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宋仕达只觉得脑袋一阵阵发疼:“我们打个商量好吗,你能删掉吗?”
  “可以啊。”刘苏仪自认为自己很好说话。
  宋仕达放下一颗心,这张照片实在太毁坏自己帅气的形象了!
  刘苏仪摆弄了两下手机,不经意状地问:“对了,你干嘛非要送我回来?”刘苏仪很不喜欢被动的感觉,要是有可能,一定要掌握主动权,现在,应该是在自己手里了吧。
  宋仕达总算想到自己的目的,嘿嘿笑开:“你喜欢沈褚安对吧,我可以帮你哦。”他自认自己笑的很潇洒风流,但此刻在刘苏仪眼里和猥琐大叔没有丝毫区别。
  “不需要,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他不需要知道。”刘苏仪慢慢收起那副嬉笑的样子,垂下眼把玩着手机,整个人靠到座位上淡淡开口。
  “为什么?”宋仕达很不解,喜欢难道不应该说出来吗,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问题?
  刘苏仪想了想,似乎跟眼前这个人解释不清,于是斟酌着开口:“你就当我喜欢暗恋好了。”
  宋仕达的表情这下更精彩了,简直就像被外星人绑架了一样。刘苏仪看着手里的手机有些蠢蠢欲动,然后仔细想了一下,现下的气氛似乎不适合这种行为,只能颇为惋惜的反放弃了。
  宋仕达觉得眼前的姑娘很让人费解,他自认见识过不少姑娘了,明恋暗恋他的人也不少,若是能成为他女朋友,暗恋的姑娘一定不会放弃机会的,可是这姑娘竟然一口回绝跟喜欢的人发展的机会,理由是:喜欢暗恋!真实见鬼了。
  宋仕达眼中怀疑眼前这个是不是女孩子,然后又诱哄着开口:“你确定,我觉得褚安还是很有可能喜欢上你的。”
  刘苏仪承认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快速的跳了跳,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那又怎么样?我没准备和他发展呈什么样。”
  宋仕达觉得自己很胃疼,这姑娘的脑子是不是坏的?诱哄不行就威逼:“我会告诉他你喜欢他的。”
  这回轮到刘苏仪惊讶了,这人到底什么毛病,非逼着别人谈恋爱是个什么道理。
  她当然不明白宋仕达的想法,宋仕达和沈褚安是大学认识的,对于沈褚安的作风他一向看不过眼,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因此深切渴盼有一天沈褚安能有一个女朋友让他来改一改。可惜沈褚安一直油盐不进,身边的美人一个入不了眼,纵然他在为他创造机会,也总是扼腕。
  这回好不容易来了个女孩子,看沈褚安的样子明明有些特殊,最起码是有好感的,而且女孩子也有心。可是为什么明明神女有心,襄王有梦,一个迟钝的要死,一个竟然不愿意!这个世界是魔幻了吗?
  “我决定了,这件事一定会告诉他的,你等着。”他还就不信,撮合不了这两人,有点赌气的抛出一句话,然后伸手打开车门,一幅请你出去的样子。
  刘苏仪摸摸鼻子无奈地下了车,身后砰一声车门就被关上了,回头车已经扬长而去,留给她一堆尾气。刘苏仪很是无语的看着手里的手机,好像忘记删除照片了啊,好吧,也许她是故意的。
  至于宋仕达说的事情,她并不担心,沈褚安那个人向来是不把告白当回事的,看李晶那件是就知道了。他知道也无非就是奇怪一下,可能连眉头都不会皱,然后这件事就过去了。可是为什么想到这个可能,心还是有点疼呢。
  不抱期望的爱情,也会伤人吗?刘苏仪不知道,不过她现在很庆幸未来两天是周末,让她可以把一切冷却一下然后坦然接受。曾经的种种告诉她,所有的事情都会被时间冲淡。
  这边刘苏仪晃晃悠悠地回自己的窝了,那边宋仕达火爆的性子已经风风火火地赶去了沈褚安家。
  沈褚安刚刚叫了个外卖,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就听见自己家门被砸的彭彭响。叹口气,聊性外卖也不会这么暴力,会这么砸门的也只有一个人了。
  实在很是不想开门,沈褚安以一种完全慢蹭蹭地速度挪过去来门,中途还拐了个弯去厨房冰箱拿了一瓶啤酒。等终于到门口的时候,砸门声已经小了很多,这么砸门手也是会疼的。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我敲得手都疼了。”宋仕达一进门就开始抱怨。
