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赤道与北极星-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尤挥姓饷匆桓稣捎钟判愕哪泻⒆诱镜剿纳肀撸惆樗谋渌盟苏媸档牧蛋樾鳌
  虽然这个“未来女婿”初次上门就意外地展现了身在客场也逼人的气场,但是不得不说,他们对他还是挺满意的。
  从进屋开始,从头到尾就没千世什么事情,她彻底地被冷落在了一边、全程围观某人和她的爸妈在最初的试探之后相谈甚欢。
  “小童啊,”千母此刻越看这位小帅哥越眉开眼笑,“不怕你笑话,说真的,你知不知道咱们家女儿一贯的作风?”
  童熙舟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低笑一声,“知道。”
  “知道得有多详细?”千父一脸苦大仇深。
  “全部,”他抬手摸了摸已经开始要吹胡子瞪眼的人的头发,意作安抚。
  千父千母对视一眼,“……知道你还喜欢她?我们都觉得你们俩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她哪点能让你看上她?”
  “我靠!”千世终于怒了,“你们当我不存在呢!”
  千父千母大笑,“我们只是感觉小童今后的日子挺难过的,心疼他罢了。”
  “哈?心疼他?你们应该心疼我才对啊,前两天我不知道被他弄得多伤心呢!”她不满地道。
  “那也是因为你这小姑娘太能折腾人了,”千父千母完全无视她的诉苦,“小童,以后她要是欺负你,记得告诉我们,你这是在为民除害。”
  童熙舟笑得人畜无害,“好的。”
  ……千世气得眉毛都快倒过来了。
  可最精彩的部分居然还在后头,她整个人在二老将某人送出家门的时候彻底崩坏了。
  “小童,以后经常来玩啊!伯父伯母给你做菜吃!”二老笑眯眯的。
  “好,谢谢伯父伯母,”童熙舟穿上鞋,一脸风轻云淡地像是在讨论明天的天气,“对了,伯父伯母,我现在一个人住在这附近的独立公寓,离学校也挺近的,你们看之后让千世退了宿舍、住在我那里怎么样?一来我可以帮她补习功课,二来我也可以方便照顾她、避免她在学校里疯得管不住她。”
  ……
  千世听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张大着嘴巴看着他。
  而千父千母听罢,大概只考虑了几秒,就很开心地道,“可以啊,谢谢你。”
  “那就谢谢伯父伯母了。”童熙舟漂亮的眼睛里精光闪烁,迷人一笑。
  等他离开之后,千世一把抓住千父千母的手臂,歇斯底里,“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你们这是在跳楼价甩卖童养媳吗?!”
  千父千母俱都轻轻挥开她的手,一脸嫌弃地飘走了,“我们盼了二十年盼到了小童这样的女婿,你可别把他给作没了。”
  千世:…………
  **
  之后回到学校,她愤怒地和双马尾小拉叙述了一遍童熙舟是怎样用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完成空手上门、得到她父母认可、允许他们同居、让她父母抛弃她,谁知道小拉听完非但没有半分同情她,还一脸羡慕加崇拜地道,“你说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童大神这么开挂的男人,而且他怎么就眼珠子长偏看上你了?”
  千世翻了个白眼,反手就摔上了寝室的门。
  童熙舟自从KTV事件之后整个人的画风和气场就完全变了,她几乎能在任何时候看到他出现,好像他除了陪她之外压根就不用忙别的事情似的。
  这不,刚上完课,她就听到教室后门有压低的惊呼声和喧闹声,一回头,就见某人浑身自带金光地进了后门,他和她的同学们自然地打过招呼,在全教室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朝她的方向走过来。
  “回去了。”走到她的椅子边,他自然地拿过她的包。
  “不要,我想先去西门那边吃冰沙,”她扬了扬下巴,“我要吃芒果味的。”
  “我记得你生理期马上要到了吧?”他瞥了她一眼,低声道。
  千世被他那一眼瞥得有点虚,“……我怎么记得住,每个月都不太准。”
  “每次生理期第一天都痛得哭爹喊娘,你老实点,这几天不能吃冰的,”他拉着她的手往教室外走,“等过了之后再吃,听到没有?”
