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赤道与北极星-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童大神淡定地摸摸自己俊脸上的汗,性感地道,“为什么?难道我让你不舒服了吗?”
  她不回答,赤红着脸,一声不吭。
  “嗯?宝宝,舒不舒服?”
  “……”她的脸快要滴出血了,“舒服。”
  他这才满意地露出了餍足的笑。
  过了一会,等她累得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摸着他的胸膛,小声问,“你不是也是新手嘛?怎么会那么熟练啊……”
  童大神暧昧一笑。
  “因为我小叔昨晚给我上了紧急培训课。”
  

  ☆、海王星(七)

  第三十二章
  #
  海王星(七)
  **
  辛垣说完这句话后,千祁与他面面相觑了十几秒。
  辛垣:一脸懵逼。jpg
  千祁:目瞪口呆+面红耳赤。jpg
  ……要说这件事,她是从来都不敢想象的。
  他们俩虽然已经在一起两年,但是他还是在校学生、又没有到适婚年龄,平时就算再缠着她,也无论任何时刻都是谨记着采取保护措施的。
  “应该是制服那次吧……”辛垣此时表情微微变了变,低声喃喃自语。
  那次看到她穿兔女郎,他整个脑袋都要炸了,还有什么理智可言?所有热度都往下冲,只想着要把她弄哭,什么理性和规则都全抛之脑后了。
  ……所以,十之八九,应该是那次爱出小狮子来了?……………………
  千祁也在脑中努力回想着最近,等想到那次从他学校回来她穿兔女郎制服给他看的时候,终于,本来就烧红着的脸变得更红了。
  “别怕,”就在她越来越惊慌的时候,辛垣已经完全恢复了平日沉静的脸色,温柔地捧着她的脸,对她说,“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检查。”
  等两人上了车,辛垣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意作安抚,一边不断地在手机上发微信。
  很快到了医院,一系列的挂号排队检查,等检查结束之后,两人坐在医院的等候位置上,辛垣将在她检查时他去给她买的热茶递给她。
  而千祁捧着热茶,脑中此刻因为种种的情绪变得一片混乱,对毫无准备的、未知事物的来临的恐惧、好奇如海啸般将她席卷……当一条小生命的妈妈?她已经做好准备了吗?学校的工作又该怎么办?还有,辛垣还有两年才能到领结婚证的年龄,如果真的有了宝宝,接下去一系列的事情应当怎么去面对呢?……
  “辛垣,”她侧头看着他,声音沙哑地道,“……你觉得我真的怀孕了吗?”
  他看到了她眼底的动摇,亲了亲她的额头,“你是不是很害怕?”
  她咬了咬唇,点点头。
  怎么会不害怕呢?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能不能够接受如果她真的怀孕了的这个事实。
  “你为什么要害怕?”他一字一句地说,“无论你有没有怀孕,都无法改变我是你将来孩子爸爸的这个事实,我会陪你一起承担所有的责任,如果有了孩子,你就安安心心在我的照顾下把她生下来,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我都会全部安排好。”
  “千祁,我们如果在这个时间点有了孩子,虽说完全是意外和措手不及,但是有一点,无论我们的孩子是什么时候到来的,他都是我们的幸运,没有时间对错,我们都应该感到非常高兴,这是我们人生的圆满。”
  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神色,心里觉得有些酸涩,又觉得温暖,她前所未有地清楚感觉到,虽然她比他年长整整四岁,可是在遇到这样重要的问题上,她却只能依靠他。
  她真的无法想象,如果她爱的人不是他,她会怎么办。
  “……所以,”她动了动唇,轻声说,“你真的会很高兴吗?”
  “当然,”他回答得非常迅速,眉眼带笑,“怎么会不高兴?我自己爱的女人和我的孩子,她就是这个世界上另一个缩小版的你,我会不喜欢吗?”
  她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刚刚紧张的心情,也因为他的话语变得越来越放松,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不禁在想,这条小生命如果真的存在……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如果长得像他,那一定可爱得不得了,她也一定会爱这个孩子爱到不行的吧?
