。
    印小青曾在医院听过不少关于“救人英雄递出落水者之后脱力沉底溺毙”的事例。
    鉴于自己的游泳技术仅限于不那么难看的狗刨,绝对不可能河里去救人,他压根就不敢去赌那个万一。
    无奈的是,他虽然拖住了文静,单手却没法把已经完全使不了劲儿的她拽上来,甚至在流水的冲击下整个人都在被对方往水里带。
    文静直直的看向他双眼,惊惧中嘴唇微动,费力用几乎叫人没法听清的声音呢喃:“救我,别松手……”
    她才没那么高风亮节,在垂死关头会大度的表示:你放开,让我自己去死。
    “不松!”印小青几乎是从牙缝里憋出了这两个字。他还想一辈子牵着对方的手呢,怎么舍得就这么放开。
    当然,要两人一起完蛋他更舍不得,可也不能违背良心直接抛弃右手搂着的男孩。
    正当印小青两难之际,他的几个同事匆匆赶到了目的地,大家齐心协力把文静和小男孩拖起来,合力弄到了岸边。
    逃脱一死的文静四肢发软平躺在地大口喘气,连印小青火速伸手松了她内衣和裤腰带都无力反抗反驳。
    “还好么?能不能正常呼吸?”印小青一面询问一面估摸着测了她脉搏,见文静意识清醒自己点头,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扭头让小护士照看一下文静,给她除口鼻杂物以及擦身体,自己则赶紧转身去了小男孩那边,那孩子显然情况危急得多。
    此时,另两位住院医已经对他快速完成了除口鼻杂物的步骤,还就着手机电筒的光线,摸了他脉搏以及颈动脉确认心跳情况,发现他无呼吸、无脉搏且心脏骤停,正准备为他控水。
    见印小青扭头过来,她俩面色沉重的快速告知检查结果,并立刻让开看诊位置。
    印小青是主治医师,她俩的上级,这种已经心跳停止的严重溺水者交给他急救理所应当。
    “别控水!”他一面呵斥一面刨开了那俩医生,火速扑上前去。
    神志清醒的顾文静尽管暂时无力动弹,却也躺在一旁期待的看着。希望出现奇迹,希望印医生能英明神武的拯救这个弱小的生命。

  ☆、第20章 乌鸦嘴,霉运来

接受过cpr心肺复苏专业训练的印医生顾不上说话,立刻开始为小男孩做人工呼吸。
    溺水者属于窒息缺氧性心脏骤停,急救应该首先考虑供氧,需按照a…b…c顺序进行,即开放气道(airway)、人工呼吸(breathing)、胸外按压。
    前者俩住院医已经完成,印小青在给予其人工呼吸五次后,胸外按压三十次。之后人工呼吸两次加胸外按压三十次,随即如此持续循环。
    此刻,顾文静已经被扶坐起来清理耳道,调整呼吸。同时最后一个实习护士拎着应急灯以及所有人的提包外套等物匆匆赶来。
    “电话120,快!”在印小青的提醒下,一个住院医赶紧从小护士手中接过自己的坤包翻出手机,拨打120。
    而文静则借助灯光照明,终于看清了印医生的模样。往常连头发丝都一根不乱的他,此刻正浑身水流滴淌的半跪在石子儿地上忙碌着。
    他短发凌乱,鼻梁上明亮无比的眼镜没了踪迹,衬衣开了一半纽扣,衣角随意耷拉着。
    甚至,他还没穿鞋!深色的袜子上糊满了泥,仿佛还有可疑的红色液体渗出。
    看着如此形象全无的印小青,原本冻得发抖的文静却觉得自己心坎热乎乎的,鼻头也一阵发酸发痒。
    所谓医者仁心,就当是如此吧?她没有自恋的认为对方是为了救自己才如此拼命,想来就算是陌生人落水印小青也不会袖手旁观。
    转头再看向旁边几位同样跑得气喘吁吁的医生,以及给了她衣服巧克力,还用自己身体搂住她给予温暖的小护士。
