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刘苏仪抬头看他一眼,眉眼弯弯:“你说这个闪电像不像小说里妖怪渡劫啊,打的这么低,就像照着什么劈到地面上是的。”
  沈褚安听闻皱眉沉思,然后表情认真地说:“说不定还真是,这座紫金山说不定真有什么 动物修成神让咱们遇到了。”
  刘苏仪傻眼,她原本就是开个玩笑,没想到沈褚安倒是开始推理了,还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她以为沈褚安应该是无神论者才对啊,况且不论有没有妖魔之说,单说这座山吧,已经被完全人工开发了,除了飞禽,连只兔子都见不到,怎么可能会有修炼的小妖怪呢。
  看到沈褚安严肃的样子,刘苏仪开始有点担心,她家boss大人该不会真的信这一套吧?刘苏仪觉得嗓子有点发干了,吞了吞口水:“你不是当真的吧?”万一沈褚安真的对这一套深信不疑,她恐怕要再次改变boss大人的形象了。
  “你觉得呢?”沈褚安挑眉,眼底有明显的戏谑之意。
  好吧,又逗她!刘苏仪磨牙,逗她就那么还玩吗,不过经过这样一茬,她倒是真不觉得害怕了。
  两个人现在知道应该看天气了,拿出手机,刘苏仪点进天气,刷刷刷几条提醒进来,一看,好吧,几乎是全省的天气警报,本市更是不得了,雷电橙色预警,暴雨预警,他们还真是挑了好天气出门。
  沈褚安也看的郁闷,他之前看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啊,老天爷还真是变天如变脸啊。不过这个季节,大暴雨应该不会持久,等吧,几个小时就该雨过天晴了。
作者有话要说:  禾米本来想不纯洁一下的,想了想,严打,咱们还是纯洁一点吧

  ☆、第五十七章

  屋外依旧是电闪雷鸣,刘苏仪跟沈褚安一个坐在床边一个坐在沙发上,奶牛在地上团成一团,两个一狗大眼瞪小眼。
  刚才查过天气,刘苏仪才想起来这种雷电的下雨天还是不要用手机为好,于是把自己的手机关机了,顺带着把沈褚安的手机也关了。按照她的观察,沈褚安周末的电话并不是很多,关上关系应该不大。
  沈褚安由着她折腾,一脸任凭□□的样子。刘苏仪关掉手机,然后对着沈褚安歪头:“我们现在干什么?”
  沈褚安的视线扫过电视机,刘苏仪跟着他看过去,然后否定:“不行,容易爆炸。”有一年暑假回老家玩,结果打雷的时候好几台电脑和电视都烧掉了,刘苏仪眼睁睁看着自家那台老式的电视兹兹冒了白烟儿,这件事留下的阴影太大了,到现在刘苏仪都不敢在打雷的时候看电视。
  沈褚安叹口气,继续在房间里搜寻,房间实在是简单,几乎是一目了然,其它基本上是找不到什么娱乐设施了。目光溜了一圈,然后留在了床脚边的奶牛身上。之前刘苏仪吓傻了,奶牛倒是动作迅速的蹦到了床里侧。
  刘苏仪也对这个缩成一团的黑团子施以注目礼,奶牛其实就是个欺软怕硬,实质上胆小的小家伙。害怕打雷,害怕鞭炮声,甚至出去溜它的时候遇见陌生人它都是怯怯的,偏偏在家是个窝里横。
  此刻,这只胆子超级小的狗狗正把自己cos成一只黑色毛线球,头跟尾巴都藏得好好的窝在刘苏仪脚边,毛线球还一抖一抖的,显然是吓坏了。
  刘苏仪叹口气,最后可以带来乐子的主意也宣布破灭。奶牛只要把自己缩成这样,除非是等雷声停止,不然它是不会把自己放开的,在家里的时候它甚至会往柜子里藏,只要你想把它拉出来,一定会叫的撕心裂肺。为了避免它在已经身心俱伤还是不要碰它的好。
  沈褚安摊手,表示房间真的没有什么其它可以提供娱乐的东西了,毕竟书桌床架都是不能拿过来玩的。刘苏仪不免露出失望的表情,房间里连本杂志都没有,这段时间要怎么过,
  沈褚安清清嗓子:“苏仪,我们来聊天吧。”
  “聊什么?”刘苏仪兴致缺缺,语气不怎么热络。
  “可以讲讲自己的趣事什么的啊。”沈褚安摸摸鼻子,都说了他不擅长这种男女独处了吗。
