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直到张远招呼她:“苏仪,犯什么楞呢,走了。”
  这才回过神,和张远笑笑:“我还有点事,你先走吧。”张远不疑有他。,点点头就走了,,不久办公室就剩下寥寥几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作息调不回来了,晚安,小天使们~

  ☆、第三十章

  宋仕达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整个刘苏仪还在那里磨磨蹭蹭,在联想到刚才某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请客,嗯,可以联想到很多啊。
  冲刘苏仪露出一个暧昧意味十足的笑,然后脚步轻松地走了。虽然八卦很欢乐,但是美人有约显然更重要,苏青做饭的手艺真不是盖的啊。
  对于宋仕达的笑容,刘苏仪并没有说什么,她下午的时候仔细想了想,自己有必要和沈褚安开诚布公地好好谈谈。无论是她接受还是沈褚安后退,他们之间的交流太少了。
  沈褚安出来的时候办公室里只剩下刘苏仪一个了。刘苏仪不禁要感谢华信的风气,只要不是逼不得已没人主动加班,一下班个个跑的比兔子都快。
  “有荣幸请你共进晚餐吗?”沈褚安耍宝地鞠了一躬,一身笔挺的西装比起燕尾服来也分毫不差。
  刘苏仪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有点小兔乱跳,确实微垂了头,点点头:“嗯。”
  沈褚安皱眉,他明明又对着镜子练过,姿势很标准啊,宋仕达不是说女神都爱这个范儿吗,可是苏仪的反应很平淡啊,就不该相信他的!
  沈褚安受了点小打击,但还是尽力做到标准好男友该做的一切,帮着开车门,走路走左边……只可惜女主角一路神游,丝毫没体谅到boss大人的良苦用心。
  刘苏仪是真没察觉到这一切。当初跟陈亦知谈恋爱的时候两个人小打小闹,似乎很少有去注意这些细节。现在好不容易享受到小说里的浪费她却不在状态,哎……
  到地方的时候刘苏仪才发现他们到的就是当初陈亦知请她吃饭的地方。沈褚安之前想到会是这里,他对市里的餐厅没研究,是拜托宋仕达帮忙订的位子,快到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也太巧了吧。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沈褚安深觉以后再也不听宋仕达的意见了。以为那家伙最在行的就是追女孩子,结果各种不靠谱。(宋仕达:我冤枉啊,我怎么知道你们俩之前的奸情啊!)
  刘苏仪有些晃神,这地方算她跟陈亦知再次交集又彻底断开联系的地方吧。想想上次还在这儿被boss大人抓到了,明明不久前的事,怎么觉得过去很久了呢。“不用了,这个点餐厅都该爆满吧,而且这家东西还挺好吃的。”
  沈褚安想了想,倒也是,这个点再去其他地方估计要等好久了。好好的一次约会怎么就这么不顺呢。算了,来日方长。
  刘苏仪和沈褚安都只到过楼上的包间,没想到楼下的氛围真心不错。是那种用屏风隔开的独立空间,不是全密闭的一面对着外面,但是重在氛围,屏风和摆饰都透出一种舒适感,头顶还有暖黄色的灯光。
  沈褚安不得不说宋仕达还是很会挑地方的只可惜有上次的阴影,再怎么美好的环境都有点变味。
  刘苏仪尽量让自己把心思放到面前的食物上,但是她总是想吃完该怎么开口,不免又想到上次的事,然后又想到陈亦知,又一次食不知味了。
  沈褚安看着刘苏仪走神,很懊恼自己没有亲自挑地方,他本来就对海鲜什么的不感兴趣,面对着一桌子也是胃口缺缺。
  两人各怀心思,静静吃着不知道味道的东西,然后隔壁的动静就有那么点明显了。
  “彭”一声,只听隔壁似乎是打破杯子的声音,然后就是一个女孩子声嘶力竭的哭声:“你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厌烦我了,你后悔了是不是?”
  刘苏仪微微皱眉她总觉得这个声音似乎有点熟,不过因为哭的有点走调加上隔音效果她一时没想出来。
  这一声之后安静了一会儿,似乎是男方在低声哄劝,不像之前声音那么大,刘苏仪自然听不见。过了会儿不见有动静,刘苏仪继续吃吃喝喝,外带想自己的小心思。
  沈褚安皱着眉头,他也觉得刚才的声音有几分耳熟,而且给他很不妙的预感。
  没几分钟,已经弱下去的哭闹声又大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你,你后悔了是吗?”
