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干嘛那个表情?”刘苏仪不满,沈褚安那是什么表情,看自己的样子,就像自己看见奶牛被毛线球绕住一样!
  “苏仪,过两周公司放假有安排吗?”沈褚安不答反问。
  “还没有啊。”就三天能干嘛,节假日去哪儿人都多,不如在家看看电视上上网,看着别人被上演“在路上”。
  “跟我回家怎么样?”沈褚安盯着那棵变成两节的树,语气就跟刚才问刘苏仪吃什么一个样!
  刘苏仪惊呆了,这是传说中的“见家长”?是不是太快了,他们认识还不久啊,她还没有准备好。boss你不要在主线安插随机任务啊,她等级还不够解决啊。
  面对呆若木鸡的刘苏仪,沈褚安继续装云淡风轻,甚至不忘普及科普知识:“虽然这棵树挺高,但是树种一般,而且木质不结实,所以应该不值钱,你不用可惜了。”然后继续往停车场走。
  刘苏仪呆呆傻傻地跟着,心里默念:boss大人您是进错频道了吗?不过她不敢问,以至于美味的烧烤都只吃了平时的一半,给沈褚安省了不少钱。
  等她回家回过神,才开始捶胸顿足,减肥钱的最后一顿啊,怎么吃这么少,简直太对不起自己了。
  沈褚安身心愉悦地开车回家,虽然没有日出,但是有单人间有烧烤,总体还是不错的。
  至于见家长,他当然不是心血来潮。沈褚安眼睑下垂,哥哥这次要结婚了,总得带着女朋友回去吧。
  正想着,手机就响了,沈褚安看着久违的号码,几秒后按了接听。
  “喂,是褚安吗?”温柔的女声带着点小心翼翼。
  “是我,安南姐。”沈褚安弯着嘴角回,他们有多久没通过电话了。起初,是自己不愿意接听,后来,双方都默认了不接触。
  “褚安……”安南的声音有些哽咽,自从当年的事情过去,沈褚安就再也没有喊她姐了,这一声姐姐多少让她忍不住红了眼框。
  “嗯。”沈褚安应声,过去的就过去了,他们的关系回到原点才是最好。
  “你哥哥的婚礼你会回来吗?”似乎鼓了很大的勇气,但是女子的声音还是有些不确定的抖音。
  “会的,我会带着女朋友回去见爸妈。”沈褚安轻笑。
  “你,有女朋友了?”安南屏住呼吸,拿着手机的手都有点颤抖。
  “是啊,我有女朋友了。”她很可爱,你们会喜欢她的。雨后的空气很清新,沈褚安的心情分外的愉快,嘴角的弧度一直没有消失。
作者有话要说:  撑不住了,好困好困,我要去睡觉~zZ

  ☆、第六十章

  在令刘苏仪忐忑不安的假期到来之前,一个邀请先一步到来。
  刘苏仪看着手机上苏青的名字有些疑惑,她与苏青不算熟,只是个跟在沈褚安和宋仕达后面有过同桌吃饭的情谊。说到底,关系在宋仕达,但是某人作为事务所老板之一,已经翘班快两星期了……
  刘苏仪对苏青很有好感,贤妻良母型的女强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宋仕达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
  “喂,你好。”刘苏仪不知道苏青打电话给她干嘛,但还是很有礼貌地接了。
  “苏仪,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苏青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隐隐带着几分春风得意的轻快。
  “很好,你呢?”确实很好,爱情工作都顺利地让人意外。她已经决定实习结束会离开华信,沈褚安答应为她写一篇充满赞誉的华丽的实习报告,一切都很完美。
  “我也很好,对了,明晚有空吗?”苏青做不来那么多虚假的客套,问候之后便直入主题。
  “明晚,走的。”其实她每晚都很空,导致了每晚都被蹭饭。
  苏青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铲子,听到预料中答案,丝毫不意外:“明晚我跟仕达想请你跟沈褚安吃顿饭,你看行吗?”
  “有饭蹭那当然好了,在哪里?”美女请吃饭,焉有不去之理。
  “就在我们家,沈褚安认识的。”苏青盯着过油快沸了。
  “嗯嗯,我们一定去。”刘苏仪连连应声。虽说苏青跟宋仕达发展的似乎太快了,但刘苏仪不觉得意外,苏青这样的女孩子,是男人就该懂得抓住。
  “就这样说定了,你跟沈褚安说一声啊。”眼见油锅都快着火了,苏青叮嘱一句,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刘苏仪很郁闷,宋仕达邀请的话该以沈褚安为主吧,为什么绕过人先给自己打电话呀。
  晚上的时候,刘苏仪将这件事说给沈褚安听。boss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眼底晦暗不明。
  刘苏仪一脸无语地看着沈褚安,难道他们都觉得这样有问题吗?
