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奶牛不知道主人在想什么,只是很开心地享受久违的美食,跟着那只娇贵的小鹿犬,最近一直啃狗粮啃的心酸。
  刘苏仪就这么看着奶牛胡思乱想,觉得要是当一只狗真是不错,有吃有喝有人伺候,不高兴还可以发脾气咬东西。想着想着自己就笑了,竟然羡慕起自己的宠物了。
  “奶牛,你还记得那个经常给你带吃的的叔叔吗,要是以后他不来了,你会想他吗?”刘苏仪轻声地问。
  只听奶牛咬肉咬得吧唧吧唧响,刘苏仪也不气馁,几乎对着它自言自语。
  “奶牛,我是不是很坏呢,明明不应该这么敏感怀疑却总是放不下心,不能够学会完全相信他。”
  “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很作,可是我控制不住不去想,你说我要怎么办?”
  没有回答,刘苏仪就这么抱着膝盖坐在奶牛旁边一直看着它慢慢吃东西,陷入沉思。
  晚上的时候阳阳又过来了,还带了一小盒小饼干。刘苏仪看着这么可爱的小正太,心情放松了许多,尝了尝小饼干,味道好不错。
  “味道很不错啊,哪里买的?”感觉比她自己买的好吃多了。
  小孩子垂下头,半响闷声闷气地回答:“她从国外寄回来的。”她,指的是阳阳的妈妈,自从孩子出生之后她就去了国外,很少回来,偶尔会寄一些吃的用的回来,东西都是好的,但是却不是孩子所期盼的。
  刘苏仪咬着小饼干,忽然觉得不是滋味。“今天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小家伙眼睛亮闪闪:“我这几天都有来哦,只是姐姐你不在家,所以我都是去隔壁奶奶家玩的,他们家也有只很可爱的小狗呢。”
  刘苏仪忍不住笑,这是在求夸奖的表情吗。“恩,你真厉害,还知道要窜门。”
  “这么晚了,留下吃饭吧,然后我送你回去。”刘苏仪看看天色,是不早了。原本,杨阿姨是怎么都不让自家孙子在别人家吃饭的,但是看见小家伙跟刘苏仪在一起明显开心了许多,心软就答应了,也不时送一些吃的喝的过来。
  阳阳点点头,坐在沙发上逗奶牛,一边时不时看向大门。
  “你在看什么?”刘苏仪看着他看了好几眼,可是门边什么都没有啊。
  “姐姐,那个叔叔今天怎么还没来啊?”阳阳的眼神很纯真。
  刘苏仪顿了顿,然后继续忙活手头的东西:“哦,他今天不会来了。”或许以后都不回来了,她能感觉到沈褚安今天很生气。
  阳阳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开始跟奶牛玩,过了一会儿,正当刘苏仪准备进厨房的时候,他又问了一句:“姐姐,你跟叔叔是不是吵架了?”
  “没有,我们没有吵架。”刘苏仪下意识地立刻否认。
  阳阳摸着奶牛背上的毛,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姐姐,你们是不是准备分手了?”
  刘苏仪有些啼笑皆非,这孩子是不是太早熟了点?想了想,斟酌地开口:“阳阳,你还小……”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不小了!”阳阳忽然抬头大声说了一句,吼得刘苏仪愕然。
  阳阳的小脸上一本正经,带着让人心疼的落寞:“你们不要总是当我不懂事,我其实都知道的,我爸爸妈妈就是因为吵架才不要我的。”说完闷闷地低下头。
  刘苏仪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却发下似乎不能反驳,但是孩子,事情不是这样的啊,完全是你爸爸骗了你妈妈。但是对着这个孩子她说不出口,她不知道家长是怎么对孩子解释的,但是事实显然更残酷。
  “所以,姐姐,你们能不能不要吵架,和好吧。”阳阳抬起头,眼睛里有什么亮晶晶的,却是很坚定地看着刘苏仪。虽然那个叔叔冷冰冰的,还会和他抢东西吃,但是奶奶说他是个好人,而且姐姐每次看见他都笑的很开心,所以还是想继续看见他跟姐姐在一起。
  看着这个孩子,刘苏仪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可是……
  “阳阳,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出口,那爽亮晶晶的眼睛马上泛起水雾,头也低下去,让刘苏仪充满了负罪感。
  “恩,我们会尽量和好的。”最终刘苏仪还是低头了,没办法,水晶小正太什么的杀伤力太强,她挡不住啊。
  阳阳马上抬头,眯着眼睛重重点头:“恩,你说的,大人要说话算话哦。”然后小家伙大眼睛转了转,“姐姐,我饿了。”