    文静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说医生冷冰冰没人情味儿,在需要救命的时刻才能知道,他们真就是白衣天使。
    “印老师,120调度说花园镇卫生所不具备急救条件,也没有救护车,需要从县人民医院派车,来回车程至少两个半小时,问我们能不能直接送过去。”打电话的年轻女医生略有些战战兢兢的开口询问。
    她包括身侧同伴都是还处在规培阶段的住院医,这平生头一遭遇到溺水心跳骤停者,很有些不知所措。
    譬如心肺复苏她们都学过,却懵懵懂懂并不清楚溺水心脏骤停和病理性心脏骤停的急救顺序有差别,见印小青阻止控水又先做人工呼吸才惊觉自己先前差点闯祸。
    之前她们被李主任等老资历医生撺掇诓骗印小青出来散步,还抱有“私下多接触一下,看谁运气好能跟他成一对”的小心思。
    被吼之后小医生旖旎情绪瞬间消失,甚至还有点怕他那眼镜摘掉之后的特严肃眼神,连正经询问都不敢大喘气。
    听到对方的话之后,正在做胸外按压的印小青忽然很是郁闷,一心二用在数按压次数的同时迅速回答:“去问主任我们有没有送医条件!”
    这么简单的一个电话的事儿还需要犹豫吗?
    他简直怀疑这几个姑娘当实习生时转科时没去过急诊科,或者就只打杂填病历。
    难道去了到妇产科就只需要懂那一亩三分地的事儿?学医必须得多看,多学,还得用脑子。
    后勤准备了些什么东西他怎么会清楚——按计划这次义诊的主要目的只是进行科普,患者目前依旧处于心脏骤停状态,没趁手的东西如何去救?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自主送医会不会牵扯进医疗纠纷?
    他一个小小的主治医师没法做决定。
    文静默默听着她们讲重要电话,和120调度确认了需要由县医院安排救护车,途中保持联系,如果患者恢复自主呼吸他们也送一程以节约时间。
    听完之后,她才插话向医生借手机给父母报信。
    虽然是偷溜出门没人看见,但文静确信妈妈一定会抽空去找生闷气的她,安抚劝说兼投喂零食。
    她手机泡水里早被冲走了,不见人又联系不上,爹妈不知该有多着急。
    果不其然,电话一接通刚喊了声“妈妈”,那端就传来了向羡予带着哭腔的呼喊:“静静你在哪儿啊?没事吧?!”
    顾妈妈晚上去给文静送宵夜,敲门进去发现窗户开着人不见了,一开始她心想女儿只是出去透气一会儿就会回来还不怎么着急,可左等右等不见人,眼瞅着天越来越黑电话却打不通,顿时有些心慌。
    当她让顾建军通知兄弟子侄希望大家合力帮忙找人时,却又听说村里还失踪了另一个小孩。
    再一打听,那孩子父母逼问他同伴得知是嬉戏时落水了,听到这消息顾建军与向羡予夫妻俩腿都开始发软。在他们看来,依文静的性子她如果遇到了溺水儿童一准会去救人!双双失踪意味着什么简直不敢细想。
    “我没事,只是被水冲到下游桃花村了,”文静赶紧报平安,安抚揪心中的妈妈,“真的一点儿事都没有!遇到十二栋的印医生了,他把我捞起来的,有好几个医生在呢,放心吧!我待会儿就自己回家你们不用过来……啊,已经在路上了?好吧好吧,我等着。”
    文静回答了妈妈的疑问,又听她询问获救儿童的情况,立即有些担忧的回答:“那孩子心跳都停了,印医生正在给他做心肺复苏……什么?他是万宸宸?!”
    文静忽然提高了音量,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溺水男童。
    万宸宸是她大伯母娘家的侄儿,父母连生三个女儿人至中年才好不容易得了儿子,拼着被罚款也要留下养活的儿子,如果他有个万一,那可真是太惨了!