  他见她神色放松了很多,勾了勾唇,伸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靠在她的耳边,低声说。
  “千祁,我很爱你。”
  爱你超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爱你。
  她听得脸一红,鼻尖酸涩,忍不住说,“……你今天怎么那么肉麻?”
  “我怕以后如果有了孩子,还是个女孩,你就要吃醋了,”他调笑,“女儿可是爸爸的小情人,那以后我就要把对你的爱分一部分给她了。”
  …
  等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的神色都有点古怪。
  千祁咬了咬唇,侧头看向身边蹙着眉头的辛垣,忍不住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
  他回过头,牵住她的手,“怎么?”
  “我就在想你是不是不高兴?”她说,“因为……”
  因为检查结果是——她居然没有怀孕。
  按照医生的说法,犯困等情况可能是因为天气缘故,例假推迟也有可能是最近作息很忙、内分泌失调的缘故,总之……就是没有怀孕的虚惊一场。
  “我们应该先回家拿验孕棒验一下,再来医院的。”她见他不说话,很不好意思地说,“完全白忙活了一场啊。”
  ……也白白期待了一场。
  刚刚那几个小时就像是坐了一遍过山车,她好不容易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她要有孩子的事实了,可结果居然却是没有,她听到医生说没有怀孕的时候,心里竟然不可避免地觉得失落。
  “傻瓜,”半晌,辛垣拍拍她的脑袋,“为什么要不高兴呢?我还能再多享受两年和你的二人世界,何乐而不为?”
  “只是,诚实地来说,我对这个结果稍微有点小小的失落,”他摇了摇头,一脸别扭地道,“我居然比自己想象地还想要快点当爸爸,刚刚在医生面前还说了一句【怎么可能没有?】,真是逊啊……”
  她听了一怔,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他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虽然都充满了忐忑和不安,可是想要快点有一个他们的宝宝、然后一起好好爱护她的心情却超过了这种不安。
  所以,终归是时间还没有到啊。
  她真的很期待那一天,他们能够一起迎接他们宝宝的到来。
  “本来还以为我能一发即中的。”他坏笑着逗她,“看来我还得多努力努力才是。”
  “流氓,”她把他的脸推开。
  “走吧老婆,咱们回家继续。”
  等两人一路甜甜蜜蜜地回到家,从电梯口一出来,就看到他们的房门前站着一大票的人。
  他的爸妈以及一大票长辈,她的爸妈以及一大票亲戚……连千世和童熙舟竟然都来了。
  “恭喜恭喜啊 !”长辈们一看到他们出现,立刻都欢欣鼓舞地迎了上来,“我们都等了你们很久了!”
  千世笑嘻嘻地跳上来,一把抱住千祁,“姐!恭喜你,我要有小外甥了啊哈哈哈哈哈!”
  “千世你给我动作幅度小一点,小心点!”千世的妈妈在后面对她说,“小祁怀着孕,前三个月可一定要小心,不能有任何闪失。”
  童熙舟紧接着一脸淡然地走过来,把小老虎从千祁的身上扒下来,然后拍拍辛垣的肩膀,“学弟,20岁就要当爹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可以的。”
  千祁和辛垣此刻看着面前这帮乐得要上天的不知真相的人,僵硬地互相对视了一眼。
  “爸,妈,伯母,伯父,叔叔婶婶……还有千世,学长,”辛垣扶了扶额头,“你们先冷静一点听我说。”
  “说什么?难道是我姐怀了龙凤胎吗??”千世赶紧插嘴道。
  “……事实上千祁没有怀孕。”辛垣一字一句地说,“医生说是因为作息问题导致内分泌失调,白纸黑字。”
  ……
  楼道里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变了。
  千祁看着她的父母还有辛垣父母脸上那个能够被称作是“晴天霹雳的懵逼”的表情,实在是忍不住侧过了头。
  老人家想快点抱孙子的心情她真的很能理解,所以,她很不忍心去说这个事实,只能让辛垣来当这个恶人。
  “爸妈,你们不要那么难过,我还没到适婚年龄,等领了结婚证再要孩子才是比较好的时机。”辛垣淡定地朝这帮人下了逐客令,“辛苦大家来跑一趟了,希望两年后能尽快给你们好消息。”
  所有人都一脸失落地离开,千世嚷嚷着“我的小外甥虚晃了一枪欺骗我的感情”然后被童熙舟一把抓住就提进了电梯。
  电梯门轻轻关上,千祁低着头,又觉得心里难过了起来。
  “不要因为他们的失落而造成你也失落,”辛垣打开门,将她拉进了门里,“是我不好,连怀孕都还没有证实就先昭告了天下,现在搞出个乌龙。”
  当时在车上,他给爸妈发短信告诉他们千祁可能怀孕,也是为了让他们做好接下来有了孩子、可是他没有到适婚年龄所需要面对的所有事情,包括政府手续、罚款等等,把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先提前想好、铺好路。
  可是他还是算漏了长辈们的喜悦,以及这种喜悦对没有怀孕的千祁所造成的困扰。
  “还有千世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魔王,你不要把她的话太当一回事,”他拉她在沙发上坐下,把她抱在怀里,“嗯?听到没有?”