  她被他管得心里又烦又甜蜜,别扭地嘀咕,“……你怎么比我爸爸还啰嗦啊?”
  谁知道再走了几步,童熙舟突然就把她一把拽进了附近的一个空的小教室。
  把她整个人猛地按到门背后,他低下头,张开嘴就吻住了她的嘴唇。
  千世猝不及防,只知道瞪着他,过了两秒,却听到他性感的低语,“宝宝,张嘴。”
  ……四个字,某人瞬间被完虐。
  等他终于离开她的嘴唇,她就看见他微笑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诱惑地问,“爸爸能干这个吗?嗯?”
  千世满脸通红地瞪着他一脸餍足微笑的俊脸,心里想着谁会知道这个一开始看上去十分禁欲系的家伙,骨子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老流氓啊?!
  …
  等回到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公寓时,老流氓的耍流氓等级直接开到了最高级。
  她认真在画板上画画时,他在她身边坐下,问她,“要吃橘子吗?”
  千世手上忙着,没吭声,就随便点了点头。
  等了一会也没见到他递橘子过来,她停下画笔侧过头就见他看着自己。
  “橘子呢?”她皱眉头。
  某人这才淡然地剥了一片橘子,含在自己的嘴里,脸颊朝她凑过去。
  ……她瞪着他和他嘴里的橘子半晌,羞恼地咬了咬嘴唇,还是咬住了他嘴里的橘子。
  “好吃吗?”他退开一点,笑眯眯地问,“再来一片?”
  她在卧室里看完最新一集的美剧,见他在客厅里看电视、想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谁知人还没站稳,就被他直接拉到了大腿上抱着坐好。
  千世:……童熙舟,这个沙发挺大的。
  童熙舟:是吗?我怎么觉得只有我的大腿坐得最舒服?
  千世:……
  童熙舟:宝宝你觉得呢?
  更有甚者,她本来在浴室里开心地洗澡,就听到一声浴室门被人打开的声音。
  她一惊,“我在洗澡!”
  某人淡然回应,“我知道。”
  千世捂着身子,“那你进来干吗?”
  某人走到透明的淋浴间边,用目光来来回回地把她看了个遍,然后笑道,“我来看看。”
  “童熙舟你流氓啊!”
  “对自己老婆耍流氓叫爱老婆。”他说完就慢悠悠地晃了出去。
  千世其实不明白,他们俩每天都住在一起,他又完全毫无保留地爱着她,可就算把该做的全都做了个遍,他还是没有下最后的狠手。
  要说她爸妈那边,也早就默认了;天时地利人和呢,也全都给他制造好了,可谁知道他每天就是已经箭在弦上、还是拼命忍着不发。
  直到有一天晚上,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光着身子从他的臂弯里爬起来,打开床头灯,愤怒地看着他,“童熙舟!”
  “嗯?”他慵懒地哼了一声,“口渴?我去给你倒水。”
  “不是!”她一把摁住他,“你和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不行?!”
  他的目光顿了顿,过了一会,微微眯起眼睛,“两分钟之前你应该才刚亲【手】体验过吧?”
  千世羞得脸红脖子粗,“……那,那你到底为什么……?”
  天天打擦边球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童熙舟看着她,忽然大笑着把她重新拽进怀里,“没见过有女的比男人还猴急的啊?”
  “谁急了!”她气得大吼。
  “乖,再等等,”他意味深长地对她笑,“等过两天,我一定满足你的愿望,连本带息一起问你讨回来。”
  

  ☆、海王星(六)

  第二十七章
  #
  海王星(六)
  **
  千祁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长着可爱面容的小律。
  即使小律已经收回了手机,刚刚手机屏幕上那张辛垣的半裸照片此刻依然在她的眼前挥之不去。
  那个人的身体的每一寸她都熟悉,她每一天都能看见。
  而从另外一个女人的手机上看到他的身体,是她始料未及的。
  小律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脸色,脸上一副得逞的笑容已经丝毫没有遮掩地放大。
  可过了一会,千祁却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小律有些惊讶,死死盯着她,“……你笑什么?你居然还笑得出来?我的手机里有你男朋友的裸照,你就不觉得我们已经发生了什么?”