  “怎么了,这么看我?”沈褚安抬头就看见刘苏仪跟看着外星人一样的看着自己。
  “你不觉得奇怪吗?”
  “嗯,什么奇怪?”沈褚安一边将筷子伸向糖醋排骨,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宋仕达他们请吃饭难道不应该打电话给你吗,为什么是发给我?”而且,自己似乎没有在苏青面前明确表示过跟沈褚安之间的关系吧。
  “也许她是觉得女孩子之间比较好说话吧。”沈褚安咬了一口排骨,真不错。
  虽然这样说,刘苏仪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眼神一晃,等等,为什么半盘子排骨都没了!赶紧抓筷子,吃饭为大。
  沈褚安看着抢排骨抢的积极的人,眼波流转。把公司合伙人拐跑了,给他留下一堆烂摊子,当然不敢直接给他打电话了。苏仪真是个笨蛋。
  等到周末去吃饭的时候,刘苏仪惊叹这两个人竟然已经同居了,不过,事实证明,她惊叹的太早了。
  饭菜上桌,苏青坐在主人位,脸色柔和地开口:“今天请你们来吃饭,是有件事想要宣布。”
  刘苏仪坐在对面,好奇地歪歪头,目光从苏青身上绕了一圈,又转到宋仕达身上。
  宋大公子今天格外的安静,看见刘苏仪就像正常人一样打招呼,然后很礼貌的端茶送零食,实在太不正常了!按照他以往的个性,难道不应该是先来调戏自己几句,再去沈褚安那里讨几句讽刺吗,可惜今天一样没做!
  这样的宋仕达正常的让刘苏仪很担心,再加上苏青正襟危坐的样子,刘苏仪惴惴不安,生怕下一秒苏青就会说宋少爷得了某种不治之症,开始大彻大悟……
  现在,眼见苏青要说话,宋仕达几不可见地颤了颤,刘苏仪更担心了。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拉住沈褚安的袖口,天哪,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啊。
  沈褚安从进门就猜到苏青大概会说什么,现在看着她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看来是八九不离十,某人终于阴沟里翻船了。
  正在暗爽,忽然觉得自己的袖子一紧,刘苏仪紧紧抓住,眉心掩饰不住的忧虑,期期艾艾地看着苏青,一眨不眨。沈褚安愣住,旋即明白过来刘苏仪完全想错方向了。不过他没动,反正对面的人马上会说,而且苏仪这么依赖自己感觉挺好的。
  “我们领了证,请你们庆祝一下。”苏青平静的开口,只是眼角眉梢忍不住的飞扬。
  刘苏仪绷紧了神经,没成想听到的是这样一个消息,第一反应就是重重舒了一口气,吓死她了,真是的,为什么对面两个人就不能正常点啊。一般人不是会欢呼雀跃地大声宣布吗,这两个反应太平淡了吧。
  “真的啊,什么时候的事?”知道不是坏消息刘苏仪就放心了。然后八卦之心就开始蠢蠢欲动,明明之前宋仕达还一派游戏人间的做派,消失两星期竟然都成了已婚男人,世界变得真是快。
  面对刘苏仪亮亮的眼神,宋仕达只是笑着点点头,然后苏青接着开口:“昨天下午。”
  “你们还真是闪婚啊。”刘苏仪感叹,认识到现在加起来不过一个月多吧,竟然就结婚了。
  “你们也可以哦。”苏青笑着对刘苏仪眨眼,不用感慨他们哦。
  刘苏仪讪讪,她还是觉得细水长流的爱情更温暖,闪婚还是就看看好了。
  “啊,对了,我们没有带礼物。”刘苏仪惊觉她们根本啥也没带,本来她还想带点水果什么的,但是沈褚安说宋仕达肯定不需要,直接拒绝了提议。所以,他们两手空空来参加了别人的结婚庆祝?
