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男神来自妇产科-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ソバ纳竦囱
    文静则因伤处痒中带痛,痛里又有痒,难受极了,虽咬牙不曾呻_吟,却想要说点什么排解一番。
    “印医生,你说万宸宸能救回来吗?”她开口便问出了心底的担忧,瞬间打破印小青脑中各种旖旎幻境。
    “尽人事,听天命。”他沉思之后如此回答。
    若是溺水后立刻捞起来,那抢救成功且无后遗症可能性很大。可他俩不知在水里漂了多久,这会儿是急性肺水肿导致心脏骤停……即便是立刻恢复呼吸心跳都没法保证脱离危险。
    最终,也可能因缺血缺氧性脑病,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导致死亡。
    印小青这么想着,却并没将残酷现实说出口只随意科普了一番溺水相关知识,一为忌讳二是不想吓到她。
    谁曾想,他话还没说完不远处抢救室那端就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嚎哭声。
    “宸宸!宸宸你醒醒啊!妈妈来了,你醒来看看妈妈啊!”
    “为什么停止抢救?!继续救啊!医生求求你们继续救吧!”
    “我可怜的娃,你才六岁啊!六岁啊!你活过来吧,妈妈求你了,不要顽皮,快点睁开眼啊!”
    ……
    听着这一阵阵哭天抢地的声音,差点一起溺死的顾文静忽然觉得一阵惶恐,她立即扭头看向了自己爸妈,后怕不已。
    若没遇到印医生,说不定此刻哭的人还得加上他们。
    向羡予也同时想到了这一点,马上红着眼向前跨了两步。
    随即她紧搂住自己女儿肩膀,感慨万千:“幸好,幸好……静静你下次可别干这么危险的事儿了!妈妈不要你见义勇为就想你好好活着。”
    “对的对的,保护自己最要紧。”顾建军也泪水盈眶的凑了过来,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相互安慰。
    见此情形,连周围杀马特们都不再瞎嚷嚷,他们从小护士那得知文静勇救落水小孩的事儿后通通一脸佩服模样。
    住这附近的人都知道那条河凶险,敢跳下去捞人的就算没成功那也是真的勇士。
    正当大家默默将空间留给文静一家时,大伯母万慧如忽然领着几个人冲了进来。
    她扬臂直奔顾文静脸上扑去,嘴里还骂骂咧咧道:“就是你这丧门星害死了宸宸!为什么偏偏是你下水?!一出生家里就没好事儿!哪家女娃子命那么硬,扔雪地里都能活,肯定是灾星投胎!”

  ☆、第22章 一针就见血

诶?我救人还有错了啊?我不下去他早淹死了都拖不到进医院好么!
    顾文静听了大伯母的话简直想吐血三升,她这辈子见过最无耻人也就贾思真、林丹丹之流,没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老姜果然更辣。
    “我闺女儿豁出命去救人还救错了?你有病啊?!”顾建军听罢也是火冒三丈高。
    平日里他大哥大嫂瞧不起文静没带把,时不时说点风凉话他都能忍,毕竟是亲人。可这次是原则问题、三观问题,他不可能再沉默。
    “都有人看见了她是仰躺在水里带着宸宸漂,专家都说救淹水的人得侧身带着游,肯定是她姿势不对宸宸才呛水没气儿了!”万慧如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恍若亲见。
    “是谁看见了都不捞我们一下,居然还有脸说出来?!”文静顿时被气得眼圈儿发红,也想冲过去拼命,“我要游得了早游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他怎么不下去试试啊?!”
    “你个死女子咋和长辈说话的?还嘴硬!还有那个医生,还他妈医生,连控水都不会!要不是你没倒背着宸宸跑圈让他把水吐出来,他怎么会肺里进水肿了救不活?!”
    躺着中枪的印小青同样憋屈至无语。
    现代医学早就证明了控水拖延心肺复苏,增加误吸可能,所有民间传说控水法都是扯蛋好么!
