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裁吹陌伞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沈褚安的目光太玩味了,刘苏仪不得不开始怀疑是不是她睡着的时候做了点什么,脸越来越红,火辣辣一片都快滴出血来了。沈褚安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这个女孩子总是一副很理智很冷静乖巧的样子,难得看见这样娇羞的场景,真的很可爱呢。不过现在还是就此收手的好,感觉他要是再说什么,随时会化身成猫咪扑上来用爪子挠他。
  事实上,刘苏仪确实是这样想的,要是沈褚安敢继续笑话她,她一定会站起来……开门跑路!扑上去揍人什么的她不敢……战斗力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好了,下车吧,他们应该在里面了,你先去,我去找地方停车。”沈褚安收回取笑的心思,他真是一个很好的上司。
  “恩。”刘苏仪捡起地上的包包,开门离开,天知道车里的有多压抑,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走出车子的时候,夜晚的凉风迎面出来,刘苏仪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不要沉迷啊,他只是你的上司,蓝颜误人啊,不要妄想啊!然后一路念咒一样地重复着进了饭店。觉得自己的脸还是很红,于是先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个脸。
  进包间的时候一群人已经闹开了,刚开门各种喧闹迎面而来。大伙儿已经开始动筷子了,这会儿背叛碗碟家拼酒的声音吵吵闹闹。
  “哟哟,看看这是谁啊,来的这么晚,去哪儿潇洒了,老大去停车都比你快。”张远这几天跟刘苏仪混熟了,加上几杯酒进肚,很来劲的起哄。
  “对不起了各位,我道歉还不行啊?”刘苏仪进屋的时候就看见坐在最外面的沈褚安,自知理亏,只是boss大人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很无奈的耸肩。
  “哪有这么简单啊,来来来,迟到的罚酒。”张远真的喝高了,拿过酒杯就往刘苏仪面前凑。
  “对对对,自罚三杯。”李晶也是脸红红的,跟着看热闹。
  眼见美女都这么说,起哄的人更多了,刘苏仪耷拉着脸看着眼前满满一杯啤酒。她的酒量虽不好,但还不至于几杯啤酒就醉,但是胃不好,碳酸型的饮料喝啤酒这一类都会不舒服,很少碰。不过看样子,今天是躲不得了吧。
  一脸郁闷地皱着脸接过杯子,偷眼看沈褚安,为什么同样来得迟,大家都不敢灌他,却要来压迫她呢。官大了不起啊,来欺负她这个弱女子。
  也许是怨念太深,沈褚安抬头看了她一眼,刘苏仪被看得心虚,默默端起杯子一口喝掉。沈褚安没有动,刘苏仪的眼角有些酸涩,虽然知道这个人不喜欢自己,但心地还是有些弱弱地期盼可以有人来帮她挡酒。果然,是奢望了呢。
  当第二杯酒杯倒进杯子的时候,刘苏仪已经有些自暴自弃了,反正这几杯酒也不会醉,顶多难受一阵。正准备喝的时候一只手却从旁边挡住了她,刘苏仪抬头,沈褚安站在她身边,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
  “好了,一杯酒够了,好歹是女孩子,被你们这么灌酒,以后人男朋友还不揍死你们。”沈褚安以一种调笑的语气跟大家打趣,手里确实毫不含糊地将刘苏仪的酒杯放在了一边。
  众人也只是凑趣,见老大都发话了自然换回话题,继续吃吃喝喝。刘苏仪有些发蒙,这算什么事儿。一顿饭吃的浑浑噩噩,连讨论了什么话题都记不清,一直纠结着沈褚安的态度。
  散场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离学校很近,想起奶牛有人照顾,忽然很想回去看一看。沈褚安本来就是要送人回家的,也不在乎这一小段距离,当即很大方的载着刘苏仪回了学校。                    
作者有话要说:  咬手帕,求评论~(@^_^@)~小天使们,你们快来抚慰我寂寞的心灵啊/(ㄒoㄒ)/~~
  恩,因为一些原因,以后的更新时间调整到晚11点,早睡的娃们第二天看吧,么么哒(^o^)/~

  ☆、第十二章。

  沈褚安的车开到学校门口。车上的同事已经提前下车了,只剩下两个人。
  “老大,你把我放在这儿就行了,我想自己走走。”刘苏仪在后座上淡淡开口。
  沈褚安依言停下了车,转回身:“我陪你吧。”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这个女孩子似乎今天的心情很低落,整个吃饭的过程都没怎么说话也没怎么动筷子。
  “恩。”刘苏仪本是想拒绝,但还是点了头,她很想找个人陪。
  夜晚的校园很静谧,有淡淡的花香弥散在空气中。路灯在梧桐树间点点错落,在地上投下点点暖黄色的光。时间有些晚了,只偶尔有跑步的学生从身边路过。
  刘苏仪没有开口,她心情很压抑,明明并没有期盼什么但莫名的就是低落。这应该算是她第二次喜欢上一个人吧,只可惜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一路上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竟已走到宿舍门口。
  “我到了。”刘苏仪忽然有些任性地不想和他说谢谢。
  “恩,今晚好好休息吧,你看起来状态不太好。”眼前的女孩子有着江南女子小巧玲珑的身材,莫名让人忍不住多关怀一些。沈褚安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她格外关心,也许是今年就招进来一个实习生吧,分外呵护一点?
