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潘小寒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人是在自己的婚礼上被灌成这样的:“苏仪,要不要找个人送你回去?”
  刘苏仪窝在沙发里断然摇头,不用了,一会儿会有人来接她的。不要问她为什么这么确信,她就是知道。
  潘小寒不知道她摇头是什么意思,只当她是难受了不想说话,开始在心里盘算让谁送人回去比较好。小表妹在一边看着刘苏仪躺着一脸痛苦的模样,坚定了酒不是个好东西的念头。
  敲门声响的时候,潘小寒还在忧愁,小表妹很激动地跑去开门,门外沈褚安冲她微笑:“小姑娘,苏仪在这里吗?”
  “在的,苏仪姐姐喝多了,你来带她走吗?”小表妹很八卦,还真是称职的男朋友啊,虽然老了点。(其实真的冤枉沈褚安了,人家今天还没有到而立呢。)
  沈褚安进屋就看见刘苏仪窝在沙发里,脸煞白煞白的,心疼的不得了。也不顾还有人了,直接走过去扶起人:“苏仪,怎么样了?”
  “唔……”刘苏仪勉强睁开眼,看见人终于来了,撒起娇来,哼哼:“头疼,难受。”
  沈褚安摸摸她的额头,出来一层薄汗,这才回头看向屋里的主人:“我先带苏仪走了。”
  “那个,你是谁?”虽说这个人她之前好像看见苏仪和他在一起,但是身份还是不确定的。
  “我是苏仪的男朋友。”沈褚安的声音沉静无波,虽说这是苏仪的好朋友,但是要不是为她挡酒,苏仪也不会喝成这样,连带着他对着眼前的人也摆不出笑脸。
  “男朋友?”潘小寒疑惑。
  “我作证,这个是苏仪姐姐的男朋友,苏仪姐姐也承认了。”小表妹在哟胖插话。如果刘苏仪现在是清醒的,一定会翻个白眼,她只是反驳,可没有承认。
  潘小寒上下看看沈褚安,她承认这个人看上去不像说谎的,但是还是不放心把好友就这么交出去,想了想:“这样吧,苏仪醉了也不能走远,就在楼上开间房你们休息怎么样?”自己家的酒店总归能放心一些。
  沈褚安看看怀里醉成一团的人,点点头,苏仪现在肯定很难受,走动一定很难受。
  潘小寒舒口气,让小表妹去找个服务员来带他们去开个房间。
  酒店的服务生服务很好,一路领着两人往前走。小服务生偷偷会看一眼,那个男的真的好帅啊,可惜有女朋友了,占有欲还强。她可是个女孩子,刚才想帮着搭把手扶着那位姑娘都被拒绝了。
  不过真是好帅呢,对了,力气也很好,从刚才出门就抱着他女朋友,跟到现在也没听见喘气,只是一直在低声和女朋友说话,好羡慕呢,服务生想到自家那个只会说好听话的,忍不住叹气,不过谁叫自己喜欢呢。
  沈褚安自然不知道前面的服务生心里已经转过了这么多弯弯,他只是看着怀里的刘苏仪。小丫头的脸红透了,脖子也是。靠在他身上他都能感觉的到那种灼热的温度。真是的,怎么这么多酒。
  终于到房间的时候,沈褚安将刘苏仪轻容地放到床上。服务生很识相地把房卡放在门后的卡槽里,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沈褚安摸摸刘苏仪滚烫的脸颊:“苏仪,要不要喝水?”
  刘苏仪半睁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想喝水但是喝不下去了,肚子里都是酒。
  沈褚安皱眉,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Boss大人从来没照顾过喝醉酒的人,虽说宋仕达也疆场喝醉,但是他都是直接把人丢在酒店床上了事。这已经算是很好的待遇了,现在某个人可是在桌子上趴着呢。
  沈褚安想了想,还是转过身去找杯子倒水,喝点水总会好很多的吧。酒店的配置倒还不错,沈褚安找到杯子倒饮水机接了杯水,转身端回来却看见刘苏仪不安的在床上扭动,手胡乱地舞动着。
  刘苏仪确实喝多了,确切地说她喝醉了,之前还没有太觉得只是觉得晕晕的。后来看到沈褚安来了,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再加上被沈褚安一路报上来,现在整个人都是迷糊的。
  热,很热,浑身难受,这种感觉就像以前高烧的时候,有一团火在体内烧着。刘苏仪迷迷糊糊地在胸前摸索着想要解开衣服。也好在她身上是礼物,拉链在侧边,要是衬衫的话,估计沈褚安现在看见的就是一副风光无限图了。
  “苏仪,怎么了?很难受?”作为没有照顾人经验的boss大人,沈褚安问的都是废话,可是刘苏仪回他了。
  刘苏仪听见声音睁开眼睛,毫无焦距地望向眼前的人,盯了好久,涣散的眼神渐渐有了些焦点:“沈褚安,嘿嘿。”刘苏仪露出一个傻笑,真好。
  “恩,是我。”沈褚安看着刘苏仪也知道她醉的不清,还能认出自己他是不是该荣幸呢。
  “沈褚安。”
  “恩,是我。”
  “沈褚安。”
  “我在。”
  ……
  刘苏仪傻乎乎地只知道重复沈褚安的名字,整个人一直傻乎乎地笑着。
  沈褚安觉得这样也不错,平时的刘苏仪总是一点也不乖,总是“冷落”他,连他的名字都不太叫,总是喊他老大。像现在这样腻着他看着他喊着他的时候还真没有,这样的刘苏仪真实,还可爱。就像吃饱喝足的小猫咪,直往人身上蹭。
  “苏仪?”