    再者,肺水肿也不是进水肿了,是肺内组织液平衡失调不能被肺淋巴和肺静脉系统吸,导致的肺通气与换气功能障碍。
    当然不用想都知道这么说了对方肯定听不懂,最终印小青只为自己辩驳了一句:“从医学角度来说,我的急救措施没有任何问题。”
    唯一的问题或许只是当初捞起顾文静和万宸宸的第一时间,他应该根据经验判断先去救情况更危急的后者,而非因为感情因素拉着前者不愿撒手。
    当然,对此印医生并不愧疚,因为耽误的那一分钟时间内两住院医并没白忙活,他也在对方即将出错时及时阻止。
    那孩子最终的死亡和他以及顾文静都没关系,谁都不应当为此承担责任。
    然而他那句话并没有任何作用。
    “放屁,你们就是罪魁祸首!快跟我过去给宸宸下跪道歉!”满面横肉的万慧如冲印小青方向恶狠狠吐了口唾沫。
    说话的同时,她顶着一头野鸡毛似的劣质卷发领着气势汹汹的几个村汉冲了过来。
    文静和顾建军顿时顾不得嘴上反驳,赶紧先把向羡予拽到身后护起来,双双做好了恶战一场的准备。
    站一旁的印医生也撸袖子打算加入战局,他甚至还以极快的速度估摸着双方战斗力。
    算上护士小刘七比五,忽略一看就柔弱的顾母那就是七比四,其中他自己和顾文静经过先前的事儿都有些体力不支甚至还带着伤,不太妙。
    正当印小青示意小刘赶紧报警时,幸运的事情发生了。
    万慧如一行人扑过来时,刚好被处于急诊室中间必经路段的杀马特们挡了路,其中一个不长眼或者说横行霸道惯了的村汉挥手就将其中一人推了个踉跄,害他差点撞到脑门正在缝针的同伴。
    “干啥呢,干啥呢,这是医院这还在救人,闹什么闹!”被撞的黄毛小子转身就一拳揍向村汉腮帮,下一瞬则飞脚将其踢踹出了急诊室大门。
    快准狠的动作实在潇洒得不要不要,让印小青恨不能亲身替其英雄救美,只可惜他个子虽高却是白面书生,打架斗殴经验并不丰富。
    “你,你们多管什么闲事?这咱白莲村万家的事儿,别瞎插手!”万慧如等人被吓了一跳,眼瞅着几个小混混模样的摩拳擦掌准备加入战局顿时有些心慌。
    “我们也见义勇为做好事儿呗!”其中一个酒红色头发的杀马特指了指文静又扭头冲万慧如鄙视的竖起了中指,“看人家湿淋淋满身伤的,你们要脸嘛?这跟自己摔了敲诈路人有区别?”
    “有区别,”另一个赤膊青年嗤笑着插话,“人家只讹钱,他们冤枉人家欠命债。”
    听这几个社会青年提到讹诈,顾建军心中顿时有了明悟。他就在想怎么会突然扯到静静和印医生身上来,说一千道一万还不就是钱闹的!
    村里奉行“养儿防老”这规矩,万宸宸她爸是万慧如的大弟今年有挨边儿五十岁,前面三个都是闺女好不容易得了儿子又夭折,养老人没了!
    后面很可能再也生不了,即便又有了儿子夫妻俩也没精力、体力再去赚钱慢慢养活大。
    如今人死不能复生那更得利用一下,发挥余热能讹多少算多少。
    想必凡是参与救援的人或单位一个都跑不了,文静、印小青、妇幼保健院、县人民医院……准会挨个儿排着被闹。
    顾建军见着有人帮忙拦住万家的村汉,跳脚就骂了起来:“万慧如我警告你,你特么也是嫁到我顾家是我顾家的人了,什么白莲村万家的,和你没关系!别在这儿领头瞎闹,闹赢了输了都没你半分好处。”
    见万慧如粗脖子一伸还想说些什么,顾父马上使出了杀手锏:“你还想不想要爹妈每月的生活费零花钱了?按规矩我一个月只需出五百,多给你个零头不是让你拿来埋汰我闺女儿的!”
    听见这争执内容印小青也是瞬间弄明白了这事儿闹起来的根由,无奈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果然又被他猜到了,医患纠纷。
    有时候所谓的医患纠纷根本就和“怎么医、医没医对”没任何关系,全是为了钱而闹。
    正这么想着,他果然听见急诊室那边也闹了起来。
    骂120没及时出车,骂医生抢救时没认真出力,骂医院设备不好草菅人命……闹哄哄跟菜市场似的。
    这厢杀马特们拦住了村汉,可万慧如还在和顾建军继续争吵,从万宸宸的死扯到了她艰辛万苦奉养老人,一月五千生活费还不够二老看病吃药,应该再给她点保姆费。
    典型的泼妇骂街用词特别恶劣,气得顾父面红耳赤,最后她把话题又拉回了顾文静身上。
    “我哪有说错,本来就是丧门星!养女儿就是赔钱货,你看看她白长这么漂亮一点用都没有!好不容易钓上的富二代都跟别人跑了,还自己提退婚退聘礼,这不让人白睡了,啧啧。”万慧如嘴里不干不净编排着文静。
    “你闭嘴!”向羡予也是气得厉害,连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还没等她扑过去撕万慧如,从前对兄嫂很是客气的顾建军就先她一步两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敢污蔑他闺女管他是谁他都敢去拼命!