  童年趣事,刘苏仪狐疑地看着沈褚安,她记得上次敞开心扉的时候告诉过某人她太小的事记不得了,后来的大部分都是不开心的。不过提到有趣的事,她到时想起来的一件事,沈褚安说的时候她就很激动,但是气氛不对,也没有追问,现在是个好时候啊。
  “你跟宋仕达认识的那段是真的吗?”刘苏仪眼睛闪亮亮,一副八卦的样子。
  沈褚安有点不自在地别来眼:“嗯。”上次大概是说的太顺了一不小心连这件事都说出来了,当时刘苏仪没反应他以为她没在意的,结果现在开始翻旧账了。
  “真的啊?你当时什么感觉?”刘苏仪眼睛更亮了。据沈褚安的描述,他跟宋仕达可以算是“一吻定情的”。学校晚会,后来一群举办者去吃饭喝酒唱K,玩high了,就开始必备戏码:真心话大冒险。
  结果运气不好的宋仕达果断中奖,为空天下不乱的宋大少自然是选择了大冒险,不知道是谁主意,让他去吻待会儿经过包间门口的第一个人。结果不参与活动的沈褚安刚巧去厕所回来,宋大少一看,好了还是认识的,上去抱着就啃了一口。
  沈褚安当时整个人就跟被下了定身术一样的,回过神的时候,宋仕达还不怕死地回头吹口哨,整个包间都在哄笑两个帅哥接吻了,怎么能不激动,结果当事人之一反应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动手,宋仕达被狠狠揍了肚子,然后沈褚安扬长而去,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的。
  宋仕达那群人是玩惯了的,但是沈褚安不是,那天他之所以在,只是抹不开学长的面子去帮忙。沈褚安打完人大家才开始觉得不对了,一问才知道,宋仕达虽然混,但是还是很有义气的,知道自己不对,立马去道歉。可惜别扭boss就是不理,也不知道中间是怎么发展的,反正后来两人就成了朋友,宋仕达一开始就矮了,从此开始看被压迫的生涯。
  沈褚安眉角抽抽,就知道苏仪没好心,boss大人眼神乱瞟:“那么久的事情了,谁还记得。”
  刘苏仪斜眼,骗谁呢,明显没有忘记:“骗谁呢,你肯定记得。”然后眼睛闪闪,“那是不是你的初吻啊?”沈褚安小时候是个沉默寡言的小孩,说不定当初跟安南恋爱的时候手都没有牵多少。
  沈褚安觉得他快要内伤了,还初吻,真是……
  “那不能算吻。”boss的语气很鄙夷,碰了一下而已,真要亲一个男人,估计依照宋仕达那个性格他宁愿出去裸奔。
  “那要不是,什么算?”刘苏仪才不信沈褚安呢,在刘苏仪的脑海里,嘴唇碰嘴唇就是吻。
  “你想知道?”boss大人忽然挑起一个魅惑的笑容,灯光下,眼瞳开始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刘苏仪直觉有点危险,就像是被当猎物盯上了一样,有些尴尬地打哈哈:“不用了不用了。”然后稍稍往后挪了位置。
  “真的不想知道吗?”声音贴着刘苏仪的耳朵传来,热气吹进她的耳朵,带来点点的麻痒。
  刘苏仪睁大眼睛,沈褚安到底是什么时候贴的这么近的,明明刚才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的距离,忽然就贴的这么近了,难道肌肉好速度也能这么快吗。
  “你……”刘苏仪小心地开口,刚说了一个字,嘴唇就被一个温温软软的东西堵住,刘苏仪惊吓之下,眼睛睁得更大。如果她没有感觉错,那是沈褚安的……
  “呵呵,苏仪,闭上眼睛。”沈褚安的声音轻轻的传来,刘苏仪能够明显感觉他胸腔的震动和喉咙里发出的笑声。
  刘苏仪直觉自己的脸短时间升到一个可以煮熟鸡蛋的温度,听到沈褚安闷闷的笑声,像受到蛊惑一样慢慢闭上眼睛。
  以下省略一千字,时局紧张,你们懂滴………
  等终于被放开的时候,刘苏仪只剩下喘气的份儿了,靠在沈褚安怀里,对刚才差点擦枪走火有些心有余悸。她现在知道为什么小说里,那些女猪脚被吻过之后为什么会腿软了,在这方面,女性天生没有优势好吗,肺活量根本比不过。而且,她还不会换气!
  沈褚安伸手摸摸刘苏仪的头发,语气温柔中带着笑意:“第一次?”
  刘苏仪气愤,她就是谈过一次恋爱没接过吻又咋样,谁都像他一样那么有实战经验吗!