  “恩。”干什么,刘苏仪转动着眼神,真实的,别以为我醉了,我知道自己叫刘苏仪。
  “苏仪,你喜欢我吗?”深处啊放低的声音哄到。都说酒后吐真言,苏仪我想听你说。
  “喜欢?是什么……”刘苏仪咧着嘴,一脸好奇宝宝地看着沈褚安。
  沈褚安愣了,这个问题要怎么跟一个醉鬼解释呢?
  “喜欢啊,喜欢就是想在一起,一起吃饭睡觉。”
  刘苏仪眨眨眼睛,仔细想了一下,这个感觉好像很熟悉,对了,她跟家里那只臭狗不就会这样的吗?原来这是喜欢啊,那么她肯定喜欢沈褚安了,毕竟沈褚安要比奶牛好很多,奶牛要是像沈褚安一样乖,她一定很开心。
  “喜欢,我喜欢沈褚安。”刘苏仪用力胡乱点头,满眼的小星星。如果奶牛不在那么傲娇跳脱,变得像沈褚安一样粘人又沉稳,得是多好的一只狗啊。
  沈褚安浑然不知自己被代入了一只狗的位置,不然奶牛估计性命堪忧了。他很开心,苏仪终于承认喜欢自己了,虽然是在醉的不清醒的情况下。
  “苏仪,我也喜欢你。”沈褚安低下头,将额头抵在刘苏仪的额上,宣誓一样的说到。
  刘苏仪咧着嘴没动,这个贴上来的东西凉凉的不错,,她喜欢。可是一会儿就不凉快了,哼,好重,不舒服。不耐烦的晃晃脑袋企图把额头上的东西晃掉。
  沈褚安看着刘苏仪不满地挣扎,慢慢笑出声来。靠的太近,热热的气息骚扰者刘苏仪的耳朵尖,刘苏仪扭动着闪躲,好痒。
  沈褚安玩够了,总算良心打发放过迷迷糊糊的刘苏仪,从人家额头上抬起头来,却看见刘苏仪的额头上竟然被他压出了一个笑笑圆圆的印子,煞是可爱。忍不住上手摸了摸,哎,可惜一会儿就会消了,好想留的久一点。
  这是刘苏仪不知道某人的想法,要是知道一定会忍不住跳脚:你是使了多大的劲才把人家额头上压出了痕迹啊,竟然还想留的久一点。你是想学赵敏,咬张无忌一口然后再上点药让伤口烂的深一点吗。只可惜她注定不会知道了。
  “苏仪,我们喝点水好不好?”浑身都这么烫,还是喝点水好。其实boss大人真是没经验啊,就算不知道解酒药啥的,最起码该让厨房给点蜂蜜水啥的也好啊。
  刘苏仪小小地皱眉,舔了舔自己的唇,是想喝水,于是点点头。
  沈褚安很有成就感地把水杯拿过来,小心扶起刘苏仪:“苏仪来,小心点喝。”
  刘苏仪咕噜噜喝下一杯水,沈褚安舒口气正要放下杯子,还没动作,刘苏仪就开始挣扎,似乎想要坐起来。
  “苏仪,怎么了,你要干嘛?”
  “嗯?”刘苏仪迟疑了一下,然后看着床边的人,扁扁嘴:“我想嘘嘘。”
  嘘嘘!嘘嘘,嘘嘘……
  这两个一直在沈褚安耳边回想,饶是沈褚安脸皮厚,脸还是微微泛出粉红,苏仪,真实,太可爱了!