  沈褚安一手拿着啤酒一手关门:“洗了个澡,没听见。”能在社交圈混的如鱼得水的人不管表面怎么正直内里都很腹黑。沈褚安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声音也是徐徐的,甚至连手里的啤酒都没有想要掩饰一下。
  宋仕达点点头,不知道是沈褚安的表情太平静还是他太相信人家了,竟然一点也没疑惑。(作者很抓狂:你倒是看看他手里那瓶啤酒啊,又从浴室拿出冰镇啤酒的吗?小宋子,你注定是被她们两欺负的命啊╮(╯_╰)╭)
  “有事吗?”沈褚安关上门,看着鞋也不换就直接走过去一屁股坐下的人,看着白色地板上一串的鞋印,他真的很想直接把他丢出去。
  “我来是有好消息告诉你的哦。”宋仕达笑见牙不见眼,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沈褚安扬扬眉,离他们分开还没多久吧,能有什么好消息:“说吧。”
  对于沈褚安的敷衍,宋仕达很不满,不过想了想又很得意地笑起来:“有人暗恋你哦。”
  沈褚安看他一眼,喝了口啤酒,才波澜不惊地说:“就这个?”这算好消息,虽然他一向没什么绯闻近身,但他还是知道喜欢他的人不少的,只是不想去理而已,如果这算好消息,那还真是见怪不怪。
  沈褚安不以为意的样子显然刺激了宋仕达:“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虽然暗恋你的人是不少,但是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实在欠揍,女孩子的心很宝贵的好吗。
  这回沈褚安连个眼神都没赏给他,直接走向了门口,当然不是把宋仕达丢出去了,而是听见了敲门声,听声音该是外卖到了。
  宋仕达就看着沈褚安悠悠闲闲地去取了外卖,然后径自去厨房拿了碗筷,只觉得胸中一口浊气憋得内伤,无奈人家直接当他不存在。他只好捂着胸自己找存在感:“那个小美人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啊。”他已经很习惯沈褚安这种凉凉的态度了,屡屡受挫下次继续找虐。
  沈褚安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小美人?宋仕达指的小美人,应该是刘苏仪吧,她喜欢他?表面上已经声色不动:“你怎么知道?”
  “哼,我当然知道,女孩子的心思吗。”见沈褚安开腔询问,宋仕达很是洋洋得意,浑然不觉他这句话说得多让人误解,难道你是女孩子嘛冏rz
  沈褚安眼角抽了抽,决定不纵容这家伙,不再多说,默默开始吃饭。
  某人是果断隐藏的被虐属性啊,别人搭理他就趾高气扬,不理他了,倒反而眼巴巴凑上来:“我告诉你哦,真的哦,小美人都承认了,可是她说不需要你知道,哎。”宋仕达很惋惜。
  沈褚安夹菜的筷子抖了一下,筷子上的菜又掉了回去,然后他继续淡定地夹回来:“这是她说的?”为什么心里有点气恼不舒服呢。
  “是啊,小美女说,他喜欢你不需要你知道,现在女孩子的心思真实难猜。”宋仕达没注意到沈褚安的异状,仰躺在沙发上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真实可惜啊,明明看起来很般配的两个人,怎么两个都不配合呢。
  沈褚安忽然觉得嘴里的事物有点食不知味,现在的外卖水准好真是却来越低了,胃口没有了,见到沙发上那一只更没有好气了:“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是啊。”宋仕达丝毫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那现在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出门请把们关上。”毫不客气的逐客令。
  宋仕达很不满,怎么一个个都这样不客气,不过看着沈褚安明显具有杀伤力的眼神,他还是乖乖出去了,临走还轻轻的关上了门,这尊大神人不起啊。站在走道里的时候,宋仕达觉得生活很灰暗:这年头,月老真是不好当啊。
  屋子里,沈褚安慢慢放下筷子:不需要他知道吗……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一直看书看书看书,考试考试考试,好在暑假就在眼前了~~
  又更新晚了,溜走~

  ☆、第十七章