  “是又怎么样!”刘苏仪磨牙,要是某人敢嘲笑她,她一定会上去咬人。
  “嗯,我也是。”沈褚安语气淡淡。
  刘苏仪正在磨牙霍霍,进行准备工作,猛地这一句立马猛了,沈褚安的意思是他也是第一次?
  “真的?”刘苏仪好不表示自己的怀疑。明明技术比她好多了。
  “真的,在这方面男人都是自学成才的。”boss大人对于自己这么大年纪才把初吻交出去一点也不引以为耻,反是有点洋洋得意的模样。
  说完这些两个人开始相对无言,沈褚安就这么享受着安静的时光。刘苏仪窝着窝着,眼睛就开始乱瞟,外面还是雷电交加,屋子里确实亮堂堂的。
  沈褚安不动,刘苏仪也不动,不过这不妨碍她胡思乱想。刘苏仪盯着楼顶的灯,总觉得这明亮的灯光跟现在的气氛很不搭,无论是屋外的闪电,还是屋内的粉红泡泡。
  沈褚安一低头就看见刘苏仪两只眼睛跟X射线一样盯着头顶的灯,不免有些无力,这人就不能看看情况吗,这样目光灼灼看着一个灯,还就是个白色的节能灯,实在很伤他的自尊啊。
  “你在看什么?”沈褚安也不知道还说她淡定还是神经大条,这是个妹子刚献出初吻的反应吗。
  “你不觉得这灯太亮了吗?”刘苏仪叫沈褚安问,一副受到鼓舞的样子。
  “嗯?”沈褚安不明白,难道灯光亮一点不是好事吗,总比暗蒙蒙看不见好吧。
  刘苏仪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然后神采飞扬地开始解说。
  沈褚安在看见她这么激动时,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果然……
  “你不觉得在这种打雷闪电刮大风的时候都应该会有点断电的事情发生吗?”刘苏仪说完自己点点头,电视小说都是这样的。
  在刘苏仪说出这句话以后,沈褚安心里不妙的感觉更浓了。
  几秒后,头顶的灯光闪了闪,灭了。刘苏仪把嘴巴张成O型,真的让她料中了呢。
  沈褚安在灯灭之后抽抽嘴角,只觉得无边黑线萧萧下,他该感叹刘苏仪的乌鸦嘴太灵吗……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吻了,长舒一口气,养儿养女都不意啊,我果断亲妈啊

  ☆、第五十八章

  周围一片漆黑,刘苏仪借着闪电透进来的一点光看见沈褚安一脸无奈哭笑不得的表情,忽然觉得很有成就感。难得在他脸上看见这些表情。
  不一会儿,走廊你开始有熙熙攘攘的声音,像是客人在询问。其实现在还是半天按理说不该很黑,但是因为外面一直刮风下雨弄得跟天黑了一样,加上酒店房间确实不是很好,白天不开灯都隐隐暗暗的,就让人有点受不了了。
  沈褚安把眉毛皱成一个川字,然后拍拍刘苏仪的肩:“我出去一趟,你先呆在这里,不要怕。”
  刘苏仪撇嘴,才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沈褚安想了想,点点头。
  刘苏仪动作迅速地从地上抱起奶牛,压制了它的反抗,就这么把一只胆小的狗留在房间是不道德的。然后还不忘记把自己的手机和沈褚安的手机都塞进各自口袋。
  打开门一看,走廊上熙熙攘攘地站了不少人,头顶一盏孤独的应急灯散发着微弱的幽暗光芒。
  正巧门对面就站着一对母子,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躲在背后,娇娇怯怯地喊妈妈。刘苏仪认出这个女子就是刚才洗衣房看见的那个,于是扬起笑容上去打招呼。
  “原来你住我们对面啊,好巧。这是你女儿,好可爱。”
  对面的女子露出一个友善带着自豪的笑容:“是啊。”刘苏仪心里感叹,真是个温柔美妈妈,之前遇到的时候她还以为跟自己一样是未婚呢,没想到孩子都这么大了。
  “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没电了。”刘苏仪叹气,大家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
  “我老公已经下去问了,估计快上来了。”少妇微笑,一停电大家都出来了,他们的动作几乎是最快的,有个小孩子所以格外关心。
  刘苏仪点点头表示感谢,本来还想下楼去问的,现在可以省点力气了,六层楼上下一趟也够累死了。
  不一会儿一个戴眼镜的斯文帅哥跑过来,温柔妈妈赶上前:“怎么样?”