  千祁靠在他的怀里,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脖颈,点点头。
  他看着她这么乖的样子,忍不住逗她,“没怀上孩子真的这么难过啊?那我们现在马上就要一个?来,肯定一发就中。”
  他作势就要脱她的衣服,她被逗得也笑了起来,连连道,“你别闹。”
  “辛垣,”她忽然认真地看着他,“我做你孩子的妈妈,真的合适吗?”
  他捏了捏她的脸,“我不知道啊,我又从来没有爱过除了你之外的人,不合适也得合适啊。”
  “这什么回答,”她翻了个白眼。
  “好了,我知道你想要问我什么,是不是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的理由?”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她被戳穿心事,红着脸看着他。
  “那肯定是因为你的脸和身材对我的胃口,就像你那个害虫学生一样,是个男人一看到你就想把你压倒。”
  ……千祁“啪”地一掌拍上他的胸膛。
  辛垣哈哈大笑了起来。
  “因为你傻。”
  千祁又是一掌。
  “说真的,”他靠近她的头发,亲了亲,“我平时对你的宠爱还不够吗?”
  “你会一直这么喜欢我吗?”她认真地问,“等我生过小孩,年老色衰,你还是那么帅,年轻的女孩也那么多……”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良久,什么话都没有说,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其实爱情哪有那么多道理和理由呢?如果能够说出喜欢的理由,那也不是真的就那么喜欢这个人了。
  喜欢你就是喜欢你。
  就像他,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想和她过一辈子。
  

  ☆、天王星(七)

  第三十三章
  #
  天王星(七)
  **
  会议室里的气压自始自终都在零下二十度。
  沈池希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连面前她做了整整三个月的企划手册都没有翻开过一页,她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目光像针扎一样看着她对面的男人。
  可怜了她身边的安弦还有童御身边的老外高层,在这样恐怖如地狱的气氛下,硬是用最快的速度以两个人的专业能力把整个合作给谈完了。
  “那么,Lindy,Chris,期待我们的下次再会。”会议结束,老外微笑着和沈池希还有安弦依次握手,然后优雅却步伐飞快地离开了会议室。
  “童总,期待下次再会,”安弦走上前,和童御握了握手,想要忍住,却最终还是抿着唇、似笑非笑地道,“我们家希姐承蒙你的照顾了。”
  沈池希听罢,咬牙切齿地掐了一把安弦,却见童御绅士地对安弦微笑,“嗯,我会一直好好照顾她的。”
  眼看这句话说完,沈池希马上就要发飙,安弦立刻再不迟疑,以光速离开了这个她呆了整整两个小时的修罗场。
  会议室里重新恢复安静,童御看着面前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的沈池希,沉吟片刻,“宝贝,等我一分钟,你再开始发作。”
  ……她咬着牙,看他不徐不缓地踱步到门口。
  “张秘书,”
  打开会议室的门,童御对门外待命着的张秘书说,“帮我把外面的窗帘拉上,我等会自己会锁门。”
  张秘书看了一眼自家老板,再暗搓搓地看一眼在会议室里面色铁青的沈池希,点了点头,迟疑地道,“……老板,等会的会议要帮你取消吗?”