  沈褚安一个人坐在桌子边,明明之前还很饿,但是现在却丝毫不想动筷子了。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不需要你知道……
  不需要吗?沈褚安有些迷惑,他可以很淡定从容地面对告白,但是这个女孩是怎么回事。他其实一直很喜欢这个新招的女孩子,努力坚强,充满活力。这样的职员没有老板不喜欢吧,所以对于她多了几分关注,多了几分耐心,也渐渐发现了不一样的一面。
  很矛盾的一个女孩子,明明很坚强独立有时候又觉得很容易受伤。明明很勇敢对待一些事情却又谨慎地异于寻常,恩,还养了一只奇奇怪怪的狗。
  沈褚安对于刘苏仪的印象大概是从招聘那天开始的,大热的天气里,穿着职业装的女孩子,虽很娇小收拾的很利落,但放在一群人里也不是很打眼。真正让他注意到是在这个女孩子开口的时候,一口软糯糯的声音。
  沈褚安当时在旁边看了一眼,声音和外形很搭,可是对方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估计是希望声音也能干练一些,可以压低了音量。最后留下她当然还是因为本人的学历以及很出色的逻辑思维能力。
  再一次在办公室里看见她,正好她抱着一叠的文件从他身边经过,褪去了面试时的妆容,整个人清清淡淡。许是为了工作室方便一些,小西服的袖口松松挽起一节,露出细白的手腕,沈褚安回想了一下,她真的很瘦,手腕大概只有自己的一半粗。
  最考试也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勤快,招对了。特别的关注应该是从天瑶开始的。商场上的应酬,结果在进门之后就看见那个把自己藏在沙发之后以为隐藏的很好的女孩子。探头探脑的望着他,让他有些挫败:出来吃法而已,有必要避着他吗,他又不是洪水猛兽。
  这样低落的情绪在进电梯的时候明白了她躲避的原因——天瑶的总经理。于是心中各种翻腾,但他相信女孩子应该还不会糊涂也做不了什么。但还是不放心,于是再酒席上找了个借口先走了,正好看见她去了洗手间。
  于是有了洗手间外面那一幕,他自然也是知道在洗手间外那样的姿态是不合礼仪的,但觉得这丫头未免太冒失,起了点惩罚的心思,故意让她羞窘了。后来,便是从陈亦知那里带走了人,一路上斟酌着要怎么开口。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曾经是情侣,路灯下,刘苏仪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他莫名地就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心里有很深的伤口。想到了曾经的自己,也许是同病相怜,禁不住就多说了几句,结果对方很是淡然,到让他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送她上楼的时候其实是看出来自己的不受欢迎的,但是总觉得自己揭破了别人的伤口,有义务做点什么,于是厚着脸皮上楼了。
  想到在她家见到的那只叫奶牛的小狗,沈褚安经不住笑了笑,真是一只奇特的狗,配上了一个奇特的名字。那只小狗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喜欢他,一只扒在他身上不离开,而且还爱喝西瓜汁,品味真是很独特。
  自然的就想到了刘苏仪当时倒给他的那杯西瓜汁,当时还觉得是自己多想,现在想想,那小丫头分明就是故意的,让他和狗喝一样的东西。真是小心眼的丫头啊。(哼唧,boss您发现你多人家的称呼已经从女孩儿变为小丫头了吗……)
  小丫头很爱笑,似乎总是笑眯眯的,开心的时候眼睛会眯成月牙,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带着淡淡的笑容,可是眼睛却是不笑的,为什么要逼着自己呢,伤心了,大可以哭,那样的笑容看着让人心痛。
  沈褚安慢慢地回忆着遇见刘苏仪之后的点点滴滴,觉得还真是很丰富多彩的记忆,嘴角慢慢就上翘起来,慢慢地喝了一口啤酒。
  后来,近视养殖场的审计吧,那一次还有谁来着的,恩,那个叫李晶的,还有另外两个男的。住在宾馆的第一天,某丫头就向她来要房间了。遇到事情解决不了第一时间找他是不是该觉得荣幸呢。那个时候刚洗完澡,为了保持上司形象,匆匆套了件衣服,天知道站在门口的时候其实他的衣扣最下面扣错了。