  刘苏仪看着他像变脸一样的一整套动作,瞠目结舌,她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像踏进圈套了呢。再看看阳阳,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一脸无辜,刘苏仪默默转身,一定是自己想多了,这明明就是个水晶正太,祖国纯洁的花骨朵儿。
  只是这朵花骨朵儿在刘苏仪转身之后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哎,都说了不要总把他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呢。
  吃完饭,刘苏仪陪着阳阳一起去溜奶牛,谁知他看见广场上一群玩轮滑的孩子就走不动路了。刘苏仪叹气,到底是小孩子,只得叮嘱他不要乱跑,然后带着已经开始躁动的奶牛继续遛弯儿。
  阳阳漫不经心地看着那群玩轮滑的孩子,在刘苏仪走过广场以后,朝着广场吵一辆黑色的轿车走去。仔细看的话,车门背光的一边倚着一个看不太清面孔的男人,手中的香烟在黑暗里一闪一闪。
  沈褚安见刘苏仪的身影消失,烦躁地掐灭了手中的烟。自己真是失败,明明这么生气了,却还要跑过来,甚至为了掩饰开了宋仕达一辆基本不用的车。
  “叔叔,晚上好啊。”沈褚安的自怨自艾还没有结束,一个熟悉的响亮童声传进他耳朵,抬头一看,果然是那个跟他不对付的小鬼。
  “你怎么在这里?”沈褚安问完就意识到自己好像是有看到他跟苏仪之前是一起的,可是苏仪走了他怎么还在?
  “当然是找你啊。”小小的阳阳仰头看着沈褚安,撇撇嘴,明知故问。而且,没事长那么高干嘛,他脖子都仰得酸。
  “找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沈褚安挑眉,明明苏仪都没有看见。
  “当然是看见你了啊。”阳阳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沈褚安。其实他并没有看见,只是这个广场活跃的都是小区里的人,忽然出现了一辆陌生的车子,加上车主特意站到阴影里,所以有了几分猜测,过来一看果然是。
  沈褚安被呛,也不好说什么,他问的确实有问题。
  “找我有事吗?”从来都和他不对盘,可别说专门来找他就是为了说晚上好。
  “你惹苏仪姐姐生气了?”阳阳一点没客气,上来就是质问。
  沈褚安结舌,这是哪里得出的结论?他像是那样的人嘛?“不是我。”跟个小孩子沈褚安不知道怎么说,不过确实不是他惹了刘苏仪,其实应该是苏仪惹了他,可惜怎么觉得一切都倒过来了呢。
  “可是苏仪姐姐因为你不开心。”阳阳皱起自己包子一样可爱的小脸,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沈褚安,一张小脸上清楚的写着:你是负心汉!
  沈褚安有些无力:“那你说要我怎么办?”
  “很简单,把苏仪姐姐哄回来啊。”这个还要来问他,这个男人果然没他聪明。
  沈褚安被他严肃的表情逗乐了,不用他说,他也会把刘苏仪抓回来的,他沈褚安看上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就放手。“我会的。你放心。”
  阳阳点点头,伸出一只手掌:“这是男人之间的约定。”
  看着那个只有自己手掌一般大小的小手,沈褚安觉得他真的快憋不住笑出来了,不过还是伸出手轻轻与之击掌:“嗯,我们的约定。”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字数够了哟~
  今天在bs看见了一个真爱小天使的帖子,好感动,小天使们,为什么你们都是安安静静的呢【咬手帕】,呜呜,求留言求收藏,禾米一个人好孤单~(>_<)~

  ☆、第五十章

  
  等刘苏仪带着小奶牛绕完一圈回来,看到阳阳还站在广场上聚精会神地看着那群玩轮滑的孩子。刘苏仪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他大搞也是想跟同龄的孩子一起玩的吧,走上前摸摸孩子的头。
  “想学吗?想学的话回头也来吧。”轮滑算是带着轻松和些微刺激的运动吧,说不定能帮着这孩子开朗起来。刘苏仪一直觉得小正太可爱是可爱,但是太懂事了,不像这个年龄的孩子,也许多几个小伙伴会好一些。
  “不用了,我没什么兴趣。”阳阳偏偏头,怎么总爱摸他的头呢,会长不高的。再说他才不喜欢这种运动呢,要不是看到了某人才不留下来,就这么溜过来溜过去有什么好玩的。
  刘苏仪撇嘴,口是心非,没兴趣还站在这里看这么久?看来这件事得自己加把力。
  沈褚安坐在车里,看着那一大一小有说有笑地渐渐远去,还有一只小黑团子在地上欢快的小跑着,慢慢地轻笑出声。苏仪,我从来都没有在那个女人身上花过这么多功夫,你休想莫名其妙地就跑掉。