    她正感慨着,电话那端又换了人,大伯母万慧如哭喊着央求文静帮帮忙,给万宸宸喊一下魂儿。
    这点小事她自然应了下来,在不影响印医生急救的基础上靠近了呼唤小孩名字,一叠声的高喊道:“万宸宸,快点回家了!万宸宸,妈妈叫你回去吃鸡腿!”
    这举动傻乎乎的也很是封建迷信,可周围医生护士都不曾阻止,她们也希望死马当活马医弄出点奇迹来。
    正当文静喊得口干舌燥时,万宸宸忽然咳嗽一声睁开了眼,尽管面色依旧难看,呼吸也很微弱,可好歹脉搏恢复在喘气儿了,文静顿时万分欣喜,甚至和小护士一同欢呼起来。
    “别笑。”亲手将小孩从死亡线上拖回来的印小青却没那么乐观。
    他甚至有点忌讳小护士兴高采烈说“活了、好了”之类的词儿。高年资医生都知道值班或者急救时尽量不要提“今天会清闲”、“肯定没问题”这种话,因为世事无常,很多时候总会事与愿违。
    恰好此时李主任与同仁带了便携式医用氧气袋、血压仪等物品赶过来,一行人决定立刻送万宸宸去往花园镇卫生所方向和救护车回合。
    患者呼吸脉搏确实是恢复了,可生命体征并不平稳,此刻依旧需要和死神赛跑。
    “那我就不去了吧,我爸妈正赶过来呢。”文静看着一行人急匆匆抬着万宸宸往村里走,笑着冲身边小护士如此提议。
    “你有呛水必须去医院检查、观察,有可能导致急性肺水肿,暂时无表现。”印小青像是有一双顺风耳,走在前面好几米远都听到了文静的嘀咕。
    她无奈只得和万宸宸同坐一车往县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还没到半小时,忽然间文静听到身侧小男再次呛咳出声,扭头一看,只见满地触目惊心的米分色泡沫样痰液。
    见状随车的印小青简直想抽自己的乌鸦嘴,果真是急性肺水肿,并且手边利尿剂、氨茶碱、强心剂等等药物通通没有!

  ☆、第21章 只能以身相许

农历七月十三日凌晨一点半,检查完毕没有大碍的顾文静在爹妈和一位妇幼保健院小护士的陪伴下从检验科返回急诊科,准备找医生清创。
    她先前在河里时几次三番的想把万宸宸抡上岸,却徒劳无获,反倒弄得自己四肢出现不少擦伤,甚至皮肉中还嵌有泥沙,之前只简单冲洗了一下就去做别的紧要检查,此刻必须进行仔细处理。
    等一行人走进急诊室后,却忽然发现印小青坐于其中,二郎腿翘起了缠着绷带的右脚,正和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医生在探讨什么问题。
    见到文静和爹妈一起进门,他赶紧起身打招呼:“伯父伯母好,我是印小青,前几日在普罗旺斯刚见过。”
    其实不用提普罗旺斯顾建军夫妇也认得印小青,毕竟是和女儿七夕情人节一起用餐的异性,想忘都难。
    上一回顾爸爸有多厌恶这人,这次他就有多感激。
    赶在文静正式道谢之前他便急匆匆的大跨步走在最前方,粗糙大掌紧紧握住了印医生的修长双手,连连上下剧烈晃动。
    “谢谢谢谢!太感谢你了!印医生你脚这是受伤了?哎呦,真是对不住,那什么,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哦,还有你家全年四季的水果叔叔我全包了!”水果商顾建军拍着胸脯如此保证。
    在他看来能用钱摆平的事儿那都不叫事儿,这男未婚女未嫁的,最怕莫过于扯上什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而已。”印小青也是相当客气的婉拒对方的一(bu)番(huai)好意。
