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还没有,苏仪这么快就想我了?”
  “你能不能稍微正经一点……”
  “不要,白天工作的时候正经累了,私下里才不要继续。”boss大人很干脆的拒绝,为什么苏仪总是不和他一样呢。
  刘苏仪觉得自己真是被打败了,忽然不知道自己发短信给沈褚安干嘛。大概因为旁边有个明天走进婚礼殿堂的人,又或者刚才的故事让她动容,她只是很想跟沈褚安说说话,可是真开了口却不知道说什么,他们之间每次都是沈褚安挑起话题。
  “今天累吗?”沈褚安是知道刘苏仪是来当伴娘的。那天知道同学请她吃饭就觉得不对劲,然后死皮赖脸挖出了真相。对于刘苏仪一脸忐忑的表情他只是“哦”了一声作罢,当然他心理真正是怎么打算的只有boss大人自己知道了。
  “还好,不是很累。”原本她是担心沈褚安会要求一起来的,她还没有做好把沈褚安作为男朋友曝光的准备,可是对于沈褚安当时只是点点头就切开了话题,刘苏仪虽然松了口气,但一股失落感也不明所以的产生了
  “苏仪,婚礼,你激动吗?”
  沈褚安没了睡觉的念头,干脆跑到酒店的窗户边挨着窗台坐下。不得不说,宋仕达那种挑剔龟毛的恶习就有时候也是有好处的,比如,现在他就因为这样的好处住在了一流的酒店套房里,连窗台都宽的可以坐下他。
  “又不是我的婚礼,激动什么?”刘苏仪无奈,再说新娘好像也没怎么激动啊,睡得比她还快。
  “这么说,如果是我们的婚礼,苏仪一定会激动的咯。”
  沈褚安坚持地认定不可以放弃一切占便宜的机会,言语调戏也是调戏。
  “……你想多了。”
  不知道因为熟悉之后发现沈褚安私下里形象垫付太厉害还是咋呢么的,现在只要不是在事务所,刘苏仪跟沈褚安说话都很随便。
  “难道苏仪嫌弃我吗?不像跟我结婚了?我好伤心,苏仪你始乱终弃背信弃义负心薄幸!”
  “……”这些罪名都是哪里来的?
  “不过谁让我爱你,苏仪,你这么我都原谅你了,你以后要好好对我。”
  Boss大人,你是在自编自演狗血言情剧吗?简直不忍直视。以后上班的时候对着那张稳重的脸她要怎么办啊,刘苏仪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中,boss大人你私下里怎么能这么逗比呢,你这么表里不一让你的员工很忧愁啊。
  刘苏仪烦躁了,然后开始深深的同龄宋仕达,认识这么多年,几乎天天跟沈褚安见面,竟然没有精神分裂,他活的也不容易。流苏仪对于自己以前欺负上司的行为深深忏悔,并决定以后对战友好一点。
  “苏仪,你为什么不说话?”左等右等等不来回信,boss大人忍不住发问。
  “我在想,宋仕达也是很可怜的。”很可怜地认识了你。
  “是啊,他确实很可怜。”犯在了苏青手里,能不可怜吗,boss大人深以为然。
  “!!”刘苏仪激动了,原来你也知道啊。“我也很可怜。”
  “不会啊,苏仪你有我,你怎么会可怜呢。”我不是苏青那个恐怖的女人,我又温柔又贴心,沈褚安洋洋得意。
  刘苏仪有点像吐血了,不就是因为你吗。他们理解的是同一个意思吗?(其实,真不是啊。)
  “我累了,想睡觉了。”跟boss大人说话真实累。
  “那么,苏仪,晚安,晚上要梦见我哦╭(╯3╰)╮,还有好好享受明天哦。”
  看着最后那个亲亲的颜表情,刘苏仪觉得她今天晚上要做噩梦了。而且,明天她注定是要辛苦的。
  谁知,一夜好眠,睁眼的时候外面天还是黑的,潘小寒却已经起床了,客厅里也开始吵杂。因为潘小寒的父母亲戚都大老远赶过来住在刘铭景家酒店里。
  潘小寒本来想让自家爸妈住在新房里的,但是两位老人说什么也不让,说那是女儿女婿的新房子,刘苏仪本来也不像住进来,但是潘小寒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拉着她不放,新娘子又不好住酒店,只好陪着她一起住,不过她们是睡在客房里的,主卧当然是留给新郎新娘新婚用。