  刘苏仪看着自己脚尖,慢慢点了下头,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沈褚安叹气,还真是没长大一样呢,想了想,又叮嘱:“以后遇上劝酒的,不要直接拒绝,这样别人反而会起哄,知道吗?”刘苏仪点头,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吗,呵呵,果然是我自作多情了。
  “别急着应,我还没说完。”沈褚安看着刘苏仪低着头小鸡啄米的样子,有些挫败,“同事间的劝酒,你可以推脱着喝一杯,再说说好话,一般他们就不会闹腾了,你是女孩子,要学会利用这一点。”
  沈褚安说完,自己都楞了,他一样坚定下属要一直对待的,怎么现在这么正经的教人利用这一点呢。
  刘苏仪也听得呆住了,所以他今天只是用自己认为对的方法帮了自己?Boss大人其实一点也不冷血,还是会关心她的,那她一直纠结的算什么事儿?刘苏仪脑袋有些糊。
  “咳……那个,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上班别迟到。”沈褚安不自在的咳嗽一声,看向一旁叮嘱道。
  “恩,我知道了,老大你也早点休息。”莫名地心情就好起来了。沈褚安点点头慢慢离开。刘苏仪看着他的背景,嘴角慢慢漾出笑容,恩,不自在的时候会撇开视线假装看风景,这算不算他的有一个小习惯呢。
  心情很好的回到宿舍,却不知道有一个更大的意外等着她。
  进屋的时候看见潘小寒也在,有些疑惑:“你怎么回来了!”潘小寒在苏州找了份工作,刘苏仪当初还开玩笑说毕业了你还跟何磊柏拉图,小心人家另结新欢。
  当时潘小寒特牛的一昂头:“他敢!”当时一边的何磊也配合说不会的,然后两人腻腻歪歪地开始一堆情话。刘苏仪很感慨,得夫如此,妇复何求?潘小寒这段走了六年的感情让她觉得温馨感动。
  潘小寒半天不回话,刘苏仪放下东西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她脸上的妆花了一片,两只眼睛肿的不行,显然哭了很久的样子。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刘苏仪吓了一跳,她从来都没有看潘小寒哭成这样过。
  潘小寒看向她,扯出一个难看的笑:“苏仪,我失恋了。”嗓子哑哑淡淡,语气却平静的让刘苏仪有些害怕,总觉得有种哀大莫过心死的味道。
  “你……怎么会?”刘苏仪本来想说你开玩笑吧,可看着潘小寒那张悲伤到极致的脸,没能说出口。
  潘小寒大概是已经哭够了,此刻已经平静下来“他父母帮他在当地相了个女孩,两个人已经快订婚了。”
  刘苏仪被这个消息镇住了,明明上次吃饭的时候还见到两人还腻腻歪歪的打电话,怎么会……
  潘小寒没有看刘苏仪,继续说:“你也知道,之前他爸一直希望我毕业可以去他们家帮忙,这回我在苏州找了工作,他爸很不满,私底下就一直给他相亲。”
  “如果是父母的阻力,你不需要就这样放弃啊,还可以争取一下的。”刘苏仪还是不太相信,何磊一直是忠犬型的男友,碰上潘小寒这个爽利的妹子,她们曾一度笑话将来他一定是妻管严。
  潘小寒摇头却已不再愿多说:“苏仪,你能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吗?”