  眼睛帅哥摇摇头:“一时半会儿不会来电了。”
  听着他的叙述,刘苏仪才知道,酒店的供电线路是从山脚下经过的。结果打雷的时候山上有一颗树被雷劈了,树干倒下来正好压到了衤果露的电线,结果自然是引起了电线短路着火。
  刘苏仪有些担心,跟沈褚安讨论:“不会引起火灾吧。”山上的树也不少,后面还靠近森林自然保护区,万一引发森林火灾就完了。
  沈褚安啼笑皆非地揉揉刘苏仪的头发:“你在想什么啊,外面这么大的雨还用得着担心火灾?没有水灾就不错了。”
  刘苏仪闹了个大红脸,她绝对是脑袋短路了,怎么忘记了现在在下雨呢。不过沈褚安笑的太欠扁了,刘苏仪干脆转身跟对门的说话,眼不见为净。
  “你们也是来爬山的吗?”刘苏仪好奇地询问。屋子里没电,用手机不安全,大多数人选择就在走廊上聊天。
  “不是的。”温柔妈妈摇摇头向她解释。原来,是本市的一个论坛组织活动,让爸爸妈妈们带着孩子出来野营游戏。这是活动最后一天,因为天气预报说有雨,大家就住在酒店没出门。
  刘苏仪左右看了看果然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的组合。她先前还疑惑为什么酒店竟然住满了,原来是有人在这里举报活动啊。
  刘苏仪正在走神,忽然觉得自己的手被轻轻拉了拉。刘苏仪低头,那个躲在妈妈身后的小姑娘正用一双期盼的小眼神看着刘苏仪怀里的奶牛。
  刘苏仪蹲下身,面对着小姑娘:“它叫奶牛,你可以摸摸它哦。”可惜原本就胆小的奶牛在经历着闪电的恐吓之后又到了如此人多的场合,硬是很不配合地哆哆嗦嗦把头埋进肚子里装死。
  不过小姑娘显然不在意奶牛的态度,有些好奇有些迟疑地伸出手。刘苏仪余光里看见温柔妈妈嘴唇动了动,连忙解释:“奶牛打过疫苗很干净的,而且它很温顺的。”怕生怕到装死,可不是温顺吗。
  温柔妈妈点点头,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小姑娘摸了摸奶牛背上的毛,两个大大的眼睛弯成两个月牙:“姐姐,他好暖暖好软软。”
  刘苏仪摸了摸,可不是,最近黑团子不长身长光长肉,又软又暖。
  “它长得好像小黑,摸起来也想。”小姑娘歪着头说。
  “小黑是你的狗吗?”刘苏仪笑眯眯地问。
  “嗯。”小姑娘咬了咬手指点头,然后露出一个有点难过的表情,“可是小黑咬了我,妈妈把它送走了。”
  刘苏仪一愣,没想到会是这个后续,怪不得刚才温柔美妈妈一脸欲言又止。刘苏仪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眼前这个小姑娘,对她而言小黑是她的朋友吧。
  就在刘苏仪束手无策的时候,沈褚安轻轻蹲在了她身边。伸出他那双大手温柔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不用担心,小黑在新家也会过得很开心的,你要是想它可以去看它啊。”
  很简单的一句话,小姑娘确实瞬间眼睛亮起来,冲着沈褚安重重点头:“谢谢叔叔。”然后跑回妈妈身边。
  沈褚安的表情瞬间石化,刘苏仪转过头闷笑,boss大人又被喊叔叔了。
  “妈妈,我可以去看小黑吗?”刘苏仪隐隐听到小姑娘兴奋的嗓音。
  看过去的时候正对上美妈妈有些复杂的表情,但是对着孩子的要求还是温柔地同意了:“可以。”
  小姑娘得到承诺,两个小月牙更弯了,跑过来跟刘苏仪说话:“姐姐,我也可以去看我的小黑了。”
  刘苏仪跟着她笑,在父母眼里那是只咬了自己女儿的宠物,但是在孩子眼里,那只是跟她吵架的小伙伴,回过头来还可以一起玩耍。
  刘苏仪有轻微的失神,被沈褚安拉起来的时候有些晕乎乎的,大约是蹲久了。
  沈褚安看她有些站不稳,有些不开心的样子:“回去躺一会儿。”
  刘苏仪点头,冲对面的一家点点头,开门进去。
  沈褚安在床一边,靠坐着,刘苏仪躺在另一边,闭着眼睛。
  许久,刘苏仪听见自己的声音缓缓传出来:“小时候,在外婆家,我也养了一只狗,跟奶牛也很像。”
  “但是它不听话,总是咬死家里养的鸡,后来它就被送掉了。”
  “我以为是送给了亲戚,后来才知道它是被丢在了陌生的地方,第一次它自己找回来了,第二次却没有。”
  所以,看见小小的奶牛作为一只流浪狗出现的时候才会把它抱回家。
  沈褚安没说话,只是伸手轻轻拍着她身上的被子,有些笨拙,像哄小孩子睡觉一样。
