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沈褚安在外面站了几分钟,,确定刘苏仪不会开门之后,终于认命地下楼了。
  登记信息的时候,前台小姐时不时看他几眼。这个帅哥她还是有印象的,因为今天酒店歇业,全部帮忙准备婚礼,前台姑娘很闲,关注到了这个帅哥,还有他女朋友,刚才两人还亲亲密密地吃饭呢。
  “先生,您和女朋友吵架了吗?”前台小姑娘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
  沈褚安抬头,看着这个圆圆脸,眼睛亮闪闪的姑娘,点点头。他努力把苏仪惹毛想看她炸毛最后被赶出来,算吵架吧,虽然没吵起来。
  “先生,女朋友是要哄的,您耐心哄哄她就是了。”前台姑娘很有经验地劝告,她之前看刘苏仪是个很温柔小巧的女孩子,不会不讲理的。
  沈褚安低头叹气,他要说其实是她故意惹毛人的吗,还是算了吧。“恩,我知道了,谢谢你啊。”眼眸转了转又说,“只是她有点小害羞,你知道怎么哄比较好吗。”
  沈褚安其实还是想跟正常的恋爱一样的,但是无奈boss大人根本不会追女孩子,宋仕达的方法只适合骗小姑娘,不适合刘苏仪。面前的姑娘看起来很有经验,说不定能提出点好建议。
  前台姑娘一听眼睛就亮了,帅哥来咨询啊。要说这姑娘吧,作为前台长得很不差,不过软妹子的外表,却有一颗汉子的心。用她自己的话:空有一身泡妞的本领,却无奈自个儿是个妞。正巧,机会来了。
  于是姑娘开始进行了长发一个小时的经验教导,从送花不要只送玫瑰,小雏菊桔梗也是有寓意的,到烛光晚餐虽然浪漫但是街边摊也很有情趣,甚至于看星星很有趣但是要记得带驱蚊花露水,看流星雨还不如看日出,前者等待很无聊概率还小……
  沈褚安一边听一边皱眉,好像很有道理,可是怎么听着这么麻烦。
  前台姑娘说累了,忍不住想喝水了,看着眼前的帅哥,星星眼,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收获?
  沈褚安保持微笑点点头,嗯,确实有一些可以用。
  小姑娘两眼放光:“你等着,我去喝口水。”
  不是吧,还有!沈褚安有点惊恐了,女人的战斗力好可怕,赶紧表达感谢:“不用了,这些就够了。”再多他也记不住啊。
  小姑娘好挫败,难得有人赏识她的泡妞法则,这可是无数现实和小说堆积起来的经验呢。
  看着垂头丧气的小姑娘,沈褚安觉得自己有点过河拆桥了,小小的有些心虚。“我还要上去哄她,下次可以再来听一听。”
  小姑娘恢复了点活力,虽然知道眼前的帅哥再来的机会不大,但是哄女友是大事,赶紧把她的法则付诸实践才是正道啊。“嗯,你快去吧。”
  沈褚安点点头,转过身来有些过意不去,这个姑娘真是太热情了,其实他只是随口找了个理由,就算他现在找刘苏仪,苏仪也不会理他的。
  背后,小姑娘一脸阳光的大声招呼:“帅哥,祝你马到成功,早日抱的美人归啊。”
  晚上的时候酒店是重新开始营业的,自此大厅里少数的人立马向沈褚安行注目礼。就算boss刀枪不入还是忍不住感受到压力,偏偏还不能就这样跑了。只好转头比了个OK然后加快速度奔赴电梯。
  前台小姑娘看着他略急促地步子,摸下巴点头,赶着去道歉,果真孺子可教。
  刘苏仪说要睡觉,可是白天大概还是睡多了,于是拿起手机,正巧看见高中的QQ群很是热闹,忍不住点进去。
  她加的群不多,也从来不会屏蔽,当初的群从喧哗到寂寥也不过短短一年,圈子不一样了,话题渐渐少了,这是最终的结果。像这样不停的跳出信息已经是好久没有的事儿了。
  群里的信息跳的太快,刘苏仪根本看不懂,只知道好像是老师出来了,于是刘苏仪像只勤快的小蜜蜂去翻记录。
  一路翻下来,刘苏仪渐渐失了原来雀跃的兴致。热闹的原因很简单,老师想找他们这届在工业大学有没有学生,大家很快挖掘出之后,开始打听干什么,老师大概也是没人说就告诉了他们。