  见她这样,刘苏仪很心疼也问不出什么,点点头先出去了。
  这时候也不知道去哪里,门禁马上就到了,想了想,跟阿姨打了个招呼,刘苏仪准备先去楼下奶茶店呆一会儿,刚听到的消息太过震撼,她需要理一理。
  楼下的奶茶店一直是她们打发时间的地方,一度何磊也曾和她们在这里打过牌。刘苏仪慢腾腾地走过去,一眼就看见亮着的灯,在心里舒了口气,还好,还没关门。
  谁知道在门口就撞到一个她此刻不愿见到的人。何磊显然已经看见她,躲过去已经来不及,刘苏仪只好走上去。
  何磊的脸色有些疲惫,“你见过小寒了吗,她还好吗”
  “我刚从外面回来,小寒有什么事儿?”人心总是偏的,对于这个让自己闺蜜哭泣的人刘苏仪没什么好耐心。不过,潘小寒什么都不愿意说,只能到他这里套话了。
  没料到刘苏仪这么说,何磊的脸上有些尴尬,搓搓手,还是坦诚了:“我跟小寒分手了。”
  “那你还来这儿干嘛?”刘苏仪有点气愤,连之前的掩饰也忘记了。这个男子也曾山盟海誓,现在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说这种话?
  何磊被她噎住:“我不太放心她,过来看看,你也知道她那个脾气……”
  “过来看看,那你怎么在这儿,人在上面呢!”刘苏仪丝毫没给面子。
  何磊没聊到刘苏仪这么咄咄逼人,只好解释:“这边是女生宿舍,我进不去。”
  刘苏仪忽然觉得悲哀,当初何磊和潘小寒热恋的时候可是翻过宿舍围墙的,想进总是有办法的,这个男人找的借口真多让人寒心,难道一段感情真的可以以这样可笑的理由结束吗?
  “小寒跟我说,你在家相亲都准备订婚了?”刘苏仪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事情还是弄清楚的好。
  何磊没料到刘苏仪已经知道,当然他也没脸责备刘苏仪开头骗他,垂下头:“嗯,是家里安排的。”
  “呵,你当时怎么没想想小寒!”刘苏仪这回真的恼火了,就算不爱了,难道连一点担当和责任心都可以没有嘛,如果不是小寒发现,就准备一直欺骗下去,到时候要怎么办,把小寒当小三一样杨在外面?光是想想,她都能起一身火。
  “我有的,可她不肯回来帮忙,我爸不同意她去外面找工作,如果她愿意回来,我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何磊很急切的解释,他有努力的,可是潘小寒不愿意为他改变。
  刘苏仪想笑,这个男人到现在还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难道他就不知道争取一下吗,无论是哪一边,也不会现在这样!
  “你能安慰小寒嘛,还有帮我和她说,如果她愿意回来,我会一直等她。”何磊的脸色很差,声音有些弱。
  刘苏仪这回真的笑了。已经要跟别的女孩子订婚了,还和前女友说只要答应我们的要求就可以继续在一起,这个男人还有没有一点作为男人的样子,这样懦弱自私,当初她们怎么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呢。
  笑完,认真的看着何磊的眼睛:“这种话要说你自己说,我脸皮不够厚说不出口,先走了。”也不等何磊什么反应就直接起身走人了。
  走出几步之后,慢慢吐出一口气,难道她们几个注定都要感情不顺吗?为什么一个个全度不能预见良人呢?