  “当初需要我各种对我好,在外让你结婚各种借口,其实你一直骗我是吗?”
  “什么原因!我不听我不听!你答应爸爸的,你怎么这样……呜呜……”(向琼瑶阿姨致敬~)
  刘苏仪已经彻底停下筷子了,她听出来是谁了,天瑶的大小姐,那么,跟她在一起的是谁也不做他想。世界还真是小啊。
  沈褚安也停下来了,他没怎么见过路瑶,但是看看刘苏仪的表情再仔细想想也猜到了。额头隐隐青筋若现,今天出门就该先看看黄历的,诸事不顺,今天该是不宜出门的。
  一旁的服务生姑娘见刘苏仪他们显然被打搅到了,本着一流的服务态度走过去劝慰。
  路瑶拿着纸巾哭的直抽气,最近陈亦知对她各种不耐烦,总想找各种理由推迟订婚。以前她有个什么要求他都会二话不说就答应的,可是近来总是用工作忙来搪塞她。好不容易来吃个饭还是一脸不耐烦,让她怎么能不慌张。她爱陈亦知,费尽一切心机留下这个人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出错。
  服务生姑娘端着礼貌的笑容走近她们,那位小姐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烟熏妆竟然没有花,真是让人敬佩。当服务生真可怜,遇上这种客人必然要得罪人。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希望你们能轻一些说话。”在凶巴巴哭泣的路瑶跟儒雅的陈亦知之间,服务生姑娘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陈亦知。
  “抱歉,我们会注意的。”被服务生提醒,陈亦知没遇到过,对于重视一切礼仪的他来说这无疑很羞耻。
  虽然心里很想就这样拂袖而去,但陈亦知还是记得自己目前的身份的,软下声音安慰路瑶:“瑶瑶,快别哭了,都要被别人笑话了,乖。”
  哪知这根本不起效果,路瑶狠狠瞪了服务生姑娘一眼:“谁敢看我笑话!”
  服务生姑娘后退一步,她真的是无辜的,服务业这行太容易躺枪了,呜呜呜。
  陈亦知尴尬地向服务生姑娘笑笑,示意她先离开,然后冷下声音的对路瑶说:“瑶瑶,我以为你至少该懂事的,这里可是公开场合,你不怕别人笑话,我还怕丢脸呢!”
  路瑶被他吼的愣了一下,然后哭的更厉害了:“陈亦知你就是厌烦我了对不对,你以前从来不吼我,现在你对刚才那个陌生女人都比对我好!”边哭边开始捶打陈亦知。
  再次躺枪的服务生小姐加快步子溜走,乱吃醋的女人真可怕。算了,她还是赶紧去找经理吧,这位小姐也太能闹腾了。
  陈亦知此时是真的怒了,本来因为自己推脱订婚,路凯在公司里各种给他小鞋穿,让他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出来吃顿饭,路瑶还各种挑剔事多,换谁都得烦。
  制住路瑶的手,陈亦知的声音也开始有火气了:“路瑶,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也不小了,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任性不讲理!”
  “我任性,我不讲理?陈亦知,你别忘了因为谁你才有今天,现在开始嫌弃我了,你怎么敢!”
  “路瑶,你再说一遍!”陈亦知最厌恶地就是有人说他靠女人,偏偏又在他生气的时候说出来,他真的快爆发了。
  “呵呵,陈亦知,你就是靠我才有今天的!”可惜路瑶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根本不知道审时度势察言观色为何物,半点没给陈亦知面子。
  陈亦知慢慢捏紧了手,眼睛通红,路瑶被他抓着觉得手腕都快断了:“陈亦知,你干嘛,你放开我!”
  这边沈褚安和刘苏仪已经彻底听不下去了。沈褚安伸手招过走过来的服务生姑娘:“服务员,买单。”
  刚去通知了经理的姑娘再次端着笑容走过来,看这桌多好啊,郎才女貌,就算被打扰了也没什么抱怨,听不下去直接买单走人。
  “小姐,您好,抱歉是我们处理不周,我们经理说了,这次免单,请您等一下。”这两位显然该以这位小姐为重,服务生姑娘自认待久了已经练出火眼金睛。说完又匆匆跑去找经理,经理你快来处理,那边要打起来了。边走还边瞄着路瑶他们,生怕一不留神就开打。
  沈褚安张嘴想喊住服务生,可以她已经跑远了。他不需要免单啊,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按这个形式,再待下去只怕更狗血的事都能发生。
  陈亦知还存留了些理智,终于还是放开了路瑶。但是依旧赤红着眼睛盯着她不放。
  路瑶看着自己红了一圈的手腕,委屈化为愤怒:“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陈亦知你就是看着我才爬到今天的位子的!”
