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boss目标锁定中-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呛艹枘绲厍岣ё潘亲樱澳憧矗阆不端梢灾苯颖ё潘环牛∥舶捅ù鹉愕南不叮墒俏也恍邪。颐侵涞牟罹嗵蟆!
  “你知道吗,他知道我喜欢他了,可是态度我也猜不出,你说我是不是不该抱希望呢?”
  ……
  就这样抱着奶牛慢慢说着,念叨了很多,包括看到过的喜欢沈褚安的人如何如何多,他如何如何优秀,一直到后来,觉得手酸了,看了看,奶牛已经在手里睡着了,露出一个自嘲的笑:“晚安,小奶牛,好梦哦。”将奶牛放在沙发上安置好,自己去洗漱。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见手机又有来电,打开了一看,一如既往的晚安短信,这些日子以来,一日不拉,让人烦不胜烦,尤其在今天,刘苏仪看着这条短信,更是觉得心烦意乱,满心的不舒服。
  想了想,还是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设么可以继续了,以后请不要再发短信来了。
  两秒后,一条短信进来:苏仪,我只是想关心你一下。
  刘苏仪觉得很讽刺,今天心情不好,连带着语气也不好:是吗,真实不甚荣幸呢。
  几秒后,手机再次亮起来:苏仪,你不要这样,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只是想关心你,希望你过得好。
  刘苏仪觉得很无聊,其实那天之后她曾经还遇见过路瑶,对方向她炫耀着手上的求婚戒指,然后警告她离陈亦知远一点。如果可以,她当然也想离他远一点,劈腿的前男友美人会凑上去吧,可是某人很不做自知啊。
  请呼一口气,半响,打出几行字:如果你真的想我好,以后请不要再跟我联系,请从我生活里消失。不然,我不介意拉黑一个手机号。
  打出这行字后,心中有什么东西落下,也许今天沈褚安刺激到她了吧,有些事还是快到斩乱麻的好,狠一点才会一劳永逸。
  这一次,短信回的很慢,足足几分钟以后,才有信息进来:如果,这是你所期盼的,那么,我会照做的,再见,苏仪,祝你幸福。
  刘苏仪看着荧幕上的字,在心里慢慢说:陈亦知,希望你说话算话,不然我真的要看不起你了。
  暗夜酒吧,陈亦知拿着手机站在走道的拐角阴暗处。按完发送键之后,他的心情很难受,这个女孩子真的要从他生命力消失了吗,他曾经第一眼喜欢上的女子,勇敢聪明,自此将会从他生命力完全消失吗。是不是,当初就选错了呢。
  陈亦知觉得很无力,慢慢靠在背后的墙上,闭上眼。不远处,有刺激的音乐,大声的喧哗,这一刹那都变得遥远。现在他的眼前只有当年梧桐树下的女孩子,小小的身影,穿着及膝的裙子,笑起来眼睛眯成一个月牙,那样干净澄澈,就像年少里的梦一样。只一眼,便让他的心沦落。
  陈亦知觉得自己的眼角涩痛,靠在这个角落,身边偶有人经过,但谁也不会去在意这个颓废地靠在墙角的人。谁知道他是不是磕了药或是热了什么麻烦,何必去管。
  陈亦知不知道自己靠在这里多久,路瑶和一帮朋友喝高了,也没有想来找人,他就这样一个人静静地靠在那里。一直到一个声音的出现。
  “这不是陈总吗,怎么靠在这里,是被美人伤了心吗?”宋仕达送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多看了墙角那个男人一眼,郝然发现竟是自己认识的,于是出声打了招呼。
  他今天本是想来给经常一起玩的美女们一个惊喜的,暗夜是他们经常聚集的地方,没想到一个月没到,美人们一个个都有了新归宿,不禁让他倍感失落,这年头,美女的心变得真快啊。
  郁闷之下多喝了几杯,赶不及去了趟洗手间,结果出来就看见一个看起来比他还要情场失意的落魄人。本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多看了几眼,才发现是陈亦知。天瑶一向和华信多有工作往来,圈子也就这么大,这位陈总他也是见过面的。
  不过据说天瑶的小公主一向对陈亦知黏的紧啊,不至于伤他的心啊。看这样子,难不成是偷吃不成功?宋仕达很猥琐地想着,于是便也出口调侃了。
  陈亦知听见有人喊他,瞬间站直了恢复成那个儒雅成熟的精英范儿,这才看见对方是华信的另一个合伙人。华信,还真是和他缘分不浅呢。“宋所长怎么也在这儿?”