  “没关系。”苏青摇摇头,“是我们没说,礼物吗,下次婚宴的时候可是少不掉的。”
  刘苏仪连连点头,这是然。
  一顿饭吃的古怪异常,明明是庆祝,饭菜也很好吃,但是气氛诡异的没人说话,刘苏仪几次开口都发现没有话题,也只能低头吃饭。最后就算她有点迟钝也觉得宋仕达的婚结的似乎别有内情,新郎整个过程都像提线木偶。
  终于离开的时候,刘苏仪忙向沈褚安求证:“你觉不觉得他们之间奇奇怪怪的,一点也不像结婚的样子。”
  沈褚安拍拍她的头:“别人的事就给他们自己操心,放心,他们能处理好的。”苏青既然能让宋仕达答应结婚,后面的问题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刘苏仪狐疑,是吗?不过既然boss大人都不为好兄弟操心,她自然不会瞎操心的。
  “苏仪。”沈褚安忽然低声喊到。
  “嗯?”
  “我们也合法同居吧。”
  “啊?”哪里跟哪里。
  “苏仪。”
  “嗯?”
  “跟我回家吧。”
  “嗯?”
  “你嗯了,就是答应了啊,说定了不要赖账啊。”
  刘苏仪回过神,刚刚被“同居”个字居炸蒙了,等等,她答应什么了,她什么都没有答应啊,boss大人您不能坑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写了小短篇准备码文的时候,突然开始打雷闪电,下大雨,然后停电了→_→没想到雷电黄色预警成真了,吓死人。
  我深深的以为是前面两章写了闪电,我忏悔。不过我没有去窗户边,去的是妈妈,然后母上大人被吓到了,大半夜拉着我说话,后来……后来我就睡着了=_=
  对昨天的断更表示抱歉,这文快结束了,结果越到最后越卡,…_…||

  ☆、第六十一章

  最后的最后,刘苏仪还是跟着沈褚安一起回家了,尽管她完全不能反应为什么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几个小时的飞机对刘苏仪而言简直是折磨。对于一个会晕车的车,当初选择就在大学所处的城市就是因为这里有地铁,虽然认识沈褚安之后坐他的车更多,但那些都是短程的,飞机的杀伤力太大,整一个摇摆的海盗船。
  在去厕所干呕过一次之后,刘苏仪脸色煞白地摊在座位上装死,下定决心除非以后出国,否则绝不坐飞机!
  沈褚安看着刘苏仪虚弱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端着刚要过来的温水,柔声安慰刘苏仪:“要不要喝点水。”早知道就不节约时间坐飞机了,下次宁愿多点时间去买高铁票。
  刘苏仪看着水杯,摇摇头,她现在只想把自己的胃摘了。
  三小时后,刘苏仪终于脚步虚浮地踏上了地面,沈褚安小心翼翼地在一边扶着她。
  沈褚安在提完行李回来,刘苏仪还是坐在机场的椅子上,一脸想死的表情。boss很自责,boss大人很内疚:“要不,咱们再歇会儿吧。”要回去的话还是车,刘苏仪肯定更难受。
  刘苏仪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摇头,早死早超生,机场待着不舒服,还不如早点结束给她一张床。
  又一个小时后,刘苏仪如愿以偿地躺到了一张软软舒适的床上,支撑不住地半晕半睡过去。
  一觉醒来才发觉不对劲,她不是来见沈褚安爸妈的吗,之前开门一个人都没看见,自己倒先躺下睡觉了。刘苏仪仿佛看见自己的形象在二老的脑海里粉碎然后随风而散。捂住脸,刘苏仪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沈褚安都不提醒她啊。
  沈褚安一进来就看见刘苏仪捂着脸一脸痛不欲生:“怎么了,还难过?”