  刘苏仪才不管他在想什么呢,她现在只想上厕所,其它什么都不想管。
  沈褚安完全在状况之外,刘苏仪拂开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然后摇摇摆摆地往卫生间走。还好她还能看出厕所在哪里,没有连路都走不了,不然就冲沈褚安这个现状,他是不可能说出我扶你去的,boss大人其实还是个纯情的少年哪。
作者有话要说:  从没有喝醉过的禾米很努力地在想象喝醉的场景,写的很卡,小天使们见谅。。

  ☆、第四十五章

  大约刘苏仪还残留点意识,自己再卫生间解决了生理问题,然后开门,出来,头一歪,直接滑坐在墙边。
  听见声音,boss大人转头就看见美人不顾形象地歪在墙边,白色的礼服揉的皱巴巴的,脸上还挂着呆呆傻傻的笑容。简直哭笑不得,究竟这个小丫头还要给他多少意外和惊喜呢。
  走过去准备将人扶起来:“苏仪,我们去床上睡好不好,地上凉。”
  刘苏仪歪着头轻微点了点,其实她根本不知道沈褚安在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个人不会害自己。
  沈褚安叹口气,任命地将人从地上抱起来,重新放上床。看着她身上的礼服出声了三秒中,还是决定就这么给人盖上了被子。他可不是柳下惠,让他帮着刘苏仪脱衣服的话他真不敢保证自己会把持的住。
  好在刘苏仪没有吐,礼服的料子也是很柔软的,就是沾了些酒味,就这么穿着睡觉也不会不舒服。
  盖好被子,对着两只睁大的懵懂的眼睛,沈褚安的喉结滑动了一下,有点像欺负小孩子,但是:“苏仪,吻我一下好不好?”温柔低哑的声线,充满了诱惑。
  刘苏仪困惑地皱皱眉,什么,不知道,听不懂,不要吵她要睡觉。
  对上这么一双凉凉的纯洁的眼睛,沈褚安是觉得自己像是个诱拐少女的猥琐大叔,但这是在是个大好的机会啊,就这么放过简直太对不起自己了。
  “苏仪,那么,我吻你一下好不好?”
  刘苏仪依旧皱眉,这个人怎么这么吵,她很难受,要睡觉,为什么老是在她耳朵边嗡嗡嗡呢。
  没摇头没否认,那么就是默认了,沈褚安慢慢地低头靠近。因为喝多了而显得格外红润的唇就在眼前,水水润润的,嘴角微微下拉着显示着主人此刻不爽的心情。
  刘苏仪只觉得有个大大的东西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然后一个稍微凉的东西贴在自己的唇上,没动。恩,软软的,一动不动,刚开始刘苏仪觉得这个凉凉的东西不错,可是一会儿就觉得这个软软的东西不在凉凉的了,而且还有一股热气喷在自己脸上,不舒服。
  沈褚安小心地贴上肖想已久的唇,然后不动了。其实boss大人真是纯情啊,到现在都没有贡献出自己的初吻。而且boss大人还是保留了几分节操的,让他现在对已个喝醉的刘苏仪占太多便宜,真的做不到,这样纯洁地贴在一起是他的极限了。
  见刘苏仪开始挣扎,沈褚安做贼心虚刷一下就退回来,仔细一看,苏仪根本还是迷糊的,摇了摇头又重新安静了。
  沈褚安在心里叹口气,以前都是别人贴上来给他便宜占,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还需要趁人之危。看着闭上眼睛的刘苏仪,沈褚安觉得自己这次大概真的栽了。
  就这样呆着床边看着刘苏仪慢慢陷入沉睡,酒品还真是好,喝醉了酒睡,不闹事真乖。沈褚安眼里的人变得越来越可爱,真是怎么看真么惹人喜欢。
  坐久了,沈褚安慢慢伸展了一下身子,最近一直没有好好休息,真的有些困了。环视一圈,房间里竟然还有一张很宽大的沙发,比起刘苏仪家里那张舒适宽敞多了,看来躺上去应该还是不错的。
  刘苏仪醒过来的时候脑袋痛的简直要炸掉了,揉揉脑袋,睁开眼看见了陌生的天花板,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哪里?
  坐起身的时候觉得喝醉酒简直就像脑震荡后遗症啊,感觉自己的脑袋跟壳的运转都不一致了,酒真不是好东西啊。
  慢慢揉着太阳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她的记忆片段最后是被沈褚安带进了酒店。再一看,睡在沙发上的那个,不是沈褚安又是谁?
