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寒!”刘苏仪想到什么,喊了一声,潘小寒回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刘苏仪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昨天,我……撞到何磊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潘小寒的表情有几秒钟的僵硬,然后还是重回平静。刘苏仪深吸了口气,决定昨天何磊的话还是告诉她一声;“他说……”
  可是这一次,潘小寒却没有让她急促把话说完,她摇摇头,打断了刘苏仪,然后看着她,以一种带着决绝和痛楚的语气说:“苏仪,这个人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
  刘苏仪被这句话定在原地,半天没动,就这样看着潘小寒拥抱了她道别,然后打开门出去,听着高跟鞋的声音一路远去,真个过程浑浑噩噩。
  一直到许久,看手机才发现自己快迟到了,才赶紧洗漱出门。在地铁上的时候才想起潘小寒最后那个拥抱,带着许多的不舍和依恋,就像对待她们的大学时光,但最后她还是放开手走了。想着想着,一滴眼泪就这样落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悲伤压抑的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下面就该是突飞猛进甜甜蜜蜜了,撒花Y(^o^)Y

  ☆、第十四章

  到公司的时候才发现人来的差不多齐了。一个个活力四射的。明明昨天晚上好几个喝了不少酒,现在还是活力四射的。刘苏仪坐在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想,是不是因为今天周五了,为了周末不加班所以一个个卯足力气给老大卖乖呢。
  刚坐下去没多久,张远就凑过来一脸八卦的表情:“昨天老大送你回去的?”
  “是啊。”刘苏仪没好气地瞥他一眼,没忘记昨天这厮曾经想灌他酒来着。
  张远对刘苏仪的白眼全不在意,继续一脸猥琐地笑:“怎么样,遇上老大这样的优质男,有没有发生点什么?”
  刘苏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老大是送了我,不过他也送了老严啊。你怎么不去问问凌语有没有发生点什么。”凌语就是昨天一起上车的另一位同事,不过他家更近,在刘苏仪之前下车了。
  张远往身后的办公桌看了看,凌语正好抬头看看他,无框眼镜反射出点点冷芒,其后的眼睛没有一丝情绪,愣是让张远起了一声鸡皮疙瘩。“他还是算吧,他是男人,而且……”那个人也太阴郁了,说着张远抖了抖。
  刘苏仪不禁有些好笑,其实凌语的长相很有味道,就是那种成熟男人的感觉。只可惜为人有些冷冰冰的,寡言少语,弄得姑娘们一个个都望而却步。想一想,他们公司优质男还真不少,可是正常的还真不多。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个,接触久了,典型的八卦又闷骚。
  “怎么,你就这么怕他?”刘苏仪起了捉弄的心思。张远为人有些跳脱,而凌语属于一丝不苟型的,两个人不对盘,也不知道为什么结了怨,凌语总是喜欢挑张远的刺,一脸面无表情的让他下不来台,久而久之张远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
  “怎么可能,我那是不愿意和他计较罢了。”某人的话是很嚣张,只可惜压低的声音出卖了他。
  刘苏仪但笑不语,也不戳破,还是留点面子吧,毕竟被欺负起来怪可怜的。
  沈褚安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张远在刘苏仪的桌子旁边,两人靠的很近,有说有笑的模样。莫名的有些不舒服,明明昨天晚上还很伤心,今天就可以跟别人聊得这么欢快了。
  Boss大人觉得不舒服,当然要消灭了,于是沈褚安走上前敲敲桌子:“上班时间,不要聊天。”然后不满地看了张远一眼。炮灰张立马灰溜溜地溜达会自己的地盘。
  刘苏仪有些意外,上班时间还没到啊,人还没来齐呢,不过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想起来昨天的事觉得有必要道谢:“老大,昨天,谢谢。”刘苏仪说的很模糊,她指的是昨天晚上的短信,沈褚安也应该明白。之于外人,大概会理解成是为了送她回家的道谢吧。
  “恩。”沈褚安不爽的心情奇妙地有些被安抚了,嘴角扯出一个笑容,然后又恢复成精英上司的模样:“好好工作。”
  刘苏仪点头,目送着沈褚安一路走进办公室。这边,张远又偷偷伸长了头:“苏仪,真的没发生过什么吗?”