  原来她弟弟在首都开了家公司混的不错,今年招了个实习生,一进公司就开始和她弟弟谈恋爱,说自己在学校各种单纯,这次是以结婚为前提的。
  他们老师就觉得这个女孩子未免太积极了,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单纯,两人发展的太快了,就想找人打听下女孩子在学校的风评。老师父母过世了,长姐如母,不免担心。下面一堆人踊跃自荐,拍胸脯担保会完成任务。
  放在以前,说不定刘苏仪还会插几句嘴,但是这个情况她实在没心思了。这个场景跟她和沈褚安简直一模一样,自己也是来公司不久,那么换做沈褚安的家人,他们又该怎么想。
  这样想着,刘苏仪彻底没了睡觉的心情。当初之所以不答应沈褚安就是考虑到家庭关系,如果他家里人反对,自己又该如何?刘苏仪不一样沈褚安和父母闹僵,那是曾经养育你的人。
  偏偏潘小寒今天新婚,想找个人诉苦都没有。
  一整夜就这么翻来覆去地过去了,早上起床的时候刘苏仪发展自己很荣幸地能cos国宝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那个打听女生风评的事禾米亲身经历的,非虚构,有改动。

  ☆、第四十七章

  沈褚安这一个晚上尽在研究追妻三十六计了,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在处在亢奋阶段。但是当他敲开刘苏仪的房门后,事情好像又不那么顺利了。
  “苏仪,怎么了没睡好?”刘苏仪那两个黑眼圈实在太招眼,本来肤色就白,气色不好一张笑脸更是白的跟纸一样,衬得整个人跟大病一场一样的。
  “恩。”刘苏仪扶着门应了一声。珍格格脑袋都是嗡嗡嗡的,实在不想说多余的话。
  沈褚安心疼的,刚才还在脑海里的约会大作战一二三四五计全部拍散。“那你要不要再睡会儿?”
  刘苏仪轻轻摇摇头,就算继续躺倒床上,她现在的状态也睡不着,更何况从昨天中午躺倒现在,她很腰酸背痛啊。
  “不了,下去退房吧,今天该回去了。”刘苏仪的声音有些消极地低沉。
  沈褚安不明白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明明昨天最好的朋友刚刚结婚,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是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现在却仿佛整个人笼罩在阴影里。不过boss大人自然不会对刘苏仪的提议有异议。
  从刘苏仪手里结果那个小小的行李箱,带着自己的小箱子,两个人一起下楼。
  “待会儿先去找地方吃点东西吧。”沈褚安看着站在电梯一边疲倦的刘苏仪,很忧心。酒店的早餐是西式的,他和苏仪都偏爱中式的早餐,所以决定出去找地方。
  “嗯。”刘苏仪继续点头,她现在整个脑袋都是糊涂的,这些小事不像去思考。
  沈褚安叹口气,决定吃完饭一定要问出原因,现在这个样子他开不了口。
  退房的时候,前台姑娘看着沈褚安眼睛闪闪,大帅哥和他女朋友啊。不过这位小姐看着似乎不是像是生病不舒服啊,一直低着头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你女朋友生病了?”小姑娘好奇地问。经过昨天,这个一脸精英的帅哥被她归为了好相处的一类。
  “没有,她昨晚睡得不好。”沈褚安解释。
  “哦。”小姑娘狐疑地看过去,睡眠不好会这样,怎么看都像是熬了整完夜吧,不纯洁地想,还有点像纵欲过度,大伤元气。不过她识趣地没有说出口。
  看着眼前掩饰不住担心的帅哥,小姑娘觉得自己的想法邪恶了,帮着劝:“不要太担心了,而且女朋友不舒服正好是表现的机会哦,加油,我看好你哦。”末了,还比了个握拳的姿势。
  沈褚安感激地笑笑,他怎么觉得苏仪这样子很不妙呢,上一次苏仪出状况,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这一次呢。
