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刘苏仪还是转移了话题:“你知道小寒分手了吗?”
  “知道〒_〒”郭沁显然也对这个话题感到郁闷。
  “小寒告诉你的?”她以为潘小寒不会主动跟大家说这件事的。
  “不是,是我在渣男空间看见他跟他未婚妻的恩爱照了…。…”郭沁发这句话的时候简直牙痒痒,当年何磊的空间都是跟潘小寒一起的照片,现在被删的一干二净,每天跟另一个女人秀恩爱。那么多钱的情分就像照片一样说没就没,说换就换。
  刘苏仪没说话,她没加何磊的QQ,不知道这些。现在炸一听,想起上次何磊跟她说的话,本来她以为何磊还是喜欢小寒的,现在想想他当初说得那些话只怕也没什么真心吧。
  还没等她想好怎么会,郭沁的电话已经进来了。看来也是被这事郁闷很久了,一直憋着,好不容易有人能吐槽怎么能放过。
  刘苏仪接起电话,她现在是真的后悔给郭沁发信息了,冲她话唠的个性指不定能讲多久。
  果真,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半小时,郭沁从各种方面论证了何磊是个渣男骗子,人渣败类,咬牙切齿的想分分钟把人给阉了。
  挂完电话,刘苏仪长顺了口气,虽然她也很恨何磊,但是听这么长时间的抱怨还真是累到不行啊。她有时候真的佩服郭沁的肺活量,吐槽时连大气都不带喘的。
  搁断电话才发现有个未读短信。“苏仪,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是我追你,一切都由我来操心好了。”
  刚刚才跟朋友回顾了一个渣男的历史,现在看见这句话自己竟然有点想哭的冲动。
  忽然就觉得自己也许可以试试,“你说的哦,做不到的话我还是会翻脸的T^T”刘苏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敢恐吓,但就是觉得好累好想找个依靠。
  沈褚安本来没想刘苏仪会回的,看着信息不免有些激动。这是猫咪的示好吗,表示允许亲近了?“遵命,我的猫咪女王。”
  发出去的时候他似乎都能想到刘苏仪看着信息是鼓起腮帮子气嘟嘟的炸毛样子,说不定还会对着虚空挠几下子。真奇怪,自己明明没看见过她这么做,为什么怎么笃定她的行为呢?
  事实上,刘苏仪也确实这么做了,甚至在看到奶牛摇晃着鼓鼓的小肚皮走过来的时候迁怒了“奶牛,你这样吃,一定会把肚子撑破的!到时候会打一个月的针!”
  干嘛把自己比成猫咪呢,哪里像了,猫咪那么傲娇。其实某人是恼羞成怒了,遵命,女王什么的太像调情了,某人自动忽略了这些词,找了一个无害的假装愤怒。
  黑团子对她恶狠狠的吓唬,所做的回应就只有掀起眼睑看了看,然后将自己放平在地上消食,当某人是空气。
  刘苏仪觉得自己有必要在今后的日子里好好培养做主人的威严了,不然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沦为某狗的厨娘兼清洁工。
作者有话要说:  写啊写啊些,还是没写出3000字,算了,不强求了。小天使们晚安~
  禾米卡文啊,你们都不来安慰我,不开森︶︿︶

  ☆、第二十八章

  周一早上上班的时候刘苏仪很是忐忑,为此特地改掉早去的习惯,硬是掐着点进了办公室。
  可惜,有些人的好奇心和八卦心是不敌的。宋仕达现在刘苏仪的办公桌边守株待兔。沈褚安那种死脑袋当然不会干堵人这种没品的事,可以作为损友的宋仕达从来都是脸上堪比长城的。
  刘苏仪看着自己桌子边笑的就像一只得逞的狐狸一样的白痴男,(刘苏仪也是又来才知道,这哪里是狐狸,分明是长着狐狸外边的傻狗啊)很是无奈。她怎么就把这货给忘了呢,早知道该早点来,就算被逮住也不至于被围观。
  推上公式化的笑容,刘苏仪皮笑肉不笑:“宋老大,早上好啊。”虽然大家都假装的很忙,但刘苏仪分明看见一双双的眼睛都注意着自己。
  “不早了,苏仪。”宋仕达笑眯眯。
  额,刘苏仪小小翻了个白眼,我知道啊,所以您老干嘛还闲在这里不去工作。这话自然不能光明正大说出来,公共场合还是得对领导礼貌,继续笑:“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问一下,你周末过得怎么样?”