  刘苏仪眼角抽抽,谁说只有女人八卦的,男人八卦起来更厉害好不:“恐怕你的想象要破灭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算有,也不会告诉你的。
  张远很失望的把脸搁在桌子上,堆成一个包子:“苏仪,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嫁不出去的。”很肯定的语气。
  刘苏仪很想抽他,她大学都没毕业,想什么嫁人啊,于是很犀利的回了一句:“那么,祝你早日嫁出去好了。”
  张远被噎住了,瞪大眼睛看着刘苏仪;“苏仪,你!”声音有点大了,刘苏仪对面的凌语随之朝张远看过去。本来很是激动的张远又把自己缩回电脑后面。
  刘苏仪看的好笑,真实一物降一物啊,然后没忘记落井下石对张远对口型:“预祝你嫁的人就像凌语一样。”永远把你压的翻不了身。
  大概这个诅咒有点太恶毒了,张远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看刘苏仪的目光也变得可怜巴巴的。刘苏仪觉得自己是不是把人欺负惨了,不过他现在这副受气包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有上手蹂躏的欲望呢。刘苏仪抖了抖,难不成自己是个隐藏的S?
  这个周五无疑是愉快的,中午的时候潜水许久的事务所另一合伙人宋仕达高调出场。刘苏仪是第一次看见宋仕达,无疑这个人有些很出色的外表。比沈褚安更白皙的皮肤,一双上扬的凤眼,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嘴角那一抹坏坏的笑容,整个人就是个花花公子的典范。
  关于这位老板,刘苏仪知道一些。官二代,父亲一心一意想让儿子从政,连名字都赋予了美好的期盼,仕达仕达,仕途通达,只可惜愿望虽好,无奈宋仕达丝毫不像走父亲的老路。大学硬是选了财经系然后四年之后出国继续读,把父亲气得直喊要把他逐出家门。
  刘苏仪曾经想过真实一个不羁的人,现在一看果然是。而且怎么看怎么就是个风流的人物,和沈褚安真是一点不像。
  宋仕达这次是去国外出差的,去的时候刘苏仪还没来。他意见来就开始各种打招呼:“美女们,想我了没有,我给你们带来礼物哦。”说完还像大家抛媚眼,刘苏仪被电的有些发晕,这男人这可是在办公室是上班时间。
  动静太大,沈褚安闻声出来,看着眼前一副闹哄哄的场景不免皱眉:“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好歹注意点影响。”虽然无奈但也没有出手阻止,他这个好友向来没什么纪律意识,让他改没什么可能。
  “褚安,你就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才会到现在都没人要。”宋仕达根本不吃他那套,一边从随身带的旅行包里掏出一个个精致的礼品盒发给办公室里的女孩儿们,间隔中不忘记调笑。
  刘苏仪看着一脸无奈的沈褚安觉得他这样的表情很可爱,意识看呆。
  冷不丁觉得有人看她,回神才发现是今天冒出来的新老板。宋仕达一副很自来熟的样子走上前:“这就是公司新招的员工吧,真是个小美人。”
  刘苏仪有点呆,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夸奖成是个美人,对方还是个大帅哥,意识不知道是道谢还是害羞好。
  宋仕达毫不在意,拿过一个粉色包装的小盒子,拉过刘苏仪的手放到她手中:“这是特地给你挑的哦,希望你会喜欢。”说完眨眨眼。
  刘苏仪更晕了,这男人怎么能不分场合到处放电啊,天生张了对凤眼还真是利用的彻底。她真的没想到还会有自己的礼物,本来以为他应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的。现在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惊大于喜了,逼着自己挤出一个礼貌的笑容:“谢谢。”
  “客气什么。”宋仕达欣然接受道谢,末了,拉起了刘苏仪的手,刘苏仪眨眨眼,干什么?