  那天之后,刘苏仪照常上班,同事对她请假似乎也没什么好奇心,脸一向八卦的张远都没凑过来问。刘苏仪好奇地提了一次,结果少年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她,然后拍拍她的肩:“放心吧,我们懂的,你……不要太介意。”然后深深看她一眼走了。
  刘苏仪被雷的分不清东西南北,这是在演狗血剧啊,为什么每个人都是这种反应啊,到底沈褚安给她找了个什么请假的理由啊。看着大家见面一副你还好吗要坚强,或者好好休息不要太累的同情眼神,刘苏仪觉得自己都要精分了。
  偏偏她还是不能跟同事打探,毕竟那是自己的请假理由,早知道就应该自己编好而不是依赖沈褚安了。现在这样简直百爪子挠心,还只能对别人的关心小心陪着笑,生怕不小心露馅。
  沈褚安在办公室里坐着,外面的一切当然瞒不住他,或者说本来就是他一手导演的。因为某些不能说的原因去医院,为此请病假,唔,不知道这个不能说的病被外面一群八卦的男男女女意淫出多少种可能性了呢。
  苏仪,你总是这样惹我生气,虽然舍不得打字骂你看你伤心,但是这么不听话也是需要惩罚的
  。其实早前刘苏仪的态度真的是惹火了他的,可是仔细想了想自己喜欢的人不就是这个性子吗。
  这大概是上次的问题没解决的后遗症吧。原本是想等时机的,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必须先解决了,不然再怎么努力,他们都不可能更进一步。
  沈褚安靠在沙发椅上,忍不住叹气。目光正好扫过对面的空桌子,宋仕达最近又不知道去哪儿了。原本就不安心好好上班,好不容易规矩了几天,结果回来以后就开始旧病复发,除了第一天来了半小时,这几天销声匿迹,不知道哪里逍遥了。
  有几次沈褚安打电话给他,他都是一副匆匆忙忙地样子,说不到两句话就挂了电话。弄得现在沈褚安烦躁连个出气(倾诉?)的人都没有。
  虽然同事们眼神诡异,但是至少没什么恶意,刘苏仪也就任它去了。倒是沈褚安,这几天不声不响,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点。只除了每天的晚安短信,让刘苏仪确定过去一段时间的真实。
  她猜不透沈褚安想什么,说他生气放弃了这段情,可是一点没表现,公司里完美的上司,每天晚上语气温柔宠溺的短信。可是仅限于此,不会再过来蹭饭,不会约她吃饭,也不会主动跟她说话。刘苏仪有些忐忑,大概自己当初不明确回复的时候他也是这种感觉吧,真是因果轮回。
  想归想,表面上日子还是一帆风顺。刘苏仪跟杨阿姨说了阳阳看孩子们玩轮滑的事,老太太当即表示赞成孩子玩这个。在她心里,大概只要是能让自家孙子更活泼一点的事都是愿意去做的。
  于是,某个早熟的少年虽然嘴上说没兴趣,但在收到轮滑鞋之后还是跑过去有模有样地开始学了。也因此每晚溜小奶牛的地图上又多了一个必经之地——去广场看孩子们的轮滑表演。
  刘苏仪慢慢地习惯了沈褚安的变化,就像之前习惯他的侵入一样,她原本就是随遇而安的性子,日子毕竟还是要过得。
  某一天,当刘苏仪牵着奶牛现在一边看着阳阳在障碍物间流利地穿梭时,小奶牛忽然很不淡定地开始往后面挣扎,差点挣脱了绳子。
  刘苏仪紧张的拉住绳子,以她多次的经验来看,奶牛绝对是一只撒手没的狗,不要指望它会认家,跑丢了只能丢了。
  奶牛被牵制住,仍是不甘心地往后蹭,连带着刘苏仪都站不稳。小舌头吐在外面,尾巴摇的那叫一个欢快啊。刘苏仪顺着它的方向一看,就看见了那个一身黑西装,满眼笑意的男子。
  沈褚安就那么现在刘苏仪两步之遥的地方,看着奶牛一脸柔和。然后慢慢蹲下身,摸摸黑团子的头:“小奶牛,好久不见,你想不想我啊。”
  奶牛不会说话,但是很热情地舔了他的手作为回答。
  刘苏仪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五味杂陈,在她以为一切都会过去的时候这个人又出现在她的时空里,并且自顾自的跟她的狗打招呼。就好像一切的不愉快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刘苏仪有些转不过弯来。
  而那个男人跟小狗打完招呼,才慢慢站起身,拍拍手,笑着望向她,嘴角弯弯:“苏仪,晚上好啊。”
  那一瞬间,刘苏仪忽然就明白了一句话: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沈褚安一开始让她心动是因为他的日志:成熟稳重,理智温柔。当然,在熟悉之后这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都是骗人的啊。只是刚刚的一刹那,刘苏仪明白过来这个男人的外表真是优秀的过分,帅的没天理,他那样一笑,简直是秒杀啊。
  “晚上好。”恍惚间,刘苏仪自动自发地回了一句。然后就看见了前一秒还风光霁月的男子露出一脸揶揄。
  “苏仪,我很帅是不是?”