  奶茶店不想去了,附近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刘苏仪想了想还是上了楼。还好大四人走了不少,刘苏仪还能去隔壁借住。
  开门的姑娘很惊讶地看着刘苏仪,刘苏仪尴尬地解释:“那个,回来发现被子发霉了,能借住一晚吗?”姑娘虽然有些疑惑,难道一宿舍的被子搜发霉了吗,但还是很大方的让刘苏仪进来了。
  简单冲了个澡,知道躺在床上的时候,才觉得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有点真实感。真实戏剧化的人生。慢慢的,眼睛就有些酸涩。
  “嗡——”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刘苏仪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沈褚安发来的“不能喝酒的话以后就别喝,也别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久了大家就习惯了。”沈褚安回去的时候想了想,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太好,万一人家姑娘真的不能喝呢,于是又发了条信息。
  刘苏仪看着这条信息慢慢就笑出来眼泪,然后颤着手打出一行字:“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觉得女生只是附属物,想扔的时候就可以扔?”尽管知道不该这么回,但就是克制不住点了发送。
  发出去不久,手机又有信息提示,但刘苏仪没去看,她很累,只想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一天我出去开会,然后在教室蹭了一会儿网,回来的时候很晚了,夜晚很静,学校里飘着淡淡的花香,沿途有小情侣和晚运动的人经过,真是美好的一切。
  身边确实有那种在校园里备受看好但最后选择分手的学长学姐,理由有些真的很让人啼笑皆非,校园的爱情很美好,但走到最后的还是不多。
  再次祝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十三章

  半夜的时候刘苏仪被噩梦惊醒了,梦里是大一的时候他们一起出去玩的场景。那一次有她们宿舍四个,还有,陈亦知和何磊。其实那次唯一一次共同的出行,刘苏仪眨眨有些酸涩的眼睛,伸手去枕头边摸手机。
  手机灯光亮起来的时候刘苏仪看见有三条短信,两条是沈褚安的。
  “在我眼里,无论男人或者女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没有谁是谁的附属品,也没有想扔就扔的道理。”第一条是针对自己之前的问题的,刘苏仪可以想象的的到沈褚安一脸严肃的发这条信息的表情,皱着眉头,眼神认真。
  瞬间又治愈的感觉,自己也真是的,明明那是一个认定男女平等的工作狂人,自己怎么会不懂事的发那样的短信,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老板。难得的是他竟然很煞有其事的认真回复了,莫名的在黑夜里安心了。
  第二条还是沈褚安的,“苏仪,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年纪还小,生活总还是美好的,要往前看。”看这一条的时候刘苏仪差点没笑出声来,沈褚安竟然还会发心灵鸡汤给她,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第三条信息刘苏仪只看的发件人便删掉了,已经快半个月了,每天一条的信息,发的不厌倦她都厌倦了。
  看时间,凌晨两点,想了想刘苏仪还是给沈褚安回了个信息:“谢谢老大,我现在觉得好多了。”然后,点击发送。想来沈褚安也改在睡觉,刘苏仪做完这一切把手机放到一边准备继续睡,手机却再次响了。
  “想通就好,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其实沈褚安回去就准备睡了,只是在临睡前接到了刘苏仪的短信,然后觉得需要给这个小女孩儿一点安慰,绞尽脑汁搜刮出一点鸡汤发过去,确实石沉大海。他在等了一会儿还是没等到回信后直接就睡过去了。每个人都是要成长的,他只是刘苏仪的上司,虽然对她多了点关怀,但不至于为别人的事操心太多。
  是知道半夜起来找水喝的时候竟然看见手机有短信提示,打开看的时候,太高一边眉毛:这个点还没睡?看见她的感谢还是回了让她早点休息。对于最先的一条短信,他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人还是独立的个体,没必要为了所谓的爱情牺牲自己,沦为附属无论男女。
  发出去之后,沈褚安想了想,他似乎记得刘苏仪的前男友是天瑶的总经理,而且对方貌似还有点不死心?天瑶内部的关系太复杂,刘苏仪只是个简单的小女生,作为经历丰富一点的上司,提醒一下部位过吧,于是继续打字:“昨天,是因为陈亦知吗?”