  赶紧洗漱穿衣,出来一看,一群人都围在客厅里,潘小寒坐在中间的沙发上,还是穿着一身家居服在吃东西。
  潘小寒的妈妈一见刘苏仪起床了,立马招呼:“苏仪,快过来,你也先吃点东西,今天有的忙呢。”
  “恩,我知道了,阿姨。”刘苏仪乖巧的走过去,不过还是有些疑惑,现在开始是不是太早了。“阿姨,不是中午才迎亲吗?”现在开始准备好像太早了点吧。
  “傻姑娘,结婚可是大事,待会儿可会忙的不得了,说的定吃东西的时间都没有,先去吃点啊。”老人家忙的跟阵风一样在屋里穿来穿去。
  “苏仪,你陪我吃吧,我妈她啊,是太激动了。”潘小寒拉着刘苏仪坐下,表情里也是无可奈何,她结婚,结果双方家长比他们俩还要激动。
  “恩。”挨着潘小寒坐下,开始吃东西。
  不过还真让潘小寒的妈妈说中了,她们真的很忙。刘苏仪的礼服有点不合身拿去修了一下,他们消失陪着潘小寒去店里画新娘妆盘头发,然后又去去礼服,最后又回到了原地。
  刘苏仪其实没做什么,她就是稍微弄了个发型上了妆,然后就是陪着潘小寒,不过看着身边一堆人忙来忙去,感觉结婚真实好累人的活,她以后结婚一定要一切从简。
  后来有一次,她跟沈褚安说起这个想法,沈褚安没说话,只是笑的意味深长。
  潘小寒不满:“怎么,你不满意我的想法?”不满意我就不嫁。
  “我当然没意见,苏仪说什么就是什么。”沈褚安很没有原则的拍马。
  刘苏仪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沈褚安在一边笑:可是苏仪啊,真正到那个时候恐怕就不是你说的算了,不说别的,但是家长亲戚那关恐怕你也过不去,再怎么从简,总不能不通知他们吧。
  在终于听到有人激动地说来了来了,新郎来了的时候,腿都坐麻了的刘苏仪笑笑舒了口气,再不来她真的快维持不了笑脸了。天知道她坐在这里一脸笑的听一堆三姑六婆说话,笑得脸都快僵了。
  新郎可是没这么容易进来的,不给红包怎么能接走新娘呢。潘小寒没有弟弟,拦门就落在了刘苏仪跟潘小寒的小表妹身上。小姑娘今年还是高中,不过个子蛮高,人也是古怪精灵。
  两个人从半掩的门里探出身来,刘苏仪第一眼看见了刘铭景,禁不住打趣:“新郎今天很帅啊。”
  刘铭景腼腆地笑了笑,他今天穿了身白色西装,整个人充满了儒雅温润的感觉。刚想客套几句,一旁的小姑娘不满意了:“姐夫,想接走我姐姐可没有这么容易。”
  刘苏仪扬起嘴角,还真是直接,让她本来的说辞都没有了用武之地。抬起头刚想说几句,谁知意外的在对面阵营看见一个万分熟悉的人。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昨晚上没有做梦,所以现在出现幻觉了,结果眨眨眼,人还在,再眨眨,还是在。对方看着她眨眼睛,很是配合地也眨了两眨,刘苏仪知道这不是错觉了,只是那个人为什么在这里?
  哪只刚回过神,一边都已经开始交火了。
  “小姑奶奶,红包给你了,怎么还不让啊。”伴郎额头上都出汗了,这个小姑娘那是软性不吃,拿了红包翻脸就不认账了。偏偏伴娘神游不在状态,虽说小姑娘蛮横不讲理了,但人还是个孩子,一群大老爷们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刘苏仪一看不好了,早上的时候潘小寒特地告诉过她要拦着点这个小表妹,那就是个人来疯的性子,别让她对上接新娘的。再加上新郎官有些不善言辞,一时间双方有些僵持。
  刘苏仪暗暗咬牙,自己怎么就看见那个人就开始犯呆了呢,急忙打圆场:“既然红包给了,就进去吧,不要误了时间。”
  自己这话一处,伴郎明显松口气,这个小姑娘那是仗着自己年龄小,很是不好对付啊。
  “哎哎,等一下啊。”小表妹拦住举步欲进的一群人。
  一群人无奈地停下脚步,又怎么了?