  “嗯,”他微微颔首,脸上却丝毫没有一丝惊慌、带着一贯淡然的笑,“今天都早点下班吧。”
  会议室的门被合上,前台附近的一大票人立刻都“哗啦”一声簇拥到张秘书面前,双眼发光地问,“张秘书!张秘书!会议室里面那个美女是谁??和童总是什么关系??童总这种从来不近女色的人居然把自己和一个美女关在会议室里难道是要来一发会议室H吗??真的吗??”
  张秘书摇了摇头,挥挥手,示意这帮平时正儿八经的八卦精英们快些退散,“……赶紧回去工作。”
  “我们才不回去!!我们要听墙角!!”众人异口同声地道。
  “怎么可能会有墙角给你们听?想得美。”
  张秘书很高冷地瞥了这帮无知群众一眼,“等会这里面可能会发生血腥案件,我怕伤及无辜,我劝你们还是赶紧走。”
  …
  同一时刻,童御锁上会议室的门,重新折返回沈池希的面前。
  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觉得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智商在见到他之后完全就变成了负值。
  这到底是一个多么异想天开的展开——她心心念念、跨越了多少心里障碍才愿意去接受的一个做特殊牛郎职业的男人,居然摇身一变,变成了真实的、甚至是她公司合作伙伴集团的霸道总裁。
  这他妈又不是少女漫画?玩的是哪一出?
  “童御,”
  沉默了两个小时的沈池希,终于一字一句地对他说,“F**k you。”
  说真的,她早该想到的。
  她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提前知道他的谎言,她也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干脆地揭穿他的伪装。
  的确啊,现在一想,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有这么多点点滴滴的蛛丝马迹可以识别出来:他过人的气场和修养,他优雅的谈吐举止,他和她偶尔用英语交流的时候流利的语言和好听纯正的发音,永远烫得整齐精致的衣服,价格昂贵的日用品,还有有几次偶然被她看到的邮件标题……甚至前两个星期的早上,她回家拿忘了带的东西,在经过路口的时候还亲眼看到他上了一辆黑色的座驾。
  无数次,无数次她都可以提前看到现在这样的场景,不会让自己处在这样被动的局面——因为无论从哪一点来看,这样的男人都不可能是个牛郎。
  “Weiking,”见他不说话,她冷笑了笑,“你看,多么好听的名字啊。”
  “哦不对,”她冷冷地朝他竖起中指,“还是应该叫你童御,童总裁?”
  童御看着她,此时慢慢上前一步,伸手要将她搂进怀里。
  “滚开!”她板着脸,立刻后退了一步,“看我现在在你面前就像是一个活脱脱的大傻逼,你高兴了吧?玩角色扮演游戏玩得爽飞了吧?”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她拿起桌上的文件,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小希,”童御立刻上前一步,从后轻轻拽住她的手臂,“我知道,你现在对我很生气,我向你道歉。”
  “道歉?”
  她背对着他,声音冷如冰霜,“道歉难道就有用吗?你把我当傻瓜一样欺骗,现在当场被揭穿了,觉得只要道个歉就能让我继续回你身边做傻瓜?你想得美。”
  “我既然已经玩这个角色设定能玩到现在,”
  他将她转过身,面对着自己,淡然地说,“如果不是特意为之,我今天也依旧不会让你发现。”
  如果不是为了今天想要当面揭穿自己的身份,他大可以委派其他人来代替他参加这次会议——早在两周前他就已经在日程表上看到今天要和她进行面对面的商谈。
  她不说话。
  “你遇见我的第一天,我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心情不是很好,没有开车,从公司出来之后就随意散步走到了你家附近蹲着抽烟,你以为我是牛郎,想叫我回家陪睡,而我看你第一眼就有眼缘,便顺水推舟地去了你家——当然,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也从来不和陌生女人交往。”
  “其实从头至尾,我从没有亲口承认过我是牛郎,但看你把我当作了牛郎,我也不介意,虽然我们这段关系开始的契机很不寻常,但是和你在一起很愉快很轻松,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这种感觉,所以我愿意以这样的身份继续陪伴在你身边——当然,我们的身体契合度也非常好,这点也让我回味无穷、流连忘返。”
  沈池希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本来气得发麻的脸一红,指着他的鼻子暴怒道,“你这臭流氓!”