  刘苏仪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逗比的男人很温润呢,竟然还发花痴了,简直不了宽恕!
  “是啊,你帅的把月亮都吓跑了。”今晚的天气不是很好,星星和月亮都没见到。
  刘苏仪下意识地顶回去才发现自己说的太顺了,似乎自然而然地又开始恢复为他来蹭饭的那段日子,会相互吐槽,嘴下不留情。
  不意外地看见沈褚安得逞的眼神,刘苏仪咬唇,为什么明明想要一个明确的结果,却又开始模糊回去呢。她不想要这样不清不楚地暧昧,她的心缺乏安全感,要的是牢固的小屋,香车宝马再浪漫也不是她的那盘菜。
  玩的正欢的阳阳看见沈褚安来了,连忙很小伙伴打声招呼,赶来救场。看这个样子,苏仪姐姐又开始闹别扭了,偏偏那个小气叔叔是个榆木疙瘩,不懂得哄女孩子,竟然还要他个小孩子来帮忙。
  “叔叔,晚上好,好久不见。”阳阳笑的很甜。
  “嗯,好久不见,阳阳又长高了。”沈褚安不吝赞美。确实很久没见,但是通过电话,不然他也不能准确找到刘苏仪的所在啊。
  刘苏仪压抑地眨眼,她没听错吧,这两人竟然还礼貌的互相打招呼,他们不是见面就吵的嘛?而且,沈褚安竟然还会夸奖孩子,刘苏仪觉得生活果然够玄幻。
作者有话要说:  禾米最近写文不顺,为了改善现状,撸了个小短篇,为此更新晚了,嗯,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或者后天大家就能看见小短篇咯。
  是个绝对的小萌文哦~

  ☆、第五十一章

  阳阳眨眨眼,这两人到底咋回事,谈恋爱这种大人的事情竟然非得他这个小孩子帮忙才能不冷场,哎。撇撇嘴看看沈褚安,脸女朋友都不会哄的男人活该恋爱坎坷。
  伸手拽拽刘苏仪的衣角,扬起一个乖巧的笑容:“姐姐,我累了,我们回去吧。”
  刘苏仪点点头,确实不早了。杨阿姨很在注意阳阳的独立能力,所以经常让他一个人出来玩耍什么的,但是毕竟晚上还是不太放心,担心他玩的不记得回家,正巧刘苏仪要遛狗,每次顺路带他一起回去。
  换回运动鞋,阳阳从刘苏仪手里接过奶牛的牵引绳,先一步走在了前面。
  刘苏仪只得跟上,沈褚安慢慢悠悠走在她身边。
  走了一段路,刘苏仪忽然觉得很烦躁,这样忽然出现表现得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现在又这样跟着自己半句话不说是什么意思?这样想着脚下的速度便加快了几分。
  沈褚安挑挑眉,也不说话,脚下的步子确是不动声色地迈大了些,,维持着原有的频率跟在刘苏仪半个身子后面。
  刘苏仪咬牙,猛一下又慢下来,沈褚安马上跟着换步伐,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反应速度真是好,这么快的切换,愣是没有停顿或者踉跄的。
  刘苏仪折腾了几次,对方仍是保持着些微的距离半步不离,倒是把她自己折腾的有些呛,要不是沈褚安在旁边估计能直接蹲下来喘粗气。
  不经意抬头一看,大约是因为自己刚刚的折腾,阳阳他们已经很自己拉开了很大的距离,幸好还是视线范围内。答应了杨阿姨要送阳阳回去,刘苏仪自认向来敬业,赶紧快步跟上去。
  沈褚安看看她的反应也知道她想什么,小丫头估计也折腾够了,自己也玩够了,到底不愿意看她一直纠结,只好主动找话题,谁让是自己喜欢的人呢。
  “阳阳这孩子真是懂事听话,真不像一般这个年龄的孩子。”