  沈褚安没有醒,最近又是飞机又是火车汽车,他大概有一天一夜没有好好睡过了,酒店的沙发虽然比不上床,但是比起飞机的座椅什么兼职舒服太多了。其实他完全可以重新开间房,但是私心里就是想跟苏仪呆在一起。
  房间里亮着柔和的灯光,厚重的窗帘拉着紧紧的,让人分不清时间。刘苏仪从床上下来,轻手轻脚地往卫生间走,酒喝多了的后果就是三急的频率明显增加。
  站到地上的时候刘苏仪还有点踩在棉花上的感觉,稳了稳身子才慢慢地走开。她当然不知道之前喝醉酒自己已经在沈褚安面前就上厕所发表了一个可爱的声明,不然不保证她不会趁着某人还在睡觉直接把他丢出去。
  沈褚安这一觉睡得不错,很踏实,然后被一阵水声惊醒,半秒中后睁开眼看向卫生间。
  刘苏仪洗完手打开门,揉揉肚子,好饿。之前在卫生间往窗外看了一眼,华灯初上,看来自己一觉睡到了晚上,怪不得肚子咕咕叫。
  一出卫生间的门就对上沈褚安的眼睛,刘苏仪有些尴尬:“你醒了?”
  沈褚安看着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转过头过脸色微红,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
  刘苏仪讶异,boss大人这是在害羞吗?随即挑眉,她应该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啊,难道是自己喝醉酒的时候干了什么丢脸的事。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很乖啊,上来就开始睡觉了,中间发生过什么吗,刘苏仪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喝酒误事啊。
  就在刘苏仪反思的时候,一阵不和谐的“咕咕”声传来,刘苏仪的脸瞬间爆红,真实不争气的肚子。
  “饿了?”沈褚安看着她问,中午就喝了酒,然后就睡了现在也该饿了。
  刘苏仪点点头,虽然她很想硬气一点,但是无奈胃不给面子啊。
  “有衣服换吗,换上衣服我们下去吃饭。”沈褚安看着刘苏仪身上皱成一团的礼服,虽说他不介意了,但是这样出去刘苏仪会不愿意吧。
  刘苏仪低头看了看,倒吸一口凉气,好贵的礼服啊,就这么变成一团抹布,虽然不是她的钱也不用她赔,但是好心痛啊,那都是钱啊。真实的,沈褚安也不知道找个人给她换一下,好好一件礼服就这么废了。
  沈褚安只看见刘苏仪一脸肉疼地看裙子,没料到自己已经被对方怨上了。其实沈褚安还真没想过要找人帮忙这事,在他心理,作为男朋友刘苏仪的一切都应该是自己动手的,干嘛要别人插手呢。
  刘苏仪郁闷地去给酒店的人打电话,她的东西今早都带过来了,放在酒店里,本来预备今晚回去的,现在看来只能是明天了,不过boss大人就在这里,再多请一天假也不是难事。
  刘苏仪要感叹,刘铭景家的酒店服务真不是盖的,很快的,刘苏仪那个迷你的小箱包就被送了过来。
  刘苏仪准备取衣服的时候发现某人盯着她目不转睛。
  “你转过去!”箱子里一堆内衣盯着看什么看,有点自觉好不好。
  “也什么呢?”沈褚安笑的很欠揍,苏仪的小衣衣啊,都长什么样呢?
  刘苏仪冷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男女授受不亲!”
  沈褚安瞬间垂下眼睑,可怜巴巴:“苏仪,我是你男朋友啊。”然后换一张很不怀好意的脸,“说不定你喝醉的时候已经被我看光了。”
  刘苏仪决定不理这个没脑子的弱智男了,直接拉着箱子进了卫生间。
  看着卫生间的门又一次在自己眼前砰一声关上,沈褚安得逞的躺回去,心里抱怨,苏仪真是小气,明明俩人是情侣啊。却不反思一下自己,明明你可是连吻别人的勇气都没有啊。
  刘苏仪拿起筷子的时候才发觉有哪里不对:“宋仕达呢?”一起来的人怎么不见了。
  “他应该在睡觉吧。”boss大人头也不抬地回答。事实上他把人灌醉了就直接扔在那里了,根本不知道人在哪儿?
  宋仕达确实在睡觉,趴在房间的地板上睡。每场宴席上大概都会有几个醉鬼。于是在散场后,服务生来请示刘铭景那个睡死的要怎么办。
  刘铭景喝多了正难受,看着那个从小欺负自己的人就那么瘫成一团在那儿,向来老实的人竟然也露出一个不甚恶趣味地笑:“随便给他的房间丢进去。”
  结果最后宋仕达果然是被丢进来的,这不是服务生的错,原本他真想把人一路扶上床。但是架不住某人能折腾,先是色胆包天把个大男子当美女调戏吃豆腐,后来更是吐了人一身…… 他现在还能躺在地毯上不是在门外已经是人家修养好了。
  就算他躺在床上也不得安身,一会儿手机在上衣口袋里开始震动。
  醉的分不清人的宋仕达摸索了半天成功接了电话。
  “你在哪儿?”电话里苏青的声音冷冷的带着点怒火。
  “我在……我不知道。”宋仕达用仅余的思维回了句废话。
  苏青听着朦胧不清的声音,怒火上涨:“你喝酒了?”