  “我的红包是拿到了,可是苏姐姐还没有啊,怎么可以少呢,对不对,苏仪姐姐。”小丫头鬼灵精地抱住刘苏仪的手,一脸天真。
  伴郎看着她,眼睛瞪的老大,“你手里不是吗。”好几个红包呢,之前说给了才让进,以为小丫头好说话,红包都被骗过去了,谁知现在问题来了。
  “这是我的啊。你们给我的。”小表妹一脸这是我的,不许抵赖。
  刘苏仪觉得对面的伴郎快要内伤到吐血了,因为新郎实在太纯良无害,一直都是伴郎在打头阵,现在伴郎要光荣牺牲了。
  刘苏仪看着拉着自己手的小表妹,很是没办法,这年头的零零后,还真是人小鬼大啊。就算她表示自己不要红包,恐怕她还会折腾出其他的,还是随她去吧。
  啥都不说了,对面的一群人开始翻口袋凑红包,刘苏仪看着他们有些好笑,实现忍不住就往人群后面飘。撞进一双笑眯眯的眸子里,里面满是揶揄,刘苏仪忍不住就红了脸,真是的,看自己笑话他很得意吗。
  一群人总算凑足了红包,伴郎拿着那现包的红包双手递给刘苏仪,满脸的恳求看的刘苏仪很有负罪感。
  接下红包,不待小表妹在说话,赶紧开口:“既然这样,还是快接新娘吧,不要耽误了时间。”然后拉住小表妹闪过身。
  一群人如懵大赦,蜂拥而进,小表妹很不满意地撇撇嘴:“苏仪姐姐,你真是太好说话了。”
  苏仪揉揉她的脑袋:“这是你姐姐的婚礼啊,总不能一直让她等着,下马威啊适当就好。”而且就看新浪这个老实的样子,也不需要娘家人的下马威啊。
  小表妹说不过,气呼呼地跑进去凑热闹了。
  这是一直站在众人之后的人才慢慢悠悠地走到刘苏仪身边。“苏仪,以后你可要好好叮嘱你的弟弟妹妹,这样的我可吃不消,简直太刁蛮任性了。”
  “我的弟弟妹妹都很乖。”刘苏仪很不满意他的语气,“你怎么会在这儿?”
  “当然是担心苏仪你触景伤情了,好姐妹结婚自己确实独身一人,为此我专门赶过来的。”沈褚安捂着胸口,一脸苏仪我都是为了你啊的表情。
  刘苏仪告诫自己现在自己是伴娘,要保持形象,不可以骂人不可以翻白眼。
  “你就这么进来,也没人拦你,没把你当成闹事的找茬的活着骗子?”竟然能混进接亲的队伍里,不简单。
  “怎么能,我怎么看都是正直守法的好公民啊。”沈褚安一点得意。
  刘苏仪严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不过对上某人真诚的眼神,她只能扶额,她怎么忘了某人堪比影帝的演技和精分呢。
  其实,就算沈褚安长得再正直,他也不可能混进迎亲队伍的,唯一的解释是因为他认识新郎了。其实也不是他认识,而是宋仕达认识。
  在从刘苏仪那里得知她室友潘小寒未来老公的名字后,boss大人就一直在想怎样才能知道婚礼的具体地址,以方便他的惊喜,结果就在宋仕达那里看到了一张请帖。一看,新郎新娘的名字还真是熟悉啊。
  所以说,世界还真是小啊,谁能想到那样忠厚腼腆的刘铭景跟风流成性的宋仕达可是发小呢,物以类聚这个词也有错误的时候啊。
作者有话要说:  补上昨天的字数,禾米可是乖宝宝哦^O^
  

  ☆、第四十三章

  刘苏仪横他一眼,鬼才相信呢,然后转身怡怡然进屋。
  沈褚安在她身后摸摸了心脏,苏仪对他抛媚眼了,就是不够妩媚……
  刘苏仪进屋的时候只看见一屋子的人都在笑,新郎拿着个花球傻乎乎地站在潘小寒面前,一群人在起哄。
  “姐夫,你不能就这么干站着啊,说点什么啊。”小表妹对这个笨嘴拙舌的姐夫很不满,为什么姐姐偏偏挑中了他呢。
  刘铭景露出个几分傻气的笑容,将手里的花球往前一送:“小寒,我……”接着,红了脸,硬是挤不出一句话来。
  小表妹在一旁跺脚,这个男人怎么比女孩子还要害臊,真是的。
  潘小寒却是不管旁人如何,伸手接过那个花球,让新郎这边的人总算舒了口气,只有新郎的眼神还有些郁郁。其实他们的新郎平时倒也真没有这么嘴拙,大约是因为要结婚了,整个人有些激动的过了头,有限的脑神经就有点卡机了。
  潘小寒摸摸花球:“很漂亮。”只这一句,刘苏仪清晰的看见刘铭景的眼里顿时星光璀璨。
  小表妹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了刘苏仪身边,神色间莫有些为自家姐姐不值:“哼,呆呆傻傻的,我姐姐怎么看上了这么个人。”
  潘小寒失笑,她倒是觉得这样很好,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恩,呆萌呆萌的。遇见这样的人小寒应该一辈子都会幸福吧,无怪乎这么快决定结婚,这个男人的情都放在眼里面前,真诚如赤子。
  沈褚安站在边上,看着自己的女人看着别人一脸幸福的模样,吃味了:“苏仪,我会给你更好的婚礼,而且我绝对不会丢你的面子的。”想他沈褚安什么人,这种在婚礼上脑袋短路的表现怎么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刘苏仪决定对他无视到底,免得影响自己的心情。倒是一边的小表妹探过头,一脸八卦:“帅哥,你是苏仪姐姐的男朋友吗?”