  刘苏仪觉得牙根有点痒痒了,昨天被这家伙坑了她到现在还有点愤愤不平呢,这货竟然还来问!“托您的福,我过得非常 非常 愉快!”刘苏仪可以加重了词。
  “看来苏仪对昨天的午饭很满意啊,我真是荣幸之至。”宋仕达简直是顺杆直下,有墙翻墙,一点都不在乎刘苏仪的嘲讽。
  刘苏仪听到这句话就炸了,果然周围开始有眼刀嗖嗖射过来,瞬间就被插了好几刀。简直太恐怖了,刘苏仪赶紧补救:“昨天真是谢谢您的款待,您未婚妻真是漂亮又大方。”还好可以移祸江东。虽然苏青现在可能连女朋友都不算,但迟早会是,她也没说错。瞬间,小飞刀的投射量减下去大半。
  宋仕达没料到她会提到苏青,但还是表示了感谢:“她听到你这么说会很高兴的。”倒也不曾在意刘苏仪的用词。
  随着这句话出口,小飞刀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片心碎的啪啪声。刘苏仪叹口气,其实事务所里宋仕达要比沈褚安吃香的多,长得帅嘴又甜,只是过于花心让妹子们不敢上前,但暗地里喜欢他的多了去了。
  这样想想,刘苏仪就觉得她做了件好事,趁着妹子们还没有落入狼口,先将她们打醒。只是空气里的怨念感也太重了吧,到底有多少妹子不开眼看上这货啊。
  宋仕达到底没那么细心,他只是觉得房间里气氛忽然低迷了,有些奇怪。不过这不影响他的八卦之心,凑近刘苏仪,压低声音:“昨天,你跟沈褚安有没有什么进展?嗯。”
  刘苏仪警惕地后退一步,看着对面笑的一脸猥琐的人,很嫌弃,靠的太近了好吗。“干你什么事?”没忘记压低声音。还好妹子们刚刚心伤,没注意这边。
  “我这不是关心关心吗,小苏仪你这样真让我伤心。”宋仕达扁着脸很是委屈。
  对于眼前装可怜的大男人,刘苏仪毫不客气:“我们什么都没做,你以为人都跟你一样呢,滥情无节操。”说完绕过宋仕达直接坐下。
  宋仕达觉得自己躺枪的很无辜,他自认没得罪眼前的小美女啊。摸摸鼻子,还想说点什么,结果办公室里的沈褚安看不下去了,开玩笑,这是他看上的人,宋仕达老凑过去干嘛。
  “宋仕达,回来工作,你那堆报表看完没?”boss大人一点不顾及那是他的合伙人,使唤起来很是习惯。
  宋仕达摸摸鼻子,他怎么就遇上这样的兄弟呢,而且连他看上的女人都不好惹。认命地某人只能去跟一堆枯燥无味的数字相亲相爱。
  沈褚安看着他乖乖回来,才满意的收回目光。真是的,总是给他找麻烦,现在还给他喜欢的女孩子找麻烦,不知道总跑过去找苏仪会让她被办公室那一群女人排挤啊,而且说个话还凑那么近,他都没有!好吧,其实boss大人是吃味了。
  刘苏仪叹口气,以后的日子看来要多姿多彩了。
  斜对面,张远伸出半个脑袋:“大清早叹什么气啊,年纪轻轻。”说罢,很是一副过来人样子的摇摇头。
  刘苏仪这回很不客气地方面赏了他一个白眼,就好像他资历很老一样。
  张远的深沉只维持了五秒钟,然后很神秘兮兮地问:“苏仪,你昨天真跟宋老大一起吃饭了,他真有未婚妻了?”
