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赤道与北极星-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金译猛地摇了摇头,“……是因为被你叫名字才会紧张,你和我认识了那么久,从来没亲口叫过我的名字……我,我只是很开心。”
  她心里一怔,一种说不清的感觉瞬间覆盖到了她的全身,和以往的任何一种感觉都不同。
  怎么说呢。
  以往她短暂交往过的那些男朋友,不是满嘴甜言蜜语,就是想靠物质博她欢心,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对自己说的话更多的只是出自套路,虽然她自己也不走心,但是至少能感觉出来对方歇斯底里的所谓的对她的爱也只不过像是在演给他们自己看。
  至于栗林,那本来就是一段极其复杂的情感,其中更多的她只记得她自己的投入,而栗林在那段感情里,给她的回应始终都是模糊的。
  只有这个智商高、可心眼实诚得不行的傻小伙,就连路过的陌生人都能看出来,他满心满眼装的都是自己,而且甚至因为考虑她考虑得太多,都快要把自己给忘了。
  安弦的心里,本来她已经决心设定为坚硬而不可突破的地方,悄声无息地软了下来。
  “金译,”她朝他伸出双手。
  他没反应过来,还直愣愣地看着她。
  她被这人堪比树懒的反射神经折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主动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身。
  金译瞬间变得手足无措,两只手想马上回抱住她,可又有些不敢,只能悬在半空中低头看着怀里的人,连说话的声音都抖了,“……你人不舒服吗?还是累了?要不我送你回家?”
  “我只是想抱抱你。”她的声音从他的胸膛前传来,似乎像是憋着笑的,“笨蛋,你也抱抱我啦。”
  这个男人从来没有任何恋爱的手段和心机,纯粹得像一张白纸,她发现,她甚至根本都舍不得让他伤心失望。
  金译开心得眼睛都眯起来,立刻紧紧地抱住了她,还温柔地揉了揉她的背,像是抱着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安弦笑了。
  过了一会,她抬起脸,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却什么都不说。
  他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别过脸,低声道,“安弦,我知道我很逊,我觉得我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法在你面前变得像成熟稳重的男人那样游刃有余,你这么好,我却什么都不好,不会浪漫、也不会说好听的,有时候反应还特别慢,我一直都不敢相信你真的愿意做我这样的人的女朋友……”
  “嘘。”他话还没说完,她却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的嘴唇上。
  然后,她松开手指,微微踮起脚,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那你现在相信了吗?”她用手臂环住他的脖颈,认真地看着他。
  金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想要裂开嘴笑,可又像是感动得快要哭出来,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的十分滑稽,惹得她哈哈大笑起来。
  “你给了我谁都没给过我的开心,”她靠近他的耳边说,“金译,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每一天都是。”
  下一秒,他的眼睛就像是缀满了天空的繁星,亮得要发光,他刚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她刚刚还柔和的眼神一下子变了。
  她离开了他的怀抱,他触到她的手指,发现她的指尖变得有些冰凉和僵硬。
  他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朝自己身后看去。
  他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陌生男人,可回过头看安弦的目光,似乎像是认识那个男人。
  此刻金译的心中突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而安弦此时一动不动地望着不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栗林,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栗林也定定地望着她……还有她身边的金译。
  僵持了几秒,安弦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扯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算是打招呼,“……栗林哥。”
  栗林举步朝她走来,眼神里蕴涵着许许多多的东西,他走到他们身边,微微颔首,却只是看着她,完全无视了她身边的金译,“小弦。”
  那个亲昵的称呼一出,金译的眼光就有些变化,他看看两人之间暗潮汹涌的互动,下一秒,便凭着冲动用力拉住了安弦的手,将她往自己的身后带了带。
  “我是安弦的男朋友金译,请问你是?”一向淳朴天然呆的男人也放低了声音,对栗林道。
  栗林垂了垂眸,表情很淡寡,根本都没有回应。
  “他是我亲梅竹马的哥哥栗林,”安弦的目光不知深浅,“和我家里人都认识,从小一起……”
  “小弦,你有几分钟的时间么?我有些话想和你说。”栗林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金译和她俱是一怔,过了一会,她侧过身轻轻拍了拍金译的手,声音温柔几分,“我和他说两句,你在这边等我一会,好不好?”