  “你爸妈呢?”虽然迟了,还是挽救一下吧。
  “明天才能见到他们呢。”没想到刘苏仪是在纠结这件事,沈褚安的眼神瞬间柔和了许多,苏仪会惦记着这件事,说不高兴绝对是骗人的。
  “那,这里是哪里?”刘苏仪瞪眼,感情自己白白伤感了一把。
  “我在这边的房子。”boss大人说的云淡风轻。
  刘苏仪慢慢转动视线看向床单,克制自己喊出来的冲动。尼玛,哪里都有房子,您老真是有钱的伤人心。
  “那我们今天不去看你爸妈可以吗?”刘苏仪弱弱的问,孩子回家,难道不是第一时间叫爸妈的嘛。
  “不用,跟他们说了是明天的,今天你好好休息,我定了外卖,一会儿吃一点。”伸手揉揉刘苏仪睡得有些蓬乱的头发,沈褚安宠溺的言语中带着轻松。
  刘苏仪配合得点头,她确实也不想动,飞机旅程对于她来说真是耗尽元气。
  约定了第二天跟沈褚安一起回家吃午饭,刘苏仪各种战战兢兢,一直担心自己买的礼物不合对方心意,又是担心自己的外表不能令人满意。其实她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满意的,只是先遇上一个院草,又遇上沈褚安,忽然觉得自己的姿色不够用了,男人太帅女人也会很有压力的啊。
  心里七上八下地到了地点才发现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沈褚安的父母对她很好,好的甚至让刘苏仪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们给刘苏仪的感觉就像是想上来抓住刘苏仪的手,感谢她肯收了他们儿子……
  饭桌上,沈妈妈一个劲往刘苏仪碗里夹菜,直言她太瘦了要好好补补,沈爸爸也一脸慈爱赞同地点头。刘苏仪看了看身边坐着的应该是未来大嫂的骨感美女,受宠若惊之余开始心肝乱颤,最后不得不向沈褚安求助。
  这一次,刘苏仪不仅见到了沈家爸妈,还见到了沈褚安的哥哥沈怀安和他即将结婚的女朋友安南。他们的事,刘苏仪曾经在沈褚安讲的故事里听了个大概,见到真人还是有点唏嘘。
  虽是兄弟,但是沈怀安跟沈褚安并不很像,虽然一样很沉稳,但是沈怀安整个人柔和的多,眼里随时都含着笑意,整个人充满了书卷气。
  而她的女朋友,沈褚安的初恋,安南,是个典型的古典美女,虽说苏青表现得很贤妻良母,但她还是女强人作风。但这位安南,整个人完美地诠释了何为水一般的女子。文静优雅,待人温和有礼,说话轻声细语,让刘苏仪汗颜。
  也因为有这样的对比,在沈父沈母的热情中刘苏仪才觉得不对,夸得太过了。
  整个饭席,沈褚安没说几句话,刘苏仪也不好多说,有人问就答,不然就安静吃菜。旁边的一对看上去自在得多,但也安静吃饭,整个氛围各种诡异,就像是大家为了突出自己尽量减少了本身的存在感。
  这样还不算,吃完饭沈妈妈竟然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对看上去就写着“我很贵”几个字的玉镯,然后将其中一个套在了自己手腕上。
  “孩子,这个镯子是我当年的陪嫁,现在送给你们,以后要跟小安好好过日子。”沈妈妈拍着刘苏仪的手,笑的一脸慈祥。
  刘苏仪僵硬得点点头,明明是冰凉的玉镯子,却仿佛是火烫一样。这是给未来儿媳的是吧,你家正经的儿媳在旁边呢你还放在盒子里,我这个第一次来八字还没一撇的要不要这样啊。
  不管刘苏仪怎么想,其他人都表现得乐见其成。沈褚安几乎笑的快看不见眼睛了,沈父一脸老怀安慰。沈怀安和安南也是一副松了口气由衷轻松的样子,徒留刘苏仪一个人亚历山大。
  好在,boss大概看出她快hold不住场面了,收完镯子便带着人告辞了。刘苏仪走出公寓的时候深深吸了一口气,见家长真是个苦差事。
  沈褚安看着她浑身没有包袱一身轻的样子,忍不住戳人脑袋:“叫我爸妈有那么大压力吗,他们对你挺好的啊,连镯子都给了,你怎么跟受刑的一样啊。”
  刘苏仪揉揉脑袋,又摸摸手上分量不清的镯子,含糊不清地嘟囔:“就是感觉太好了……”
  沈褚安沉默了,手上戳脑袋的动作也顿了顿,改为拍了拍刘苏仪的头:“走吧。”
  刚回去,沈褚安就被一群声称是发小的狐朋狗友一连串的电话轰炸给叫出去了。刘苏仪浑身犯懒,拒绝了跟随的要求,boss大人只得委委屈屈地一个人出了门,据说不闹到半夜不回来
  刘苏仪准备一个下午都泡在房子里,顺便好好研究了一下房子。沈褚安的房子不大,两室一厅,据沈褚安说房子是断断续续租出去的,后来因为有点不愉快就不对外出租了,回来前也拜托人打扫过。
  大概是因为不常住人,家具简单的有点空荡,除了必备的沙发桌子椅子,和一些电器,一般会有的摆饰橱柜什么一样没有。好在有网有电视,刘苏仪一个人也不是很无聊。身为新时代人类,只要有个能上网的手机她都很满足。