    听顾建军这么一串话印小青就知道自己暂时还没通过考察,喊他医生而非小印,自称叔叔而非伯父,口口声声只谈钱,这都是想拉开距离。
    话说完后接下来,似乎就没什么事儿了。感觉对方就只差希望他拿了谢恩钱麻溜滚蛋,回头再送一面锦旗做了结。
    印小青正这么想着就看见顾建军当真开始掏钱包,同时还询问县医院的急诊科医生具体有啥治疗项目,费用多少。
    他顿时有些无奈兼无语——被人避之如蛇蝎,这还是头一次遇到。
    越过膀粗腰圆顾建军那宽厚的肩头,印小青默默看向难得露出一抹憔悴脆弱模样的顾文静,心头很是不舍。
    他不想就这么被打发,按常理难道不应该是被救女主角扑在英雄怀里哭,然后男主角摩挲其后背安抚,顺便再那什么激_情_热_吻一下吗?这野兽似的爹闯进来画风马上不对了。
    这厢,文静丝毫没察觉印医生的纠结,以及老爹和救命恩人之间的暗潮涌动。
    她满脑子都是之前万宸宸靠在自己身边狂吐米分色泡沫,呼吸急促痛苦喘息,脸色苍白嘴唇却乌紫的可怕模样。
    原以为印小青在河边救醒了那孩子,他就一定能活,没想到她还会遇到比心跳停止更可怕的一幕。
    车行在路上又是一轮急救,可任凭医生急救技术如何高超也改变不了没适用药品没所需医疗器械的事实。
    顾文静不懂医,可她看得懂印小青那严肃又忧心的表情,听得见同车的小护士在不断地急切催促救护车“快点!快快快!”。
    到医院后查血、拍片时,文静又听说转到救护车上万宸宸再次心脏骤停,目前正在抢救中生死不明。
    她为生命的脆弱而后怕不已,在父母的陪伴中离魂似的配合检查。
    脑海中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自己泡河里濒死时的寒凉恐惧感,以及万宸宸那比死还恐怖的凶险症状……
    正当顾建军和印小青相互推让着治疗费,向羡予拉着文静找那急诊医生准备清创时,急诊室忽然涌进了几个波杀马特打扮社会青年。
    “医生哎,我兄弟破头了快点给缝几针。”俩赤膊纹身男子一把将急诊医生从顾文静身边拖开,杵到了另一位伤患面前。
    那人同样没穿上衣,正用染满了鲜血的衣服咬牙捂头,见医生看过来他抬眼补充说明道:“啤酒瓶砸的,痛死老子了——可能还有玻璃渣。你轻点弄啊!”
    此刻急诊室医生就一位,高年资的其他医师,临时唤来的科主任等人都已经去抢救溺水儿童了。
    一比二,人手显然不够用。
    从轻重缓急角度来说,血流不止的这位仁兄自然比只是擦伤且已经简单处理过的顾文静更需要医生。
    从社会学角度来说,但凡有脑子的医生都会选择先给杀马特看诊,因为这群人明显惹不起,不看破头那下一个头破的肯定是他自己。
    “你去忙吧,这边可以交给我。”印小青神情严肃认真,内心窃笑不止。
    他就不信顾文静她爹会放着女儿的伤不管不准自己插手。
    “这……”急诊医生有些犹豫,这明显不符合规定。
    “这可以就当是霸道的病人家属抢了你东西自用。你虽有反抗但并不成功。”印小青一串话引来了杀马特们的闷笑以及控制急诊医生的行动支持,切实造成了反抗不成功的事实。
    而印医生则在说话的同时已经清洁了双手,自发使用生理盐水为文静重新冲洗伤处。
    随即又取来消毒镊子细心的为她剔除伤处的异物。
    在他埋头为文静清创时,偶尔会觉得有一股细细暖风呼在后颈,如羽毛轻抚,仿佛充满柔情。让印医生不由忽略了周遭群众,渐渐心神荡漾。
    文静则因伤处痒中带痛,痛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