  “以前我其实并不怎么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心肠恶毒和完全不管别人意愿强加自己想法给别人的人存在,我觉得大多数人的心肠都是善良的、尊重他人的、真心希望其他人过得好的,但是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
  千祁的表情此刻并不如往常那样柔和,“原来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人总是喜欢用负面的思想去臆断别人,耍心机、作坏他人的感情,硬要强夺不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呵,”小律听了冷笑一声,“属于你?你们俩都没有结婚,只是男女朋友关系,他怎么就属于你了?结婚前人人都是法律上的自由之身,他为什么不能属于我?”
  千祁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和这个小姑娘似乎真的无法再正常沟通下去,“我们的三观完全不一样,我觉得没法再和你说下去了。”
  “别搞得自己一副很圣母很白莲花的样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当然都希望自己过得比别人好,我就不相信你有辛垣这样的男朋友你会不洋洋自得?”
  “你说错了,不是洋洋自得,”她一字一句地说,“而是开心,小小的骄傲,也是感恩。”
  “我比他岁数大,而且大四岁,所有人都觉得姐弟恋不靠谱,没有人看好我们,包括我自己也是,所以我们的开始要比别人困难许许多多,我最开始面对问题时总会软弱、逃避、把他推开,一个人自怜自哀,可是他一直耐心地陪着我,自始自终都保护着我,让我对自己、对这段感情都越来越有信心。”
  “我知道有很多像你一样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喜欢他,要说我不担心是假的,可是如果他想离开我,这几年里他有无数次机会早就可以这么做,所以我现在一点都不害怕。”
  她说,“我知道你手机里的照片是他,但是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我也相信他一定不会背叛我。”
  小律看着千祁沉着的面容,脸上渐渐从惊愕、鄙夷转到了愤怒,她咬了咬牙,向前一步,朝千祁猛地抬起了手,大叫道,“你少得意了!——”
  “你在干什么?”
  就在此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个低冷的声音。
  千祁和小律同时回过头,就看见门口不知何时站着穿着执事服、本该在活动当中的辛垣。
  看到他出现,小律下意识地浑身一抖,眼见辛垣面色铁青地大步朝他们走来,她害怕得收起手、立刻朝后退了几步。
  “没事吧?”
  辛垣却连目光都不朝她瞥一眼,直接越过她,伸手搂住了千祁。
  “我没事。”他的出现,让千祁瞬间整颗心都放松了下来,他抱着她的手臂有源源不断的热度传来,让她浑身都温暖了。
  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充满着沉甸甸的关切,还有一如既往的宠爱。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背叛她呢?他对她的爱,让她根本不会有一丝机会来怀疑他们的感情。
  仔细检查了一下她毫发无损,辛垣才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瑟瑟发抖的小律。
  “我从来不打女人,”
  半晌,他声音冷如冰霜地开口,“但是如果你是男人,我今天一定会狠狠地揍你。”
  小律被他毫不留情的话语刺得再也忍不住,崩溃地流下了眼泪,“辛垣,你真的太残忍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呢?!我到底哪点不如她?”
  “从进学校到现在,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即使我并不喜欢和女孩子过多相处,但是你一直对我还有其他人都不错,我才默许和你相处,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和你走近一步,因为你动了我的底线。”
  他看着掩面大哭的小律,“你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是很可爱的女孩子,但是请你记住,在我心里,我永远不会对除了她之外的其他女孩有任何多余一分的评价与感情,不是这些女孩子不够好,而是我根本不可能喜欢上除了她之外的人。”
  千祁站在他的身后,听着他的话语,感动得鼻尖都微微发酸。
  他虽然宠爱她,但是她很少听到他在别人面前这样露骨地表达对她的情感。
  他的感情真诚、坦荡、忠贞,在现在这样的时代,真的太过难得,她太幸运了。
  所以今后的日子里,她依然会像今天这样拼尽全力,去守护这段感情。
  “如果你的心底真的还存有一丝【善良】的念头,希望你今后好自为之。”
  说完最后一句话,辛垣牵起千祁的手,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休息室。
  “辛垣!”见他们出来,早就围在外面的一大帮好事群众赶紧大喊,“喂喂喂,你就这么走了啊?我们的台草走了等会还玩个蛋啊!”