    被扇了耳光的万慧如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一贯当自己的城里斯文人的二弟真会动粗。
    捂着脸回头一看,万家的亲兄弟堂兄弟们还被小混混们拦着没法为她做主,无奈只能自力更生。
    于是她立刻使出了一哭二闹绝技,坐在地上就开始打滚嚎哭。
    可谓是眼泪与鼻涕齐飞,散发共尘灰一色。
    她唾沫飞溅着不断咒骂顾建军没良心,不男人,居然敢打自己亲嫂嫂。
    顾建军真想扇得她闭嘴,可还当着有点怕人说闲话,一时间有点踌躇。
    正无奈僵持着,印小青忽然跨出了正义的一步。
    “你停一分钟听我说句话,行吧?”他蹲着万慧如身边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在勾起万慧如好奇心侧耳倾听的那一刹那。
    印小青快速问道:“刚才你说文静扔雪地里也能活是什么意思?这是否表示你曾经犯下了遗弃罪想要故意杀死她?”

  ☆、第23章 首次告白

23
    印小青一句话就说得万慧如哑口无言甚至头冒冷汗。
    她想不明白自己这么脱口而出的半截话怎么就能推测出事情的真相。
    其实很简单,在雪地里自己不能走回家那肯定是婴幼儿时期。如此疼爱独生女的父母不可能自己把闺女小小年纪就扔冰天雪地里去。
    向羡予衣着打扮气质浑身上下充满文艺范儿,一看就是心细人,即便是文静出意外也总得有个什么缘故。
    于是,印小青大胆设想一番,果不其然诈出了真相。
    随即这场急诊室闹剧又开始剧情神转折。从万家耍赖到万慧如撒泼再演变为顾氏夫妇逼问她二十几年前是如何差点冻死自己闺女的。
    这故事出奇简单……粗暴。
    因为向羡予当年生了个女儿,她又偏偏是编制内的教师,顾建军从农大毕业也分配到了农科所做水果种植研究,他俩想要保住铁饭碗就不能再生二胎,除非头胎夭折或残疾。
    而顾建军是老顾家三子一女中唯一念了大学的金凤凰,顾家二老都对他寄予厚望,不忍见他功成名就却没儿子。
    在多次劝说他悄悄扔掉顾文静却无果后,顾奶奶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
    过年时由她拉着向羡予下厨,老头子喊顾建军陪喝酒,万慧如负责看孩子。
    瞅准时机,她悄悄把只有几个月大的文静放到了窗外雪地里去,以为有那么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孩子不冻死也得冻废,顺理成章就能再生二胎。
    哪知向羡予就像有心灵感应似的,从厨房回来得特快,敲门时她就赶紧又从窗外拎了进屋。搁置时间不久因而顾文静也就稍微感冒发烧了一周而已。
    在今天之前,万慧如心知这事儿要捅出去顾建军、向羡予肯定会发飙,却从不认为扔个小孩会涉及犯罪。
    因为村里的人自古以来都是这么做的,生女孩养大后可以换聘礼,家穷养不了的就扔掉。
    白莲村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很早之前村里确实有一处荷塘,每当夏季便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盛景。
    有什么不好处理的物事,掀开莲叶“扑通”一声就下去了,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这么做的人太多以至于挖莲藕的人隔三差五摸到白骨,也有好些顽皮的男孩不小心溺水——荷塘下面都是淤泥,踩下去腿就没法□□,会游泳也没用。
    有风水先生说,盛开的白莲是因为血肉的滋养,它反馈给村人的则是满池怨气。必须选吉日填了并埋下镇魂鼎。
    曾几何时,白莲村没了荷塘,却依旧无法阻止抛弃女婴的恶习,以至于村里光棍越来越多……
    当然,光棍什么的和顾家三口没任何关系,他们此刻只是纷纷用恨不能啖其肉饮其血的眼神看向有些瑟缩的万慧如。
    “我就说静静那次怎么哭得那么惨,怎么会发烧咳嗽差点肺炎了,原来是你害的!”一贯文雅端庄的向羡予彻底气疯了,完全不顾形象的扑过去就开始抓扯撕挠。