  “是啊,怎么样,我比你家姐夫帅气多了吧。”沈褚安伸手按住刘苏仪的肩,眉飞色舞。
  小表妹上下打量几眼,点点头:“是还蛮帅的,可惜就是看起来老了点,没有苏仪姐姐年轻。”说完一脸讨好地攀住苏仪的手臂,一脸挑衅地看着沈褚安。哼,仗着自己长得帅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刘苏仪看着一边的沈褚安先是彻底呆住了,醒悟过来气的都快七窍生烟了,忍俊不禁。沈褚安啊,难为你平时总是欺负别人,现在被一个小姑娘挤兑地说不出话来,要不是沈褚安还在旁边,她都想拍手叫好了。
  看着自己女朋友跟刚刚挤兑自己的人亲密,沈褚安简直像把这个丫头扔出窗外,那个难受。不过公共场合,只得做罢,哀哀凄凄地贴近刘苏仪小小声:“苏仪,她欺负我,你都不管。”
  刘苏仪只当没听见,不是您先自恋,会有这事吗,再说,您要是有本事当众说出来,别这么悄悄话,也有脸撒娇的。
  这边三个人你来我往,那边倒是快准备出门了,刘苏仪几步上前,身为伴娘,她得跟着新娘啊。
  沈褚安没凑上去,他是充当司机过来的,一会儿还得拉人走。他是跟着宋仕达赴宴的,不过那家伙被留下在酒店帮忙了,为了有好的留有见苏仪,沈褚安甘心当起了拉客的任务。
  新郎虽然言语不在行,其它倒是做的挺到位,从新房一直抱着新娘,出门坐电梯一直到楼底下,也就喘了喘,额头汗都没多少。刘苏仪看的羡慕,她只被陈亦知抱过,走了几步就走不动了,说她胖,明明她是宿舍最轻的一个啊。
  大概刘苏仪那种惋惜的眼神太过强烈,沈褚安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苏仪,我的体力比他好。”
  这回轮到刘苏仪被雷的外焦里嫩了,这个人是不是想太多了……回头一看,人家的眼神十分的真挚纯洁,刘苏仪僵硬地回头,难道是她自己不纯洁了吗,果然近墨者黑。
  茫茫然跟上婚车,脸红的不像话,潘小寒疑惑,天也不热啊:“怎么了?”
  “没事。”刘苏仪想起潘小寒还不知道沈褚安的事,摇摇头,婚礼是大,一切延后。
  潘小寒皱眉看她,刚才似乎看见有个长得不错的男人跟在刘苏仪身边?疑惑只在心头存留了几秒,转眼,新娘又抱着花球自个儿开心去了。
  其实真个婚礼没刘苏仪什么事,虽说她是伴娘,宴席上该帮着挡酒,但是无奈她自己也没喝过多少,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到底是多少,很是让人不放心。还好,有个小表妹,小丫头一路抢在前面,把就挡过了,又用自己未成年不喝酒的借口用可乐替了,直叫一群大男人傻了眼,这三什么事,只好一个劲灌新郎伴郎,不一会儿新郎的脸就比墙上的红双喜还要鲜艳了,而伴郎已经不行被扶去厕所了。
  充当装饰物的刘苏仪手里端着杯更具装饰性的干红,深感自己毫无用武之地。正在挫败,猛然觉得这一桌的人很是眼熟,可不是吗,沈褚安跟宋仕达。宋仕达冲着刘苏仪眨眨眼,刘苏仪直觉不妙,果然下一个时间点,宋仕达站起了身。
  “铭景,我们好久不见了。”宋仕达端着酒杯一度感叹故友重逢的样子。
  刘苏仪有点反应不过来,为什么宋仕达在这里,还跟新郎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是世界太小了还是她的圈子太小了。
  “你不用说了,要喝就来吧。”作为认识宋仕达二十几年的人。刘铭景知道就算推脱也是不顶用的。
  宋仕达露出一个悲痛的表情,拍拍新郎的肩:“铭景,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落井下石的人吗,太伤我的心了。”他的耍宝成功赢来一片东倒西歪的笑声,同时后面几桌想灌酒的人倒是放下了心思。
  刘苏仪忍不住盯着他看,看不出宋仕达竟然还是个能为别人着想的,虽然对于他刚刚那句话是半点不赞同。