  金译眉头紧锁,他明明想要说句什么,可却被他们之间的气氛阻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目送她跟着栗林朝一边的小花坛走去。
  两人走到小花坛边,她清了清嗓子,问,“你想说什么?”
  “所以,这就是你选定的那个人吗?”栗林苍白地笑了笑,“你想要与之共度一生的那个人。”
  “无论最终是不是他,现在我只想要和他在一起。”她回答。
  “你喜欢他吗?”栗林一字一句的,声音锋利而激烈,“你爱他吗?你会像曾经对我那样对他全心全意,对他展露自己全部的热忱吗?”
  “栗林。”
  “他会像我一样拥抱你,亲吻你,占有……”
  “栗林!”她拔高了声音,“你失态了。”
  “失态?”他颓然地苦笑了笑,“我已经失去了你,我还在乎什么呢?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再失去的了。”
  “小弦,我是不是再也没有机会了?”他看着她,眼眶通红,眼中的波光在黑暗中也十分明显,“就算再怎么样痛苦、纠缠、陷入梦魇,结果都不会再改变了,对不对?”
  “我觉得我现在痛得快要死了,可是连死亡也无法解脱我这种痛苦啊。”
  她看着他,嘴唇微微颤抖,过了一会,她回过头,径直离开了他的身边。
  金译始终都紧紧盯着他们两个,见她走过来,他立马迎上去握住了她的手。
  “我们回家吧。”她抬起头,朝他微微笑,“我有点累了。”
  他点点头,牵着她往前走去,过了一会,他停下脚步,握了握她的肩膀、迟疑地问,“你……没事吧?”
  她摇头,“没事啊。”
  他注视着她沉默了一会,忽然轻轻抬手抚上她的眼眶。
  “那么为什么你在哭呢?”她看到他的指尖上有微微的湿润。
  

  ☆、火星(五)

  
  第二十五章
  #
  火星(五)
  **
  在夏小鹿的记忆里,从没有过一个夏天的夜晚让她觉得如此安静,静得让她都有点心惊。
  夜色如华,她穿着他给她买的漂亮裙子,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的他,心里流淌着一种从未品尝过的滋味。
  她才十八岁,在她有限的年华里,这个男人用两天的时间就让她萌生了“爱情”这个词的念头,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女孩子所期盼的电视剧中的浪漫艳遇,应该就是这样的吧?可惜,在她本以为她真的在陷入一段艳遇的时候,对方居然给了她当头一棒。
  “你让我不要喜欢你,”夏小鹿忍了忍,可声音还是微微有些颤抖,“那你为什么还要亲我、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温柔呢?……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上你了。”
  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她在清新的山谷里将初吻交给了他,到现在她还记得嘴唇上的触感与耳边雷鸣般的心跳。
  她绝对不会相信他没有看透她的心思,因为她压根都没有掩饰。
  栗岛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质问,叹了口气,他的眸色变得越来越淡,可声音还是温柔的,“小鹿,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她深吸了一口气,态度既有些伤心与愤怒、又有些坚决,“我都要听。”
  他有些无奈,似乎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坦然诚实地开口了,“我确实觉得你是个很有趣很可爱的小姑娘,或许心里的确是对你有些好感,但从客观的立场上,当时顺水推舟的气氛冲热了我的头脑更能解释得通这件事。”
  字字句句敲在夏小鹿的心口,一种揪心的感觉油然而生,可更多的,她却觉得她听了他的真话后却反而不讨厌他,应该说,她还是舍不得讨厌他。
  鼻子开始微微发酸,她努力组织语句,“……我知道和你这样经验老道的男人聊初吻会被你嗤笑,因为你连女孩子的初夜都可能不在乎,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把这件在你看来根本无足轻重的事看得很重要,非常重要。”
  栗岛看着她,心中不知为何也有些触动,想要伸出手摸摸她的头发,可那只手伸出去之后还是停在了半空中。
  来了A市之后,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女性。
  他天生性格温柔、对女孩子也比较温和,送上门来的女孩子可谓是络绎不绝,他也和其中几个女孩子有过几段短暂的情人关系,但是每当那些女孩子动了真格时,他总是会立刻后退一步、冷漠地划清界限。
  常人说这样的行为是坏男人的行为,他也很清楚,可是和沈池希五年的感情让他对爱情望而却步、暂时不想也并不敢再触碰。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一段珍贵的爱情需要巨大的责任,需要代价,需要充足的准备,否则结果就是耗尽气力却还是得面对分离。
  而身体上的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所以他也不会对那些流泪的女孩子产生大于怜惜的一丝感情。
  但是现在他看到夏小鹿难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也会觉得难过。
  不是才刚刚告诉过她,他对她亲昵只是因为顺势的关系吗?那么他为什么还会觉得难过呢?他现在不是应该像往常一样,对面前哭着的女孩子说声抱歉,然后就马上决绝地离开吗?