    她单人武力值自然不敌粗壮村妇万慧如,但有顾建军从旁协助就肯定不会落于下风。
    反倒是很能打的当事人顾文静站在一旁没插手,不是因为顾虑什么狗屁长辈需尊敬,而是她毕竟专业练过,怕愤怒中上去了收不住把人打残废。
    “哎哎呦我去!怎么能都怪我呢?这明明是妈的主意!”万慧如在痛呼之中开始攀扯他人,强烈表示自己只是从犯并非主谋。
    文静默默听着她辩驳,顿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和妈妈一起受的各种委屈,想起了由奶奶主导的各种无视、辱骂、克扣吃食……
    “她年轻时头胎也生的女儿……大姑姑被家暴她也会去闹去护着。你说她凭什么想要我去死,都不体谅一下我妈?”她神色复杂的站在印小青身侧,一面看着爹妈为自己报仇雪恨,一面如此自言自语似的询问。
    印小青思索之后不太确定的回答:“或许是,群体从众心理在她心里打下了太深的烙印,让她不自觉的与周围人保持相同步调。从幼时就被嫌弃,成年后又被耳提面命必须生儿子,生了女儿再遭遇苛待。嗯,导致了社会性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大概是这样吧。男性反倒不会在成长过程中反复受这种刺激。”
    “……”本没指望得到回答的顾文静似懂非懂看向印医生,再次不明觉厉。
    她本想问问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到底是嘛玩意儿,话说出口时却变成了:“你家重男轻女么?”
    这或许是她此刻潜意识中最希望得到答案的问题。
    “我全家都是医疗系统的,对生老病死都看得淡更不消说男女性别,”印小青发现这是个剖析自己的好机会,立刻给予了反馈,还着重强调道,“我爸从来就没管过我任何事,我妈只求我能尽快顺利结婚生子。”
    听罢文静噗嗤一笑,打趣道:“就你这种亮闪闪的形象还愁不能结婚生子?候选的肯定排着长队吧?”
    印小青瞬间站直身子凝视着顾文静双眼,严肃认真地回答:“相中我的是有几个,可我相中的人还不知道,我正在考虑什么时候告诉她。”
    他不动声色却心跳如擂鼓的等着文静问“你相中的人是谁”。
    他盘算等文静问了之后必须多流露出一点表情,深情款款的回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谁知,她完全无视了印医生的期待,轻描淡写回答道:“哦,那你加油咯。”
    “……”印小青懊恼得简直想锤墙呐喊——导演,这剧本不对!
    好吧,听着万慧如嚎叫连连的背景乐,他也意识到此刻场景、时机都不对,不太适合告白。
    等下次,找个花前月下浪漫地,印医生如此暗下决心。
    义诊队在两天后就会去莲花村,他希望那时候文静还没回城,或者也可以等回去了再约。

  ☆、第24章 上新闻

最终,印医生希望在白莲村与文静再度会面的愿望并没达成。
    因为于万宸宸不幸逝世的当天晚上,人品无下限的万家老少就在县人民医院门口停尸并堆上了花圈哭喊唱念。
    若非大清早上班的城管阻止其不准侵占人行道,他们大有一副要搭建灵堂闹上七七四十九天的架势。
    当然,就算没灵堂草菅人命的横幅也拉上了,摆明不闹到获取足够利益绝不善罢甘休。
    而印小青、顾文静大约是因为并非“财大气粗国营单位”,且万慧如闹一场也没占到便宜,暂且被放过。
    见此情形,李主任果断决定推迟了去白莲村义诊的计划,并且让印小青和另两位曾参与急救的住院医就在花园镇卫生站设点接受咨询,不跟着大部队流动行走。
    惹不起那就只能躲了,卫生站旁边就是镇政府和镇派出所,想来安全问题可以得到保证。
    对此决定印小青并无异议,却有些遗憾。
    他总觉得按照顾家那位泼妇大伯母的性子回家了都不会安生,文静说不定还得被一些所谓的亲人闹。
    在这可以预见的危难时刻,印医生希望站到对方身边帮忙分担仇恨值,更希望她又被指责“赔钱货、被甩了、嫁不出去”时,自己可以适时挺身而出怒刷存在感。
    可惜,主任一句话,这些想法也就只能是想想而已。
    正如印小青所料,文静稍后的这两日过得确实不平静。
    当日凌晨四时许回到顾家老宅时,不曾为孙女担忧的顾家二老早睡了,算是万籁俱寂正好补眠。