  预备看几部电影把时间打发掉,忽然收到一条陌生信息,打开一看,各种不能淡定。
  “苏仪,我是安南,方便一起出来喝杯茶吗?”安南的信息跟她的人一样似水温柔,但刘苏仪就是觉得不对,这种浓浓地前女友约见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不过既然人家找上门,她自然不退缩,问明地址,拿包出门。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群里陷入了传染性的卡文漩涡,小伙伴们各种低落……禾米不亲也是之一

  ☆、第六十二章

  刘苏仪从出租车上下来之后,愣了好几秒。她以为安南约她会是在咖啡店之类的地方。
  她现在站的地方是一条商业街,路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店,无外乎服装快餐类,十几步选就有一家K*C,不远处同样有一家它的死对头。相亲相爱的两家快餐店从来不会让对方孤寂地出现。
  不过,刘苏仪现在见到的这家店,跟整条街都很不搭调,因为这是家茶楼。在一个充满了快节奏味道的街上,这家茶楼愣是把自己装饰的古色古香,特立独行地占据了好大的铺面。
  刘苏仪无意识地抓了抓手机的包,然后抬脚走进去。进门就是一个大缸养着荷花,两边是垂着细碎珠帘的门。整个茶馆以竹子做了主要的装饰。竹制的桌椅,头顶包了竹节的吊灯,墙上镶了竹子的装饰。
  一水的古色古香,扑面而来的竹香,刘苏仪不得不感叹店主的好品味,前提是他没有把这家店开在快餐店旁边的话。
  服务生很尽责地把她领导安南的座位上。刘苏仪在安南对面坐下,安南没有点茶,只是静静坐在那里。
  “想找你说话,所以挑了个安静的地方,不介意吧。”安南抿了抿唇,轻声细语地开口,带了些歉意。
  虽然安南还是那副好商量的样子,但是刘苏仪莫名就是觉得不太舒服。不过这地方很安静是不错,客人都是安安静静地喝茶,细声细语地交谈,座位间还有帘子隔开。
  刘苏仪尽量掐灭那点不舒服的小火苗,温柔的笑着对安南摇了摇头。要知道沈褚安都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呢。
  安南见她不介意,将一本菜单推到刘苏仪面前:“想喝什么,自己点,这里还有不少小点心,味道也不错。”
  刘苏仪翻开菜单,看了两眼就开始发晕,对于平时基本只喝奶茶的人来说,她除了能分清红茶和绿茶,实在喝不出其他的。而且,换成文字,她连人家是红是绿都不知道了。
  刘苏仪合上菜单:“我就一杯乌龙吧,谢谢。”与其选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不去来个自己熟悉的,至少她知道乌龙茶减肥。
  “乌龙吗,这家的乌龙茶很不错呢,滋味醇厚甘鲜,回甘悠久,而且茶汤金黄如琥珀,值得一试。 ”安南垂眼想了一下,然后轻声开口夸赞。
  刘苏仪但笑不语,除了奶茶,她基本喝不出茶的区别,就算店家的茶再好,于她而言也是暴遣天物。
  安南伸手招来服务生,将菜单还回去:“一杯乌龙,一杯六安瓜片,点心的话看着上三碟子吧。”
  刘苏仪在对面冷眼看着,就算是跟服务生说话,安南也是很有礼貌,一直含笑。但刘苏仪就是觉得她温和的外表下很强势,根本不给别人拒绝的空间。
  不多久,两杯清茶,三碟点心就上来了。安南指着其中一道绿色的茶点介绍:“你尝尝,这道点心是这里独有的,叫‘翡翠‘,甜而不腻,入口即化 用来配乌龙是最好的。”
  刘苏仪点头致谢,夹起一小块,果然如安南的形容,很好吃,不过配乌龙,她是唱不出来的。
  见刘苏仪慢条斯理地喝茶吃茶点,安南也慢慢缀了几口手中的茶,然后终于绕到正题:“苏仪,我今天刚见你就觉得我们很有缘,因此等不及就约了你,不会打扰你跟褚安吧。”
  刘苏仪轻轻放下茶盏,摇头:“不会的,褚安下午出去了,正巧我一个人无聊呢。”心里却是冷哼,狐朋狗友找沈家兄弟一起出去,别说你这个准沈家儿媳不知道,在这儿装什么样子呢。不过既然你装我自然配合到底。
  “那感情好,我们以后可就是妯娌了,可要多多走动。”安南掩嘴而笑,一脸情深意重。
  刘苏仪面上虽然还是笑着,但是内里却忍不住反胃。她对安南所有的了解只在于沈褚安回忆过去的短短几句,在那个故事里安南是善良美丽的邻家阿姐。但是眼前的人却让刘苏仪开始怀疑是不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