  刘苏仪黑线,是水土问题吗,事务所的男人们怎么都爱八卦?不过想想沈褚安和凌语,刘苏仪排除了这个可能,还是有正常人的。“是啊。”
  “怎么样,漂亮吗?”张远眼神亮闪闪地问。
  刘苏仪看着他实在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她都要怀疑张远其实是喜欢宋仕达才来刺探敌情的,要不怎么能这么八卦。
  想了想苏青的样子,刘苏仪弯起嘴角:“很漂亮,脸蛋好身材好,气质也好,超级大美人。”这不是虚言,苏青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
  身边一群竖着耳朵听墙角的妹子们,碎了一地的心彻底变成渣渣。简直太虐了。
  张远犹不死心,眼睛依旧亮闪闪,刘苏仪趁着他开口之前先开口:“凌语在看你!”本来只是瞎编的,但是张远抬头看的时候真看见凌语看过来,立马把头缩回去当乌龟。
  刘苏仪有点愕然这样的效应,其实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效果真是好。话说,凌语也没把张远怎么样啊,张远怎么就这么怕他呢,撞见老板都没这样,简直就是耗子见了猫。
  这一点,张远自己也想不通,以前只是怕被抓到把柄不放现在都变成条件反射了,他也很郁闷。
  对于张远的郁闷,刘苏仪很不客气地笑了。然后就接到了boss大人的短信,“上班时间,请注意。”刘苏仪下意识朝他办公室看,只看到一个开着的门,根本看不见人。
  刘苏仪撇撇嘴,以前大家也经常玩闹啊,怎么不叫他来管,干嘛还特地发个短信给她。不过既然老板开口,自然不能继续偷懒,干活最重要。
  沈褚安看着看过来的小脑袋,笑眯眯的,这个角度他一点也不担心会被看到。宋仕达看着春风得意的沈褚安,再看看自己面前一堆资料,忍不住哼哼:“小心眼的男人!”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发了什么信息,猜都能猜到。
  “怎么,你有意见?”boss大人毫不在意地承认了,他就是小心眼,就是见不得刘苏仪跟别的男人说话,怎么了?
  “我……没有!”遇上这一对,宋仕达觉得自己快要内伤了,怎么每次最后被噎住的都是他。对于眼前的人,太腹黑他不敢惹;对于外面的,天知道他为什么也不敢,不过也不能惹,惹毛了还是会被腹黑整。
  除了早上的插曲,这一天过得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还工作工作,该吃饭吃饭,只是中午不少妹子跑来问宋仕达未婚妻的事,就连楼下公司都有人来!刘苏仪一边不厌其烦的回答,一边在心里腹诽:这个花心男到底招惹了多少妹子啊!
  沈褚安自然也看到了这些,于是下午的时候宋仕达面前待处理的资料不减反增。哼,谁让你招桃花给我的人惹麻烦。宋仕达表示他真的很冤,长得帅招人喜欢也是错吗?
  沈褚安鄙视:就是你的错,招惹一堆桃花不是你的错谁的。于是宋仕达只能在资料堆后面无语泪先流。
  最令刘苏仪想不通的是,连李晶都来问了她确定李晶可不喜欢宋仕达:“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好奇,你不喜欢他啊。”
  李晶不经意地笑笑:“大家都好奇八卦吗,我来事务所这么久了,宋老大身边那叫一个走马观花,没想到这次一下子出来个未婚妻。”
  刘苏仪微红了脸低头喝汤,宋仕达找她的时候就是说找结婚对象的,所以她也不算造谣对吧,就是这样。
  “你怎么了?”李晶见刘苏仪埋头不语有些担心。从上次的事情后,她就对这姑娘多了几分好感。
  “没什么,我还以为大家都喜欢宋仕达呢?”刘苏仪摆摆手打哈哈。
  李晶忍不住嗤笑:“喜欢他的人也是有的,不过他的花心摆在那里,久而久之也就不多了,大家就是八卦多一点,不然太无聊了。”
  刘苏仪在心里默念:宋仕达,对不起了,我刚才错怪你了,之前咒你早衰什么的就不算数了。
  “不过,倒是你,为什么会很他们一起吃饭啊?”不得不说,实在是宋仕达有未婚妻的消息太震撼,这个关键问题到现在才有人问。
  刘苏仪低头看碗里的汤,要不要继续装作喝汤,可她真的饱了。“其实这是个意外。”李晶现在对沈褚安什么心思她不知道,不过还是不说比较好。
  “嗯?”李晶不解。
  “不说这个了,你什么时候出国?”转移话题什么的向来都是王道。
  切到这个问题,李晶有些消极:“快了吧,这个月的事吧,快的话下周就走了,我已经跟老大他们说了,做完这星期就离开。”
  看着李晶逞强的笑容,刘苏仪忽然觉得自己转移的这个话题真不好,戳到别人伤口了。不好再说什么,只要逼着自己喝汤……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看来我以后的更新时间要改在12点左右了@( ̄… ̄)@
  好了,写完了,我去睡觉了,大家晚安,么么哒╭(╯ε╰)╮

  ☆、第二十九章

  刘苏仪午饭吃多了,回来之后胃一直难受。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刘苏仪很后悔:下次再也不装喝汤了,喝太多了。
  张远暗搓搓地凑过来:“嘿嘿,苏仪,你是不是亲戚来了?”