  “哎,出差回来,来看我的美人,结果人家都已经有主了,哎,情场失意人哪。”宋仕达半真半假地叹气,其实他也知道那些姑娘也只是和他聊聊天吃吃饭不会真把他当男朋友,“陈总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不会也是被美人抛弃了吧。”
  “说笑了,怎么会,我跟瑶瑶都快订婚了,只是一时喝多了透透气而已。”陈亦知听着调侃脸色白了几分,但还是尽力解释了一下。
  宋仕达挑挑眉,在厕所出口的拐角透气,还真是特别的品味。不过别人既然这么说,他也没什么必要拆穿。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我卡文了,码了好久才码了这么点〒_〒
  嘤嘤嘤,卡文的伤不起(>﹏<)

  ☆、第十九章

  “陈总,既然遇上了,一起喝一杯?”宋仕达微笑地邀请。一个人喝酒太无聊,没有没人找个帅哥聊天也是好的。
  “好啊,正巧瑶瑶也在,你们认识一下。”陈亦知下意识就邀请了,“在外面就不要喊我陈总了,我们年龄差不多,就喊我亦知吧,我就直接喊你仕达了。”
  宋仕达欣然接受,老实说他也不喜欢别人在外面喊他什么破所长,怎么听都像派出所的,指不定还能联想到厕所……额,打住打住,想多了:“亦知。”喊完自己抖了抖,陈亦知这名字太文艺,直接可以搬到古代,长衣翩翩对卿一礼:亦知兄……
  掩饰性地咳嗽一声,反倒是惹来陈亦知疑惑的目光,幸好宋仕达脸皮厚,一脸无辜地看回去,倒是把陈亦知弄得尴尬了几分。
  两人从人群间穿过,走到角落里的沙发处,宋仕达看清沙发上横七竖八倒着好几个人。其中一个在他们走过来的时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下子就过来黏在陈亦知身上:“亦知,你去哪里了,这么久。”
  宋仕达听得那软软腻腻的撒娇声音,顿时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仔细看去,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画着精致的小烟熏,妆容很像芭比娃娃,很可爱很精致。又是一个美人啊,不过看这样子这美人恩消受起来可不是简单的。
  陈亦知有些慌乱地接受路瑶倒过来的身子,将她扶好,闻着她一身酒味皱眉:“瑶瑶,你怎么喝了这么多?”他离开的时候路瑶虽然喝多了但还清醒,现在这样彻底迷糊了,不知道之后有喝了多少,弄得一身的酒味。
  “我没喝多,亦知你小看人。”路瑶很不满意地在陈亦知怀里挥舞着双手。惹得沙发上的一群人笑的东倒西歪。
  “这位就是路瑶小姐吧,果真是个美女呢。”宋仕达开口,虽然这种没人不是他欣赏的来的,不过对于美人他想来都是赞美的。
  “恩?”无意识地发出一个音,路瑶听见声音,茫然地私下回顾,这才发现宋仕达的存在,眨眨眼,“你认识我?”
  “路小姐这么漂亮,我咋呢么会不认识呢。”宋仕达对待美女一向习惯甜言蜜语,就算对方是个醉鬼也一样。
  “嘿嘿,你说话真好听。”路瑶笑的毫无形象。一旁的女孩子们早就注意到宋仕达了,一个大帅哥出现,之前没说什么,现在趁机问开:“陈亦知,你不介绍一下这位大帅哥是谁?”
  宋仕达露出一个诱惑的笑容,他刚才就注意到了,这一桌基本上都是女孩子,有美女他怎么会错过呢:“我是宋仕达,是……”
  “是我朋友。”没等宋仕达说完,陈亦知抢先说,下意识的,他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宋仕达是华信的另一个合伙人。
  宋仕达挑挑眉,对于陈亦知的抢白,虽然不满意,但并没有想太多。然后继续对美女们笑:“各位美女们,不知道我有幸请你们喝杯酒吗?”