  宋仕达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然后,在她手背上亲了一下!“让美人开心是我荣幸。”一脸迷死人的笑容。
  刘苏仪彻底石化了,虽然她知道这是一个吻手礼,眼前的男人也没有半分亵玩的眼神,但是她还是接受不了,她就这么被一个男人吻了!虽然是手。
  在场的其他人也有些呆住了,只有宋仕达还是那样一副翩翩公子的微笑,依旧拉着刘苏仪的手。沈褚安在宋仕达拉起刘苏仪那一刻就觉得哪里不对,然后这厮果然出格了。在呆住一秒钟后,沈褚安大步走过来,一把拉开了宋仕达。、
  “你没事吧,他只是开玩笑的,别当真。”沈褚安看着眼前明显有些被吓住的女孩子急切的问。
  “喂喂,褚安,你什么意思啊,只是个吻手礼,我又不是色狼。”宋仕达很不满,干嘛一副他费力了良家妇女的样子。
  沈褚安皱着眉头暗沉地看他一眼,宋仕达被看得有些心虚,好吧,他确实是故意的。“不要这么看我,没事的,对吧,小美人,你不会介意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刘苏仪还处于混沌状态,只是下意识的摇头:“没事,不介意。”
  宋仕达得意了,“你看,我就说小美人不介意了,你走开了。”然后挤开沈褚安蹭到刘苏仪身边。沈褚安看着宋仕达挤过去,一时没拉住,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看着他黏上刘苏仪。有些忧心的看着刘苏仪,应该没事吧,要是宋仕达再敢做什么,一定把他丢出去。
  宋仕达当然没再做什么,他从包里又掏出一个盒子:“为了表达吓到美人的歉意,这个急作为赔罪礼物吧。”然后向着沈褚安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什么都不会做。
  一场小插曲就这样结束,大家各回各位。沈褚安看宋仕达抽风结束了,正准备离开,却见他凑到刘苏仪耳朵边说留什么,然后那姑娘一副被雷劈中的样子继续呆住。
  沈褚安只觉得自己太阳穴都开始抽了,一把拉过宋仕达进了办公室:“你就不能安分点吗?非要欺负人家小姑娘?”
  “我没有啊,只是说了句话?”宋仕达表情很无辜。
  “人家都呆住了,你又说了什么?”沈褚安觉得自己很介意那句话,虽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秘密。”宋仕达笑的一脸得意,沈褚安直想砸破他脸上欠扁的笑容。
  刘苏仪呆在位子上,刚刚宋仕达说的是:你喜欢沈褚安对吧,我看好你哦,加油!
  办公室里,宋仕达看着外面那个愣住的女孩子,一脸奸诈的笑,他从进来就看见她了,可是她只是在刚开始看了他,从沈褚安出现后目光一直在沈褚安身上。也许沈褚安迟钝感觉不到,但他作为情场老手,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于是便试着测试了一下好友的反应。好像,也不是没戏吗!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一更送上,发现我自己写的好喜欢新出场的宋仕达啊,标准的狐狸美男啊,吼吼~

  ☆、第十五章

  “喂喂,回神了,人走了。”刘苏仪是被张远在她眼前挥舞的的爪子给唤回来的,看着一脸揶揄的张远,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坐回座位上。
  “别瞪我啊,明明是你自己看帅哥看呆了,我可是冒着风险的。”张远觉得自己受的这一计白眼很冤枉,他这可是纯粹的好心啊。天地良心,他是看组长往看了好几眼,才冒险来喊住这个发愣的傻瓜的。
  刘苏仪没精打采的看了他一眼,她知道他是好心,但是现在她真的没心情道谢。她现在脑海里都是宋仕达刚才那句话,那个人明明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狐狸,一眼就看穿了她。
  张远看她这样子有些担心:“那个,你不是看上宋老大了吧,你可不要喜欢上他。”宋仕达来者不拒是臭名远扬的,张远还是很喜欢这个小伙伴的,虽然这姑娘偶尔脑残,但是可不想让她跳火坑。
  “放心吧,不会的,你先回去。”刘苏仪蔫蔫地回。 她当然不会喜欢那只狐狸了。不过现在也不适合多说,大家都往这边看,还是先工作为好。
  张远私下里看了看,果然看见凌语僵硬着一张脸看着他,眼神冷的让人掉渣,于是从善如流地跑回了自己的桌子,严严实实把自己藏到电脑后面。没办法,凌语的眼神杀伤力太强,呆久了会出现各种功能性缺失症。
  刘苏仪把眼神撤回电脑屏幕上,鼠标无意识的划拉着,思绪却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她是喜欢沈褚安,好歹她也是谈过一次恋爱的人,这一点最近她已经很明白了。但是她一直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最起码办公室里的人和沈褚安本人都没发现。
  可是这个新出现的老板,之后将会和她天天见面的上司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他明显和沈褚安关系很好,最后那句话暧昧不明的,刘苏仪很忧郁很担心。她其实,并不想沈褚安知道她的喜欢。