  刘苏仪本来不想理他,但听见张远这么说还是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爆栗:“你亲戚才来了,你亲戚从来就没走!”跟女孩子讨论这种问题什么心理啊。
  张远摸摸额头,真疼,他不就是关心一下吗:“那你怎么了?”明明就是捂着肚子一副亲戚来了的样子吗。
  “胃不舒服。”刘苏仪趴回去,丢出几个字。
  “胃病?有药吗?”张远虽然咋咋呼呼,心还是很好的。
  沈褚安吃完饭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就听到了这句话。看着张远机会也跟着趴在刘苏仪桌子上,boss大人很不舒服。不过现在解决胃疼才是大事。沈褚安步子顿了顿,转身又出去了。
  刘苏仪和张远都趴着,谁都没看见沈褚安。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刘苏仪还是闷声说实话:“没事,就是,嗯,有点吃多了。”太丢脸了,吃多了胃疼这种事,刘苏仪把脸埋进胳膊里,这种事,实在……
  张远愣了两秒,然后大笑出声:“哈哈,吃多了,哎哟,苏仪你多大啊。”张远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克制,成功吸引了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
  刘苏仪羞愤欲死,她以后再跟张远说这种事她就是猪。将脸埋着不想抬起来,这回脸都丢光了。实在气不过,狠狠踩了张远一脚。
  张远也意识到自己太大声了,听着办公室里大家的哄笑声有点小小的愧疚。不过刘苏仪这一脚踩得也太狠了吧,她穿的可是高跟鞋啊,他的脚趾头都要骨折了。
  张远很委屈,不过对上刘苏仪恶狠狠的眼光,把嘴边的惊叫又吞了回去,开玩笑,女人生气的时候很恐怖的。结果一回头看见凌语看过来,只好灰溜溜一瘸一拐地回了自己地盘。
  刘苏仪趴了半小时感觉好多了,不过中午喝多了水,又挪步去洗手间。洗手间出来刘苏仪终于觉得自己舒服了。
  回来的时候经过沈褚安办公室。boss大人早就看见她去了洗手间,正在守株待兔。
  “刘苏仪,进来。”就在刘苏仪身心轻松走过的时候沈褚安喊住了它。
  刘苏仪小小纠结了一下,这还是沈褚安说完那些话后他们第一次独处呢。不过进去之后她就看到了一个发光发热的电灯泡。
  宋仕达炯炯有神地看着刘苏仪走进来。他之前看见沈褚安买了一堆胃药还奇怪呢,沈褚安作息向来规律根本没胃病,原来是为小美人买的。
  刘苏仪那点旖旎的小心思在宋仕达猥琐的笑容里湮灭的灰都不剩。很是淡定得跟沈褚安打招呼:“老大,什么事?”有电灯泡说明是公事吧。
  “那边有药,自己挑一种吃。”沈褚安没什么表情的说。他还没有学会怎样用正确的表情对待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刘苏仪冒出一串问好,药,什么药?说着沈褚安的目光看过去,刘苏仪看到了一堆——胃药!
  宋仕达看着刘苏仪被吓到的表情,感同身受。他之前也被这么一堆吓到了,沈褚安简直是把药店能买到的胃药都买回来一盒,太败家了。
  沈褚安也不想这样的,只是他走到药店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刘苏仪是什么种类的胃病,只好都买了,总会有一种是对的。(所以不能怪蛋糕店店员忽悠你,完全是你自己的问题……)
  刘苏仪想的完全跟宋仕达不是一条线上的。为什么沈褚安会知道她胃疼,知道了胃痛却不知道她是因为吃多了才痛。她现在该哭还是该笑呢。
  沈褚安看刘苏仪不动,以为她怕吃药:“胃疼还是要吃药的,去倒杯水来。”boss大人很不客气地指挥灯泡。
  “喂,为什么是我啊?”宋仕达很不满,他还想继续围观呢。不过沈褚安扫过去一眼,立马安静,灰溜溜拿了一个一次性杯子就去接水,出门还不忘顺手把门带上。
  沈褚安很欣慰,总算养乖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转过来对上刘苏仪:“怎么会有胃病,平时都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吗,随身带药啊。”语气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自然。
  刘苏仪很黑线,她今天是有不顺,这件事非得全公司知道吗。红着脸扭捏了半天,才小声解释:“老大,其实我只是吃多了有点不舒服。”让她死吧死吧,她的形象啊,彻底没了。
  沈褚安也被这个回答惊住了,其实他要是再等上一分钟就不用跑出去买药了。买个某人身高腿长,行动力一流……
  闹出了一出乌龙,沈褚安也有些尴尬,自己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怎么也这么不稳重了。“咳,会胃疼还是平时作息不好,你现在好点了吗?”boss大人尽力挽回自己睿智的高大形象。
  “嗯,好多了。”刘苏仪继续红着脸答。她还没有接受沈褚安,两人就这么讨论这种事,感觉老夫老妻的,怪怪的。
  说完这个,两人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一时满室寂静,沈褚安苦思了也没找到新话题,不得不说他还是不懂怎么和女孩子相处。之前都是有计划的还好一些,撞见没计划的,boss变通不来啊。
  正当刘苏仪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时候,救星回来了。宋仕达一开门看见俩人还跟原来一样站着有些泄气,他都特地离开怎么久了,怎么没点发展呢。不过看刘苏仪脸红红的,也许不是没有?