  ……
  可惜宋仕达已经睡着了。
  久久没有人回,苏青恨恨地挂掉电话,宋仕达,我果然不该对你太好。
  可怜的宋仕达呈大字型摊在地上,浑然不知他要倒霉了。
  其实,上次他就跟苏青提分手了,苏青倒是很痛快的答应了。可以后来他一直没找到新猎物,却又碰见苏青。
  苏青提议俩人可以以纯床伴的关系继续交往,每周日见一次,宋仕达答应了,凭良心说他们确实合拍。结果这次宋仕达忘记通知他有婚宴要参加,放了人鸽子,然后就悲催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十六章

  刘苏仪和沈褚安两个人在楼下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免费的。刘苏仪太饿了,毫无形象地吃了很多。等吃完了才意识到对面是沈褚安,看看对方整洁的盘子,再看看自己沾满酱汁的,明明吃的一样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扫了一圈,目光装作毫不经意地赚回来,最近跟沈褚安在一起真是越来越不在乎形象了,这样不好不好。不过沈褚安没说话,不管他是真没注意还是装作没注意,刘苏仪直接掩耳盗铃,当做没发生。
  “苏仪,你吃东西的样子好可爱。”可惜沈褚安从来都不是温柔可亲系的男友啊,他可是以看见刘苏仪跳脚为乐趣的啊。
  刘苏仪警戒地盯回去,按照常理沈褚安肯定还会有下文的,杀人于无形,果然……
  “让人很有食欲,苏仪,看着你,我都多吃了一份。”沈褚安满目深情地看着刘苏仪,只可惜某人眼眸深处有藏不住的戏谑。
  刘苏仪咬牙,不跟他计较,这家伙你越是暴躁他越是看笑话,典型的恶趣味。
  沈褚安挑挑眉,不错啊,忍功见长,竟然没有炸毛跳脚。
  “苏仪,你这样很好,你太瘦了,不过这样看来,以后咱家的米都多备点了,碗大概也要买大的,要不干脆定制吧,你觉得呢。”
  一边的上菜小妹,远远看见那个帅气的男子一脸温柔地跟对面的女伴说什么,偷偷跟同伴咬耳朵:“快看快看,那个帅哥好温柔啊,笑起来好养眼。”
  同伴闻声看去,果然,于是两个姑娘一边看一边窃窃私语。
  只是她们都没听见沈褚安具体说什么,不然肯定能体会刘苏仪的心态。好想把眼前这个人那种欠扁的笑容从脸上扒下来,晒成干。
  “不用了,您家的米太金贵,我还是吃我自己家的好了。”刘苏仪磨牙,仗着hi公共场合,她不能发飙吗,太欺负人了。
  沈褚安错愕了一会儿,小猫咪最近开始学会收敛情绪了啊,不错啊不错。可是这个走向不对啊,他们一定会是一家人的。
  “苏仪,你要抛弃我吗,我不会嫌弃养你费米的。”
  “我不费米!我只是今天太饿了!”刘苏仪不要太委屈了,明明她吃的不多,只不过是太饿了,平时都是吃很少的。
  “恩,不管我们苏仪费不费米,我都会养你的。”沈褚安一副煞有其事地点头。
  刘苏仪简直想要吐血了,为什么这个人怎呀个都能歪曲她的意思呢。
  刘苏仪还是很头晕,而且天黑了,所以就算她已经睡了一个下午,还是决定继续回去睡觉。
  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刘苏仪转身伸手:“房卡给我。”
  沈褚安从兜里拿出房卡,女友这点小要求当然没问题。刘苏仪麻利的刷卡,开门,进屋。然后在沈褚安准备迈步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门。
  沈褚安看着离自己鼻子两厘米的门板,感觉脸上还残留着关门的震动感,默默地后退一步,苦笑:“苏仪,我还没进去呢。”
  “不好意思了,这是我的房间,老大您还是重新去开一间房吧。”刘苏仪晃着手里放到房卡一点得意,哼,还想跟她住一间,想得美。
  沈褚安在外面站了几分钟,,确定刘苏仪不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