  “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他轻轻松松地将她的手捏在自己手心里,“小希,乐在其中地扮演你臆想中的角色是我不对,可是从我遇见你的这一刻开始,就再也不会有任何女人能进入我的眼睛。”
  沈池希听着他温和稳重的声音,心头颤了颤,过了一会,还是努力地想要挣扎开来,“你放开我。”
  他无动于衷,还伸出手去摸她的头发。
  “我叫你放开!”她的眼睛红红的,抬手就要拍他的手。
  “小希,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她猛地抬起头,再也抑制不住地大声对他吼道,“就在今天早上,我还在想着要去牛郎店帮你赎身,我还在担心自己的存款够不够用,在那么长一段的时间里,你每一天越温柔地拥抱我,我每一天就越陷入在巨大的心理折磨里,因为你同时还拥有着其他的女人而感到万分痛苦,就算你对她们没有感情可是还是要和她们上床而承受钻心之痛,我想象你拥抱她们、亲吻她们的时候都会难过得想哭。”
  童御看着面前这个一向坚硬强悍的女人肩膀微微地颤抖,心里也不禁感到发酸怜惜,“小希,全是我的错,我道歉,我明白你的……”
  “你不明白!”
  终于,她的眼泪从眼眶里夺眶而出,哽咽道,“你根本就不明白这段日子我到底是怎么过来的,童御,我有多么爱你你根本就无法想象!”
  她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人啊。
  她眼高于顶,再才貌双全的男人也无法入得了她的眼,在发现自己爱上一个牛郎的时候她几乎觉得自己疯了,可是因为爱他,她却把所有的痛苦都忍了下来。
  “我知道,”他蹙起眉头,一把重重地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我都知道。”
  沈池希哭得整个人都在发颤。
  她都已经不记得,她是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揪心的难过了,她一直那么排斥爱情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不想受伤,不想再承受这样的痛苦。
  可是比起之前和栗岛的那段感情,和童御这段时间不长的纠葛,却让她更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可能世界上真的是有这种事情的吧?对一个命中注定的男人,会爱得上瘾。
  “小希,”他不断地抚着她的背脊,“我知道你之前有过一段感情让你心力交瘁,也让你不再相信爱情,所以我一开始不敢很慎重地和你谈感情,我一直在想,如果能通过身体上的熟悉慢慢让你对我这个人产生依赖信任、那该有多好,我一直害怕你觉得感情是负担,所以才营造出一种不负责任的现象……你不知道,我在发现你真的喜欢上我的时候,有多么地开心。”
  她还是不说话,伏在他的胸口,重重地用拳头不停地砸他。
  “请你相信,从我遇到你开始,我就是认真且慎重的,我对爱情始终避而远之,觉得爱情并不是人生的重点,可是你却彻底改变了我的这个想法,让我真正想要安定下来,让我也想有个家。”
  沈池希听得心里又酸又暖又甜,种种情绪夹杂、几乎要让她晕眩,抽泣了一会,她从他胸膛里抬起头,“你以为说点这种好听的话就能得到原谅吗?”
  他微微笑了笑,性感又迷人,“无论我是牛郎,还是JIP的人资副总裁,你喜欢的都是我这个人吧?”
  “之前你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也并不在意我是牛郎,那就说明你爱的就是我这个人本身,而不是包装着我的其他名词。”
  “所以,你爱我,和我这个人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
  她看着他温柔似水的眼睛,心里想着过往的种种,虽然一开始的愤怒和震惊几乎要将她冲昏头脑,可是在他有力且温和的解释下,好像她刚开始失控的情绪也渐渐变得稳定了下来。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