  宋仕达眼神在沈褚安跟刘苏仪之间转了几个圈,猜不到他们干了什么。沈褚安正在为自己找不着话题懊恼,正好迁怒:“怎么你连接个水都真么慢?”
  宋仕达摸摸鼻子,将杯子递给刘苏仪。他可是好心好意为他们创造机会,不感激就算了,怎么还落埋怨呢。
  刘苏仪拿着杯子,她不需要吃药吧,她的胃大约是有问题,可是她也不知道该吃哪种啊。
  “吃点消食片吧。”沈褚安记得他好像顺手也拿了这个的。当时收银员看着他拎着一筐子胃药时的目光他实在不想去回想。好在boss能够装面瘫,任尔东西南北风,半点表情不给就是王道。
  刘苏仪大囧,不过看沈褚安一副执着的样子也只能乖乖吃了,并把一盒子都带走了。
  “怎么回事啊?”宋仕达不解,他就去接了个水,胃药就变成了消食片这有点差距吧。
  “没什么,工作!”自己跟苏仪的糗事怎么能告诉外人呢。
  宋仕达觉得自己的地位越来越岌岌可危,明明他也是合伙人之一啊,为什么处处都矮了沈褚安一头呢。公司里大家都更怕沈褚安,好吧这算自己人缘好,但是为什么沈褚安总能使唤他啊!
  宋仕达忧郁了,忧郁的结果就是他要八卦到底。下午的时候就去找了张远,有时候真是物以类聚,这两个同为八卦男的关系还真心不错。在宋仕达不想跟女孩子唠嗑的时候就会来找张远。
  不过后来找的越来越少了,办公室美女多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是那个叫凌语的冰块,每次都会用挑剔的眼光看过来,自己倒是不觉得怎样,偏偏张远每次都跟蔫了一样的,实在不爽快。
  不过张远这小子跟小美人关系很好,说不定比自己知道的还多点。在张远添油加醋的叙述中,宋仕达中午串起了整个故事。哎哟,吃多了买回一堆胃药,沈褚安还真是……
  刘苏仪看着笑的毫无形象的宋仕达,狠狠磨牙,要是眼神能杀人,估计他已经被分尸了。
  宋仕达好不容易忍住笑,还不忘凑过来添把火:“苏仪美女,以后咱还是少吃点吧,褚安老这么买的话也挺浪费钱的,虽说他不穷吧,到过日子还是要省着点啊。”
  要不是还在办公室里,刘苏仪真想把宋仕达那张欠扁的脸打成猪头!
  宋仕达看着刘苏仪敢怒不敢言,顿时觉得扬眉吐气了,让你们俩一直欺负我呢。你们俩的事这里没人知道,量你们也不敢说出来,某人很是有恃无恐。只可惜他忘了他的好友兼合伙人不仅腹黑而且睚眦必报……默哀。
  刘苏仪这件乌龙当天沦为了下午茶的点心,连李晶见了她都忍不住调侃:“苏仪,你这么喜欢食堂师傅烧的菜吗?”
  刘苏仪欲哭无泪,她总不能说因为感觉戳到了你的心伤,所以她假装喝汤喝多了吧……只要涨红了脸背黑锅:“以后不会了。”
  怎料李晶反倒是很认真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低声说:“苏仪,其实我很羡慕你,活的潇洒自如,很可爱。”
  刘苏仪呆了,大姐你真的误会了!
  一天有很欢快地过去了,下班的时候,接到沈褚安短信“一会儿下班等等我。”
  刘苏仪想了想没回,动作却是慢了下来,陷入沉思。
  直到张远招呼她:“苏仪,犯什么楞呢,走了。”
  这才回过神,和张远笑笑:“我还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