  “别装,少了我你们死不了。”他淡淡回了一句,抓着她已经消失在了活动教室门口。
  “……你不去班级活动了吗?”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忍不住问他,“他们好不容易把你请来的,你就这么走了……”
  他把她带出大楼,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
  千祁接过他的手机,定睛一看,眼睛瞬间发亮。
  他的手机上,可不是一张张别人拍他穿执事服的帅照?那身高脸庞,那若隐若现的笑容,漂亮的手指,每一张都帅得能让她流鼻血啊!
  “有这个,你就满意了吧?”
  他收起刚刚可怖的表情,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摸了摸她的脑袋,“我答应他们来参加,还不是因为知道你想看这些,任务完成我当然能功成身退了。”
  她开心得眉开眼笑,赶紧把他的照片全发到自己的手机上。
  “你怎么不问问我刚才小律给我看的是什么?”两人牵着手走了一会,她才想起来问他。
  “能是什么,十有八九是我换衣服时候的照片吧,”辛垣不以为然,“刚才我朋友都招了,之前我打完篮球去他们租的房子里洗澡,她硬是求他们帮忙偷拍到的。”
  “倒是你,”他啧了一声,“出乎意料地冷静,我还以为你会哭着来质问我呢?嗯?”
  千祁脸一红,撅了撅嘴,“我好歹也比你们大四岁,小姑娘都得叫我一声姐姐,这点小伎俩我还是应付得来的好吧?我才不像你,一看到我和哪个男生稍微走得近一点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暴躁得直跳……”
  虽然她知道他心底里其实是很信任她的,爱吃醋和占有欲强也是他太爱她的表现罢了。
  “哟?倒是说教起我来了,”辛垣眼眸一闪,继而坏坏地一笑,“那既然这样,回家教我点好玩的吧,姐、姐?”
  他故意拖长了最后两个字,眼睛里散发着她最熟悉的湿漉漉的光。
  …
  等回到家吃了饭、休息了一会,见千祁兴致勃勃地趴在床上把他穿执事服的照片都导进电脑里,辛垣便去浴室里洗澡。
  可当他从浴室里擦着头发走出来时,他的目光便彻底凝固在了床上。
  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床上的人,过了一会,轻轻放下了手里的毛巾。
  “……这是从哪儿来的。”
  辛垣的喉结上下翻滚了一下,说话的声音沙哑得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只见他面前的千祁此时竟然穿着粉色的兔女郎制服满脸通红地跪在床上看着他,那毛茸茸的兔耳、粉色裸肩上衣、短短的裙子,衬上她白雪般的肤色,简直彻彻底底地正中他的红心。
  “……刚刚在休息室里的时候,让你一个朋友拿给我、悄悄塞到包里带回来的。”
  她咬了咬嘴唇,身体因为他火热的注视微微发颤,声音细弱蚊呐,“不是你说喜欢看的嘛……”
  就这么上上下下地看着她,辛垣从喉咙里滚出了一个“嗯”字。
  见他没有如预期般地扑上来,她有些疑惑,“不、不好看吗?”