  “都过去了,现在,你有奶牛。”沈褚安的声音很沉稳,带着让人安静的魔力,“而且,你还有我。”
  刘苏仪闭着眼睛,慢慢勾起嘴角,是啊,她现在有奶牛,还有……他。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在yy里听小伙伴毁歌,一不小心码字的时间就过去了……=_=

  ☆、第五十九章

  大约是早上醒的过早了,刘苏仪竟然,就这么闭着眼睛睡着了,等迷迷蒙蒙醒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窗户里透进来的点点阳光,天已经放晴了。
  伸手揉了揉眼睛,四下一看才发现房间内的灯不亮,而沈褚安似乎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刘苏仪拉开被子坐起身,与其说说是自然醒,不如说她是被尿憋醒的。轻手轻脚地进了卫生间,沈褚安还在睡着。
  解决完生理问题,刘苏仪称得上是神清气爽,一开门看见沈褚安笑眯眯的表情满脸的轻松化为便秘。联想到刚才自己进行的某项不雅观行为,该不会这位是被自己制造的声音吵醒的吧……刘苏仪僵硬了,酒店的隔音未免太差了吧。
  “醒了?”boss大人有趣地看着那个在卫生间门口僵着不动,一脸进退不得的人,倒是难得好心的没有出演调侃。
  刘苏仪点点头,然后以一种装傻到底的表情回到床边,抱起某只黑团子当掩护。
  “现在几点了?”
  “快十一点了,饿了吗?”沈褚安看了眼手机。
  “有点饿,不下雨了?”其实刘苏仪是很饿,早上出门也就是咬了块面包,睡起来就觉得前胸贴后背了。
  “看上去停了一段时间了。”沈褚安自己也睡着了,什么时候雨停了他也不是很清楚。
  “那我们现在走吗?”刘苏仪顺着奶牛的毛问。一开始之所以会进来就是为了躲雨,雨停了就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了。
  “好。”沈褚安没有异议,没电没网,继续待在这里难道等着长毛吗。
  带上东西,两个人下楼。还是没有电,只能爬楼梯,刘苏仪爬的腿颤,明明以前在学校每天上课什么爬很多层楼都不觉得累,果然是缺乏运动体能下降了吗。
  反观沈褚安,倒是一派闲庭信步的潇洒,偶尔还会停下来等等拖拉着步子的刘苏仪,莫名让人不爽。
  “为什么你走的那么轻松?”刘苏仪忍不住发问。大概是因为有电梯,楼梯的阶梯高度造的不是很合理,走的分外吃力。
  “因为我平时有锻炼啊。”沈褚安洋洋自得。
  对于翘着尾巴的boss大人言辞,刘苏仪深表怀疑,每天一大早来蹭晚饭,然后一直在公司,晚上继续蹭晚饭,不到被撵不回家的人到底是什么时候锻炼的,梦游吗?
  不过她真的应该锻炼了,以前在学校每天爬山路,现在每天车来车往,而且伙食水平还火箭式上升,肚子上的肉简直是堆叠而出。再不控制恐怕自己真的会变成一只圆鼓鼓的皮球。
  沈褚安退房的时候刘苏仪就一直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思考自己的减肥大计,愁眉不展。
  “走吧,想吃什么?”沈褚安有些怅惘,出来看个日出也能这么悲催,还是回去吧。毕竟夕阳还要等好久,还不能确定它就不下雨了。
  “烧烤!吃肉!”刘苏仪铿锵有力地咬字,最后在放任自己吃一顿好的,还够控制饮食加上锻炼,想一想都觉得悲伤。
  沈褚安被她咬牙切齿的表情惊到了,这一副想把人抽筋扒皮的情景是怎么回事?自己也没有得罪她吧。
  车停在山脚边的停车场,两个人慢悠悠走过去,经过山脚下果然看见有人在那里抢修,旁边倒着一棵被劈成两节的高大树木。
  “真可惜,这么粗的树……”刘苏仪叹息。
  沈褚安跟着点头,确实,这树怕是年纪不小了,长这么高不容易。
  “真可惜,值不少钱吧,就这么断了。”刘苏仪看的肉痛。
  ……
  沈褚安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跟不上刘苏仪的思维了,眼睛里那两个人民币符号是怎么回事!工资也没克扣她啊,怎么连看见棵树都能转化成毛爷爷呢。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你干嘛那个表情?”刘苏仪不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