  “当然可以,欢迎欢迎。”女孩子们乐意之至,今天是路瑶找她们出来玩的,但是竟然只有陈亦知一个男的,谁不知道他是路瑶男朋友,路瑶又是个大醋坛子,实在无聊透了。现在出现一个丝毫不逊于陈亦知的帅哥,而且帅哥很识相,嘴巴又甜,多让人开心。
  这时候,路大小姐忽然开始干呕几声,显然喝太多了。陈亦知急忙抱住她下滑的身体,两手把她抱在怀里阻止她乱动:“那我先送路瑶回家了,下次再请你喝酒了。”歉意地朝宋仕达笑笑,一脸的无奈。
  宋仕达很宽容地点头表示理解,既然有美人了,谁还管你啊。快走吧快走吧,你们夫妻两个都妨碍我泡妞了。
  陈亦知打完招呼,抱着路瑶轻哄:“瑶瑶乖啊,我们回家啊。”路瑶不满意地在他怀里直哼哼,宋仕达也听不清说什么了。
  “真是的,不能喝还要逞强,醉成这个样子。”一旁有个女孩子一直看路瑶不爽,大小姐脾气,唯我独尊。说完想起来身边还有个陌生帅哥,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宋仕达不以为意地笑笑,主动给对方台阶下:“她经常喝这么醉吗?”
  “可不是,酒量不好,偏要逞强,每次都是陈亦知把她带回去。”女孩儿见对方没有因此看低她,很开心地回答。
  “陈亦知也是可怜,一直都是给路瑶善后的,好好的帅哥变成管家婆,要不是路瑶身价高……”另一个女生接话,说道最后一脸你明白的看着大家,女孩子们都捂着嘴笑起来。宋仕达也跟着轻笑,看来陈亦知活得颇为辛苦啊,要是自己一定做不来。
  良宵美人,纸醉金迷,从暗夜出来的时候街上已寥寥无人,宋仕达搂着怀里火辣的美女,一脸满足地回家。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早上8点床头的手机忽然就响了,身边的美人很不乐意地翻了个身。宋仕达安抚地亲了亲她的鬓角,拿过手机一看:黑狐狸来电。这么早,什么事?然后起身去阳台上接电话。
  “这么早,找我干嘛?”宋仕达语气很冲地开口,春宵苦短竟然被人早早打扰。
  一边的沈褚安听着电话接通后不耐烦的话,默默看了眼手机:“昨晚又出去鬼混了?”能让这个人脾气这么不好,也只有被打扰了好事吧,不过现在也不早了吧。看着已经大亮的日头,沈褚安对某人的作息很唾弃。
  “找你当然是有事。”沈褚安不慌不忙地开口,然后顿了顿,接下去的话有点难以启齿,就在宋仕达等的不耐烦想催他的时候,慢悠悠传来一句话:“怎样才能讨女孩子欢心?”
  宋仕达愣了两秒,随即爆笑,哈哈哈,自己这个损友竟然很镇重其事地打电话来问自己这个问题,想到他平时那副美女如浮云的态度就忍不住想笑。
  沈褚安已经做好被嘲笑的准备了,不过在通道电话里传来的震耳的笑声,还是忍不住想要揍人。忍了两分钟,结果宋仕达还没有停:“笑够了吗?”
  听着听筒里冷得掉渣的声音,宋仕达慢慢捂着肚子回复过来,开玩笑,让这尊大神记恨上,会死的很惨的。不过,真的很好笑啊,咧着嘴角问:“你怎么想问这个问题,哪个天仙妹子让您老动春心了?”
  “你管那么多干嘛,说不说。”沈褚安难得的有点难堪。
  “恩……让我想想,是小美人是不是,一定是,我就说嘛,你肯定喜欢人家,表现的那么特别,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
  沈褚安把手机拿远一点,电话里宋仕达唠唠叨叨,一副完美侦探的模样剖析着沈褚安是如何如何表现出对刘苏仪的喜欢。沈褚安边听便惊奇,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喜欢小丫头了,不过想起宋仕达那张跑马的嘴,觉得这话最起码得打个对折。
  宋仕达一番夸夸其谈,末了,忍不住拍了拍杨澜栏杆:“好,兄弟,我一定帮你把美人追到手!”
  “恩,说说,有什么好法子。”沈褚安对于他那通浮想联翩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
  宋仕达摸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小美人听特别的,估计一般泡妞的法子不管用,想了想,说:“女孩子嘛,一般都喜欢可爱漂亮的东西,你就送点花啊什么的,她要是喜欢小动物的话你也可以送个小猫小狗什么的,平时多约出来吃吃饭逛逛街,女生都很爱逛街的,我跟你说……(巴拉巴拉巴拉)还有哦,女生都喜欢你赞美她,你要这么说……(巴拉巴拉巴拉)另外一定要有绅士风度,像我一样……(巴拉巴拉)”
  沈褚安开始还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结果到了后面,某人忍不住就开始卖弄顺带自夸了,皱眉听了几句,发现某人说的果然是废话,洋洋洒洒,自鸣得意,果断挂了电话,也算知道了一点吧。
  等宋仕达口干舌燥的发表完长篇大论,对方久久没有回应,疑惑地喂了两声,该不会是被自己震慑住了吧,结果拿起手机一看,对方早就挂断了,不禁抓狂:“沈褚安,我诅咒你永远追不到小美人!”