  这边刘苏仪坐在沙发上,揉着自个儿的脑袋,失眠果然伤元气啊,真个人都是飘飘忽忽的。看着沈褚安在那边办好手续,刘苏仪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好像少了点什么。看看脚边两个箱子都在,自己出门前看了没落下什么,到底少了什么呢。
  沈褚安回头就看见刘苏仪一脸茫然地盯他。
  “怎么了?”沈褚安低头打量了一下,没什么地方不对啊。
  “你觉得不觉得……”刘苏仪斟酌了一下开口,“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沈褚安疑惑地皱眉,少了点什么,没有啊,他就带了几件衣服和……一起过来的。对了,宋仕达,昨天被他灌醉了就丢在哪儿了,咋呢么到现在还没有电话过来骂他或者直接冲过来抱怨啊。
  沈褚安倒吸一口凉气,虽说按理这么大个人,应该没人回拐卖,但是喝成那样,说不定真会被丢到大街上。三步并做两步走回前台询问。
  “昨天有没有个喝醉的男的在你们这里,长得不错的。”宋仕达那张脸长得是还不错。
  前台姑娘回忆了一下,昨天是有好几个喝醉了呢,最后都被送回楼上了。要说长得不错的,好像是有个帅哥的,虽说喝的满眼迷蒙,但是被那双迷蒙的桃花眼一看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
  “他是不是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个子很高,还长了一双……恩,很漂亮的眼睛。”前台姑娘直觉吞下到嘴边的“勾人”两字,形象啊形象,差点在帅哥面前暴露了本性。
  沈褚安回想了一下,这个形容应该是了。“恩,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昨天是小北扶他上楼的,他应该知道他住哪个房间。”前台姑娘说完很热心地帮忙找哪个叫小北的服务生。
  因为确认刘苏仪和沈褚安是老板的朋友,加上小姑娘证词房间的主人跟他们认识,小北才拿着备用的房卡上楼开门。不过刚刷完卡,没等开门,小北就直接说了再见,然后迅速几步,消失在拐角。
  刘苏仪虽然整个人还处于郁闷状态,但还是看的惊讶,房间闹鬼还是发生凶杀案了,怎么这个服务生跑的比兔子还快。
  房间当然没有什么恐怖现象了,只是小北记得自己昨天把人直接丢在地板上了,很心虚啊,而且被指出来,肯定要被罚工资,说不定连饭碗都会一起丢掉。当然要避免这样的情况了。
  于是,在门打开之后,两人毫无意外地看见了地毯上睡得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的宋仕达。联想到刚才跑的飞快的服务生,刘苏仪觉得她应该知道了点什么。
  沈褚安却像根本没注意到,或者在他心里,只要不是在大街上捡回人的就不值得惊讶。上前用脚踢了踢地上那个依旧当成半夜呼呼大睡的人。
  “起床了起床了,一身酒味真是的。”
  刘苏站的远远的,地上的那个确实满身酒气,看那身皱巴巴的衣服,昨天估计连衣服都被酒泡过了。地上被人被踢了,悠悠转醒。
  “嗯,几点了。”宋仕达在地毯上翻了个身,不清不楚地嘟囔。
  刘苏仪看得咂舌,他难道没觉得他今天的床“很硬”吗,还能睡得这么香甜?在地上打滚,真该拍下来给办公室那群花痴看看的。可以她今天心情不佳,就算这个念头闪过脑海也没有付诸实践的欲望。
  沈褚安皱眉,丫还睡:“快点起来,你妈要到了。”
  这边刘苏仪还在惊讶沈褚安这是新流行的叫醒方式吗,地上的宋仕达已经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然后因为睡了一晚上地,忍不住捂着脑袋哀嚎。
  过了一会儿,刚醒的弱智儿童四周看了看,很悲愤:“你骗我,这明明是酒店!”