  刘苏仪脚步错乱了一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沈褚安竟然会用这种夸奖带着欣慰的语气跟自己讨论阳阳,她家boss大人没被鬼上身吧。之前一直嘟囔什么坏小鬼臭屁自恋惹人嫌人小鬼大什么的跟现在这个语气温柔的不是同一个人吧。
  不过看看前面这个孩子,刘苏仪得承认沈褚安说的是大实话,这个孩子懂事的过分。
  “是啊,可就是太懂事了让人心疼。”刘苏仪垂下眼睑,自己当初都是个不省心的,这个孩子过得大概不会开心吧。
  “家长的所作所为总是会影响孩子,阳阳大概不如表面上看着那么开心吧。”刘苏仪的语气有些低落,上次这孩子说起爸妈吵架的哀伤表情还历历在目。就算爷爷奶奶教育得再好,也是不能替代母爱的。
  沈褚安眯了眯眼睛,那个小鬼还敢用苦情戏?看他那个样子哪里像是受到心灵创伤的孩子啊,就算有也肯定没有刘苏仪想的多。苏仪就是太心软,小鬼八成是演戏博同情呢。
  哼,虽然这次算欠了这小鬼一个人情,但是苏仪是自己的,只能关心自己。以后这小鬼要是再出鬼点子,他一定要跟他好好“沟通沟通”。
  阳阳牵着奶牛走在前面,逗逗小家伙,顺便偶尔瞄一瞄后面的两人,叫两人只顾走路不说话不交流,不禁心急。沈褚安怎么这么不懂抓住机会呢,自己都特意拉开距离了,怎么还一副背后灵的样子啊。
  阳阳那是恨铁不成钢,电视上不都是演了吗,女朋友生气了,送点礼物说说甜言蜜语,再给个拥抱不就万事大吉了,怎么小气叔叔就不会学呢!阳阳这个红娘当的胚没有成就感。好不容易看见两人说话了,没说两句竟然开始加快步子追自己。阳阳的脸都快扭曲了,这两个人,真是……
  等追上了阳阳,离他家所在的楼也不剩几步路了,阳阳垂头丧气地拉着奶牛。奶牛不明白刚刚还拉着他欢快的跑来跑去的人怎么忽然规规矩矩了,他还想玩你跑我追的游戏啊。过去蹭蹭孩子的腿,依旧不动,奶牛很郁闷,怎么能这样一声不响不跟狗打一声招呼就擅自结束游戏呢。
  “好了,阳阳,你们家到了,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刘苏仪挥挥手,阳阳家留住二楼,这栋楼都是住了十几年的熟人,大家都很放心。
  “嗯,姐姐再见。”阳阳将奶牛的绳子递给了沈褚安,然后甜甜地冲他一笑,“哥哥,再见。”
  刘苏仪伸手没接到绳子,结果就听到了阳阳的这声哥哥,眼睛立马瞪大,不是吧。今天一个两个都背离本性了。阳阳大概因为之前的事,对沈褚安一半怕一半不喜欢,坚持地一直喊他叔叔,沈褚安试过各种办法,孩子都不肯改口,现在竟然轻轻松松喊出来了?
  其实老天爷是把他们两都拉过去劝解威胁了一番吧,不然今天两个人之间怎么能这么融洽有爱?而不是幼稚的吵嘴吵到她脑袋疼。
  沈褚安倒是颇为镇定地接受了那声哥哥,对着只到他腰的小鬼丢了个赞赏的眼神:小鬼,果然识时务,懂事啊。
  阳阳回了一个嘿嘿笑的表情,然后一溜烟儿跑上了楼。
  刘苏仪将绳子牢牢拽好,看了眼刘苏仪:“走吧,回去了。”奶牛大概是怕了这个男人,乖乖巧巧地走在一边。
  刘苏仪也不好就这么夺过绳子,只好继续跟着他走,反正到家也不远了。
  走了两步,刘苏仪看了看沈褚安,然后,又看了看;接着,还是看了看。
  沈褚安余光下扫,没什么不对啊,于是放心追问:“苏仪,你总是看我干嘛?”莫不是到现在才迷恋上他的帅脸。
  刘苏仪看了看他,表情有些奇怪,眉毛皱着,欲笑不笑,欲言又止,半晌,指指沈褚安的手:“你这个牵法不对,绳子会绕到自己身上的。”
  说来也奇怪,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