  陈亦知瞪大了红红的眼睛,几乎是瞬间扬起了手,却在最后的关头捏成拳头没有挥下去。
  路瑶本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迟迟没有痛感又睁开,看着陈亦知忍耐的颤抖的拳头,忍不住嘲讽:“有本事你打啊,陈亦知你个孬种!”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陈亦知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呵,是吗,那你慢慢练胆子吧,我不奉陪了!”路瑶说完,抓起包就走。经过隔壁的时候稍微留了个神,她刚才可是听见这桌人要求买单表示不满的,可就是这一眼让她停住了步子。
  刘苏仪在路瑶走过来的时候就把脸转朝墙壁了,无奈路瑶小姐眼神太好记性也太好,还是把她认了出来。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玄幻。
作者有话要说:  禾米写的很纠结,其实原本我是想把陈亦知写的稍微好一点,跟沈褚安构成点竞争力的,谁知写着写着他就被我彻底写渣了……

  ☆、第三十一章

  路瑶就这样站住,哭的红肿的眼睛盯住刘苏仪不放。沈褚安皱眉,冷冷提醒:“路小姐,您这样的眼神似乎不太礼貌。”沈褚安的绅士从来只对一些人,另外一些他不关心。
  可惜咱路大小姐不认识沈大帅哥:“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难道现在连个陌生人都可以随意教训她了吗。
  “瑶瑶,你等等。”陈亦知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差点在公共场合对路瑶动手,不行不能这样,自己辛苦到今天的一切不可能就这样放弃。醒悟过来马上追路瑶,还好路瑶不知道为什么停住了。
  “瑶瑶,你听我说,是我太冲动了。”陈亦知上来就抓住路瑶的手,生怕她跑掉。
  “你放开我!”路瑶挣扎了两下,没挣来,冲陈亦知吼。周围的客人们开始嘈杂,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夹杂着一些嗤笑。
  陈亦知大概这辈子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一张脸变得煞白,一只手捏的紧紧的,却还是没有放开路瑶。“瑶瑶,是我的错,我不该吼你,我道歉行吗?”
  刘苏仪看着这样的陈亦知忽然觉得陌生的可笑。当年的陈亦知,虽是温润儒雅,但到底年少,骄傲自信,目下无尘,就算是追刘苏仪还是带着些清高的姿态。现下这个算怎么回事呢,这样低声下气,放弃原则的陈亦知……
  刘苏仪的嘴脸浮出一个凉薄的笑容来。到底是自己看人的眼光实在不行,还是时光真的能让一个人这么面目全非?不管哪一个,都足够让她觉得心冷。
  “苏仪,不要这样笑。”沈褚安皱眉,他不喜欢刘苏仪这个笑,带着对世界心灰意冷的嘲讽,让他觉得自己会抓不住眼前这个女孩,一回头就再也看不见。可是再这样的心慌里他又觉得分外心疼,为什么她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他宁愿她跟路瑶一样不顾场合不顾身份大吵大闹,也不想看见这样的笑?她应该被呵护,活的恣意潇洒。
  刘苏仪诧异地看向沈褚安,入眼的是他毫不掩饰的忧心。为什么忧心的,自己以前每每这样笑,大家都会笑话说装深沉装愤青,可是从来没有人会为这样的笑容担忧。心里有一块地方变得软软的暖暖的,神色也柔和了些许。
  “苏仪?”陈亦知值到沈褚安说话才去关注旁边桌子上的人,然后看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人,整个人都愣住了,连路瑶从他手里挣脱出去都没什么反应。好在,路大小姐挣脱来却不想走了。
  刘苏仪在心里叹口气,对着陈亦知点点头。她现在对着面前两个人没有任何话想说,出口打招呼都是多余的,点个头算是仁至义尽。
  “陈经理。”但是沈褚安很主动的打了声招呼。嗯,苏仪的前男友,虽然就现在的状况看没有威胁力,但还是了解一点啊,这男人怎么看都没有死心。
  “啊,沈所长,你好。”陈亦知恍恍惚惚地发现原来还有一个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保留着自己的礼貌。
  沈褚安点头,暗自盘算,虽然这个人人品不怎么样,但是能力和处事还不错,壳也长得不错,还好他不懂珍惜放弃了苏仪,不然这样的竞争者自己真是压力山大。
  路瑶不满于自己被无视了,轻哼一声:“怎么,陈亦知,看见老情人路都走不动了,要不要我让位给你们再续前缘啊?”