  沈褚安不屑,骗得就是你。
  小媳妇宋仕达很憋屈,然后准备下床的时候发现他哪里是在床上,他根本是在地上啊,离床老远,更悲愤:“你们竟然把我丢在地上睡了一夜!”还有没有人性啊,灌醉了丢地上。
  沈褚安没准备解释,继续踹踹地上的某只,讽刺:“你还能在房间里,不是在垃圾桶里,你就该庆幸了,还挑剔,你知道你有多重吗?搬运多困难!”明显感觉刘苏仪自从进来后心情好了些,沈褚安的言语里就格外多了些耍宝,想博美人一笑。
  宋仕达委屈,明明是你先灌醉我的。可惜面对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只能忍气吞声,默默承担嫌弃。
  十分钟后,刘苏仪和沈褚安坐在宋仕达房间里吃早餐,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因为宋仕达的一些硬件条件出了问题,以至于他们不能马上离开。沈褚安眼看时间不早了,决定将就一下酒店的早餐。
  鉴于刘苏仪一脸困顿,boss决定在房间用早餐。至于浴室有个男人在洗澡?那个脸蛋没他帅,脾气没他好,智商被甩三条街,还花心滥情的男人根本不足为虑,苏仪肯定不会看上他。
  而刘苏仪到现在都是浑浑噩噩的,直到拿起刀叉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个冲澡的裸男,虽然看不见。可是现在害羞似乎迟了点,只好伪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可惜不停传来的水声还是让她的耳朵忍不住红了。所以boss大人,您这次真的是做错了,就算哪里都不如你,那也是个男人啊,苏仪肯定会害羞啊,一向占有欲强烈的您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作者有话要说:  卡文卡的厉害,对着Word一个小时都写不出几百字,昨天断更了,只能说抱歉了。
  小伙伴说熬过这一关就好了,禾米正在努力过关中,各种心塞=_=

  ☆、第四十八章

  宋仕达在浴室穿戴好才出来,要是可以她当然很想就这么裹着浴巾直接出来,而不是在头发还滴水的状态下套上衬衫长裤。只可惜,就在这扇门外面有两个正在吃早餐的。
  如果只有刘苏仪他当然不用担心,在美女面前秀身材是件多自豪的事情啊;或者只有沈褚安,那更简单,更不用遮掩什么了。
  只可惜这两人是一起出现的啊,依照沈褚安那个别扭的醋坛子个性,就算他有几颗扣子没扣,估计都以污染他女友的眼睛被他眼刀杀死。 哎,什么叫重色轻友,这就是,他们认识多久了,跟刘苏仪比,他就是个可有可无的。
  刘苏仪漫不经心地咬着土司,以前早上上课来不及总是面包充饥,以至于现在看见这种东西都会觉得胃酸翻上来。再看看一边的牛奶杯子,视线晃了晃,继续专注眼前的面包。
  “怎么只吃土司,喝点牛奶。”沈褚安声音轻柔。刘苏仪一直小口小口咬着,沈褚安看的眉头直皱,心情不好已经连累到胃口了吗。已经这么瘦了,不好好吃饭怎么行。
  瞄了瞄一边乳白色的液体,刘苏仪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我不喝牛奶。”从以前她就不喜欢这种带着点点腥味又没味道的东西。总觉得很不符合人类的味蕾品味,想不通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喝。
  沈褚安愣了一下,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一点,现在想想好像是,他从来没有在刘苏仪的家的冰箱里看见纯牛奶,通常只有酸奶之类的,原来是这样。
  沈褚安听完很久没说话,正当刘苏仪以为他不会在说什么的时候,略显低沉的嗓音再次想起。
  “以后,我会记住的。”记住你的喜好。沈褚安垂下眼,一直自认为在追刘苏仪,但是连她喜欢什么厌恶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于送甜点都是宋仕达的建议,他从来没问过刘苏仪是不是真的喜欢。而她,似乎也不曾主动说起。
  刘苏仪咬咬唇,“你不用这样。”不要显得这么迁就我,这么关心我,我会忍不住越陷越深的。刘苏仪几乎忍不住想要吼出来。
  “为什么不用,你是我女朋友,这不是应该的吗!”沈褚安的神情有些激动。从今天早上见面,刘苏仪就怪怪的,沈褚安很不安。虽然这段恋情一直是他主动,但是他也一样刘苏仪可以给点积极的回应而不是总是用怀疑的心态来看待他们的关系。
  刘苏仪没有抬头,机械地咬着手里的土司,她给不了肯定的答案,却也不想否定,她是爱情这场战役里的懦夫。
  沈褚安看着不言不语的刘苏仪,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很想上去握着她的肩使劲摇晃,最好能把她脑子里那些杞人忧天的想法都摇掉。都说了所有的问题他来考虑,为什么还总是会后退呢。
  宋仕达从浴室出来就觉得外面的气氛不太对,这两人面对面各吃各的。别说暧昧的粉红泡泡没看见了,怎么还觉得压抑地不行呢。尤其是沈褚安那边,凉嗖嗖的,刚刚飞过来的眼刀都是淬了毒的。