  “好看。”
  辛垣即答,并不动声色地将手里的毛巾扔在了地上。
  “那……”她害羞得整个人都要不行了,可却还是努力地说出了点燃狮子的最后一句台词,“爱我嘛……”
  ……
  他脑子里名叫理智的那根弦,彻彻底底地绷断了。
  辛垣再也没有任何的隐忍和迟疑,眼睛血红地上前一步半跨上床,抬手就撕掉了她薄薄的上衣。
  布料撕碎的声音让她浑身一颤,这是她意料之中的结果,可他那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前所未有凶猛粗暴的动作让她还是有点不由自主地害怕。
  狮子本来就是最凶猛的食肉动物,更别提被刻意引诱过的狮子了。
  “你慢……”她刚说了两个字,整个人就被他粗暴地折过来,扯掉了短裙,从后面直接贯穿了。
  ……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哭得嗓子都哑了,他才收手。
  千祁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浑身都是青青紫紫乱七八糟的,他头一次没有心疼地抱她去浴室,反而还不管不顾地缠着她。
  等第二天一早,他才抱着她去浴室清洗,而此刻的千祁悔得肠子都青了也没用,一连几天去上课走路都走得不舒服。
  当然,吃饱喝足的辛垣事后才开始心肝宝贝地疼,可制服事件的后遗症,却才一个月后才彻底显现出来。
  那一天,放学后在办公室里等着学生答疑的千祁等着等着居然就这么睡着了,等她再醒过来时,外面的天色都彻底暗了,她惊慌地翻出手机,果然看到接连十个辛垣的未接来电。
  赶紧回电话过去,她边拿起包就往外跑。
  “我刚刚等学生答疑的时候睡着了……”等他接起电话,她赶紧连声抱歉,“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听到她声音的辛垣像是才松了一口气,“我就在你教学楼楼下,刚想上来找你的,不着急慢慢走,小心摔跤。”
  果然,她刚一出教学楼,就看到他高瘦的身影,她赶紧朝他走去,被他一把抱住。
  “我最近好像特别地嗜睡……”她埋在他怀里,随口嘟囔,“早上困,中午也困,晚上更困。”
  谁知道她说完这句话,过了一会,却猛地被他从怀里扯开一些。
  “你最近特别嗜睡?”
  辛垣漂亮的眼珠里此刻闪烁着点点的光,连说话的音调都有些变了,“真的?”
  “嗯,”她点点头,揉揉眼睛,“真的特别困,胃口也不太好。”
  狮子同学一动不动地看了她一会,喉结上下翻滚了一下,生平第一次,居然结巴了,“你……该,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天王星(六)

  第二十八章
  #
  天王星(六)
  **
  沈池希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正脱下自己外套、身上还带着风尘仆仆味道的Weiking,耳边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的声音。
  说真的,她早已经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了。
  之前整整五年的恋爱长跑告吹让她耗尽心力,一度让她肯定自己这辈子绝不可能再对任何一个男人燃起热情和真挚,也绝对会和“爱情”从此绝缘,变成名副其实的高龄剩女。
  可现在的事实却是,她看着面前这个甚至她连真实姓名都不知道的男子经过短短几天的分离再次回到自己身边,竟激动得浑身发颤、大脑一片空白到无法思考。
  ……太难以置信了,怎么会这样呢。
  “在想什么?”他见她衣衫不整、直愣愣地看着他的模样,抿唇一笑,顺势将她整个人压倒在了床上,低头不住地亲吻她。
  从眼睛、鼻子到嘴唇……他极尽温柔,让她几乎都要融化在他的亲吻里——天知道她有多么地想念这些。
  怎么办?她从来、从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喜欢到恨不得每一分钟都和他纠缠在一起。
  “刚刚我记得是谁说过要吃我的吧?”他离开她的嘴唇,此时挑了挑眉,“是准备出尔反尔吗?”
  “怎么可能,”她被他激得立刻将他反手压倒在床上,骑坐在他的身上,轻轻抽开他的皮带。
  他乐见其成,平躺着一脸期待的样子看着她,可她松开他的皮带之后却忽然停了手。
  “我先问你个问题,帮你赎身需要多少钱?”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不丁地道,“我不共享,只吃独食。”
  在那天和他打完电话之后,她就已经下定决心——即使她爱的男人曾经属于很多女人,但是等他这次回到她身边,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把他变成她一个人的,任何人都不能与她分享。
  他一怔,显然是被她的问题给问住了,大概过了好几秒,他居然开始放声大笑起来。
  “喂!”沈池希见他笑得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顿时恼羞成怒,一巴掌就拍上他那蓄势待发的地方,“混蛋……你到底在笑什么?我问得多认真啊,这可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你居然还有心情笑??”
  Weiking即使某处被拍了一下却依然没有笑停,他此时一把轻轻握住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里,语带笑意,“……你真是太可爱了。”
  她彻底怒了,“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不然今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