  大学的时候同学说刘苏仪骨子里有点清高,刘苏仪笑笑,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其实是她的自卑。农村里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刘苏仪一直活得很努力,不想让人戳脊梁骨说什么难听的。她一直都记得中学的时候那个得知她是单亲家庭时,室友妈妈那带着怜悯和轻视的眼神,就像一把剑轻而易举的破开了她的心脏。
  所以,她很努力,很努力的找到自己应该有的定位,努力踏实的走每一步。这也曾经是她拒绝陈亦知的原因,陈亦知太优秀,一直顺风顺水,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而现在的沈褚安一样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她曾经想过自己的另一半,应该和她差不多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努力在这里生存,他们会一起赚钱互相陪伴。这个想法在她接受陈亦知的时候有所改变,不过最终陈亦知选择了一条更广阔顺遂的道路,她退却,无怪,如果是她自己也许也会这样,这样的光景太诱人。
  在和陈亦知分手之后,当初的想法再一次回到了她的心中,她未来的男朋友家境不用太好,也不用太帅,普普通通就行。他们会一起在这个城市拼搏,在黑暗的也完成为彼此的依靠。她是喜欢沈褚安,但只是她偶尔的美梦,她对他的感情也只会停留在这一点,不会再进,一直到她找到真正应该喜欢的人。
  每个少女年少的时光里都会有一个骑白马的王子,沈褚安就像那个王子,只存在于美好的童话故事里就好。
  本来以为一切都会平静的发展,偶尔沈褚安可能会对她表现一些关心但只限于此。但是这一切被宋仕达打破了,这只狐狸看出了她的心,而且似乎不想就此罢休,刘苏仪彻底混乱了,他到底想怎么样。
  里间的办公室里,宋仕达透过敞开的玻璃看着假装认真工作的刘苏仪,嘴角的笑容意味深长。
  沈褚安很不满地看着这个整天不着调的好友兼合伙人:“你就不能消停一点,一回来就搞这么大阵势。”无奈的揉揉额头,觉得他出差的日子真实天堂一般。
  “褚安,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平日里这些美女们都被你虐待,我在的时候还能安慰她们,不在她们一定过得水深火热,我当然要在回来的第一时间慰藉她们了。”宋仕达一脸理所当然。
  沈褚安被呛到无语,看到他一直向外看,顺着视线看呆刘苏仪,皱眉:“你不是准备像人家姑娘下手吧?没事别玩到办公室里。”莫名地不舒服。
  宋仕达回头朝他眨眨眼:“我对谁下手都不会对她的,放心吧。”
  沈褚安有点被他的眉眼恶心到了,忍着想吐的冲动狐疑的看着他。宋仕达瞪大眼睛,一副我很认真,我没有说谎的样子,沈褚安叹气。
  “别说我了,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美女向你告白啊?”宋仕达貌似恨不经意的问。虽然沈褚安生人不近,但是挡不住有一副好皮囊,还是有姑娘告白的。
  沈褚安直想抽人:“你脑子里只有这个吗,我又不是你,再说我最近都忙得跟事务所的人在一起。”
  “咱事务所也有美女啊,新来的小美人长得也不错啊。”宋仕达对沈褚安表示鄙夷。
  沈褚安没好气地把桌子上的文件夹扔过去:“你以为我是你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会干这种事,而且人家还是个小姑娘。”
  宋仕达也不躲,伸手抓过迎面而来的大型暗器:“也不小了,大学毕业了。”看来自己的还有是一点也没开窍啊,小美人,你任重道远啊,要不要我帮你一把啊。
  “废话这么多,你逍遥的这几天堆了不少工作,快去解决。”沈褚安不像再跟他这个精虫上脑的合伙人多说,直接判刑。
  “嗷,你太残忍了。”宋仕达惨叫一声,一回来就要面对一堆账目,谁都会受不了。可是在沈褚安逼人的目光下他还是乖乖的去了,男人真是可怕,长得帅的男人也一样,还是美女好啊。
  在丢过一堆待处理的资料之后,宋仕达只能小声嘀咕着干活,沈褚安满意了,世界终于安静了。
  刘苏仪一天都在想宋仕达到底什么意思,想的难带都疼了,到下班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如释重负,从来没觉得周末是如此的美好。
  结果收拾东西的时候,宋仕达又过来了:“小美人,你住哪里啊?”一副笑眯眯的狐狸样子。
  刘苏仪忽然很想在那张笑的很欢快的脸上来一拳,最好打在那双狐狸眼上。而是她没胆子,最后还是乖乖的报上自己的小区名,这也并不是秘密。
  “哦,好巧啊,跟我顺路,小美人我送你一程?”宋仕达一副好巧啊的样子。
  正走向这边的沈褚安脚下一个趔趄,顺路,他记得宋仕达住的地方明明跟那个小区是反方向吧,自己的好友不是真看上人家姑娘了吧,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谢谢宋老大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刘苏仪很谨慎的拒绝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狐狸盯住的兔子。
  “小美人宁愿坐公车都不愿坐我的车,我就这么让人讨厌吗?”宋仕达唱念俱佳,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就差西子捧心了。
  刘苏仪被雷的不清,这男人到底还有没有脸皮!这是非要送她回家不可吗?