    可万宸宸溺亡的事儿对文静来说冲击太大,住的偏偏又是临时收拾出来充满了霉味儿的杂物间,每当有风刮过时密封不严的窗框还会呜呜作响……因而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法合眼。
    不仅仅是先前的事故在她脑海不断闪回,印小青在岸边拉住文静的那一幕也像是电视剧卡带似的反复重演。
    直到此时,后知后觉的文静才慢慢忆起她被紧握住手腕时那一瞬的安心;也回忆起被印小青紧搂着从冰冷的河水里往上拽时,那一刻从他厚实胸膛传来的融融暖意。
    仔细盘算后,她才惊觉自己在短短一月不到时间内数次被对方拯救于危难中,还挺有缘。这印医生,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却是个难得的靠谱好人呢……
    这么东想西想的,顾文静终于面带浅笑怀抱毛巾被沉沉入睡。
    可惜,天刚亮时窗外就传来了鸡鸣狗叫,以及闹哄哄的说话声。心有不甘的大伯母没能允许体力透支、精神极度疲惫的文静睡上一个囫囵觉,早早的就借口晚间祭祖需要拾掇鸡鸭等祭品,领着一家老少闹了过来。
    大伯顾建国一家扎根农村当年没严格遵守计划生育政策,此时通通往院子里一站显然比文静只一家三口看着有气势。
    除去夫妇俩,他家还有长子顾文翱携妻子及一双儿女,次子文翔,长女文卉虽然是嫁人了不用参加祭祖,可她偏偏是嫁去的隔壁桃花村,昨夜里听说万宸宸的事儿自己妈妈受了委屈,此时也独自赶了过来帮衬。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万慧如此刻腰不酸腿不哆嗦了,连嗓门也提高有足足二十分贝。
    她就这么站在廊下,叉腰茶壶状顶着初生的日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绘声绘色向顾家二老告状,倾诉文静是怎么命硬害死了她侄儿,以及老二夫妇又是怎样恶劣地算旧账打骂了她。
    被吵醒的文静就黑着脸站在万慧如头顶的楼上窗边,一面擦脸洗漱一面听着。
    当万慧如骂至最□□用三字经问候了顾建军夫妻时,正巧洗脸完毕的文静哗啦一盆水就泼了下去。
    万慧如湿淋淋的一抬头就瞧见她在翻白眼,当即跳脚怒骂:“你个死女子,当着爷爷奶奶的面都敢做妖啊?!”
    “啊?大伯母啊!你怎么在楼下我没看见哪,对不起咯,昨天睡太晚现在还晕乎乎的呢。”文静毫无诚意的道歉后转身就去楼下厨房自己翻早餐来吃,我行我素根本不搭理对方。
    在万慧如气得跳脚时,文卉冲进了厨房想要掌掴文静。
    显然,出嫁多年的她和堂妹很久不曾会面,根本不清楚文静做的什么工作,最擅长的又是什么。贸然出手的后果就是文卉不得不顶着脸上的手指印惨然退败。
    “你,你居然……打我?!”文卉一脸的难以置信。
    文静则讥讽的笑着回答:“我是体院毕业的,还得过大学生运动会武术项目套路比赛的奖牌,你不知道么?君子动口不动手,武人动手不动口。”
    坐堂屋里抽着旱烟的顾爷爷看着这一切,忍不住往木沙发扶手上重重一敲烟杆,发威了。
    他没去触爆碳顾文静的霉头,直接冲着顾建军和向羡予骂了起来,说他俩没出息,不但生不出儿子还教不好女儿。
    顾建军正为了自己女儿差点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被家人弄死而生闷气,被这么一骂他也有些火大。
    忍不住反驳道:“什么叫教得好?像你教我一样对长辈必须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即便你们做错了我也得听?”
    顾爷爷点头说:“没错,就该如此。”
    “哪怕你们想害死我女儿我也得听?”顾建军说话间一双带着血丝的眼狠狠看向了自己母亲。
    连扫盲班都没念过的顾奶奶自然也不懂法律,一副无所谓甚至理所当然的表情,回答道:“二娃,妈可是为你好,不要不领情,以后你就会晓得没儿子有多惨。过继文翔的事儿你也赶紧抽空办了吧,别跟妈嘴硬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