  “那你想干什么?说!”刘铭景喝多了,没什么精力应付这个精力旺盛的家伙,就算帮他解了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宋仕达摸摸鼻子,明明自己刚刚帮了忙,怎么态度还这么不好呢。“也没什么,就是你们这一群人啊,男的倒是何磊不少,伴娘新娘可是杯子都没有重新倒过的啊。”
  刘苏仪直觉不妙,悄悄往潘小寒身后挪了挪。
  “我知道你今天结婚,我也不为难未来嫂子了,喏,就身后那个伴娘来陪我喝一杯吧。”宋仕达一脸简单吧就这样放过你们了。
  刘苏仪第一反应是完了,第二反应是去看沈褚安,之间沈褚安眯着眼睛看宋仕达,眼底寒芒闪烁,心里安心了不少。
  没想到宋仕达是这个想法,刘铭景有些讶异,话说他这位挚友私生活可是混乱的很,高不会看上人家姑娘了吧。这可是小寒的同学,“她不太会喝酒,还是我陪你吧。”要是在这杯破了这个例,后面几桌刘苏仪不被劝酒才怪。
  宋仕达摇头:“你都喝多少了,今晚课还有洞房花烛呢,就一杯而已。”沈褚安啊,可不是我不帮你,你的动作太慢了,证词争取把小美人灌醉给你们制造机会,就算不醉,你也可以表现温柔,不要太感谢我啊。
  “苏仪小美人,来跟我喝一杯啊。”宋仕达冲着苏仪晃晃酒杯。
  刘苏仪叹气,躲不过了,干脆地走上前来:“你一个大男人跟我一对一是不是太不豪气了,最起码三倍起吧。”哼哼,最好能喝死你。
  宋仕达没想到她这样说,不过三倍而已,没事。“好。”
  一边沈褚安眼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想站起来说点什么,虽然他明白苏仪还不想他们的关系曝光,但是他也记得苏仪似乎是很讨厌喝酒的,不想苏仪受委屈。却见苏仪冲他眨眨眼,只能作罢,至于宋仕达,有的是机会坑回去。
  苏仪其实也不是一点酒都喝不得,她只是单纯不喜欢,还有和啤酒会胃难受。将干红一口气倒进去的时候,刘苏仪很是怨念,为什么要喝干红而不是葡萄酒啊,这个又苦又难喝。
  接下去几桌,不出意外的,大家放过了喝的快不行了的新郎,绕开了小表妹这个未成年,直接冲刘苏仪来。刘苏仪一杯一杯地喝,脸上到是不点没什么变化。看的潘小寒都经不住惊讶,没想到自己的室友酒量还挺好。
  只有刘苏仪知道她的脑袋现在已经开始昏昏沉沉的,不过因为有一道目光一直追随着自己,虽然都快看不清眼前的细节,但心竟是意外的安宁。
  沈褚安在之后一直盯著刘苏仪不放,小丫头怎么能放任自己喝这么多,真实不知轻重。一边宋仕达看着他只顾盯着刘苏仪,伸手把人的视线拖出来:“看吧,今天小美人喝醉了,就是你英雄救美的时机了,感谢我吧。”
  沈褚安收回眼神,感谢?好啊,拿过一边的白酒:“没想到你今天这么想喝酒啊,我们也很久没一起喝了,今天喝一场?”伸手给宋仕达的高脚杯满上慢慢一杯白酒。
  宋仕达眼睁睁看着那瓶白酒半瓶进了自己杯子,赶忙赔笑:“不用了不用了。”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个家伙很是护短呢,自己这回帮忙又被当成驴肝肺还要倒赔,真实亏死了。
  沈褚安不慌不忙,现在后悔,晚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好像没什么好说啊。。
  对了,小天使们,你们看到我新的封面了吗,很好看是不是?(>^ω^<)
  是我是十项全能的小伙伴帮我做的哦,专栏也是她做的哦,~(≧▽≦)/~啦啦啦,很漂亮是不是~

  ☆、第四十四章

  刘苏仪喝多了,她也知道自己喝多了,所以敬过一圈酒,她就窝在潘小寒的新娘休息室里小沙发躺倒不动了。
  潘小寒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人是在自己的婚礼上被灌成这样的:“苏仪,要不要找个人送你回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