  小丫头好像也没有在意,红着脸说明来意,换房间?没问题。于是速速打发了人家,关门重新扣扣子。
  小丫头的身体似乎不是很好,在鸡舍的时候忽然就不舒服了,一副捂着肚子难受的样子。他那个时候觉得女孩子果然是柔弱的,大方的放人出去透气。她回来的时候似乎有点过意不去,一直盯着他看,其实不用的,他不是苛刻的上司,不会为了这么点事为难人。
  她还很挑食,工作餐是很难吃,但是至少他自己还是吃得下的。可是见她吃饭的时候挑挑拣拣,一份饭连一半都没吃掉,明明在宾馆还是吃的不少的。
  后来又在香樟林撞见了他,和他说这样的拒绝是不对。可是怎样是对的,若是不喜欢却答应了才更是悲哀吧,为这件事她似乎一天都在埋怨他。
  他接到他们快结婚的电话时心里不是不难过的,结果回头就看见她和一个男的亲密,自然有些迁怒,后来他也道歉了。
  小丫头似乎很讨厌喝酒,在聚餐上被人逼着灌的时候一副很是不愿的样子。他看她的时候她的目光正好看过来,有些委屈羞涩,还有些难过。那样的目光莫名就让她心软了,帮她挡住了剩下的酒。
  结果那天晚上她就给她发了条奇怪的短信,他想,是不是又有人让她伤心了呢,于是字斟句酌地回了一句话,这句话比平时的审计报告还要费他脑细胞。可是小丫头却美欧回他,于是他叮嘱了一句便睡下了。
  半夜受到短信的时候有些惊讶,莫不是伤心了一宿没睡,还好,她说不是自己。
  沈褚安就这样慢慢地想着相遇以来的一桩桩小事,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关注了这么多。所以,是不是其实他对这个女孩子很有好感呢。这么多年来,他似乎没有对其它女孩子关注过多。
  所以,她说不需要他知道,可是他现在知道了,那就不如她的愿吧。沈褚安喝完最后一点啤酒,将空罐子扔进一旁的垃圾篓。为什么要在他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上她的时候说这种话呢,是根本不在意他的想法咯,沈褚安很不爽,自然不会让某人得逞。(不要颠倒黑白,明明你是先知道她不需要你知道的…。…)
  沈褚安想通了,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什么,于是继续拿起筷子吃饭。饭菜已经有点凉了,但味道还是不错的,外卖果然还是有良心商家的。恩,宋仕达虽然总是没事找事,但是这件事做的不错,值得夸奖,不过他是个花花公子,不能让小丫头跟他接触太多,很容易学坏,沈褚安一边吃一边在心里慢慢盘算。
  酒足饭饱,沈褚安挂着一脸带着深意笑容,发了条短信,他很期待某人的表现呢。
  此刻,刘苏仪正和奶牛一起吃饭。奶牛自从这次被寄养了几天后,对待她分外热情,只要在家势必粘着不放。折让刘苏仪很受用,狗狗果然是忠诚的伴侣。于是今天给自己和奶牛都做了份大餐,一人一狗在桌子沙边上享用,当然,她坐着,奶牛在地上。
  吃的正欢快的刘苏仪忽然听见手机响,于是漫不经心的拿过来看。对于白天宋仕达的话她是根本没放在心上的,看沈褚安那个样子,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她只管假装什么事没有就好,还能继续上她的班,拿她的工资。
  这个美好的期望在这条短信到来之后就破灭掉了。手机上名为boss的来信人只有一句话:听说你喜欢我,但不需要我知道,我觉得很不高兴呢。
  刹那间,刘苏仪被雷的外焦里嫩,这是怎么回事,她是穿越了吗,这是boss大人发的?刀枪不入,拒人千里的沈褚安会发这条短信?到底是她幻想了,还是boss大人不正常了?
  刘苏仪觉得很不对劲,于是颤颤巍巍地抖着手打了两个字:老板?
  “恩?”回信很快就来了,比她的更简短,挖槽,这真的是她老板吗,刘苏仪想爆粗口了,那个温雅谨慎的沈褚安回这么傲娇的回这个!
  于是撞着胆子继续打字:你真的是沈褚安吗?
  沈褚安这边看着刘苏仪先前的一条短信,挑挑眉毛,小丫头是在怀疑他吗,果然吓一跳断线很快进来。对着再一次的问题,沈褚安忽然觉得很开心,某个人似乎受到了惊吓呀。
  其实沈褚安骨子里从来就有种恶趣味,只是小时候不喜欢说话,后来又逼着自己成熟,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唯一深知这一点的宋仕达表示,了解到这一点绝对是他的血泪史,说多了都是泪。
  此刻,沈褚安恶劣因子冒上来,看着手机上的几个字,摸着下巴慢慢思索:要怎样回才会让小丫头露出更多表情呢?                    