  大概动静太大,惊醒了房间里的美人,“一直听你说美人美人的,怎么了,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大美女苏青倚着门框挑着眉问。她身上穿着宋仕达的衬衫,大大的衣领刮在肩膀山,锁骨完全露在外面,两条长腿勾人心魄。
  “哪能啊,这不是帮兄弟追女孩儿吗。你这么漂亮,我怎么会看上别人呢。”宋仕达看着眼前诱人的场景,咽了咽口水,舔着脸凑上前抱住苏青。
  苏青一脸嫌弃地推开凑上来的某人:“先去洗脸刷牙,我去做早餐。”
  宋仕达惊讶:“你会做饭?”
  “怎么,不行?”苏青挑衅地看回去。
  “当然不是,是太高兴了,我先去洗漱。”说完一溜烟跑去卫生间。不用啃面包还能吃到美女的爱心早点实在很幸福啊。
  苏青看跳走的男人,有些好笑,昨天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这男人还不错,绅士有礼没想到虽然有些花心,倒是一个很简单很真的人。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是不是不该放过呢。                    
作者有话要说:  小米:你对于爱情怎么看?
  宋仕达:爱情,那是什么东西,本少爷的志向是万花丛中过,咋呢么会为了一朵花抛弃一片森林呢~
  苏青:呵呵,是吗?家里的电脑键盘好像还不错啊,挺硬的。
  宋仕达:亲爱的,我错了,我开玩笑的。
  苏青:是吗,我记得你以前就是这样啊。
  宋仕达:亲爱的,你原谅我啊,我以前是不懂事!
  ……
  沈褚安:呵呵,活该,让你当初嘲笑我。

  ☆、第二十章

  沈褚安挂掉电话,坐着发呆。花?现在送会不会把人吓跑,不行。约出来吃饭估计小丫头不愿意啊;小猫小狗?这个倒是可以考虑,他记得那丫头可是养了条,恩,奇特的狗的,貌似那条狗还特别喜欢自己。
  沈褚安慢慢琢磨琢磨着怎样靠这只对自己又好感的狗来博取它主人的好感。此刻,奶牛还在沙发上打呼噜,浑然不知自己的幸福生活即将悄悄降临。
  刘苏仪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还不是自己主动醒的。有一只肉嘟嘟的黑团子把你的肚子当成蹦蹦床踩来踩去,换成谁都睡不下去吧。无奈的睁开眼,看向肚子上那团黑团子。
  “旺旺——旺——”奶牛很不满意地冲着眼皮有继续合拢趋势的主人叫两声,然后努力又蹦跶了一下。
  刘苏仪只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要被它踩出来了,最近真是长得太胖了,杀伤力太强。皱紧眉头,很是无奈:“知道了知道了,起床给你早餐。”
  奶牛这才晃晃悠悠的跳到一边,继续用无辜的小眼神盯着刘苏仪。刘苏仪被看得心虚,她的信用度有这么差吧,非要用这种眼神盯着不放,好吧,这招很有效。
  不甘不愿地穿衣服起床,刘苏仪绝不承认她是因为看着奶牛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竟然会内疚。一边的黑团子看着她起身,摇摇尾巴很欢快地出去等饭了。刘苏仪一边往厨房走一边自怨自艾,她是有多想不来才会吧这个小家伙抱回来,又恶劣又挑食,总是胳膊肘往外拐,而且竟然连她睡懒觉的权利都给剥夺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稍纵即逝,看着自己脚边尾巴摇的快看不清的小狗,又觉得很值得。奶牛的早餐很丰盛,泡软的狗粮加牛奶蒸蛋。刘苏仪看看自己简单的三明治面包,再看看那份诱人的蒸蛋,忍不住拿勺子挖了一口,果然很香。
  这下奶牛不干了,看着自己的吃食被别人抢了,直接汪汪汪地大叫,一边叫还一边咬刘苏仪的裤脚。想了想,偷狗狗的口粮确实不好,放下勺子将剩下的都给了黑团子,自己啃面包。
  不过奶牛显然是有点疑虑了,一边狼吞虎咽地吃,一边不忘时刻关注刘苏仪,见刘苏仪向它看过来,甚至还衔着小碗往旁边挪。刘苏仪看的一脸黑线,她还有一点做主人的尊严吗,难道它吃的不是她给的吗,干嘛跟防贼一样。
  不过,早上起来看见一只耍宝的小狗心情真的好很多了,都快忘记昨天的事了。咬了几口面包,又想起沈褚安昨天发过来的短信,他到底什么意思。
  说沈褚安喜欢她,她是完全不信的,一点迹象都没有,不至于只是听说了她的喜欢就突然爱上了她,李晶的前车之鉴还在那里呢。可是若说,boss大人只是闲的没事来找她开涮,她也不信,一直以来,沈褚安都是成熟稳重,有礼有分寸,不至于这么恶劣。(碎碎念:你是在把某人想的太好了,其实那只是他披的一层马甲啊,以后你会知道的。)
  刘苏仪想不通,决定暂时先放在一边,只要沈褚安没什么举动就当做不知道好了。
  沈褚安此时正在绞尽脑汁地想怎么先跟刘苏仪拉近关系,然后他就想到张远,恩,貌似小丫头在办公室里跟他的关系最好,而张远似乎也是个很活络的人物。不要问他为什么不觉得张远是他的威胁,那家伙从哪里看都不是跟他一条水准的,不足为虑,不过以后还是要提醒小丫头离别的男人远一点。
  打定主意,打电话给张远。那边很快的接通,传来很狗腿的声音:“老大,有什么事我可以效劳吗?”