  “路瑶,你不要胡说,想吵就对我好了,不要牵连别人。”陈亦知神色不愉。
  刘苏仪也皱眉,她不想掺和进这两人之间的事,她只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刚想说点什么,沈褚安抢先开口。
  “路小姐,希望你言辞注意一些,苏仪是我女朋友,我不准任何人侮辱她。”
  刘苏仪半张着嘴没反应过来,她还没有答应吧。
  倒是陈亦知仿佛听到了什么惊天噩耗,刘苏仪的男朋友?谁,沈褚安?他明明记得上次他在这里带走刘苏仪的时候两人还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这么快就发展到情侣了。他一直都知道刘苏仪分手后没有再恋爱,一厢情愿地认为那是自己的影响力,可是现在她竟然有了男朋友。
  “呵,陈亦知,你听见没有,人家有男朋友了,你就自己慢慢做梦吧。”路瑶看着陈亦知的样子,又气又难过。
  陈亦知根本没听见路瑶在说什么,他脑子里只有沈褚安刚刚那几个字“苏仪是我女朋友”是我女朋友?曾几何时,这是他说的话啊!
  “怎么了,我说中了是不是,?陈亦知,你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不想和我结婚的,你说啊,是不是?”路瑶本来想陈亦知会反驳自己没想到他什么都不说,忍不住急起来。她废了那么多功夫把陈亦知抢过来,为什么这个女人什么都不做还是占着他的心!
  “瑶瑶,你不要胡搅蛮缠。”再次面对着路瑶砸过来的拳头,陈亦知却没法子在公众面前反手。
  “我胡搅蛮缠,陈亦知你敢说你不愿意结婚跟这个女人没关系!”路瑶虽然不够聪明,但是女人都是敏感的,尤其是善妒的女人。
  刘苏仪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而且旁边已经有人开始围观,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姗姗来迟的经理总算赶到了,不过面对着这一幕也有些无措。
  沈褚安招招手,“我们买单。”
  “啊,好好,稍等,今天给各位带来不便,一切免单。”经理颤着小肚子,油光满面的脸上不住陪着笑。
  “能让我们先离开这里吗?”刘苏仪尽量让声音温和。免单什么的先放一边,她可不愿意再看路瑶撒泼,尤其这脏水还泼到自己身上了。
  “当然了,应该的应该的,两位这边请。”经理擦着头上的汗,将刘苏仪和沈褚安向外引。
  “苏仪!”摆脱不掉路瑶的陈亦知见刘苏仪要走,忍不住喊了一声。
  刘苏仪连个停顿都没有,直接当没听见往外走。沈褚安在那一声后侧身挡住身后的视线,无论是陈亦知的还是那些看热闹的。
  “陈亦知,你还敢说你没有,没有的话你喊她干嘛?都这么久了你还忘不掉,陈亦知你对得起我吗?”路瑶的情绪更加不受控制了,大哭大闹,直接瘫在餐厅地毯上,不过刘苏仪已经看不见了。
  最后陈亦知离开的时候,脸上光荣的多了几道抓痕;而路瑶,被服务生姑娘羡慕哭不花的妆容已经花成一团,加上乱糟糟的头发,根本看不清本来面目。两个人这次可谓丢尽了脸,这家餐厅估计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了。
  而这个时候,沈褚安已经把刘苏仪送到了楼底下,沈褚安没开车门,刘苏仪也没催,一时无言。
  “以后,我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半响,沈褚安沉闷地说出一句话。
  刘苏仪知道他说的是今天的事:“没事,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本来,这件事跟沈褚安一点关系都没有,说到底被路瑶记恨的也是自己。
  “不,有的。”沈褚安很认真的看着刘苏仪,然后摇头,眼神有些沉痛。
  刘苏仪不解,这事跟他没关系啊。
  “苏仪,保护自己女朋友是做男人的本质工作,今天你受委屈了。”沈褚安看向刘苏仪的眼睛,表情严肃的让人不能去怀疑这句话,“苏仪,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
  刘苏仪被感动到了,但想了想还是决定开口说清楚自己的想法:“沈褚安……”这还是她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算了,苏仪,今天你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沈褚安截住她的话,他觉得他不会想听,那么就不听。
  刘苏仪微微犹豫,然后点头,今天这样,确实不适合再聊其他。还是改天吧。
  这车准备走的时候沈褚安又叫住她。刘苏仪停下伸出去的腿,回头,一边心里吐槽,他怎么就喜欢在别人要走的时候把人叫住。
  这个想法还没有得出结论,一个温温热热软软的东西落在自己脸庞上,刘苏仪脑袋空白了五秒钟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被吻了!刚才自己脸上的是一个吻对吧,沈褚安吻了她!