  刘苏仪正在想要怎么回沈褚安,冷不丁又一条短信进来。打开看的时候愣了愣,沈褚安,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回头想一下,确实自己的语气有点像被抛弃加上之前天瑶的事,难怪他这么联想。
  沈褚安端着水杯想,万一刘苏仪说是,他要怎么安慰这姑娘呢。话题已经被自己挑起来了,万一得到了答案不说点什么是不是显得很冷血。可是安慰失恋的女孩子他不拿手啊,他只会激励工作失利的员工。
  有些烦躁地揉了揉睡得有些乱的头发,将杯子里的凉开水一饮而尽。幸好,刘苏仪的短信及时进来,沈帅哥不用再发愁怎么安慰人了。
  “不是,是我好朋友的事。”刘苏仪只发了短短几个字,事实上这几个字她犹豫了好久,删删改改,最后还是言简意赅的变成了这样一句话。她本来是想解释一下和陈亦知的关系,后来想想算了,自己站在什么立场要告诉沈褚安呢。
  沈褚安看着短短一句话又开始犯愁,这又要怎么回?是说朋友的事情别操太多心,好像有点冷血……好好安慰一下朋友,有点多管闲事……沈褚安继续揉头发,女人果然难哄啊。可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虽然他在嫌弃难哄,但并没有对这件事很厌烦。
  刘苏仪很善解人意,她也并没有想要什么安慰,只是纯粹想找人说出来。于是,下一刻,犯愁的沈褚安又收到了一条短信:“老大,我睡了,你也睡吧,晚安。”点完发送才发觉这句话有那么点暧昧不清的味道。越想越觉得,最后鸵鸟的关了手机把有些烫的脸埋进枕头里。
  沈褚安看着嘴壶出现的那条短信,颇有些好笑,自己果然是想太多了。然后发了个“晚安”,想了想又加了个,“不要迟到”同样关机,回房间继续睡。
  闹钟响的时候刘苏仪还在迷迷糊糊的做梦,很多乱七八糟的梦,她和陈亦知,潘小寒和何磊。半夜和沈褚安聊过之后心情好了很多,但后来不知道咋呢么又醒了一次,之后便断断续续地做梦。
  伸手把闹铃按掉,在床上呆了几分钟。最后一个梦里,他们在一个游泳池,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和潘小寒掉进了水里。她们几个姑娘虽然都是江南的女孩子,确实一个都不会游泳。梦中,她和潘小寒在水里拼命挣扎着,呼喊着救命,可是岸上站着的人就是不动。她被水迷了眼睛,岸上的人背着光,她看不清,似乎是陈亦知,又似乎是何磊。
  慢慢回想着自己的梦,刘苏仪慢慢拿右手盖住眼睛。真实的,只是抛弃了女朋友而已,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自己怎么就把他们梦成了见死不救的冷血恶魔呢。
  磨蹭了几分钟擦想起来自己是借住了别人的宿舍,潘小寒还在宿舍不知道怎么样,赶紧急急忙忙地起床。中途拿手机看了一眼有短信,才想起来昨晚自己没等沈褚安回就关机了,点开一看,哭笑不得,老板就是老板,什么情况下都不忘记提醒要上班。
  跟邻居姑娘道过谢,轻手轻脚地打开了自己宿舍的门,整整齐齐的,潘小寒已经起床了,正坐在自己的桌子前。
  看到刘苏仪进来,她甚至还笑着打了招呼:“苏仪,早上好啊。”
  刘苏仪有些错愕,她以为潘小寒应该还躺在床上默默伤心的。咬了咬唇,问:“小寒,你,没事吧?”
  潘小寒的眼神一瞬间的恍惚,然后重新挑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没事,能有什么事儿啊。”
  刘苏仪看着她,仔细上了一层精致浓重的妆,但还是掩盖不住红肿的眼睛和黑眼圈。眼神比起往日多几分沧桑,一夜之间曾经属于她的年少似乎已经过去,刘苏仪觉得很心疼,有些冲动的开口:“小寒,我今天不上班了,陪你一天。”老板什么先去一边吧。
  潘小寒听着刘苏仪略有些气冲的话,愣怔了一下,然后感激的笑笑:“苏仪,不用了,怎么能不上班呢,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不能这么任性。”
  然后看着刘苏仪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又笑:“就算你不上班,我也要上班的,下午就要回公司,我待会儿就去赶动车了。”
  刘苏仪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潘小寒昨天哭得那么伤心,似乎真个世界都坍塌了,今天却可以如此清醒地和她说大家都是要上班的人。为什么一夜之间她就可以变得如此冷静,刘苏仪有点时空错乱感。
  “好了,本来我已经准备走了,可是还是觉得和你说一声好。”潘小寒站起身,拍拍自己的包开口。
  “你现在就走?”刘苏仪有点被雷打蒙了感觉,这么早。
  潘小寒拍拍她的脸:“是啊,在公司请的假会扣钱的,当然要早点回去。”
  “我送你去。”刘苏仪还是觉得她应该做点什么,不然很不安心。
  潘小寒却拦住了她:“苏仪,我像一个人走。”她看着刘苏仪,眼神认真。
  刘苏仪对上那样幽深的眼眸,慢慢点点头。潘小寒有些抱歉地揉揉她的头发,转身准备离开。
  “小寒!”刘苏仪想到什么,喊了一声,潘小寒回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刘苏仪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昨天,我……撞到何磊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潘小寒的表情有几秒钟的僵硬,然后还是重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