  他不是已经习惯用不负责任的形象来包装自己,过他想要的无拘无束、没有被感情束缚的日子吗?
  是因为她年纪小?让他产生了罪恶感?
  不至于啊……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吻而已,他怎么会矫情到陪着一个小女孩一起这么难受?
  “小鹿,”
  不知过了多久,他微微蹲下身,平视她,轻轻叫她的名字,“小鹿。”
  夏小鹿轻轻啜泣着,没好气地说,“干嘛?”
  “这样吧,”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做五天的男女朋友。”
  她停止了啜泣,抬起头,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说啥?”
  “五天,从现在开始,到你离开A市为止,我做你的男朋友,”他一边说,一边不住地揉着自己的眉心,“我陪你玩,陪你聊天,陪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当然,在你不同意的情况下,我绝对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我发誓。”
  夏小鹿听傻了,感觉现在耳边听到的话大概是在梦里。
  他静静地注视着她,“要我现在就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之后不再挂念你,我真的做不到,我会担心,可是我能给的情感承诺,也只有这五天,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不会再联系你,和你做萍水相逢的普通朋友。”
  “你考虑看看,明天给我答复吧。”
  …
  早上六点。
  夏小鹿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换上衣服,她朝她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最熟悉的地方拔腿狂奔。
  某人的甜品店还没有开门,可是大门也没有上锁,她“唰”地一下就闯进去,如同土匪一样叉着腰,在一楼大厅大吼,“栗岛!栗岛!”
  精神抖搂地这么持续吼了五分钟,栗岛终于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从二楼跌跌撞撞地走下来,他半眯着眼睛、生无可恋地看着她,“……我的祖宗,这才六点啊,你到底想干嘛?”
  夏小鹿昂首挺胸地走到他面前,扯扯他的领子,“走,去玩,我现在就想去看海。”
  栗岛一愣,他用了五秒钟的时间整理了下思绪,眼神也清明了些。
  “你想好了?”他轻轻拍了拍她拽着自己的领子的手,声音低低的。
  她看着他的目光清澈而明朗,“栗岛,我就问你一句话。”
  “你说。”
  “你有没有哪怕一点点对我的好感?”
  他垂了垂眸,摸摸她的头发,“昨晚我就说过。”
  “我不知道那算在真话里还是假话里。”
  栗岛忽然觉得自己很难在这双眼睛面前撒谎,过了会,他似笑非笑地摇摇头,“夏小鹿……如果不是有几分真心的好感,我何必早晨六点找这种罪受呢?嗯?”