  沈褚安在身后看的很无奈:“还是我送她回去把,你花名在外,人家不放心正常。”刘苏仪是个好姑娘,自己的这个好友还是别祸害人姑娘的好。
  “切,你又不顺路,跟我抢什么,小美人你还是愿意的是不是。”宋仕达丝毫没有给沈褚安面子,然后衣服期期艾艾的样子看着刘苏仪。
  刘苏仪进退两难,她实在不想答应,可是眼前的男人摆明不想就这么放过她。再看看周围的女同事,一个个不满的看着她,估计她要是拒绝了指不定得被说成什么样的,当然答应了估计依旧会成为公敌。这男人,其实就是想陷害她对吧。
  两害相权,刘苏仪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麻烦宋老大了。”
  宋仕达满意了,挑衅地看了沈褚安一眼。沈褚安无奈,只得在对方走过的时候眼含警告:你别乱来。宋仕达拍拍他的肩,同样回以眼神:放心放心。然后还很是暧昧的看了看沈褚安笑的一脸奸诈。
  虽然知道好友只喜欢女人,但是被凤眼暧昧地看住,还是忍不住一身鸡皮疙瘩。算了算了,自己好友虽然花心,但是一样讲究你情我愿,不而且一向不难为女孩子,自己瞎操心了。
  刘苏仪坐在宋仕达的车后座,一路上各种别扭。不得不说,宋仕达虽然是花花公子,但真的很绅士也很健谈,话题一直没断过,刘苏仪也被他逗笑过几次。如果不是担心这个男人不知抱着什么居心,这样的人她很乐意与之成为朋友
  “你喜欢沈褚安,对吧。”话题终于绕到刘苏仪的关心点。
  “我是喜欢他,不过这只是我自己的事。”刘苏仪的语气很平静。对方太聪明,她不觉得自己又说谎的必要。
  “什么意思?”宋仕达很不解。
  “意思就是我喜欢他,他没必要知道,我也不像让他知道。”刘苏仪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情没什么起伏,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想法,没必要想太多。                    
作者有话要说:  卡文了,写到现在才写出来,~~~~(>_<)~~~~ 
  抱歉更新晚了,好累,去睡觉,小天使们,晚安,么么哒╭(╯3╰)╮

  ☆、第十六章

  宋仕达的表情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扭曲,平素里的招牌笑容早不见了影子。刘苏仪看的有趣,这副活见鬼的神情估计在这个人身上很那见吧,真想拍下来,于是她真的就这么做了。
  从掏出手机,解锁,打开照相模式,刘苏仪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宿舍拍室友拍出经验来了,都够得上狗仔的水准了。恩,焦点很好,像素也不错,刘苏仪对这张照片很满意。
  等宋仕达反应过来的时候,刘苏仪正好对着手机一脸满意的笑,宋大少爷只觉得背后阴风阵阵:“你干了什么?”
  “没什么,帮你拍了张照。”刘苏仪挥挥手机的手机,一脸无辜。
  照片,为什么拍他照片,他刚才应该没什么特别吧,大概,小心的咽了咽唾沫:“能给我看看嘛?”
  当然可以啊,刘苏仪很大方地将手机屏幕递过去在人眼前晃了晃,她取的角度和时间都很好吧,又傻又猥琐。
  宋仕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