  条件反射地查看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很好啊,裤子拉链没掉下来,衬衫的扣子也是全扣上了,为什么还一副想要杀他灭口的样子?宋仕达觉得自己很冤枉,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赶紧过来吃,吃完了我们回去。”沈褚安冷冰冰硬邦邦地说。对面那个是他女友,就算有错也不可以宠她发脾气,所以只能迁怒了。只能说小宋同学,你注定炮灰,哎,习惯就好。
  “这么早回去?不去逛逛吗,这里可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啊。”反正今天也不会去上班了,干脆晚上再回去吗,这么急干嘛呢。
  “你的报表报告都做完了?”沈褚安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额……”宋仕达词穷,可是也不急在一时不是吗,干嘛要催啊。
  “早点不行吗?你非要把事情拖到最后一刻,什么毛病!”沈褚安心头不舒服,语气也不好。
  “大早上的,你吃火药了?”宋仕达觉得没人比他更倒霉了,地上睡了一夜没人关心也就算了,好友一开口就是让他工作,她真的混的这么差吗?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吃火药了,我吃的是土司跟鸡蛋。”沈褚安白了站在那里,衬衫被头发滴湿一片的邋遢鬼,一脸嫌恶。
  宋仕达心里顿时敲响警钟,完了完了,沈褚安真的生气了,连这种平时绝对会斥为弱智的言论都从他嘴里出来了。他还是闭嘴好了,沈褚安狂躁的状态下,他绝对是说设么错什么,开口就是找骂的。
  见宋仕达不再说话,boss大人狠狠咬了土司一口,几句话就认输了,是不是男人,不应该冲上来跟他理论吗,甚至动手?本质上,boss大人现在只是有一肚子郁闷需要发泄,巴不得有个出口。
  只是受气包放久了也是会人也会变得聪明点啊,宋仕达自认智商不低,怎么可能自己往枪口上撞。再看看沈褚安咬土司的那个劲,宋仕达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一颤一颤的,仿佛被咬的是他。
  再看看房间里的另一个人,依旧是慢条斯理地咬着土司喝着水,神态平和。宋仕达看着她都快哭了,姑奶奶你大早上怎么惹怒了这位瘟神啊,招的他恨不得冲上来就跟人打架。
  宋仕达觉得自从沈褚安开始追刘苏仪自己的日子那就是水深火热,早知道就该让某人打一辈子光棍,他是哪根筋抽了拉什么红线啊,现在好了,赔上了自己。
  刘苏仪自然感觉到宋仕达是被迁怒的,不过她并不准备说什么,说了只怕是火上浇油。而且依照宋仕达那种顽强的生命力,这种程度上的攻击他应该完全没事的。
  宋仕达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大步上前走到桌子边坐下,开始享用自己的那份早餐。他要让他们知道,炮灰也是有尊严的,也是要吃饭的,也是会奋发的。
  可惜,这一系列动作毫无例外地被另外两个人忽略了,炮灰注定得不到注目礼,哎。
作者有话要说:  禾米最近处于卡文期,实在写不长,大家见谅了=_=
  大概这星期过去就会好起来的,不要抛弃我啊~_~

  ☆、第四十九章

  吃完这顿早饭,三个人再一次来到前台登记退房。
  前台妹子看着又一个优质帅哥,满眼小星星。不同类型的帅哥呢,之前你那个看起来像禁欲系的,这个就是多情系的,看那桃花眼,多迷人。哦哦,他朝我笑了。
  宋仕达作为常年混迹花丛的花花蝴蝶,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前台小妹妹的目光,毫不吝啬地一计媚眼跑过去电晕了人家。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手续时间都延长了一倍有余。
  刘苏仪在一边看着,心里有些酸楚,如果沈褚安也是宋仕达这样的脾气个性,估计事情会简单很多吧,不过如果是那样子,自己就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一行人回到本来的城市,因为种种矛盾的存在,各自回家。
  从隔壁的老太太家接回奶牛,小家伙几天不见似乎又长胖了一点,小鹿犬现在似乎也能跟它友好相处了。想老太道过谢,带着奶牛会自己的小家。
  奶牛在初见到刘苏仪的时候很兴奋地摇尾巴,之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愤愤地用屁股对着刘苏仪。在被抱起来的时候甚至咬掉了刘苏仪袖子上的小蕾丝。刘苏仪哭笑不得,感情她还养了条小气又记仇的狗。
  幸好记得给带了西瓜汁和肉罐头回来,五分钟后,奶牛看着刘苏仪给自己的小碗准备食物,讨好地蹭着她的小腿。刘苏仪低下头摸摸它的脑袋,忽然想起了不知是谁说过狗比那人忠诚,不禁开始怀疑,她家这只说不定真的是违背这句话的。
  奶牛不知道主人在想什么,只是很开心地享受久违的美食,跟着那只娇贵的小鹿犬,最近一直啃狗粮啃的心酸。
  刘苏仪就这么看着奶牛胡思乱想,觉得要是当一只狗真是不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