  “没事,就是觉得最近大家太累了,想要请大家一起出来吃顿饭。”沈褚安慢慢开口,眼底精光乍现。
  “老大,你要请我们吃饭?真的?”张远显然很兴奋,已经一惊一乍地叫起来。
  沈褚安笑笑,鱼儿上钩的还真是快:“是啊。你负责联系其他人呗。”
  “好,我一定不辱使命,这就去。”张远很得意,老大找他显然是对他能力的信任啊。
  “恩,去吧,不要忘记新同事。”沈褚安挂电话前很不经意地提醒了一句。
  张远立马开始保证:“放心吧老大,我会通知苏仪的。”
  沈褚安挂了电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苏仪?已经喊得这么亲热了吗,看来有必要让小丫头离这个男人远一点了。沈褚安眯着眼思索,浑然忘记他刚刚采利用别人帮他。
  一会儿,张远的信息就过来了:老大,人我已经都联系好了,不过苏仪不能来,她说要带她的狗去打疫苗。话唠张远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把原因说的这么详细有什么问题,这更方便了沈褚安。
  恩,我知道了,忽然有点事去不了,你们high吧,账记在我那儿。沈褚安想了想,这么回了一句。头脑简单的张远丝毫没去想有什么不对,或者老大不去更好,更有拘束,还有人付账,于是高高兴兴地等着下午的聚会。
  沈褚安迅速上网查找了刘苏仪家附近的宠物医院,来提案都在帮他,只有一家近的。看了眼下午的营业时间,沈褚安决定早早去蹲点守候。
  刘苏仪带着奶牛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小区外停了一辆商务车,很像沈褚安那辆。不过她不记得车牌,而且沈褚安也没有理由在这儿候着。
  抱着奶牛从车边经过的时候,车窗玻璃忽然打开了,吓了她一跳。抬眼看去,笑的一脸不怀好意的不是沈褚安是谁。
  “老大,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说今天请客吃饭的吗,怎么会在这儿。
  “正巧路过,去哪里送你一程啊。”沈褚安说起谎来一点不露怯。要知道他已经在这儿等了一个小时了,要是刘苏仪再不下来,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错过了。
  刘苏仪有些犹豫,今天的沈褚安好像有点不对。出现的方式不对,眼神也不对,说的话更不对。不过纵然她思考地完善,还是有不动脑子的。比如她怀里的黑团子。
  奶牛在看清沈褚安的时候就开始欢乐了,一边小声叫一边摇尾巴。它还是只小狗,刘苏仪想着自己抱着就好没给它牵绳子,这时候完全方便了它从刘苏仪手里直接蹦进沈褚安车里。
  刘苏仪只觉得手里一空,然后一团黑乎乎的东子就从自己眼前划过,以一个完美的跳跃从车窗跃进沈褚安腿上。只看得她目瞪口呆,明明胖的像个球,没想到身手居然这么灵活。
  “那个,老大……”自家宠物直接扑进别人怀里,刘苏仪脸上有些挂不住,想要讨回来。真是的,明明自己才是供它吃供它喝的人,怎么老往陌生人怀里扑。
  “上车吧,不是要带狗狗去医院吗?”沈褚安摸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