  下一秒,她的脸庞上一瞬间绽放出最绚烂的光华,栗岛瞧着她开心得红扑扑的脸蛋,被她拽起来的起床气好像也烟消云散了。
  “来,你在这乖乖坐着等我会。”他让她在椅子上坐下,“我上去刷个牙换个衣服,下来给你做早饭。”
  “好。”夏小鹿也不客气,大爷似的把包扔在一边,开始盘腿玩手机。
  出人意料的是某人不仅长得帅,手艺也好,夏小鹿吃着他亲手下的面条,也就是简简单单的雪菜肉丝面,但是好吃得让人打耳光也舍不得放手。
  “你吃慢点,别烫着,”他看她急得狼吞虎咽的样子,自己放下筷子,慢慢拍她的背脊,“哎你这小姑娘也真是奇怪,怎么也不知道在男人面前掩饰一下吃相。”
  “因为我就是个女汉子啊,”她嚼着面条,叽里咕噜,“要我在男人面前装弱我真不会,自己都可能先被自己恶心到了,而且我觉得一个人喜欢你是得喜欢你真实的一面,不然装到最后也会暴露,有啥意思?”
  “就你道理多。”他觉得好笑,托着腮光看着她吃。
  昨晚还一副特别难过表情的小姑娘睡了一晚居然就又像女金刚似的精神抖搂,连他也被她的元气所感染了。
  她很勇敢、很有担当,他从最开始就知道。
  “栗老板,”就在此时,店里的打工小妹进来了,“早上……”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栗老板”一脸深情地看着一个比她还要小几岁的小姑娘吃早饭看得目不转睛,打工小妹一脸懵逼地站在店门口,不敢置信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栗岛听到声音,也抬起头打招呼,“小华,早上好。”
  打工小妹的目光在夏小鹿和栗岛之间来回转了一圈,“这位是……?”
  夏小鹿心里一紧张,低头吃面,吃得可认真。
  他见状,偷偷笑了笑,却温柔而郑重地道,“我的小女朋友。”
  “……咳咳咳……”夏小鹿成功地被呛到了。
  打工小妹看着此时栗岛温柔地给夏小鹿递纸巾拍背,一颗少女心瞬间碎成渣渣。
  要知道,她家老板可是这一带有名的黄金单身汉,又帅又温柔,无数美人冲着他这张脸都来光顾他们的店,上来表白求睡的也不计其数,可她家老板三年来一直在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从没给过任何姑娘机会。
  所以……到头来,她家老板居然是个萝莉控?!
  **
  接下来的四天,栗岛陪夏小鹿走过这座小城市里几乎每一个值得一去的地方。
  他帮她拍了数不清的照片,陪她吃了数不清的美食,他陪她去玩集市的小游戏,陪她抓金鱼,陪她在寨子里和少数民族一起跳舞,陪她看日出日落,陪她在深夜的海边尖叫欢笑,陪她在沙滩上造沙塔画画。
  夏小鹿这辈子都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即使她对这个城市一无所知,可是只要回过头,她就能看到他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那让她无比安心,让她知道自己就算再往前奔跑,他永远也都会追上来、保护自己。
  她只睡很少的时间,她几乎都不想睡觉,因为她觉得睡觉的时间都是在浪费,她想无时无刻不看见他。
  不过这四天,栗岛除了牵她的手,和偶尔的拥抱,连亲吻都不曾对她做过,虽然她知道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可乘之机,也完全不排斥他的亲昵,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对自己做。
  最后一天的晚上。
  疯了一天之后,她和他在海边吃完饭喝了会酒,然后便拽着他蹦蹦跳跳地朝酒店走去。
  到了酒店她的房门门口,她自然而然地刷卡进门。
  而他此时却站在门外,目光复杂而迟疑地看着她。
  “进来啊,”她将门拉得开开的,朝他勾勾手指,“栗岛,你进来。”
  他的目光深深浅浅,有细碎的光,他动了动唇,尽量温和地说,“小鹿,你明天就要坐飞机回去,今天应该早点休息,我得回……”
  可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她猛地一把拽进门里。
  她一把合上门,两手勾住他的脖颈,直愣愣地盯着他瞧。
  “小鹿……”栗岛却觉得她脸红得不似平常,好像是喝酒喝上头、醉意上来了的样子,他克制地握住她的手臂,企图将她的手松开,“乖,你松开我,你喝醉了。”
  “我没醉,”她摇摇头,“我一点都没有醉,我看得清你的脸,我也知道自己姓什么,我还能背出高考数学的最后一道考题。”
  栗岛被她的话逗得想发笑,可下一秒,他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谁知道夏小鹿扬手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只穿一件小小的背心。
  白花花的手臂、脖子、还有露出小半截的肚脐,以及她的小短裤下笔直纤长的腿,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却足够撩动一个男人的欲望。
  她看着他,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胸膛。
  ……这个小姑娘,居然是玩狂野风的?