  满意看着刘苏仪不可思议瞪大眼睛的样子,这样才对嘛,多有活力,像一只被吓住的猫咪。“晚安吻,今天晚上好梦哦~”
  刘苏仪呆呆的点头,呆呆的下车,她被彻底弄晕了。沈褚安怎么还会有心情搞浪漫呢,明明之前一切那么糟糕。
  沈褚安却是很得意,若是自己不做点什么,怕是刘苏仪一整个晚上都会想着餐厅的事了,想到她整晚想着另一个男人boss大人就浑身不舒服!
  现在呢,有了这个吻,刘苏仪估计整个晚上想的就该是自己了。哪怕会被误会成轻佻他也认了。(话说,某人的占有欲还真是强烈到一定地步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次上传这章,不想再说什么了,很累很困

  ☆、第三十二章

  刘苏仪一路飘着回到家,颇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脸上到现在似乎还残留着那种温润的触感。坦白说,她不讨厌。
  其实,这几天她有好好想过自己当初跟陈亦知算不算的上恋爱,毕竟当时俩人几乎一有机会就黏在一起。要是告诉其他人他们连真正意义上的亲吻都没有怕是不会有人信,可这是真的。
  当年刘苏仪接受陈亦知的时候要求是逐渐从朋友做起,陈亦知答应了。他对她很好,现在比刘苏仪高的角度教她一切。从感觉上,陈亦知对待她更像对待一个小孩子或者妹妹,宠溺关怀,不会越距。
  他在叮嘱刘苏仪要按时吃饭的时候甚至被好友嘲笑过像爸爸管女儿。怕刘苏仪不能接受更亲密的接触,陈亦知很小心克制,最大尺度的一次就是吻了刘苏仪的唇,停留了三秒后在刘苏仪的皱眉中苦笑着离开,那也是他们交往很久以后的事了。
  所以沈褚安的吻真的有点惊吓到刘苏仪了。她不喜欢这种亲吻,湿湿热热,总让她想起奶牛舔她的时候。可是,她竟然不讨厌沈褚安的吻,所以这就是喜欢?因为喜欢,所以可以接受他的一切?
  刘苏仪想不明白。小奶牛很不满意1自己被忽视了,明明进来的时候自己主动摇尾巴打招呼了,大型人偶却理都不理直接又过去了,难道不应该低下头抱抱自己然后献出吃的吗。
  奶牛不开心了,咬裤脚无效。于是直接蹦到刘苏仪膝盖上。自从上次蹦到窗台上去了以后它便爱上了这个运动,只不过把高度放低了一些。刘苏仪有时候觉得,其实奶牛的真身是只猫,只不过批了一张够的皮。
  奶牛圆鼓鼓的外表不是吹的,落在刘苏仪膝盖上的时候让她狠狠疼了一下。眯起眼就看见自己眼前有个黑乎乎的脑袋,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好不容易跳上来地奶牛咕噜噜过了下去,嗷嗷叫了两声。
  奶牛在地上滚了半个圈,站起来冲刘苏仪狂吠,回来就魂不守舍也就算了,还敢把自己摔下来。
  刘苏仪看着奶牛圆滚滚翻了个圈,忍不住笑出声,她养的还真不像狗,一会儿像猫,一会儿像球。也只有面对奶牛他才能这么毫无顾忌,面前的小东西单纯懵懂,凭着感觉对待世界。
  奶牛直觉自己被嘲笑了,叫的更大声。刘苏仪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自己心情不好还来取笑一只狗……于是伸手摸摸奶牛的头,〔奶牛躲开了,但是某人不死心又摸上去了╮(╯▽╰)╭〕“奶牛,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奶牛微微后退,〔无良的主人才不相信你〕刘苏仪摸摸鼻子,她是真的道歉啊,“这样吧,奶牛,我请你喝西瓜汁好不好?”作为一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