作者有话要说:  

  ☆、第十八章

  刘苏仪这边等了等,迟迟不见回信,不禁有些怀疑,不会是宋仕达诱拐不成搞的恶作剧吧,这男人未免太小心眼了点。默默在心里唾弃两下。
  正在开车回家的宋仕达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是谁想他了吗。呜,出差进一个月了,估计他的宝贝们都很念着他了。宋仕达欣然决定今晚去暗夜酒吧和他的美人们好好慰藉一下相思之情,以安慰他那颗被那两没良心的伤害的脆弱心灵。
  沈褚安将自己移到沙发上,顺带着又拿出一瓶啤酒慢慢喝着。看着一旁的手机,忽然觉得不知道发什么好了。该说什么呢,说我是,我发现我似乎也有点喜欢你?那丫头傲娇的表示不需要她知道,这样未免太丢分了,不要。
  可是,又要怎么说呢?沈褚安一口口喝着冰凉的啤酒,觉得很不爽,他为什么就要先告白呢。非要那个丫头自己先承认了不可。
  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拿起一边的手机,打字,发送。要是有人现在看见他的表情一定会觉得这人身为不怀好意,简直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狐狸!
  刘苏仪等回答终于等的不耐烦了,于是吗,慢蹭蹭地收拾了自己和奶牛的小碗,逗着奶牛玩。果然会吃能长,刚捡回来的巴掌大的小狗,现在竟然长得老大了,抱着都费劲。刘苏仪摸摸它鼓涨涨的肚子,虽然确定了不会撑破,但还是很惊讶它的内存容量。
  奶牛不满地用爪子拨开她的手,小眼神很是鄙视,刘苏仪觉得它能从眼神里看出奶牛的话:滚开,男女授受不亲你知道吗,别拿你的手来摸我的肚子…。…
  这样想着,刘苏仪自己现实忍不住笑了,奶牛又没有成精,怎么会这么多心思。于是上手继续蹂躏,怪不得小女生都喜欢养小动物,手感真是很好啊。
  这时候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又亮了,刘苏仪一边抱着奶牛一边拿回来一看:如果我不是沈褚安,那你希望我是谁,恩~?
  刘苏仪看着这句话,手一抖,奶牛直接从手里掉了下去,咕噜噜在沙发上滚了几个圈,不满地嗷嗷叫,见主人不理他,默默爬到沙发角落窝着舔伤口,没娘的娃就是没人疼,呜呜呜。
  不过刘苏仪这时候可顾不上它了,她在想,她一定是做梦了,要不就是穿越了,是吧是啊吧,这个人一定不是boss大人,是吧 !天哪,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英明神武成熟稳重的boss大人为什么会说这句话,还带着疑问的尾音!还有波浪号!太幻灭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她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开心呢,好像看见boss大人不为人知的一面了呢,有些小窃喜。
  慢慢将自己放倒在沙发上,蒙在抱枕里露出一个笑容,慢慢的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摸摸自己的心口,跳的很快,慢慢地就笑出了眼泪,沈褚安你这样,我会越来越喜欢你的,你知道吗?
  刘苏仪没有回短信,她不知道怎么回,而且潜意识里,她觉得怎么回都是错。
  沈褚安等了几分钟没等到信息,想了想,觉得那个小丫头大概是不会给自己回了,于是又发了一条,然后将手机扔到一边。看着窗外依旧灯火欢腾的城市,沈褚安的眼神溢出点点温柔,点日方长,我们,有的是时间。
  “早点睡吧,晚安——沈褚安。”手机再一次震动,刘苏仪慢慢打开,这一次甚至在后面直接加了破折号和名字。
  刘苏仪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将沙发另一边的奶牛报道怀里。奶牛不满地蹬了几下腿,发现战斗力不是一个等级之后偃旗息鼓,找了舒服的位置窝着。
  刘苏仪轻轻地摸着它背上的毛:“奶牛,你知道吗,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很优秀也很帅。”
  奶牛在怀里打了个哈欠,它还是只小狗,总是容易困。刘苏仪不以为意,接着自言自语:“那个人你也看见过的哟,就是上次来我们家的那个,你也很喜欢他的,还扒在人家身上不放。”
  “恩,你说我们两个是不是都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呢,不过你比我好。”看着怀里上下眼皮已经快合上的小狗,刘苏仪很宠溺地轻抚着它肚子,“你看,,你喜欢他可以直接抱着他不放,摇尾巴报答你的喜欢,可是我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