  “栗岛,”她凑近他的嘴唇,看着他喉结上下翻滚,“我们睡觉吧?”
  

  ☆、冥王星(六)

  第二十六章
  #
  冥王星(六)
  **
  千世看着自家老妈那一脸嫌弃又不敢置信的表情,心里默念了三遍Excuse me??你难道不是我的亲妈吗??
  然后,她的这一句质疑在童熙舟离开他们家时一语成谶……
  回到现在,当她在沙发上坐下时,一脸淡定的童熙舟姿态优雅地坐在她身边,而他们对面则坐着千父和千母。
  老两口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比刚才开门的时候淡定了一点,可是看着童熙舟的目光依然掺杂着十分复杂的成分。
  说实话,纸老虎现在的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带男人回家……哦不,是这个男人硬要来她家。
  “伯父伯母,”
  谁知某人居然在这样的压力下率先开口,“先说一下,这一次算是不正式的上门拜访,只是想让你们先认识一下我,下一次正式上门时我会带着该带的、该准备的登门,希望你们能够谅解。”
  千世&千父千母:(⊙o⊙)……
  “首先要说清楚,我是抱着结婚的前提心态和千世交往的,”童熙舟喝了一口茶,娓娓道来,“如果你们同意,等她大学毕业之后,我就准备直接和她领证结婚,把她娶回家。”
  千世&千父千母:(⊙o⊙)……
  “我比她年长两岁,等她毕业的时候我也已经工作两年,昨天刚得到消息,我已经被咨询公司APX录取,今年九月我会开始在那家公司实习,毕业后直接留任该公司,两年后我的事业也已经初有建设,硬件设施有车有房,不靠家里我自己也能养得起她,随便她怎样胡吃海喝都行——当然我也不会允许她整天胡吃海喝,总之你们和她都不用担心任何经济方面的问题。”
  千世&千父千母:(⊙o⊙)……
  APX是全球最好的咨询公司,所有员工全是高学历高情商的代表,应届毕业生在千挑万选中踏入门槛立马就是年薪百万,所以只要一听到这个公司的名字,就知道这里面的人有多么牛逼。
  而他居然大三就已经被该公司提前锁定录取了,这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小童啊……”千父此刻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现在小世才大一,谈结婚的话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再说,等你进入社会之后,也会碰到很多优秀的女孩子,而小世还留在校园里,或许环境的差异会对你们感情造成问题呢?”
  “不早,计划是要排上日程的,”他摇了摇头,“而且我这辈子认定她,也不存在什么喜欢上其他女孩子的可能,我希望你们坚信我的人品,我们童家男人的传统就是这样的。”
  千父千母:(⊙o⊙)……
  千世:(⊙o⊙)&?(? ???ω??? ?)?……
  千世此刻除了目瞪口呆。jpg之外,其实内心还是忍不住觉得很高兴的,毕竟这家伙从来就没在她面前说过这么好听的话,她拿枪顶着他的头他一般都不肯说,每次都别扭地用面瘫脸糊弄过去。
  而千父千母也敏锐地看到了自家女儿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儿女情长那种害羞的表情,顿时对面前这位年轻却老成的男孩更是“肃然起敬”了几分。
  爱情的力量原来这么伟大啊。
  他们俩从小到大就没看到他们的女儿流露过少女心,整天就像男孩子一样疯和搞破坏,后来开始不断换男朋友、算是很消极的状态、也没感觉她真心喜欢那些男孩,可如今,居然有这么一个正派又优秀的男孩子站到她的身边,陪伴她,改变她,让她产生了真实的恋爱情绪。
  虽然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